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吧 关注:129,949贴子:1,188,464
  • 35回复贴,共1

【校长脑洞】野狗同人外传企划:断肠亭事件与嫌疑人X的献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年半前挖的坑了,后来淡坑就没管了,最近填坑就又挖出来了,现在看真是心情谜之复杂。。认识的也就某水某歪还在坑里,某雨已经被我拉走了233,嘛。。不废话了,闲聊楼里就行某雨当年帮我画的人设镇楼,不发表情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09 20:15
    校长开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09 20:20
      第一幕【种子】
      夜晚的横滨是一个令人沉迷的城市,成为城市的地方向来都和犯罪与公共危害分不开,就算沉醉在之中,但越是看下去就越会看到更讨厌的事物。
      就算隐藏着黑暗,但这个城市也是依然被人深爱的。花街,这种被人深爱着,被人憎恨着,这种隐藏着肮脏,欲望,这种疯狂的地方,也是种子发芽的地方。
      在这个灯红酒绿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要么是满脸醉意口齿不清穿着一身看起来高品位衣服左拥右抱的肥胖官员,要么是一脸惨白两眼颓废像是马上要猝死的公司职员,或者是穿着暴露不停招揽着客人的女人,或者是穿着一身黑看起来很危险的男人...他们,她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城市的生活,服从于自己的欲望,或是迎合于别人的欲望。他们只会关注与自己有利的事物,对,就算在他们面前死掉数十上百的人...只要不影响到自己,这种事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城市风平浪静下面,隐藏着黑暗。
      一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扶着一个醉酒的女人走进了巷子,这种事,已经太多,并没有谁留意。
      “你在...说什么...什...嗝,井上君...”女人喝的有点醉,勉强睁着有些朦胧的双眼,看着自己身旁的男人“在说...我...我么...”
      “没说什么啊,百合子。”男人声音有些轻浮“我先扶你回家吧,你喝醉了”
      女人靠在男人身上“井上君...又帅...又风趣,这么好的男人...怎么让我...嗝...让我碰到了呢”
      男人用手轻轻扶住女人,轻笑。
      “井上君,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嗝...但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啊...”
      “这么在意我么?”男人的语气似乎变得开心“那么为什么呢。”
      “告诉你...嗝,一个...秘密...”女人把头靠近男人的耳边,扒拉着男人的头“我啊...是黑手党的人...”
      乌云此时正好遮住了月亮,就算附近是吵闹的花街,但花花绿绿的灯光并不能照进这个狭小的巷子,本来就不怎么亮的巷子变得更加昏暗,男人的脸埋进阴影之中,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
      “井上君?”女人的醉意在晚风中有些消散,看着男人不说话以为自己吓到他了,毕竟,黑手党在这个城市里的存在,就是黑暗“开玩笑的啦...井上君不要怕...”
      “恩?怎么了。”男人抬起头,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并没有表现其他的情绪“我只是有些惊讶而已...就算百合子,真的是黑手党...我也不在意哦”
      女人看着男人有些帅气的脸庞,一时间有些呆滞
      “...井上君...”女人一下抱住男人,声音有些颤抖“和我交往过的男人...都害怕我的身份...他们总认为...黑手党的女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在我心中,百合子不管是做什么,都是美丽的。”男人的声音充满着蛊惑“所以,百合子,更加,更加的爱上我吧...让我感受到,你的爱意”

      “喀——”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却是显得异常尖锐
      “什么..声音?”女人有些敏感地抬起头 “爱哦...”男人的嘴角轻轻勾起,用手轻轻抚摸女人的脸“我亲爱的百合子...这是爱在你身体里开花的声音,祈求着回复的低吟,让我听到更多的,你的爱意吧...化作悲鸣,讴歌这份美丽。”
      “喀——”又是一声怪声音响起,女人突然感受到了,这个声音,在自己的肚子里。
      “你干了...什么...” 女人的肚子里像是有着什么东西正在蠕动,挣扎着要从她肚子里出来
      “【断肠者】”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像是在努力忍耐着什么“我亲爱的百合子,作为黑手党成员的你,应该听过吧...”
      “你..”女人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无法发出呻吟以外的声音,巨大的痛苦慢慢蚕食着她的理智,她已经没有尖叫或是咆哮的力量了,女人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得无法辨认,眼泪和鼻涕不受控制般涌出,攀爬着像是虫子交杂在面部留下扭曲的沟壑。
      乌云被晚风吹散了,月光再次照进巷子里,为巷子里的一切镀上了一层惨白的灰色 倒在地上的女人的腹部,数条黑色荆棘般的东西,挣扎着像是求助生存希望的手,在渴求着外界的同时,在女人的腹部开出几个黑黝黝的洞,混着血和分泌液的黑色荆棘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在女人的腹部绽放出隐晦着黑色的花。
      此时的女人尚存一丝理智,但太过虚弱的她连发声都做不到,她发疯了,她身体里仅剩的随便什么力量都归咎于愤怒,一种来自恐惧和爱的愤怒,却只能使她变得更加的虚弱,那种来自生命流失的无助的人悶窒压抑的无声嚎叫,挣扎着在她腹部的魇花下沉溺。
      一旁的男人看着女人的生命被腹部开出的沾满血液的黑色花朵中剥夺,像是疯狂般高举双手,无声地笑着。
      “亲爱的,为了我,为了肃清,为了正义,为了‘那位大人’,为了你的爱意,死吧” 女人腹部黑色的花,在月光下,肆意地绽放着,空气中散播着闪着微微光亮的细小孢子,像是精灵跳舞般,围绕着男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09 20:24
        翌日 上午八点零四分
        平日寂静的小巷深处,此刻热闹非凡。
        鉴识课,搜查官,黄线,维持秩序的警员与民众。黄线外的每一个人都想看到里面的景象, 然而里面的景象大概会让人终身难忘。
        因为曾见过无数凶恶现场的搜查长官和鉴识课成员,此刻都这么想。
        女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性,以及最不普通的场景,腹部被撕裂,仔细——不,不用 仔细看就能看到被撕裂的源头来自何处。
        黑色的花。
        然而这太不可思议了,太不正常了。
        完全就是——
        异能犯罪。
        不知从何处出现的车辆,从车辆上下来众多的黑衣特种部队人员,为首的一个穿着宽松格子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撩起警戒线径直走到为首的搜查长官面前并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从即时起,此次案件将转接至特务课搜查,请军警部的相关搜查人员在签署相关保密协议之后迅速撤离。”
        “我说你,连叫什么名字都不说就突然让我们撤离,这种事我们可做不到喂。”搜查长官身后的一个年轻人抢先道。
        “**!”搜查长官低声骂了一句“特务课的人的名字也是可以问的吗!”
