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司命吧 关注:213,235贴子:2,500,024
文笔青涩 初次写文 跪拜文帝 阿弥陀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28 21:01
    话说,我的格式对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28 21:01
      阳光明媚 ,葛藤蔓延,山谷间黄鸟鸣叫,弥漫着融和的春意。
      如今正是阳春三月,恰逢生灵复苏之际,微风中充溢着淡淡的木叶清香,一只淡紫色花纹的蝴蝶轻灵地扇动着双翅,停在了一棵开满雪白蝴蝶花的大树树梢上,微动的蝶翼与蝴蝶花相映成趣。
      倚在蝴蝶花大树旁的女子静静地看着这灵动的一幕,没有离去,亦没有出声破坏。微风轻起,大树轻摇,雪白的花朵随着风轻轻飘落,几片花瓣打着旋落在了女子的肩头,而从花间漏下的阳光在她身上斑斑驳驳地变换着。
      女子动作轻柔地将肩上的雪白花瓣捻起,面容被丝质的白纱遮住,看不清此时女子的神情,额间紫发上的秋兰坠微微晃动,细看之下,竟有微光流动。
      忽然又是一阵风吹来,满树的白花被震地纷纷飘落,宛如雪白的蝴蝶旋舞。
      女子仿佛感知到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望向风源。
      这风并不出自山谷,山谷的风此时应是和煦、温和,而刚刚的那阵风,即使不是狂风,其中却有几分山雨欲来的味道。
      风停,几个泛着金光的字渐渐出现在女子眼前:归 少司命
      静默地凝视着最后三个字眼,许久,素手轻挥,随风而来的字便化作金沙渐渐消散。
      隔空传音,御风而来,怕是只有那位大人才做得到吧。
      再次回望那棵依旧在山风中摇曳的大树,刚才停留的蝴蝶早已不见,应该是飞走了吧。
      少司命垂下眼帘,她在这片幽静的山谷呆了数月,四季的轮转,万物的相生相胜在这里被无限放大,倒是使她对阴阳术的感悟更深了一层。略有些迷茫的眨眨眼眸,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终是默默转身离去,启程回归阴阳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28 21:23
        爪机党伤不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28 21:23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28 21:2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28 22:1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29 01:31
                楼楼加油,已收藏,想要he,喜欢甜虐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8-04-29 11:58
                  顶顶,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10楼2018-04-29 12:14
                    顶顶,楼主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29 13:57
                      阴阳家
                      “少司命,拦截墨家盗跖。”
                      原本背对着少司命的女人转身侧目,隔着眼纱的眸子看向少司命,语气中不夹带半丝情感,冷然地给下属下达命令。
                      少司命微微颔首,悠悠转身,缓步离去,她见过她的,那年在罗生堂一战,立于东皇大人左侧的就是她。
                      青色裙袍,银质发冠,眼纱长垂及腰,无不显示着她的身份。
                      阴阳家左护法,月神,她的上级。


                      当少司命到达任务地点时,显然墨家的人还未到。
                      翘首伫立于一片树叶之上,凝视着远方的夕阳,残留的光晕将整片的树林都染上了一层暗黄,夜幕,将至。
                      终于来了,少司命俯视着树下的一草一木,草木不整地晃动着,很明显,有人在逆风而动。
                      “喂,你是在等我吗?”
                      一身粗衣麻布的男子从树林里窜了出来,看到少司命时呆愣了一下,随即又朝少司命挥了挥手,手指指向他自己。
                      “看来你承认了是在等我喽,真是太妙了!”
                      见对方并没有开口回答问题的打算,男子又开始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一副轻松悠闲的做派。
                      “我猜也不太可能,其实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等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千万别来打打杀杀的,应该,不是吧?”
