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君吧 关注:278贴子:1,038
  • 16回复贴,共1

【短篇集】百川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匪君子 那个帖子我要认真写正文了,所以所有的脑洞短篇什么的都堆这儿了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25 22:03
    《幼驯染与天降的正确打开方式》
    *现代校园paro
    *因为脱离了原著背景,所以,一切都随便浪啊哈哈
    哈哈哈哈
    *别理我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物性格OOC到银河系拉都拉不回来了!
    *一句话陈唐
    神他娘青梅竹马不敌天降!
    秋山从部门的妹子身边路过时恰巧听到这么句话。他瞥了一眼两个妹子,妹子丝毫没注意到她们部长在旁边盯着她们,只是就着手机里的新剧讨论得起劲
    “这只天降是哪来的奇怪生物?!”明显幼驯染控的姑娘看起来都要炸了,“**他了解姑娘吗?!他知道姑娘喜欢吃啥喝啥去哪浪吗?!相比之下竹马小哥简直苏到爆!自小就护着姑娘,连姑娘生理期啥时候都记着!这是玩养成的吧!绝对是吧!养成自己媳妇儿什么的……呜呜太萌了。”
    “然并卵,”另一个姑娘冷漠脸,“你见过几对幼驯染成了的?来,和我一起站天降,这对铁定官配!官方粮,好吃!”
    “这不才第一集么?!”幼驯染控垂死挣扎,“谁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
    “哦,”姑娘报以怜悯的目光,“天降视角的男主剧,会让女主和其他人在一起吗?”她沉痛似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幼驯染不敌天降的定律是打不破的。”
    “……你滚!”
    关于这个问题,秋山君很谦虚地向自家青梅请教了一下,青梅姑娘徐有容把头从《几何原本》中抬起来,面瘫着一张脸
    “你喜欢雪菜还是冬马?”
    “啊?”秋山一时没反应过来,顺口答到,“冬马。”
    “滚吧**,”徐有容把头埋了回去,这本《几何原本》其实就是个伪装,书后藏着的也是徐有容看得津津有味的其实是类似于《腹黑王爷俏王妃》《霸道总裁爱上我》诸如此类的玛丽苏三流小言。鬼知道A大高材生徐有容怎么会对这些书感兴趣。觉着秋山仍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徐有容叹了口气,又把头抬了起来,好心解释道,“你看你喜欢冬马我萌雪菜,我喜欢吃甜的你喜欢吃咸的,我是灵儿党你是月如党……”
    “那倒不是,”秋山君反驳道,“我主张两个都收了的。”
    “……麻溜地滚吧。”徐有容觉得这天没法聊下去了,“总而言之,幼驯染三观不合大抵都是BE,而天降……其实大概都能和你三观合得上。所以天降HE的多得多。”
    “那你站青梅竹马还是天降良缘?”
    “看三观啊。”徐有容把书倒扣下去,伸了个懒腰,“就像咱俩三观差距如此之大,那放小言里妥妥BE。不是你是默默守护温润男二就是我是恶毒骄横炮灰女二。不管怎样最后都是被一脚踢开的那种。”貌似很有经验的徐姑娘感叹道。“我看了这么多年的小说,幼驯染有好结果的简直屈指可数!”她啧了一声,“其实我蛮萌幼时相识久别重逢还发现对方是你娃娃亲的套路的。”
    “就像现在热播的那啥仙侠剧?某人气小鲜肉主演的那个?”
    “咦没想到你竟然看过那剧,可怕。”徐有容对自家竹马的品味表示了万分嫌弃,“改得它爹都不认识了,我也是佩服编剧。”讲道理,姑娘你先看下自己看的都是什么书再来鄙视他的品味好吗?!还有他并没有看进那剧啊!那么辣眼睛谁看得进去?!相比之下你看的话才更可能吧?!
