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朵莉吧 关注:9,074贴子:102,126
  • 28回复贴,共1

【同人】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我又来了。
这次的镇楼图是 十六夜咲夜和安



PID=67331152


回复
1楼2018-05-16 23:04
    主吧那边可能被锁了,以后发这边


    回复
    2楼2018-05-16 23:04
      序章 终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

      震动。
      剧烈的震动。
      墙壁也在颤抖着。
      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热浪。
      似乎是有咒燃炉被毁了。
      无法被正确利用的魔力,毫无规律的膨胀开来,肆无忌惮的燃烧着。
      高温通过金属的墙壁传播着,配合上震动,一副世界末日的图景。
      没错,这确实是世界末日了。
      无数个兽飞舞在空中,还有几个已经扑上来,攀附在飞空艇上,粗壮的触须捅进了脆弱的外壳,猛烈挥击着。
      这艘飞空艇完了。
      女孩这样想着。
      所以自己也完了,连带着所有人,友善的前辈,不爱说话的前辈,不认识的蓝发前辈和红发前辈,还有那个男人。都完了吧。
      尽管他们都在努力着,大概都是徒劳吧。
      兽太多了,飞空艇的一座咒燃炉也毁了。
      飞空艇只能摇摇晃晃的飞着,徒劳的往天空中冲去。
      还有隐隐约约能听到的呼喝声,圣剑刺入肉体的撕裂声。
      就算是历练,也该有基本法吧?
      怎么一上来就是生死战场呢?
      女孩摇摇头,静静蹲坐在地上,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女。
      一头很漂亮很鲜艳的红发,不输于以前的蓝发,也许红蓝渐染的时候是最好看的吧。
      女孩这样想着。
      可是前辈坏掉了。就像菈琪旭说的,前辈太努力了,所以坏掉了。
      但提亚忒每天都在努力,她想要想前辈那样。
      难道她不担心自己也会跟前辈一样坏掉么?
      自己不懂。
      自己什么都不懂。
      虽然,仿佛看淡一样,所有的这一切,所有的经过,自己仿佛认为是理应会发生的一样。
      就像自己过一会儿就会站起来,走出去。
      那么的理所当然。
      浮空艇忽然一轻,看来又有什么东西掉下去了。
      是很重的东西。
      女孩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掉下去了,所以她站了起来,拾起双剑。
      就像演练过一万次一样,女孩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前辈,喃喃着:
      “前辈,该醒来了……”
      摇了摇头,打开门,张开金色的翅膀,飞了出去。
      金色的魔力光芒涌上了双剑,剑柄上的时钟开始加速旋转,一行文字浮现在了剑背上。
      “终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而你,将加冕为王。”


      回复
      3楼2018-05-16 23:05
        01 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孩

        “呐,我是谁?”
        不清楚,没头绪。
        只知道这是在一片巨大的森林里。
        女孩静静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思考着,一动不动。
        仿佛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坐在那里
        “好奇怪……不过呐,我是谁?”

        但森林在骚动。
        有闯入者来了。
        “喂,省点魔力啊,还要战斗呢!”
        一个少女的大呼小叫着。
        真好听。
        “不行,得快点,莲一个人撑不了多久的。”
        “喂喂,珂朵莉,那你也等我一下啊!”
        一个天蓝色长发的少女出现在眼前,尽管身上的铠甲满是伤痕和泥垢,显得异常狼狈。但丝毫无法掩盖神情中的兴奋。
        “呐,一个金发的小家伙,好安静呢。”
        另一个,橙色头发、梳着猫耳发型的少女也赶到了,也是一样的一身狼狈。
        女孩不知道她们是谁,但能感受到她们疲惫,还有更多的喜悦。
        蓝发少女向我伸出了手,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住了,又收了回去,把手在橙发少女的头发上擦了擦。
        “喂喂喂,我的头发啊!”
        自然引起了橙发少女眼中的不满。
        然后,女孩就被这样抱起来了,被蓝发少女举过头顶。
        女孩能看到她的眼眸,水蓝色的。
        真好看,女孩这样想着。
        但为什么,感觉那么的熟悉呢,又为什么感觉那么的悲伤呢?
        就像想要哭又哭不出来一样。

        “呐,欢迎你,小家伙。”
        “欢迎来到,这行将终结、匆忙纷扰、并且完全看不到救赎的世界。”


