杀生丸吧 关注:183,070贴子:3,661,636

浮生第三部《浮生将艾》杀她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浮生第三部《浮生将艾》
杀她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20 19:02
    flag:这次一定要整个好结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20 19:14
      浮生将艾
      第一章
      (一)隰桑
      流言与传言,虽只一字之差,却不只是一字之别。
      流言多空穴来风,流散中伤,流生污蔑,流露恶意。
      而传言则不尽然。
      传言或真或假,但并非皆是无稽之谈,皆是恶意。
      比如,巫族当下有传言,巫女隰桑天赋异禀,淑质英才,假以时日,成就定在五十年前的武藏国桔梗之上,甚至不逊于百年前名动天下的天生杉子。
      我就是隰桑。
      这则传言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但是有案可稽。
      从古至今,历代巫族人一生之中都会选择专攻某一种巫术,直至炉火纯青之境。
      而我不同,我修习了巫族记录在册的几乎所有巫术。
      此乃前所未闻。
      因此,巫族上下一致认为,我是自恃天资聪颖,故而清高判道,不屑于被一种巫术束缚,所以才会兼习各类巫术,采百家之长,为己所用。
      (二)难处
      入身巫道即要舍身大道,便该责无旁贷地除妖卫道。
      因此,身为巫族人,无论巫师还是巫女,不可避免地会沾上各类妖怪的鲜血,消灭各路妖怪于巫术之下。
      然而,除了我。
      未满五岁时,我便开始修习巫术,如今已满十八岁。
      但是,在长达近十四年的时间里,我竟然没有杀死过任何一只妖怪。
      当然,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
      毕竟,在巫族人眼里,我的巫术虽不是高深莫测,但若要斩妖杀怪,却是弹指一挥。
      可事实上,他们只知道我对各类巫术信手拈来,却不明白我也有无法启齿的难处。
      (三)四魂之玉
      四魂之玉拥有强大力量,自诞生之日起,对其的觊觎之心便恒河沙数,因此引发的争夺更是层出不穷。
      直到五十年前,玉与巫女桔梗的遗体一同被火化,此后便消失不见。
      可近来竟屡屡传闻,四魂之玉重现人间。
      只是,如今的四魂之玉已然成了无数碎片,散落各处。
      也正因为如此,今时今日对玉的争夺与五十年前相比,更加激烈,这其中想分一杯羹者不尽然全是妖怪,甚至还有修行之人。
      我亦不能免俗。
      眼下,四魂之玉是我唯一的希望。我必须尽力一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20 19:14
        (四)犬妖
        依样貌推测,当是一只犬妖无疑,年龄估摸着是与我一般大小,但气势逼人,气焰嚣张。
        一群强盗不知为何惹了他。
        隔着不远的距离,望着犬妖不费吹灰之力便令强盗们一个个血肉模糊地倒下,我心慌不已,直冒冷汗,甚至开始头晕目眩。
        我向来厌恶恃强凌弱,因此按常理说绝不可能袖手旁观。
        但此时此刻,我若迎敌勇上,必然身首异处,既然如此,则无需自找麻烦,惹火烧身。
        连片刻的踌躇都不用,我立即决断,视而不见,绕道而行。
        当然在做决定之际,良心上还潜存那么一丝丝愧疚和不安,但很快便烟消云散。
        似乎……情况不妙。
        (五)要颜面还是要性命
        为时已晚。
        虽然出于本能反应,我侥幸避过了光鞭的锋芒,但仍惊险地看到有一根明晃晃的尖刺从身侧划过,紧接着便听到身侧巨石爆裂的声音。
        我惊惧万分,脑子里一片空白。
        方才的那群强盗,皆是被一招毙命,无一例外,我是清清楚楚见到的。
        因此,若现在和犬妖争锋相对,我必是以卵击石,纵然有幸逃脱一死,估计也是八残九废。
        可要是跪地求饶,我不仅有失巫族人的颜面,而且从今以后,必定沦为巫族的笑柄,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内心已是煎熬无比。
        但很快,我就没有机会再去纠结,因为犬妖的光鞭再次疾若鹰隼般刺来,伴随着的还有令人窒息的妖气。
        还没来得及应对和挣扎,胸口便立即涌出大量鲜血,迅速染红了白衣。
        渐渐地,四肢无力,眼前发黑,我终于丧失了最后一丝意识。
        (六)死里逃生
        上天怜我,留我薄命。
        醒来时,耳边尽是猫头鹰的叫声,此起彼伏。
        已是深夜。
        我自是不敢在原地滞留。
        身在荒郊野外,很容易被野兽袭击,而我却无还手之力。
        于是,我很快便去了附近的一处人类村庄,打算落脚。
        本以为,仰仗着“巫女”这个身份,定会受到全村人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
        然而,我错了。
        我竟一次又一次被无情地拒之门外。
        起初满心满怀的希望一点点被逐渐升起的失望冲淡,到最后,我几乎开始有些绝望。
        不过所幸,终于有一家人大发慈悲,肯收留我。
        然而,境况却不怎么乐观。
        (七)我的同情心
        屋漏室破,家徒四壁。一家四口,老弱病残。
        此情此景,我恍然觉得:
        今日来此,冥冥之中,已然注定。
        此行不是为索取帮助,而是要给予帮助。
        我向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因此,便不会向其他巫族人一样,时时刻刻悲天悯人,对万事万物有着如山如岗般的同情心。
        可怜悯这种东西,我只要开始有那么一丁点,偏偏就很快容易泛滥成灾,似江似海。
        因此,等我伤势稍稍有些好转,我便带着这户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一个仅六岁大的小女孩儿,去河里抓鱼,希望能给她卧病的双亲,残疾的长兄,补补身子。
        在离开村子之前,我留给了小女孩儿一些财物,那是我从被杀死的强盗身上搜罗来的,他们的不义之财也该善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0 19: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0 19:15
            第二章
            (一)心计
            我素来不会亲手杀死妖怪,最多是废去他们的妖力。
            巫族人认为我这是爱惜性命,纯善温厚。
            可事实上,杀死一只妖怪于我而言,有弊无益,还会将自己置于险境。
            然而这一次,我怕是要破戒了。