    “书粉拒绝。”徐有容冷冷道,她趴在了桌子上,整个人都没骨头似的,软趴趴的,“你看我看的那些小说啊,不管男女主再怎么作再怎么误会再怎么蠢得不忍直视跟个S B一样因为一件事纠结十几章。
    “但是结局总是千篇一律,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会在一起。
    “你别跟我说什么这样没有看小说的乐趣。
    “我就喜欢看这种蠢逼兮兮男女主无论怎样都会在一起,不管多少人反对都不顶事的三流小言啊。
    “本来那种双箭头的事就可遇不可求,我看小说娱乐当然是希望……”
    “有容”秋山打断了她的话,“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徐有容一瞬间收了声音,她张了张嘴,最终哭丧着一张脸,“就算这样,那又怎样呢?你喜欢他他就该喜欢你么?你谁啊?于他而言你的名字就只是三个字而已,‘徐、有、容’这三个字,什么意义都没有。你以为你自己是顶顶厉害的玛丽苏小言女主,可到头来你发现这他娘亲的原来是一本碧水纯爱耽美文,你连个配角炮灰都混不上,连性别都不对。”
    徐有容算是彻底没了看书的心情,她站起身,单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单马尾。高扎的马尾在她后脑勺跳动着,暮间昏黄的光流过其上,又打在她的脸上,隐隐绰绰,本是清丽冷逸的脸上却是艳光逼人。秋山君下意识往后仰了一下,试图避开徐有容身上逼人的光
    “师兄,”徐有容说,“陪我去吃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25 22:04
      月上柳梢头,徐有容跟在他身后,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玩着踩影子的游戏。一如年少,八九岁的小姑娘老喜欢跟在少年身后,踩着少年的影子,理直气壮道
      “我将来是要做你媳妇儿的!踩下你的影子怎么了?!”少年时期的秋山远未练成现在这般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脸皮,他听到小姑娘的话后半天没说一句话,低着头,耳朵通红。
      只是现在,那时的小姑娘再也不会说那种话了。小姑娘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人黯然神伤了。一时间,秋山不知自己是怅然若失还是其他什么。反正,心里的不舒服是显而易见的。
      说是吃东西,徐有容却是全程都在喝酒。知道徐有容心里不痛快,秋山也没拦着她,反正这姑娘酒量差,喝不了多少。果不其然,三瓶啤的还没干完,徐有容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徐有容酒品很好,喝醉了就安安静静地睡了过去。结了账,秋山君背起徐有容,缓缓地往学校走去。
      “今天是520啊,”秋山嘟囔着,“在一个对你有非分之想的男人面前喝醉,你对我可真放心。”
      “笨蛋秋山!”徐有容喃喃道,仿佛在说着梦话,“喜欢一个人,管他是不是天降,管他和自己三观是否相符……”他又一瞬间以为徐有容醒了过来了,但徐有容却再没说什么。他把徐有容往上送了送,紧了紧双臂。他的小姑娘双手紧紧绕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呼出的气体温暖馨香,他只觉得心底熨帖般的暖。许久,徐有容又嘟囔了一句,“秋山大笨蛋……”
      他低声笑了笑,背着他的小姑娘,踩着月色向前。愿逐月华流照君。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25 22:05
        《年年岁岁》

        *现代AU,大神秋×迷妹徐,秋山遭遇来自某位被抄袭的大大。如果觉得秋山的言论眼熟,没错就是直接用的那位大神的话……所以说大神你敢有点被抄袭的生气的感觉吗???
        ——————————————
        秋山君作为文手圈内有名的大大,几部代表作可谓日常被抄。对此秋山其实是并不大在意的,毕竟作为一个大神,抄他的人太多了,所以就算他的粉整理出了调色盘,他也没那么多精力去一个一个纠结。所以只要不是闹太大,没有多大影响力,没有拿抄他的东西去博取名利来他眼皮子底下恶心他,他也就差不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可是不巧,某IP大作最近大火,播出前预热得很得劲,连秋山这种不怎么关注电视剧这块的人都有所耳闻。这一耳闻就不太对劲了,貌似他的粉在不久前放过这部剧的原文和他的文的调色盘,还圈过他?秋山的记忆力不错,去搜了搜,果然微博综合搜索第一条就是那姑娘放的调色盘。他没来得及点进微博,只瞥了眼姑娘的ID,一口水就呛了出来——百川赴秋山。
        这个ID……果然很眼熟呢。
        没来得及考虑在哪里见过,手一滑就把评论按成了转发
        “有眼光,抄的都是朕的金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5 22:08
          秋山这一转发,评论里的秋山粉都纷纷无语,表示太太你敢不敢有点生气的样子啊?!粉们倒是都清楚秋山为人比较洒脱,撕是肯定不会跟人撕的。但是饶是这样,一群属性不明的人还是跑来刷“秋山蹭热度”之类的话。秋山粉们表示exm?秋山这种大神级的写手需要蹭一个小透明写手的热度吗?!
          “现在《xxx》是那个作者一个人的吗?他还不是看着我家xxx的电视剧要播了,才来发这种话蹭热度的!”
          哦,合着不是书粉是艺人粉是吗?你一个艺人粉凑什么热闹啊?这说的是书又不是电视剧,还是原来你也知道电视剧的的本源就不干净啊?
