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吧 关注:102,779贴子:5,253,752

【原创中短】仲夏夜之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去年参本的佐樱文˙,一直忘记放上来
平行时空梗,婚后,主佐助视角,冒险


回复
1楼2018-03-28 20:3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2楼2018-03-28 20:36
      【第二节】

      六月迈入炎夏的时节,即便有朝晨与晚阳的区别,但对于人们来说这份灼热似乎不因时间而有任何差异。
      暮色斜映,轻风挟带着恼人的热气徐徐吹拂。气流穿透间隙,悄悄掀开被夕阳照得透红的窗纱,抵不住炎夏的缠扰,难得好眠的佐助也只得睡眼惺忪地悠悠转醒。
      环视着被浸染得一室金黄的房间,男人此时反倒显得有些迷糊「……傍晚了?」
      树影婆娑,耳畔蝉声不断,远处捎来沁泌的青草芳香,一切仿佛如此静谧安详。
      「……又忙到忘记时间了吗」嘴角微勾,男人的声线虽如过去般清冷,仔细一听却不难发现比起往昔似乎更多了微微的暖意。
      直到现在他仍觉得这就像一场稍纵即逝的梦境,也曾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资格拥有这一切……
      下楼的佐助唤着妻女的名,并一一找过家中每个房间「……樱?」遍寻不着人影的他,最后来到了夫妻俩常待的书房。
      推开门扉,看着未被点亮的灯光,满室漆黑仅剩落地窗外的星子忽明忽灭「…不在家吗?」
      时间悄悄流逝,偌大的银月挽着云纱薄雾悄然升起。归巢的倦鸟,返家的稚童,嘎然停止的声响,让世界宛若被埋进深沉的夜,是那么地安静且孤寂。
      晚风轻狂,卷起一地落叶,佐助淡淡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火影颜岩,忍不住想起了当年离开木叶的那天───

      “我…我很喜欢很喜欢你啊…”
      “只要是为了佐助君,我什么都会去做……”
      “…求…求求你…留在这里……”

      「喝…妳真的很烦吶……」无论在或不在身边,她的身影总会不经意地出现在脑海里。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自己才会回来的吧……
      望着桌上下忍时期的三人合照,陷入沉思的佐助似乎没有发现由远而近有一抹窜动的黑影正疾速接近───气流拂过,吹动檐下描绘精致的风铃,铃声还未响起,一场对峙却是早已结束!
      急速奔驰的脚步在三十尺外的屋顶猛然停下脚步,刷的一声,只见来人戒备地盯着准确嵌在自己面前的苦无。
      云雾渐散,一片皎洁幽幽洒下,静默片刻后戴着狐面的来人才佩服地赞道「……不愧是宇智波大人」
      「……无谓的话,不需多说」佐助双眸锐利一瞟,看着那毫无表情的雪白面具与不带任何温度的言词,他可不会因为一时松懈而忽略刚刚从对方身上感觉到的轻微杀气。
      「是」来人姿态不变,语气恭敬却又透着些许挑衅意味「火影大人有令,请宇智波大人尽速移驾至办公室商谈要事」


      回复
      3楼2018-03-28 20:36
        太太好久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3-28 20:37
          【第三节】

