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744,055贴子:36,988,207

【原创】《生而无涯》古言武侠有一丢丢玄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个写了大纲却被我扔了两年的文,最近捡起来重写,感到十分痛苦。小韩问我何必呢,我也不知道,回他即使现在不补,以后总要补的,毕竟我是个执拗的人。
自己默默地写是最大的痛苦,所以接受小韩建议发出来,希望得到大家的鞭策
不长,计划三万以内搞定,虽然可能是四万搞得定,但一定不是长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28 14:55
    啊,对了,二楼征集个名字?其实还一直没想好,标题只是我随手打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28 14:55
      一.

      武当终年有雪。
      细小雪花经年累月的覆盖,也将这偌大武当变作一派素裹之地,积雪在脚下吱吱作响,化成苍茫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他闻声略一皱眉,未来得及回身便先嗅到了空中传来的淡淡阳春香气,接着头顶出现一张绘着红桃的伞面,新雪落在伞上发出簌簌之声。
      “这位道长,请问三清殿是何方向?”
      女子声音极微,像是怕惊扰了这无声之处。他向前迈出一步而后回身,站在伞外执剑拱手,“姑娘寻访三清殿可有拜帖?”

      女子的眉目被红伞遮住,只见得她莞尔一笑,从腰后取下一柄长剑,递至他的面前,“不曾有拜帖,只是前来物归原主。”
      长剑没有剑鞘,剑身在白雪映衬下反出耀目光芒。他接过剑细看,方才在剑柄上模糊认出三个篆字“三清……无……”。
      这似乎……“姑娘是从何处得此剑,又是从何处知我山?”拾物不难,能上得武当却不甚容易,他未作表态,追问道。
      “此剑乃我从一集镇小贩处偶然购来,仔细看过发现应是贵派之物”女子从腰间取下一块佩饰,递至他面前,“我乃桃花弟子,道长不必讶异。”她在伞下似是扬了头,不过依是未露容颜。
      “原是如此,姑娘请随我来。”他见状收了剑,侧身虚做一个邀请手势,便径直向前走去。
      女子抬伞,冰雪尽数扑到脸上,带着细碎又不可忽视的寒意,直逼心肺。她看着那背影,眉头紧蹙,笑意尽失。


      “师兄!”
      前脚刚踏入殿门,耳畔就咻地逼来凛冽剑气。他身形一晃,避开剑招,一把捉住来人手腕,硬生生阻下对方出剑之势,“无邪,殿前需要胡闹!”

      被称作无邪的少年面露懊恼之色,正要言语之时看见了仍在殿外的女子,眸中闪过一抹奇异神色,复又气道,“师兄,下一次我一定要赢你!”
      “待修行时再言吧。”他松开手,递过长剑,“这可是你的剑?”

      无邪接过剑,走至殿外女子面前打量几眼,“白芷,我说过你不必再来的。”
      “我彼时听了你这话,确实不曾再来”白芷冷冷一笑,“此时么,我倒是有些许问题想要请教。”她边说着边收拢手中红伞,伞尖有意无意地在殿内有所指向。

      握剑的手无意识颤抖,无邪盯紧了白芷双眼,片刻升腾起的杀意被他强行压制,回身道,“师兄,容我先去处理点私事。”话罢并不等得回应,换了副生硬口气,“请。”
      殿外雪色过盛,殿内便尤显昏暗,白芷的视线被他遮住,掠过一眼什么都看不真切,又为他语气一扰,也就未做逗留,紧随离开。

      被无邪唤作师兄的男子站在老祖像的阴影之中,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莫名的眉心一紧。



      忘生崖,武当弟子坐忘之所。崖边雾气不散,唯一点光线可穿过云层,成数道光束。立于此处,极易产生浑然无我之感,身心与天地自成一气,故偶有心绪不宁或受师门责罚的弟子前来此处打坐,以称坐忘。

      剑柄的纹路硌得掌心有些微疼,无邪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一道一道的光线,略微放松了手掌。他侧过身,冷道:“你还有何事?”

      白芷并未立即答话,她站在刻有“忘生崖”三字的巨石旁,细细摩挲着笔画,像是有所回忆。无邪也未催促,只是倚在崖边的雪松上,任身后云雾翻涌。

      半晌,白芷终是开口,“如今是什么年月?”
      无邪想是没有料到这样的问题,顿了一顿,方才回道,“如今丙申年。”
      “丙申……”白芷拍拍忘生崖石,向着崖边缓缓迈步,“竟已是两年了……两年,你们是不是过得很好?”
      听闻最后,无邪的瞳孔骤然一缩,站正了身体厉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白芷似是没看到他的反应,仍然微笑着,一下一下迈着步,“只有你我,你不必再装。”她走至无邪身前十步停住,面带讥讽,“你以为,我再也认不得他了,是么?”