          百川赴秋山——秋山死忠粉——大写的迷妹——徐有容姑娘忍不了了
          “蹭啥热度啊?!我家秋山一个文圈的大大蹭你娱乐圈的热度?他图啥啊?!”
          “他早不发声晚不发声偏偏在电视剧要播的时候发声,不是蹭热度是啥?”
          “你有毒吗?他发声维权还要挑个良辰吉日是吧?!是不是还得沐浴更衣洗手焚香啊?”
          “他在这个时候发微博肯定不安好心,不然这本书都出来近十年了他会不知道?!”
          “……你认为这小说很有名吗?!!!要不是要拍电视剧,你们自己把热度炒了起来,秋山知道这么一本小说吗?!”
          “你们扯抄袭不是扯了挺久,你觉得他会不知道吗?”
          “呵呵我秋山还真可能不知道,他的小说日常被抄,抄他小说的人那么多他是不是得都知道啊?你觉得你那小说的国民度很高是吗?你觉得秋山身为一个大神很应该去看一部不入流的三无网文是吗?”
          “反正他挑这个时间发声就是想蹭热度,他不是也有小说要拍电视剧了吗?”
          “第一,以秋山的地位,不需要蹭你家真主的热度;第二,你家真主演的电视剧的原小说是罪魁祸首,关我秋山何事?第三,秋山是受害者!受害者发声在你家真主电视剧要播时就是蹭热度???三观感人,来我给你加个BUFF,还要不要鼓个掌啊小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5 22:09
            接下来对方无外乎还是围绕着秋山选这个时间点发声就是蹭热度,就是不安好心,好气哦真的好想打人呢!徐有容撸起袖子准备大撕特撕时门突然响了起来,徐有容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打开了。长身玉立的青年身着白衣,靠在门口,瞥了眼她的电脑
            “在网上跟人吵架呢?”
            徐有容淡定的关了电脑,把头扭了过去,没有说话。秋山君笑了笑,“为什么?”
            “……”现实生活中的徐有容真的是很不喜欢讲话呢,她拿起书包背在背上,“我要去学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25 22:09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5 22:10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5 22:12
                  “你没事儿吧?”南客后知后觉地看向将她拉起来的少女,呆愣愣地应了一声后才摇了摇头以示自己没事儿。少女放开了南客的手,转身进了办公室,“面试的小师妹吗?进来吧。”
                  南客沉默地跟在她后面,接过少女递给她的水杯,轻抿了一口,安静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师兄他们还没回来,你先坐一会儿。”少女自己也接了一杯水,捧在手上,冷极了似地缩了缩身体,“我叫徐有容,小师妹你呢?”
                  “南客。”
                  “唔……”徐有容点了点头,也没再接话。两人都不是什么善于聊天的性子,整个房间里除了钟表走动的“滴答”声外,一时便只有彼此呼出交缠的呼吸声。南客盯着办公室里的那幅仙鹤图日常发着呆,南客长得很显小,十四五岁了看起来仍旧如同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只是好看精致的眉眼间距过宽,显得有些木然的呆滞。
                  “嗯?这就是来面试的小学妹吗?”少年温润好听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南客抬眼看去,身着校服的少年朝她笑了笑,而后将目光转向了不知何时整个人都缩进了沙发中的徐有容,有些哭笑不得道,“学妹还在这儿,你注意点儿。”
                  “好。”徐有容将水杯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伸了个懒腰,微微歪头看了眼南客,又问少年道,“师兄,陈长生他们呢?”
                  “……”少年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马上就来。”
                  “哦,”徐有容点了点头,转过头对南客道,“抱歉,再等一会儿那对狗·男男。”
                  “……”???南客心底的问号弹幕呼啸而过。
                  “徐有容你说什么呢?”老远便传来了少年元气清朗的声音,南客眼前一花,便见一蓝衣少年冲到了徐有容面前,抓起徐有容早倒好的水一饮而尽。南客见徐有容叹了口气,
                  “陈长生,管管你家唐三十六行吗?又不穿校服?你们让小师妹怎么看?一个学生会的……”……不,请不必在意她,她坐着看就行。说起来校服那么丑搁谁都不愿意穿……嗯……虽然徐师姐你穿起来看起来就像高级定制的礼服一般。
                  紧接着进来的少年头疼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三十六他……”
                  “小学妹,你觉得校服好看吗?”唐三十六突然问她
                  “……???”南客觉得自己对学生会的定义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看吧小师妹都觉得丑,我一堂堂唐家大少爷,穿这么丑的衣服,多有损我品味。”
                  “……”南客表示自己虽然是觉得校服丑,但是她好像没有说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5 22:12
                    南客有些懵,前面倒是正常的面试流程,什么自我介绍啊演讲啊回答问题之类的。只是这最后一步,请就2017年全国三卷的高考作文题写一篇文章,是什么鬼?