          夜月寂静,地面上几户人家或亮或暗,廊下扫晴娘带笑轻晃,突然一袭黑影无声掠过,惊得看门的大黄狗不明所以地耷着耳朵往屋顶望去「……嗷呜?」
          街灯晕黄,发着温暖的微光,然而碧绿相映的街道却又彷佛沾染了凄冷的味道,让人无端感到萧瑟。
          感到不太对劲的佐助皱眉瞥了一眼前方还亮着灯的办公室,并压低身姿加快速地往目的地奔去。
          不一会儿,来到火影办公室的佐助急促地敲了两声朴质的木门后,等都没等里面的人应答,便径自推门走了进去。
          「………」黝黑的墨瞳慢慢环视一圈,零乱的办公室内如往常一样依,旧堆着小山一般高的文件却未见任何人影。
          男人浓眉微锁,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从下午开始,周遭的事物好像有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越是思考,心底那股油然而生的焦躁感便越是强烈。脚步稍移半吋,正当佐助打算离开的时候不期然地却突然听到一阵自远而近的吵闹声───
          听这语调不用猜也知道是鸣人那家伙「吶,卡卡西老师~~~我好久没出任务了,能不能派个更有挑战性的工作给我啊?」
          如往昔爽朗的声音,悠悠地自廊弯的另一侧缓缓传了过来「学校里的那些小鬼头除了捣蛋还是捣蛋,我根本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个嘛,当初你比他们可是差不多少的唷,喔,不!应该说更胜一筹,连三代目大人都拿你没辙」
          「嗯嗯,说得也是!」鸣人点点头,过了三秒才猛然发现自己被导离了主题「不、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说我想接更有挑战性的任务!」
          看着卡卡西为难的神色,一旁的鹿丸很适时地伸出了援手。他先是轻咳两声,接着以村子顾问的身份分析道「鸣人,你可别小看教育任务的重要性了。教导孩子们、给予他们正确的观念,这就像在他们心中播下光明的种子,只要你持续地指引他们,你所期待的和平的忍者世界就能一直维持下去了」
          「没想到鹿丸现在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了,看样子再过不久就能把放心把村子交给你们了」卡卡西边听边赞赏地颔首,因为近日村子接连发生几件可能和九尾有关的怪事,虽然和鸣人没有直接关系,但为了避免鸣人成为事件的目标,他和鹿丸还是决定先用教学任务的名义把人留在村子里。
          「可是……」从走廊弯处走过来的鸣人本还想再讲些什么,眼角却突然一瞟「咦,佐助你怎么来了!?」
          站在火影办公室门口的佐助默默打量眼前的三人,不答反问「………什么怎么来了,不是你叫我过来的吗?而且你跟卡卡西为什么是这副打扮?」
          鸣人疑惑地指着自己「嗯?我一直都是这样穿的啊……」
          闻言,佐助更是语气严肃地看向做火影打扮的银发男子「卡卡西,怎么连你也跟鸣人一起胡闹了!」
          「什、什么!?」突如其来的指责让卡卡西有些不明所以。
          说实话他自认这阵子特别认真工作,连想偷空看个亲热天堂都会被鹿丸阻止,他他他他已经很久没胡闹过了好嘛……
          不过看佐助一脸严肃的神情,卡卡西只好摸摸鼻子放弃抗辩,毕竟他今天是要找佐助来商讨要事的。
          「咳咳,佐助是我找你过来的」卡卡西一边开门,一边催促身后脸色各异的三人进入办公室「别堵在门口,你们全都进来说话吧」


          「说吧,这么晚找我过来有什么事」男人清冷的嗓音隐约透露着焦躁,不知是何原因,佐助只感觉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恃彷佛越来越抽离自己的身体。
          卡卡西脸色微沉地盯着佐助,仅仅只有一秒的时间,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下一秒那戴着面罩的俊脸旋即又恢复成了以往懒散的模样「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预计什么时候上路」
          「……最慢明日傍晚出发」想到此番回村的目的,原本语气有些不耐烦的佐助也不由得稍稍缓和了下来。
          察觉到这细微改变的卡卡西忍不住与鹿丸对视一眼「………」
          「啊啊……樱昨天才刚出发,不到一天连你也要离开了」鸣人似乎没看见身旁投射过来的狐疑眼神,只见他仍自顾自的说「让人感觉有些寂寞呢」
          「你在说什么傻话,樱和佐助有他们自己的任务要执行,雏田不是快生了?等孩子生下来就有你忙的」鹿丸忆起当初红老师的女儿刚出生的情景,那种手忙脚乱根本不是用“忍者”这两个字可以解决的。
          乍听鹿丸的发言,佐助蓦地在心底打了个突───
          男人边说边看向在场所有人的表情「你们在胡说什么?」短短几个字不知怎的竟让人无端感到心慌「她今早…明明还在家……」
          另一边,误会了的卡卡西则是诧异的连眨了几下眼睛「那、那那那那个你们什么时候进展这么快了?」
          「……我现在没空跟你们开这种玩笑」感到被愚弄的男人开始不耐烦地发出警告。
          鸣人定睛盯着今晚一直很反常的好友「那个啊,我说……」语气委婉眼神却忍不住地往身旁打量「虽然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不过樱昨天真的已经离村了,是我跟卡卡西老师一起去送她的」
          「这不可能!」越是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佐助便越感到额间汗水正微微沁出,呼吸紊乱,如擂鼓般的心跳令他几欲无法控制。
          他想要一个答案,一个他能接受的答案。
          眼见争执越眼越烈,卡卡西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佐助,鸣人说的是真的」
          始终认为自己被联合起来捉弄的佐助怒哼一声,正打算转身离开的他,眼角却冷不防地突然瞟见卡卡西身后的景象───佐助不可置信地缓缓转过身,目光越过银发男人的身后,紧紧落在那片映着村光灯火的玻璃窗扇。
          望着那抹被一同浅浅刻印在村光倒影之中的身影───是他,却又不是他。

