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契吧 关注:57,454贴子:309,064

【灵契】因为相遇所以追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四次重开,请可怜可怜我qwq!
  食用方法
  1可能是个中长篇
  2楼主学生党,不定时更新!
  3尽量不使角色ooc
  4可能埋有伏笔注意避雷!
  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20 19:03
    二楼祭度娘,来一人就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20 19:03
          第一契 玉见
        凄辰时节枫叶通通被夕阳染了红。不知道谁家的单只风铃孤独地被风吹的叮叮当当,有些苍凉之意。
        平平常常本来每个城市都有的偏僻小公园,纷纷落叶哗啦啦地撒在一个黑发男孩的头上,淡淡的香味,躺在枫叶上的他会心一笑。
        到秋天了,可以看见红红的落叶了,桂花也快开放了,他可以摘一支桂花梗插在花瓶里了。他有男孩心满意足地想。原本不起眼的想法,到男孩眼里是那么的美好幸福。
        “快看,就是那个怪孩子!”远处嘈杂声扰了男孩的思索,随着呼呼的风声传入男孩的耳中。
        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逐步富有。人们不需要以前彼此的生死依靠,反而每个人都步入自己独立,帮助他人的思想越来越被淡化。
        习以为常罢了,男孩把头深深的埋进枫叶里,贪婪的吸取里面的秋天的味道。秋天的凄美感很适合他,他很喜欢
      。一片片落叶总能勾起不舒服的回忆。他向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知道他是个厉害的人,然后把他和她的母亲遗弃。难道弱小就应该被受欺负吗?所以他一直都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母亲。
        不知何时身后站来一群衣宽体胖的孩子,与年少傅粉的他形成鲜明对比。 “喂,就是你吧?没爸的怪孩子。”
        男孩不想与他们争论,日将暮,他也该快快离开了。却没成想被他们按在了地上,捂住了嘴巴。那群孩子看清了男孩的面目,年幼空灵的眼睛上刻画笼罩着忧郁消沉的阴影,滞留着压抑,找不到一点灵气,一点精神光彩。
        孩子们讶异住了。
        “一起揍他!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不知何时哪个孩子撕破了安静的气氛,危险罪恶的想法瞬间涌了出来。
        男孩很委屈,却没出一点声,因为他知道这整个世界都与他对立着,对立着。不会有人来帮助他。
        划拳的风声瞬间响应在他的耳边,强烈的疼痛感却迟迟没有到来。
        “谁让你们欺负他的!?”一阵稚气的男声迅速阻止这暴力的行为,仿佛露出了架势准备大干一场。
        “哟,哪里来的小不点,敢在爷这里造次?”大概是那群孩子王,随手扔开了男孩的衣领,目标也随机转向了那个拔刀相见的多管闲事的人。
        那个男孩留着稍稍长一些的发型,身着小学学生服。瞳孔里散发着勇敢又不失机灵的气息,整个人朝气蓬勃。
        长发男孩随机向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黑发男孩走去,护在身后“这个人,小爷我罩着了,你们今后不许欺负他!”瞬间表明了立场。
        黑发男孩愣住了。他从来都没有听过别人对他说这句话,也从未妄想听到这句话。

        长发男孩真的是很厉害。眼见前面的熊孩子马上就要扑过来,他手疾眼快地抓住后面公园特有的铁锹拍了上去,眼看马上就要被围剿,就这么一回手,两个孩子便撞在了一起。
      黑发男孩看呆了。
        待他转回神来,发现长发男孩仗着身高,原本就是以多欺少不公平的干仗,长发男孩竟然逐步占了优势。
        或许是实在打不动了,或者是被打的太疼了,那群熊孩子立马边哭边分散开,“你等着!我要告诉我妈?”
