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29贴子:23,187

【蹇齐】来吧,上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已经被度娘吞了两次了。
[手动微笑]
脑洞大开的我。
今天课堂想起来的。
一楼蹇齐镇!
外加敬度娘求不吞。
诸君……上车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30 17:52
    2020-09-19 14:19 广告
    二楼楼主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30 17:53
      来了来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30 17:58
        三楼我来


        收起回复
        4楼2018-03-30 17:59
          楼楼开新坑了


          收起回复
          5楼2018-03-30 18:00
            征天枢途中。
            齐将军连下五城。
            天玑将士皆在外面喝酒吃肉,高兴得很。
            只有帐内的一人,脱衣坐炕上,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微微往后面探。
            炕上的人脸色通红,全身滚烫,似又很羞耻,胸膛起伏不定。
            “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30 21:03
              我就写了这么一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连晨星都还没写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30 21:04
                啧啧啧,继续,我想知道后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30 22:12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写得好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30 23:08
                    所以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30 23:22
                      该死,自从前几次与王上交欢之后,身体便该死地起了反应,当初挨伤抗打的身体,竟变得如此敏感。

                      帐篷外。

                      正在喝酒的士兵们纷纷没有发现,一个黑影潜入了他们齐大将军的帐篷。于是一向警惕的齐大将军,同样沉迷于手上的事,也没有发现。
                      于是那个黑影也就静悄悄的,只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场妙趣的场面。
                      看着趴在床上的人,慢慢将那东西抽出来又缓缓塞进去,抽出来塞进去,重复着。
                      终于忍不住了。
                      人类最原始的冲动。

                      “小齐就这般饥渴难耐?”
                      角落突然传出来的声音吓了齐之侃一跳,后面猛地收缩了一下,放在那里面的东西又狠狠地刺激了一下,弄得齐之侃又是一阵颤动。
                      “唔……王上……你怎么……”
                      “我怎么来了?这不是担心小齐,用这东西,用得不舒服嘛。”说着走过去,抓住后面塞着的那物,转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30 23:22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30 23:22
                          在我心中,我家小齐不一直是攻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30 23:37
                            卡肉是不道德的行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31 03:32
                              楼楼卡肉怀孕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31 10:54
                                啊——还在剪视频的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31 11:35
                                  从蹇宾进来到现在,齐之侃后面就一直都在收紧,如此一般动作,更是让齐之侃收缩得厉害。
                                  “小齐,本王,想你想得紧,近日朝中无事,我就偷偷从宫里小道跑了出来,找你来了。”说着一直在齐之侃耳边吹气,暧昧得很。
                                  “那么小齐想不想我呢?”
                                  “想。”
                                  想这句话,基本是脱口而出。
                                  蹇宾听闻嘴角上扬,想,就顿时高兴了,直接从后面压住他:“我也很想小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31 11:35
                                    楼楼万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31 13:04
                                      啊——人一丧就什么灵感都没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31 16:47
                                        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31 18:30
                                          人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1 12:24
                                            我来了!!!




                                            有没有人想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1 19:03
                                              “王上……末将……嗯啊……”很显然,蹇宾微微用身子顶了一下放在那里的那根东西,冰凉的那物刺激着齐之侃的后庭,更是使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
                                              “小齐刚刚,叫我什么?自称什么?”
                                              “蹇宾……嗯~我……啊嗯~”连连呻吟的腻声,弄得蹇宾小腹一热,对着那个充满水光的红润的唇,吻了下去。
                                              碾转反侧,蹇宾一边抚摸着齐之侃的后边,一只手扣着齐之侃的脑袋,撬开他的齿关,用舌头舔舐着他的牙齿,和他的舌头纠缠,被抚摸着的后背让齐之侃觉得痒痒的,想挪动身子脑袋却被蹇宾扣着,只能向后仰希望蹇宾不要那么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
                                              吻了许久,齐之侃终于觉得要憋死了,连忙拍打蹇宾结实的胸膛,有气无力地推开蹇宾。
                                              “呼……呼……呼……”分开时的两张唇都水光荡漾,两唇之间又有一条暧昧的银丝,蹇宾看着齐之侃起伏不定的胸膛,小腹一热,伸出手按着胸前的两个红点,指缝微微夹住,向上下左右搓起,两点只被照顾到一点的齐之侃,另一点也开始痒涨起来,情不自禁伸手去按压另外一点,手却被蹇宾压着,只能开口求饶。
                                              “蹇宾……阿蹇……另一边……嗯啊……另一边……”
                                              “另一边怎么了?”蹇宾微微一笑,问着。
                                              “痒……涨……呜……”终于被松开的手不自觉的拉起蹇宾的手,伸到另一点,按一下,又拉着反复磋磨。
                                              “小齐就这么饥渴?”蹇宾邪魅一笑,放开按着那两点的手,接下自己的腰带,褪去黑色的外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1 19:04
                                                好了!我去写晨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1 19:04
                                                  日常我一更就没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1 20:23
                                                    emmmm可能这一篇没有人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02 05:51
                                                      乖巧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2 10:44
                                                        我又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2 15:29
                                                          希望会有人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02 15:30
                                                            没了蹇宾的抚摸,齐之侃觉得自己的身体又躁又涨,突然伸出手勾住他,自己俯身贴上去,又腾出手帮他一起解。
                                                            蹇宾看着他这幅饥渴的模样,心道:这小狼狗,想当初还不情不愿,如今已经变成这幅饥渴样子,倒真是我害的。
                                                            衣服也就那么半撕半扯地褪了下来,蹇宾褪完衣服直接将齐之侃压了下去,那个放在齐之侃后面的那物,也被压着,猛地又进去了一点。
                                                            “唔啊……疼……”
                                                            蹇宾便轻轻将枕头垫在齐之侃腰部,咬了咬齐之侃的下唇,缓缓向下移动,留下一处又一处情事的痕迹,对着齐之侃胸前的两颗红点,又吸又允,舔舐着顶尖,似是要吸出一些什么来。
                                                            过了许久,蹇宾终于放开那一点,看着红肿的那里,又伸出手指捏住,继续摩擦,头继续移动,吻至小腹,吻着那常年练武练出来的腹肌,每一块都吻得细细密密,似是在常一块天下仅有的美食一般,不过,倒真是“美食”。
                                                            于是吻过小腹,松开了磨搓着那一点的手,抓住齐之侃的那物,上下搓,引得身下人一阵又一阵呻【度娘】吟【不吞】。
                                                            蹇宾也是忍不住了,将放在那里的那根东西转了一下,拔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02 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