          “不,不对……”
          “正确来说,倒影里的是过去的自己……”

          「……喂…鸣人」青年迟疑地慢慢扫过每张他熟悉的脸孔,卡卡西、鸣人、鹿丸、直到最后又将目光转回到那抹缀着星光的倒影上。
          任凭腥红的瞳眸怎么施力,无论轮回眼如何细看,佐助发现在这里他完全找不出一丝一毫关于幻术的气息。
          见状,一旁的鹿丸不禁戒备地紧盯青年眼底隐约浮现的鲜红「───佐助,你在做什么!」
          「………」空气霎时凝结,整座办公室就像被停止了时间,再也无人敢轻率地吐纳呼吸。
          屋里屋外俱是噤若寒蝉,忽地一阵晚风袭来,替炙热的炎夏带来一股刺骨的凉意,众人额间细汗涔涔───须臾过后,卡卡西像是察觉到了佐助的不安,他定定地看进少年的眼底并问道「佐助,你……还好吗?」
          作青年模样的佐助没有答话,不过却悄悄收回蓄势待发的瞳力「………」
          他不懂,早上的一切明明是这么真实,樱的温言笑语,女儿的撒娇淘气,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完全不一样了?


          回复
          5楼2018-03-30 22:36
            沙花!
            好看好看怎麼覺得有點虐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3-31 00:46
              看到是我最喜歡的青青兒就立刻滾進來啦!期待後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3-31 15:56
                哇哦超级期待哦,坐着小马扎等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31 16:12
                  【第四节】