                    “因为你不是和其他同学一起来面试的,”徐有容又开始了转笔的日常,“专门挑一个和其他面试者错过的时间,让我很有兴趣你在想什么。”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南客道。
                    “可学生会的主要工作就是和同学打交道,”徐有容将笔抛起,换了种转笔方式,“你又为什么加入学生会?”
                    “……”南客别过脸,很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朝徐有容伸出手,“把卷子给我吧。”
                    “这样你很容易会被刷下去。”坐在徐有容右侧的温润少年——秋山君如此说到,“学生会不需要一个不喜和人打交道的人。”
                    “……”南客扭过头,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徐有容。天才少女徐有容,擅长和人打交道?她觉得除了自己,其他人不熟悉她的人几乎都会觉得她高高在上,不可接近。
                    “哦她喜欢和人打麻将,分享某宝的零食。”
                    “对了,×家的蜜枣很好吃,这会儿在做活动,小师妹要不要一起买点屯着?”
                    “……我那儿都堆满你的蜜枣了!你悠着点!”
                    “可是我很快就会吃完的……啊对了我想去喝牛骨汤了……”
                    “哪家?”
                    “嗯学校旁那家,老店了……”
                    南客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更是阴沉了些许,眉眼间逐渐浮上一层戾气,面色有些诡异的苍白。
                    “……学妹啊,你先写吧,不用管他们。”明显习惯了的陈长生将卷子推到了她面前,在南客疑惑的目光中沉默了片刻,“嗯……学生会集体盲狙了一道高考作文题……哪知会这么……”
                    陈长生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拖着玩游戏玩得正嗨的唐三十六就往外走去。顺便招呼了一声秋徐二人。南客看着卷子,又看了一眼那人离去的身影,眼神晦暗不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5 22:13
                      她是在比赛场外遇上徐有容的。她下意识的避开着所有和徐有容有关的消息,自然,她对这个自己从小排斥着的姑娘的相貌,是全然无知的。她看到惊鸿一瞥过的少女站上舞台,没有什么高亢的宣言,没有什么所谓垃圾话的嘲讽,她就站在那里,平静而自然地道
                      “我是三号选手徐有容,明史组。”时心头一刹那的悸动闪过时,丝毫没想过以后会是怎样的。
                      我讨厌她。
                      她想。
                      ————————————
                      “学妹,时间快到了。”秋山君提醒的声音伴随着有节奏的三声敲门声响起。南客笔尖一顿,手上微微用力,一声极轻的碎裂声后,南客面无表情地看着流出的墨渐渐染黑污染了试题纸。她看着那团墨迹干涸凝固,遮住了她刚写的那句话
                      “所谓高考,不过是十数年的努力系于兵荒马乱的两天……”
                      ————————————
                      南客所在的汉史组无论是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大能跟徐有容所在的明史组有什么交集,所以一直到该档节目结束,南客和徐有容都没什么交集。只是南客单方面地想证明着什么,这期徐有容在明史组得了多少分,她也一定要为汉史组得更多的分。这样暗暗的较劲是无人察觉的,其实,就算察觉了又能如何呢?谁又会想到什么呢?不过是小女孩的不服输,想来还甚是可爱。
                      她还是很讨厌徐有容,但她越来越讨厌徐有容身边的那个人,她讨厌每次和徐有容的名字放在一起的是秋山君,讨厌他们说二者青梅竹马所以理所应当在一起。那可是秋山君,同在汉史组的妹子一脸痴汉迷妹相,那可是,手捧着几座全国理科类竞赛冠军奖杯的秋山君,据说今年的某物理大赛世青赛他也会参加,嗯,和徐有容一起。最重要的是,长得超级好看啊!妹子说到这时颇有些遗恨地摇摇头,可恨自己明史素养欠缺!
                      哦,她应了一声,文理皆擅。
                      不止这样,姑娘握拳,他的传统武术也厉害!丹青也厉害!还有还有……
                      跟你有关系吗?她轻声道,一下子堵住了姑娘的话头。姑娘愣了一愣,
                      “对啊,人家有徐有容相伴,人家怎样,跟你有关系吗?”
                      对啊,人家有秋山君相伴,人家怎样,跟你有关系吗?