      耳边兀的惊雷,长剑正斩。无邪没有再回复,而是挟着冲天剑气直逼白芷眉心。他步作流云,左手双指于剑刃划破,几笔画下一张血符,血色在雾气中显得朦胧异常,却夹杂一股不容小觑的致命潮腥。
      “滋”地声响,血符碰触到红桃伞面,溅起一片青烟。伞后是白芷的低喝清音,“呵,想不到你武当竟也走这下三流的路子!”话罢身形翩转,生生腾挪至无邪背后,红伞在她指间翻覆,搅动这一处崖气熠熠生光。

      两三回合之下,无邪便知自己不是白芷的对手,那些年习真武或可一战,如今这身子却是……他垂着眼,瞳色越发暗下去,全身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剑身被抛定于胸前,搅动得雾气愈发浑浊,颤抖挣扎着像有异兽即刻破剑而出。
      白芷立于五丈之外,嘴角挂着一丝嘲弄,她转动伞柄,缓缓抽出一柄长剑。普通的剑长三尺六寸,配剑鞘,她的剑长三尺七寸,配伞鞘,但若说有什么不同,实也并无不同,白芷想着想着,那笑容越发嘲弄起来。

      云海从远处翻涌而来,随波放逐成扑天架势。白芷横剑齐眉,不去管那波谲诡像,而是盯紧了无邪手间动作——假是这术没有记错,她应该在两年前见过一次。

      千里阴幡云遮月,十万鬼怪遂令来。
      左手虚空画符,右手点穴成印,无邪抬眸,瞳孔已全数化为黑水,他口中呢喃,双掌突然合十,用力向下一劈!刹那间哭号漫天而起,地面躁动起伏不定,隐然已见得众白骨森森,只消他最后一个合掌印结,剑入地三尺,这坐忘之所即刻便会化作修罗场。此当时,亦有两点剑光由浓雾穿透,一点向着无邪暴露出的心口,一点向着因他手势而下落的剑尖……天地轰然,激起飞霜雪沫又终归落平静。

      白芷驻足,看着对面二人,无邪堪堪撑倚着一身与之相同的白玉道袍,那人却拿着她的剑在细细端详。
      “云无意,你应知你这师弟已在邪祟道走火入魔,为何要拦下我这一剑?又或者你也……”她指指云无意,凤眸精光一闪,手腕忽又收回,做无事状拍落发梢细雪,复从背后取红伞撑开,大笑出声,“还是在你们武当正道眼里,别人入此道才非死不可?”

      云无意愣怔着抬头,目光从那柄奇特长剑移至伞面,“意芷”。似乎他眼前一下被这两字占满,横也是它纵也是它,心底是什么焦躁不安,又是什么辗转欲动?云无意下意识将剑抛还,却在她接剑插入伞柄后彻底丧失。

      脑海忽然就炸裂。
      坐忘有此崖,而生也无涯。


      回复
      3楼2018-03-28 14:57
        二.
        阳春枝头,三月新蔻。
        是日十五,宜祭祀、出行、会亲友。白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顺手自身旁路过的花枝上折下一朵桃花,插在头上,跑到最前面腆着一张脸道,“师姐,小芷这样可美?”
        师姐闻言轻嗤,“小芷美是美了,可怜那花儿呦,无端端的糟了你这毒手。”
        “师姐惯会取笑人家!”白芷扯住师姐衣袖,使劲眨着眼,笑道,“师父可都说了,这人生在世啊,需果敢快意洒脱,觉着对的好的便去做,休要考虑太多,尤其我们为医者,切不可瞻前顾后唯唯诺诺,而错失最重要的机会。”
        见白芷那副摇头晃脑的模样可爱,师姐也未再言,嗔点下她的额头,“一天就你歪理多,不说这些,此行前去武当,可都确定准备妥当了?”
        白芷正欲再折一枝桃花送给师姐,听此话转身抄上师姐臂弯,垂下眸子道,“我不知今年会迟到月中……早都……准备好了。”

        这条下山路由十里桃花铺就,枝头浓密繁盛,清晨的日光照下来,使人从头到脚都着在粉红里,脸颊也不例外。白芷只觉得脸上烫烫的,心下也有点慌张,按理说这并不是第一次前去武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焦灼。

        当今武林分五派,武当剑术出神,少林内功无双,天山刀法妙绝,回乌善驱百虫,桃花济世悬壶。武当处山北,桃花处江东,山北高域严寒,江东壤平水暖,因此武当积雪终年不化,桃花则常年胜景如织。巧的是,现任武当掌门与桃花仙主当年同游江湖,为生死至交,后两门派便有了条不成文的规矩,每隔五年各自选派弟子前往对方门派修行学艺,为期三年,以结永盟之好。
        白芷的六至九岁便是在武当度过的,后十二时,她又被选派同诸师姐一起带门下幼童前往武当,虽只半年即返,亦是第二番。如今年十五,正是学习更精进剑术的时岁,此来便是第三回。

        脚程于习武之人并非困难,从江东至山北看似遥远,对她们也不过个把日头。还在白芷日复一日琢磨自己慌张缘由的时候,武当的山门已在眼前。

        武当山门由一整块汉白玉制得,历经百年依然净透无暇,就像武当弟子的道袍一样,内衬虽为青黛,外衣却是永远白衣胜雪,不惹尘埃。白芷曾为此头疼不已,她们桃花地处江东,又多收女子,门派装多为桃、粉、紫一应丽色,门规也较为自由,允许弟子改装穿戴,因此自来了武当,就再也没认得清人,甚至有些时候,道袍融于雪色,她连人也看不到,闹出不少乌龙。再后来……
        想到再后来,白芷不禁伸了伸脖子,越过师姐肩头望向山门。山门下站着约数十武当弟子,同她们一样,排行两列,一列是玉虚宫大弟子云无喜,一列是三清殿首徒云无意,两人身后又是其它宫弟子一字排列。白芷收回目光,暗暗心喜,以他的天资,在上一年交换修习中就已将桃花宝鉴外卷参透至臻,这一次应是驻留武当,她果然没有猜错。

