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26,813贴子:44,648,107
  • 17回复贴,共1

【原创】吾酒念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吾酒念南
首发寒武纪年网站
by2920
2l文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05 18:26
    吾酒念南
    关于悲伤的故事似乎都发生在清明时节,江南的雨季
    那年清明江谦西走了,作为将军死在疆场
    再后来的清明,江老爷子走了,就在江家兄弟几个江谦西墓前吵架之后几日,就这样,走了
    后来的清明,开始别离
    然后,他开始发现当初事情的真相,
    才发现那个人曾为他做了那么多,
    扫清了一切障碍
    只为让他
    好好活着,
    然后等他回来,再要一坛念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05 18:27
      3l碎碎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5 18:27
        贴吧更新慢于寒武纪年网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05 18:28
          前排殴打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5 18:29
              正是江南小雨纷纷的时节,便引得路人有了借酒浇愁的愿望,又或是思念故人,江家的酒楼也正是繁忙的时节。

              说起江家,这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江家出的酒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每年上供的贡酒就少不了江家的美酒清明。这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江家老爷子有意把四子江谦南立为下一任家主,缺奈何不了江谦南对这偌大的酒庄不感兴趣,却偏偏痴迷于琴技。

              “谦南啊,我这偌大的酒庄,我这万贯家财,如何抵不上你的那一把琴啊?那些钱财你大可以买上许多吧好琴,何苦对那一把琴……如此……;如此的执念啊。”

              “琴是我娘的,有没有价值,可能对于我,即使万贯家财都抵不上那一把琴。”江谦南细细地抚弄着琴弦,对江老爷子无奈的目光视而不见,这四儿子江谦南是自己最中意的儿子,酿酒的技法都传给他了……可惜啊……可惜……

              雨似乎停了,江谦南停止了拨弦,向窗外看去,庭院内一个穿着青色上衣的男子在晒着杏肉,那人便是江厌南,身形俊朗,皮肤白却不妖,突然江谦南问道“父亲,你看厌南这孩子可好?这孩子年岁比我小,但酿酒的技术可比我好了不止半点啊…………”话刚说完便被急急地驳回“谦南!!!你!你可知你大哥二哥都窥探着这江家家主之位?”“知道,”江谦南漫不经心的擦拭着琴弦继而说道“大哥傲东精于商道,对着酿酒之事一窍不通;二哥傲西醉心于政治,要着酒庄也只为收买人心;三哥…………三哥谦西三年前战死沙场,但生前根本无心于这酒庄,尽管他酿的酒也是佳品。至于我,爹,你看我像是想要这酒庄的样子?由此看来,爹还是多关系点厌南好,那孩子酿酒的天赋高,又通商道……”话未说完,便被江老爷子打断“够了!!!”江老爷子加重了语气“厌南不是江家的人!”“可他姓江!”江谦南不满的打断江老爷子的话,江老爷子气血上涌,颤颤巍巍的跌倒在地上大骂“你个不孝之子!这是江家的酒庄,我辛苦经营了一辈子,如今该要的不要,不该要的都动了邪念,叫我有什么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啊!”江谦南是了解父亲性格的,他明白父亲要强,他也明白父亲的苦心,可……;到底还是服软了,‘扑通’江谦南跪在了江老爷子面前“爹……;孩儿不孝……;可孩儿究竟志不在此啊……;怕是……;”江老爷子气愤的拿拐杖捶地,“这事由不得你,下月你便接管江家的酒庄!我可不想在垂老暮年颜面尽失,只因自己那不孝的儿子”说完便颤颤巍巍的撑起拐杖走了出去。江谦南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却发现江厌南不知何时抱着一坛酒来到了窗子的下面,江谦南更是无力地皱起了眉头,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了地面上。

              江厌南神色如常的进了里屋,将酒放在桌子上,俯身去扶江谦南“江寒,你起来,地面上那么冷。”