            我虽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也没有宽容大度到可以德报怨,尤其是对一只差点要了我命的妖怪来说。
            不过,我并不打算立即与犬妖针锋相对。
            在去找他寻仇之前,我需要得到四魂之玉。
            犬妖的实力实在不容小觑,我必须做好万全准备,确保一旦出手,在数招之内便能使他命丧黄泉。
            (二)无心插柳
            在去枫之村的途中遇到了两只妖怪。
            一只从头到脚都是绿色的,我估摸着,应该是河童一类,不过还没有我的膝盖高。它的样貌极为诙谐,脑袋大身子小,手里拄着根比他高了数倍的木杖,杖顶镶有两颗老人头,一男一女。
            还有一只妖怪,是无面无女。
            那是在战争和饥荒中,母亲因失去孩子而产生无尽怨念,最后凝结出的妖怪。据说有极强的幻术,可以洞悉人的内心深处。
            此时,这只绿色的小妖,正立在高石之上,趾高气扬地跟无女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
            我并不喜欢多管闲事,所以并不打算凑近去细听。
            可无奈,那只绿色小妖的声音实在又响又尖又刺耳。因此,即使隔的很远,我依然能依稀听到一些字眼。
            比如,“母亲”、“墓地”等等。
            (三)柳成荫
            我要去枫之村找的,是一只叫做“犬夜叉”的半妖。
            虽然只是个半妖,但他却与五十年前的巫女桔梗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纠葛。
            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
            我只关心,他和那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类所收集来的四魂之玉碎片。
            枫之村的阿枫大人是认得我的,因此,即便我随口捏了个理由至此,她也并没有怀疑我。
            暮色苍茫,夜云微薄。
            一辆牛车突然出现在西边的天空中。
            劲风卷帘,一位衣着光鲜,面容姣好的女人正在牛车里。
            她的四肢正被几位来自冥界的勾魂者用铁链紧紧锁扣,动弹不得。
            呼救声凌空而来,透露着痛苦和悲泣。
            突然,一只面目狰狞,身形巨大的鬼怪从云层中伸出手爪摧毁了急行的牛车,天空中只剩下那个女人和勾魂者。
            显然,这只鬼怪是被什么秘密操纵着的。
            当云雾隐退,操纵鬼怪的强大力量逐渐露出真面目时,我有些惊慌失措。
            不过,我很快恍然大悟,恢复镇定,想要立即拦住冲向前去的犬夜叉。
            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20 19: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0 19:17
                (五)杀生丸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陷阱的操控者是犬夜叉同父异母的哥哥,杀生丸。
                之所以利用妖怪无女假扮犬夜叉过世的母亲接近犬夜叉,是为了用幻术探知犬夜叉的内心。
                而昨日,我在途中碰到的那只绿色小妖,便是杀生丸的随从,邪见。
                他们主仆二人,一唱一和,使得犬夜叉真的以为无女就是他死而复生的母亲。
                因此,方才无女正要被鬼怪袭击时,犬夜叉便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替她挡住了攻击,也成功落入了杀生丸蓄谋已久的圈套之中。
                一片耀眼之后,无女使用法术将犬夜叉和戈薇不知道带去了哪里。
                (六)火上浇油
                我志在四魂之玉,本可以隔岸观火,不必卷入他们兄弟之间的恩怨中。
                相反,一旦犬夜叉有什么闪失,我正好有机可乘,争夺四魂之玉。
                但此刻,我已然改变了主意。
                因为很不凑巧,杀生丸就是那日杀我的犬妖。
                所以,我必须要介入这场纠纷之中,想方设法引发二人之间更加激烈的厮杀。
                只有他们两败俱伤,我才能坐收渔利。
                可是,作为半妖的犬夜叉,很明显不是杀生丸的对手。
                因此,我现在要做的,便是要让他们二人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唯有如此,犬夜叉才可以与杀生丸抗衡,才能自相残杀。
                好在,有一个机会近在眼前。
                杀生丸此次费尽心机的目的,在于一把牙刀,那是他们父亲斗牙王藏在墓地里的遗物。
                据跳蚤冥加所言,这把牙刀名唤“铁碎牙”,是由斗牙王的獠牙所铸,承袭了他的全部妖力,力量骇人。
                若真是如此,如果犬夜叉能得到铁碎牙,一定是如虎添翼。
                (七)铁碎牙
                墓地的钥匙就藏在犬夜叉的右眼里。
                杀生丸很快打开了通往墓地的道路。
                我催促犬夜叉紧跟杀生丸进去墓地,争夺铁碎牙。
                可最终还是慢了一步,杀生丸抢在我们前面找到了铁碎牙。
                我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
                但一言难尽。
                那把可以“一挥而斩百妖”的利器,已经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甚至连普通的刀剑也比不上。
                更离奇的是,妖力凌盛的杀生丸竟然使劲浑身解数,却无法撼动深插在墓里的铁碎牙半分。
                所以,当作为人类的戈薇轻而易举便拔起铁碎牙的那一刻,杀生丸脸色突变。
                我想此时此刻的他,除了惊奇更多的是愤怒。
                这简直是对他的羞辱,自恃纯正妖怪血统的他,素来瞧不起人类,可当下却真的连一个普通人类都不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0 20: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0 20:15
                    (八)犬夜叉
                    简直是匪夷所思。
                    大敌当前,犬夜叉还在要求戈薇交出铁碎牙以求保全。
                    糊涂!愚蠢!