        “桃花派白术携我派弟子又来叨扰了,请诸位继续多加照顾。”白术师姐行过平礼,笑言道,“还请再代我派仙主问候贵派掌门,仙主近日闭关,未能亲临。”
        云无喜抱剑回以平礼,武当弟子惯有的刻板面色也稍显缓和,“我派掌门一向云游四海,亦请贵仙主及各位不必介意。”话罢他看看云无意,云无意颔首,侧身道,“白姑娘无需客套,我两派数年如一日交好,诸位大可将武当视为家中。”
        白术师姐还想再说什么,腰后却被手指戳了戳,心想那猴儿一般的师妹怕是等不及这些个虚礼,当下也不再多言,连请带路,同他二人一道进了山门。

        进了山门白芷倒真像回了桃花,长长吁出一口气,如法炮制地又戳了戳云无意的后腰。云无意比她高出一头,道袍又宽松带风,她偏偏是精准得很,全赖过去戳的不少。

        云无意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谁,两人孩童时的把戏,竟然一玩也玩了将近十年。他默不作声,手背过身后摊开,显出一直握着的小纸包。掌心嗖地掠过一阵风,身后之人眼疾手快,立刻就拿走了纸包,云无意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随后又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回复
        4楼2018-03-28 14:58
          三.
          武当山上,玄妙观后,生长着一片雪山睡莲。睡莲受玄妙池水浸泡,一季一结子,莲子清甜入味,有凝神静气之效,于修行之人极有助益,因此莲子羮是武当弟子最常用也是必须的药膳。而对于白芷来说,到了结子时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即刻采下的新鲜莲子才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美味。
          武当没有明文规定是否可以私自采摘,七岁的白芷便认为那就是可以,她倒也不至于大摇大摆,却仗着身形尚小,又着武当白衣常服的缘故,时常摸去莲池一饱口腹之欲。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去的次数多了,难免被人盯上。

          这一日白芷起的大早,灵活地穿戴齐整,未惊动同厢房一人。她捏捏腰间荷包,昨晚已吃掉了最后的莲子,今日还是再去玄妙池一次吧,她有些委屈的摸着脸,心道“实在是莲子太好吃了不然我也不想这样”,边是委屈的想着,边是脚下跑得飞快。

          到的时候晨曦未起,天色还是蒙蒙一片,白芷立于池畔,纠结着是像往常一样等天亮再动手还是早点事毕,忽然面前影绰中斜刺来一根枝条,白芷猝不及防,摔倒在地,被枝条抵住胸口,她呆呆的看着胸口,好一会儿才稳住心神,看向来人。来人约莫大她两三岁,小小年纪就皱着眉头,紧抿的嘴唇看起来不太友好,白芷想起了这人是谁,怒上心头,“云无意!你想吓死我吗!”

          那名唤云无意的小童神色变也不变,收起枝条转身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看她,白芷气鼓鼓地爬起来也转身就走——和云无意不同的方向,没走几步脚下飞来枝条插入积雪之中,似要阻断她的去势。白芷这才追了上去,一脸忿忿,“云无意,你到底什么意思?”
          云无意看她跟了上来,没有说话,转身继续朝着自己的方向,白芷怔住,没听说云无意是个哑人呀,相反的,都传他是武当近一百年资质最佳的弟子,可谓天赋异禀人中龙凤,她先前拜见武当掌门的时候见过,只一次便能记住。白芷这么怔着,见走在前面的云无意又停下来看着她,她突然反应过来,指了指自己,“你是……要我跟你走?”

          怪哉怪哉,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我说,你什么时候在那里的?你在那里干什么?我们去哪里?”白芷亦步亦趋的跟在云无意身后,一搭一搭的问道。云无意却不答,白芷百般无聊,也不再说话,想走又怕技不如人,还是跟着罢。
          很快地,白芷发觉事情不对。离开玄妙池一段路后,两侧屋舍越发眼熟起来,刚刚经过的是阳明宫,阳明宫再过去是三清殿,三清殿接着忘生崖……白芷一个激灵,忘生崖旁边是戒律院!想到这里,她立刻停止了脚步,并悄悄后退企图逃跑,谁知刚转身就被什么东西砸中小腿,小腿一沉险些跪倒。

          跑也跑不掉,她又不想受罚,这可如何是好。大概是恶从胆边生,白芷叉起腰,问道,“云无意,你莫不是因为我采莲子之故?”
          云无意看着她,依旧没什么表情,微微颔首。
          “可你武当派规可有哪条哪款哪项写着,禁止采摘莲子?”白芷窃喜,她对自己记忆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桃花虽规矩不多,可她们在来此之前,也是人人被要求学习背熟了武当派规的。她越回忆越得意,越发字字掷地,“若有白纸黑字,我白芷甘愿受罚。”

          “白芷。”云无意终于开口,却是重复了遍她的名字,白芷心下一慌,她的歪理对付呆小子云无意也许奏效,可要是被他记住名姓,告状到戒律师傅那里,自己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也不知怎的,她突然抱住了云无意的胳膊,像往常同师姐们撒娇那样,央求道,“好无意,你且饶我这一次罢,下次绝对不敢了!”