              “厌南,你……;方才都听到了?”江谦南从地上坐了起来,说的话一如他的脸色——十分无力。

              “是啊,全部。”江厌南苦笑道,最后两字被江厌南咬的很重,江厌南又一次抱起酒坛向酒碗里斟酒,江谦南突然死死地攥住了江厌南的手腕,江厌南手腕一抖,那一坛酒便如此跌落在地上,清脆的陶罐破裂声,酒香溢了满屋,清酒与碎陶片混杂在一起,散落了异地,此刻陷入了寂静,都沉默了,不管是江谦南还是江厌南,最终江厌南轻叹一声,弯下腰去捡碎陶片,“哎……;江寒,你这是何苦?……和父亲吵架……;为了我……;不值得……”“

              厌南!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看你,我不管!为了你,一切都值得!!!你值得拥有那个位置啊!”江谦南硬生生的打断了江厌南的话,江厌南微红着眼眶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江谦南,这个从小就护着他的人,明明他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啊……

              江谦南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像是发誓一般“厌南,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定送你一份大礼!”,江厌南又重新拿了一坛酒,也给自己满上,问道“江寒,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对吧……”江谦南没有说什么,江厌南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饮下碗中酒,“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

              江谦南知道自己有多残忍,明明知道他想要的回答是什么,可……他无法做出什么承诺,他怕,他履行不了……也怕……给江厌南带来了希望,最后还是给了他更多的绝望。

              无法承诺的承若,江谦南和江厌南心里都明白,可……谁愿意去面对?没有人愿意。只好自欺欺人,就如同饮鸩止渴,明明知道那有毒,可是……;也是最后一个救赎的稻草了。

              那个夜晚,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江厌南与江谦南也不知饮了多少酒,没人去计数,谁会在意呢?

              “你……;你……;你喝……江寒……我们……我们是……一辈子的……;一辈子的……”

              “我……我想……想……三哥了……”

              “好……三哥……;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江谦南昏睡过去之前好像听到江厌南对他说了什么,可是他没有听清

              厌南啊,你到底说了什么啊……

              宿醉的后果是可怕的,江厌南醒来时已日上三竿了,也没有看见江谦南的影子

              这个江寒,哪里去了?

              江厌南抬手揉揉发涨的太阳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05 18:30
              江厌南抬手揉揉发涨的太阳穴,到处寻觅着江谦南的影子,可惜没有找到,却闻到了满室的酒气,看看被他们喝光的酒坛底部,无一例外全部有一个寒字,这是……江寒的私酿……没错了,绝对是他的私酿!要是江家的官酒,这个底部的字会是‘江’而这个是江谦南的字,绝对是私酿没错了,想来他自己的私酿也快要出窖了……父亲仍未给他赐字,他早在去年就已到了束发之年,可自己的字迟迟没有……

                想到父亲……江厌南的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点苦涩……;更多的是不解……昨天的那番话……还真的是不留情面……想来……;父亲那时早知道自己在窗外了吧……

                看着酒坛子,江厌南心里又有了一个想法,于是随手拿起一把刀,信手在一个坛子底部寒字的旁边刻下了歪歪扭扭的两字‘念南’,像是偷了腥的猫一般,满足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坛子放回原位,

                若有一日,他定要酿一坛名为念南的酒,酿给江谦南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05 18:31
                第一章 清明时节雨(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5 18:32
                  江厌南放下手中的酒坛,心中的疑虑又浮了上来“我不是江家人吗·····”江厌南喃喃自语,目光游离。

                  突然他看见窗外江谦南一身素衣急急地向屋门走来,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微笑,他都不知他为何要笑,可能是因为有江谦南在的地方就让他很安心吧。

                  江谦南转眼就进了屋子,带着些许的潮气,“厌南,车马还有吃的都备好了,走吧,趁着还没下雨,去看看三哥。”说到三哥就连平时很少笑的江谦南此刻都是嘴角上扬:

                  真的好久没见三哥了。

                  江家的老三名谦西字忆,和江谦南是同母所生,生的清俊,性子也随了母亲,他本应是一介翩翩公子,可最终还是选择了驰骋疆场,也战死在疆场,是世人的英雄,可对于家人来说,他就是一个苟雄!

