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806贴子:262,080

【酒茨】《汝不再是吾挚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emmmmm,旧贴重发,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生气的时候不要随意乱删帖T﹏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08 15:57
    二楼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08 15:58
      先说一下,我呢,以前开过这个帖子,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删掉了QWQ,现在重新开一个,多多关照(鞠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08 15:59
        《汝不再是吾挚友》chapter 1

        酒茨
        酒吞又一次喝醉,为了红叶,醉得十分彻底.
        最后连谁是谁都分不清.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一棵枫树下.微风拂过,枫叶飘落,那鲜红的叶子里浸满了谁的落寞与哀愁.而茨木也循着妖酒的气味来到这里.看到这光景.酒吞一个人坐在枫树下面.手中接过一片枫叶.嘴里呢喃着所爱之人的名字,眼中毫无色彩.茨木不知怎的,本来见过无数为痴情断肠的景象的心,头一回那么痛,痛到窒息,无以复加.茨木缓缓走过去,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吾友,你醉了,和吾回去吧.”酒吞毫不理睬,玩弄着手中的叶子.“吾友”茨木蹲下身,想碰酒吞时,却又突然被抓住.“红叶...红叶...你终于来找本大爷了吗.......”茨木只感觉一瞬间天翻地覆.再回过神来时,已经被酒吞压在身下,熟悉的味道混合着妖酒的气息喷洒在颈间.“吾友你这是做什么!吾乃茨木童子!不是红叶!”茨木挣扎,却又被更粗暴地压在身下.“红叶...红叶.......”酒吞呢喃着,将头埋在茨木颈边,开始慢慢啃噬起来.茨木慌了,想动却完全动不了.只能逆来顺受.茨木绝望,瞳眸急剧收缩,嘴里一直在澄清:“吾友!快松手!吾不是红叶!”可就吞不作理会,一路向下,暴虐地啃咬,不停地撕碎茨木的外衣,若不是茨木死死地护着里衣,恐怕茨木现在已是一丝不挂了.茨木就这么一直挣扎,换来的却只有酒吞更粗暴地对待“为什么...为什么.......”茨木像被抽去了魂魄一样,不停地喃喃着,眸子里没了往日的光彩,眼泪不停地滚落,倒像是***控的傀儡,毫无生气.
        到了后来,茨木连挣扎都放弃.“如果是红叶的话,吾友就不会这么粗暴了吧.”不知怎的,茨木突然想到了这句话,然后大脑一片空白,只徒留这一个想法.任着酒吞在身上肆意地啃噬掠夺.动作更加粗暴,更加疯狂.茨木用胳膊挡住脸.晶莹的液体不断落下,俨然分辨不出是泪还是汗.只听到一串小小的,抑制不住的呜咽声.在这空阔静寂的夜里,显得更加压抑.
        当这一切全部结束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茨木缓缓的坐起,稍微整理了一下早已不成样子的衣衫,魄落地扶着那棵枫树站起,缓缓地向前走着.论是谁也不敢相信这是昔日嗜血无情的罗生门之鬼,现在大江山的二当家.
        茨木慢慢走着,消失在黎明破晓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08 15:59
          《汝不再是吾挚友》chapter 2

          茨木不停地走着,两眼放空,目光呆滞.一路上不知撞到了多少妖怪.被撞到的妖怪或是连连求饶或是迅速逃走,茨木都像没看见一样,不停地走着,走着.没有理由,也没有目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儿.
          突然,从后方突然窜出一个妖怪.茨木被带倒,重重的摔在地上.那个妖怪也一起跌落在地.“好痛!嘶...你是谁啊!干嘛碍事!”那个本是“罪魁祸首”的小妖怪却率先站起来质问,这小妖怪摔得不轻,头上磕了一个大包,气的满脸通红,插着腰不分青红皂白地指着茨木大叫起来.茨木像是没听见一样,慢慢站起来,稍稍回了神,不由得苦笑:怎么连这么个小妖怪都注意不到了,真是太弱了,这样还怎么站在挚友......茨木想到这里,脑子突然“轰”地一下炸开,昨夜的一幕幕又重新出现在眼前,欺压,暴虐,啃噬,痛苦,眼泪,全部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想要努力控制自己,可眼泪又不受控制了似的,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茨木连忙捂住脸,努力不发出声音.