                      ————————————
                      她看着自己的最后结尾的那段话
                      “高考不会在意你是谁,不会管你是努力勤奋还是放浪懒惰。但,它是最公平的,它给了每个人选择的机会……”
                      在那个姑娘甚至不知她南客是谁的情况下,自己对她情根深重,真是讽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5 22:14
                        “我特别喜欢这一句,”徐有容看着她的东西时愣了一愣,但很快调整了过来状态,“都言考场如战场,你以笔为剑,试图劈出个未来,却往往不知对方是否是一丛荆棘,将你刺得血肉模糊。”而后她顿了一顿,又道,“虽然跟我想要的有些差别,但是……”
                        “欢迎加入学生会。”秋山君接过徐有容的话,朝她伸出了手。
                        “为何?”她如此疑问到,“其他人的通知都还未下。”
                        秋山君微微一笑,并未答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南客眼眸一暗,打开了自己的QQ。从学生会面试群里私发窗口里明明白白写着
                        “有容很欣赏你,所以我认为学妹你能在工作期间认真工作,为我们学生会的工作积极献策献计,积极为同学们谋福祉。和唐棠、陈长生、白落衡、轩辕破、苟寒食、七间等友好合作。”
                        偏偏没提学生会现任会长徐有容。她抬头看去,秋山君依旧笑得温润如玉,只是有些灼灼地刺目。
                        “是的师兄,”南客如此在QQ上回道,“我会在有容师姐的指导下,认真工作的。”
                        ————————————
                        她抬眼对上秋山君的眼,坚定着,毫不退让。
                        “那我们去吃牛骨汤吧,”徐有容皱了皱眉,搞不清楚这俩人之间哪来的莫名修罗场的气氛,拉住秋山君的手就把他往外拖去,“庆祝小师妹的加入。”
                        来日方长,她想。
                        ————————————
                        南客曾经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似乎为了什么一直在追杀徐有容。她想她怎么可能这样呢?她那么喜欢她。可后来她看懂了,眉眼过宽的小女孩看着手持长弓的少女,语气淡淡,却宣示主权般坚定
                        “她只能由我杀死。”
                        她要死,也只能死在她怀中,其他人,算什么东西?
                        ——————END——————
                        PS:南客视角的秋徐果然……又被我写成了南客的心路历程哈哈哈哈哈哈明明我那么萌南客和有容这对,写了两篇都是南客单向,我有毒哈哈哈哈哈哈。我发誓写完《有匪君子》我就去开篇徐南徐清水向怎样都无差的甜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25 22:14
                          《空岛》
                          意识流。
                          这是篇,报社之作。
                          慎!
                          —————————
                          人间岁岁,暮辞朝往,愿你向阳,而后wan寿无疆。
                          ———————————
                          ——————徐有容视角————
                          京师陷落后第三日,血染百草,尸骨当途,大煞。
                          我再没有探查到那个恶灵的气息,大概它也被叛军身上的煞气镇住,逃往其他地方了,我如此猜想到。我应该马上离开京师,嗯,马上离开,马上回……回哪?我的记忆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我是谁?徐有容。来这里所为何事?铲除恶灵。怎知此地有恶灵?……毫无印象。
                          ——————————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这座空荡荡到冷清诡寂的城市,这里是神都,是大周的京师,是天下最富饶最繁华的城市,嗯,至少在三天之前是这样。所以,这样的一座城市,为何会如此空寂?宛若远离人群的孤岛,空寂孤独。
                          ——————————
                          昨天我又目睹了一场屠杀,就发生在我眼前,我救下了那个小孩子,可是很遗憾,没来得及救下其他人。那个小孩子似乎对我没能救下他父母十分怨恨,但我并不是很在意他的怨,我已竭尽所能,再无他法。
                          ——————————
                          对了,小孩子!那个小孩子在哪?他明明和我一起回来的。我这才惊觉,那个被我救下的小孩不见了踪影。乱跑的话,他会很危险的,我得找到他。
                          ——————————
                          毕竟乱军都是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乱军?哪有什么乱军?我几乎走遍了神都的每一个角落,近乎惊惧地发现,除了随处可见的满地尸骨,再无其他可称之为“人”的,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的东西的存在。叛军撤走了吗?那为什么我一点动静也没感受到?还是我不自觉掉入了谁设的幻境结界?我张开灵力向四周探查开去,却没有收到半点反馈。不是谁设的幻境吗?我得赶紧走了,离开这里。对了,我刚刚是在找什么来着?不记得了。那应该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
                          ——————————
                          这座城果然一个人都不剩了,我远远地看到了那座城墙,高大而古朴,薄暮的昏黄的光流过青黑色的砖,隐隐绰绰的斑斓。那堵城墙沉默着,成千上万年的守护着这座城市。但当宵禁启,城门关,它将这座城市,彻底隔绝于世。
                          ——————————
                          我马上就能出城了,只要再一步……我猛地睁大眼,抬头看着靠近的人。我在这座城市见到的,除我之外的,第一个人。青衣道袍,玄色幅巾,眉目疏朗,如玉如竹。只是,那眼眶外的一圈青黑色,和下巴处的胡茬,着实有碍观瞻。
                          “你……”他哭过,我看着他那双眼,不知为何如此肯定到。那双眼,应该是如同太阳一般温暖的。可现在,却仿佛死寂的月。话说回来,我又不认识他,哪来的乱猜想?