                  他忘了在那之后卡卡西说了什么,也不记得自己是怎回到家的,只知道等到发现的时候自已脸上早已湿了一片。
                  夜悄悄走了唤来晨曦,晨曦走了又招来晚阳,几回日升月落过去,几次炊烟升起,几夜枕不成眠,每每当大地又恢复安静,孤寂便如同清水里落下的一点黑墨,一但被侵蚀之后就只能任它啃咬自己的身体。
                  坐在地板上的男人眼神灰暗地看着空荡荡的客厅,这里没有灯,没有光,没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晓风拂过,廊下风铃徐徐吹动,衬着远方渐亮的晨曦,清脆的铃音不时伴着枝鸟啼叫。
                  脑海里浅浅勾勒一幅又一幅过往的画面,他还记得,这是莎拉娜小时候最喜欢听的声音,那时候只要看见风铃轻晃,仍在牙牙学语的莎拉娜便会缠着自己把门打开,好让铃声能更清楚地传到屋内……
                  「樱……莎拉娜…」没有写轮眼看不破的幻术,没有轮回眼拆不穿的谎言,既然如此为何这双能看透世界的眼,却还是执意对自己编织出这么可笑的故事。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过了多久,窗边的门扇唰的一声,突然被人冷不防地打开「———佐助!」
                  听着好友的呼喊,依旧颓靠在墙边的男人反倒更加痛苦地只想闭上眼睛「………」
                  然而,无论愿不愿意,那怒忧参半的斥责还是传进了佐助的耳里「你在搞什么鬼,在家的话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
                  「……不要管我」佐助厌烦地别过脸并重重地吐着压抑的鼻息。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也无法做出解释。
                  透过这双眼,他看见了鸣人身上的九尾之力,同时也看清了这个世界的真实,在这里他找不到任何一丝关于虚假的成份,却也无法说明自己曾有过的温暖和梦境。
                  看着好友颓丧的样子,气极的鸣人没多想一股脑地抓起佐助的衣领,右拳高举,一脸怒目「佐———助!」
                  眼看拳头就要落下,下一秒佐助右手一个格挡,瞬间“轰”的一声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鸣人撂倒在地!
                  「———!」虽然早有防备,但仍被打飞几尺远的黄发青年狼狈地从地上慢慢爬起来。
                  鸣人用衣袖擦着脸上的伤,一边睇向被逼得不得不和自己对视的佐助「我今天没有要找你打架,只是要来看你死了没有,你现在这种孬样根本不是我认识的佐助!」
                  「***!」冷不防被踩到痛处的男人就像一头发怒的猛狮,只见他眼神凌厉,空气里霎时火药味弥漫。
                  另一边,鸣人则是挑衅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彷佛刚刚只是发生一件小事「哼,这才像我认识的佐助嘛」
                  男人的眼底渐渐浮现一抹冰冷的腥红,看着映于瞳眸之上的黄发青年,佐助只觉得越来越感到刺眼「………」
                  两人不再说话,但却各自悄悄凝聚自身的查克拉,不知何时四周的空气悄悄成了一片死寂,枝叶不敢轻晃,鸟雀不愿鸣啼,就连躁动的熏风都躲得不见踪影,
                  宛若火焰的查克拉熊熊燃着赤烈的花朵,与此同时在两人没有发现的某个角落,似是有什么诡异的黑影正窥探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窗外天色悄变,落雷闷响,忽然就在这时候对峙的佐助与鸣人竟同时朝对方发出攻势!
                  「———喝啊啊啊啊!!!」看着对面那道笔直冲过来的身影,佐助这才猛然发现比起被挑衅的怒气更多的其实是对这个世界的怨恨和发泄。
                  比光还快,比火还烈,交织的闪电与烈火,眼看就要落到对方身上,下一秒“吼!”的一声,两条白影齐唰唰地猛然从墙边窜出并一下子扑上天照和螺旋丸,顺利挡下佐助和鸣人的攻击。
                  落地后,还未等鸣人与佐助反应过来,完成任务的狮虎仰天大吼一声旋即化成一摊浓黑的墨水。
                  「呼,幸好赶上了」虽然听得出来是谁的声音,可还是无法动弹的鸣人只能被钉在原地,等另一个施术的家伙把他放开。
                  「不只是你,幸好我也赶上了,影子束缚术成功!」满头大汗的鹿丸缓缓吐了口大气,眼神颇为无奈地瞟向罪魁祸首「又来了,爱惹事这点某人真是从小到大一点都没变」
                  佐井骑在伪兽画上一边指示兽鸟保持高度,一边幽幽睇向和那名和自己颇为相像的男人「………」
                  鹿丸环视了一圈见两人都收回攻势后也不多问,仅只是念了几句「你们要打的话离村子远一点,别把整个村都拖下水了,没什么大事的话,我们要先回去向火影大人复命了」
                  「好,好。我知道了啦!」有错在先的鸣人理亏地连声点头称是,待目送佐井和鹿丸离开之后空气顿时又是一阵寂静。
                  良久过后,背对佐助的鸣人才缓缓开口道「……佐助虽然有点晚了,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欢迎回来」
                  (待续)


                  收起回复
                  9楼2018-03-31 20:23
                    哇⊙∀⊙!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31 20:28
                      话说佐助鸣人再打起来,是要发动第五次忍界大战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31 20:37
                        簽到先~


                        回复
                        12楼2018-03-31 23:57
                          看到青青兒就按進來了 樓主以前的文我還留著呢
                          第二次看平行時空文 心疼佐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1 10:01
                            【第五节】

                            午后的风轻柔拂过被晒得金红的绿意,斜阳徐徐洒下一地余晖,勾勒着被拖曳得远长的影子。
                            公园里,尚不会说话的小小人儿还咿咿哑哑的抗议不想回家,夕色渐沉,不识童趣的晚暮彷佛一点也不肯慢下脚步。

