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练吧 关注:19,717贴子:542,084

【原创】念想看了这么多凤练的分析文,想写一篇故事了来表达自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念想

看了这么多凤练的分析文,想写一篇故事了来表达自己对凤练感情的感觉,主要想体现白凤对赤练的“想”和赤练对白凤的“念”(后面会阐述这种感觉)
背景:卫庄和大叔去农家,流沙与墨家众人在苍海的时候
中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05 01:09
    1.
    深冬,前几日白凤去北边执行任务,回来时染上的风寒,本来没有在意,,白凤想着没几天就能好了,结果几天后被麟儿发现他晕倒在院里的树下
    端木蓉:“他染上了风寒,身上有伤,感染了,发烧了……”端木蓉醒来后一直不大适应墨家和流沙的合作,突然要医治流沙白凤,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赤练站在她旁边望着床上躺着的人,没好气的笑了笑“受了伤不说就算了,居然也不自己治疗一下”,她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冰山美女,察觉到对方的不适应,开口:“大美人~,这点伤你肯定难不倒你~”木蓉看了看旁边的蛇蝎美人,默默的转身抓药:“处理完要有人照顾他,他这样,身边要有人看着。”
    赤练又扫了一眼白凤,心里开始盘算“麟儿这几日都有重要的任务,无法看着白凤,无双、隠蝠他们素来不喜欢白凤,更不可能在边上照顾他,墨家虽有人闲着没事,但也不可能照顾流沙的人……”盘算来盘算去,赤练决定这段时间还是自己来照顾白凤算了
    端木蓉看赤练半天没有说话,把白凤的上衣脱去,开始给伤口上药,赤练看到白凤右肩上的旧伤,眼睛眯了眯:“知道了,有劳大美人了,等会我过来带他回屋”,说完转身走出了木蓉的屋子。
    赤练趁着端木蓉给白凤处理伤口的时间,回到了流沙众人在苍海住的院落,她推门走进白凤的房间,房间里面的物件很简单,白凤素来爱干净,屋里的东西少且整洁,本来打算收拾一下,好方便白凤休养,看样子也是没有那个必要了,赤练便回到端木蓉的房间。
    端木蓉看赤练回来:“处理好了,雪女喊了几个墨家弟子帮你把他送回房间。”“谢谢大美人了~”赤练狐媚的一笑,看着墨家的人把白凤抬了出去,赤练回头又看了看端木蓉,“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了,大美人你好好休息吧~”,赤练转身准备走了,端木蓉:“烧两三天就会退,要恢复好要半个月左右……明天我会你那给他上药。”木蓉本来不想与流沙的人有太多联系,尤其是不想和白凤有更多的瓜葛,但是看着赤练难得关心一下卫庄以外的人,她还是决定对白凤的病上点心,毕竟她已经从雪女那里得知是赤练救了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感谢她。“那真是谢谢大美人了~”赤练笑了笑,她能察觉到端木蓉并不想过多接触白凤,毕竟是白凤伤了端木蓉,她回头看了一眼端木蓉,表示了自己的感谢,就转身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05 01:09
      从端木蓉那里回来,已经是黄昏,赤练先回了趟自己的房间,她的房子在一楼,白凤的房间在对面屋子的二楼,中间隔了一个小花园,她回屋把自己平时用的药箱,拿出来抱到了白凤的屋里,以防不时之需。
      赤练抱着箱子穿过花园,看着花园正中间的那颗大树,平日里白凤没事就待在那颗大树上,赤练习惯性的抬眼看了看树冠,没有往常那抹白色的身影真叫她有点不习惯,赤练心里也觉得好笑“白凤真是什么人都得罪完了,自己生个病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法找……”心里想着赤练眯了下眼睛,睫毛颤了颤,夕阳打在树上,赤练站在树荫下失了神,想起自己因为卫庄失踪而态度恶劣对白凤恶语相向,想起白凤站在夕阳里回头望着她,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些什么,又想起白凤掐自己时那种眼神,她本觉得白凤当时是愤怒的,可是他的眼神又不是完全是愤怒的,有着她说不清楚的情感,她又想起白凤一开始掐她有多用力,“……他活该。”