        “不不不请别那么紧张,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此事是异能犯罪,所以此事接下来将转接给我等特务科处理,至于名字……恕我不能透露,当然如果是假名的话倒是……”
        “笨蛋,都告诉别人是假名了,保密条例都塞进你脑子的稻草里了是吗所以我就说这种现场派这种毛头小鬼靠不住总而言之现在请快点把现场的情报传输过来”
        “您倒是稍微拿出点请的态度不要空讲敬语啊?”年轻人索性在对讲设备里和对面的人争执了起来。
        “敬语只是我个人的语癖,不要擅自替我决定我的态度,与其和我争执不如赌上你今年的好运早点把现场情报传过来”对面说完之后就迅速地切断了通讯,不给年轻人丝毫的反驳机会。
        “……为什么要擅自赌上我……一年的好运啊喂”年轻人对着切断了的通讯器大声地抱怨着。然后抬起头来恰好对上搜查官们询问的目光。
        “总……总之就是如此,请在签署保密协议之后撤离。”年轻人讪笑着补充了干巴巴的一句。
        待搜查官和鉴识课等人离去后,年轻人在黑衣特种部队的包围下,重新审视了面前的尸体。
        “还真是残忍呐...”年轻人看着女人的尸体腹部破坏地血肉模糊,黑色的花交缠着内脏,从破开的腹中长出,尸体的周围被血和腹中流出的液体包围,虽然见多了尸体,但这幅惨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两年前似乎也有类似的案件啊,说起来,难道是同一个人么。”
        见身后的特种部队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年轻人掏出了手机“还是打电话给坂口前辈吧...”
        在数声电话的忙音过后,一个男人人接起了电话。
        “安部君。”
        “坂口前辈,我到达现场了...”听到男人的声音,年轻人的声音变得十分恭敬“的确是异能犯罪,而且...似乎和两年前的【断肠者】事件有关系...”
        “...”电话里的男人边沉默了一下“两年前的事,我并不清楚。安部君你把现场的情况整理后直接送给速水君。异能研究所那边,有两年前的研究资料。”
        “是,坂口前辈。”安部公房挂断了电话,像是自嘲般小声嚷嚷道“啊...和坂口前辈说话...压力好大...”
        安部公房转头看着眼前女人的尸体,有些头疼“这幅..样子,让我调查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啊...算了,直接打包送速水的研究室去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09 20:30
          朝日金融事务所 上午八点零四分
          社长室的门微微打开,室内是很普通的布局,办公室,漆皮沙发,书架...
          “社长,上次订的那批武器到了。”一个留着栗色头发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精干的女性马甲和短裙,头发绑成马尾垂在脑后“还是分成七三分别出售给黑手党和黑市么”
          坐在女人面前办公桌后的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松散的浅灰色头发,带着圆框眼睛,逆光并不能看清他的长相,他穿着一件有些大的黑白条纹长袖体恤,袖子遮住了手掌,体恤下摆盖过大腿,但他并没有穿外裤,露出白皙的双腿和深褐色的漆皮沙发形成鲜明的对比。
          “阿勉”少年的声音有些慵懒,他撑了个懒腰“这种事情……自己做决定就好……不要问我……啊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好累……啊又说了多余的话……”
          “松本社长!”女人微微双手拍在少年桌子上,震的一旁茶杯发出咔嚓的响声“请认真一点!不要什么事情都让我来决定。”
          “是...是...”松本清张微微抬头,露出有些睡眼惺忪的脸,伸手揉了揉眼睛“就这样吧,交易的事,让笹泽去就好...好累...对了,阿勉最近小心点【断肠者】哦...”
          “【断肠者】?”女人有些惊讶“那个利用黑色花杀人的异能犯罪者?他不是两年前就消失了么”
          “对啊,两年了,今天又有消息了,就在‘附近’的某条花街小巷里,依旧是是女性残杀案”松本清张的语气有些僵硬“真是烦人的苍蝇...”
          “您的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灵呢...”女人沉默了片刻“我们不用管么?今天这起案件,社长,您说的‘附近’应该在我们的‘警备’范围之内吧。”
          “恩...异能犯罪者,特务科的人会解决的...”松本清张微微抬头,盯着女人,发出了不像是少年能够发出的低,更像是饱经风霜蹂躏低沉声音,“现在,我们还受限于特务科,没必要...进去插一脚...”
          “是,我只是有点在意。”女人微微颔首“抱歉说了多余的话。”
          “没事,【断肠者】的能力只对女人有用...”松本清张像是用尽了力气,又重新趴回桌子上。“阿勉你稍微注意点,就没事啦...”
          “...”女人微微沉默“社长,你这句话,我能当做对我的挑衅么...”
