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45,902贴子:6,907,797

【原创】『花笺。』(卡卡西BG/穿越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2-21 18:49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21 18:52
      ——001.——「花笺」


      起爆符的炸响连续不断,战火弥漫的夜晚看不见星和月,只有阴沉沉的夜色笼罩着林海。木叶驻地,是一片默然的漆黑,野外驻扎禁止点火,这是每一个忍者在六岁入学时就知道的常识。然而,在离驻地百米开外的一处空地,一簇明亮的篝火正熊熊的燃着。


      火堆的旁边,坐着两个人,其中蓄着银灰色头发的少年靠在树下,手里拿着一封四方的信笺,笺纸上印着碧蓝的长空和在阳光下舒展着洁白花瓣的百合,平整的纸上,是一排排整齐清秀的字体,似乎昭示着字的主人温和细腻的性格。


      少年身边身着浅紫色忍服的少女伸手往火力添了一把柴火:“小薰又写信来了吗?”


      “嗯。”少年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继续盯着手中的信纸。


      卡卡西君:
      日安。


      这边现在是早春的季节,不过我的国家没有樱花这是遗憾呢。听说每到春天的时候樱花被风吹落都会像淡粉色的雪一样,十分的漂亮,我也很想去看一看。其实我有时候觉得,流浪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可能孤独也可以成为一种诗意吧,追忆往昔可以看清自己,我是这么认为的。


      对了,因为要准备考试的关系,离上次来信已经过了一个月,不知道在你的世界,战争有没有结束的势头,这边的国家之间虽然冲突不断,却一直保持着总体上的和平。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受伤,大家是否还平安?希望你们都能安然无恙的度过战争。不知道你放不方便透漏一下那边的战况,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还是略懂一些战略安排,不知道可不可以帮上你的忙。


      至于你上次谈起的组队的问题,我认为卡卡西侧重于策略型,琳又是医疗忍者,虽然能够降低受伤对于战斗的影响,但始终觉得缺少机动性。我思考了很久,还是觉得让凯加入比较合适,虽然他总是喜欢乱来但也不至于不听劝告,而且有时候,冒险精神也是可以出奇制胜的,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他是体术忍者,应该可以减少不必要的苦无浪费。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不负责任,毕竟我不了解战争,所以我认为还是让卡卡西自己来做决定比较合适。


      我一直以来的生活都很平淡无趣,不过我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想到你们那边的战争我很痛心,因为战争会带来许多人的死亡,泪水、思念和憎恨。你见过流星吗?我觉得那大概是祈求和平的人们带着希望的眼泪吧。


      如果凯、琳、红豆、静音、红和阿斯玛方便联络的话,能麻烦你拜托他们报个平安吗?你们的笔记我都认得出来。那么期待你的回信。


      ——薰


      通信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那是卡卡西入学的那一年,那封折叠的整整齐齐的信纸就那样放在花园的墙角,纸张的下面是一个诡异的黑色图案,他从那一天开始知道了,原来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通信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下去,两个人聊得范围也很广,从日常生活的琐碎到查克拉的性质和变化,从对自家通灵兽的嫌弃到五大国的情形局势,从三代目火影到班里的同期。因为两个人并不处于同一个世界,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忌讳和防备。


      大概是因为自己不近人情的性格吧,他身边总是没有几个人,当时的他一心以父亲作为目标,对朋友什么的也并不是很在意,只是现在想想,似乎那时候开始,带土和琳就一直缠着他,就连到现在他也不是很明白,那两个温柔而开朗的人,到底喜欢这样的自己哪里?


