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787贴子:262,031

【酒茨】陈年酒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楼,如果不能放请立刻告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29 19:49
    平安京一派祥和之景,以安倍晴明为首的阴阳师维持着这里的和平。妖与人在这个世界共处。

    人、妖界赫赫有名的大江山鬼王酒吞却迷恋上了一个女鬼红叶,这让大江山的鬼将茨木头疼不已。

    酒吞又丢下大江山事务去看红叶了,茨木又要开始寻找挚友。

    此时,酒吞正在一棵树后躲着看红叶跳舞,似乎是入了迷,并未发现躲在另一棵树后的茨木正看着他。

    茨木握了握拳,大声喊道:“挚友!请与我回大江山!”

    这声引得红叶也停了下来,双手合十捧于胸前作恳求状,道:“酒吞大人!请您回去吧!”

    酒吞眼睛暗了暗,转身离开。

    茨木连忙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酒吞忽然停了下来,一拳向茨木打去。茨木硬生生扛了下去,这一拳可着实不轻,茨木被打得头一偏,再看着酒吞时,已将嘴角血迹抹去。

    茨木眼里并没有惧怕,反之,燃起了战意。“挚友!来与吾打一场!”随即运起妖力向酒吞袭去。

    酒吞面不改色,反手握住茨木巨大的鬼手。

    半个时辰后,茨木身上能看见的地方都已有淤青,厚重的盔甲也被打破了些。

    而酒吞,只是略显疲态

    “挚友真强!吾果然是打不过挚友的!整个妖界也没有谁能比得过挚友了!挚友如此英姿飒爽,吾甘愿让挚友支配吾的身体……”茨木日常吹吞。

    酒吞不耐烦道:“闭嘴!”

    “哦……吾……吾不说话了……”茨木捂住嘴。

    酒吞和茨木去了一家酒馆,化作人类模样,而茨木,却化成了一个女人,难得没有用别人的面皮,是以自己本来样貌化的。

    “挚友……吾不会化男人,这样可以吗……”茨木小心地问道。

    “行了行了。”酒吞表面不耐烦,却突然有眼前一亮的意味。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29 19:50

      酒吞找个位置坐下,就叫了好几坛烈酒,自顾自地喝起来。茨木也倒了些。

      以前,茨木都是看着他喝的,估计是不怎么会喝酒。果然,待到酒吞喝完第二坛时,茨木双眼迷离地看着他,嘴唇微张,面色潮红,好像要说什么。

      “挚友!为什么一定要那样……对一个小女鬼呢……换一个人不……行吗……”茨木趴下来,将脸埋在桌上。

      酒吞并未理会茨木。

      之前上的酒都被酒吞喝完了,两人都在自言自语着。

      “红叶……红叶……”酒吞还没醉,只是一直念着红叶的名字。

      茨木一听,从桌上撑起来,走了出去。

      茨木心里莫名难受,都借着酒劲发泄了出来。连茨木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一路迷茫地走到了一条小巷,却见一武士持剑而立。

      “可算找到你了——茨木!”渡边纲只是四处游荡遇到迷路的茨木而已。

      茨木头一偏,拍拍脑袋,恍然大悟,哦——渡边纲!

      “今日,就是你罗生门之鬼的死期!”渡边纲拔剑说道。

      茨木本就酒醉,心中烦闷,怪他是谁,来打架就奉陪到底!

      渡边纲面对女体茨木心有避讳,不一会儿,就落了下风。

      “为何不用尽全力?”茨木问道。

      渡边纲一咬牙直接提剑劈去,也不管什么女不女了。(词穷)

      可在这时,一阵风刮过,待茨木反应过来,渡边纲跪在地上,剑已断,碎片落在地上有丝丝血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29 19:51
        第一天先更这么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29 19:54

          一高大身影立于茨木身前,这是酒吞!

          “挚……挚友?”茨木傻笑起来。

          “可恶……”渡边纲骂道。

          酒吞看也没看他一眼,转身拉着茨木就走,“别让本大爷再看见你。”

          茨木因醉酒,加上打了架,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睡着了,靠在酒吞背上。

          次日

          茨木一醒来,在自己的房间里,衣服没换过。

          茨木换了身衣服,才打开房门 。看见帚神,问道:“吾昨天……喝醉了,是挚友送吾回来的吗?”