      赤练用脚轻轻踢开白凤的房门,看白凤还在床上躺着,把药箱放在屋里的桌上,她犹豫着要不要先离开一会,晚点再过来看一眼,结果白凤开始咳嗽,她走过去看,白凤没醒,脸色苍白但面颊两边还带着红晕,看这样子烧的有点严重啊,赤练拿手背碰了碰白凤额头,心里一惊,这温度够高的,看端木蓉那一脸“死不了”的表情,赤练还以为没啥大问题,但现在她摸着白凤这体温,可能不控制下,不死也得烧傻,赤练跑去屋外打了盆水,拿毛巾浸在里面后敷在白凤额头上,折腾完,赤练在床边又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呆在这屋里始终怪怪的,想着之前卫庄教了一套剑法,自己还不是很熟悉于是到花园里去练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05 01:53
        心疼凤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05 06:42
          加油,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05 07:31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6-05 07:40
              2
              傍晚,墨家的一位弟子跑来送了一壶熬好的中药,说是端姑娘让送过来给白凤公子的,赤练方才结束自己的练习,向对方简单的谢过后便端着药去了白凤的房间,轻轻的推开门,和白凤来了个四目相对,随即白凤的眼神又错开了,“你醒了”白凤看着她微微的低了下头,算是点头了,赤练也没多说啥,说多了搞不好又要斗嘴,她估计白凤现在没这个心情,“端木蓉送来了药,你吃了吧。”说着赤练把药端到白凤面前,白凤精神没有缓过了,眼神涣散的看着药壶,似乎没有要吃药的意思“你不吃药了?想烧死啊”赤练看他半天不开口,心里有点气,转身把药放在桌上准备走人,白凤突然开口:“喂我”,赤练回头挑眉看着他,心里想着来劲了是吧,“哟~没想到白凤也要别人照顾啊~”赤练恢复了平日里冷嘲热讽的口气,白凤坐在床上,没好气又无力的蹬了一眼赤练,然后转头看向窗外“……我现在两只手都有伤”,赤练突然反应过来,这次白凤的左臂上被划伤,右肩又有之前为了救自己弄得老伤,这上了药也不应扯动,“……”看着白凤一直望着窗外,赤练难得有些尴尬,总不能一直谁也不说话啊“……我喂你吧……”,说着赤练抓过一把椅子,另一只手把药拿着,把椅子放在床边自己坐下,准备喂白凤,白凤看赤练这样也没再说什么,低着眼睛一口口吃着赤练喂过来了的药,两个人都没说什么,赤练也一直在回避眼神交流,两人就这样快速的把吃药的事解决了。吃完药,赤练草草的给白凤交代了几句,大概就是晚上有事叫她之类的,就走了,她关门的那一刹那,白凤的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白凤被送回屋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醒了,只是神志多少不清醒,他慢慢起身,额头上的毛巾掉了下来,他看看面前的毛巾,不经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发过一次高烧,墨鸦给他用这个方式降温,一想到墨鸦白凤还是多少心里有些伤感,外加发着烧,精神一直处在涣散的状态,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闭了闭眼,稳定了一下自己波动的情绪,白凤又把眼睛缓缓睁开,听着楼下院落里有些声响,白凤轻轻推开了窗户,窗户就在床旁边,之前他经常坐在窗沿上看院落里的的,他习惯性的先看了眼对面一楼的一个屋子,窗户是关着的。
              “……”抿了抿嘴巴,白凤又看向院落树下,一抹红色在夕阳下舞着练剑,白凤的眼神变得稍稍温和起来,他看着她,看她把练剑甩向空中,剑片将她包围着,红色美人在练剑里舞动着,蓝色的剑气包围着她(参照天行九歌里红莲在亭子那里练剑时使出的剑气颜色),白凤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在那里练剑,额头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点,白凤便靠着窗沿,就这么一直看着,慢慢的出了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05 09:03