                            “───拔拔、麻麻”
                            撒娇的口吻、淘气的口吻、耍赖的口吻……

                            记忆里,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很真实,真实得让他误以为那个世界才是自己真正的人生……
                            他不明白为何自己总会有意无意来到这个公园,每当坐在这里,听着孩子们呼唤父母亲的声音,就感觉自己好像还在那个不可思议的梦里。
                            佐助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似笑非笑的笑容彷佛透着些许苦涩「………」
                            「咦?真难得,这不是佐助君吗?」天色微暗,让人看不清说话的人的脸,佐助没有答话,缓缓走近的女子倒也像习以为常似的耸了耸肩。
                            喀答喀答,细微滚轮的声响在喧嚣的午后显得格外清晰。沉默横隔,一人不言,一人不语,霓彩挟着星月撒下一地朦胧,街灯亮起,照亮了来人精致的脸庞。
                            井野默默盯了一会儿那眉眼如昔的俊脸,尔后嘴角一扬「……感觉佐助君没什么变呢」纤细的柔荑顺了顺耳畔凌乱的碎发,女子目光如水悠悠转向不知名的远方「樱也没什么变」
                            佐助徐徐垂下眼眸「…不」看着躺在婴儿车里挣扎着要讨抱的孩子,忍不住覆盖上那肉嘟嘟的小手「……我们都变了」
                            「是、是呢,也许吧……」井野欲言又止,她总觉得佐助跟樱就好像在逃避对方一样,每一次,都那么刚好擦身而过「也许大家都变了,变得更厉害更坚强,但是───如果不是那份初心牵引着大家,我们是不可能变得这么坚强的」
                            「我也是,樱也是,鸣人也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我们变了只是为了守护那份不能改变的初心罢了」
                            闻言,佐助不禁沉思了片刻,他不是没有听出井野的弦外之音,但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他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去追求所谓的幸福。
                            最后再一次轻轻握紧那双稚嫩的小手,纵使仍有迷惘,他也知道不该任自己再这样下去了。
                            去旅行吧,或许会找到答案也不一定。
                            (待續)


                            回复
                            15楼2018-04-01 19:02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1 19:52
                                青儿青儿,等你很久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2 20:14
                                  突然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4-02 21:57
                                    欸欸欸看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02 23:56
                                      好好奇这是怎么回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2 23:56
                                        我觉得这一边才是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3 09:42
                                          谢艾特 抱歉,攒了两章才出现 真好吃(๑´ڡ`๑)有种梦中梦的感觉 两个境况都不是假的(那当然,原著早就生孩子了嘛 )青年佐之前没有去旅行嘛,难怪佐樱这么奇怪 期待后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4-03 09:56
                                            簽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4-04 11:43
                                              【第六节】

                                              是夜。
                                              风掠过高处的天台,卷起一地残叶,月影之下暗香浮动,那是绿叶的芬芳,也是故乡的味道。
                                              站在围栏旁的青年,接起一片飞舞的枯叶,透过上头被虫蛀蚀的洞,俯瞰宛若星海般的街景。
                                              碧蓝的眼看得入神也看得沉迷,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自青年身后不疾不徐地传来「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彷佛早就料到一样,鸣人没有转身但却扬起一抹笑意「你不也是吗」一如多年来的默契,只要他的兄弟一个眼神动作,他都能猜到佐助在想什么。
                                              凉意拂过颊面,掀起两人的衣角,点染星色的蓝眸侧目瞥了一眼走近身侧的男人,然后像谈论天气般问道「要走了吗?」
                                              「……嗯,差不多了」佐助幽幽望向村口的方向,村口之外那是一片虚无的黑暗,穿越这片黑暗之后,他不确定自己会通往何方,也不知自己会去向何处,他只知道现在还有属于自己应该要做的事。
                                              「是嘛」鸣人点点头,感觉不舍却又不能挽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樱选择像纲手奶奶一样游历行医,佐助选择保护整个忍界,而他则是选择了火影的道路……
                                              「佐助…」
                                              「我啊从以前就很羡慕你…」
                                              「功课又好,又受女孩子欢迎,做什么事都很厉害的样子」
                                              鸣人慢慢环视一眼公园、学校、图书馆、医院甚至是演练场最后才转而睇向目光幽远的佐助「不过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你也很努力」
                                              虽然是夸奖,佐助听了却反倒皱起眉头,并淡淡瞥了一眼儿时经常练习火炎之术的那座大湖「没有人天生就什么都会,想要比别人更强,只有多练习罢了」
                                              「说的是啊」曾几何时,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世事的无常却令他们早早成了必须一肩扛起责任的大人。
                                              繁星点点,银辉洒落,虫蝉无声唯有岁月悠悠「───佐助,在我们决出胜负之前,你一定要给我好好活着!」
                                              夜渐沉,露越重。此时的佐助和鸣人全然没有发现,一旁矗立的高大杉树上竟悄悄藏了一抹窥视的人影。
                                              (待續)


