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多吧 关注:4,826贴子:251,043
  • 2回复贴,共1

【鑫多★一健穿鑫】『0420原创』夜风(短篇,怪盗檀×作家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篇有点檀鑫的小故事。世界观是从我某个比较大的故事里拎出来的,奇奇怪怪的脑洞产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20 16:57
    夜风


    窗被开了,凉风吹醒了他。那不是赵泳鑫自然醒的时间,他总要等漆黑的夜幕开始褪色才搁下纸笔休息,然后在午后的和风中悠悠醒转。
    他不情愿地睁眼,难得一见清晨的天光,他反倒不习惯了。正对着床的那扇巨大的窗子裱着一方油画底布般的阴天,一身黑衣的瘦削身影背对着他的床,倚靠在画框的正中央。
    “我说了不许在我家抽烟。”他懒得深究任何琐事,那个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出现在他的卧室,即使窗子又换了新锁,他也总有进来的法子。
    年轻男人默默掐了烟走到床边,手撑着柔软的被褥,俯身凑到他的眼前。
    “走开走开走开,一股烟味儿,”赵泳鑫不耐烦地伸手去推他,“衣服也不换就敢碰我的床——”但那人歪了头把下巴搁在他的手掌上,微长的卷发垂下来也挡不住水亮亮的杏眼故作无辜状像是什么小动物,他没绷住笑出了声。
    “我给你个东西。”男人低沉的嗓音中掩抑着兴奋,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个红丝绒的盒子,还没递到赵泳鑫眼前,就被他挥到一边:“从哪个贵族家里偷的?我可不要你的赃物。”
    “谁说是赃物了!”饶是知道赵泳鑫一向牙尖嘴利,那人还是被他激得一瞬间变回了男孩,“你以为我每天晚上刀尖舔血就是为了这种东西,也太贬低我的品位了吧。”
    赵泳鑫露出得逞的恶劣笑容。丝绒小盒子里搁着一枚银指环,刻着“JC-T”。戒指的主人已经脱了外衣爬上床,把脑袋枕在他胸口。他手指梳过对方的卷发,侧过身用被子把两个人一起裹住。


    怪盗檀兮尔,是小说家赵泳鑫阁楼上的常客,也是他的秘密情人。王城在政变之后愈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书籍遭到管控,于是人们转而向《色color》这种低俗杂志寻求消遣,赵泳鑫这样的连载小说家受到了空前的追捧。至于檀兮尔,这只乌鸦半年前开始导演些价值连城的恶作剧,搅得王城不得安宁,某天突然像个主人一样出现在赵泳鑫的房间里,津津有味地读着那些还未面世的手稿,但是他每次到访又从不落下伴手礼,对于赵泳鑫而言,这恐怕是他的所有“忠实读者”中最难缠的一个,纠缠到最后就纠缠到了床上。


    “戒指是我从王宫带出来的。”檀兮尔在赵泳鑫胸前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蜷着。
    “还说不是赃物。”赵泳鑫在他后背轻轻打了一下。
    “本来就是我的,”檀兮尔不屑地说,“那场火太大了,我只带上了这个。”
    赵泳鑫怔了怔,语气突然清醒:“你不怕你待会儿一睡着,我就去跟领主告密?”
    “你不会的,”檀兮尔连眼睛都没睁开,“如果你真想过这么做的话,你早就被我杀了。虽然我第一次进你家完全是因为想提前看《纨绔》的结尾,但是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容易看穿了。这种比小说还刺激的现实,你是不会拒绝的。”
    “臭小子……”他当然知道檀兮尔的身手,但还是难以忍受他那副稀松平常的语气。再欲开口,那人已经枕着他的手臂睡熟了,呼吸像孩子一样平稳。
    王城前任领主的幼子,檀健次,所有人都以为他和他的父母、兄姐一起葬身火海。火灾的起因大家心知肚明,因为在那之后王城落到了保守派的手里。赵泳鑫好像明白了他以怪盗檀兮尔的身份搅动风云是在掩饰哪些暗流涌动。不难想象今夜大概会有一场血雨腥风。


    “你最好明儿也能活着来找我。”傍晚檀兮尔离开时,赵泳鑫站在窗边对他说。
    “如果我没能回来,你会把我的故事写成传奇吗?”檀兮尔沐浴在一片血色的残日光里,仍笑得很灿烂。
    “会吧。”赵泳鑫说。


    END


    回复
    4楼2018-04-20 17:0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4-22 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