                白凤加入流沙后,曾看过紫女使用练剑,那时赤练剑还不叫赤练剑,在紫女手上使用时都叫的链蛇软剑,白凤并不喜欢紫女使用链蛇软剑的风格,怎么说呢,刻意的阴柔让人感觉很做作,外加白凤对紫女一点好感也没有,白凤从将军府逃出来之后,曾在紫兰轩养伤,得知弄玉与紫女关系很好,可他看紫女对弄玉逝世的反应却很平淡,甚至对弄玉名字都很少提起,他一度认定紫女很绝情,随着之后的交流,白凤发觉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情感隐藏的很好,面上永远带着笑意,说起话来也是左右逢源,很难察觉紫女内心的波动,白凤知道这种人很难真正有什么交流,索性也就不怎么同紫女说话了。在紫兰轩养了几天伤,身上的大伤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被韩非请到一间客房里说是要认识一起流沙的主要人物,在屋子里,他看到了卫庄、张良、紫女、以及 红莲,说句实话,他养伤那几天就一直在想到底是不是红莲害死了弄玉,后来他觉得弄玉的死不应当全让红莲去承担责任,他觉得有自己的问题,也有在场每个流沙成员的问题,他抬头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轻轻的点了点头,向众人示意,随即就飘到韩非对面坐下,红莲坐在韩非和张良的中间,卫庄站在窗户旁边,紫女端着茶水正在给自己添茶,韩非看着他笑了笑:“给你重新介绍一下,窗边那位是鬼谷派的卫庄,你面前这位美女是紫兰轩的老板紫女姑娘,这位是张相国家的长孙,张良,以及我旁边这位……”“是韩王的掌上明珠,红莲公主”白凤把话接了过来:“没想到流沙把这么多身份高贵的人都集结到一起了。”白凤看着韩非,不冷不热的评论着,韩非尴尬的笑了笑,面对面前这个和红莲一般大的男孩,他还是同情他的,只是他无从表达,紫女已经察觉白凤对弄玉的感情,也给韩非说了,韩非一时还真不好说什么,气氛就这么僵着,红莲先开口了:“你之后和我去公主府休养。”韩非看妹妹都开口了,于是自己赶快接过话题:“紫兰轩终归不是一个男孩长待的地方,现在姬无夜四四处搜寻你,呆在宫中,要比呆在外面安全一些,等这段时间过了,我们再安排你到别处。”白凤也没反对什么,本来他就不喜欢紫兰轩这种地方,到公主府反而能清净些,于是白凤就住进了公主府的一所别院里。
                白凤渐渐回过神,眼睛渐渐又聚焦盯着树下的人,这时天色已晚了,院落门口似乎有动静,树下红衣把练剑向空中一甩,随即收起招式,将练剑围在腰间,“端木蓉姑娘喊我送些药过来……”,白凤看着落下的人把药给了赤练,赤练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随即就要上楼,白凤就这么一直看着门,门开了,两人快速的对视,白凤就把眼神移开,赤练刚练完剑,脸上是健康的红润,身上还带着点不曾出现在她上身的草药味,赤练看着他示意他吃药,白凤心里突然涌起一丝玩意:“喂我。”其实白凤就是来劲了想和赤练闹着玩,“……我现在两只手都有伤”,白凤望着窗外等着赤练回应,果然赤练随冷嘲热讽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喂了自己,“哼”心里高兴的哼了一下,白凤也就乖乖吃药了,赤练喂的别别扭扭的,白凤心里却很愉快,赤练走之前,又给他交代了一下,顺便给他换了下敷在头上的毛巾,赤练走后白凤暗自高兴了一小会儿,随着额头上的清凉,渐渐的睡过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05 10:24
                  练姐,你要好好对待小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05 15:17
                    3
                    “庄……”赤练回屋坐在椅子上发呆,看白凤的样子似乎烧也退下了一些,赤练便不再过多担心他,开始念起卫庄来,赤练的思绪慢慢回到红莲身上,想去之前在与子房、卫庄看到哥哥那一幕,默默的垂了垂眼睛,卫庄变了、子房变了、自己也变了,只有哥哥还是一席紫衣,对她永远是不责备的:“变漂亮了。”赤练闭上眼睛,想想子房执意要喊她殿下、卫庄朝着自己的理想头也不回的走下去、自己也执著的一定要跟着卫庄,“……我们都够倔的。”赤练笑了笑。
                    躺在床上,赤练努力让自己睡着,她睡觉向来不安稳,经历过灭韩的那场大火后她更是时常做噩梦,望着天花板,赤练让自己的精神开始涣散,渐渐的睡意席了上来。
                    “庄,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可能是最后一件”
                    “什么决斗这么重要?”
                    “你还会回来看我吗?”
                    “ 也许不会。”
                    韩梦又一次将红莲困住,红莲习惯了,一次次的梦境让她麻木了起来,也让她冷静了起来,无奈抑制了伤感……
                    “我不会输的!”