                    纵然双手奉上,杀生丸岂能容得下她?
                    “犬夜叉 。”
                    看到杀生丸突然以凌人之势逼近自己,戈薇惊恐万状,双手紧紧地抱紧铁碎牙,高声喊道。
                    杀生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汹涌的妖气,不过只是轻轻一伸手,便将戈薇周遭的墓壁全部腐蚀殆尽。
                    犬夜叉大惊失色,立即冲了过去,用蛮力朝着杀生丸就是一拳。
                    但可惜,不仅没有打中,反而被杀生丸用皮毛一下缠住,然后又猛地扔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暗暗拈了指,本想立即施展术法,但见犬夜叉一口鲜血喷出,心里便一阵翻腾,难以直视。
                    “凭你那肮脏的血是碰不到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0 20:17
                      杀生丸一边盛气凌人道,一边又悬起光鞭给予犬夜叉接二连三的重击:
                      “半妖能做什么?凭你这个半妖!”
                      犬夜叉已经遍体鳞伤,强撑着缓缓爬起,死死盯着杀生丸道:
                      “半妖啊!管它什么人类还是妖怪,居然利用我母亲设下陷阱,太不可原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0 20:21
                        (九)妖化
                        “刚才那拳是为了我的母亲打的,接下来的这拳是为了戈薇打的。”
                        犬夜叉被激怒了,原先不怎么起眼的散魂铁爪此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竟然连杀生丸的铠甲也打碎了。
                        杀生丸难以置信地看着犬夜叉,但很快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讥讽道:
                        “只为了一个人类女孩儿发怒啊,这么感情用事急着送死。真是个可悲的家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0 20:23
                          言语间,杀生丸的眼睛突然变红,周身的气流猛地变强……
                          这是……妖化的力量。
                          我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默默向后退了几步。
                          可犬夜叉却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反倒接过戈薇递过来的铁碎牙,朝着杀生丸,得意洋洋地冲过去砍道:
                          “让你见识一下铁碎牙的威力吧!”
                          意料之中,犬夜叉被弹了回来。
                          目前,他显然还不能发挥出铁碎牙的威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0 20:23
                            (十)铁碎牙
                            露出原形的杀生丸向犬夜叉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击,有毒的妖气瞬间溢满了整个坟墓。
                            刺鼻,呛涩。
                            我顿感不妙,头疼的厉害,于是低声对戈薇道:
                            “赶快出去。要是吸进那些妖气,连妖怪也会一命呜呼的。”
                            戈薇立即准备离开,但刚爬了几步,焦急地问道:
                            “等等,那犬夜叉他不要紧吗?”
                            我懒得和她废话,索性将她一块儿拎出了坟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20 20:24
                              我懒得和她废话,索性将她一块儿拎出了坟墓。
                              在我和戈薇落地的同一瞬间,杀生丸衔着犬夜叉也飞了出来。
                              “犬夜叉。”
                              戈薇冲了过去,大声嘶吼道。
                              犬夜叉闻声,瞅了戈薇一眼,拼命地挣脱了杀生丸的束缚,一下跳出好远,不耐烦道:
                              “吵死了,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就在此时,铁碎牙突然有了变化,就像是人的脉搏在跳动……
                              犬夜叉很快也发现了异样,略略沮丧的他一下了有了信心,举起铁碎牙朝杀生丸奋力砍去:
                              “豁出去了。”
                              (十一)断臂
                              最终,杀生丸的一条臂膀被犬夜叉砍断,不知去向。
                              而我因为术法的问题,却无法趁着混乱夺得四魂之玉,不免令人遗憾。
                              好在,通过这次惊心动魄的经历,犬夜叉和戈薇似乎对我产生了一些信任。
                              我本来打算在枫之村住上些日子,伺机而动。
                              但两日之后,阿佐野城的城主突然派人前来,说是有事相求,十万火急,要我务必亲自去一趟。
                              既然是城主相邀,我自是不敢耽搁,即刻赶往阿佐野城。
                              一路上快马加鞭,风尘仆仆,火速到达王宫后,城主不等我开口相问,便即刻屏退了左右,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道了个清清楚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0 20:26
                                第三章
                                (一)娑罗
                                事情的原委有些离奇。
                                两天前,阿佐野城与邻城交战不敌,困于城内。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妖怪突然从天而降,竟将城外的敌人杀死了大半。
                                城主见此,借机反败为胜,不仅解了城困之围,还一举歼灭了邻敌。
                                这本来是件莫大的好事。
                                可谁知,城主的独女,娑罗公主居然被这只妖怪夺去了心思,迷失了自己。
                                因此,城主请我来的目的,便是要我用巫术找回公主的本心。
                                我在花香四溢的山坡上见到了娑罗。
                                此时,她正专心致志地吹着笛子。
                                我并不懂得她吹得是何曲目,但笛音听上去似乎有一种情愫涌动。
                                娑罗双颊泛红,双眼微闭,沉醉在缠绵的笛音之中不能自已。
                                直到一曲结束,她才发现了百无聊赖的我。
                                娑罗性子含蓄,我也不好单刀直入,只得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
                                她眼神闪避,吞吞吐吐,直到我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伤害那只妖怪时,她方才透露了妖怪的藏身之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20 20:27
                                  (二)妖怪
                                  当看到迷住娑罗心智的妖怪时,我真是大喜过望。
                                  天助我也。
                                  此时,他正躺在一棵茂密的树下,断臂之处还浸着血渍,双眼紧闭,面容微皱,正在忍受着痛苦。
                                  正是身受重伤的杀生丸。
                                  我一步一步向他走去,脚步轻快,眼含笑意。
                                  他立刻感觉到有人靠近,手迅速捏紧,睁开了眼,露出凶狠的目光,望着我道:
                                  “是你。”
                                  我停住了脚步,不甘示弱地回应着他的目光,低头看着他道:
                                  “是我。”
                                  杀生丸眼神变得凌厉,忽而用嘲讽的语气道:
                                  “你想帮助那个半妖杀我了杀生丸?”