                          “……”他垂下眼睑,双手握拳,“对不起。”
                          “?”我有些茫然,他在向我道歉吗?
                          “我来晚了……”
                          他在,说些什么啊?我看到他的模样,莫名很想伸出手去触碰他,我也这样做了。但……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衣物,毫无凝滞。他是一只灵吗?说来也怪,这偌大的神都,死了那么多人,我竟未看到过一只灵。
                          “没关系。”我不知道他在抱歉什么,但本能的,我摇摇头如此说到。
                          “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下吗?”他看着我,眼神悲伤到近乎绝望。我点点头,他又闭了眼,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我马上,带你回家……”
                          带我,回家?
                          ————————
                          我并不想跟着他,但他是灵体,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容易变成恶灵,我得防着这一点。所以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悄无声息的跟在了他后面。他在找东西,不过我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他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地方,连尸体下的地方也没落下。我远远地看着,他从暮色微微找到冷月凌空,又几见晨光熹微,他终于停了下来,在一处原本是客栈的地方。他怀中抱着什么,我有些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找到……”声音戛然而止,我看到了他怀中的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我?我的,身体?还是……尸体?
                          ————————
                          所有的一切模糊不清在我看到我的尸体之时全都变得干净清晰起来。我叫徐有容,我是蜀山的一名修者,我奉师命来神都收服恶灵,然后,遇叛军围城。
                          这不是座孤城空岛,只是因为我死了,所以,我看不到任何有生命的物体,也看不到,那些灵。我能看到眼前之人,只是因为他是我的师兄,同为修者,可见灵体,亦可让灵体见其。
                          “师兄……”我死了,可我并不知道自己如何死的。
                          “有容,你再等等,我马上把你带回家。”他近乎惶急的掏着乾坤袋。来不及了,我看着东升的旭日,突然想到,从蜀地到神都,即使御剑,也得日夜兼程,分毫无休。
                          “师兄,”我拉住了他的衣袖,这一次,真真切切,抬头看着他,露出了我觉得自己最好看的笑,“再见……还有,我喜……”
                          ————————秋山视角——————
                          我曾经期待着人间岁岁,暮辞朝往,然后愿我心头的姑娘一味向阳,wan 寿无疆。
                          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欢喜的小姑娘在豆蔻年华,于初晨旭日中消散。
                          从此星辰落人间,再不可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5 22:19
                            PS:
                            设定补齐及解释:
                            有容是被那个熊孩子出卖给叛军,然后力战不殆而亡×这个时空设定中,普通人和修者的差距并不大,只是修者多了一项捉鬼的技能而已,但这技能对人类没啥卵用。所以……emmmm被围攻后就……
                            然后要让徐有容的灵魂在她自己的身体旁,才能做到将灵魂回收,本来秋山让徐有容在城墙处等着,可以暂缓被旭日所照到的时间,但是emmmm
                            秋山和徐有容之间有块玉相联系,徐有容的生命体征消失后这块玉会有反应×
                            ——————————
                            一向喜欢发刀子……刀子贼好吃!【并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25 22:19
                              大概校园神怪AU
                              *这个大概也会是一个系列,不过是日常小短篇,cp倾向不明显,可以当做无cp来看
                              *全员向【我能记得的人】,全员OOC,原作关系可能会有继承
                              ——
                              第一弹——《天南海北有缘来》
                              ——
                              神都国际学校创立初期便以开放、包容为办学宗旨,升学率怎么样先不说,反正这所学校也不是追求升学率的。对各类人……或者非人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毕竟,妖族白帝如此对他的女儿说到,“这是现今唯一一所官方承认支持的无论什么种族都可以入学的学校,对推进人妖魔三族世界一体化有着积极作用。”那时的白落衡觉得自家老爹要完,现在跟她讲话都用上政治术语了,沉浸于自己老爹是不是准备培养她当下一届女皇了的美好幻想中的白落衡同学理所应当地没听到她爹的后半句话就一味点头了。所以在她以震惊的眼神看着录取通知书时她爹愉快地说到,“作为我们白家人,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这后半句话和老爹这语气诡异的熟悉感……
                              “你是不是在玩最近人族很火的那个乙女游戏?”白落衡痛心疾首,“爹你真是……堕落啊。”
                              ——
                              当陈长生跨进校门,便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自小在西宁那个小镇上长大的少年哪见过这阵势,一边满脸疑惑地看了看自己,一边想拉个人问问自己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兄弟好胆色!”还没等陈长生拉住谁,便被一个人圈住了脖子,陈长生挣扎着脱离了来人的控制,正想说些什么,又被对方一拳锤了胸口被迫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来人穿着一件白色带几何图形的卫衣,下面一条水蓝色牛仔裤,很简单清爽的打扮。以陈长生的审美来看,这人长得也还不错,当然,熟了以后,陈长生才慢慢了解到眼前这个人何止是长得不错……当然,现在的陈长生还是一脸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像自家隔壁邻居家养的二哈一样的少年
                              “你是谁?”
