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728贴子:937,553

奈芙莲的野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在看东方同人《幻想婚姻谭·猫》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有了这个脑洞,然后这个想法就挥之不去了,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所以我就重新组合并编辑了《末日时在干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里面的文段(大部分都是原文),并加入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真有什么不和规矩的话,可以和我说,我自动删帖。
注:
1这是基于我的想法从原文里找出相关文段重新编辑,并加入一些想法的思考,所以是小同人文,不要想太多。
其实我也不能很好地理解奈芙莲。
那么大家来看看吧。
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欢迎来指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07 14:52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唔姆、、、、、、对于我来说,那应该可以称的上是初恋吧。
    虽然我还远远尚未成熟,但,至少这些我还能明白。
    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一直在思考着,
    这份情感我是如此的痛苦,又是如此的欣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07 14:53
      珂朵莉我老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07 14:56
        2
        我是什么?
        是生来以“救人”为职责的黄金妖精族的一员。是军方用来对抗十七兽的兵器。
        这个世界在崩坏,现在也不知何时就会消失的这种不安。
        现在确实存在在那里的东西,只要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就会消失的这种不安。没准下一秒土地就会塌陷,自己就会掉进无底深渊的不安。
        然后比起这些,对自己是奈芙莲·卢克·印萨尼亚这个人格本身,会因为某些突然事件导致破碎逸散,溶解在空中的不安。
        这样的不安太真实了,那种绝望的不安和孤独感我很久都没办法消退。
        仿佛置身于广袤无垠的大地,荒漠里只有一只妖精踉跄着走着。一眼望去,只有昏黄和静谧,她竭尽全力的向远处望,拼命的寻找任何可能的的存在,如果有的话,她愿意付出一切,只要她不在孤独。但一直、一直、一直什么都没有。
        于是她想大声的哭泣,却发不出声音来,
        因为,甚至连大声哭泣的勇气都被空虚所吞噬。
        痛苦、不安、孤独如影随形,如刀片切开肉体般缓慢,却又不由抗拒。
        我只能不去想,竭尽全力。
        我是黄金妖精族,“拯救他人”是我们的使命。
        我加倍的训练自己,想更好的,更快的,更有效地击败第六兽,竭力做到拯救所有人。
        我呀,想使他人获得幸福,这是职责,是我的使命啊!
        是的,我的使命,我的使命,我的使命。

        他们说它们是怪物,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啊,对待怪物只要杀死就可以了。
        但我看着眼前在我和珂朵莉联手杀死的第六兽,它咆哮,它愤怒,但却改变不了即将消逝的事实。
        我也会这样消失吗——在无人的地方独自战斗,最终“轰”的一声爆炸,消失不见吗?
        它为什么要袭击悬浮岛?
        为什么一直以来彼此之间都争斗不休,相互残杀?
        是什么样的仇恨在这么多年的岁月洗礼下仍无法消解?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我的心头狂轰滥炸,但我却开始呆住了,享受着这份安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07 14:58
          奈芙莲我老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07 14:59
            3
            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所以,我并不接受世界上的各种东西,因为,不知道何时就会失去。
            对于世上万般事物,不应该对其具有爱情,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消失。
            本该是这样子的、、、、、、

            名叫威廉·克梅修的男人来到了妖精仓库。
            他和其他军队的跑腿不一样,他没有忌讳作为兵器的我们,也没有嘲笑尚显幼稚的我们,只是单纯的把我们作为一个个普通的孩子一样看待,一直温柔地对待着我们。
            如果只是这样,我,大概仍不会在意他吧,唔,应该吧。
            我啊,在他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实际上啊,他真的失去过他所生活的世界。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这经过的时间将一切都化为无。
            即使这样,他还在笑着。虽然他并没有忘记不安,更别说连克服都做不到。他把这些全收在心里面,表现自己很开心。他并不只是身体,连心都破烂不堪。任何时候坏掉都不奇怪。
            真的是很奇怪的人啊,奇怪到让人无法放下不管。
            于是,我开始去图书馆,开始出声搭话,开始帮助他。由于进行了不习惯的作业,之后就睡到他的膝盖上——并且第一次,由衷地,感觉到十分的安心。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接触他,帮助他,支持他
            渐渐地开始,依赖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07 15:0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07 15:04
                奈芙莲属于呆萌型,兰朵露可是智慧型的吧,奈芙莲会思考这么多么吗,更多的是凭借直感吧,还是奈芙莲突然第二人格发动