          帚神欲言又止,道:“嗯……是……”还是抱回来的呢!!

          “哦……”

          茨木找到酒吞,见酒吞不在书房,以为他又去找红叶了,跌坐下来,有些失落。

          从酒吞第一次丢下他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这样了。

          “茨木木,怎么一个人在这坐着?”来者正是妖狐。

          “妖狐……你怎么在这?”茨木站起来,比妖狐高了许多。

          “大天狗来酒吞这赴宴。我就来看看你。”

          妖狐与茨木初见时,是在一座荒山上。妖狐与一个奇怪的少女。妖狐叫她跳妹。

          茨木因有些渴,本想寻个人类放点血,可这里人烟稀少,估计整座山上,也只有他们三了。

          茨木为什么来这呢?他是来找桃和樱的。茨木认识的女子不多,她们应该是最熟悉的。

          为了酒吞而来。他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挚友不喜欢红叶呢?她们应该知道吧……

          茨木见到桃和樱时,傻傻的问出了这个问题:“挚友是喜欢红叶什么呢?”

          桃和樱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惊讶。

          樱斟酌一下,道:“红叶……应该是很美的。”

          茨木一愣,心中隐隐有了考量,又回去了。这一来一去,令桃花和樱花迷茫不已。

          “樱……他们之间怎么啦?”

          “嗯……我也不是很了解呢。”

          “肯定是酒吞欺负茨木了!改日,我定要去看看!”

          “别这么说,茨木大人和酒吞大人的事,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这种事,分不清的。”

          “什么事?什么分不清?”桃不太懂,茨木明明喜欢酒吞,这人人都看得出来,可他们的关系却令人费解。

          茨木刚下山没多久,遇到了跳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30 18:03
            人这么少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31 20:24
              我写的这么无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31 20:25

                跳妹似乎是专门来找他的。“妖狐呢?”

                “狐狸被抓走了!一个坏人!你救救他!”

                “吾去看看,你带路。”茨木总算找到了点事做。反正挚友才不会在乎他,所以,晚些回去,没什么吧。

                跳妹带着茨木到了一处地界,茨木感觉到了些许大妖的气息。

                茨木所感觉到的自然是大天狗的气息,自讨没趣,还差点和大天狗打了一架。

                “茨木!我没事!诶诶诶你们别打!”

                茨木看见略显疲劳的妖狐,不明所以。

                “我这次,只是和他吵架了而已,不过,遇到你,还挺有趣的!以后,我就叫你茨木木啦。”

                茨木糊里糊涂地来了去去了走,只道让他们长久,然后把跳妹送了过去。

                茨木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已到了宴席上,自己正盯着别的地方发呆。

                茨木现在看大天狗还是尴尬的,于是时不时去看他两眼,这个小动作,落在了酒吞眼中。

                酒吞手下攥着的衣服已被蹂躏地残不忍睹。

                茨木随意应付两句,便离开了,大天狗找到了他。

                “前事,不必太过计较。”大天狗顿了顿,“还有人等你。”于是便走了。

                茨木云里雾里,走到一处,忽的回头,竟是酒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31 20:4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31 20:5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31 20:53
                      dd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31 23:47

                        “挚友?你怎么在这!”茨木这才发现酒吞,心中忽然有些紧张。

                        酒吞不语,周身围绕着阴阴森气。

                        “前事?和大天狗很和得来啊!”酒吞道。

                        “挚友,吾和大天狗关系一般的……”茨木还没有明白酒吞话外之意。

                        酒吞气的狠了,抓住茨木的手,就对着茨木的嘴亲了下去。

                        若是茨木在酒吞抓住他的那一刻还以为酒吞要打他的话,待酒吞亲上去时,就彻底蒙了。

                        酒吞亲完后,自己也懵了,放开茨木后,脸上升起了一抹可疑的红晕。然后逃也似的走了。

                        茨木一向是对情事一窍不通,对情爱这种东西也仅仅是看到酒吞像个牛皮糖一样跟在红叶身后和男人对美貌女人的痴迷而已,其他的基本处于启蒙阶段。

                        茨木只觉,在酒吞碰上来时,从嘴唇部位酥麻到全身,好像有什么欲望在叫嚣着。

                        次日

                        茨木又找不到酒吞了,可却忽然不想去找他了。便在门口台阶上坐着和妖狐聊天。

                        “茨木,小生不太明白,为什么你和酒吞总是忽冷忽热的呢?”