          而连同那个小妖怪一起摔在地上的类似青蛙的妖怪倒是没说什么,一直在劝慰着那只小妖怪,可那小妖怪根本吃不进安慰,气的火冒三丈,依旧不依不饶.见茨木没有反应,更气了,头上的兔子耳朵都竖了起来:“喂!你是哑巴吗!你怎么......”那小妖怪的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且气焰瞬间熄灭,因为他看见了茨木不小心落下来的泪珠,被吓得连连后退:“你你你!你怎么这么不禁说!这么大个子怎么这么爱哭!”可茨木的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旁边的小妖怪更慌了,指着身边的青蛙:“这可怎么办啊!!!他好像哭的更厉害了!!!”那个青蛙也犯了愁:“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那小妖怪急的直跳脚,一转头的时候看到了青蛙头上的小花,眼珠骨碌碌转了起来,似乎是在打什么主意.忽然,那小妖怪趁青蛙不注意,“嗖”的一下把青蛙头上的小花摘了下来.“嘶...小祖宗你又要干什么!”千万一年,又疼又无奈地看着小妖怪.那小妖怪呢,乐颠颠的跑到茨木面前,踮起脚举起了小花.“喏,这个给你大个子,别哭了.”茨木寻声低头,看见那小妖怪举着一朵粉色的小花,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茨木有些不知所措,止住了眼泪,木讷的接过了小花.“谢...谢谢......”“呼,你可算是止住眼泪了,你刚才可是把我吓坏了,一直哭个不停.”那小妖怪,像是释了重担,长舒一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08 16:00
            《汝不再是吾挚友》chapter 3
            “啊...那个真是不好意思...”听到这里,茨木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起来.“喂大个子,我叫山兔,你叫什么?”那个小妖怪好像一点儿都不怕迟么开心了,问着茨木的名字.“唔...你可知吾是谁吗?”茨木问道.“废话,我都问你名字了!”那小妖怪佯装生气.茨木看着自称是“山兔”的小妖怪,心中确认了他确实不认识自己,扯了个谎:“吾的名字是茨.”“茨?!好奇怪的名字啊.”山兔歪着头,上下打量着茨木.“诶!吾...吾的名字很奇怪吗?”茨木有些心虚.“嗯,因为我们大江山有一位大人,他叫茨木童子.”山兔解释着.“你是从别山来的妖怪吧.看你一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肯定是受了别的妖怪的欺负吧.不过你家连茨木大人的名号都不知道还真是孤陋寡闻啊.”“啊...啊...嘿嘿是啊,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呢”茨木越说越没底气.“原来如此,那这就对了,茨木大人可是很厉害的呢,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不过你到底是被谁欺负成这个样子,怎么这么多伤口.”山兔有些疑惑,“你这么大个子,竟然还会被别的妖怪欺负.”“嗯...是啊...可是欺负我的...是吾的挚友啊.......”茨木说的这里,望着天,又有些想要掉眼泪.山兔见他又有要掉眼泪的趋势,又慌了:“哇啊啊啊啊!你不要哭啊!你快说说他为什么要欺负你呢?”山兔,迅速转移话题,可是转错了地方,更戳到了茨木的伤心处.茨木这回没有哭,只是有些面露伤感,换换低下头,白色的发落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刺眼.茨木的脸下投下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的喜悲.“呐,山兔,你能听听吾与挚友的故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08 16:03
              还没等山兔开口,茨木就开始了讲述:“呐,在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认识吾友之前,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是孤独一人,尤喜欢杀戮,不停地寻找着对手,不断的挑衅其他的妖怪,可总不能如愿,直到吾遇到吾友——那个伟岸一般的男人.他的头脑与力量都是吾无法比拟的,于是吾选择了追随,为他所用.吾想,吾有这样的挚友,吾这一生就足够了,可是一个女人打破了这种平衡,吾友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这本来是没什么的,可是女人却不喜欢吾友而爱上了一个人子.吾友整日因此郁郁寡欢,终日醉酒,神志不清.吾很担心挚友,想要跟着他,可吾友像变了个人一样,讨厌吾,吾十分担心,突然有人告诉吾,吾友喜欢的那个女人所爱上的人子可以找到吾友,吾便来到了平安京去寻求他的帮助,直到有一天吾终于找到了吾友,可吾友却误会了什么,更加的讨厌吾,甚至说出了要吾去死的这种话.”说到这里,茨木弯下了腰蹲了下来,手捂着脸,十分的难过,可还没等山兔出口安慰他时,茨木便又站了起来,又开始继续讲述“ 之后啊吾协同那个人子一起找到了吾友所爱的女人,那个女人很漂亮,可身上却散发出一种很奇怪的邪气,之后我们发现她一直在以吸食别的小妖怪的血肉,来保持他的青春永驻,那个人子刚想收服那个女人吾友便出现了,眼中带着愤怒,是吾无法承受的,那日吾与吾友和那人子打了一架,吾输了,吾友也再一次消失了,吾一直在寻找他,直到昨夜,吾终于找到了吾友,他醉得很厉害甚至......”说到这里,茨木却不再讲述.因为他知道昨晚所有的一切都不能说出来,如果被谁知道那么酒吞就会被人诟病,甚至权威也会遭到挑战.而酒吞整日神志不清,很有可能因此丢了性命,可笑的是,酒吞整日因他去找了晴明而恨着他,恨不得他去死,而他却还在酒吞那么对待他之后,还设身处地的为酒吞考虑.“唔...你好可怜...”山兔听着,兔子耳朵也垂了下来,似乎在茨木的事低沉.“没有什么可怜不可怜的,这都是吾的一厢情愿.”茨木摇头,“当初是吾选择的追随,所以所有的一切都需吾自己来承受.”“那如果你忘了这一切呢?”山兔歪着头问道.“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就算吾灰飞烟灭,吾也会铭记这些的.”茨木苦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08 16:05