                                              回复
                                              24楼2018-04-04 19:12
                                                沙花
                                                這股沈重的節奏是怎麼回事!
                                                有埋伏?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8-04-04 19:49
                                                  嗯……有问题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4 21:32
                                                    【第七节】

                                                    蔚蔚苍蓝,白云朵朵,小河潺潺溅着水花,岸边湿透的翠绿随风轻轻摆动双臂,凉意拂过带来一阵馨香,就着林荫在树下整理装备的女人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啊,果然还是要到这种地方才能好好放松心情」
                                                    「话说回来……」春野樱把药剂收进行囊,一边想着方才添购装备时在镇上听到的流言,不由得感到有点心浮气躁「不晓得佐助君现在在哪里呢?」
                                                    自从上次在五影大会上和佐助分开已经一段时间了,这段时日她游走在各国之间,总会时不时的听到一些不利的传言。
                                                    例如有个眼瞳发着红光的男子在一夕之间毁掉一个小村庄,或有自称是木叶村忍者的男子在黑市大量购买火药武器,更甚者有谣言指出这名男子的所作所为,是因为要替被灭的族人报仇的缘故。
                                                    虽然这些流言都没有指名道姓,可是明眼人都知道符合这些线索的人只有一个,除了宇智波佐助根本没有其他人「**,简直一派胡言!那些人根本不了解佐助,凭什么这样乱说别人,真是太过份了!」
                                                    气归气,春野樱也没忘记要厘清整件事的起因和疑点,不管怎么说要让这种几近恐攻的消息在短时间内传遍大街小巷,除非有心为之,不然一般情况下通常只会有各国的高层知道,毕竟现在还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忍界里要是有任何波澜稍有不慎可能又会引发战争。
                                                    维持目前的局面并尽可能地保持和平,这是五大国,不,应该可以说是各国政府与忍界的共识。
                                                    既然五大国的共识是维持和平,那么就不可能会在这种时间大肆传播这种会引起民乱的流言,况且即便传言是事实,事发的大国也应该会先要求木叶村提供协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放任流言不管……
                                                    「无论如何,必须先写信通知卡卡西老师和鸣人他们!」打定主意之后,春野樱碧眸一眨,眼神充满坚定。


                                                    与此同时———
                                                    暗部,自建村以来便以冰冷、残酷为代名词的组织。他们独树一格直隶于影级之下,肩负各种机密任务,平时与常人无异,执勤时皆配戴以狐面,擅窥探暗杀等任务,其组织之神秘就连历任火影都难以捉摸。
                                                    「报告,佐助大人已经离开村子往西北方移动了」
                                                    「继续追踪,必要时候我会亲自动手」
                                                    「另外春野樱那边有消息吗」
                                                    「春野樱大人目前正在波之国附近徘徊,据回报看起来像是在寻找某种药草」
                                                    「很好,就这样继续监视,等新的一批尾兽药完成,就是他们两人的死期了」
                                                    迷雾重重的暗部深处隐约传来如鬼魅般的声音,不知是谁,亦无法窥见。



                                                    回复
                                                    27楼2018-04-06 20:32
                                                      【第八节】