      通信一直持续着,直到那一年他考上中忍。


      那天晚上他听到无数关于父亲的传闻,他发疯似的跑回家想要听父亲对他亲口解释,他幻想着父亲可以慈爱的摸着他的头,笑着告诉他一切都只是别人道听途说的谣言。但当他推开家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中的父亲,那个一向高大的身影在那一刻蜷缩成一团,脸上带着不甘和落寞,没有任何人可以安慰他,四周的寂静似乎可以将呼吸溺毙,他就一个人木然的立在原地,攥紧了拳头。


      然后,那封从不间断的信就成了孤身一人的卡卡西唯一的慰籍。就是在那一段时间,知道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首先发现的是宇智波带土和野原琳,然后是老师波风水门,之后是猿飞阿斯玛和迈特凯这些同期的忍者。有时候,他们也会在信的末尾添一两句话。渐渐地,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新的名字,一份新的羁绊——薰


      卡卡西习惯性地去摸马甲胸口位置的口袋,却摸了个空。他突然想起来,那支毛笔已经在昨天的战斗中丢在了偷袭敌人的灌木丛里。他已经习惯了随身带着笔和绘着最初那个图案的白纸,因为那些信不知何时就会到他的手中。卡卡西有些失落的闭了闭眼,他很想告诉世界另一头的女孩,这里的战火还在不能断的燃烧,但他们都没事,所有人都很平安。


      他想告诉他水门老师在他们休息的时候或许还在前线奔忙,他很希望自己可以提老师分担一切责任,让失去同伴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想告诉她这边现在也是春天,樱花开得很漂亮,只可惜因为战争没有办法给她折一两枝随信附送。还想告诉她,凯和阿斯玛他们都很挂念她。


      卡卡西的面前,突然出现一支笔,打断了他的遐想。是琳,琳白皙的掌心静静地躺着一支毛笔,笔杆是翠绿的竹节,那是他的毛笔:“琳,你... ...”


      琳笑着看向表情惊讶的卡卡西,似乎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她轻轻地眨了眨深棕色的大眼睛,迎着跃动的火光,让卡卡西把自己窘迫的样子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你的笔吧?不收好的话,大概战争结束前都回不了信了,这样没问题吗?”


      卡卡西犹豫着伸出手:“啊,谢谢。”


      这支毛笔,是因为薰对他说这样的笔比较好用,他才去买了一支来用。


      薰桑
      日安。


      这边的战火还在蔓延,大家都在各自战斗,但是都平安无事,希望你不要挂怀。这边的樱花开得很好,可惜因为战火,没有办法带给你。


      水门老师战斗在最前线,我们在中部的位置。现在的状况是与土之国的全面战争,四面都是埋伏和包围,后方的补给部队与我们断了联系,取得进一步的补给十分的困难,森林的面积很大,东边是一处不高的断坡,敌人的一部分部队驻扎在那边,南边似乎有河,可以撤退,但是伤员众多,医疗刃具也很稀缺,这样的情况突围很困难。


      目前大部队还在休整,现在我正难得的违反规定在烤火,琳烤的鱼就快好了,她手艺很好,可惜你不在这里。忽然想起,如果带土在的话,一定会说着满不在乎的话,一边看着火光激动得泪流满面吧。


      分别以前老师对我说,如果你来信的话就告诉你,等这次战争结束,他想要教你如何使用查克拉和发动忍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或许在你那边的世界派不上什么用场,但说不定可以加深我们之间的羁绊。


      和平真的很好,希望你的世界可以一直保持和平。


      ——卡卡西


      TBC。


      回复
      3楼2018-02-21 23:33
        阿西吧!什么时候女主才能穿越到卡卡西那啊!(原谅我的心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2 00:02
          写的好好的说——希望女主的穿越方式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2 12:49
            ——002.——「两人」

            薰收到信的时候,是半夜十二点。她知道忍者世界连年不断的战争之残酷,也只有夜晚暂时的休憩时,可以与卡卡西聊上两句,于是她便在卧室里偷偷点着灯,一字一句的细细看着卡卡西传送来的信件。