                                  他太自以为是了。
                                  我撩了撩头发,一字一顿强调道:
                                  “我是一个人类,不会去帮助一个半妖或是妖怪做任何事。”
                                  然后故意模仿了几下当日他用毒爪杀强盗时的动作,有意提醒他道:
                                  “我是为自己要杀了你。”
                                  杀生丸很敏锐,立即反应过来,嘲笑道:
                                  “原来是你!呵!一个巫女面对妖怪的杀戮,不予以反抗,竟然诈死,真是可笑!”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盯着杀生丸,敌意满满,道:
                                  “若不是上天眷顾,只有死哪来的诈?”
                                  我逼近他,用汹涌的气势压倒他的自负,讥讽道:
                                  “不过当下,要死的是你,你若是有能耐,倒可以只诈不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20 20:28
                                    (三)借刀杀人
                                    我不会亲自动手。
                                    最少在得到四魂之玉碎片之前,我不会亲自动手。
                                    亲自动手只会沾上犬妖的脏血。
                                    这对我而言,有害无利。
                                    我可不愿这样。
                                    所以,趁人之危是有的,但是要借刀杀人。
                                    我回去后,向城主提出了找回娑罗本心的唯一方法:
                                    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只有让妖怪彻底消失,才能断了娑罗公主一切虚无缥缈的念想。
                                    城主虽素知巫女隰桑“巫术高深”,也同时听闻我“爱惜生命,从不肯斩杀妖怪”。于是,他便亲自带着一只火矢队去找杀生丸。
                                    (四)逃脱
                                    血流成河,遍地烟火。
                                    但杀生丸却已经全身而退。
                                    大榕树下早已不见他的踪影。
                                    是我大意了。
                                    我强忍住胃里激烈的翻滚,尽量使自己保持镇定。
                                    为今之计,我只能继续想办法得到四魂之玉碎片,再做打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20 20:29
                                      第四章
                                      (一)奈落
                                      一个名唤“奈落”的家伙找到了我。
                                      他身上散发着妖怪的气味,披着厚重的狒狒皮,弯着腰,言语恳切道:
                                      “隰桑大人,我可以交给您四魂之玉的碎片。”
                                      我加紧了戒备,好奇地盯着他,不慌不忙道:
                                      “天下从无不劳而获之事,你想利用我,替你办事。”
                                      他闻言,毕恭毕敬意:
                                      “隰桑大人通透如此,我也无需拐弯抹角。我想请隰桑大人杀了犬夜叉。”
                                      我默默拈了指,自嘲道:
                                      “你可真是高估我了,我若真能杀了他,他也不会还活着。”
                                      奈落略带笑意,语气里透着自信道:
                                      “隰桑大人术法高深,只是为隐疾所困……”
                                      我立即打住,怒喝道:
                                      “你未免知道得太多了。”
                                      奈落轻笑了几声,继续道:
                                      “隰桑大人不必动怒,只要有了四魂之玉,隰桑大人再无后顾之忧。”
                                      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有隐疾,有难言之隐,而四魂之玉正是治愈良药。
                                      (二)计划
                                      奈落似乎洞悉一切。
                                      他知道我需要四魂之玉来永绝后患,所以想要利用我。
                                      利益是合作的基础。他以为只要用利益相导,我就会为他所用。
                                      可是他错了。
                                      他忽视了一个根本的问题: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是一只来历不明的妖怪,而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类,还是一个受人敬仰的巫女。
                                      人类与妖怪难以共存,巫女更不能和妖怪朋比为奸。
                                      我可以义无反顾,甚至不计前嫌地去救一个人类,但绝不能与妖怪同流合污,为虎作伥。
                                      这是作为巫女的原则,也是世世代代巫族人恪守的信条。
                                      虽然管不了别人如何如何,但我最少可以保证自己束身自好,洁身自修。
                                      (三)通同作恶 上
                                      天色已晚,我需要投宿。
                                      只是,方踏进一处村子,天地竟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山河失色。
                                      顿感不妙。
                                      霎时间,伴随着一股强烈的妖气,一只面目狰狞,身形庞大的鬼怪正在快速靠近村子,大有要踏平此地之势。
                                      最惹眼的,在这只巨如高山的鬼怪身上,还高高耸立着一抹白色的身影。
                                      是杀生丸。
                                      我仰起头,狐疑地望着居高临下的他,心里有一丝不安。
                                      但是,杀生丸似乎没有注意到我。
                                      因为正在此时,犬夜叉和戈薇等人居然从村子里跑了出来。
                                      杀生丸一跃而下,立即用毒爪向犬夜叉等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绿色的毒气飘着刺鼻的气味儿弥漫开来,我迅速捻指施术封住口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20 20:32
                                        绿色的毒气飘着刺鼻的气味儿弥漫开来,我迅速捻指施术封住口鼻。
                                        (四)通同作恶 中
                                        杀生丸眨眼之间便夺走了铁碎牙。
                                        奇怪的是,上一次,铁碎牙的结界明明拒绝了他,可这一次他竟然挥起了铁碎牙。
                                        不对,那是……人类的手臂,上面还有四魂之玉的气息。
                                        杀生丸气势汹汹,咄咄逼迫,发起了持续攻击,意在一网打尽。
                                        弥勒法师开启了威力无穷的风穴。
                                        可惜,一群号称地狱之虫的最猛胜突然涌现,使他不得不收回右掌。
                                        他中了虫毒。
                                        形势不妙。
                                        我不能再作壁上观,置身事外。
                                        如果今夜杀生丸对付的只有半妖犬夜叉和那个小狐妖七宝,我绝对可以心安理得地冷眼旁观。
                                        但此事已经牵连到巫女戈薇和法师弥勒的性命,我便不能坐视不理。