                        “挚友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可是昨天我看见你嘴唇……”

                        “啊?怎么了?”

                        “啊咧?难道不是酒吞童子吻的吗?!”

                        “吻是什么……?”

                        妖狐卒

                        茨木金黄的瞳孔开始放空,无意识地看向地面。

                        今天的天气不错,风和光影应和着,只是各人心情却不尽如意。恰如茫茫大雾中摸索行走,一转身,身后的人,就不见了。

                        “茨木童子。”安倍晴明轻摇着折扇走来。身边是源博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01 21:17
                          沙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6-01 21:26
                            酒茨六
                            茨木抬眸,望向晴明,起身应道:“晴明,是来找挚友的吗?”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晴明扬起得体的微笑,总让茨木觉得他好像极其老成,可他明明是比自己寿命短了那么多的人类。

                            “找吾?”茨木与晴明少有交集,却忽然来找茨木,有些奇怪。

                            可这时,从晴明身后走出一个女子,很弱小的模样,身高大致到茨木的腰。

                            “茨……茨木大人,我叫萤草。”萤草怯生生地开口,双手微微不安的抓住衣角。

                            “我和博雅在街上发现萤草,就去问了她在找什么。她说在找茨木童子。我看她妖力并不强,一直留在平安京中被武士发现了不好。便带她过来了。”

                            “吾想起来了!吾的确是是见过萤草的。”茨木道,“放心吧,萤草在吾这里决不会有危险的!”

                            “嗯。有劳了。”

                            酒吞此时正在后山的树上坐着,一边喝酒一边纳闷茨木怎么还没找到他。过了半晌,酒茨实在坐不住了。正准备离开时,却看见了黑晴明。
                            ——那个支配京都黑暗的男人。

                            “酒吞童子,你不该在这里耗费时间。看妖界,被人类驱赶得如丧家之犬一般,可你们却……”

                            酒吞打断他的话,“你来做什么,赶紧说,说完本大爷好动手。”

                            “你……!酒吞,你难道想大江山和陪葬吗!”

                            “你在威胁我?”酒吞已隐隐有发作之势。

                            黑晴明冷哼一声,不知用了什么术法,消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02 21:17
                              说实话我没玩过阴阳师,只玩过决战平安京😂有啥关于背景没写对的请多指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02 21:26
                                酒茨七
                                茨木在没遇到酒吞之前,在四处寻找力量。
                                偶然,看到一个小妖,正被一群妖怪绑在树上,似乎是要拿那只小妖寻开心,茨木忽然感觉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便将萤草救下。

                                他对那双噙满泪水的眼睛印象深刻。
                                “谢谢大人救我!”

                                “不用谢,吾只是瞬便。”

                                “可以告诉我大人的名字吗?”

                                “吾叫茨木。”

                                “茨木大人,我可以向你请教如何变强吗?”萤草充满憧憬地望着茨木。

                                “这个……只要不放弃,做什么都会好的吧。”

                                “我……我可以跟着你吗?”

                                “吾尚未找到归宿,带着你,不妥。”茨木说完便走了。

                                后来萤草自己游历了一段时间,偶然听到渡边纲斩下茨木一臂的消息,才打听起茨木的下落来。

                                茨木安顿好萤草,就去找酒吞。

                                果然还是不能对挚友放任不管啊。

                                茨木向帚神要了几坛酒,并问了酒吞在哪里。

                                酒吞仍然在后山,茨木一扫之前的阴沉和迷茫,远远的就大声喊道:“挚友!”

                                酒吞回头,让茨木过来。

                                “茨木,你……过几日离开大江山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03 19:38
                                  这这这是要虐的节奏??楼主求撒糖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03 20:11
                                    酒茨八
                                    茨木一愣,手中酒坛一落,碎了,酒洒了一地。

                                    “挚友……吾做错什么了吗?”茨木低下头去,整个身子微微发抖。

                                    “本大爷让你走你就走,哪那么多废话?”酒吞狠狠地说道。

                                    “挚友……吾以后,还能回来吗?”