            从三岁开始到十二岁,他们通信了整整九年。一开始孩童之间的三言两语,在岁月悄然的洗礼中变得愈来愈多,愈来愈厚重,过隙的白驹带走了童真,留下刻进骨髓了的伤痕。薰很自责,因为他们隔了一个世界的距离,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在他身边。那张单薄的信纸承载的了她满心的关切和抚慰,却无法传达她想要拥抱他的温度。

            那些或薄或厚的信件被她小心翼翼的收在信盒里,就连那把精巧的锁,都是她千挑万选的心爱之物。她用最合心意的一切,安放她最珍贵的宝物。

            薰的母亲是一个漫画家,父亲是一名特种兵,教过她许多防身术,但其长年工作在外,她总是十分的想念父亲,就像身为木叶精英上忍,被称为木叶白牙的旗木朔茂一样。那个时候,是卡卡西让她懂的了怎样去理解父亲的不易,所以她总是习惯了在见到父亲的时候,绽出温和灿烂的微笑,用孩童特有的温声软语,关心着父亲的一点一滴。

            奶奶告诉她说,命运自有天定,万事皆有缘分。所以薰一直觉得,能与卡卡西通信,说不定就是一种缘分。奶奶是个神婆,小时候经常会把各种各样画着朱红符文的黄色宣纸塞到她身上,神神秘秘的悄悄对她说一些古老的传说,也会在她的父母不在时偷偷的教她画符。在接触火影忍者的那一年,薰曾经问过奶奶,可不可以把信送往另一个世界。奶奶二话不说就把绘着图案的白纸递到她手上。

            老者用粗糙的手掌抚摸着她的头发,混浊的双目似乎可以透过她看到另一个灵魂,她声音沙哑的告诉薰:“孩子,你的幸福并不在这个世界,如果有朝一日你失去了这个世界,记得还有另一个世界的人爱着你。”

            当时的薰以为另一个世界指的就是迷信老人口中的天堂或者地狱,而她现在明白,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叫作木叶的地方。只要有木叶的地方,就有火在燃烧。

            卡卡西君
            日安。

            虽然这封信我是在今天深夜写的,不过你看到它大概已经是第二天了吧,因为你的回信一般都很及时,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休息。久战中的人更是需要充沛的体力,伙伴们还需要你的保护。

            我很高兴你能对我说那边的战况,按照你以前曾描述给我的五大国的情况和位置,我有一种猜测,或许土之国的正在计划使用大型的群攻忍术,才会有少部分人驻扎在离国界不远的东面,他们应该属于奇袭部队。应该早一些除掉大概才是上策。至于后方的补给,木叶应该不会弃自己的同伴不顾,所以派小队秘密联络而不是大举输通道路会有更好的效果吧。

            另外,水门老师说要教我忍术,我当然十分乐意,不过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查克拉,不知道修行能不能成功,可我还是很期待去尝试。关于查克拉的属性变化和结印的手势你也告诉过我,我也一直有在练习,觉得有些基础的话,学起来可能会方便一点。

            大家都平安无事,我当然会放心一些,可战争时局千变万化,还是会令我有些担忧。

            我上个月一直在准备的考试已经有了结果,成绩还算理想。这边虽然没有樱花,可看着生出的嫩芽,心里还是不免充满了喜悦和希望,不知道那边有没有黄鹂这种鸟,它的叫声真的十分清脆悦耳,有舒缓心情的功效。

            我最近在看一些散文集,里面的词句很优美,能让人联想到许多神奇壮丽的景色,真的很想与一两个朋友一起,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其实我一直都很想与大家见面,只可惜找不到过去的方法,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与大家相聚一场。

            ——薰

            收到卡卡西的回信是在三天之后,与往日不同,她寄去的带着清新花色的纸有些褶皱,纸上还沾着零星的血迹,她匆匆打开信,首先印入眼帘的,却不是卡卡西的字迹。

            薰桑!日安!你的策略真的很有用!我们几个虽然遇到点麻烦,但已经平安脱险了。我又给卡卡西添了麻烦,不过后来我也有帮忙,我一定会赶上他的!——迈特凯

            小薰,日安。我也很想与你见面,不过既使见不到也没有关系哦。因为大家早就把小薰当成可以交付后背的同伴了。说起来,卡卡西受了点轻伤,不过你放心,有我在很快会好的。——野原琳