                    躺着床上的赤练皱着的眉心缓和下来。
                    次日清晨,赤练醒了过来,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收拾打扮起自己,她梳着自己的头发,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脸色似乎比前几日看着要好一些,黑眼圈也变淡了些,简单的擦了些粉,抿了抿唇脂,把头发束起后,便出了屋子。在院子里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了白凤的屋子,发现窗户没关,现在是深冬,虽说苍海的冬天并不很冷,但晚上还是会刮冷风,赤练迟疑了一下,但也没打算去白凤的屋子,毕竟两人算不上关系好,老去他屋子里不好,更何况天刚刚亮,也没必要去打搅白凤,想了想赤练又拔剑开始练习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05 15:52
                      半个时辰之后,丁胖子派人送来了早饭,特意提醒是张良先生喊送来的,并表示说这半月的流沙众人的伙食都有他包办过了,平日里流沙的人都是自己解决吃食的问题,这么一突然,赤练还有些不习惯,“哎呀~那真是要替我谢谢丁掌柜和张良先生了~”她对来人妩媚的笑了笑,拿手半掩着嘴,另一只手接过了食盒,等人走后,赤练把食盒放在一楼的大厅中,流沙的人虽说与同事交流不多,但还是有默契,东西放在那儿都大伙都会来吃,赤练拿出白凤的那份,又拿了杯水,到白凤屋里去了,推开门看着白凤还睡在床上,把食物放在桌上,赤练掂量着要不要喊醒他,毕竟有伤在,得她喂他,她走过去看着白凤额头上的毛巾已经干了,便取下来准备给他换,无意间碰到了白凤额头,感觉好像比昨天又烫了些,把手掌付上去好好确认一下,赤练皱了下眉头,好不容易退了点烧怎么又烧起来了,抬眼一看开着的窗户,赤练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起来了。”她拍了拍白凤的肩膀,白凤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就望着她,眼里明显的不开心,很显然不满意赤练把他喊起来,赤练压着眉头看着他“赶快把早饭吃了,你昨夜是不是没关窗?”白凤点头,赤练:“我麻烦您别给我添乱了行吗,你知不知道你又烧起来了。”“我比你清楚我舒不舒服。”“你!”白凤盯着她,面部没什么表情,赤练不想和他计较,等会还要去弄她的蛇,端木蓉虽然醒了,但是之前的“药”还得再吃两天,她得给端木蓉准备着,她把吃食端到白凤跟前,自己坐在之前那把椅子上,拿着勺准备喂他,白凤眼睛稍微睁大了一些,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口让她喂,这次白凤抬眼看了看赤练,眼神正好对上了,赤练闪了一下,躲开:“等会端木蓉要过来,重新给你上药。”“这粥挺好喝的。”“……你听到我说的了吗。”赤练蹬了他一眼,“你说。”“……”赤练无语了,快速喂完白凤那崽子,又给他喂了点水,“我看你那宝贝大鸟也没怎么好的待遇~”赤练调侃了一下白凤,“那真是承蒙赤练的厚爱了。”白凤勾了勾嘴角,硬是把赤练给怼了回去,“呵呵~”赤练拿着餐具走了。
                      赤练匆匆下楼,准备赶快吃完早饭,去折腾自己的蛇,食盒里的早饭还剩着赤练的那份,赤练拿出来快速解决,早饭是菜稀饭,不知道丁胖子从哪来找来的野菜,就这这稀饭还挺好吃的,比白稀饭来的有味道些,早上喝着也舒服,盒里也还有两个黄面的小馒头,味道还有点甜,合着赤练喜欢甜食的胃口了,早餐吃的挺高兴,看着空荡荡的食盒,赤练决定自己把这东西送回有间客栈,就当消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05 15:56
                        白凤看着赤练出来门,自己便起了生,换了套简单的衣服,把上身其他的饰品去掉了,左臂上的伤没什么大碍了,右肩上的其实好的都差不多了,只是那伤被胜七砍伤后又被一支树枝给刺穿,伤的过深,多半会留下点旧疾下来,不过他现在到不是很在意,反正今早又被赤练喂了一顿,心里多少有些暗爽,吃完早饭之后烧也退了一些,不过还是不适合出门在外面待着,白凤在床上盘起腿,调养一下自己的内力。
                        赤练从有间客栈里出来,庖丁笑她:“赤练姑娘,中午我喊人送午饭后把食盒拿回来不就得了,何必自己跑一趟啊?”这么一说赤练懵了“呵~辛苦掌柜了~”赤练有点无语,她也挺不习惯和墨家的合作的,也不习惯这种管饭的待遇,流沙里面凡事都是自己处理,虽然本部有人给做饭,但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外地,也没有固定的吃饭时间和地点,庖丁这么一笑她还真不知道怎么怼回去。
                        赤练跑到一座山里去,苍海不同流沙本部,本部那根本就一深山老林,蛇往哪蹿都不会伤着人,苍海这儿虽然百姓不多,但时常要上山采个野菜啊之类的,自己那些蛇可不能伤着别人,更不能叫胆子大的猎人给抓着宰了或者卖了,没办法,她只好把蛇都养在这片林子里,等折腾完蛇的事,已经过来两个多时辰了,早就过来午饭的时间,赤练忽然反应过来,白凤可能还没吃饭……便急急忙忙往院落里赶“麻烦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05 15:57