                      终于少司命做出了反应,微不可见地 缓缓点头,伸出染上紫蔻的玉手在空中轻划,一片片绿叶随着她的操控游走在她的指尖,随之而动。
                      渐渐绘出了一个阴阳八卦的图案,“虽然我向来最讨厌儒家那些破道理,但这里可是荒郊野岭,而我们又是孤男寡女,如果传出去,肯定对你的名声十分不利,不如我们改日再约……告辞了。”
                      男子调笑的话音刚落,一颗由数片叶子凝聚而成的球体,就以极快的速度向他打去,一时间,万叶齐发,片片锋芒逼人。
                      四周浓烈的杀气朝他袭来,本能闪身一躲,以大树作为保护屏障,避开了少司命大量操控的绿叶。
                      不过男子看向身体的几道血痕,再看向大树树干上的数道深深的划痕,心中已经提高了戒备。
                      看来此次的对手要比以往的难缠许多,光是内力和平时的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啧,真是看的起他墨家盗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29 18:30
                        相信我,我真的尽力了(ಥ_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29 18:30
                          提高神行的速度来躲避来势汹汹的绿叶,不敢放松警惕,因为盗跖知道,对方并未使出全力,只是一路追踪着他,从空中向他发出袭击,使他没有任何机会停下来。
                          呼,不行,盗跖微喘一口气,这样一直使用神行,大幅度消耗内力总不是办法,敌人能轻而易举地发现他的行踪,而他却只能不断暴露隐匿地点,这样敌暗我明的状态,让他吃了不少暗亏。
                          “我说过,女孩子只要一追我,就停不下来,就是没人相信。”盗跖刚躲避掉一片混合着内力的绿叶,低头瞧着已经开始冒血珠的伤口,出声调侃,试图干扰对方的攻击。
                          “现在我信了。”一个身披黑衣的男子忽然现身在树林之中,腰间的一柄长剑,漆黑如墨,平平若尺。
                          似剑非攻,墨眉无锋,竟是墨家巨子?
                          少司命停止攻击,月神并没有告诉她要对墨家巨子做什么,她的任务,看来是结束了。
                          盗跖还是对刚刚处于劣势的情况心有余悸,一个箭步,挡在墨家巨子前面,做出防范的动作打量四周。
                          “巨子小心。”
                          “她已经走了。”墨家巨子语气淡淡,拍了拍盗跖的肩膀,头上戴着的黑纱笠将他的半张脸掩在一片阴影之中。
                          盗跖抬头望向刚刚对方最后站的地方,悬在空中的麻绳空空如也,人已经不见踪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楼主有话说:少司命:打不过,遛了遛了=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29 19:25
                            小段子
                            “小良子,我头疼。”
                            “小良子,我胃疼。”
                            “小良子,我手疼。”
                            如玉的男子无奈地看着笑魇如花的女子一遍一遍地跑到他这里来闹腾…
                            ……几年后
                            “小良子,我心有点疼。”含笑,泪洒衣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29 19:45
                              日常自娱自乐的楼主=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29 19:46
                                好看!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29 19:55
                                  “今日天气不错”
                                  “嗯,是不错,宜嫁娶”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29 20:0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29 21:32
                                      良少还是跖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8-04-29 21:5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29 22:37
                                          烛影绰绰,熏香袅袅。
                                          其间端坐着一位盘发的女人,裙袍背后以月状纹路装饰,裙摆呈花状曳地。
                                          她的侧面正是以白纱遮面前来复命的少司命。
                                          “你做的很好,回去吧。”月神端坐在一面古朴大方的铜镜面前,仿佛要将它盯出一朵花来,可惜,除了她那张清丽的面孔外,并无其他。
                                          轻叹了声气,摆了摆手,示意少司命可以退下了。
                                          少司命闻言,往后退了几步,转身朝外走去,微微掀动的衣角,可以看出她并不想多待。

                                          从月神那出来,也没有其它的任务,
                                          少司命难得踏着安闲舒曼的步履在长长的走廊上漫步,朦胧月色下,她的身影显得扑朔迷离,若有若无。
                                          “少司命。”
                                          脚步一顿,先闻其声,却已寒气逼人。
                                          平静地望向从黑暗中走来的蓝袍少年,他虽还未做些什么,但一身的戾气是挡也挡不住的。
                                          左眼周围勾画着的幽紫色诡奇的冷焰,白皙异常的皮肤,还有那双冷冽,使人不寒而栗的双眸,让人不禁想到四个字:寒 诡 幽 怖。
                                          “看来少司命是刚刚从月神大人那回来?”