                收起回复
                8楼2018-05-07 15:06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5-07 15:17
                    奈芙莲外冷内热,属于比较能思考的,但是她思考的深度没有超出自己的年龄范围。我觉得她直到最后,也不懂自己对威廉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回复(8)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5-07 15:53
                      4
                      我是什么?
                      在深不可见底的空穴中,我一直,一直在下沉。过去无可追溯,未来看不到希望,一直都没有生物存在与此,我不断的寻找,却看不到任何的存在。
                      为此,我加倍的训练,加倍的拯救他人,加倍的寻找心灵安宁的地方,只希望能缓解一下空虚。可是空洞就在那里,无时无刻不在,一直都在窥视着我。
                      我是孤独的守望者。
                      这份不安、孤独我本该习以为然的,本该习惯的 。
                      但我看到了威廉——
                      原来,他也在这里。
                      原来,这里不只有我一个人。
                      原来,安宁就在这里。
                      、、、、、、
                      我开始尝试着做不习惯的事,开始进行不习惯的作业,开始待在他身边。
                      我第一次开始熟睡,
                      第一次有了满足的感觉,
                      第一次可以不去理会那份不安和空虚、、、、、、

                      珂朵莉和兰朵露可在交流呢,聊什么呢?原来在聊关于幸福的事啊——
                      说到底,如何感觉到幸福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只要吃到东西就可以。有些人只要读到书就可以。有些人只要能尽力的活下去就可以。有些人在超越某个瞬间的时候就会满足。只要是某人幸福的话自己也会感觉到幸福。甚至与之相反的这样的人也存在。
                      一口一口咬着面包,和珂朵莉交流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对幸福的思考,拜这所赐,脑子里清净了不少。
                      幸福吗?我是幸福的吗?唔姆,不对,幸福应该是更具体一些的吧
                      像诺夫特那样天天嘻嘻哈哈的,即便是吃饭,战斗都有着一份自信和充实,无论是怎样的难题都一往无前,充分地享受着当下吧。
                      或者,是像兰这样对于人类文明等不可知的事物追随的姿态吧,每每谈及未知的事物都能兴奋起来,洋溢而出的喜悦吧。
                      亦或是像珂朵莉这样的吧,被某个人爱着的,喜欢着,相互喜欢着吧。
                      还真是让人嫉妒啊。
                      啊嘞,我在想什么啊?!
                      、、、、、、
                      、、、、、、
                      啊——
                      这就是书里说的那种感情吗?我居然也会产生这样的感情啊。
                      不知何时,这份感情变成了恋慕之情啊。
                      “啊,原来我喜欢上了威廉啊”
                      这样的想法如流水泄过地面,风儿吹过天际般自然而然地浮上心头。
                      但,已经为时已晚了,
                      那两人之间,已然再无容我插足之地了。


                      我是黄金妖精,是陷入爱恋无可自拔的**。
                      我轻轻地如往常一般,靠近了威廉,背靠着威廉。
                      威廉也一如既往的配合着我,为了让我舒服些而向前倾斜着,给我以舒服的姿态。
                      这样就好,
                      即使那份思念无法传递给你、无法告知于你、无法得到未来。
                      我仍旧倾心于你。
                      所以——
                      这样就好,
                      珂朵莉也好、威廉也好、
                      两个人都是我的非常重要的人。
                      所以——
                      啊——呜,呜啊、啊
                      只一会就好,只要一会儿就好,所以、、、、、、
                      明明都、明明都决定——都决定要笑着面对了。
                      呜、、、、、、啊、、、、、、
                      哇啊啊啊、、、、、
                      所以——
                      请你们一定要,得到幸福。
                      “啪嗒、啪嗒”
                      眼泪止不尽的留下来,竭力压抑的哭声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威廉慌张急了,不知如何是好、、、、、、