        回复
        4楼2018-05-16 23:05
          02 在这个世界告终以前

          天空在颤抖。
          地面在颤抖。
          那家伙,被称为深浅值藏第六兽。相传是毁灭了地表世界的十七兽中的一种,唯一一种会飞行的兽。
          站在女孩身边的灰发少女这样解释着。也不管女孩听不听得懂。
          一样的狼狈,微喘着气,灰发少女一手拄着大剑,一手牵着女孩,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一起望着天空。
          那家伙像一棵树一样,复杂的根须抓在地面上,粗壮的茎干挥动着,砸在地面上,发出剧烈的震动。
          它的目标,是在天空中飞行的两个,一个叫珂朵莉,另一个叫艾瑟雅的少女。两个少女互相配合着,魔力的光芒满溢在圣剑上,仅仅只是靠近了挥砍,就能在兽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而且魔力的翅膀赋予了她们无与伦比的灵巧,兽的野蛮粗壮的挥击和刺击并不能给她们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兽的失败是必然的。
          支撑了没一会儿,满是血痕的兽倒了下去。
          女孩回过神看向边上的灰发少女,但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一丝的喜悦。天空中的少女们,仍然悬停在天上。
          是的,并没有结束。兽是会复活的。满身碧绿的甲壳开始龟裂,一头新的兽从旧的躯壳中钻了出来。
          “艾瑟雅,第几头了?”
          “217头吧。”
          “好!”
          话音刚落,珂朵莉如同箭一般飞了出去,径直刺向兽的主干,在它身上划出了一圈一圈的血痕。“嗷……”兽在惨叫,瞬间刺去了多根触手,但依次被珂朵莉手中的圣剑斩断。
          “这就是第217头了!”珂朵莉喊着,圣剑又一次插入了兽的身体。锋利的剑刃划过,兽的鲜血喷涌而出。
          “真厉害啊,看来我们可以先回去了。”橙发的艾瑟雅落了下来,站到女孩旁边。
          灰发少女的神情依旧很平淡“不能松懈,里面说不定还会继续生出东西。”
          “嘛嘛!也该差不多了”艾瑟雅伸了个懒腰,“小家伙,感觉怎么样?”
          “嗯?”女孩的双眼一直盯着战场,“要结束了。”
          “你看,小家伙都说快结束了。”说着把剑上的魔力收回,插在了地上,双手抱胸看向了战场。

          烟尘四散,巨大的兽的身躯轰然倒下。天空中,蓝发少女微喘着气,四处张望着。不一会儿便找到这个方向。
          “喂!艾瑟雅!奈芙莲!你们怎么能这样!”
          橙发的是艾瑟雅,那么那个灰发少女就是奈芙莲了。
          名字大概对上号了,女孩这样想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们总觉得莫名的熟悉。
          珂朵莉飞了过来,而艾瑟雅则坐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大块面包,撕成四块,每人分了一块。大概也只有在兽死而复生这么些许时间里才能稍作休息吧。
          兽的身体又一次开始崩裂。但这一次不同的是,从兽的身体中钻出来的并不是和原来一样的兽,而是一头新的兽。
          “那是什么?”“从来都没见过!”“那是!”
          嘈杂的纷乱声传来。
          新兽的头上凝聚起了魔力的光华。
          “不!”巨大的光束从兽的头上射出,扫向了地面上的士兵们。
          一会儿,光束散去,只留下了一块光秃秃的地面。
          “那是什么?”珂朵莉整个人在颤抖。尽管每个士兵在走上战场的时候就应该有过战死的觉悟,但死的不应该是他们。兽的对手应该是她,她才应该是兽的对手。
          “不是第六兽,是新的兽。”奈芙莲的声音依旧平静。
          “但我们从来没见过那种兽啊!”艾瑟雅的声音慌张了起来。
          这时候飞空艇上的喇叭响起。
          “全员撤退!全员撤退!已确定出现意料之外的兽,根据这一事态,将本次作战判定为失败。放弃15岛,全员立刻撤退!”
          所有护翼军所属的士兵,立马扔下手中的东西,慌慌张张的往飞空艇跑去,生怕赶不及被光束扫到。
          “怎么会这样!”珂朵莉作势要冲出去。但被艾瑟雅拉住了。
          “等一下,你想干什么!”
          “我和他约好了,绝对要活着回去。对他说‘我回来了’,然后享受他做的黄油蛋糕!”
          一道光束直冲了过来。
          珂朵莉转身一扑,把艾瑟雅推向一边,奈芙莲则猛得抱起女孩,往另一边一滚。光束从中间穿过,原本碧绿的草地被烧成了一道光秃秃的土。
          “所以,要是世界终结的话我会很伤脑筋的!”说着,珂朵莉冲了出去。
          “珂朵莉!”艾瑟雅发出了一声惊呼。想要再次伸手去拉,没能拉到,珂朵莉已经冲出去了好远。
          就在珂朵莉挥起大剑就要看下去的时候,世界就像忽然暂停了一样。
          新兽没有动作,在积蓄着下一波的攻击。
          珂朵莉则悬停在空中,就好像愣住了一样。