          一口咬下去,唇齿清香四溢,满身清爽,白芷眯眼嚼着莲子,大叹一声享受。她握着云无意给的小纸包,又看他走在面前,俨然是超然世外的莫测高人,不禁想起那一年被自己抱住胳膊的小男童,满脸涨红,忙不迭跑开的模样,她扑哧笑出声,引得师姐侧目,方才端正了姿态,规矩起来。


          回复
          5楼2018-03-28 14:58
            四.
            “白芷,你此次可要修满三年?”
            许多时,一干人事终于安排妥当,二人有了几句空闲功夫。白芷倚着一棵雪松,惬意地看着不远处几只走动的丹鹤,听得云无意这一问,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好赖也是正统的桃花弟子,哪有不尊师命的道理”她顿了顿,忽又有些揶揄,“莫非是无意不愿见我?”

            这么多年来,云无意从未在她这样的言语下赢过,每一次都逃也似的走掉,惹得她好一番笑。谁料这次他倒云淡风轻,睨一眼白芷道,“非,无意只是记得此次该习我武当九真剑诀,怕某人承受不起。”

            白芷心中啧啧称奇,怕不是“士别三日也当刮目相看”,况距上一次他们亦有近三年未见,云无意已练得金刚不坏之身?光瞧着这个头,他就从和自己一般高,长得高出这么长一截了,她想着,眼神也毫无顾忌地打量上下,满满皆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慨与落寞。
            云无意见她不语,又瞧得自己仔细,低头轻轻一笑,复又正色,“白芷,你来,我有一物交与你。”

            白芷随云无意去的是武当剑堂。武当因剑术独步天下,铸剑工艺也十分了得,因此每一间正殿之后都建有剑堂,既供奉前长老护法等佩剑,又提供锻造场所,为的是让所有弟子习武先习技,不可忘剑心。

            酉时末的剑堂除了守夜弟子,早已无人来往。云无意同弟子耳语两句,便带着白芷入了剑堂。甫一入堂就闻得炉火气息,空气相较外部燥热许多,白芷解下斗篷,四下张望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剑堂,看什么都新奇。

            “白芷。”
            正当白芷站在那些长老护法佩剑前观摩之时,云无意唤了一声。她应声转身,顺势瞧去,见云无意捧着一方宝匣,缓步走来。

            “这是……”这应该是一把剑吧?白芷琢磨着,没有猜透他的用意。
            云无意至她身前站定,眉目在火光映照之中明明暗暗,显得颇有暖色,连嘴角的弧度看上去也温和许多,他将宝匣又递了递,“及笄礼。”

            血哄的一下冲上脸颊,抱着的斗篷被手指揪得厉害,白芷咬咬下唇,强忍耳尖烧意,低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那一年若不是你以生辰礼要挟,我又怎会开了偷采莲子的先河?”云无意似是故意,又似无心,他接着略略俯身,“白芷,这里很热吗?”

            闻言白芷嚯地打开宝匣,头几乎低到匣子里去,口中还不断称赞道,“嗯嗯……真是一把好剑……无意你的手艺极好……”
            云无意轻叹一声,站直了身体,拿开宝匣,取出长剑,示意白芷接住。他立起剑身,拨动剑刃,霎时有一声凤啸清音迸出,直冲流进白芷的胸间,化作绵绵细雨,浸润心肺脉络,最后和而无物。
            白芷感到浑身舒爽许多,刚才的窘迫也全然不见,她两指于剑上细细抚摸,剑身刻有质朴纹路,薄而刚劲,持剑挽过一个剑招,剑光干脆无影……白芷停住,看向云无意,有些疑惑,“这剑,是不是略微长些?”
            “是”云无意抽出自己的佩剑格于其上,释道,“我特地多打了一寸,安全。”

            白芷看着两柄长剑交织,不知哪里的烛火噼啪一声,年十五的心头就这样被炸开一个小小豁口。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寸草不生,破败荒芜。白芷漫无目的的走着,起初她没有感到异常,像往常一样迈着轻快地步伐,后来实在走了太久,她终于止步弯腰,双手撑于膝上大口呼气,举目四望,除了远方仍然是远方,尽头永远在天的那一边。白芷有些慌了,开始低低呼唤云无意,说也奇怪,刚唤了两声,便看见他的背影出现在前方。她的心落下来,向前跑去,地面却在她迈步的瞬间突起异象!一株株藤蔓疯狂生长,眨眼就遮蔽了云无意的身影。白芷气急拔剑,那蔓草也不避让,反来缠绕她持剑的手腕,她奋力挣扎着,却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云无意渐行渐远,这茫然天地再次只剩自己孤身一人。

            白芷轻吟一声,睁开双眼——原来是梦啊,她挣扎着坐起,捶捶近日因练武越发酸痛的颈肩腰腿,盘膝调息,寻思着或许该同云无意说道说道,叫他不要再留自己开小灶,她的武格虽没有他那么上乘,也不算差,其实日常进度已经足够……这般胡乱想着,卯时的观钟被缓慢敲响,新的一天又来临了。


            收起回复
            6楼2018-03-28 14:59
              哪怕来上一个观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28 20:1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28 20:50
                  不错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28 22:3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29 07:53
                      五.
                      武当没有专门开辟修建习武场,不同进度的弟子大抵分卯时班与辰时班,相应时间内聚集在太极广场中,或自行修炼,或两两对试,各宫各殿的主剑师父则分散观望,实时授教。