                “不,你不需要灰飞烟灭.”山兔看着茨木,眼神变得明暗不定.“知道孟婆汤吗?据说人死后都要喝下孟婆汤,然后就会忘记所有前尘往事,获得转生之力,进入下一个轮回但是妖怪是没有轮回的,喝下孟婆汤的话会忘记一切,回归本性,并且获得转身之力,就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孟婆汤?可是妖怪是禁止喝的.”茨木有些疑惑,这个小妖怪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嘻嘻,我有哟.”山兔笑着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的正是孟婆汤.茨木大骇:“你怎么会有孟婆汤!”山兔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依旧笑嘻嘻的说:“啊,因为我和孟婆是好朋友啊,我很好奇孟婆汤,所以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出来了一点儿,唔,我可是冒着挨骂的风险偷出来的,都没让别人看过,不过大个子,你这么可怜的话,喏,给你.”山兔说着就把瓶子递给了茨木,笑的一脸灿烂,可茨木却没有接下,反倒后退一步,一脸戒备的看着山兔,心中警铃大响:“你是谁?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山兔听了茨木的话,一脸茫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到底是谁,找我来有何目的!”茨木已经做出了战斗的状态.山兔显然没见过这种阵仗,吓坏了,看着茨木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哇”的一下哭出来:“呜哇哇哇,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我好心...好心给你孟婆汤...你...你还想打我!哇......”茨木看着山兔嚎啕大哭,看出他确实没有坏心,瞬间便慌了手脚,他一向不善于应付小孩子,“抱歉抱歉,吾以为你......”还没等茨木说完话,山兔就大喊起来:“我不管我不管!都是你的错!”“好好好吾的错吾的错”茨木安慰着,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话来,突然想起了手里的小花,便拿着小花递的给了山兔,山兔眼圈红红的,“哼”了一声,低着头,声音闷闷的:“这是我送给你的小花.”茨木尴尬的站在那里,笑了笑:“嘿嘿...”山兔并没有搭理茨木,一直低着头,茨木也不知所措.“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原谅你了.”山兔依旧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没了刚开始的清脆.茨木松了一口气.“不过你都拿着这小花这么久了,就没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什么......”茨木有些发蒙刚想问为什么,就感觉身上麻得更厉害了,他本是感觉到了的,以为是因为昨晚的原因,就没太注意,可是越到最后就越不对劲,现在茨木已经无法动弹,四肢麻木.茨木试图动用妖力来镇压,可是妖力也像被冻住了一样,渐渐的,茨木感觉越来越冷,大脑也开始混沌不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08 16:06
                  《汝不再是吾挚友》chapter 4
                  而站在一旁许久未说话的山蛙突然冷笑了一下.“那原来大名鼎鼎的茨木童子,往日的罗生门之鬼,今天的大江山二当家竟然如此的好骗.”刚才一直低着头的山兔,这时蓦地抬起头,嘴角露出嘲讽的笑.“......”茨木想说些什么,可是张不开嘴,只能瞪着山兔,山兔看着茨木,只是笑了笑,紧接着嘴里念了几句咒语便“嘭”的一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茨木看着他,瞳眸急剧收缩,似乎十分惊讶,那个人仿佛觉得茨木的反应十分好笑,便放声大笑:“哈哈哈...想不到吧,嗯?我为了捉住你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呢,硬把你掳走,肯定耗时又伤神,我又不喜欢看见你战斗的时候流血,所以我就换了一种方式.这场戏还真是难度很大呢,呐,那你说是吧.”说着那人便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的山蛙,那山蛙看着茨木,并没有回应,也念了几句咒语变恢复了真身,倒是个冷冰冰的美人儿.那人撇了撇嘴,没说什么,然后头猛的转向茨木,眼神流露出不满,“我说,你怎么会这么快被我捉住,连想都没想一下?