                              “唐三十六。”
                              “……”城里人取得名字他真的不是很能理解.
                              “纵观整个学校,我看就兄弟你和我,是人中龙凤啊。”
                              “?”你们城里人都这么自恋的吗?陈长生躲过唐三十六又一次想伸过来圈住自己脖子的手,问道,“为什么?”
                              “你看看,这些一个两个都把那丑不拉几的校服穿着,就你和我,没有屈服于学校的淫威!况且兄弟你一身道袍,更有个性了!”唐三十六一把抓住陈长生的手,“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跟着我唐三十六混,我罩你!”
                              “……”所以说那些人看他是因为他没穿校服?陈长生默默收回手,“我只是,还没报到,没领到校服。”
                              “还没报到?新生吧,跟我一样,走,我刚刚才从报到处出来,我带你去。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跟我一样,开学一周了才来报道,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你,有前途!”
                              ——
                              “先跟我到班上去,中午午休时我再带你去领校服和其他生活用品。”陈长生听得眼前的姑娘如此说道,“我叫莫雨,跟你一个班,以后有什么事找我就好了。”
                              “哦,谢谢。我叫陈长生。”在前面带路的姑娘听到后突然停了下来,陈长生一个没注意撞了上去,他捂住鼻子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不,是我突然停下来了,抱歉。”莫雨转过身,上下打量了陈长生半天,才缓缓道,“你认识徐有容吗?”
                              “我知道她,但没见过真人。”
                              “哦?”
                              “她在大周很有名,经常在各种比赛和讲坛上见到。”陈长生老老实实道,“但我没见过她真人。”
                              “听说,”莫雨谨慎地说到,“徐有容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叫陈长生。你也叫陈长生,所以我……”
                              “嗯,是我。”陈长生点点头,“那个陈长生就是我。”
                              “……靠。”莫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这小子还真敢说出来。
                              “不过这不代表什么吧,”陈长生脸色很平静,“我和她从来没见过面,也没怎么联系过,互相对对方都没什么感觉。长辈们的玩笑,没有说我们一定要去实现吧。”
                              “敬你是条汉子。”
                              ——
                              从莫雨那听来陈长生的消息后徐有容在屏幕那边点了点头
                              “和我的想法倒是差不多。”
                              “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就是决赛了,比完了就回来。”徐有容一边翻着资料一边说着,“今天西汉组有个小姑娘挺可爱的,好像叫南客……每次我往那边看都能看着她盯着我,我注意了一下我们俩得的分数,几乎每轮都差不了几分,真有意思。”
                              “你真是够了,”莫雨翻了个白眼,“我不在你就到处去勾搭小姑娘。”
                              “别毁我清誉,”徐有容义正言辞道,“我可没上去要电话微信QQ号。”
                              “哦。”莫雨冷淡回应,“为啥?
                              “……师兄在,我要是这么干了他又得念叨我一整天了。””徐有容趴在桌子上,整个人都蔫了似的,“真的,他再这么唠叨下去,他是找不到对象的。”
                              “你觉得凭他那个脸,还愁找不到对象?”莫雨无情嘲讽,“摸着良心问问自己,醒了吗?”
                              “但就他那个唠叨程度,就算他那张脸,也……”徐有容无奈投降,“好吧我承认他真的不用愁对象这事儿。”
                              “而且,人秋山话也不多,就对你跟个老妈子一样,担心这担心那,叮嘱这叮嘱那,好好一小伙子为你都快成唐僧了……”
                              “那我谢谢他嘞?”
