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50贴子:3,803
  • 25回复贴,共1

旧楼||半镜奇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旧楼
文/半镜先生



1.

这件怪事,发生的地点,是一个旧楼。
这是一栋六层的老楼,盖于六十年代初期,是一家化工厂的家属院。
老楼没有电梯。楼梯的水泥面,早被磨得光溜溜的。楼道里光线昏暗,印满了各种小广告,常年散发着一股潮湿的霉味儿。
按道理说,这样的老楼早该拆掉了。但不知为什么,现在,它里面依然住满了人。
我三姨一家就住在这栋楼里。
她是从她公婆手里继承来的。她公婆曾经和他们的父母,也住在这栋楼里。到我表弟马义安为止,这里已经住过了他们家的四代人。
马义安是我三姨的独生子。比我小五岁。跟我关系很好。
这件怪事,就发生在马义安身上。


回复
1楼2018-02-25 22:54
    2.

    那时我在外地借读高中,放暑假回家,把包扔到家里,就去三姨家找马义安玩了。毕竟一学期没见他了。两人有说不完的话。
    在他房间里,他把这半年收集来的新鲜玩意儿,一股脑儿掏出来给我看。不知不觉,天晚了。三姨已经做好晚饭,在等我们。
    等吃过晚饭,看天色还早。
    马义安建议:
    “要不,咱再去网吧玩一会儿?”
    “嗯。好。”
    我同意。
    三姨家在四楼。
    楼道里光线很暗。
    我俩噔噔噔地,一口气跑到楼下。
    刚出楼道口,马义安一摸口袋,说:
    “坏了。我忘了拿会员卡。带会员卡上网能打八折。”
    顿了一下,他又说:
    “你在这等一下,我去拿会员卡。”
    说完,他又返身走回楼里。
    我就在楼梯口等着他。
    这一等,竟然等了十来分钟。
    我就拨打他的手机。
    一拨。手机提示无法接通。
    我又拨打他家座机。
    接电话的是三姨。
    三姨问:
    “怎么了?有没有事?”
    我说:
    “让马义安赶快下来!”
    三姨惊奇地说:
    “他不是刚才跟你一起出去了吗?”
    我说:
    “他又返回去拿会员卡了!”
    三姨:
    “他根本没回来!”


    回复
    2楼2018-02-26 20:30
      3.

      挂断电话,我登登登跑上楼。
      我认为是马义安在搞恶作剧。我把他们家里可以藏人的角落都翻了个遍。可也没有找到他的影子。
      我一边找一边高喊:
      “马义安,马义安,你给我出来!”
      三姨和姨丈,跟在我后面看着。
      姨丈认真问:
      “你是亲眼看着他返回来的吗?”
      我点点头。
      三姨脸上神秘兮兮的,低声对姨丈说:
      “那件事,不会又发生了吧?”
      我问:
      “什么事?”
      他们没搭理我。姨丈说:
      “走,咱们出去找找她。”
      我们三人,一起下楼来。并仔细检查了楼道的每一个角落。根本没有发现马义安的踪迹。
      我们又从底楼找到顶楼,还是一无所获。
      我们又从顶楼开始,挨家挨户,敲开每家的门询问。一直敲到楼底,他们都说没见马义安。
      这几趟居然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我一直在楼道口,这是这栋楼唯一的出口,我看着他进去的,却没见他出来。
      就这样,马义安神秘消失了。
      我说:
      “报警吧。”
      姨丈淡定地说:
      “不急。我们回家等等吧。说不定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只好和他们返回家里。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游戏机。三姨和姨丈看电视。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马义安走了进来。


      回复
      3楼2018-03-01 21:47
        4.