            薰桑
            日安。

            你的猜测果然没有错,部队安排我们小队去进攻的时候不慎陷入苦战,却意外的发现了敌人准备使用大型的忍术。当时我的查克拉明明已经用尽了,可是想到要保护同伴,就又有什么从身体里面涌出来。

            或许忍者的力量就是来源于对同伴的关切吧。

            我用千鸟切断了那个忍术所召唤的雷电,所以受了点轻伤,弄脏了信纸真的很抱歉。不过伤势已经经过琳的治疗,愈合的很好。那天凯为了我们想要独自引开敌人,确实很鲁莽,可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琳得救了,还联系上了后方的部队。

            至于你说的黄鹂鸟,我并没有见到,大概是因为战火,被吓跑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22 15:18
              我想琳和凯的留言你一定也收到了,凯想说的话好像还很多,可是纸张有限。另外,就和琳说的一样,你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不需要为无法见面而遗憾,虽然大家也确实都很想见你,我也是。

              ——卡卡西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2 15:18
                楼主第几章女主会到木叶去。还有楼主你这是篡改了原剧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2 15:52
                  坐等文*٩(๑´∀`๑)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2 23:4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3 16:48
                      女主会去木叶吗?很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4 16:19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4 19:17
                          顶顶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5 09:56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25 11:29
                              啊,挺好看的文加油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01 00:15
                                哎呦楼主你画的很好嘛!反正比我好就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01 19:25
                                  ——003.——「明灯」


                                  薰桑,
                                  日安。


                                  很久没给你回信了,有个很好的消息想要告诉你,战争结束了。这场仗从去年秋天打到今年夏天,有很多忍者都葬身在了不知名的土地上,它让父母是失去了儿女,孩子失去了亲人,许多人还没能从悲伤中脱身,有的或许一辈子都无法脱身了。但好在,战争终于结束了。


                                  悼念亡者的葬礼很沉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灰色的哀痛,漆黑的丧服压得人透不过气,我流不出眼泪,可是心很疼,不知道敌人被我的千鸟刺穿的时候是不是比这感觉要痛。带土的名字被刻在了慰灵碑上,他现在是英雄了,可我宁愿他还是一个吊车尾,还能在我面前聒噪。水门老师一直站在我的身后,我知道,他希望我能好好的活下去——带着带土的眼睛和意志一起。


                                  晚上的时候,我和大家一起去放了天灯。今天和战争的时候不一样,满天都是明亮的星星,就像是离世的人们在凝望着家人和故土一样,祈祷着我们的幸福和平安。因为你不在的关系,大家就替你放了一盏,只是不知道要写什么愿望,凯和红豆争了很久,才写了祈愿和平四个字,希望你不要生气。我松开手让天灯飞上去的时候,有一丝迷茫和恍惚,大家都在上面写了自己的愿望,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写。


                                  忍者的世界总是伴随着牺牲,我很早就明白这个事实,我曾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坦然的接受,所以一直都没有去顾及同伴,现在想起来,大概就是因为这样,那个时候才没人愿意和我一起出任务吧。可现在我却害怕了,害怕下一个同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去。但是,这一次我会好好保护他们,我发誓。


                                  现在已经很晚了,可我还睡不着,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休息,夜晚的风很凉,我的思绪一片混乱,只有给你写信,才能一点一点理清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一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和你的联系明明只有几张单薄的信纸,却莫名的觉得很安心,似乎就算我们隔着两个世界的距离,这份羁绊也永远都不会被截断。