你的能力不应该如此之弱.”那人话锋一转,迅速上前几步,捏住了茨木的下巴,“几百年前的你都要比这好上许多,到底是你这几百年来玩物丧志,还是那个当初个口中说的值得你追随的那个酒吞童子让你像现在这般模样!”那人越说眼中的怒意越发汹涌,捏住茨木下巴的力道也随之加重.茨木无法回答,因为疼痛刺激出来的生理眼泪却掉掉下来.那人见了心中一慌,连忙松手,看着茨木发红的下巴,颇为心疼.“大人,该动手了.”站在一旁的美人开口提醒,脸上依旧毫无表情,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她都全然不知.那人烦躁的挥了挥手,示意美人退下.那美人稍微低了低头,欠着身子退到了远处.而那人微笑着拿出装有孟婆汤的小瓶子,揭开盖子,又捏住茨木的脸,迫使茨木张嘴,然后把孟婆汤悉数灌下.站在远处的美人知趣的离开,在离开之前顺便解除了茨木身上的禁锢咒术.茨木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本就意识模糊的大脑更加混沌.想要催动妖力把孟婆汤吐出来,可惜被那人看出了意图,那人死死的抓住茨木的手腕,“你为何反应如此激烈?!难道你就这么想留住这些让你几百年来痛苦不堪的记忆?!还是你想留住那个让你独自伤心流泪的男人?!”“不要......”茨木其实已经被折腾的虚弱不堪,只是一直在硬装而已.现在茨木只能吐出这两个字以求那人能放过他,可是又怎么可能呢,那人轻轻松开已经被捏的发红的手腕,毫不在意地席地而坐,怜惜地抚过茨木那张惨白的脸,悠悠开口:“放心,这孟婆汤我已经找人试过了,没什么大碍,只是药效开始之后记忆倒退时有些痛,不过没关系,只有一小会儿,过了这段时间后,转生的力量就为你所用,就不会痛了.”那人说着,将茨木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茨木的银发.茨木已经神志不清了,根本无暇顾及那人说的话,记忆一起如潮水般涌上在脑中乍现.从以前到现在,从得到到失去,从白到黑,从对到错,所有的喜怒哀乐,是喜是悲,一一映过,悉数涌来,头像炸裂般疼痛,蓦地,这些记忆像被吞噬般全部消失,而茨木禁不起这一时的冲击,痛苦的大喊一声,身子垂死般惊起,像一条濒死挣扎的鱼儿,然后又直挺挺的倒在了怀里,昏了过去.昏过去之前,只喃喃了一句:“吾...友.......”“嘘...他,不再是你的挚友......”那人听了并没有生气,只是微笑着止住了茨木的话语.温柔的打横抱起茨木,却发现茨木竟如此之轻,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眼中的怒意燃起熊熊大火:“酒吞童子,我会让你付出代价!”说完,那人周身出现一阵狂风,便连同茨木消失在了原地.留下的,只有几根纷飞的黑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08 16:07
                    好了QWQ今天就先这么多,剩下的留着星期六再来QW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08 16:08
                      乖乖坐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08 16:47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08 16: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08 16:54
                            QWQ暖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08 18:46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08 18:53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08 21:55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08 21:56
                                    大天狗和雪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08 22:05
                                      坐等OWO~


                                      收起回复
                                      19楼2018-03-08 22:14
                                        QWQ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09 21: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10 12:1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10 12:19
                                              刚发现今天周六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10 14:18
                                                楼楼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10 14:39