        他一看见我,满脸惊奇。
        指着我,大声说:
        “你不是在楼下等我吗?我刚才返回时,你明明还在我身后!现在怎么在屋子里?这不可能!”
        我急了。也提高声音,责问他:
        “你究竟跑哪儿去了?这都过了两个小时了!”
        他也急了。
        “我哪也没去,我就从楼下走到楼上啊!”
        “从一楼到四楼,你走了两个小时?你说谎!我们在楼道里找了你三遍了!根本就没见你的影子!”
        马义安挠着脑袋,不置信地问:
        “我走了两个多小时?”
        “对。”
        马义安扭头望向三姨和姨丈。
        “爸,妈,是不是上次的事情又发生了?”
        姨丈点点头。
        “应该是吧。”
        “什么事?”
        我问。
        原来几天前,马义安身上,就发生过一次类似的事情。当时姨丈在楼下买东西钱不够,让马义安把钱送下来。
        结果他从家里出来,就消失了。
        姨丈在楼下等的气急败坏,只好自己上楼。
        三姨说他拿着钱出去了。
        姨丈却在楼下没见他。又沿着楼梯上来,还是没见他。
        直到一小时后,他突然出现在了楼梯口。
        姨丈问他哪里去了。
        他说,他就拿着钱走下来,哪都没去。
        从四楼走下来,居然花了一个多小时?
        谁都不会相信的。
        姨丈认为是他偷懒。可是事情里又有很多蹊跷,也不好下结论。只得作罢。
        但这种事情,却又发生了第二次!
        这次马义安诡异消失的时间更长。
        居然有两小时!


        回复
        4楼2018-03-03 17:53
          5.

          这件事情,按照常理,是很难解释的。
          还好,我和马义安都好奇心极强,又具有探索精神。我们俩决定,要把这个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我们先在屋子里进行了讨论。
          据马义安说,这两次,他都像往常一样,一次从四楼走到楼下,一次是从楼下走到四楼,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在他的感觉里,他只是走了两三分钟而已。
          可对我们来说,他在楼道里消失了。而且过了一两个小时才出现。
          所以,我俩讨论的结果是,得到一个非议所思的结论:
          楼道里存在一段异度时空。里面的时间和空间,跟外面的不一样。
          马义安的消失,就是走进那个异度时空了。
          但是这个结论只是一个假设。
          为了验证这个假设,是否属实。我两人决定,进行试验。
          试验的方法很简单:
          我们买了八个摄像头,分别装在了楼道的每个拐角。整个1到4楼楼道的状况,就显示在了电脑的显示屏上。
          我在家里监视。
          马义安在楼道里,不停地走来走去。


          回复
          5楼2018-03-05 17: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09 20:41
              6.

              可是来来回回走了三天,把马义安累得够呛,他也没有消失。我们丧气了,决定拆掉摄像头,不再玩了。
              我俩躺在马义安的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忽然,窗外传来小贩的叫卖声。
              “西瓜——”
              马义安一股碌爬起来。
              “我去买个西瓜!”
              说完,就跑了。
              我在床上躺了半天,还不见他回来。就爬起来,通过窗口向楼下望。
              楼下没有他的身影。
              我一扭头,看到了桌上电脑显示视频。
              上面的诡异状况,一下子把我给吓到了。
              我看到,在三楼的拐角处,马义安正维持一个奇怪的姿势。看样子是在跑下楼梯。
              可是,他的动作太慢了。
              好像是在一格一格的播放电影的胶片。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
              我知道事情发生了!
              我马上打开门,冲出去,跑到三楼拐角处。
              但那里并没有马义安!
              我来到显示屏上显示的马义安的位置。伸手在空气中来回摸。什么也没有摸到。
              那里只有空气。
              可是,我知道,此时此刻,马义安明明正在那里奔跑!
              我返回楼上。把三姨和姨丈都叫来。
              指着显示屏给他们看。
              他们也都惊呆了。
              马义安明明在那里。我们用眼睛看不到他,也摸不到他,但通过摄像头和显示屏,我们却能够看到他!
              三姨和姨丈,下楼去看马义安。
              我在楼上看着显示屏。
              我看到姨丈也像我一样,在马义安的位置,不断的来回用手摸。他也什么都没摸到,脸上满是惊愕。
              但是通过显示屏,我看到他的手,穿过了马义安的身体。
              不一会儿,他们又返回楼上。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一直盯着屏幕,看着马义安以极其缓慢的慢动作,一直从三楼下到二楼。
              这一层楼有二十来个台阶。这二十来个台阶,平时走的话,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可是屏幕里的马义安,却走了四个多小时!
              他一到二楼拐角,立即恢复了正常动作。
              我知道他从“异度空间”出来了!
              我跳起来,冲向楼下。


              回复
              8楼2018-03-10 21:06

                7.

