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64贴子:23,121

【蹇齐】【原创】上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仅此一家,问你上不上?不上也得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18 09:15
    我要吊你们的胃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18 09:16
      蹇齐
      “王上,末将参见王上。”
      坐在位置上的人下意识站了起来扶起来者:“……小齐受了……”
      “边关地区,自是……没有王城一般好。”
      “小齐可有受伤?”
      这话问得,自己却直接拉起他的手四处查看。
      “末将,并无受伤,该回去洗漱一番了,王上……也请早些歇息吧。”说着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是夜。
      “王上……”齐之侃撇着眉看着身旁的蹇宾。
      “王上怎么来了?末将……”话还未说出口,就被蹇宾堵住了:“唔~”
      吻了许久,二人分开之时,还划出一丝诞水。
      “王上……这……这……”齐之侃有点方了。
      “本王想你。”蹇宾伸出手去摸齐之侃的脸,道。
      “末将……”
      “哎,小齐在私底下,就不能与我当做寻常知己好友一般称‘我’不成?”
      “王上……”
      再次听到这话的蹇宾可就忍不住了,一扑,直接将人压在身下,小麦色的皮肤,近距离看,更是一副美好的风景
      蹇宾覆在上面,撩起齐之侃的衣角,指腹微微在腹肌那里顺着纹路划,似有似无,弄得齐之侃一直在缩。
      见到齐之侃一直躲,蹇宾也就直接把自己撑高了一点上去,将自己身下滚烫的那一物,隔着褒裤与齐之侃哪物贴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18 09:16
        大早上起来写肉文都不带有人理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18 09:21
          有有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8 09:24
            有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18 09:24
              继续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18 09:25
                目前车上有一名司机一名乘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18 10:54
                  “王上……”齐之侃见已到床最里面,无处可躲,便抬起头,转向别处,任由那物贴着他那一处。
                  “叫蹇宾。”
                  “蹇宾……”
                  最诱发情意的,也许就是对方情迷意乱中的一句话。
                  看着小小声略带呻【度娘开恩】吟的小齐,看着他心心念念日想夜想的人,蹇宾直接将褒衣带子扯开来,拉着齐之侃的手隔着裤子贴在身下的某物,力气大到无法让他挣脱。
                  另一只手扒开他的衣服,紧接着扒了自己的衣服,欺身压了上去。
                  扯掉身下人的最后一层裤子,连着自己的也扯掉,齐之侃看了一眼背后,早已无处可躲:“王上……蹇宾!”
                  正在把弄他身下小兄弟的人突然停下了:“小齐?”眉眼含笑,无处不是调侃的意思。
                  “你要干……”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话直接让蹇宾截了过去。
                  齐之侃哑口无言,只能让他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18 14:24
                    我不会说我已经写到比较羞耻的那一段了,想看?先上车再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18 14:24
                      可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8 15:12
                        没有人理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18 15:12
                          于是蹇宾再度吻上去,略带侵略的意思,轻轻吸着齐之侃的舌尖,舌尖不是略过他的虎牙。
                          嘴上未停,手上也没有客气,从那堆衣物中取出一盒香膏,手上占了些,向齐之侃后庭摸去。
                          齐之侃闭了眼。
                          “小齐……”说着微微刺入了一根手指。
                          齐之侃皱了一下眉,还好,还能忍受。
                          蹇宾退出来,又沾了一些香膏,进去时还多了一根手指。
                          二指了。
                          见他还没有反应,蹇宾又是退出来,这回可是挖了一大堆香膏了,进去时也变成了三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8 15:31
                            与度娘作斗争,厉害死了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8 15:31
                              加油,顶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18 18:28
                                加油.


                                回复
                                18楼2018-03-18 20:18
                                  终于来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18 20:18
                                    楼楼,我悄悄告诉你,卡肉会怀孕


                                    收起回复
                                    20楼2018-03-18 20:20
                                      开车了诸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18 20:24
                                        来了来了


                                        回复
                                        23楼2018-03-18 20:25
                                          “唔~疼~呜~蹇宾~疼……”齐之侃开始变得抽抽搭搭。
                                          “不疼不疼,等下就好了,啊。”说着开始开阔“土地”。
                                          “哈……哈……唔……轻点……”煎饼也没闲着,还要弄着身下人身下的某物。
                                          身下人的某物也渐渐挺立,见到开阔地差不多了,就将他翻过去,挺身而入。
                                          “啊——疼……唔……”
                                          蹇宾低头吻掉对方生理性的眼泪:“不疼,一会就舒服了。”
                                          说着对着后面掂了一番:“小齐现在感觉如何?”
                                          “疼……”
                                          说着蹇宾开始小幅度地运动了。
                                          “哈~哈~轻点……”齐之侃撇过脸去,不去看蹇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18 20:25
                                            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8 20:25
                                              勇敢与度娘作斗争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18 20:26
                                                已经焊死车门了


                                                回复
                                                27楼2018-03-18 20:26
                                                  接着开


                                                  回复
                                                  28楼2018-03-18 20:27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只有这么一点的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18 20:28
                                                      吾王下令,接着开车.楼楼还不快来接旨


                                                      收起回复
                                                      30楼2018-03-18 20:31
                                                        加油


                                                        收起回复
                                                        31楼2018-03-18 20:52
                                                          我 我站齐蹇的咋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3-18 21:31
                                                            “小齐,看着我。”蹇宾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勾得齐之侃忍不住转过去,泪眼朦胧地看着蹇宾:“王上……蹇宾……你轻点……我疼……我打仗受伤……都没这么疼……你就欺负我……就会欺负我……”不知什么原因,整个人抽抽搭搭地哭,竟哭出了婴孩的感觉。
                                                            “好好好,我错了,你别哭。”看不下去的蹇宾出声哄道。
                                                            话虽如此,身下的动作可未曾停。
                                                            再动了几下,身下人的身子突然一阵颤动。
                                                            “嗯啊……嗯……”
                                                            蹇宾倒是明白了:就是这里了!
                                                            说着又掂了几下,身下人的呻吟越来越娇:“啊~嗯啊~我……我……”
                                                            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小齐,也就不说了,把头埋进臂弯里,受着这些撞击。
                                                            蹇宾却一把将他翻过来,让他看着自己身下:“小齐,舒服吗?”
                                                            “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3-18 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