                                  ——卡卡西


                                  晚风还在吹着,卷起脚下的沙石和尘土,月光照射下树林模糊的轮廓就像是一团浓的化不开的墨。卡卡西独自坐在火影岩上,抬起头仰望着深蓝的夜空中星火交织的景象,天灯的烛火在风中忽暗忽明,却固执的不肯熄灭,似乎真的要到那九天去与辰星作伴。


                                  此时已是夜半,连日的征战令卡卡西身心俱疲,每一寸骨头都像是吸了水的海绵一样,沉甸甸的抬不起来,可他却睡不着,大脑像是成心和他作对一般,清醒的可怕。他强撑着用酸软的手一笔一画的在纸上晕开墨色,只因为给薰写信,是此刻唯一能让他感到安宁的事情。他就坐在崖壁上等着薰的回信,过去与带土相处的一幕幕在他脑海里不断闪烁。


                                  如果带土还活着,第一个抢着看信的一定是他,又不是写给她的,他却每一次都比任何人积极,那家伙的活力就像是用不完一样,每一天都元气满满的挂着爽朗的笑。


                                  “卡卡西,卡卡西,薰又寄信过来了吧?说了什么?你让我看看啊!”


                                  那天的天很蓝,阳光却有些毒辣,万里无云的天气令人感到闷热。水门班刚刚完成任务回来,三个人就那样站在木叶的大门口,带土看卡卡西手里捏着信件。急吼吼的往卡卡西那边凑过去。


                                  卡卡西嫌弃的一把拿开信纸:“跟你有关系吗?又不是给你写的。”


                                  带土一听就火了,漆黑的眼睛一瞪,就要和卡卡西理论,却感到自己的衣袖被人轻轻的扯了扯。他回过头就看到琳正笑弯了一双棕色的眸子看着他:“好了,带土。我们好不容易放假,就让他卡卡西休息一下吧。我们去吃三色丸子怎么样?”


                                  听到琳的话,带土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这可是自己喜欢的女孩第一次对自己做出主动邀请啊!是个人都不会不激动吧?内心都在雀跃着欢呼的带土立刻把和卡卡西吵架的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卡卡西,这次就放过你!”


                                  “真是吵,快点消失吧。”他看着带土远去的背影,眯着眼睛发吐槽。鬓角边的银发被风吹起,迷了眼睛。


                                  卡卡西也不是很清楚那时的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只是不想给其他人看,因为薰的信是写给他的。


                                  其实卡卡西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笔友,因为薰总是在不厌其烦的为他叙述着生活中的光芒和温暖,柔弱的花朵、清脆的鸟语、绚烂的流星,偶尔流露出的小小烦恼也都被她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轻飘飘的掩饰过去,似乎她的生活永远都充满了希望。而自己所说的总是一些忍者世界的明争暗斗,父亲去世的颓废,还有带土牺牲的痛苦。


                                  有时候他在想,这或许就是自己至今都还没有完全堕入黑暗的理由。


                                  蓝色的点点的荧光在空气里飘散,一片静默的之中,薰的手肘支在桌子上,手掌拖着下巴,借着窗户里透进的微弱月光看着绘着符咒的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信封。窗户开着一条缝,悉悉索索的虫鸣钻进来,掩盖了她期待的急促心跳。


                                  薰深吸一口气,按下了台灯的开关,缓缓的打开了信封。


                                  下一秒,微笑从她的脸上逐渐收拢,薰的瞳孔猛地一缩,丝丝缕缕的疼痛渗进她的心脏,窜进四肢百骸。她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轻轻地咬了咬嘴唇,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抽屉里翻出半截蜡烛和一盒火柴,又扯过桌上的纸和笔塞进口袋,一路跑到门口。


                                  “薰,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奶奶四平八稳的声音从里间传出来。


                                  薰的脚步稍作停顿:“放灯!我去河边放灯!一会就回来!”