          “啊啦...阿勉,不要注意那么...多细节...啊哈~...”松本清张伸了个懒腰,换了个姿势继续趴在办公桌上“老的很快的...”
          看着慵懒的少年,女人有些头疼“不需要您来提醒!社长!麻烦您也替我想想!不要什么事都交给我做!”
          “是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09 20:39
            异能特务科——异能力研究所 上午十点十五分
            “你,你,还有你,你们,全都给我出去!”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矮个子戴眼镜的少年,不,是青年双手抱怀,对着面前的一堆人吼道“麻烦你们把作为一个人类,不,是动物的最基本的本能拿出来,请离我的研究室远一点,还是说你们的智商已经是低到只有一个细胞构成的草履虫只剩下应激性需要我给你们刺激了么?”
            “速水先生...您这样说我们也没办法啊...”人群中一个中年人无奈的说道“这次的异能者犯罪事件,对于这个异能力,我们也是很感兴趣啊...”
            “哦?兴趣。”名为速水宗久的青年突然轻笑“你们确定要和我待在一起做实验么?”
            像是应青年所说,青年身后实验室天花板上的无影灯在轻晃下,‘匡’地一声砸在地板上,玻璃碎片四处飞溅,天花板上原本无影灯的位置只剩下几根裸露在外的电线和老化的支撑架在闪着电火花。
            速水对面的一群人在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到时,他们头上的天花板也震动起来,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上面重重压过,几秒之后,天花板不受重压混着扣板全塌了下来,扬起一阵灰尘
            “你们,还确定要来么”速水宗久脸上的笑意变大“不保证安全哦”
            待扬起的灰尘落下,一群人看着满脸危险笑意的速水,连连摇头“不..不用了...我们,去隔壁就好...”
            “嘁,胆小鬼”
            “你们,是在拆房子么”一个声音响起 两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看着破碎的天花板和狼藉的一片“我不记得特务课批给你们的研究经费是让你们在这里闲着,顺便拆房子。”
            “参事官辅佐。”人群中发起一阵骚动
            “安吾先生,你怎么来了!”速水宗久有些吃惊 被叫做安吾的是一个穿着枯叶色西装带着圆眼镜,外表宛如哪里的大学教授的人,他眼中却散发着尖针般凌厉光芒“你的异能力,还是这么夸张呢,速水君”
            “这破坏力,真厉害啊...”安部公房从坂口安吾身后探出头“速水桑”
            “安部公房!!”速水宗久看到安部公房脸瞬间黑了下来“你还有胆子来见我?我想问问你送来的是什么‘鬼东西’?你的脑袋是变成西瓜被驴子踩过了么?你是想要我把‘那团东西’塞进***还蠢的脑子里么?还是说你想要‘速水宗久24小时贴身服务’么?”
            “啊!坂口前辈救我!!”安部公房缩回坂口安吾身后。
            “...你给我过来...”速水宗久看着安部公房躲在坂口安吾的身后,有些无计可施,用他的话来讲大概是,怎么能让安吾先生看到我不好的形象呢。
            “不过去!!”安部公房躲在坂口安吾身后大声说道
            “够了你们两个。我来这里的原因,只是为了确认关于【断肠者】一事的调查进展”坂口安吾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指着一旁的研究员“他们这是?”
            “这帮人啊,非要往我实验室里挤”速水宗久有些不满地看了看一旁的研究员,声音变得有些高“要是能帮上忙还好说。”
            在整理废墟的几个研究员听到这话,有些狡辩的说道:“速水先生一个人研究...我们也很好奇啊...”
            “好奇什么!帮不上忙的家伙就不要给我添乱!”速水宗久瞪着眼睛“你们在我眼中的作用已经从一个单细胞生物变成一个核酸分子和蛋白质组成的病毒了,想寄生的话请离开我实验室远一点。”
            坂口安吾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说【断肠者】的事吧”
            “嗯!”听到【断肠者】速水有些兴奋“这个异能力,两年前的记录我看过了,偏向于具现化的异能力呢,不过两年前我不在啊”
            “速水君,重点”坂口安吾提醒道
            “两年前的记录,完全没有重点,‘阿米巴原虫前辈们’还真是没用啊!”速水向着一旁的研究员们投去鄙夷的目光,随即继续说道“就记录而言,这个能力似乎只能作用于女性,而且表现形式就是从腹部长出‘黑色的花’,造成腹部穿孔大出血致死,现在大概知道的,这个能力使用是有条件的,什么条件暂时还不清楚,其他的需要对尸体进行解剖过后才能清楚...话说两年前罪犯你们都没抓到么?...”
            “恩”坂口安吾点点头并没有回答速水的问题“辛苦了,速水君。”
            “不辛苦。”速水宗久把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至于被害者亲属的表现,应该是异能的附带属性,表现的毫无感情,应该是记忆或者罪恶感的丧失...”
            “罪恶感!”速水宗久突然惊叫一声“就是这个!安吾先生,我大概知道了,那个条件!失陪了!”
            速水宗久跨过天花板掉下的废墟,一个人又冲进了实验室。
            “坂口前辈...”安部公房看着一片狼藉的周围,有些无语“我们在这里等着么...”
            “不用了,我们回特务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09 20:46
              港口黑手党 上午十点零五分
              这个城市的黑暗之一,一个光是名字就能让大多数平民恐惧的存在组织,此时,在横滨港湾附近的某个地下仓库里,一群黑衣人正聚集在此处,仓库十分空旷,原本储存在里面的东西似乎被搬空,只留下角落的一堆杂物和部分未知的水渍,顶部有些昏黄的射灯勉强照亮整个仓库,仓库里是分成两拨站的黑衣人,一拨4个人正低着头,他们对面是一个穿着灰色衬衫,肩膀上随意披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帽子和黑色皮手套的矮个子少年,不,是青年,青年身后同样站了几个黑衣人
              “你们这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看着眼前低着头的几个人,青年似乎心情有些烦躁,吼着说道“这都看不好一个人,你们是都准备以死谢罪么?”