                                        且不说他们二人和我是同道中人,单就是遇见普通人类被妖怪欺凌,我也无法见死不救。
                                        所以,我必须要出手制止杀生丸,而且要赶在有人流血受伤之前。
                                        (五)通同作恶 下
                                        我用巫术暂时压制住弥勒右掌的虫毒后,便催促着戈薇带他尽快离开。
                                        面对杀生丸的猛烈进攻,犬夜叉仅用牙鞘抵挡,根本无济于事,屡次被摔得四脚朝天。
                                        虽然,我已决意不会袖手旁观,但为了自身安危考虑,我不会冒险去和威力无穷的铁碎牙正面交锋,只是从旁协助。
                                        比如,我告诉犬夜叉,杀生丸之所以能够使用铁碎牙,是因为拥有一只人类的手臂。
                                        再比如,为了令犬夜叉在短时间内拥有不可比拟的强大力量,我将雷霆之力灌入到他的体内。
                                        (六)副作用
                                        雷霆之力不能直接攻击对手,而是用来激发人的潜能。
                                        潜能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由其迸发出的力量并非无穷无尽,却是不可估量。
                                        在雷霆之力的刺激下,犬夜叉最终毫无意外地咬断了杀生丸的那只人类手臂,并且夺回了铁碎牙。
                                        这本来是件好事。
                                        可偏偏出现了一些不可控的意外。
                                        雷霆之力可以使犬夜叉瞬间强大,但无奈他是个半妖。
                                        半妖的身体里藏着人类和妖怪两种潜能。
                                        我在激发犬夜叉人类潜能之时,也触动了他的妖怪潜能。
                                        因此,他体内的妖怪之力突然汹涌,并趁机顺着雷霆之力的方向反噬了我。
                                        我巫力耗损严重,必须要尽快找个僻静的地方恢复元气。
                                        古村是个极佳的选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20 20:44
                                          第五章
                                          (一)妖龙
                                          我从来不喜欢惹火烧身。
                                          可偏偏免不了有秋风燎原。
                                          这条不知天高地厚的妖龙既然信誓旦旦要吃了我,我又怎能坐以待毙?
                                          可是,妖龙的鳞片如同铠甲一般坚硬,纵然我数次以巫术幻箭,却始终难以射穿它的身体,甚至被其利爪一次次横空折断。
                                          这确实有些棘手。
                                          不过,可难不倒我,我很快就发现了妖龙的死穴。
                                          眼睛。
                                          虽然妖龙全身上下都有硬鳞附着,但两只眼睛却没有任何的保护。
                                          为了尽快制服它,我决定声东击西。
                                          我虚晃数招,假装要用飞刃割断妖龙的脖颈,然后一阵飞沙走石掩护,伺机接近,戳瞎它的双眼。
                                          一切按计划进行,非常顺利。
                                          恶龙的双眼迸出血花时,情景不可描述。
                                          它发狂了。
                                          (二)脱缰之龙
                                          妖龙发疯似的奔向人类的村庄。
                                          大事不好。
                                          我尽力保持冷静,御风而起,追赶妖龙。
                                          一定要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否则,我无颜再面对巫族上下。
                                          我拼尽全力扑向妖龙,一把抱住它,然后抽出绳索,将它捆了个结结实实。
                                          然而,我低估了它。
                                          妖龙很快便挣脱了绳索的束缚,反而拖着我冲向了密集的人群。
                                          “快走。”
                                          我一边奋力嘶吼,一边想尽办法控制住妖龙。
                                          但实在太难了。
                                          妖龙的两只爪子紧紧地捏住我的四肢,将我牢牢地禁锢住,动弹不得。
                                          我只能用意念来操控部分巫术,驱散人群,尽量减少伤亡。
                                          (三)杀生丸
                                          妖龙已经失去了理智和方向,到处横冲直撞,以摧枯拉朽之势毁木断石,破坏村庄。
                                          尖叫声,哀嚎声,嚣成一片。
                                          我已经是鼻青脸肿,但仍然无计可施。
                                          直到杀生丸出现。
                                          当然,他必定不是大发慈悲想救村民,或者以德报怨想要救我。
                                          虽尚不知他的目的,可至少我有机可乘。
                                          妖龙疲于应付杀生丸的攻击,对我的掌控稍稍有了松懈。
                                          机会稍纵即逝,我不敢迟疑,立即施术脱离了他的利爪。
                                          我自然不会逃之夭夭。
                                          即使很不情愿,但迫于情势和挽回尊严,我必须要加入此刻杀生丸和妖龙的战斗之中。
                                          (四)龙之臂
                                          给予妖龙最后致命一击的是杀生丸。
                                          我有些不甘心。
                                          居然让他钻了空子。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若没有杀生丸,纵然我能够侥幸不死,村民也会是生死一线,凶多吉少。
                                          因此,即使心有隔阂,不去表达谢意,我也无法再理直气壮地去跟他计较仇恨。
                                          “让开。”
                                          尘散埃落,我望着面前妖龙的尸体,正想着该如何处置,不知道是否应该为它超度时,杀生丸却突然开口,从身后命令道。
                                          我转过身,看着他不紧不慢走过来,不明所以,可还是默默移开了几步。
                                          杀生丸一脸严肃,打量了妖龙几眼,然后猛地扬起手,仅仅只是一下,妖龙之臂便被瞬间斩断。
                                          顿时,鲜血喷出,一片淋漓,我实在无法忍受,内心翻滚,最后两眼一黑,晕过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20 20: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20 20:53
                                              第六章
                                              (一)除妖族
                                              除妖族上下,一夜之间,除了一对姐弟外,全族被灭。
                                              方回到武藏国,这个消息便同晴天霹雳般传来。
                                              除妖族嫉妖如仇,素来与巫族同仇敌忾,如今突然被灭,巫族绝不会坐视不理。
                                              因此,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这对上天垂怜的姐弟,并不惜一切护他们周全。