                                  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薰奔跑着的身影掠过乡村齐刷刷的麦田,荡起层层的波浪。头顶上高悬的弯月两头都带着尖角,刺痛了薰的眼睛。她出来的时候只穿了拖鞋,河滩上细碎的沙石隔得脚生疼。她站在奔流不息的河边,微微的喘着气。


                                  卡卡西,能不能请你不要再说抱歉,因为在你最悲伤的时候,我总是不在你身边。我总是站在光明里,因为我想给你幸福可我宁愿此时站在你身边,替你分担肩头沉重的黑暗。


                                  薰把手里的白纸仔仔细细的叠成一只纸船,点燃蜡烛用黏稠的蜡油将蜡烛粘在纸船的底部,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纸船放进略显湍急的河水里,摇曳的火光在颠簸的风浪里越飘越远,就像是飘摇不定的命运,时光扮作白驹过隙,当我们还在固执地时候,本应捧在手心里珍视的东西已经被时间的浪潮无情地埋进了过去。


                                  呐,带土。你大概不知道吧?我知道你还活着,我也知道你已经回不到卡卡西的身边了。这支烛火并不是吊念我们的过往,也不是缅怀曾经拼尽全力想要做火影的你。我只是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谴责自己的无能无力。


                                  卡卡西桑
                                  打扰了。


                                  这是我第三次没有写日安,因为我知道你并不好。


                                  我现在也没有睡,夜晚的风很凉,但是比不上失去温度的心。很高兴战争结束了,木叶能够迎来和平,应该也是你一直期望的事情吧。大家能记得我的那一份天灯我很开心,只是你们大概都祈愿了和平吧,那么,就由我来祈愿你们的平安幸福吧。


                                  我现在正站在河水边,放出载着蜡烛的纸船,河水有些急,也不知道船会不会被掀翻,更不知道它可以漂流多远,我知道木叶的忍者都是绝不退缩放弃的英雄,所以希望这只微薄的火光可以带起我的敬意和凭吊。深夜的空气很清新,四周除却虫鸣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就像是置身与另一个世界。


                                  我曾偷偷做过点燃树叶这样幼稚的事情,因为我想试着去了解,大家所信仰的火之意志,到底是怎样强大的信念,而我现在终于有了一丝体会,或许那就是木叶的忍者时刻心系伙伴,想要保护木叶的坚定意志吧。如果可以爱一片土地爱得深沉,就会寻到愿意豁出生命守护的东西。


                                  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被父母所保护,现在还没有独立的我在忍者的世界大概也是个吊车尾吧?虽然我并不认为被守护是一种懦弱,可是我也想有足够的能力站在谁的身前,为他遮挡一些风雨。比如你。所以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把你的痛苦和难过传达给远在另一个世界的我。


                                  我能够收到你的悲伤,所以请你放心的宣泄。虽然我不敢保证未来,也无法许下诺言,可我想一直秉持最初的那颗心,和你们一起前进,所以只要我还存在,这通信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薰


                                  TBC。


                                  收起回复
                                  18楼2018-03-02 01:30
                                    emmm现在才第三章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02 18:2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02 19:42
                                        加油啊楼主,这种类型很新颖独特,很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3-09 21:26
                                          作者加油,文很好
                                          超级喜欢


                                          回复
                                          22楼2018-03-10 20:51
                                            更新啊!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13 22:56
                                              楼主什么时候更新啊,这篇文好好看的说,楼楼要坚持下去不要弃啊


                                              回复
                                              24楼2018-03-18 19:30
                                                是啊!更新楼主,不要弃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9 02: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22 00:13
                                                    顶,楼楼加油


                                                    回复
                                                    28楼2018-03-22 21:48
                                                      什么时候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24 00:53
                                                        楼楼更新啊,拜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3-27 21:17
                                                          好楼主,更新吧,拜托拜托(✿✪‿✪。)ノ


                                                          回复
                                                          34楼2018-03-30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