                                                      夏日的午后,山总是变脸变得比春天还要迅速,佐助才刚稍微感到一阵凉意,还没来得及多想,天色旋即一暗,霎时间雷电交加,斗大的雨点宛若倾倒的盆水不停打向地面。
                                                      侥幸躲过雷雨的男人冷冷瞥了一眼这场风云色变,并转身缓缓步入山洞。昂藏的身影逐渐被隐没在黑暗之中,就在这时洞外闷雷闪电同时乍响,再一细看,只见山洞内竟已空无一人,仅剩沥着水渍的脚印,其他再也没有别的。
                                                      通过巨石暗门,顺利来到密道的佐助看了看两旁微弱的烛火,石墙上幽影幢幢,仔细一瞧晃动的黑影彷佛有双邪魅的眼,似乎早在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
                                                      脚步无声,闷湿微热的空气里只剩几近屏息的呼吸,佐助沿着路畅行无阻地来到尽头深处,盯着眼前敞一道缝隙的门扉也毫不在乎是不是暗藏机关,开了门直接就闯了进去。
                                                      偌大的实验室一如过去点着昏暗的灯光,仪器仍在运转,冒着绿泡的液体也还在不断发酵,然而却没有半个人在这「……没人?」
                                                      佐助眉宇一皱,正当他打算要把这座基地搜遍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久违的声音───「真没想到,这不是佐助吗,好久不见了啊」沙哑的嗓音宛若蛇信的嘶声,一声声一字字都让人感到格外毛骨悚然。
                                                      「……大蛇丸,我今天来是要问你有关写轮眼的事」不多废话,也无需招呼,这是他和大蛇丸之间惯有的默契。
                                                      「哦,我还以为你是来问我要不要连手攻打木叶呢」大蛇丸边说边深深看进佐助的眼底,并兴味富饶的等着佐助的反应
                                                      「……无稽之谈,现在的我对木叶做这种事有什么意义?」虽然知道大蛇丸不会相信这种毫无根据的流言,不过被人这样调侃难免还是忍不住冷声反驳了几句。
                                                      大蛇丸似笑非笑,听不出任何情绪却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呵呵」
                                                      褐黄蚺瞳微瞇起却藏不住双眸乍现的精光「写轮眼的秘密只有宇智波一族的人最清楚,连你都不知道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说到这大蛇丸语气顿了一下,话锋接着随之一转,似乎又再次打起了写轮眼的主意「不过……如果你把写轮眼给我,或许我能把写轮眼的奥秘研究透彻也不一定」
                                                      「……哼,我想你现在应该不需要它了吧」佐助不为所动的冷哼一声。
                                                      和大蛇丸一起生活了几年,他当然知道在那张看似阴毒的脸皮底下,有着怎样无聊的恶趣味,敢情是把他当猎物逗弄了?
                                                      毫无血色的蟒瞳带有深意的瞥了佐助一眼,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那可不一定」
                                                      「…佐助,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无论是眼神,抑或是给人的感觉,他能确定面前的人是佐助,但又不太像以往的佐助。
                                                      这一回,佐助没有反驳,甚至可以说是默认,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而这,也是他来找大蛇丸的目的。
                                                      旅行自今,他还是无法忘却那个令自己困惑不已的梦境,甚至一天胜过一天,每当夜深人静,每当旭日升起,心中的纠结都不曾因时间流逝有所淡去。
                                                      大蛇丸对空招了招手,不多时一尾通身漆黑的影蛇不知从何处衔来一卷破旧的卷轴,并将之交给了佐助「写轮眼是六道仙人留下来的瞳术,传说将瞳术修练到极致可以改变现实,创造施术者想要的结果,如同伊邪那岐或卡卡西擅长的神威都有类似这样的能力」
                                                      佐助缓缓将滚动条摊开,只见上面不只列有周详的写轮眼术式并且还附有涵释,而其中最令人注目的一点是有几项被朱色圈起来的瞳术。
                                                      黑暗里宛若蛇信的嘶鸣正一字一句沙哑的解释,看似荒谬但又带有几分真实的狂论「换个想法,假设当具有操控“时、空”能力的写轮眼发生力量碰撞之后,这个特性也许会产生令施术者意想不到的效果」说到这大蛇丸话锋一转,忽然森冷的咧嘴一笑「当然,这只是一种科学假设,如果想要验证它必须要有实验来证明才行,你说是吧?」
                                                      佐助没有回答反倒微微睁大双眼,虽然很快便恢复了镇定但这一切还是被大蛇丸看在眼里。
                                                      凝视着佐助离去的脚步,微瞇的蟒瞳彷佛若有所思地在思考着什么「………」


                                                      收起回复
                                                      28楼2018-04-06 20:32
                                                        蛇叔还是这么调皮,😝但我觉得蛇叔最宠佐助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6 21:58
                                                          来惹来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07 23:06
                                                            柱砸果然还是去找蛇叔帮忙啦 不知道樱该怎么和柱砸见面2333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4-09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