                                              “隰桑。”
                                              女除妖师珊瑚见到我时,瞬时双眼泛红,眼底里溢出委屈和悲伤。
                                              “珊瑚。”
                                              我低声喊了她的名字,眼角立即扫过她身后的犬夜叉和戈薇弥勒等人。
                                              (二)珊瑚
                                              珊瑚是除妖族有史以来的第二个女除妖师。
                                              第一个女除妖师是在两百年前,半路入族,后来勾结妖怪叛出除妖族,因此,那个女除妖师的名字历来不被除妖族提及。不过,她倒是给除妖族留下了两种非常厉害的武器:飞来骨和锁链镰刀。
                                              珊瑚的武器正是飞来骨。
                                              许久不见,珊瑚憔悴不少,不过她的伙伴云母却是长胖了很多。
                                              珊瑚眼角噙泪,断断续续给我讲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奈落。
                                              他似乎铁了心要与犬夜叉为敌。
                                              上一次,想利用我没有成功,便与杀生丸联手欲置犬夜叉于死地。这次,他又操控珊瑚的弟弟琥珀杀死了族人,然后栽赃嫁祸给犬夜叉。
                                              好在,事情已经真相大白。
                                              这个卑鄙龌龊的妖怪,下一次要再碰上他,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三)对铁碎牙的执念
                                              我正想捻指离开,想把找到珊瑚的消息传回巫族,身后突然平地一声惊雷。
                                              齐齐转身。
                                              只见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妖怪骑着一只三眼牛奔过来,身后还追着一只巨大的光球。
                                              老妖怪向犬夜叉扬起手,正想开口说话,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被光球砸中,从牛上坠了下去。
                                              然后,尘土飞扬,杀生丸出现,放出豪言道:
                                              “给我起来,我要把你和犬夜叉一起大卸八块儿。”
                                              老妖怪麻利地一个起身,迅速躲到犬夜叉身后,满脸惊恐道:
                                              “他说那种话唉,怎么办?”
                                              犬夜叉立即拔出铁碎牙砍向杀生丸,不耐烦道:
                                              “我也因为铁碎牙的事情烦的要死,已经受够了,差不多该做个了断吧!”
                                              杀生丸一脸不屑:
                                              “放心,今天一定能做个了断。”
                                              (四)杀生丸
                                              原来,那个老妖怪叫做刀刀斋。他善于铸刀,受斗牙王之命将铸好的铁碎牙和天生牙分别交给犬夜叉和杀生丸。
                                              可是,由于天生牙是治愈之刀,只能用来救人,因此,对于追求强大力量的杀生丸来说,根本是无用之刀。
                                              这也是他一直针对犬夜叉的原因所在。
                                              杀生丸这次来势汹汹,看样子是要置犬夜叉于死地。
                                              “隰桑,你能不能帮帮犬夜叉?”
                                              看着出于劣势的犬夜叉,珊瑚向我求助道。
                                              这实在是为难。
                                              我之前帮助犬夜叉,是由于心存对杀生丸的恨意,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是当下,我与杀生丸之间的旧怨已经不复存在。
                                              “这……”
                                              卷入妖怪之间的争斗,绝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所以,我拒绝了珊瑚,我有我做事的原则。
                                              只要杀生丸没有威胁到人类的安危,我便不会出手。
                                              不过,即使没有我的帮助,犬夜叉最终还是不负众望地使出了风之伤,击退了杀生丸。
                                              风浪平息。
                                              我回去了武藏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20 20: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2-20 2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20 20:57
                                                    第七章
                                                    (一)奈落
                                                    奈落一向鬼鬼祟祟,东躲西藏,本以为要找到他,会经历一番波折,可没想到这次竟如此轻易。
                                                    我没有急着攻击奈落,因为当下除了他之外,还有杀生丸。
                                                    奈落言辞激烈,句句嘲讽杀生丸是犬夜叉的手下败将。
                                                    杀生丸脸色突变,雷霆大怒,迅速伸出毒爪,企图将奈落撕碎。
                                                    面对杀生丸的震怒,奈落狡黠一笑,双眼闪过猎人发现猎物落入陷阱后的得意,然后迅速接过杀生丸的攻势。
                                                    上一次,奈落还在和杀生丸狼狈为奸,联手对付犬夜叉。这一次,他们却反目成仇,尤其是奈落,他公然挑衅,无非是想趁人之危。
                                                    杀生丸方才被铁碎牙所伤,虽不致命,却在短时间内难以复原。
                                                    奈落迫不及待落井下石,必有所图。
                                                    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奈落与杀生丸缠斗,必定会使妖力亏损,倒时候,置他于死地,还不是如探囊取物。
                                                    (二)重伤的杀生丸
                                                    杀生丸渐渐处于劣势,屡次被击退到十几米开外。
                                                    奈落攻势咄咄,身上随之出现了千万触角,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
                                                    这是……
                                                    我明白了,奈落不是想杀死杀生丸这么简单,他要得到的是杀生丸的妖力和大妖怪的躯体。
                                                    不行,绝不能让他得逞。
                                                    我顾不得再细想,立即捻指施术。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阻拦,奈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语气仍是客客气气道:
                                                    “隰桑大人,你一向洁身自好,不与妖怪为伍,更不屑于卷入妖怪之间的争斗。”
                                                    我斜瞥了一眼身后的白色身影,浅浅一笑道:
                                                    “我无意插手你们之间的恩怨。但是奈落,除妖族与巫族同气连枝,你害了除妖族,巫族人又岂会放过你?”