              “中原大人....是宫小姐自己...让我们不要跟着的...”一个人低声说道。
              “闭嘴!”
              “啊啦,这是怎么了?中原——”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中原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幸田先生。”
              目光所及之处,地下仓库的门前出现一个穿着黑西装身材高大,留着半铲青发型的年轻男人,男人眯着似笑非笑的双眼,但却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男人身后是一个穿着青灰色浴衣,一脸严肃的中年人。
              所有黑衣人在男人出现的一刻,都将手举到胸前做出了最恭敬的行礼“幸田大人。”
              “我不是教过你么,脾气收敛点,中原——”男人看似笑着往中原中也这边走过来,但口中说出的话却是毫无笑意。
              “啧”中原中也皱紧了眉头,但是口中的语气却是软了下来“是,幸田先生。”
              “这不就对了嘛——”幸田露伴的声音上扬,似乎心情变得很好“那么——和我说说吧,怎么回事?”
              一旁低着头的男人们听着幸田的话,身体有些微微发颤,似乎男人的话语正在将他们推向死刑台。
              “宫百合子死了。”
              “哦——”幸田拉长了声音,眼睛的弧度变得更大,像是一尊弥勒佛,嘴角却毫无弥勒佛一般的笑意,幸田转头看向一旁低着头的男人们“你们,知道她是谁么——”
              “我们...黑手党...明面上的对外交易的资金管理员...”一个男人颤抖着声音回答到。
              “那你们,知道她死了会怎么样么——”
              “...”男人沉默不敢说话。
              “谁杀的”幸田露伴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中原中也见幸田露伴看向自己,便回轻声答道“【断肠者】”
              “【断肠者】?”幸田露伴微微扬起下巴,轻声道“真是狂妄的名字——别让我发笑了,不过是下水道乱窜的老鼠,居然敢指染到黑手党地盘上么,了不起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几个黑衣男人把头低地更低,中原中也身后的几个人也默默地打了个冷颤,他们知道,让幸田先生夸了不起,是一件极度可怕的事。
              “别紧张,现在不会‘处分’你们的——”幸田露伴看向面前低着头的男人们,放松了声音,脸上变回刚才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还有用。”
              在黑手党的世界里,但凡说道‘处分’指的便是死刑,被下达处分的人是必死无疑,若不遵从上级命令去执行,就连执行处分者也会作为叛徒迎来同样的命运,听到幸田的话,几个男人像是受了天大的恩赐般,放松了下来,但他们仍然低着头,不敢看向幸田露伴。
              “把那个人找出来——”幸田露伴沉声道。
              “是!”男人们大声回答道
              “两年前他在我黑手党的地盘上乱来,因为‘Mimic’我没去找他麻烦,两年后居然还敢回来。很好,非常好,那么这一次就让我亲自来为你送终好了。”
              “中原——”幸田露伴转头看向中原中也“近日我会向首领提出‘五大干部会议’,太宰治留下的空位——是时候填补了。”
              “是,幸田先生。”中原中也微微低着头,脸隐藏在帽子的阴影下,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09 20:5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09 20:54
                  **好厉害感觉好大一盘局∑(|||▽||| )新人物个个都好有识度特别是那位速水先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8-03-09 20:59
                    因为是一年半前的坑。而且我也淡坑了这么久,所以可能有不少设定会和朝雾老师冲突。我尽量改的和谐一点。人设有一个已经被朝雾老师撞死了(福地樱痴和小栗虫太郎,小栗虫太郎是另一篇里的所以这边就不会出现了,而且设定完全被打脸。。哭)福地樱痴大概本篇也不会出现吧,时间线是mimic之后,敦敦入社前,谷崎入社的时间段里。这个企划的人都作为路人加到文里了,比如说前面出场的速水。。算一些彩蛋和yy吧。文慢慢更,存稿也就几万字。。而且我还有其他坑要填。。哭出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09 21:02
                      顺便一提这是两个坑。我准备挖在一起了。之前的是已故文豪,所以大概会撞朝雾老师,后面一篇就全是在世作者了,会和外传三人组联动的。毕竟我也是个三次绫辻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09 21:06
                        异能特务科——异能力研究所 上午十一点五十二分
                        速水宗久的研究室门口掉落的天花板碎片已经被清扫干净,室内的无影灯却没人敢去清扫,速水宗久坐在解剖台旁边,解剖台上是一具已经被肢解的女人尸体和一‘团’看不出原本形状的‘黑色物质’。
                        “安吾先生,关于【断肠者】一事的报告结果。”速水一只手把玩着手术刀,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声音有些兴奋“安部送来的‘那堆尸体’我解剖过了,有些意外的发现。”
                        “就尸体来说,死因是被异能力形成的花破腹造成大出血而死我已经说过了,异能力只能作用于女性,异能表现为黑色的花,解剖离开人体后会失去花的形状,有趣的是‘异能花’的根部,我在胃里找到的,加上前面对‘罪恶感’的猜测,这个异能力,应该是【使用异能造出种子,女人通过食用后,在‘某种情况’或是‘一定条件’后会破腹而出,造成大出血致死的能力】。”
                        “‘罪恶感’?”电话那头传来疑惑的声音
                        “啊...抱歉!安吾先生我忘了说了...”速水宗久急忙回答“不是有一篇两年前的报告说:‘【断肠者】性别为20岁左右男性,这是部分受害者亲属所给出的‘证词’,事实上所谓的这些亲属做出证词的时候精神状态都处于混乱,并表现出对死者毫无感情,这应该是【断肠者】异能的效果。’,我当时就猜测,他们受异能影响造成精神混乱或毫无感情,是不是因为罪恶感的失去,推测死者是被她们‘熟悉的人杀死的’,然后对死者解剖过后,我就确信了这个异能力的使用条件之一——食用,或者说在人体内部才能发挥作用,当然这个仅仅是推测还未被证实。至于这个异能从种子变成花的条件,现在也暂时还不明...”