                      白芷刚刚来到广场,还未找到平时对试的同伴,便被旁地惊呼吓到,接着感到背心一点寒光,她并不慌张,抽出佩剑反手格挡后背,“叮”的脆响,紧着她手腕一抖,借力将剑身抡出半圆弧度,那柄袭来的长剑便随势抛落。白芷脚尖轻轻一勾,还未着地的长剑就被她掌握手中。

                      “哈,真是妙哉。”
                      白芷转身,迎面的是一名眼生少年。少年长眉轻挑,眼角微翘,眸间像天生含水,那副笑着走来的样子倒有几分俏丽,与身上正统武当道服有些不匹。他走到白芷跟前,越发让她觉得少年目光朦胧,是春风,又似寒潭。

                      少年打量白芷几眼,突然伸手取剑,他掌风厉厉,正向手腕劈去。桃花派主医,若论攻击性自是比不得其它四派,但论轻功确登峰造极,所以桃花宝鉴之术胜在轻巧灵敏,鬼步仙姿。白芷踏本门步法,错身避开,正欲主动将剑抛还,却又被少年掌风自身侧逼得闪躲连连,停不了身。
                      正一攻一守之际,一道剑光倏地隔开两人,云无意的声音远远传来,“无邪,休要顽皮!”

                      云无意略向白芷颔首,接过她手上长剑,转身斥道,“无邪,白姑娘虽是他派,入我门却比你早,算来你应当称呼一声师姐,怎可无理?”
                      “在下云无邪,见过白师姐,是我失礼了,还请师姐勿怪。”云无邪在师兄面前显得无比乖巧,老实地垂下头,看着单薄可怜许多。

                      白芷笑笑,作不在意状,“是无意规矩多,我并无责怪。”话罢见云无邪抬起了头,也不知为何,白芷觉得那潋滟眸色竟有所变化,越发深暗,细一探究,又并无不妥,那少年笑嘻嘻承应着,从云无意手中接剑,确是阳光模样。

                      “无邪乃家师三年前带回,约莫即是你返回桃花之后,所以你二人并未见过”云无意看着不远处的云无邪,眉间淡淡忧色,“听闻是家中遭变,家师方带上山来,他修行时间尚短,心性难免不稳。”

                      “无妨”白芷摇头,好笑地戳了云无意的后腰,“当真论起心性不稳,这山上指不定没人能胜我。”

                      云无意收回目光落在白芷盈盈的眼弯,十分严肃认真的点了点头。


                      自打上次认识了云无邪,白芷就感觉哪哪都能遇到他。在白芷为云无意开小灶而叫苦连天的时候,云无邪便持剑奔来,表达自己刻苦耐劳努力学习的真心,要求同她一道被开小灶,又或是在白芷嘱托云无意下山采办物什的时候,云无邪亦跟前跟后,列出长长清单,要无意一并带回。

                      云无意同白芷并立山门下,看无邪把一张清单翻来覆去的交待,暗暗思忖是否需要和师父建议,明天立即马上再换一批弟子去桃花修习,此时的江东山清水秀,春意盎然,无邪怕是还未曾见过,他若能走上一遭应是极好的。心下这番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接过清单,与白芷别道,“这几日功课不要落下。”

                      白芷后背一怵,她分明是想偷上几天懒的,可云无意这话里话外,全是“你给我好好练习回来我要检查通过不了你就死定了”的意味,她连忙躬身,谄媚道,“是了是了,无意你还不走吗,再不走吉时会过天就会黑噢!”起身后白芷不忘扶一把小腰,龇牙做酸痛状,惹得云无邪在旁一脸鄙夷。


                      云无意不在的第一天,白芷早睡早起,认真练剑。云无意不在的第二天,白芷晚睡早起,摸着用过宵夜的肚子,认真练剑。云无意不在的第三天,白芷路过太极广场,摸到了她憧憬已久的七纯池。
                      七纯池是武当上难得的一处雪山温泉,因天蕴地藏故不外放于任何一人,仅供雪山兽类栖息。大抵因武当弟子向来自律,池畔又多嶙峋怪石,自成迷阵,所以为方便兽类往来,七纯池并不设防——借着云无意所授卦术,白芷边是念叨“家有无意如有一宝”,边是很快走到了池边。


                      回复
                      14楼2018-03-29 13:16
                        六.
                        甫一到池边,白芷环顾四周,眼瞅此时正是新雪稍歇,万籁俱静,她才深深吸气一口,暖意顷刻便浸透四肢肺腑。手指伸入池水轻探,放佛江东春末夏初的微风掠过般,她全身经络都通畅舒活了起来。

                        “暴殄天物,时不我待。”白芷一下说了两句成语,满足地脱去外衫。也许是这武当突然不见了云无意,显得寒冷清淡许多,她实在有些想念家中的春江花月,草长莺飞。

                        佩剑同外衫一起放在池畔,突地发出叮咛之声,正在解袜的白芷心头一跳,云无意那时说过,此剑是专为她铸,已经认主,若有异常变故,自会予以示意。难道是周围有险?白芷复系好鞋袜,持剑做警觉状。

