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9,510贴子:1,391,374

【纵剑行侠】盖聂与韩非的论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盖聂与韩非的论剑。
盖聂应该是在考察韩非,韩非的五蠹主张严刑厉法,盖聂肯定无法完全赞同。
而在二人的对话中,韩非还是认可王儒,义侠。剧里韩非并没有历史中的那么极端,还是认可人的“善”的一面的。
最后韩非对剑是凶器的看法,盖聂也表示了赞许。
但是,盖聂并没有像嬴政一样对韩非说:“受教了”, 说明对于剑的理解,盖聂还有自己的见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01 20:29
    先顶为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01 20: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01 20:40
        聂儿其实一直在试探 说到底是为嬴政把关


        收起回复
        4楼2018-03-01 20:41
          是不是只有我全程认为小聂很拘谨


          收起回复
          5楼2018-03-01 20:51
            是我的错觉嘛,天九进度一下子加快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3-01 20:55
              这集某些情节看着略尴尬说实话...小聂少说话是好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3-01 20:56
                坐咖啡店匆忙看完。没细看,先加入不违的讨论。第一感觉,目前的天九的确是韩国主场,没轮到盖聂嬴政发挥。
                埋下了日后结局的缘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01 21:19
                  我突然发现奶聂又毒奶了
                  九公子的严刑峻法是治世利剑 于是毒奶意思是 秦国兴于严刑峻法 也败于严刑峻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01 21:32
                    奶聂跟非哥这段我感觉怼的很精彩,但非哥跟政哥那段,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讨论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01 21:37
                      分析贴好评,我也只能发发花痴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3-01 21:48
                        天九韩非主角,肯定不可能让我的小师哥风头甚过他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3-01 21:48
                          有谁读过五蠹?可说过具体解释?
                          所以这集由自己解释不可妄断人性,却在文章中全写极端的看法,这是UC震惊部出来的吗?


                          收起回复
                          14楼2018-03-01 22:09
                            我很喜欢这集的小师哥,给人感觉凶凶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01 22:11
                              韩非说要和卫庄兄当朋友,然后小师哥回怼,你在书里骂我们,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还想和我们当朋友,你心呀这么大呢,看小叔多有脾气,武力怼人,说话怼人,不买你的帐,我怼死你,不不不,我还是一口毒奶奶死你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3-01 22:14
                                我。。。。看不懂。。。
                                到底在讲什么
                                但是觉得你写的很厉害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01 22:51
                                  好喜欢奶凶奶凶的小师哥!带点刺简直致命的吸引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01 23:03
                                    说论剑,实论法。。所谓侠士,以武力为锋,私相斗勇,命断气绝后于家国天下无益,为法理所不容,是之下乘。天子剑,以秩序为脊,百姓为面,善恶为刃,挥之四海升平,莫有不服。。说白了就是法。。。不过这样聊天不会被打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3-02 01:26
                                      我与楼主的看法略有不同,我认为不是在考察韩飞,而是求证和解惑。
                                      一.盖聂和嬴政来韩国找韩非本身就已经证明了韩非的学识和才华得到了他们的认可,那么考察就有点勉强。
                                      二.盖聂和韩非的对话又可以从两个方面解读,韩非的著作和韩非的治国理念。
                                      1.从韩非著作的角度。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那么想要真正理解作者想表达的观点和看法,就要求证本人。而认识一个人,第一印象很重要。而韩非恰恰是带着调侃自嘲的语气和玩世不恭的态度在跟第一次认识的盖聂说话,在盖聂眼中,第一印象分应该丢了不少,而且可能招致了盖聂的反感。所以盖聂以不理会应对。接着就是针锋相对的提出了韩非自己的观点。我觉得这里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对韩非的态度不满的反讽,因为他把自己的老师和用剑的人都判定为害虫。第二是为了求证,求证韩非本人对这话的见解。而韩非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失礼了,所以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而听完韩非的一番解释,气氛缓和了不少,也得到了盖聂的肯定,这里盖聂点了下头。但是韩非对后面的那句只是做了命题并没有解释,所以才有了盖聂的再次发问,学武之人,离不开用剑,所以以有形之剑命题,再次展开论述求证,这里韩非从修身治国平天下的角度解读的很好。
                                      2.从韩非的治国理念
                                      这个就直接将韩非的以法治国比作一把无形的剑做为论题,来求证解惑。大叔这个问题显然设了一个坑,不管怎样执法都会伤人,而且是成倍的伤。而韩非聪明的地方就是他跳出大叔设的坑,用执法的人来做了回应。这里从修身角度做了论述。