                        “恩,做的不错,速水君。”坂口安吾说道“剩下的调查也拜托了,对【断肠者】的后续追查,我们会继续跟进。”
                        坂口挂断了手中的电话,对着身旁的安部说道“记下来了么?”
                        “记下来了,坂口前辈。”安部公房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点头说道“既然速水说那些死者是被熟悉的人‘杀死’的,我们可以直接把和死者有过亲密接触的人直接带回特务科,动用‘那位先生’的能力,不是很容易找出【断肠者】么?”
                        “安部君。事情并非是这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坂口安吾摇摇头,表情有些严肃“对于你刚刚的想法,第一,【断肠者】的犯罪除去今天这件,其余罪行都是在两年前,要找到有关者的可能性并不大;第二,我们特务科并不能随便对‘非异能者’出手,就算他‘可能是犯罪者’也不行;第三,动用‘那位先生’的异能需要上层批准,而且那个能力动用所需要的代价太大,不可能大量对一些‘所谓的嫌疑人’就随便使用。”
                        “…是!坂口前辈……”安部绷直了身体“感谢坂口前辈教诲!”
                        “这件事交由你处理。”坂口安吾推了推眼镜“还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有!”安部大幅度地晃了几下头,身体稍微有点放松下来,有些小声地嘀咕道“坂口前辈真吓人啊……”
                        “什么?”坂口安吾没听清安部后面的话,有些疑惑地问到
                        “没!没有!”安部有些心虚,摸着鼻子想把话题扯开“对了!坂口前辈中午吃什么!我去帮前辈买回来!”
                        “...”坂口安吾沉默了一下“咖喱吧...”
                        “咖喱么?了解!坂口前辈,包在我身上!”安部公房重重地拍了拍胸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09 21:56
                          横滨——某个废弃工厂 下午一点零五分
                          这是一座约两层楼高的废弃建筑,原本似乎是某家制药厂,在多年前的某个事件过后倒闭,如今已经成了人迹罕至,破旧不堪的废墟。
                          建筑物的门已经被破坏的看不出原本的样子,内部也只有被废弃的金属桌椅和看不出原本形状的生锈的大型机械。
                          “喂喂……这样就可以了么…”一个有些颓废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在空旷的建筑里显得异常清楚“把这个,给她……吃了,我就能摆脱她么……”
                          声音的源头是一扇被微微打开的破旧的门后面,两个男人相对而站
                          “当然”其中一个男子背对着门,穿着灰色的浴衣和木屐,带着礼帽,奇怪的穿搭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声音很低沉,略带笑意,蛊惑般地说着“这个呢……可以让你彻底摆脱她哦——”
                          “这个……不会是,是毒药……吧”年轻男子对面的中年人声音虽是有些发抖,但手中仍是死死地握住了‘某个东西’。
                          “不,不,这只是欲望的种子——”男子继续微笑着说“只会让你讨厌的‘她’受到自己欲望的惩罚罢了……你不是很讨厌她么——那个女人……”
                          “对……那个可恶的女人!她夺走了我的一切!”中年男人抱着头,眼睛里透出恐惧和憎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她是魔鬼,贪得无厌想要榨干我!我已经……受不了了……我的一切……都被她……”
                          站着的男子把手轻轻搭在男人抖动的肩膀上“把你解救出地狱的种子已经给你了……剩下的靠你自己了…女人就是地狱,你比我更能明白的,但是……这种恶梦不会再困扰你了……从今天开始……”
                          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男子嘴角上扬,像地狱之花的绽开。
                          看着中年男人虽然狼狈地离去,但手中始终紧握的‘某个东西’,男子嘴角始终留着一丝笑意,男子像是嘲笑般地自语到“年轻时迷路的人结局反而会很好,迎来的是死亡?是解脱?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
                          “永井先生。”一个穿着浅灰色西服的男人出现在年轻男子身后,看向男子的表情有些严肃“我已经杀死那个女人了。”
                          被叫做永井的男子转过头,那是一张非常俊俏的脸——如果不看从眼角到下巴那条狰狞的伤口的话,但那条伤口并没有特别影响他的外貌,配上男子略微带上笑意的嘴角,反倒是看起来有些异样的扭曲。
                          “井上君,我有看到哦,做的非常美丽...”永井荷风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所以接下来的事,也拜托井上君了啊...”
                          “是!”被永井荷风拜托让井上感觉十分荣幸,但他仍然一脸严肃的表情“为永井先生做事,我会全力以赴的!不过,执行任务有我就够了,永井先生为何还要将‘种子’交给别人?”
                          “特务科,可不是吃闲饭的,他们很快会查到你身上的...”永井荷风拍拍松尾的肩膀,靠着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可不希望我的好‘替身’很快就这样没有了...”