                        几乎是起身的同时,一道黑影猛然向她袭来,白芷不及用剑,只得空翻撤至身后一块巨石上。站定细看,一条约三指粗细的黑蛇正浮于池水之上,高高昂着三角头颅,信子随吞吐发出嘶嘶声响,一双灰翳眼睛满满恶意。

                        白芷惊的一身冷汗,暗骂自己愚蠢,只贪图这泉水温暖,却未想得温泉有蛇乃是常事,她屏息运气,将真气贯于剑中,挥剑纵劈,黑蛇亦腾空跃起,与剑光擦身错过,依是冲她而来,竟比先前还凌厉上几分。白芷匆忙沉腰,一个空桥躲开,接足尖连点,反往黑蛇落处递剑,行剑诀基本式,直斩七寸。
                        黑蛇却是诡异,落下后不闪不避,而是盘身化旋,迎剑尖缠绕,似乎要袭上白芷臂膀。她大惊失色,索性用力掷剑,再借力扭身,落于四五尺之外,那黑蛇见盘绕不成,遂放弃剑身,重游于池水上,蛇首左右试探,像还欲发起攻击。

                        白芷捞起外衫拧成卷状,甩出拉回佩剑,直道命苦,怎么就碰到了一条咄咄逼人还成精了的长虫,无意啊无意,我算是信了咎由自取这四字……许是老天开眼,白芷忽然听见吃吃笑声,她不敢移眼,大声问道,“有人吗?”
                        “有呀”一道熟悉男声回应到,白芷听着,眼前浮现出了那张迷雾般的脸庞,心中来不及多想,连连唤道,“无邪,快来助我!”

                        只一两句话间,那黑蛇又扑面袭来,白芷只好打起精神继续挡杀,辗转之间她看见云无邪盘膝坐于巨石,双手抱胸,并无有所动作之意,“无邪,怎么不来帮忙?”白芷情急,堪堪避开蛇影,再次唤他来助。
                        云无邪仍旧没有动身,只懒懒笑道,“白芷师姐,我这代师兄检查下你的功课,要加油啊。”

                        兔崽子!白芷恨恨一咬牙,飞快地盘算了下回头怎么收拾云无邪,后转身对着黑蛇怒目而视,姑奶奶不发威你们一个个都当我病猫吗?
                        手中长剑感念到主人的怒气,瞬间剑芒暴涨,白芷剑走九真剑诀第九式——“太虚谓我日月厄,我化两相碎山河”。剑飞冲天,暴芒中难分锋刃,她踩虚步凌波,瞬间便抵蛇首之后,抻臂向上,剑柄正好落入掌心,手腕趁势横扫,剑刃与硬鳞撞出精绝花火,罡风亦使人不可正目……玄门妙法只消这弹指一挥间。


                        云无邪双目微瞪,看着剑芒逐渐褪去显出身影的白芷,用力的握了握拳,即刻又拍起掌来,“桃花轻功果名不虚传,白芷师姐能将剑诀与之配合的如此完美,真是厉害厉害。”

                        “承蒙无邪师弟谬赞”白芷用剑尖将蛇身挑起,在云无邪面前抖了三抖,“不知师弟有没有尝过蛇肉美味?”

                        面前的白芷皮笑肉不笑,看上去倒比平常五大三粗多了些趣味,云无邪摸摸下巴,眸中水色尽去,闪着一份不知名的精光,低声道,“又贪吃又贪乐,又没个正形,如今还多了剽悍一项,真不知师兄他到底……”
                        他声音渐低,至最后已不可闻,白芷便只听得前两三句,狠狠剜了一眼后,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又几日后,云无意归来。白芷既想见他告状,又怕被他抓住责备自己,思来想去,只好决定将此事按下,以后再与那小兔崽子走着瞧。谁知不出半日,就传来云无邪被发去戒律师傅那里受罚的消息,她心里一惊,想不成云无意已经明察秋毫洞悉全部,越想她越不敢出门,整日只顾称病。
                        其实以往她犯点小错,云无意也并没有训斥惩戒,无非是每日提前两个时辰叫她起床,又或在她刚用二两饭菜的时候就端走碗筷,再者便是她在接受主剑师父指导动作之时突然出现,他二人聊聊真经聊聊剑招,害她动作要足足保持三刻钟,他才像想起还有事不打扰了般告辞离去——白芷在被窝里打了个冷颤,感觉自己真的病了。


                        回复
                        15楼2018-03-29 15:33
                          楼主的文章的风格很不错,提一点小建议,逗号和句号区分的过于模糊了,注意一下就可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29 18:28
                            七.
                            转眼便是冬至。虽说武当山上冬与不冬无甚分别,却因新春与新年的临近,这清冷之地也显得柔和热切起来,伴随着这种气氛,山上所有弟子于廿一这天迎来了冬试。

                            既有修习便有试练,武当实行一年一试制,时间基本定于每年冬至前后,取“吐故纳新,返本归元”之意。试炼之地也颇有讲究,要在气势最多变化之所,先历险阻后生万变宗法,方能达人剑合一境界,大道始成,因此每年的试炼之地皆不尽相同。这年时历三日,经数位长老采典堪舆,终将无极渊判做本次试炼之地。


                            白芷一边划拨着剑招,一边偷瞄云无意,见他始终沉默不语,干脆囫囵耍完整套凑了上去,“无意,这无极渊是什么地儿啊?”