                跑到楼下的时候,看见了马义安。
                马义安嘴里正在咒骂:
                “***,跟卖西瓜的小贩走的真快!”
                他一抬头见我神色不对劲。
                疑惑地问:
                “怎么了?那事儿该不会刚才又发生了吧?”
                我点点头。
                我问:
                “你刚才什么感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吗?”
                马义安摇摇头。
                “没有任何不对劲。跟往常一样。对我来说,就是很正常的,从四楼走到一楼。哦,对了,我这是用了多长时间?”
                “四个小时。”
                马义安惊讶的吐了吐舌头。
                当我们一起返回楼上,让他观看他以超慢动作行走的录像时,他再次惊讶的咋舌。
                三姨和姨丈不让我们再玩儿了。
                我们嘴上答应着。可并没有打算放弃。
                因为——
                第一,我们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
                第三,我们刚刚取得了一点小进展。
                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
                于是,我们接着实验。


                回复
                9楼2018-03-11 23:06
                  没人顶~~~~


                  收起回复
                  10楼2018-03-12 21:56
                    8.

                    马义安每天在楼道里跑来跑去,累的跟狗一样。我呢,就整天在楼上盯着显示器。
                    六天之后,马义安再次进入了那个异度空间。
                    这次,在显示器上,他的身影居然变成了半透明的!并且他从三楼走到二楼那一段楼道,动作便得更慢,花的时间更长。
                    这一次,居然花了十六小时,他才走出来!
                    我连忙跑过去问他。
                    他依旧说没有任何异样。
                    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几秒钟而已。
                    这次试验,我们又有了一定进展。
                    总结一下就是:
                    一,显示器上显示的,马义安的身体,从实体变成了半透明。
                    二,马义安走同样一段路程,所花的时间,越来越长。
                    三,对马义安来说,依旧是正常的走路,正常的感觉,只不过是几秒而已。但对我们来说,时间已变长到十六小时。
                    下面怎么办呢?
                    当然是继续试验了。
                    我们俩想要把这段异度时空的秘密彻底解开。甚至幻想着,凭这个发现,我俩能得诺贝尔奖呢!


                    收起回复
                    11楼2018-03-13 20:37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14 09:24
                        9.

                        马义安再次进入异度时空,是在两天之后。
                        这次又有了新的变化。
                        显示屏上,他不再是半透明的,而是变成了一团模糊的白影,根据轮廓,依稀能辨认出那是马义安。
                        这次他的动作更慢。几乎都不动了。但他确实还在动。是在以肉眼难以觉察的超慢速度,在移动。
                        这一次,那一层楼梯的距离,他走了将近十一天!
                        这些天里,三姨天天看着电脑哭泣。
                        等马义安出来的时候,三姨立刻冲上去,抱住他,失声痛哭。
                        告诉他:
                        “不要再玩儿了!”
                        马义安点头答应。
                        返回楼上后,我问他:
                        “这次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说:
                        “没有啊!还跟往常一样,我感觉就用了几秒钟!”
                        顿了一顿,他又问:
                        “我们还继续试验吗?”
                        我凝神思考片刻。
                        说真的,到此时此刻,我已经从这种试验里,嗅到了某种危险的味道。虽然我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总觉得这诡异现象背后的东西,令我心惊肉跳。
                        我说:
                        “要不,咱别玩儿了?”
                        马义安连连摇头,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一边说:
                        “胆小鬼!”
                        在三姨和姨丈的监督下,我们拆掉了楼道里的摄像头。
                        我们的试验,就此终结。
                        可是,事情还没有完。


                        回复
                        13楼2018-03-14 19:54
                          10.

                          一周后的下午,我突然接到了三姨的电话。
                          电话里,三姨哭个不停。
                          她说:
                          “义安又消失了。”
                          我马上赶过去,安装上了摄像头,打开电脑。
                          可是,显示屏上并没有马义安的影子!
                          三姨一看,立即又开始哇哇大哭。
                          “怎么上面没有义安啊?”
                          我想了想,拍拍三姨的肩,说:
                          “上面没有义安,并不代表他不存在。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从显示器里看他的时候是实体,第二次是半透明,第三次是一道白影,这次应该是看不到他了。但我肯定,他确实还在那里!”
                          三姨问:
                          “真的吗?”
                          我说:
                          “真的!”
                          嘴上虽这么说,可我心里却没有把握。
                          “那,那义安什么时候出来?”
                          三姨又追问。
                          我摇摇头。
                          “不知道。不过,他这次的时间应该更长。”
                          顿了顿,我又说:
                          “你就慢慢等吧,他应该会出来的!”
                          三姨这一等,就等了三年。但还没有等到马义安出来。却等来了拆迁。
                          这三年里,亲戚朋友都知道马义安失踪了。连姨丈都绝望了。但三姨仍信心满满,相信她的儿子能回来。
                          拆迁通知到了。三姨死活不搬。
                          变成了这个楼里的最后一户。
                          变成了一个坚硬的钉子户。
                          她坚决地说:
                          “我的儿子还在这栋楼里!他不回来,我绝对不会搬!”
                          因为这个钉子户太硬,导致老楼不能拆除。
                          建筑商软硬兼施,用尽了各种手段,都不能把她能整走。只好暂时作罢。
                          就剩下三姨和姨丈两个人,居住在这栋拆了一半的老楼里。
                          三姨每天都到二楼和三楼那个拐角处,和她的儿子说一会儿话。
                          她知道她的儿子就在哪里。虽然摸不着,看不见。