                          “是!”井上听到永井荷风的话,微微抬起头示意,井上有些帅气的脸上,是混杂着恭敬,狂热和痴迷的表情,又像是看着黑暗里的唯一一束光亮,充满着渴望,即使被光芒灼痛了双眼,也毫不选择忌讳,痴痴地看着。
                          为了永井先生的祈愿,我不惜任何代价,就算直到献上我自己的生命,我也会...会为您清除一切的障碍,所以,请您...毫无顾忌地走下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09 22:14
                            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3-10 11:5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0 13:11
                                港口黑手党——首领办公室 下午三点整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办公室位于横滨市中心的一等地带,同样规模的事务所在这附近还有四处,整个大楼是欧洲豪华酒店风格,大楼各处都被打扫得一尘不染,首领办公室位于大楼的最高层,整层走廊上都铺上了怎么跑都不会出声厚厚的长毛地毯,四周是用火箭发射器都无法摧毁的坚固墙壁,看不到光源位置的间接照明让整个走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乳色光晕。
                                “幸田大人。”门口的守卫见到来人后,微微低头,将手放在胸前行礼,随后恭敬地将门打开。
                                “首领,打扰了。”幸田露伴推开门,只见空旷的办公室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身穿白衣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一个是穿着黑色西装,带着绅士帽和圆框眼镜的老者,老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整齐地压在绅士帽下,手拄着绅士棍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见到幸田进来两人都将目光转过来。
                                “首领,逍遥先生。”幸田露伴看着两人,挥手打了个招呼。老者微微颔首回应,白衣男人则站起来有些开心地挥了挥手 “幸田哟。”
                                见白衣男说话,老者站起身,手中绅士棍微微一顿,往门外走
                                “老朽说过不会再管你的事,但是你得记住,森鸥外,有些事,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 老人从幸田露伴身边走过时,侧过头说到,但是眼镜逆光不能看清他的眼神“你也不要陪着他玩的太过火。”
                                “森太郎——你又惹逍遥先生了?”见到老人出去,幸田露伴在一旁的沙发上随意坐下“体谅一下老人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1 01:21
                                  “不能怪我。”森鸥外摆了摆手做出无奈样。
                                  “噢?——宫百合子的事森太郎你是知道了吧。”幸田露伴眼角的弧度变得明显“消息真灵。”
                                  森鸥外轻笑,摸了摸下巴没有仔细修剪过的稀疏胡渣“毕竟我也是个‘首 领’呢,是吧,蜗牛庵。”
                                  “说了别这样叫我,逍遥先生刚刚才警告过我——”幸田露伴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往枪 口上撞。”
                                  森鸥外重新坐回办公桌后面,双手手指交叉垫住下巴“你现在找我,是为了新任干 部的事?”
                                  “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幸田摊了摊双手“太宰治留下的位置,是时候该补上了吧,我可是听到消息,他加 入了某个[侦探社]——”
                                  “失去太宰治这个得力助手,我可是十分伤心呢”森鸥外轻声笑着,缺丝毫听不出话语中的悲伤“可以的话,我倒是很想给他把干部位置留着呢。”说完便看似遗憾地摇了摇头。
                                  “是否新任干部,看你的决定——首领,毕竟我只是个‘小小的干部’呢。”幸田露伴站起身,挥了挥手,转身往门外走,到门口时又回过头“不过【断肠者】这件事,请交由我来解决如何,首 领——”
                                  办公室的门重新被关上,森鸥外站起来打开了紧闭的窗帘,透过窗户不知道在看着什么,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
                                  “露伴,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11 01:23
                                    松本清张,安部公房,还有东叔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11 01:27
                                      武装侦探社 下午五点三十分
                                      黄昏的太阳在侦探社红褐色的外墙上再次镀上了一层橘黄,阳光顺着窗户洒进侦探社内部
                                      “太宰!!!”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吼道“所以说你就出去转了一圈浑浑噩噩吃了午饭顺便在河里悠闲地泡到现在才回来么!!”
                                      “讨厌啦”太宰治满脸笑容打趣说到“国木田君,不要在意这些小事。人家也是有认真调查的嘛”
                                      “哦?”国木田独步的声音又高了八分,把写着(理想)两个大字的笔记本摔在了办公桌上,双手交叉抱胸“那我到是要仔细‘听听’你的报告了”
                                      太宰嘻嘻哈哈地坐在办公桌上“我在现场附近啊,看到了奇怪的杀人杀人案呢...”
                                      “杀人案?!”国木田脸色有点发暗“你被牵扯到杀人案里面了?”
                                      “这倒是没有啦。”太宰摆了摆手,脸上的笑容有些奇怪“不过呢,我倒是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事,比如说,委托者所说所谓的交易,根本不存在。比如说,我去的那个地方,根本就是花街的后巷。比如说,我在我去的那个地方看到了异能力杀人案,还有特务科的人,国木田君....”
                                      “好了太宰。”国木田打断了太宰的话,沉着脸“这件事,还是和社长商量一下比较好...”
                                      “当然可以。”太宰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绕过国木田,拍了拍国木田的肩膀,打开侦探社的门走了出去“国木田君,我先回去休息了。”
                                      国木田站在原地没动,脸色却是一片晦暗,在原地再三踌躇后,推开了旁边社长室的门
                                      “社长...” 社长室里是普通的办公室布局,正对着门的便是一张有些老化的木制办公桌,旁边便是书架。一个白头发穿着羽织的中年男人,侦探社的社长,福泽谕吉。
                                      “国木田君,有什么事么?”福泽谕吉看着国木田独步走进社长室,抬起头问道。
                                      “社长。”国木田独步沉着声音“我想问问昨天那件委托。调查非法交易那件”
                                      “昨天?是有这么一件委托没错,我记得是摆脱太宰君去调查了”福泽谕吉说道“有什么问题么?”