                                      综上,大叔对韩非的印象有了进一步的改观,觉得自己的咄咄逼人有点不妥,所以施礼让路,说了一个请字。


                                      收起回复
                                      20楼2018-03-02 01:33
                                        哈哈哈看韩非尬聊好萌,小师哥太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02 07:52
                                          不好意思,这里插个楼,请大家多包涵。因为字数有点长,所以没有办法放在回复楼主的话里,同上20楼,楼主曲解了我的意思。其一,我并没有说盖聂去求解,求解是不知道问题的答案而去寻求解决方法。我说的是求证,解惑。很明显这时候盖聂理解他的学说或者是在个人的角度理解了,但是又心存疑惑,为什么韩非师从儒家,确说出儒以文乱法这种话。所以他去问当事人,让韩非来论证自己的学说。其二他们看似在说剑,其实是在说自己的看法,理念。剑只是传达表述的媒介,因为庶人之剑,诸侯之剑,天子之剑都是虚物。其三,韩非的眼界并没有局限于庶人,诸侯,天子。而是天地万物。不然也不会说出天地之法,执行不怠。也不会有后面跟赢政的那些关于时间,岁月的谈论。其四,楼主说学术著作必须将自己的观点论证清楚这点我同意。而不存在求证之说这点我也不敢苟同。如果有人用种种论据论证了阐述清楚了自己的观点,但是这个论据是否是客观事实,是否是对的,这个就要论证,只有也证明论据是合情合理而且是客观事实,那么这个观点才成立。如果只有“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话,而没有韩非的论证,又会怎样理解呢?


                                          收起回复
                                          22楼2018-03-02 10:29
                                            大叔时刻都在反思,对剑的理解也在不断改变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3-02 10:37
                                              我觉得小师哥的话不能单纯地算试探,大概算是用某个话题引韩非对思想的剖析,政哥在外听着。到小师哥说“严刑峻法是治世利剑”,基本是完成任务。
                                              而小师哥最后那句“剑是凶器”就是自己在提出问题反思了,就像鬼谷时的小小师哥,对师父说的一大段话听着思考着,念着“不重生死”,最后自己反思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强者定义。
                                              聂哥一直对他人的想法会尊重,会思考,但不会被洗脑。这点来说,天九目前出现的内容对小师哥的设定变化不大。虽然照天九这思想主旨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定位,不知道是设定没走岔,还是小师哥话少产生的巧合。得亏几个人抬头欣赏歌的时候,没给小师哥做出神往的表情,不然我会笑喷。
                                              政哥就比较惨了,在对方说了一堆看似高深莫测的话,总结一下就是自然规律亘古不灭。政哥十分欣慰地说“受教了”,想想政哥后来那些壮举,受教在哪。明明本应该是对法家中央集权治世思想的探讨。对政哥略表同情


                                              收起回复
                                              24楼2018-03-02 10:55
                                                我觉得上方各位都想多了,玄机编剧的内心是应该是——盖聂是秦时的剑圣,对剑有很深的理解,这里让主角和他论剑能够很好的体现主角的**,突显主角的人格魅力,还能从侧面反应盖聂对剑的认识中有韩非的影响,展现了韩非的思想之深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02 11:00
                                                  所以你猜天九后边几集会不会交待他们会面的这个地方是哪里
                                                  为什么上一集我小师哥大半夜把政哥一个人撂在不知道何处,然后跑去城墙边上,还有几个人守着,后来还打了一架


