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write吧 关注:42,523贴子:2,595,488
  • 17回复贴,共1

Rewrite 英雄後來的日子 ─朱音線─ 微(?)注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樓度娘


回复
1楼2018-03-04 14:06
    英雄后来的日子(多人视角注意 每一个分隔线都代表换一个视角):


      从那之后,似乎已经过了几个月。

      和朱音一起在郊外的小木屋里面过得很幸福。

      有时是自己去耕种,甚至是采收野果,还有市里一小部分认识的人给我们的支援。

      日子基本上没有太困苦。

      朱音的心里状态也平稳了许多,一开始来到这里时,还天天做著恶梦。

      原本下降许多的体重也回复了一些。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虽然在地龙一战之后,我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但并不影响我们现在的生活。

      除了有时我会恍惚以外。

      有时候志麻子也会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个几天,不过是由安西先生或刑警先生带过来的,有的时候吉野也会带著小弟们过来帮忙。

      虽然都只是以转交资料为由而来的。

      毕竟这边是人工来世的未开发地区。

      朱音依旧拿著前几天拿到的杂志以及报纸看著。

      不过前几天似乎恍惚的太厉害,一直没有听到朱音的话,结果生气了呢。

      到今天都没有跟我说话。

      我也试著跟朱音道歉,但似乎还是被无视了。

      真是不可爱呢。

      嘛,再过两天又是资料交汇的日子,志麻子应该又会再来了吧?

      到时候再拜托志麻子帮我一把吧!

      就这麼愉快的决定了。

      这样想著想著,我又陷入了恍惚之中。


    ----- ----- ----- -----

      距离我们来到这里,已经过了数个月。

      森林里的资源充足,足以我和瑚太朗两人食用,所以食物方面并不需要太过於担心。

      稍微走的远一些就有清澈的河流。

      附近的地理资料也都已经汇回了城市之中。

      一开始和瑚太朗来到这里,虽然过得有些困苦,但还是很幸福。

      毕竟这是我的罪。

      「不,这也是我的罪唷。」听到我这麼说之后,他轻轻地搂著我这样说过。

      有的时候因为资料的转交,所以志麻子也会过来和我们一起过。

      比起以前的生活,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很幸福呢。

      和超自研的生活一样让人舍不得。

      不过幸福的日子很快地就到头了。

      瑚太朗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时不时地开始恍惚。

      一开始原本以为是不习惯的原因,直到后来在瑚太朗的身上发现了树的痕迹。

      ——「我曾经是个人类,只不过最后因为能力使用过度而变成了樱花树,之后便与千早小姐相遇了。」

      咲月曾经这麼说过。

      也就是说瑚太朗现在的样子,跟当时的咲月一样。

      是因为我,因为我强迫瑚太朗与地隆战斗,都是我的错。

      瑚太朗只是苦笑著,然后搂著我。

      「这并不是你的错,是我自愿的。」

      他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

      不过树的侵蚀也只有一些些,或许是真的没有事情吧?

      这样的幻想在大约一个月后就幻灭了。

      一早起来,发现桌上有著一封信。

      是瑚太朗的。


    朱音:
      我知道这样子很不负责任,不过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过得很快乐。

      是你将我从深渊之中拉出,拉进超自研之中。

      那段日子真的很快乐,不过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让我感觉到了幸福。

      有你、我、志麻子三***子。

      呐,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见证著志麻子的成长。

      连我的那一份一起。

      直到最近,树木的侵蚀越来越严重,连带著一些记忆也开始涣散了起来。

      为了不让你担心,所以我都隐埋了起来。

      直到今天,我能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末路到了。

      所以写了这封信给你。

      希望你能听一听我的任性。

      我会守护著你们的。

      对不起,朱音。

      直到最后还是麻烦著你呢…

                          天王寺瑚太朗


      信封还没看完,我便跑了出去。

      四处探望,然后目光凝聚在了某一处。

      提起了脚步缓缓地走上前。

      是一颗大树。

      虽然和其他的树木长得很像……但我很确定那就是瑚太朗。

      「你这个……笨蛋……。」我的眼眶早已被泪水占据了。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为什麼不说,你觉得自己这样就可以了吗?不是说好要陪我一起赎罪的吗?怎麼可以离开我呢……」

      我的情绪相当之激动,言语说到后面也开始模糊不清,连自己在说些什麼都不知道。

      反正都是在咒骂著瑚太朗吧?