        “切,小爷随时奉陪。”长发男孩朝着他们逃跑的方向吐了吐舌头,之后便仰坐在枫叶上。干架干的是爽快,但是太累了,而且貌似刚刚里面有几个认识的邻居小孩,回去肯定又要挨批评了……
        “你的脸流血了。”黑发男孩指了指长发男孩的脸,示意他注意下。
        长发男孩用手摸了摸脸,“哦,没关系,不是大伤,回去贴下创可贴就行。”
        “我来帮你。”黑发男孩踮起了脚尖,用舌头舔了舔长发男孩脸部受伤的部位。
        脸部的苏痒使长发男孩有些忍受不了,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之后看见是黑发男孩在用舌头帮他清理伤口的时候,不禁脸红了下。
        “舔舔就好。”黑发男孩笑了笑,然后郑重道“刚刚谢谢你了,以前,从来都没有人帮过我呢……”
      长发男孩挥了挥手轻笑“一点小事而已,不足挂齿,也是他们欠收拾。”随后长发男孩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拉住黑发男孩的手,手上放了块用红线系起来的青白玉,“这块玉就送给你啦,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谢,谢谢你!”
        夕阳打在他们身上,长发男孩的眼里散发着善良的气息,儿而黑发男孩却散发着一丝对生活的希望。
        
        “玉,同为遇,象征着遇见……”端木熙抚摸着手中的物事,青白玉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叹了口气,便把物事装在了口袋里。
        或许是真是这块物事发挥作用,它又安排了他们二人相见。这次,端木熙下定决心,这次让黑发男孩,来保护那个长发男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20 19:13
           第二契
        中元节
          (落月篇 上)
          今天刮的是西风,河水的流向也随之改变。潺潺河水上漂浮着红莲灯笼,蜡烛透露着天上的点点星光,便仰天望去,天上的天灯随风飘荡向西,记载着思念,送往西方极乐世界。
          红烛影回仙态近,翠环光动见人多。
          杨敬华忽然才想起来,今天是中元节。
          七月十五,鬼门双开,招魂来。
          杨敬华觉得今日身体内如此躁动,可能是因为自己死掉身体正常排斥的原因吧。
          月光清冷,树上鸣蝉。据说今日天黑时,阴关的门会双双打开,困在阴关的鬼魂们会从阴关来到阳间看望自己的至亲。
          月光照应河面发寒。传说鬼门所开之地,正是这平日生气勃勃的河水。有家人过世的人们便会做盏水灯,放进河中,而上面承载着自己的阳气。
          地为阳气,河为阴气。
          鬼魂们会争先恐后地抓去河灯上的阳气,好为自己进入来世轮回。
          杨敬华觉得身体马上就要分裂开什么,便也不在外面晃荡,早早离开。毕竟他害怕见到鬼嘛。
          “小影灵,让我出去看看呗?”
          杨敬华身体一震,回头看去,竟然是他一直梦见的那个人。
          ————
          “子成,今年的雪倒是和当年一样大。你可还记得我们初遇的那年?”端木落月见窗外漫飞的白雪,顺手倒了杯热酒。喝酒赏雪,好不雅致。
          “回大人,当然记得。当年也如今一样,满天飞雪,分外寒冷。若不是大人出手相救,子成也不会活到今日。”杨宁毕恭毕敬,由衷地感谢着大人。
          “你我二人相遇已久不必如此。”落月抿了口酒,轻笑。
          “杨宁定会永远追随着大人您的!”

          “……子成还真是无趣。”
          ————
          “哇啊!鬼啊!怎么说啥来啥!?!”杨敬华往后退了退,虽然自己也是鬼,但是他也有人的思考能力啊!哪个人不怕被鬼吃掉??!
          “噗,杨宁的后代还真是有趣,”落月随后飘到杨敬华的身后,捂住了他的双眼在耳边轻声细语道“今日便是中元节……”
          “我知道!所以我才见了鬼!”
          “不许插嘴。”落月很不满有人插话,靠在杨敬华身上紧了紧,吓得杨敬华立马乖乖闭嘴。早该知道他就好好呆在端木熙身边不该出来造作了啊!