          “通告作战行动中的各人员,已确认未知的兽出现,放弃十五岛!临时作战总部撤至十六岛!”广播仍然在不知疲倦的喊着。
          士兵们奔跑着,连滚带爬,爬上飞空艇。
          但能逃出去的只是少部分,更多人被兽喷出的一道道光束扫到,化为了虚无。
          “珂朵莉……”奈芙莲的眼睛里满含着担忧,喃喃着,手不自觉的揉着怀中女孩的金发。女孩也在望着天空中的少女。
          天空中的少女低着头,悬停在空中,双手无力的耷拉在身侧,圣剑也无力的在身侧晃动着。
          “她,还好么……”艾瑟雅也看着天空,“莲你带着小家伙先回飞空艇,我去看看!”
          说着也冲了出去。奈芙莲则拉起了女孩的手,往飞空艇跑去。
          “这是什么呀!这到底是什么呀!”珂朵莉忽然开始了对空气的挥砍。“吵死了!闭嘴! ”
          猝不及防,兽的两根触手猛的刺来,啪一下把珂朵莉拍在中间。
          “不!”艾瑟雅加快了速度,手中的圣剑凝起了橙色的光芒。
          兽的触手并没有握住很久,突然爆裂了开来。
          “……好了的,我要回去的。说好了的……说好了的!我和他说好了的!”空中的少女突然爆发出了强大的能量,举起剑,向着兽冲去。
          而这时,兽也喷射出了一道光束。光束和珂朵莉的手中的圣剑撞在了一起,迸发出了极其耀眼的光芒。
          “轰隆!”一道贯彻天地的光芒,整个悬浮岛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下分成了两半,而兽的身体,也被分成了两半,从空中掉了下去。
          力竭的少女从空中落了下去,嘴里却一直喃喃着:“回去,回去,必须回去……”


          回复
          5楼2018-05-16 23:05
            图文无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5-17 23: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17 23: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5-18 00: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18 08:16
                    up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18 18:00
                      03 未归的人们啊,可有人守望着

                      沉默的气息弥漫着整个舱室。
                      只有飞空艇巨大的风扇的转动的呼呼声,还有其他舱室隐隐约约传来的呻吟声。
                      昏黄的吊灯散发着毫无暖意的光芒,窗上反射着昏暗的舱室。
                      舱室只有两张床,女孩缩在右边那张床的角落里,攥着毯子裹在身上。奈芙莲坐在床边,看着对面的床,一样的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面床,艾瑟雅坐在床边,猫耳没有了原来的精神,耷拉在两边。床上,则昏睡着那个蓝发少女,珂朵莉。
                      那三把大剑,散乱的扔在地上。
                      气氛凝固着,女孩窝在角落里,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什么,有点不自觉的发抖。
                      “嗯?”一只同样冰冷的手的手伸进了毯子里,准确的抓住了女孩同样冰冷的手。意外的有些温暖。
                      “哎……”对面的艾瑟雅叹了口气,拉过珂朵莉的手放在怀里抚摸着。
                      沉默的气息又弥散了开来。仿佛刚在发出过的两个声音从来没有存在过。
                      少女的手紧握着另一只手,抖的愈发厉害了。

                      “吱呀!”老旧的舱门似乎该上油了。
                      一个巨大的身影挡住了外面照射进来的惨白的光芒。
                      “战士可安在?”
                      女孩记得,那个是叫灰岩皮的蜥蜴人,护翼军的一等武官。
                      艾瑟雅抬起头,看向了门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灰岩皮点了点头,“可需要报信?”
                      艾瑟雅愣了愣,转过头看向奈芙莲。
                      奈芙莲的头点了一半,瞥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珂朵莉,赶忙变成了摇头。
                      灰岩皮也摇了摇头,带上了门。
                      房间重归沉默。