                                                  《汝不再是我挚友》chapter 5

                                                  枫树下
                                                  酒吞这时才慢悠悠的醒来,显然是不记得昨夜发生的事情.缓缓坐起,头因宿醉的原因疼痛欲裂.“嘶...昨天都发生了什么啊......”酒吞扶着头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努力搜寻着昨晚的记忆,可是毫无所获,突然想起了茨木,把酒吞吓了一跳,使劲摇了摇头,“本大爷怎么会想起这个叛徒.”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总感觉隐隐不安,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站在树下清醒了一会儿,酒吞总感觉昨晚发生了很不好的事.颓废的坐在地上,手胡乱的的拔着地上的草.突然,摸到了丝绸质地般的东西,捞起来一看,更加证实了酒吞心中的不安:是茨木外衣和服上的碎布!酒吞感觉心狠狠地收缩了一下,疼了起来.脑子有些转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莫名的,不合时宜的开始发慌,大脑也开始发昏,然后不受控制的浮现出茨木的脸,欣喜的,愤怒的,悲伤的,蓦地脑中闪现出这幅光景:茨木用胳膊挡住了脸,透明的液体划过脸庞,牙咬着下唇像是在努力不发出声音,俨然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这幅样子在酒吞的脑中慢慢放大,然后重复循环.酒吞感觉自己一时间上不来气,大脑极速充血,像是短路了一般,躺在草地上,手里紧紧的攥着那片碎布,仿佛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过了良久,这种状况才有所好转,酒吞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头上的冷汗不停的落下,手里仍旧紧紧地攥着碎布,嘴里喃喃的,再不是红叶,而是——
                                                  “茨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0 15:16
                                                    《汝不再是我挚友》chapter 6

                                                    地府——
                                                    “报告阎魔大人,孟婆已经无故失踪一周,派人寻找未果.”判官还是一脸毫无表情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高了八度,这可是件很重要的事.孟婆失踪,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应该清楚,是有人想要用孟婆汤来忘记些什么或者是想要逼迫谁来忘记,如果单单只有这般功效的话就没什么了,可这孟婆汤是附有转生之力的,如果被哪个大妖怪得去可就要翻了天了.孟婆已经失踪了一周,肯定不是迷路而是被谁给掳去了,而自己查了这么久时候仍然没有头绪,真是枉费了阎魔大人对自己的一番信任.想到这儿,判官不禁生出一股惭愧,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也有了些许的波动.而阎魔呢,玩味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判官一脸歉意就想笑,可碍于形象总归是收敛了.孟婆失踪的事她早就知道了,就在掳走孟婆的那人脚踏入地府的那一刻,她便已经知晓来者的意图,不过她并没有出手制止,因为她知道那人要孟婆汤是要做什么,心中总有些不忍.可思来想去总归罢了,都说人各自有命,妖怪也是一样的.论她阎魔有多大的本事也不能预知未来.抱着或许这对那三人都有好处的想法,便由着那人掳走了孟婆.不过为了做做样子,还是把寻找孟婆的事给吩咐了下去,一是为了不让别的有心人看出端倪,二是她想看看判官完不成任务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果然不负他所望,判官一脸愧疚,连冰山脸都会保持不住了,这可是地府百年不见一回的事情,阎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辛苦了判官,替妾身追查此事,此事兹事重大,妾身把这事交给你自然是放心的,不过这次怎么会这么久且无功而返呢?”阎魔低着头,把头发散下来,一脸漫不经心.判官心中一惊,以为阎魔恼了,连忙请罪:“是在下的失职,还请大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阎魔摆了摆手:“罢了,妾身知道这件事不好查.能把孟婆带走还能全身而退不留痕迹定是能力高强的大妖怪.算了,判官你先退一下吧,容妾身再想一想.”“是,在下告退.”判官行了礼,退出了地府大殿.“唉,真没趣儿.”阎魔摇了摇头,一脸大失所望的样子,“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有长进,不过这次也不能怪他,毕竟,这次的帮凶,是妾身我啊......”