                              “不客气,”屏幕那头突然传来少年清朗温润的声音,紧接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25 22:21
                                少年将徐有容从椅子上拎起来,朝屏幕那边的莫雨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啊莫雨。”
                                “晚上好……”莫雨愣愣地回应着,眼睁睁看着少年将徐有容拖出了房间门,顺便解释着
                                “有容这几天吃得太多了,我带她去跑跑步。”
                                “师兄你这是诽谤。”
                                “……祝你好运。”莫雨在胸前默默画了个十字架。说起来,过几天他们就回来了,真想看到秋山遇上陈长生时的场景,一定很刺激!【你醒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25 22:27
                                  第二弹
                                  ——ssr是不可能会有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你确定?

                                  陈长生的校园生活在一片波澜无惊中平平无奇地开场了。当然,以神都国际的氛围和管控力度来讲,想要生点事波澜惊天还是有点困难的,就算你有主角光环也困难……何况在本篇脱离了原著的OOC到极点的同人作品里,陈长生还不是唯一大主角。在开学两周后,本篇的主角们才被陈长生集邮一般集了起来。
                                  他身旁咬着pocky抽卡的小姑娘在浪费掉无数石头后怒而咬断了口中的pocky,一半pocky掉在地上裹了一身尘埃,另一半被小姑娘在嘴中咬出了颇为惊心动魄的惨烈
                                  “什么破游戏,”小姑娘道,“我怀疑这破卡池根本没有ssr。”
                                  “自己非就不要怪卡池嘛。”唐三十六凑上前看了眼小姑娘的手机,啧啧称奇,“抽了多少啊?有几张限定啊?除了保底有其他的吗?”
                                  “你可闭嘴吧你。”落落推开了他的脸,一脸嫌弃道,“你欧,你来抽?哦,对了,我没石头了,等着吧。”
                                  “等啥啊等。”唐三十六跃跃欲试,“氪金氪金,给你瞻仰瞻仰本少爷的欧之麒麟臂。”
                                  “……不氪,”落落断然拒绝,“我发过誓,再也不会给这家公司送钱。”
                                  “我这儿有一次免抽,要抽吗?”柔软轻和的少女音在唐三十六耳边响起,顺带着一只修长而瘦削的手将手机递了过来。
                                  “???”唐三十六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他还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点了抽卡项,只见一朵小花浮现在屏幕中,他紧接着又点了一次屏幕,一张硕大的写着SSR和NEW的新卡出现在屏幕中。
                                  “小天使的ssr新卡。”先前的少女收回了手机道,“唐三十六你的手气丝毫不受你家挖煤产业的影响啊。”
                                  “那是,看到……”唐三十六正准备和落落吹嘘一番,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跳了起来,“你?!”
                                  “……反应太大了。”她往后退了一步,将书包放在一旁,手上拿着一张卫生纸将落落先前掉在地上的pocky捡了起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对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落落笑了笑,“你好,我叫徐有容。”
                                  陈长生听到这个名字时猛然抬头,阳光正好,洒在少女身上,晕出了淡淡的光圈,看上去有些凛然的圣洁。他如此猝不及防地就遇上了这个人,没有半分准备。
                                  “有容!”远远地传来呼唤的声音,徐有容揉了揉头发,认命地拎起了书包,朝他们挥了挥手
                                  “我还有事,先走了,有缘再见。”陈长生捏紧了书页,没有回应,只听得唐三十六回道
                                  “……不应该是有命再见?”
                                  女孩儿离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方才向她离开的方向看过去,那处的尽头站着长身玉立的少年,少女走过去的脚步轻快而稳健,很快站到了少年身边,两人并排离去,璧人成双。
                                  “那个人是谁?”陈长生问。
                                  “谁?”唐三十六没反应过来。
                                  “和徐有容一起走的那个。”
                                  “秋山君你都不知道?!”唐三十六仿佛发现了什么大新闻一般。
                                  “……我应该知道吗?”陈长生很真诚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很正常,”落落道,“你看我也不知道。”
                                  “你个大西洲来的妖族,不知道正常。”唐三十六答,“但身为人族!大周子民!不知道秋山君就不正常了啊!”
                                  “…………”陈长生性子很好,很少与人起冲突,但他现在想跟唐三十六打一架,说话就说话,说谁不正常呢?!最终陈长生压下了干架的冲动,毕竟打架是违反校规校纪的,陈长生自认为自己还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所以他只是合上书,认真道,“那你说说,秋山君是什么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25 2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