                      “那个,珂朵莉,技官……”
                      沉默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她已经努力过了。”奈芙莲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珂朵莉的睡脸。
                      “还有那个小家伙。”看见艾瑟雅看过来,女孩的身子猛的又一抖。
                      “噗哧!”女孩的反应逗笑了艾瑟雅,疲惫的脸上稍微精神了一点。本来耷拉的猫耳竖了起来。“我哪有那么可怕嘛……”说着打算把珂朵莉的手塞回被子里。
                      触碰到的时候,猛的停顿了。眼中露出了喜悦的光芒,望向珂朵莉的脸。
                      女孩和奈芙莲也受到了影响,也看了过去。
                      珂朵莉的眼皮动了动。
                      “珂朵莉!珂朵莉!能听见么!是我,是艾瑟雅啊!”艾瑟雅猛得扑了上去,紧紧握住珂朵莉的手。
                      “疼!疼疼疼!……艾瑟雅啊!轻点!”


                      回复
                      11楼2018-05-20 00:15
                        03 未归的人们啊,可有人守望着

                        沉默的气息弥漫着整个舱室。
                        只有飞空艇巨大的风扇的转动的呼呼声。
                        昏黄的吊灯散发着毫无暖意的光芒,窗上反射着昏暗的舱室。
                        舱室只有两张床,女孩缩在右边那张床的角落里,攥着毯子裹在身上。奈芙莲坐在床边,看着对面的床,一样的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面床,艾瑟雅坐在床边,猫耳没有了原来的精神,耷拉在两边。床上,则昏睡着那个蓝发少女,珂朵莉。
                        那三把大剑,散乱的扔在地上。
                        气氛凝固着,女孩窝在角落里,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什么,有点不自觉的发抖。
                        “嗯?”一只同样冰冷的手的手伸进了毯子里,准确的抓住了女孩同样冰冷的手。意外的有些温暖。
                        “哎……”对面的艾瑟雅叹了口气,拉过珂朵莉的手放在怀里抚摸着。
                        沉默的气息又弥散了开来。仿佛刚在发出过的两个声音从来没有存在过。
                        少女的手紧握着另一只手,抖的愈发厉害了。

                        “吱呀!”老旧的舱门似乎该上油了。
                        一个巨大的身影挡住了外面照射进来的惨白的光芒。
                        “战士可安在?”
                        女孩记得,那个是叫灰岩皮的蜥蜴人,护翼军的一等武官。
                        艾瑟雅抬起头,看向了门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灰岩皮点了点头,“可需要报信?”
                        艾瑟雅愣了愣,转过头看向奈芙莲。
                        奈芙莲的头点了一半,瞥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珂朵莉,赶忙变成了摇头。
                        灰岩皮也摇了摇头,带上了门。
                        房间重归沉默。

                        “那个,珂朵莉,技官……”
                        沉默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她已经努力过了。”奈芙莲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珂朵莉的睡脸。
                        “还有那个小家伙。”看见艾瑟雅看过来,女孩的身子猛的又一抖。
                        “噗哧!”女孩的反应逗笑了艾瑟雅,疲惫的脸上稍微精神了一点。本来耷拉的猫耳竖了起来。“我哪有那么可怕嘛……”说着打算把珂朵莉的手塞回被子里。
                        触碰到的时候,猛的停顿了。眼中露出了喜悦的光芒,望向珂朵莉的脸。
                        女孩和奈芙莲也受到了影响,也看了过去。
                        珂朵莉的眼皮动了动。
                        “珂朵莉!珂朵莉!能听见么!是我,是艾瑟雅啊!”艾瑟雅猛得扑了上去,紧紧握住珂朵莉的手。
                        “疼!疼疼疼!……艾瑟雅啊!轻点!”


                        回复
                        12楼2018-05-20 00:19
                          顶下 后面是改编动画的剧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5-20 15:29
                            666


                            回复
                            16楼2018-05-20 18:29
                              我是谁,我在哪,随手摸索身上的物品,打开手机,看到水经验的时间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5-20 19:25
                                emmm,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5-27 16:38
                                  真的弃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08 23:17
                                    04 那个叫作珂艾·奈兰诺·克洛诺斯的女孩