                                                    周身一片漆黑,大脑空空如也,四肢百骸如蚁噬般疼痛,身体像被黑暗层层包裹,堕入无尽的深渊.触不到事物,看不到光明,就像沉入那大海之中,没了呼吸,也没了方向.“啊...谁来,谁来都好,救救我.”毫无声响.“为什么...这是哪儿...谁来救救我...”“怎么会这样?!不是说不到三天就会醒来的吗!怎么过了整整七天茨木还没醒来!!!”这是谁的声音?茨木是谁?好熟悉的名字.“这...大人我也不知道啊,其实中间出了差错......”“差错?!先前我让你再三试验确认!竟还会有差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说话的人是谁?嘶...头好痛!身体急剧下降,无尽的向下,犹如堕入深渊,心越来越慌仿佛要跳出胸膛“谁来救救我!”然后像是着陆了一样,猛的坐起,睁开眼,光明争相恐后的涌入眼中,一张放大的面庞近在眼前,着实吓了一跳 .可那人却没注意到,一下子搂住了茨木.“太好了,太好了,你总算醒来了!你知道我有多但心你吗......”那人死死搂住茨木,像是怕茨木飞走了一样.在茨木的耳边不停地碎碎念.搂的茨木喘不过气来.茨木听着那人的碎碎念有些头疼,想让那人松开又没力气推开,嗓子也十分沙哑,只得等那人搂够了松开,眼睁睁地看着屋里医师模样的小妖怪悄悄溜走.终于,那人松开了茨木,茨木就像获得了新生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那人看着茨木这幅样子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吾见你醒了太激动,没控制住......”“那个,汝是谁?吾不记得你呀.”茨木喘匀了气,望着那人虽有些熟悉的感觉,大脑却完全一片空白,记不起来.“啊...不记得我了吗......”那人看着茨木,笑得十分勉强,“没关系的,会好起来的......”那人说着头低的越来越厉害,眼神也更加的落寞和愧疚.茨木看他这副样子,显得有些慌乱:“那个你,不要伤心,吾有一天会记起你的.”“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的话,那你也忘了我的名字吧.”那人听了茨木的安慰,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唔....嗯...”茨木答的支支吾吾,显得有些尴尬.“吾名为大天狗,以后你可不要忘记了.”那人说的十分认真,像一个较真的孩子.“唔...大天狗是吧.....”茨木认真的念了一遍,“吾记住了哟.”那人笑了笑,手不自觉的就抚上了茨木的头又轻轻揉了揉.“.......”茨木有些惊讶,尽管他们可能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很奇怪,很亲密,按理说在失去记忆之前他们是应该很亲密的朋友,内心却有一种抗拒的感觉,但终究还是没有躲开大天狗的手.“你才刚醒,还是好好歇歇吧,我先走了.”大天狗也可能感觉到了茨木的异样,抽了手匆匆说了一句便离开了.茨木也感觉有些乏,头还是隐隐的胀痛,便乖乖地躺在床上又沉沉的睡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10 15:18
                                                      之后的这几日,大天狗每天都有来看望茨木,陪着他说说话或者是在庭院里散散步,偶尔还会给他带来一些新鲜的人类那边的东西,关系也更加的密切,从他们的谈话或者行动来看,茨木更加确定了再失去记忆之前,大天狗一定是他最好的朋友这种想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10 15:22
                                                        楼楼好棒ヾ ^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3-10 15:22
                                                          啊啊啊我要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10 15:29
                                                            只能试试图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3-10 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