                                                    奈落不以为意,狡黠一笑:
                                                    “既要杀我,大可等我奈落杀了杀生丸以后,何必此时阻止?”
                                                    我默默捻了指,一字一顿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真实的目的?若是等你吞噬了他,我的胜算又有多少?”
                                                    话音未落,术法已动,飞沙走石之间,我迅速变换各种招式攻击奈落。
                                                    (三)逃之夭夭的奈落
                                                    奈落一直想方设法要刺伤我。
                                                    他知道我的死穴。
                                                    我也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
                                                    可他太小看我了。
                                                    纵然侥幸刺伤了我,凭他当下妖力如此耗损,倒时候身首异处的,只能是自己。
                                                    很快,奈落便露了破绽。
                                                    我见有机可乘,准备攻其不备,将奈落一击而中,置于死地,可正在此时,琥珀却突然出现,并从背后袭击了我。
                                                    好在,我反应迅速,一个闪躲,避开了锁链镰刀的正锋,只是左臂被不幸刮过。
                                                    我立即定住了伤势,防止鲜血涌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向奈落发出数支气流飞矢。
                                                    奈落见状,嘴角上挑,阴险一笑,抓起琥珀,飞向半空,然后消失不见,只留下声音在山谷里回荡:
                                                    “隰桑大人,下一次,我奈落再陪你好好玩玩。”
                                                    (四)怪异
                                                    我不甘心,想要去追被带走的琥珀,但力不从心。
                                                    先前被镰刀刮到的伤口突然像被虫咬一般的疼,我一把捂住,但鲜血还是从指缝间溢出。
                                                    我大惊失色,心里暗叫不好。
                                                    但不知怎的,按常理来说,接下来就该是双眼发花,四肢乏力,最后失去知觉,晕倒在地。可此时此刻,却什么也没发生,我甚至拿开了右手,任凭左臂鲜血淋漓,仍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了?如何无缘无故倒好了……
                                                    虽心里不禁诧异万分,但依旧装作若无其事,迅速止住了伤口。
                                                    我迈步欲走,眼角余光却瞥见杀生丸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他是晕过去了,还是伤势过重,不治而亡……
                                                    算了,他是死是活又不关我的事,我还是早些离开这里为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20 21:01
                                                      (五)妖怪与人类 上
                                                      妖气,浓烈的妖气,无数魑魅魍魉正在从四面八方向山谷靠近。
                                                      这是……
                                                      糟了,他们的目的和奈落那个家伙一样,是想趁虚而入,霸占大妖怪的躯体,将杀生丸做为容器。
                                                      杀生丸血统纯正,本体妖力强大,一旦这些脏东西聚集到他的身体里,就会瞬间形成新的妖怪,而且妖力将无法估计,不可想象。
                                                      人类和妖怪是天生的敌人,彼强我弱,强大妖怪的诞生,对于人类而言,无疑是一场浩劫。
                                                      不行,我必须趁魑魅魍魉得逞之前赶回去,然后一把火烧了杀生丸的尸体,永绝后患。
                                                      (六)妖怪和人类 中
                                                      来不及有丝毫的犹豫,我飞速扑到杀生丸的身上,用背部挡住了源源不断涌来的无数妖怪。
                                                      喘息未定,我迅速施术,一个翻身,用上毕生所学,倾尽所有巫力,以光球爆破的形式攻击面前的魑魅魍魉,志在将他们一网打尽。
                                                      妖怪们的尸体向雨点一样落下,目之所及处,密密麻麻,不见方寸空地。
                                                      料想翠子当年,亦不过如此。
                                                      我站起身,看了看躺着的杀生丸,捻指之间,火焰已在中指上跳跃,但仍用脚踢了踢他,见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便下定了决心。
                                                      施术之际,天竟突然阴了下来,然后“唰唰”下起了大雨。
                                                      不过刹那间,浑身已被淋透。
                                                      老天无眼。
                                                      此时若不能使杀生丸的尸体灰飞烟灭,便会让妖怪们有机可乘。
                                                      眼下之计,我只能带着杀生丸去找一个没有雨的地方。
                                                      更糟糕的是,大雨滂沱,无法御风,我还要背着他。
                                                      看这体形,想来只会重不会轻,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将无比艰难。
                                                      (七)人类和妖怪 下
                                                      好不容易走出了山谷,等到我将杀生丸扔到一棵茂密的榕树下避雨时,天空竟晴起来了。
                                                      不过,此时此刻,我已经精疲力尽,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施术作法,整个人瘫倒在地,两眼一抹黑,晕过去了。
                                                      醒来时,正是黄昏。
                                                      脚前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一竹筒水和用树叶小心翼翼地包着的一些吃的。
                                                      我早已口干舌燥,所以顾不得形象,拿起地上的水仰头就饮,但喝的太急,不小心被呛到,连连咳嗽。
                                                      “没人跟你抢。”
                                                      这是杀生丸的声音。
                                                      这是杀生丸的声音?
                                                      闻声,我急忙看向杀生丸。
                                                      面对我诧异和质疑的目光,杀生丸若无其事地回盯着我。
                                                      原来他没有死!