                                      “是的”国木田独步表情严肃地点点头“太宰今天去调查过了,并没有所谓的非法交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昨天的委托书”
                                      “恩”福泽谕吉点点头,从左手旁的一堆文件中,翻出来一张白色的信纸,信纸上面是用打印的文字写着:
                                      拝启

                                      凭倚竹窗茫然看着流水的艺妓的姿态使我喜。卖宵夜面的纸灯寂寞地停留的河边的夜景使我醉。雨夜啼月的杜鹃,阵雨中散落的秋天木叶,落花飘风的钟声,途中日暮的山路的雪,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

                                      敬具

                                      断肠亭主人
                                      “社长,这封委托是何时收到的?”两人重新看了一遍委托函后,国木田独步问道。
                                      “昨天下午,这封委托函寄到了侦探社,是秘书小姐送到我这里,并且在里面附上了委托金”福泽谕吉沉声说到“找不到寄件人,而且从委托金的数额来看不像是恶作剧,我便交由太宰调查了。”
                                      国木田独步沉思了一会,仔细斟酌自己的语气后说到“太宰在乱步先生的能力帮助下,确实找到了这个所谓的‘交易场所’,是在某条花街的后方。然而太宰去在现场看到的,只有一位被‘异能力’杀***性,和一队军警。”
                                      “异能力犯罪?”福泽谕吉有些惊讶“没有被特务课录入信息的异能力者?”
                                      “从太宰所述现场的情况来看...”国木田独步顿了顿“的确是...”
                                      “此事...确实有些蹊跷”福泽谕吉看着国木田独步“暂时让太宰停止这件委托的活动,我会与特务科联系。”
                                      “是。”国木田独步微微鞠躬“麻烦社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11 01:53
                                        武装侦探社——社长室 下午六点一十
                                        福泽谕吉拿起了一旁的电话“请问是异能特务科么,在下是武装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我想找贵科指挥官种田山头火长官。”
                                        “请问您有预约么。”电话那头是一个女性的声音
                                        “没有....”
                                        “那么请您稍等,我会转交给特务科参事官辅佐坂口安吾先生。”
                                        “好的。”
                                        短暂的时间过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武装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先生,您好,我是特务科参事官辅佐坂口安吾,请问您找种田长官有何事?”
                                        男人的声音顿了顿“如果可以的话,请将详情告诉我,我会代您转述给种田长官”
                                        “那就有劳坂口先生了。”福泽谕吉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我社昨天接受了一个委托,今天在我社职员进行委托调查的时候,在委托现场看到了异能力犯罪。”
                                        “非常抱歉,能请您将具体的情况描述一下么。”坂口安吾沉声说到 “死者是一名女性,现场似乎有军警在处理了…具体的情况暂时……”
                                        “打断您说话万分抱歉”坂口安吾打断了福泽谕吉的话“不是现场,您说的委托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下午我们收到一封委托函,说某处会有非法交易,在我社成员的能力找到此处后,便目睹了我刚刚所述的一切。”
                                        “……”坂口安吾沉默了一下“我了解了,请您将所述的委托函保管好,我们近日将会派人前去贵社拜取此物。其次,此次异能犯罪事件已由特务科全面接手,希望贵社不再插手。”
                                        “好,有劳了。”福泽谕吉挂断了电话。靠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上的委托函,在沉思数分钟后,又拿起了电话。
                                        “社长!你找我啊。”江户川乱步推开了社长室的门,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不用打电话了。”
                                        “你知道我要找你么?”福泽谕吉有些惊讶
                                        “当然~”江户川乱步收起手里的手机,用手指顶着脑袋上的猎鹿帽“我的异能力可是【超推理】”
                                        福泽谕吉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乱步的说法,继续问到“那个地方是你帮太宰找出来的?”
                                        “啊……是啊”乱步跳到一张转椅上坐下,用腿蹬地板滑到福泽办公桌旁,轻声说道“没来得及吧,那张犯罪预告……”
                                        “犯罪预告?”福泽谕吉抓住了关键字眼,追问到“乱步你果然还知道什么?”
                                        “啊……”江户川乱步揉揉头发,一脸麻烦的样子“又多嘴了……麻烦死了……社长,可以不说么?”
                                        “不可以。”福泽谕吉打断了乱步的话
                                        “那张委托函,是张犯罪预告。”乱步表情有些苦恼地说到“‘凭倚竹窗茫然看着流水的艺妓的姿态使我喜。卖宵夜面的纸灯寂寞地停留的河边的夜景使我醉。雨夜啼月的杜鹃,阵雨中散落的秋天木叶,落花飘风的钟声,途中日暮的山路的雪,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非常简单的预告,筛选出关键词和对应象征物的话就很容易解读了。‘艺妓’象征着女人和花街,‘宵夜面’则是时间,表示晚上,‘杜鹃’因为嘴上有一块红斑,所以被认作是苦啼流出的鲜血,有了‘尽是冤禽血染戊’的说法,暗示了犯罪方法,多半是毒杀之类的方式吧,毕竟是在花街杀女人,放酒里最合适不过了。‘落叶’没搞明白是指的什么,毒的种类还是其他的东西。至于后面几句...”乱步顿了顿,看着福泽谕吉的眼神有些暧昧“就只剩下废话和挑衅的话了,社长。”
                                        “还有,我是今早晨太宰先生才给我看到的,所以不要说我没有早说哦社长”乱步看着想插话的福泽,提前打断了福泽接下来想说的事。
                                        “……”福泽谕吉被打断了准备说的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这个,是寄给侦探社的挑战状啊”乱步眯着双眼“社长”
                                        “乱步。”福泽谕吉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件事,不用告诉他们了。”
                                        “哦?特务科出手了?这是异能犯罪啊?”乱步声音变得轻快,嘴角微微带着些笑意“明明我突然很感兴趣的说。”
                                        “乱步!”福泽谕吉的声音变大了点“我们,不用插手这件事,我有些不好的预感。”
                                        “是是...大叔~”乱步转过身,背着身子看不到他的表情,双手抱着后脑勺往社长室外面走“真是无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11 02:12
                                          第一幕完啦,撒花撒花,总结一下出场留过名字的人。松本清张,朝日金融事务所社长,异能力【点与线】;水上勉,朝日金融事务所社长秘书,异能力【雾和影】;安部公房,异能特务科情报员,异能力【墙】;幸田露伴,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异能力【风流佛】;坪内逍遥,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异能力【沓手鸟孤城落月】。再补上速水的,速水宗久,异能特务科异能力研究所实验组组长,异能力【强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11 02:39
                                            暖w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3-11 21:39
                                              第二幕【花现】
                                              时间已经近深夜,日期即将改写。
                                              挂在头顶的皎洁明月,冷冷地照着横滨湾,为黯淡无光的水面映上一层泛白的灰色。
                                              这是一栋位于横滨湾旁一片很普通居民区中很普通的房子。
                                              疲惫了一天的男人推开自家的门,迎来的并不是妻子的关切,而是一片漆黑房间,男人打开灯,发现里屋的妻子已经睡下了,男人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没有叫醒女人。
                                              男人自顾地打开了冰箱的门,在看到里面并没有留任何东西时,发泄般猛地关上了冰箱门,并把厨房的炊具摔得叮当响。
                                              “要死啊!”卧室的女人似乎被吵醒了,大吼了一句。
                                              “没给我留晚饭?”男人有些气愤地问到
                                              女人从卧室走出来,叉着腰眼神冷冷地看着男人“哟,你不是大老板么,在外面还不愁没吃没喝啊?”