                            云无意仍旧没有言语,目光连动都不动,一副元神出窍模样。白芷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连声“无意无意”,良久才听得他幽幽叹息,“这无极渊,大多毒物,我甚是担心你过去会乱食。”

                            犹如雷劈般,白芷瞠目结舌,而后才反应上来,咬碎了一口银牙,“云!无!意!”话罢扭身上前,一招“黑虎掏心”,便是冲拳伺候。云无意侧身一躲,扣住白芷手腕,那双墨瞳直直看向她眼眸,仍是那幽幽语气,“白芷,我会为你多备些干粮,你切要护好。”

                            看着自己桎梏下的人儿几近怒发冲冠,用力挣扎企图再来一招“白鹤亮翅”,却因被按住穴道只能以绵绵之力反抗,云无意忽然觉得没那么担心了。无极深渊在三十年前尚是武当禁地,因着掌门偶然跌落并得道天地方归为试练场所,但那渊下至阴至寒,只传闻毒草繁多,连是否有活物也不能明白。先前他刚知本次试炼之地为无极深渊时,便同师父商议过更换地点,只是此地由一众长老得出,单凭他师徒二人也无能为力,让他心中很是不安。现下见她生龙活虎神采奕奕,倒觉得自己太过杞人忧天,况且此番无邪不在受炼名单之内……想到这里,云无意松开白芷,取过她的佩剑,与自己的剑并列竖起,道,“白芷,你的剑可有名了?”

                            白芷被他兀一打断,也不记得自己刚才在做什么,转了兴致道,“说来惭愧,还不曾取名,既是你所铸,那就叫云意好了。”

                            持剑的手莫名有些抖意,他不愿像以前那样被轻易发现,云无意垂眸将剑递还白芷,立即运气小周天,后放眼望向远方,片刻才肯定道,“不错。”

                            接剑的白芷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他这突如其来的高深样子是为何,她反复念叨着“云意”二字,看见云无意紧紧握着自己的剑,记起他的剑似乎是名“凌霄”,忽的红了脸颊。

                            凌霄知云意,九转听风来。


                            白芷抱剑打了个哆嗦,紧紧披风,心道挑这么个鬼地方,怕不是欺负江东人?她觉得七纯池那种地方就挺好,做试练够格,重点还暖和。说到七纯池,白芷方想起云无邪,她巴巴地套了无意好久的话,才隐约拼凑出云无邪豢养虫蛇而被无意发现少了一条的信息,尚不能直接断定此中阴谋,可她与云无邪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真真伤脑筋。
                            怪哉怪哉,白芷一面念叨,一面又往披风里缩了缩。这无极渊名副其实,实在大的很,原本所有应试弟子分十人一组,愣是走到五人一组、三人一组,这会儿已经只剩她一人,大伙儿全走散了,偏偏试练以变化为题,叫人不得松懈,她从腰间荷包里摸出一颗莲子嚼过,无奈的继续向前。

                            眼前蓦地起了大雾,并且越往前越浓,白芷停下脚步,环顾已经辨不清方向。她记得这里只有一条路,许是因山势缘故,峭壁高纵,山风不得出入,所以如此吧,白芷心下定定,将剑护在胸前,聚气使之透亮,接着走了下去。

                            变故大概出于百米之后。
                            浓雾中但见有暗影闪动,不多时飞出一只蓝色蝴蝶,蝴蝶约一指长短,较普通蝶翅稍大。白芷戒备这蝴蝶有毒,只是闪躲并未做攻势,不料这蓝蝶盘旋半刻后,竟从浓雾深处飞出一群同样的蝴蝶,绕着她不断飞舞。

                            白芷挽起剑花,用剑光将自己包裹起来,缓慢像一侧退去,若是记得不错,几步便能摸到石壁,而后顺着石壁前进就好,多少要能护住背心。
                            果然如她所料,又幸她早做准备,白芷的背刚刚挨上石壁的那一刻,蓝蝶群起,闪着刺目蓝光齐齐冲来。被剑光伤到的蓝蝶掉下去,后面一层又扑上来,这样一层一层,仿佛无穷无尽,这些蓝蝶看似没有攻击性,实则赌得的是心性和耐力,只要受困者露出一个豁口,它们便足以使人毙命。

                            当白芷想到这一点,心中不免绝望,论心性和耐力哪一项都不是她的专长,如今若是正统武当弟子,怕是不难脱困。这边她正苦想着办法,那边蝶阵却空了一瞬,前一层蓝蝶掉落后,后面的没有及时补上,而是无头苍蝇般乱撞几下,复而排起队形接踵而至。
                            白芷心中动了一动,倘若能抓住这自乱阵脚的时机,未尝不能将其全部击落。说时迟那时快,她剑走偏锋,圈地成卦,注元气于剑身,口中喃喃道,“太初起鸿蒙,乾乱坤亦颠。”


                            回复
                            18楼2018-03-30 14:30
                              八.
                              九真剑诀之下,只见剑光化作四道,自雾中劈出一方天地,蝶阵被冲乱,接着剑气光纵起横落,将蓝蝶分为数十小方,白芷双指拂过剑刃,再次沉吟道,“阴阳自有道,四象有无间。”锋声骤起,只见各个小方中的蓝蝶疯狂冲撞,却不知困住它们的正是凛然剑气,小方的蝶阵终不如起初齐来的厉害,三番过后浓雾便已血气弥漫,再也不闻蝶翅扑棱之声。