                                                      我禁不住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杀生丸几番:他气色颇好,元气应该已经恢复的十之八九。
                                                      杀生丸估计被我瞅得有些不自在,遂将头转向一边,不以为意道:
                                                      “这是一个小女孩儿送过来的,看样子是个哑巴。”
                                                      我心里五味杂陈,愤懑、懊悔、失望等交织如网,加上浑身的酸痛和疲倦,整个人像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似的,失魂落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20 21: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20 21:07
                                                          (八)狼群
                                                          我撇下杀生丸,自己一个人离开。
                                                          我记得这附近是有一个村子的,虽然村子的人大都冷漠无情,但好歹还有一家好人。
                                                          还未进村,便有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传来,然后就闻到飘散的血腥味和狼臭味儿。
                                                          大事不好。
                                                          我立即加快了脚步,冲向村子。
                                                          满目疮痍。
                                                          遍地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以及舔着血淋淋爪子,耀武扬威的妖狼。
                                                          乱世之中,强者为王,可我偏偏怜悯弱者。
                                                          村民绝不会白死。
                                                          心里有什么东西如同火焰一般增长,越燃越旺。
                                                          纵然拼尽一死,我也要杀光所有的妖狼。
                                                          天昏地暗,风云变色。
                                                          我十八年来所作的杀孽也不及今日之多。
                                                          血流成河,积尸如山。
                                                          杀戮竟让我莫名的亢奋,鲜血也变得妖冶。
                                                          (九)小女孩儿
                                                          我已经麻木,逐渐开始分不清方向,也分不清脸上流淌的到底是泪水还是汗水,但杀死妖狼的动作却越发娴熟,越发一气呵成,就像吃饭睡觉一般容易。
                                                          我不想停下来,也停不下来,直到看到了不久前收留我的那家小女孩的尸体。
                                                          善得善报,恶有恶报。
                                                          可小女孩儿一家人做错了什么,他们心地善良,生活已经那么不易,为什么还是逃脱不了和其他人一样的命运?
                                                          “醒醒,小玲,醒醒。”
                                                          我抱紧小女孩儿,拼命地摇晃她,我多么希望她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可事实就是如此残忍。
                                                          她后背上还留着妖狼的抓痕,鲜血已经浸湿了她的上衣。
                                                          她不该死,我一定要想办法救活她。
                                                          我一只手抱起小玲,另一只手继续以巫力化剑,斩杀妖狼。
                                                          双腿渐渐像被灌了铅似的沉重,但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坚定的信念支撑着我,我必须找到小女孩儿的家人。
                                                          他们有恩于我,我不能不管他们的死活。
                                                          但此时,不知是谁突然在背后偷袭了我,后脑勺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然后……没有感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20 21:08
                                                            第八章
                                                            (一)杀生丸
                                                            方睁开眼,迎面就是小女孩儿亮晶晶的大眼睛,她双颊红润,嘴角扬起,眉飞色舞道:
                                                            “隰桑大人,您醒了,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没事,会好起来的。”
                                                            小女孩儿竟然活过来了!莫非当时她真的只是昏过去了?
                                                            旁边的绿色小妖怪邪见抱着人头杖,一脸的不耐烦,轻蔑道:
                                                            “切,都过去了七天七夜,要是再不醒,只能把她扔去喂山精鬼怪了。”
                                                            我懒得和这小家伙计较,斜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杀生丸,强撑着起身,然后对小女孩儿道:
                                                            “小玲,我们走吧!”
                                                            小女孩儿一脸迷茫,眨着明亮的双眼问道:
                                                            “去哪里?”
                                                            我低下头,盯着小玲,想起她悲惨的身世,心里顿时酸涩无比:
                                                            “跟我回武藏国。”
                                                            小玲明显犹豫,指了指杀生丸,小心翼翼道:
                                                            “可是是杀生丸大人救了我们,也只有杀生丸大人才能保护我们。”
                                                            小玲一定是见我当日太狼狈,认为我巫力浅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哼!我才不需要别人的保护,尤其是一个妖怪的保护!
                                                            (二)小玲
                                                            “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是要她跟着你送死吗?”
                                                            杀生丸转过身,盯着我,毫不客气地说道。
                                                            就凭我现在这个样子?的确,他杀生丸现在威风凛凛,而我隰桑狼狈不堪。此番血战,已与妖狼族成为死敌,前往武藏国,途中自然免不了会遭到它们的报复,我元气尚未复原,再与妖狼血拼,确实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昔时他杀生丸被犬夜叉和奈落接连打击后,奄奄一息之际,要不是我,恐怕堂堂的西国犬族贵公子早已沦为行尸走肉,成为魑魅魍魉的容器了吧!
                                                            我恶狠狠地瞪了杀生丸一眼,强压住内心喷薄而出的怒气和想把他千刀万剐的冲动道:
                                                            “与你无关,多管闲事。”
                                                            邪见暴跳而起,谩骂声如雷贯耳:
                                                            “忘恩负义的东西,杀生丸少爷救了你们,你们不思报答也就罢了,居然态度还如此恶劣。真是不知好歹!我告诉你,你和这个小丫头能活过来,那是杀生丸少爷可怜你们,尤其是你,要不是杀生丸少爷一直损耗自己的……”
                                                            “邪见。”
                                                            杀生丸呵斥道,然后不动声色地看了我一眼道:
                                                            “你要走便走,但这个小女孩儿要留下。”
                                                            “为什么?”
                                                            “天生牙救活了她。所以她没有理由跟你去送死。”
                                                            (三)悟心鬼
                                                            杀生丸偏要和我作对,我也无计可施。毕竟,依照当下的状态,我不会是他的对手。若要硬来,只会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
                                                            所以,我没能带走小玲。
                                                            回去的途中,我果然遇到了妖狼的袭击,不过还好,数量并不多,我尚且能够保全自己。
                                                            此时,我有那么一丁点的庆幸,幸亏小玲没有跟着我,不然,我还真不敢保证能够使她毫发无损。
                                                            微风乍起,风里带来些妖怪之血的味道,有点像……,更重要的是,还有奈落的气味儿。
                                                            我立即循着气味儿追了过去。
                                                            原来是半妖犬夜叉和奈落的分身悟心鬼在战斗。
                                                            虽然犬夜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铁碎牙却被悟心鬼咬断,一分为二。
                                                            见于此,我心生一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20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