                                              “臭女人,我的钱你不是全部拿走了么,你这个...”男人大声破骂到,但一时想不出什么词,有些涨红了脸,才指着女人鼻子继续骂道“你这个...**!”
                                              女人听到这话脸色沉了下去,上前两步扬起手就想打男人耳光。
                                              在手掌即将落到男人脸上时,男人抓住了女人的手。
                                              “怎么!你还敢反抗我了?!!”女人尖着嗓子叫到,扭动着手腕想从男人手里扯出来“快放手!”
                                              男人阴沉着脸,抓住女人另一只不断挥打着的手,将女人推到在地,一只手禁锢着女人双手按在女人头旁边的地板上,一只手死死捂住女人的口鼻。
                                              女人突然被推倒在地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背部着地的痛感让她眼角涌出了泪花,此时女人像一只被钉在地板上的蜗牛,发疯般扭动身体,眼神渴求似的看着男人,想从男人的禁锢之中摆脱出来。
                                              此时的男人已经陷入疯狂,他的眼中已经看不到女人了,他的心中也只剩下发泄!发泄!发泄!手中的力气也越用越大,被男人死死捂住口鼻的女人有些窒息,视线已经开始模糊,意识也渐渐脱离身体。
                                              女人疯狂扭动的身体,在男人捂住她口鼻的第三分钟,终于停止了。
                                              男人看着呼吸微弱的女人似乎并不想停下手中的动作, 放开束缚女人双手的那只手,然后两只手一起死死掐住女人的脖子,此时意识模糊的女人已经毫无抵抗力了,肺中越来越少的空气为她敲响了死亡的丧钟。
                                              灯光依旧昏黄,但此时的屋内已经不再有活人,只有一个刚成为新鲜尸体的女人,和一个沦为行尸走肉般的男人。
                                              男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这是一颗纯黑色,看起来像种子的东西。
                                              男人扒开死去女人的嘴,将手中的种子塞了进去——
                                              昏黄灯光下,死去女人的尸体,在男人将种子塞进去的几秒后,发生了异变。
                                              原本已经死去的女人,好像又活过来般,面部的肌肉开始活动扭曲,又像是女人的头部里爬进了什么生物,扭曲,盘旋,数条黑色荆棘般的条状物在女人面部扭曲后从女人的口鼻中争先恐后地涌出,像是渴求着外界的幼虫在挣扎后破茧而出,荆棘在数秒之内便已经将女人整个头部覆盖,此时女人的头部似乎成了这种黑色荆棘的培养皿,荆棘在爬满女人整个头部后,慢慢地,慢慢地,从各个枝桠涌出黑色的花。
                                              仅仅数分钟内,黑色荆棘就已经完成植物大半生的事——发芽到开花。在女人头部开出的黑色魇花,像是有生气般开合着,向着整个房间散发出未名的黑色孢子。男人像是着魔般,愣坐在尸体旁边,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房间正对面,是一栋废弃的公司大楼,此时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大楼楼顶,站着两个人。
                                              “啊——多么美丽啊——”一个穿着深灰色浴衣的男人背靠着楼顶的扶栏,双手交叉放在怀中“这就是人生吧!想忘却的忘不了。明知不可为,偏偏会深陷其中。这种理智和情感的不断抵触而产生的烦恼,永远无法平息——”
                                              “是的,永井先生”一旁站着的男人表情严肃地回答到。
                                              “我的异能力——【地狱之花】,井上, 不正是用来打破这种现实和梦想的冲突和矛盾么。”永井荷风看着泛着冷光的月亮,目光有些痴迷“如果没有这种种荒谬,人也许会生活得十分幸福吧!......但我认为这种充满了灵与肉的烦恼丝人类永远无法避免的,人永远逃脱不了达不到理想境界的悲惨命运。”
                                              “是的,永井先生”井上的口吻依旧。
                                              “你还真是无趣——”永井荷风拍拍井上的肩膀,往大楼的楼梯口走去“走了。”
                                              “抱歉,永井先生。”井上微微低头,随即快步跟上了永井荷风的脚步。
                                              空无一人的楼顶,一颗黑色的种子,留在了永井荷风刚刚所站的位置,在月光的照耀下,正微微泛着隐晦的光芒...


                                              回复
                                              24楼2018-03-13 22:05
                                                沙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3-13 22: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13 22: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13 22:20
                                                      加油w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3-13 22: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14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