                  “寒弟,莫要贪杯,伤身啊。”

                  “寒弟,我出征之后,少惹大夫人,就算为了厌南也要少惹。”

                  “寒弟,出征前为我弹一曲如何?”

                  ·······

                  “江谦西将军今战死沙场,愿速速处理后事,入土为安。”

                  ········

                  车马颠簸着向城外驶去,江谦南抱着自己的琴久久的盯着窗外不发一语:桃花又开了,若是他还在,这时候桃花酿就该开始做了,自他走了之后,对于母亲,对于自己,对于厌南,桃花酿又成了一个禁词,谁都不敢提,又或者说谁都不想提····不想提起那人的死····

                  “江寒哥,今年桃花开的真好看啊···”江厌南也盯着窗外,不过,他看的是窗外沿途的桃花。

                  江厌南脸上的高兴被回过神来的江谦南尽收眼底,江谦南突然心弦微微一动

                  “厌南,想喝桃花酿吗?”

                  “三哥走了之后···真的再也没酿啊···”江厌南眼底也划过一丝悲伤····真的好想三哥····

                  “那好,今年我们就酿桃花酿!一会记得采点饱满的桃花。”不知是什么因素促使他说出这种冲动的话,就好像三哥还在时的那般冲动,三哥走后,所有人都变了。

                  母亲不再弹曲子,整日以泪洗面

                  厌南不再贪玩,疯狂的学习酿酒的技法

                  而他自己,捡起了母亲的琴,不参与酿酒的事情,从一开始的酿酒天才,一夜之间变成了人尽皆知的纨绔子弟,以弹琴为乐,不问外事。

                  这些改变只仅仅需要一夜,一个人死后的一夜间,物是人非。

                  不知不觉,车停下来了,车夫恭恭敬敬的撩起车帘

                  “四少爷,小少爷,地方到了。”江厌南还沉浸在要酿桃花酿的激动中,一蹦三跳的下了马车,江谦南看着如此激动的江厌南,似乎明白为什么要说那句话了。

                  刚到江谦西的墓前,小雨便淅淅沥沥的下了下来,江谦南忙着摆放祭品,而江厌南拿着柳枝清扫着墓碑,笑道“三哥真是好运,三哥的忌日都有小雨来给三哥清扫墓碑呢,还是因果轮回,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嗯,三哥是个好人。”江谦南赞同的点点头

                  “三哥,你走的时候我才13岁,江寒哥才16岁,眼看你就走了三年了,你看我长高了吧,再也不是小萝卜头了!三哥····你····在那边··住的还舒适吗····这时候··你那边的桃花··有这般好看吗···”

                  “三哥···你看厌南都16了,也该有个字了··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今日也是想和你来商量这事情的···”

                  “三哥!字我自己就想好了,我就叫忆寒!江忆的忆!江寒的寒!”

                  “厌南···你····哎··随你···那就叫忆寒··江忆寒?”

                  “我在。”

                  “忆寒····还不错的字啊··三哥你若是能听见··就请保佑忆寒吧·····我会给他一份大礼的····绝对····绝对·····三哥··你一定会希望我这样做的·····”

                  江厌南刚和江谦西说完话便忙活着摘桃花了,江谦南无奈的坐在墓碑旁看着江厌南摘桃花,突然,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江谦南没有提醒江厌南,转过头,看见来人,了然的笑笑,心中却是装满不懈;那两个人,真当他江谦南有多宽容·····

                  来者正是正房大夫人的两个儿子,江傲东,江傲西。

                  终于,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当年···以及现在····

                  真是乱成一团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5 18:3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5 18:32
                      今日份的已呈上。
                      第二章寒武纪年网站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05 18:34
                        emmmm,,继续码字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5 18:45
                          暖✧(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4-05 22:39
                            第二章 清明时节雨(2)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江厌南眉头也是皱了一下,在他的印象里,这二位哥哥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来了就没啥好事。