                      PS:此时离第六兽群袭击悬浮艇还有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07 15:53
                        给大佬递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07 15:58
                          5
                          我的身体,开始在倾斜的地板上滑动。
                          身体如同火烧一般炙热,,同时也像坚冰一样寒冷。
                          自己燃烧魔力过头了。这种与生相反的靠近死亡的力量,自己实在是没有考虑后果就使劲的滥用。在这之后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个。
                          暴走。然后所引发出来的狂乱的力量,会把周围的东西都吹飞。即使是,大型的<深浅遁藏第六种獸>也无法安然无恙,具有压倒性与决定性的,破坏力的显现。
                          不过,嘛,这样就好。
                          轻轻地,踢了下地面。
                          之后,我在连接地面的天空中飞舞,坠落。

                          本该是这样的。
                          过了一会,又不知过了多久,
                          我的大脑迟钝地感觉到有人拉住了我,
                          我费劲的抬起了头,眼前是威廉那张仿佛要哭出来的笑脸。
                          “威廉?!”
                          “莲,你没事吗?太好了。
                          我、、、、、我还以为,我又一个人都没能救下。
                          你等着,我马上就拉你上来”
                          威廉伤得很重,即便是普通人也能看得出来,
                          温热的鲜血在不断的滴落。啪嗒,啪嗒的打在我的脸颊上。
                          是啊,威廉的身体本来就支离破碎了,来到我这里估计又是用了乱七八糟的方法吧。
                          明明是这么危险的情况,明明我快要掉落下去了,
                          但看到威廉的身影我却不由得喜悦起来,
                          啊,我还真的是坏心眼啊。

                          “呐”
                          “你别说话”
                          “我魔力催发过度了,所以”
                          “我会想办法的”——【已经可以了】
                          “估计门很快就会打开,那样一来整膄船都会”
                          “我会想办法的”——【骗人,妖精乡之门是无法逆转的】
                          “救人是属于我们黄金妖精族的职责”
                          “莲,你说什么?”——【请让我拯救你吧】
                          “而且,威廉,你已经救过我们了。所以,已经没关系了”
                          “你在说什么”









                          我露出了笑容,啊,我能活到现在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威廉。
                          旋即我的意识消散了。


                          回复
                          13楼2018-05-07 16:20






                            “开什么、、、、、、开什么玩笑”
                            依稀间我好像听到了谁的怒吼,
                            旋即在漆黑的梦境中,我的意识最后挣扎了一下。温暖袭遍全身,好像有人在我背后以有力的双臂环抱住我,远比我高和强壮,靠在那个人身上我觉得自己不再害怕和孤单了。
                            “威廉”我轻声呢喃着。


                            回复
                            14楼2018-05-07 16:2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5-07 16:2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5-07 16:27
                                  这,,,一次发太长了。我的内心大概是这样的。看,,,看,,,先游览一下有多长(往下翻),,,嗯,还没完?嗯???有点长,翻到底,要不要从头开始看呢???看,,不看。,不看,,看,,,不看,,我还是先回个贴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5-07 17: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07 18:09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5-07 18:58
                                        写得还不错呀。

                                        我个人的看法是,他们就像第四卷威廉修栅栏时那种背靠背支撑的样子,威廉想转身,…“虽然想这么做,要是这么做的话靠着自己的涅夫莲就会摔在地上,所以就只能保持现在的姿势。”
                                        个人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隐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5-07 20:06
                                          mark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5-08 00:1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5-08 03:36
                                              很用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5-08 06:48
                                                奈芙莲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5-08 06:50
                                                  而这样的心灵支柱目前只有威廉可以做到,使她感受到安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5-08 07:13
                                                    我,奈芙莲,本人在此严正声明,楼主写的都是谣言!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某个人!!单身大法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5-08 11:5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5-08 12:56
                                                        看我奈芙莲打楼主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5-08 13:39
                                                          楼主你别太得瑟了我珂朵莉要生气了


                                                          收起回复
                                                          33楼2018-05-08 14:17


                                                            回复
                                                            34楼2018-05-09 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