          “我需要你的身体做一件事,所以,我可能要操控你一段时间,对不住你啦。”说罢便进入杨敬华身内,将杨敬华的灵魂锁入封印之内。
          今日本是鬼节,阴气重,所以他也只有今晚这次机会。再加上这个小影灵又意外地出来闲逛,落月的灵力自是长了不少。
          “**!你强盗吧?!还我的身体,大坏蛋,打死你!老子锤你胸口!”落月听闻杨敬华的唠叨,不禁失笑,心想杨宁家的后代竟会如此可爱。
          “好了,现在回去。我要是想要见到那个人,就必须要有强大的灵力。而合适的人选,也只有那个小祭司了。”落月摸了摸配在腰上的落月剑,顿时勾起思念。
          香飘彩殿凝兰麝,雾绕青衣冬绮罗……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20 19:17
          @ 应是未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20 19:1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20 19:21
              来了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20 19:25
                来个人今日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20 19:42
                  伤心……明明以前的帖子那么热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20 19:45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20 19:49
                      d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20 19:49
                        已关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20 19:50
                             第三契 (落月篇 中)中元节
                            这种被人所以操控的感觉真不好受,不能随意动弹,不能随便说话,憋的杨敬华十分难受。
                            “*****啊!快给老子解除封印啊啊啊!”杨敬华内心咆哮着,恨不得自己捅自己一刀。
                             “喂,你现在可是被我控制的,最好老实点哦。”端木落月的温馨提醒,使杨敬华乖乖住嘴。说来蹊跷,难道这个梦中人一直附在他身体上?
                            杨敬华努力回想着他所梦见的场景。日常,对话,雪地……
                            ————
                            “哈哈哈哈哈,子成,你来了?我今日这番模样,你可吓到没?”满天飞雪,想要尽力隐盖着积累成山的尸体。
                            端木落月坠入魔道,这是杨宁想都没想过的。为什么他的大人前年还好好的与他饮酒论道,今日这番疯狂模样?
                            自己的情感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主人就这么继续下去,这天下迟早要大乱。
                            杨宁蹙眉,眼边两行清泪滑下拍打在雪地上。终是有个结果的,只是二人都不希望的。
                            “大人!”杨宁吼破天际,落月剑最终插入到落月的胸膛。
                            ————
                            被杨宁杀害!
                            杨敬华猛地想起,是了,或许他就是第一代阳冥司,端木落月!
                            杨敬华顿时感到恐慌。如果放他出来,定会大开杀戒,就像当年那样,血流成河,贫民们惶恐终日。
                            杨敬华怎么会糊涂到那个地步,他懂,这是灾难。西风刮的杨敬华直打寒颤,中元节的气氛本来诡异,再这么细想,恐怖如厮。
                            不行,决不能让他见到端木熙!杨敬华努力地让自己停止脚步,却怎么费力也不得成功。
                            “可恶……你到底想干什么?!”眼看马上就要到端木家,杨敬华越是心急。落月这么可怕的人想要接近端木,定是心怀不轨。
                            “痴儿,还能有什么?杀了他,取得他的灵力呗。”端木落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看似漫不经心言道。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20 20:09
                            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20 20:20
                              那那那个是子诚,杨宁字子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20 20:23
                                自己d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20 21:36
                                  明天依旧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20 22:10
                                    加油!!!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20 22:16
                                      加油哦,挺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20 23:15
                                        赞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20 23:1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21 01: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21 06:51
                                              楼楼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21 18:37
                                                楼层好特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21 18:37
                                                  今日日常三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21 20:46
                                                    可怜的楼主。。。椰子也来暖暖。。。


                                                    收起回复
                                                    28楼2018-03-21 22:22
                                                        没人
                                                        我哭死。
                                                        第四契 落月篇中下,中元节
                                                        端木落月爱雪。飞扬大雪中随手轻触一把雪瓣,用舌尖舔着稍凉的晶莹融雪,冰凉的刺激感提醒他还没有走火入魔。是了,他有预感终有一天会堕入魔道。
                                                        梅树枝头上的白腊梅开放,绽放着它优雅姿态。寒冷的的气温阻挡不住它们对冬日的向往,使着劲儿地长,毕竟谁都不愿意去做一个没有用的花骨朵。仿佛是那一会儿,满园竟然开满了腊梅,叫人看了舒心,纯洁毫无瑕疵的白净化万物生灵的灵魂。
                                                        腊梅好看,但终究生命短暂。花开花谢,飘落了的花瓣,开透了的花瓣,便纷纷融入那人人避之不及的泥土中。人人都忘记了它原本洁白的模样,它们也心甘情愿融入泥土中,为梅花树提供养料,它们愿意这么做。但有些腊梅瓣陷入渠沟实在是肮脏不堪,使人见了便憎恶。
                                                        端木落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他明白他即将属于后者。
                                                        所以,为了不让杨宁受到伤害,他早就将他逐出了端木家门。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
                                                        杀了……他?