                                                  收起回复
                                                  26楼2018-03-02 11:04
                                                    说真的,万一真讲到秦国,希望直白点,别再这样看似高深莫测,主旨思想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了
                                                    不过秦时里帝国组说话都挺直白且实用的,希望能统一


                                                    回复
                                                    27楼2018-03-02 11:11
                                                      对于天九,只要不崩小叔,其他随便了,这集小叔我满意,所以剩下的尬点我就当看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3-02 11:53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其实说是论剑,但论的是思想,是法,是对未来看法。
                                                        首先韩非很皮,想活跃气氛,可鬼谷俩并不配合。于是盖聂就韩非此时的话题开始发问。
                                                        盖聂:鬼谷传人,也可以成为九公子的朋友吗?
                                                        这句话是对于韩非之前所言,我对卫庄兄那么好,可是他没把我当朋友,贼伤心。可是盖聂问的不是,你想当我们朋友?没有那种惊喜感,而是,我们可以成为你的朋友?显然,是带有怀疑成分的。
                                                        于是韩非说,当然可以。
                                                        于是盖聂开始继续发问。
                                                        盖聂:九公子师从小圣贤庄荀夫子,又对鬼谷传人称兄道弟。但是在阁下的《五蠹》一文中,‘儒以文乱法,侠以武乱禁’这两句可是历历在目。
                                                        韩非在《五蠹》一文中将儒家,纵横家,游侠,患御者,工商之民称为蛀虫,认为他们危害社会。
                                                        我个人的想法是,大概盖聂意思是你韩非师从儒家,却说儒家是蛀虫,你对我鬼谷派称兄道弟,却又说纵横家是蛀虫。你明知道我和小庄都是习武之人,却又说游侠是蛀虫。如此这般,我们又怎么能当你朋友?
                                                        但盖聂并不是抱着怼死韩非的目的来的,只是,话题刚好聊到这,因此盖聂也需要听听韩非怎么回答。
                                                        于是韩非说:百家学说,亦有分野,如同鬼谷绝学,分纵与横。儒分为腐儒和王儒,侠也有凶侠与义侠。
                                                        可以说韩非的确是很聪明的,他自动跳出了盖聂设的圈套。当然,他的话似乎也是在将儒以文乱法,侠以武乱禁这两句做以完善。意思是我这两句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听我慢慢给你说。
                                                        于是盖聂说:请指教。
                                                        韩非:腐儒一味求圣贤治天下,轻视律法和疏导。如果必须一年四季每日都是晴天,才可以五谷丰登。以此治天下,忽略了人性善恶,未免不切实际。侠为仗剑者,凶侠以剑谋私欲,义侠以剑救世人。孟子曰‘虽万千人,吾往矣。’乃是儒之侠者。
                                                        然后盖聂说:九公子对剑也颇有研究。
                                                        显然,盖聂对韩非刚才的话没有进行深刻的进一步的讨论,只是选取了一点。或者说盖聂对于刚才韩非的回答,心里已经有了底,不需要再进一步讨论了。于是他开始引出下一话题。你对剑怎么看?
                                                        韩非:在两位面前论剑,岂非贻笑方家。庄子有一篇说剑,倒是颇得我心。
                                                        盖聂:愿闻其详。
                                                        其实我真的不相信盖聂不知道庄子的这篇著作,同样是为了引韩非的思想,来让外面的嬴政听到。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嬴政看到了韩非的文章,十分高兴,恨不得能和他见面聊聊。但是又怕书中的思想和人面对面交流时有所不同,如果那样,岂不遗憾?所以需要有人把个关。
                                                        韩非说的庄子的说剑可不同于一般的论剑,说的是剑,但其实说的是天下。这肯定会让嬴政感兴趣的。
                                                        盖聂:九公子所主张是严刑峻法,也是一把治世的利剑。
                                                        然后盖聂依旧没有讨论庄子的说剑,又将话题引开,进入了下一话题。
                                                        韩非:乱世重典,法可以惩恶,也可以杨善。
                                                        韩非这句话固然没错,严刑峻法在乱世中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却引发了盖聂的担忧。
                                                        盖聂:剑是凶器。
                                                        此一句,需做两种不同解释。
                                                        ① 我们可以看出,前一句,盖聂似乎在夸严刑峻法也是一把利剑,可用来治世。但后一句,盖聂似乎提出了担忧。剑是凶器。
                                                        但盖聂说的剑,真的单纯指剑么?
                                                        盖聂之前所说的是严刑峻法是治世利剑,自然这把剑,代指的是韩非主张的严刑峻法。而非一般剑可言。
                                                        但盖聂也明白,严刑峻法在乱世中虽是治世利剑,但其有很大的局限性。就如同剑一样,剑固然可以救人,但是也可以杀人。剑为凶器(实则是说剑是兵器,代指杀戮战乱)而盖聂的愿望是要结束战乱的。就说严刑峻法,终归是在乱世之中用的,而乱世为凶,是为杀戮。所以盖聂并不希望杀戮会持续,希望严刑峻法会被其他政策法治替代。
                                                        ② 但也或者是说盖聂故意说剑是凶器,然后再次引出韩非的思想。(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
                                                        于是韩非再次开口:剑虽双刃,关键在于持剑的人。
                                                        他的意思,我可以理解为他主张的严刑峻法虽然有双刃,但在于执法之人。而这个执法之人,可以引申为君王。
                                                        此后盖聂没再继续问,话题到此结束。其实韩非说的话,都是非常符合嬴政心意的。盖聂是为嬴政在把个关,没有必要展开自己的见解。他只是负责引出韩非的思想而已,而韩非的思想一旦和嬴政的吻合,就可以说是顺利通过了。
                                                        但其实韩非说的剑有双刃,关键在于人。这意思是说君王圣贤,法就会执行的好,君王不圣贤,那不就是等于完蛋了么。。。
                                                        但其实历代如此,一个君王确实可以对王朝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
                                                        就如同盖聂说,嬴政一个人做了超越常人的事情。他只是一个人,这个庞大的帝国因为他一个人而存在,但也只有他能做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02 17:41
                                                          @yoyfree 早上没有仔细说自己的观点,只是一味攻击,向层主道歉。主要是看了层主的发言,有两点不满。


