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将军的不死骑士吧 关注:3,638贴子:4,738
  • 22回复贴,共1

WEB 88/2-43 都市巴萊拉的英雄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章完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3-04 09:51
    2020-06-04 19:10 广告
    二樓留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3-04 09:52
      第二章 都市巴萊拉的英雄譚
      第四十三話 都市巴萊拉的英雄譚

      ***

       在都市市巴萊拉中展開了的,大規模的死操術的慘劇落下了帷幕。
       但是,受到的傷害卻是非常巨大的。

       冒險者公會幾乎都因人員不足而解散,以及為了彌補失去的力量而合併,大幅減少了數量。
       除了冒險者之外,還有一半以上的市民死亡。
       倖存下來的人,也有很多人因為受到了心靈的創傷,留下了痛苦的回憶而離開這片土地。
       冒險者之都,都市巴萊拉,距離能找回過去的力量的日子還很遠。

       在襲擊發生時,在伯爵宅邸內進行警戒的『舞動之劍』的冒險者們的口中得知,主謀將自己稱之為『吹笛的惡魔』的八賢者曼奇〔マンジー〕。
       被認為是曼奇的老人的遺骸,在領主蒙德伯爵的私兵們的搜索下,已經在都市巴萊拉被發現了。
       其扭曲的頭部的特徵與『舞動之劍』的冒險者們的證詞吻合,所以幾乎沒有錯。

       至此,迄今為止王國幾乎沒有掌握實際情況的『吹笛的惡魔』的存在已被確定。
       王國最惡最強的魔術師異端審問會,也正以此為契機,進行『吹笛的惡魔』的徹底調查。

       『舞動之劍』在都市巴萊拉中被認為是最具影響力的公會候選之一,而且在伯爵府的警衛上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但是公會長的優諾斯,因過去事件的怨恨乘勝追擊,與進入伯爵宅邸的戰神羅賓漢陷入交戰,從而失去了生命。
       在那裡受重傷的羅賓漢脫離了伯爵宅邸。
       被認為曾一度打算離開巴萊拉,卻被在都市蔓延的不死者的襲擊而死亡。

       『舞動之劍』在事件後,幾乎被別的公會吸收合併了。
       在都市巴萊拉的死靈襲擊事件中的最大貢獻者『舞動之劍』,很簡單就放棄了這一名譽的名字,並在都市記錄中消失了。
       另外,公會長的優諾斯被公會之間認為是人格高尚的人,但原『舞動之劍』的冒險者們卻不可思議的不願意說出那個名字。
       雖然也有人說,優諾斯因淪落為不死者而失去了理智,但由於當事人沒有開口,所以不知道詳細情況。

       從『吹笛的惡魔』的襲擊事件大約過了一個星期後,繼續進行重建工作的都市巴萊拉的某酒館的角落裡,有一位在彈著琴說著故事的女人。
       女人在稍薄薄的衣服上,披著厚重的斗篷。
       在頭上纏著的圍巾,露出了接近紅色的褐色的頭髮。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3-04 09:52
         是失明的吟遊詩人,阿爾巴娜。
         歌頌的是,從邪惡的魔術師中守護都市,不死騎士的物語,『都市巴萊拉的英雄譚』。
         馴服出沒在盡頭的森林的無頭的狂暴馬,趕走了瞄準冒險者的強盜團,將巨惡討伐後離開都市。
         有著在都市巴萊拉被低聲細語著,形成了不死騎士的傳言的事情。

         雖然故事有點荒唐無稽,但目睹了穿梭在街頭的騎著無頭馬的鎧甲騎士的領民,卻意外的有很多。
         殺了怪人曼奇的英雄不自報姓名的事實也瞬間被傳播著。

        「這家店有叫阿爾巴娜的女人嗎!」

         在酒館的入口,站著大聲叫嚷著的大漢。
         在那個粗暴的聲音中酒館裏安靜了。

        「阿爾巴娜究竟,是對那個不死騎士的事情知道的很詳細吶! 如果有知道的事情的話,可以對我格拉斯科大人一點不留地說出來!」

         甩開粗手臂威嚇的,是蒙德伯爵的私兵格拉斯科。

        「是非常俗氣的人呢,會妨礙我的歌頌的」

         向使勁推開其他的客人走來,不禮貌地靠近臉的他,阿爾巴娜在戲謔地迴應著。

        「是蒙德伯爵的命令! 我們一定,要去尋找拯救這個都市的劍士! 即使是旅行詩人的胡言亂語,如果在那裡也有一絲真實存在的可能性,就不能無視它了! 那傢伙是誰! 走向哪裡了!」

        「那樣的事哦才不知道哦。我有一點點想知道」

        「那麼你知道什麼! 把知道的事都說出來!」

        「……為什麼那樣也拼命呢,士兵大人? 聽起來就像你想和騎士見面一樣」

        「不,不是這樣! 我才不是想和那個家夥見面! 說了幾次就知道是蒙德伯爵命令啊! 總之,快點說啊!」

         格拉斯科在那個地方咚咚地跺腳。
         那個高壓的態度,阿爾巴娜也完全不在意,以自己的步調放下琴,在嘴脣上貼著手指。

        「這樣啊……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在傳播中,可以說的話,和搜查有關的事情什麼都……」

        「是真的吧! 要更加認真的想起啊!」

        「啊啊! 那匹無頭馬,叫做夢魘。因為這是我給的,所以沒有錯哦」

        「哈、吓!?」

         格拉斯科用扭曲的表情反問。
         從周圍傳來了竊笑的聲音。
         覺得被戲弄了,滿臉通紅地轉身。

        「混、混帳! 不知道就算了! 做什麼蠢事!」

        「雖說這是真的呢……」

         阿爾巴娜在他離開酒館,聽到了關上大門的聲音後,又舉起琴絃。
         把失明的眼睛微微地睜開,把淺色的瞳孔投向了空中。
         朦朧之中,思考著那個在現代重新復活了的將軍,下一個地方往哪裡去了。
         微微一笑,「那麼……!」地用響亮的聲音說著,集合了周圍的客人的目光。

        「唱到哪裡了呢? 現在,是從騎著無頭馬,追著逃跑的死操師的地方開始嗎?」

         以總覺得有點發呆的語調說著,繼續編綴著『都市巴萊拉的英雄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3-04 09:55
          ~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3-04 09:55
            最悲哀的,莫过于以莫须有的诬陷,让英雄变成遗臭万年的恶人,罗宾汉是,兰贝尔更是,虽然本人不在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04 12:29
              稍微 有點發人深省呢 歷史不是由勝者說的算,而是由活下來的人說的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04 14:10
                自己多检查几次就不会出错……


                收起回复
                10楼2018-03-06 22:12
                  阿爾巴納在出森林後就和蘭貝爾分別沒有被牽扯進這次的事件呢
                  這是吟遊詩人的直覺嗎? 提前跑路 沒事了再回來


                  回复
                  11楼2018-06-14 1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