                                                        杨敬华吓到有些呆滞。
                                                        “不可以!不行!你不能这么做!”杨敬华立马缓过神来竭力制止住自己的身子,却发现怎么做也拖不住他继续前行的身体,气得他差点把素质三连顺口说出。
                                                        “你现在最好乖乖地听我话。做这些无谓的反抗是没有用的。”落月冷冷地命令。
                                                        “你当老子傻啊!?你说不让动我就不动?!!何况……”杨敬华顿了顿,咬着牙使出全身的力量阻止,却发现自己一个手指也抬不起来。“何况,你要伤害端木熙!!!”这还有几百步便要走到他的房间,杨敬华心要提到嗓子眼去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咳出动脉血来。
                                                        “可恶……就没有哪个侍女看出来异样么?!”一路上杨敬华碰见了许多端着食物的侍女,侍女一个个面无表情地从杨敬华身旁走过,杨敬华仿佛觉得所有的希望都扔在了盘子里,一会儿就被哪个人吃掉。
                                                        房门终究是被打开来了。“你回来了,今天是中元节,不应该随便出去的,你应该明白的。”随着端木熙的声音入耳,杨敬华越发感觉恐慌,想让端木熙快跑,却不能随从身心。身上也不难免流下冷汗,感到全身发软。
                                                        端木熙是个很敏感的人,稍稍片刻便发现不对劲儿。便放下手中的纸笔问道“敬华,你怎么了?”
                                                        语音刚落入空气中,下一秒便听见“刺啦”一声,剧烈的疼痛感从胸前一并而来。
                                                        低头一看,竟发现是落月剑直直地插入胸膛。
                                                        “杨……敬华?”看到血一滴滴的拍打在地上,端木熙这才发觉那是自己的血。“你在……干什么……?”
                                                        “疼吗。”落月满意地将落月剑从端木熙的胸口抽出来,丝毫不在乎血流满杨敬华双手。相反是他操控杨敬华说出这两个字,好让端木熙心寒。
                                                        “你在搞什么……”端木熙竭力不让自己昏睡过去。
                                                        欲念如浇似火,杨敬华万分心疼和愧疚,却也终是吼不出来。
                                                        怎么办!?再奋力一搏!?
                                                        仿佛杨敬华的全身的力气都聚集在了喉咙上,向端木熙大吼,“端木熙!快跑!端木落月他操控了我!”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万分吃惊。
                                                        落月是最惊讶的那个。这个小影灵,竟然有如此大的意念?
                                                        ————
                                                        自从杨宁走后,端木落月的房间自然是空了起来。
                                                        无尽的孤独和黑暗瞬间吞噬了他所谓的光明。
                                                        春夏秋冬,强烈的孤独感折磨着他,每一天的时间对他来说仿佛丝毫没有一丝意义。虚度光阴,把酒论天。
                                                        每一场祭祀心中所共享的灵力也只想全部给那人。
                                                        终是比不过孤独,疯了。
                                                        他想尽办法吸引杨宁回来看他一眼,当初的誓言他也记忆犹新,“若是我哪天疯狂成魔,那请你想尽办法杀了我。”
                                                        又是一轮冬天。踩着啪嗒啪嗒清脆的薄雪上,一个个人头也随之发出啪嗒声。
                                                        无数个无辜的贫民送上无数条灵魂。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将他引来,好见最后一面。这没什么错。端木落月痴痴的想。这也算是一种层次上的追随吧……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21 22:2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3-21 22:3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3-21 22:50
                                                               落月篇后续
                                                              “等等?!老哥?!你怎么把端木熙的灵力给了我?!我承担不起啊!”杨敬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我……难不成又要来一次渡气??”杨敬华抱着端木熙,有些脸红地嗷嗷乱叫,可端木熙流血太多,再加上灵气消耗太大,随时有生命危险。
                                                              虽然这件事情很丢脸,但是端木熙的命很重要!杨敬华心想,便豁了出去。
                                                              于是秦诗瑶回来便看见了杨敬华抱着满身都是血的端木熙在血泊里亲吻这一幕。
                                                              为敬华祈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3-21 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