                              江谦南也是心里一团乱,虽说如此,明面上还是笑的云淡风轻”大哥,真的是好久不见啊····想必也是来祭拜三哥的吧。“

                              江傲东身为大哥自己也不好在一众兄弟面前,让谁折了面子,毕竟老三这家伙像只笑面虎,心思难以捉摸,点点头算是应下。

                              江厌南摘桃花的手停下,看着还在下的小雨心中也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大哥江傲东精于商道,说他老狐狸也不为过,二哥,江傲西更甚,今日来,想必除了酒庄的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他们亲自来了。

                              江谦南摆放祭品的手微微颤抖,

                              三哥,恐怕今日又要让你看笑话了。

                              “我当谁还会来着野地里赏桃花呢,原来是寒弟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江傲西嘴上不留一丝一毫的情面

                              “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把江家的家业交给…交给一个戏子的儿子………哦,对了还有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种……也不嫌脏了江家的颜面……是吧……江厌南?”

                              江傲西的话刚说完,脖子便被江谦南死死得抓住,江谦南的眸子中杀意弥漫,起身时失手打翻了祭酒,酒香慢慢的散开,似乎想要抹去一些杀意,但话语中泛着冷意抹去不了,“说我娘是戏子?你配吗?论礼数,我娘是长辈,厌南是幼弟,辱骂长辈与幼弟,何以为人子?何以为人兄长?这就不怕失了颜面?”

                              “你是说我与上不恭与下不敬?”江傲西双手攥成了拳状,做出了随时要打向江谦南的样子。但江谦南力道大的很,江傲西面色渐渐泛红。

                              江厌南回头时被如此景象吓住了,想开口劝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恨自己的懦弱,可是……有些时候,真的是无能为力,就像现在这样……他根本保护不了江谦南,江厌南低下头,雨打落在头上,寒意入骨……

                              自己啊,真的只是一个……**种吗……真的……好讨厌……

                              江傲东眼见形式不对,上前一步拍拍江谦南的手臂“寒弟,傲西再怎么如此也是你兄弟,别伤了和气……来,松手。”

                              江谦南瞥了江傲东一眼,松开手,活动活动手腕,声音又恢复如初,一如往常的平静,仿佛刚才的阴狠从未出现。

                              “大哥,别碰我底线。”

                              江傲东微微一怔,毕竟是一只久经商场的老狐狸,面上没有流露出什么,只是不停的给江傲西顺气,心中的算盘打得叮当响,沉思一阵

                              “寒弟啊,你既然无心家业……不如就把这家业让出来,我们供你去云游,我保你衣食无忧,你不是爱弹琴吗?那就……”

                              “谁说我无心家业?”江谦南怎会不知道江傲东安的是什么心,反问道,随后面露讥笑

                              “不如,我拿下这家业,送你们去云游……”

                              “寒弟,你这就误会了我们也是一片好心啊……”江傲东仍在解释着,

                              “大哥你这话说的……都是千年的狐狸了,还彼此之间玩聊斋?”江谦南平静的脸上,遮掩住了他内心的一切起浮,此刻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知道他自己有多么厌倦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江傲东的提议真的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江傲东的提议是他从小向往的生活啊,可惜……他现在更加想要先去护住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那个一直醉心于酿酒的少年,那个有情有义的少年,那个……江厌南……

                              所以江傲东为了拿下江家千算万算,提出条件,可就是忘了算进去一个江厌南,这,足以让江傲东满盘皆输。

                              江傲东向那平静的眸子中看去,什么都看不到,又或许,什么都看不懂。他突然感到一丝慌乱,仿佛被看穿的慌乱,目光又从江谦南的脸上游离开来,然后,他清楚的听到江谦南问他

                              “你说,三哥要是地下有知,会不会介意我……揭穿老狐狸的人皮大衣呢?”

                              包括,你害死三哥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6 23:15
                              更了,寒武纪年网站上更了第三章,贴吧晚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6 23:16
                                emmm,闲的没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06 23: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6 23:1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