                                    就算,所有人都保持着表面上的兴奋一样。
                                    失败早就刻入了脑海。
                                    就算再怎么试图欢笑,得到的回应只是简单的“嗯”。
                                    艾瑟雅,珂朵莉。
                                    一个在试图欢笑着,一个愈加沉默着。
                                    黎明的曦光隐隐勾勒出浮游岛的形状。
                                    那是一个巨大的浮游岛,11番岛,科里拿第而契市。
                                    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看到港湾区的灯光。
                                    “艾瑟雅,她的名字。”莲突然打断了喋喋不休的艾瑟雅,指了指已经睡着的女孩。
                                    女孩蜷缩着身子,连同被子一起,把自己裹成一个团,所在角落里。
                                    似乎是睡着了,保持着一个非常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哎,刚出生就目睹了一场大战,真没安全感呢。名字的话,仓库那边会想的吧。”
                                    “不,我们一会就可以直接报备了,不需要再麻烦仓库那边。”
                                    “嘛……”艾瑟雅挠了挠后脑,“实在没有取名的天赋啦。”
                                    而后看向了珂朵莉,“呐,珂朵莉,给小家伙取个名字呗?”
                                    “……”珂朵莉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似乎没听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哎……”
                                    一阵震动传来,紧接着是一阵骚动。飞空艇靠岸了,也正式宣告了这次战役的完结。
                                    “走吧。”奈芙莲小心翼翼地背起了女孩,站了起来。
                                    艾瑟雅也拾起了地上的圣剑,转过身,看向仍然愣着的珂朵莉。
                                    “喂,珂朵莉,再不走我们先走了啊!”
                                    “……”
                                    “真没办法,莲,我们先走。”
                                    艾瑟雅推开门走了出去,奈芙莲回头看了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凌晨的曦光散过晨雾,清冷的风吹来。
                                    艾瑟雅站在船沿上,一对猫耳微微颤动着,看着
                                    码头上的工人们来来往往着,抬东西的,抬伤员的,异常的忙碌。
                                    “呐,莲,你说,我们的事情,他们知道么?”
                                    “知道。”
                                    “不是他们,是他们。”
                                    奈芙莲微微歪了歪头,看了看艾瑟雅。
                                    不过艾瑟雅并没有在看港口,双目平视远方的城市。
                                    时间还早,除了港口这边的灯火,城市那边还是很安静的。
                                    “他们,不知道。”
                                    “不知道。”
                                    奈芙莲沉默了,低头看着忙碌的人群。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灰岩皮一级武官。
                                    “战士可安好?”
                                    随后他让出了身位。
                                    “她想再休息会,一会出来。”艾瑟雅挠了挠头,看向来人。
                                    一位中年人,银白的头发,微笑着,看着自己,露出了两颗犬牙。
                                    艾瑟雅脑中闪过一个词,食人鬼。
                                    哦,并不是看着自己,只是扫了一眼,然后看向了奈芙莲。
                                    奈芙莲背上睡得香甜的女孩。
                                    “她是刚接回来的小家伙。”
                                    “嗯,我知道。”中年人走近了摸了摸女孩的金发,“欢迎回来。”
                                    “诶?”
                                    “这是给她的。”
                                    “嗯?”两位少女同时看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解开背后的背包,放在地上,从包中掏出两把被油布包裹着的剑。
                                    “这是一对剑,双剑,克罗诺斯。”中年人解释着 ,“她的。”
                                    “她?”艾瑟雅的声音中丝毫不掩盖讶异,“她才多大?”
                                    中年人微微一笑:“如果说实际存在过的天数来当做寿命的话,她大概比所有人都大吧。”
                                    “什么意思?”奈芙莲的脸上也露出了讶异。
                                    “不过放心,她现在也就是个小孩子。”
                                    “她叫什么?”
                                    “珂艾·奈兰诺·克洛诺斯。”
                                    “欸?”
                                    这声惊呼从身后传来的。
                                    蓝发的少女,珂朵莉,站在舱门口,一脸惊讶。
                                    “嗨,珂朵莉,终于回过神啦!”艾瑟雅笑着大声招手。
                                    “欸!艾瑟雅,莲,你们怎么都不等我!”珂朵莉跑了过来,作势要打。
                                    “哎,抱歉抱歉,不该把善良可爱的珂朵莉一个人丢在房间里的。”
                                    艾瑟雅试图去阻拦,但可惜猫耳依然惨遭蹂躏。
                                    中年人微笑着,看了一眼仍然在熟睡中的女孩,微笑着,悄悄离去。
                                    留下三个少女,在原地嬉闹着。
                                    哦不,是两个,奈芙莲背着女孩在一边看着。
                                    背着那个,被叫作珂艾·奈兰诺·克洛诺斯的女孩。


                                    收起回复
                                    20楼2018-06-09 00:58
                                      珂朵莉 艾瑟雅•奈芙莲 兰朵露可 诺芙德•克洛诺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09 01:09
                                        话说真的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09 01:11
                                          萌新前来吃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6-11 07:54
                                            大板凳大板凳


                                            回复
                                            24楼2018-06-11 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