                          回复
                          14楼2018-03-15 19:53

                            11.

                            四年半后的一个清晨,当三姨再次走到那个拐角时,马义安突然从空气中冒出来了!
                            衣服和模样,依然是当初的样子!
                            他一出来,看着这破残的老楼,惊讶地大叫:
                            “妈,咱们的楼怎么变成这样了?哎呀,妈,你怎么变老了?”
                            三姨惊喜得当场昏厥过去。
                            虽然在我们的时间里,过去了七年半之久,但对马义安来说,依旧是短短几秒钟!
                            马义安的回归,无疑是我们家族的一件喜事。亲戚朋友都来了,聚在他们家的这栋破楼里。
                            我把马义安拉到一边,悄悄跟他说:
                            “你必须得马上离开这栋楼,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进来了!”
                            他问:
                            “为什么?”
                            我说:
                            “在你消失的这些年里,我反复计算了你消失的时间,找到了其中的规律!”
                            “什么规律?”
                            “你还记得,你的几次消失的时间吗?第一次是1小时,第二次是2小时,第三次是4小时,第四次是16小时,第五次是十天半,也就是约256小时,第六次是七年半,也就是约65536小时!”
                            “对啊,这怎么了?”
                            我盯着他的眼睛,继续说:
                            “这里面的规律是,你每次消失的时间,在以前一次时间的两次方增长,2的两次方是4,4的两次方是16,16的两次方是256,256的两次方是65536。如果你再一次消失,你消失的时间,将会是65536的两次方,也就是说,将会是4294967296个小时,换句话说,你将会消失近50万年!”
                            “50万年!”
                            马义安当场吓呆了。
                            愣了半晌,他才喃喃说:
                            “好吧。我尽快搬出这老楼,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反正我妈一搬走,这楼会马上就拆!”


                            回复
                            15楼2018-03-16 18:53
                              12.

                              那天黄昏,热闹了一天的亲戚朋友们,都散了。马义安和姨丈,在楼下送他们。
                              我在楼上陪着三姨唠嗑。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马义安。
                              接通。
                              里面传来他的声音:
                              “哥,把他们都送走了。我马上上去,咱哥俩喝几盅,好久没见了……”
                              伴随着咚咚的上楼的脚步声。
                              以及他身后,姨丈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哥啊,我很想你……”
                              突然,电话断了。
                              变成了“嘟嘟”的盲音。
                              我瞬间愣住了。
                              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飞快地冲下楼去。
                              果然,姨丈一个人正坐在,二楼的楼梯上哭泣。
                              看见我来了,他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哭着跟我说:
                              “义安走在前面,打着电话,打着打着,突然不见了!呜呜呜……”
                              我知道,马义安又进入那个异度时空了!
                              这时三姨也冲了过来。
                              她嘴里喊着:
                              “义安,义安!”
                              然后,直接昏厥过去。


                              回复
                              16楼2018-03-17 17:50
                                13.

                                第二天,三姨醒来后。我劝她离开那个破楼。她依旧死活不肯。嘴里一直不停的说:
                                “义安会回来的!他还会回来的!他这次不就回来了吗?”
                                三姨紧紧抓住我的手,满脸泪痕的问我:
                                “义安还会回来的,你说是吗?”
                                我点点头,说:
                                “是,他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我没有告诉三姨,他的再次回来,将会是50万年以后了!
                                我扭过头,悄悄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回复
                                17楼2018-03-18 16:51
                                  我去!楼主那张照片吓到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22 20:41
                                    不作就不会死系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4-07 01:34
                                      故事很棒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9 23:44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24 19:49
                                          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8-19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