      过了许久许久,我稍微的冷静了些。

      轻轻地抚摸著树木,想著瑚太朗最后的那一份要求。

      「我…我会好好的……活下去,见证志麻子的…成长……的。」一边说著,一边抽泣著。

      只见树木轻轻地轻轻地晃著。

      然后落下了数片绿叶。

      捡起了树叶,我倚靠在了树上。

      望著天空,看著黄色的天空。

      然后轻轻地唱起—

      —「尽管此刻与你漫步在夜幕低垂的街道

        想要试著牵起你的手仍会羞得不禁低下头,

        独自一人逃避大家的关心是没有用的,

        听,大家都在呼唤你………..」

      唱著这首,我和他在离开城市之时所唱的歌。

      和瑚太朗一起度过的回忆开始涌上。

      后面唱的歌也含糊了起来,都哽咽了。

      又过了许久许久,只见太阳早已落下,天空被星星点缀著。

      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子。

      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瑚太朗的信,走回了小木屋之中。

      「呐,我会好好的活下去,请你一定要见证著我唷,瑚太朗。」

    …… …… ….. ……

      「是吗?真是遗憾……」安西先生如此说道。

      「嗯…希望你别告诉志麻子。」朱音道。

      今天是资料交汇的日子,这次是由安西先生带著志麻子过来的。

      与其同行的还有刑警和吉野。

      不过两人已经带著志麻子出去了。

      朱音留下了安西先生,并告知了瑚太朗的事情。

      「瑚太朗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呢,工作也很认真……」安西先生说著。

      朱音则是静静地听著。

      直到刑警走了进来,表示志麻子的不对劲后,朱音才匆匆离开。

      跑到了外面,看见志麻子看著一颗大树发呆著。

      朱音明白了,与瑚太朗有著深厚羁绊的她可以一眼看出,对志麻子来说最重要的自己以及瑚太朗,她又怎麼可能认不出来呢……?

      朱音轻轻地从后面抱住了志麻子。

      「瑚…太朗…他?」志麻子指著树断断续续道。

      「嗯喔,瑚太朗他,就在这里。」朱音抱住志麻子的力气又大了些。

      只见志麻子的眼眶早已湿润,在后方听著两人对话的吉野与刑警也明白了。

      名为天王寺瑚太朗的人,就在他们的面前。

    ------ ------ ------ ------

      「啊啊,原来如此啊。」瑚太朗如此想著。

      「我已经死了麼……不,是已经变成了没有感官的树木。」

      「但我还是能看得到朱音他们,为了我生气、愤怒的样子。」

      「但是……这些记忆,最后也会消散吧?」

      「已经记不得来到这里之前的所有事情了……」

      「只记得,在曾经,似乎和朱音在一个地方,很快乐的待著……。」

      志麻子突然摸了摸树木,开口道:「那边是……超自研吧。」

      「啊啊,超自研麼?谢谢你呢,志麻子。」

      拥有著超绝的魔物使天分的志麻子,可以隐约地感受到变成了树木的瑚太朗的思想。

      不过那份思想也逐渐地崩坏了。

      「瑚太朗…还有好多事情没有一起玩呢。」志麻子道。

      在其他三人的眼哩,志麻子就像在自言自语一样。

      但朱音却一眼就明白了,志麻子正透过著超绝的魔物使天分,跟瑚太朗对话著。

      「抱歉呢……能代替我,跟朱音一起麼?」

      志麻子想都没想的就点点头。

      「真…乖呢……不过我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记忆遗忘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现在只记得……来到这边以后的日子了……」

      志麻子拉著朱音的手,两个人一起,轻轻地,轻轻地,还抱著树木。

      「啊啊,谢谢你们。」

      「我的时间…已经到了……」

      「希望你们,能继续地活下去。」

      「活在这残破不堪的世界里。」

      「……」

      两人依旧环抱著树木,一旁的三人也只是静静地看著。

      直至许久许久。

    ------ ------ ------ ------ ------ ------

      瑚太朗的事情,我们三个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了出去。

      应该说我们都不是这种人吧?

      嘛,这都不关我们的事情。

      英雄的终末麼……真是可笑。

      虽然是本人自愿的,但是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我们的错啊。

      他拚尽一切的拯救民众,最后的样子却是在森林哩,和自己唯一的爱人一起被放逐。

      最后还是因为能力使用过度而变成那种样子。

      我不能接受。

      但现实来讲,我还是得面对这个事实。

      但至少,我们三人能对他们的赎罪,就是让志麻子也跟著他们吧?

      民众们也很愤恨的样子。

      而且据我调查,似乎也有一部分”守护者”的人们也进来了。

      不过有的是因为受伤,有的是因为要照顾伤员。

      里面似乎有一个人,也认识著瑚太朗他们……

      该不该跟他们说呢?

      算了吧,瑚太朗肯定也不希望我这麼多嘴。

      最后的最后,就让我把这份讯息,写成一篇文章吧。

      但是不会当成杂志或报纸的内容的。

      就仅仅是当作泄恨而已。

      我们会继续活下去的,活在这还存有一丝丝希望的世界之中。


    回复
    2楼2018-03-04 14:07
      帮顶


      回复
      3楼2018-03-04 14:19
        又开一贴
        ---罚罚A001号机器人为您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04 17:2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04 20:30
            是口三才的吗?感觉像是毒奶河的味道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3-06 11:14
              emm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06 11:18
                咲夜 弟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06 11:20
                  地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06 11: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06 13: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06 13:2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06 20:48
                          非要变成树么,胡太郎都变几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09 23:51
                            顶一下,写的不错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06 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