                                                          第一,层主的观点中没有把嬴政与盖聂分开,嬴政赞赏韩非的五蠹,要与韩非见面。而盖聂,从秦时来看,他重视平民的尊严,权力,不会称赞韩非的严刑治国。嬴政赞同韩非的理念,从内心主动的想要用他的理念治国;而盖聂是判断出治乱世不得不用严法,才能使国家强盛,所以,他虽然不喜韩非严刑峻法的理念,但如今的时局只有韩非可解,盖聂是被动赞同使用韩非的理念。

                                                          第二,盖聂,韩非都是大格局的人,层主非要说盖聂对韩非玩世不恭的态度不满,让我不快。盖聂不会因人玩世不恭的态度就对其有看法。盖聂不回应冷笑话,只是他的性格使然,他从不故意讨好任何一个人(只有在想讨好人时,才回应一个尴尬的冷笑话)。至于,盖聂为何主动凌厉发问,正是因为他对韩非五蠹见解的不赞同,才会问主动追问,<韩非子>的见解非常极端,君权绝对,势权争夺,他要看韩非对这些黑暗主张的态度。

                                                          最后,对于求证一说,我说过,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只是针对文学作品。层主跟我解释的论据是否是客观事实的求证,不需要求证于本人,而是要求证于客观的实物。韩非真正的主张,已经写在五蠹上面,不可更改。韩非回答盖聂的提问,儒,侠,剑都是他主张之外的辅助,从执行方法来避免过严的刑法,过苛的制度。最后,盖聂表示赞同,也只是赞同韩非从执行方法上的弥补,并不是被他说服。因为他没有跟嬴政一样,跟韩非说:“受教了”


                                                          回复
                                                          30楼2018-03-02 18:25
                                                            发不出去,很奇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3-02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