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小说资源吧 关注:45,160贴子:224,916
  • 3回复贴,共1

完整版《爱你,情深几许》郁尊夏心悦txt全文阅读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十三章孩子没了

  手术门前的红灯一直亮着,不一会儿,又跑出一位护士,神情急切,嘴里还不断喊道:“病人大出血,去血库尽快把血运过来。”

  “不行,这样下去,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手术门被人啪一手推开,主刀医生走了出来,喊道:“家属是谁?”

  郁尊手上,白衬衫上都沾满了夏心悦的鲜红的血,他听到医生叫唤,立刻起身走到医生面前,“是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30 23:26
    muzi-2017111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30 23:26
      第二十三章孩子没了

        手术门前的红灯一直亮着,不一会儿,又跑出一位护士,神情急切,嘴里还不断喊道:“病人大出血,去血库尽快把血运过来。”

        “不行,这样下去,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手术门被人啪一手推开,主刀医生走了出来,喊道:“家属是谁?”

        郁尊手上,白衬衫上都沾满了夏心悦的鲜红的血,他听到医生叫唤,立刻起身走到医生面前,“是我。”

        “您家夫人失血过多,情况紧急,而且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成型了,那把匕首正插入了孩子的头部,孩子可能保不了……”

        郁尊猛地抓住医生的手臂,语气有一丝强硬和祈求,“一定要母子平安……求您了!”

        孩子是她拼命保住要生下的,如果没有了……

        他无法想象她会伤心欲绝到什么地步。

        “我们只能尽力,但病人失血过多,如果出现特殊情况,麻烦家属告诉我们优先保孩子还是大人……”

        “大人……如果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一定要保下大人!!”

        “好,我们尽力!”医生说完转身又进入手术室中。

        紧随赶到医院的顾篱和陈妈,一眼便看到男人一脸颓靡坐在公共椅子上,修长的身躯弯曲着,头深深埋入双手间看不清表情,白衬衫,就连他的双手都沾满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到底是流了多少血?

        顾篱走到他跟前,伸手轻轻拍了他的肩膀,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对不起,郁少爷,当时我本来跟少奶奶一同回来的,但中途少奶奶说想要去找夏呈君少爷,她让我先行回去,我……我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陈妈一脸自责地哭诉。

        “陈妈,不关你的事,你不用自责。”顾篱在看了看旁边的陈妈,轻声安慰。

        “郁尊,现在什么情况了?”

        脸一直深埋手掌中的男人闻声,这才有些迟缓抬起头,顾篱这才看到他双眼布满了血丝,就连声音都变的沙哑,“孩子可能保不了。”

        他直到现在还是不能从倒在血泊中,双手紧紧捂住腹部,但还是无法阻止源源不断流出的血液,如同破碎没有生气娃娃的夏心悦惊吓中缓过神来。

        为了防止她再次向上次那样逃走,他后来在她手机里安装了追踪器,要不是这个追踪器,他或许找到她时,她有可能会因失血过多死亡了。

        当看到那一刻时,他只感觉心脏突然骤停,就连呼吸都变的轻缓小心翼翼,就怕,他一个呼气就能把她整个灵魂吹走……

        手术整整经历了长达八个多小时,当夏心悦被退出手术室时,在场的他们都明显看到了原本隆起的肚子此时已经变的平坦,而女人像是睡着一般,双眸紧闭,呼吸还是很虚弱。

        护士把夏心悦推入了重症病房,尾随的主刀医生走了出来,他深深叹了口气,道:“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剖腹开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你们,节哀顺变。”

        医生说完微微向他们鞠下躬,随后抬步离开。

        夏心悦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她挣开双眼,刚要起身,一阵剧痛传来,她跌回床上,不断喘气。

        回忆渐渐回聚,似是想起什么,她立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肚子上一片平坦。

        她的大动作惊醒了趴在床沿边睡着的男人,男人手指动了动,起身,便看到女人睁大眼眸直直看着他,眼眶中溢满了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孩子……没有了是吗?”

        男人起身压了压她的背角,视线没有直对上她,而是轻声说了句,“你刚醒过来,需要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叫医生。”

        男人转身欲走,手臂却被人一手抓住,身后传来女人虚弱的追问,“告诉我……孩子呢?”

        “我已经叫医生打掉了。”男人转过身凝视着床上虚弱,脸色苍白的女人,“失血过多,你和孩子只能保一个。”

        “所以呢?你就叫医生放弃一切救孩子的机会,只为保下我?”她的脸上布满泪水,看着面前这个绝情绝义的男人。

        “是!”

        轰——

        她只感觉头顶劈来一道巨雷,把她炸的全身连渣都不剩。

        身体上,心上,都传来一道剧痛,痛到呼吸都开始变得的急促……

        她胸脯不断上下起伏,双手紧紧攥着被单,脸上的泪水流了又流,看向男人的眼神充满了绝望和痛恨,她不顾自身虚弱的身体,不断嘶喊,“郁尊,你明知道,孩子是我的命,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让你就连这危急的时候都不忘记硬要打掉他?!”

        她明明在昏迷前跟他说了,孩子,一定要保下,即便失去她的生命,也不能让她肚中还未出世的孩子死于腹中……

        可是他呢?

        绝情地砍断了她最后的唯一希望……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不断挥打他,仿佛得了失心疯一样,“把我孩子还给我!求求你,我只要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30 23:28
        第二十六章最后一次温存

          夏心悦又回到了恹恹的样子,比先前更没有精气神,整个人都瘦的皮包骨,不管白天或者黑夜,一直坐在床上,不说话,叫唤她也不回应,仿佛深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再也出不来。

          见此,郁尊听从顾篱的话,聘请一位有名的心里医生给她看看,随后,根据医生看到的情况来看,夏心悦已经患有轻度抑郁症,如果没人一直跟她心里疏导,有可能会衍生到重度抑郁。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心理医生每天陪在她身边,一直给她做心里疏导后,夏心悦终于有了一点改善,以前都不吃饭,现在渐渐开始尝试吃了一点东西。

          为了病人的心情保持舒畅,经过郁尊的同意后,心理医生陪同夏心悦出去逛了逛。

          跟女医生逛了一半,她突然说要去厕所,所以夏心悦便在外面等她,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商场上都能撞见夏呈君。

          “许久不见,想不到你精神比开始去见你好多了。”夏呈君一副谦和的模样跟夏心悦打招呼。

          夏心悦脸色如常,但语气宛如冬雪般冰冷,“托‘哥哥’的福,我现在好很多了。”

          夏呈君猛地一笑,语气充满讥诮,“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宛如金丝雀一般被郁尊养着。”

          “你什么意思?”

          他抬步走近她,身体微微向前倾,嘴唇凑近她的耳朵边,呼出的气息扑在她肌肤上,只听到耳边传来他轻轻的声音,“我知道你想离开郁尊,我……可以帮你。”

          夏心悦瞪大双眸看着已经离开她耳朵边,正一脸微笑看着他,笑意不达眼底,看不透面前这个男人。

          夏心悦震惊的是,他居然知道她一直都有要逃走的念头?

          “你不是一直都不让我离开郁尊的吗?”

          “现在的龙门跃已经不比以前了,没有郁家的太华城,我依然可以把龙门跃做的更好。我之所以要帮你,只不过是想弥补我之前对你的伤害。”他说的一脸真诚,没有一丝破绽。

          “你想怎么帮我?”夏心悦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一切都由我来办,你只要明天顺利离开郁锦园跟我汇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30 23:2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