                                    “你以后都不要回来了……听我的话,茨木。”以后,可就没有大江山供你回来了啊。

                                    “吾不要……这一次……吾不能听挚友的!”茨木喊道。

                                    “你不走,也得走。”酒吞留给茨木一个背影,如阴云一般笼罩在茨木心里。

                                    茨木忽然很茫然,离开挚友的感觉,很微妙。那双鬼手缓缓靠近心脏。那里,本不该痛的。

                                    茨木忽然猛地咳嗽起来,过了一会,干呕起来,吐出来一朵花。

                                    茨木呆呆的看着这朵花,想起姑获鸟的话。

                                    “花吐症,既是一种病,又是一个向心爱之人表白的机会,这种病,只需要心中所挂念的人的一个吻,就可痊愈 。但,也不乏有人因此病而死……”

                                    茨木他的内心忽然告诉他喜欢酒吞,可是,似乎有些晚了。

                                    茨木在这种自以为道不明的情绪中徘徊着。

                                    因为中考,所以更的少,😂精力不足,力不从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04 20:36
                                      对情爱之事只是启蒙阶段的茨木好可爱啊!吻是什么啊?吻就是吞吞把你吃干抹净的前事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05 07:29
                                        ****狐这对,我认为平安京所有优秀的攻都是爱慕茨木的,all茨主酒茨最好吃了 尤其是多攻虐渣吞这种文超过瘾。狗茨专门虐吞吞啊,虐完了酒吞就会对茨木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05 07:33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06 13:22
                                            昨天码好了没更……😂我真的是老了老了酒茨九
                                            茨木是定然不会走的,在院中一直呆呆站着,咳嗽几声,用袖子将吐出的花收进去。

                                            帚神按酒吞命令收拾好茨木的行李,放在茨木身边。“茨木大人……您没事吧?”帚神问道。

                                            茨木摇摇头,道:“吾没事,挚友他为什么要赶吾走……”

                                            帚神不好回答,道:“酒吞大人,应该是有苦衷的!”

                                            “苦衷吗?”茨木若有所思,“可是挚友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酒吞在房内,听得一清二楚,他和黑晴明的事,不能殃及茨木。

                                            枫叶林内。

                                            红叶正为一人跳舞,那是黑晴明,引导她堕入黑暗的人。

                                            “红叶,你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吗?”

                                            “为了您,红叶甘之若饴。”

                                            ……

                                            黑晴明本是斗不过酒吞的,可,有句话不是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吗。

                                            可他算漏了茨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06 17:25
                                              今天还有,这是昨天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6-06 17:26
                                                酒茨十
                                                茨木在院里站了一天一夜,咳嗽愈发严重,后来,便实在支撑不住了,跪坐在地上,猛烈地咳嗽起来。

                                                酒吞按捺不住,打开门,看见地上带着血迹的花和捂着嘴的茨木,些诧异和迷之担忧(?)

                                                “你怎么了?啧……麻烦。”酒吞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麻烦,可还是把茨木背去找晴明了,妖很少生病,对这些一向不关注的酒吞也只能去找看起来知道的晴明。

                                                “茨木童子?昨天还好好的啊……”晴明看了看茨木。

                                                酒吞把茨木吐出来的花交给晴明看。

                                                晴明皱了皱眉,“这……茨木是不是咳过?”

                                                “对,他不知怎么了……我……”酒吞忽然无措起来,这次要是茨木救不回来怎么办?好像都是他的错,茨木……酒吞内心一团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都是茨木。

                                                茨木,茨木,茨木。这次要是你醒了,本大爷就不赶你走了!

                                                酒吞在心里想了很多。

                                                “茨木童子,似乎是得了花吐症。有些棘手呢。”晴明对酒吞道。

                                                “别废话怎么治?”

                                                “这种病,需要病人内心思念的人的一个真心实意的吻。”晴明道,意有所指的望向酒吞。

                                                “……茨木他喜欢的人?”或者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6-06 20:35
                                                  求更求不虐!!!哭唧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07 21:09
                                                    我……又码好忘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6-08 06:23
                                                      吞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6-08 06:25
                                                        emmm茨木不会是在装睡吧...喜欢的人亲了自己觉得紧张,或者是想到酒吞喜欢红叶却亲自己心理复杂之类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08 07:09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06-08 19:46
                                                            今天不更,明天两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6-08 2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