                              白芷收剑龟息,以防蓝蝶血气毒瘴,心想这无极渊确是妙地,若不是这般试练,她还真不知那些记死了的剑诀该如何运用,古人云纸上得来终觉浅,诚不欺我。
                              见浓雾被刚才一番打斗搅乱,血气逐渐散去,眼前也略显开明,白芷感慨完毕复而上路,新摸一颗莲子嚼得津津有味。

                              “嗯……”
                              口中莲子还未吞咽,白芷便听得几步远处传来一声闷哼,她心中一动,许是同行弟子走在前面,有所中招罢?她忙两步并作一步,极快地赶到发声之地。

                              一名身着灰褐劲装的少女仰面躺倒,眉头紧绞,右手握住左手死扣前襟,腿边零落着几只蓝蝶,嘴唇颤抖着已泛出青灰之色。
                              看清模样的白芷微怔,不过一瞬又恢复正常。她半跪于地,将少女抱在怀中,手腕翻过由掌根推清心经,一刻钟后送服药丸,而后由凤池穴起,推至三阴交,周天运气完毕,白芷重坐于少女正面,将其盘膝作调息状,轻打膻中片刻。前后近两炷香功夫,即使是在这至阴至寒的无极渊中,白芷仍是生出了一身细汗。

                              不多时,少女抖动着睫毛似是将醒,白芷放下心来,起身后退便要离开。不料少女清醒地速度比她预想还快,听得身后飒飒风声,白芷欠身闪避,一把擒住少女手腕,正色道,“所谓医者父母心,我不会动手,你也不必。”

                              “你是桃花中人?”少女眨着双眼,收了去势,见白芷颔首,她倒退一步拱手道,“多谢姑娘救我,适才是我无礼。”突然她像想到什么,脸色白了一白,原本看着白芷的目光也游移至一旁,发出几声讪笑。

                              “我入此地本为试练而来,不遇姑娘也会遇到其它,不必介怀了。”白芷道自己真是命大心大,这位正是适才蓝蝶阵的始作俑者,她当下还能说的如此大彻大悟,同云无意一道久了,那份淡定学了个八成,实在是近墨者黑。

                              少女揉着心口,点点头,“好,在下菁菁,今日承蒙姑娘相救,来日必结草衔环,不敢忘怀。”话罢哨唿一声,自山壁上落下一只巨鹰,用一双乌漆瞳仁直勾勾盯着白芷,鹰翼约数十米宽,鹰喙锋利尖锐,浑身如披夜撒墨,不见一点白色。她翻身跃上,顺一把鹰羽,再次向白芷拱手笑道,“还未能请教姑娘名姓?”

                              白芷正为巨鹰所惊,乍一听闻未作多想,随口道出,忽又记起一物,从袖间取出抛于鹰背,“菁菁姑娘,此药合你的心疾,其中药理并不复杂,回……回去后可寻人制得。”
                              菁菁接过药包,未再言语,只道句后会有期,便驭鹰离去。白芷远远望着,半响沉默。

                              之后的无极渊甚是无趣,再多的变化异象没碰到一个,倒是采走仙草不少,是谓是药三分毒,无极渊中许多多年生毒物,用来入药却有奇效。白芷拍拍腰后鼓鼓囊囊的包裹,边盘算着带回桃花该能得药师多少夸赞奖赏,边是走到了试练之地终点。

                              云无意老远便瞧见她,一手持剑,一手在后腰护着宝贝般,口中还嘟嘟囔囔,与平日模样并无二致,眉心舒展开来,他抖抖外袍,用三分真气轻咳两声,以至咳声能在二里外被听见,终见白芷大喜地向自己跑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无意,你看我采了多少药草?”白芷炫耀似的摘下口袋给他看,洋洋自得道,“这无极渊也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毒物多些,尚不足惧,你可知我……”她说到这里脸色一变,贝齿轻咬下唇,抬眼偷摸地瞟了云无意一眼,像极做了亏心事般。

                              “白芷,采些药草不妨事的。”云无意估摸她是因此中故,温言道,谁知白芷仍旧不言,只是扯了扯他的袖子。云无意会意,向旁侧稍走几步,与身边师兄弟们拉开距离,方又道,“所遇何事?”

                              “我遇着了一位驭巨藏的姑娘”白芷眼角飘忽不定,随时提防来人,一副诉说天大秘密的样子,还少有的踮起脚尖,哧的云无意耳边尽是兰香热气,“她犯心疾,明知道……明知道,我还是医治了她,所为医者,你不要责备我。”

                              云无意面如泰山,极力压制耳畔滚烫,强迫自己脑中只转着“巨藏”一个名字,他本是可以瞬间便有所反应的,受得白芷吐纳这一招,良久才沉声道,“此事我知了,你无事即好。”


                              日头西斜,天色渐暗,此时无极渊内的弟子纷纷找到出口,或三五结伴,讲述自己的见闻,或两两盘坐,互相助气疗伤,只有白芷心事重重,始终未曾注意云无意那不甚自然地神态,她摸出一颗莲子吃了,既不觉得自己做错,又深知此举是大祸,因而到嘴的莲子也泛出苦涩,只好皱眉巴巴地蹲在一旁。云无意还想同她说些什么,却被云无喜叫住,意是人数已齐可列队带回,他便是作罢,按下此事不再作提。


                              回复
                              19楼2018-03-30 1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