                                          少年身后紧跟着的红衣女人朝她勾唇一笑,宛若赤焰的手指轻划过她左侧的一缕从发冠上滑落的发丝,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的味道。
                                          少司命朝前方的两人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默默站在那,眼神若有若无地落在那位红衣女人的身上。
                                          蓝袍少年显然并没有为难她的想法,拂袖而去,转身便隐没在长夜之中。而那位红衣女人也只是随意看了她一眼,擦肩而过,紧随其后。
                                          少司命看向再次变的空旷的四周,阵阵微凉的夜风吹过,沿路上用来照明的烛火寂寥地摆动着,颇有些阴森,也没了继续漫步神游的兴趣,穿过长廊,回到…

                                          楼主有话说:月神: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魔镜:啪叽一声,碎了…〒_〒
                                          没了,就这么多了,几天的存稿,后面等楼主来灵感了再写(๑• . •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29 23:23
                                            可能会几天见不到本宝,别太想念朕(๑• . •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29 23:25
                                              某日
                                              “少司命是怎么死的! 告诉我!”
                                              ……
                                              ………
                                              …………
                                              “被自己美死的”
                                              楼主表示皮着一下很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29 23:41
                                                我比较喜欢星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30 11:33
                                                  路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30 19:38
                                                    回来了,考试记错时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5-01 06:36
                                                      楼楼没灵感了╮(╯▽╰)╭再缓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5-01 06:36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5-01 16:03
                                                          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5-03 15:08
                                                            穿过幽寂地长廊,少司命如同当年跟随着发出淡蓝色光芒的蝴蝶一样,缓步向前。
                                                            到了,抬头望着头顶上以错金银藤蔓花纹围绕的几个大字:罗生堂。
                                                            可惜,这里已经没有了那只引路的蝴蝶,和那位水部的少年,连六道甲子锁也不见了。
                                                            早已不复当年。
                                                            伸手推开这扇雕花大门,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沁人心扉的沉香味道。
                                                            少司命眨了眨紫眸,向里走去。
                                                            沉香,她从未用过。
                                                            停下脚步,沉默地看着那位正在悠闲品茶,冲自己嫣然一笑的红衣女人,杯子冒着的热气熏得她的脸更是红润娇嫩。
                                                            “哟,阿司回来啦。”红衣女人放下杯子,双手支着下巴,巧笑嫣然。高束的黑发之间有一抹明艳的红色,发丝长坠而下,在微弱的烛光下,多了一分朦胧的美感。
                                                            大司怎么到她的罗生堂来了?少司命依旧沉默地站在那,神色平静地看着那位艳丽的红衣女人。
                                                            “沉香的味道如何?你不在阴阳家,罗生堂就没怎么启用过。”
                                                            少司命向前走了几步,点了点头。她刚进来的时候还发现门侧多了几株秋兰。
                                                            平地生秋兰?微微低头,木部这几年有天赋的弟子寥寥无几,难道……
                                                            少司命似乎想通了什么,抬起头,紫色的眼眸转向大司命,无声地表达自己的谢意。
                                                            大司命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仿佛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那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说完站起身子,与少司命默契对视一眼,便离开了罗生堂。
                                                            见大司命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转身,抬手捏诀。道道光芒汇聚,形成一个法阵,封锁住了罗生堂的大门。
                                                            沉默许久,赤足走到绣着神秘花纹的屏风后面。
                                                            屏风之后,轻纱缭绕的幔帐中,到处烟雾弥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5-03 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