                          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05 22:06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06-05 22:11
                              4
                              等赤练推开白凤的房门,“……哟~大美人~小高先生也来了~雪女妹妹几日不见又漂亮了啊~”这副光景赤练看着说不出的好笑,端木蓉过来给白凤换药,雪女明摆着的不放心非要带着高渐离跟过来,来的时候又顺便碰上了从有间客栈里来送饭的伙计,顺带着就把午饭给一并带过来,流沙的其他人正好都不在,之前送白凤回来的墨家弟子告诉了端木蓉白凤的房间位置,另外两个墨家人也不知道在哪待着比较好,就一起跟着端木蓉来了白凤的房间,这会儿,端木蓉坐在之前自己放在白凤床前的椅子上,雪女挽着高渐离站在靠门的位置,白凤抬着头盯着赤练,面部表情明显的很僵硬,赤练明白白凤的那个表情的意思“这都什么破事。”

                              赤练没忍住,拿手捂了捂嘴“哎哟~没想到墨家的人这么关心流沙的人~连小高先生都来了~”“来不来关你什么事。”雪女没好气怼着赤练“雪女妹妹这性子真的一点也没变~”“你!”“阿雪。别和她闹了。”高渐离扯了扯雪女的袖子,端木蓉看着众人“药换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了。”白凤黑着个脸,恨不得这几个墨家人尤其是高渐离赶!快!走!赤练看着白凤那个样子实在是搞笑,又瞟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盒,“真的谢谢大美人帮我们把午饭带来~”赤练看着白凤快要爆发的表情,决定还是赶快把人送走,端木蓉:“左臂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动了,午饭也让他吃过了。”赤练听到这实在是忍不住了:“嘻嘻~那真的谢谢了~”白凤的脸更黑了,碍于没法对着墨家人发火,他只好抬头瞪着赤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05 22:56
                                总算是把墨家的人送走了,赤练也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午饭,虽说庖丁的手艺比不上自己以前在韩王宫的那些厨师,但确实是赤练这几年来吃的最可口的饭菜,卫庄向来不在意吃食问题,更不在意菜合不合口,赤练也难得有这么半个月的口福。收拾了一下,赤练决定安抚下白凤那崽子……看的出来,他要气爆了。

                                拿了点水到白凤的屋子里,赤练站在之前雪女站的位置上,给白凤抛过去那杯水,白凤麻利的接过那杯水“看样子你好的差不多了。”赤练明媚的笑了笑,其实就是想调侃一下白凤,白凤明显还气着“明天别让端木蓉来了……至少别让那个白毛女和高渐离来了。”“哎~人家端木蓉姑娘关心你嘛~至于高渐离和雪女嘛~别人是关心人家木蓉姑娘又不是关心你~”赤练自从被白凤救了之后明显和白凤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起码能和白凤主动交流了。

                                白凤看了看她,没说话,赤练笑了笑:“你这午饭是怎么吃的?”白凤无语的看了看她“自己吃的啊。”赤练笑的更明显了:“不要喂了啦?”“难不成我要高渐离喂我?!”白凤觉得又气又好笑,白凤并不喜欢雪女和端木蓉那种类型的女孩,他对端木蓉的看法和卫庄难得的一致,觉得端木蓉又闷又冷,对雪女没感觉,而且有点讨厌,碍于高渐离在他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不过现在有赤练和他聊天,多少还是开心,赤练看着白凤脸色看着好点了“端木蓉说你明天就能下床了,今天你再好好躺一天。”说完赤练也出了房间,回头看了眼白凤,又一次四目相对,白凤的眼神没有移开,赤练看他好像笑了一下,把头扭了回去,下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05 23:17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06 06:51
                                    我是笑着看完的,为什么那么喜欢练姐调戏小高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06 10:21
                                      到了院落里赤练习惯性的开始练剑,在苍海的日子里实在是太无聊了,卫庄不在,而流沙也需要运作,所以她必需留在苍海和墨家的人保持联系,并要负责端木蓉的治疗,流沙其他人照旧进行自己的任务,以前身边多多少少能和卫庄闲聊几句,现在没有人陪着,无双自从变成机关无双之后话变少了,墨家的人又不会和她闲聊,她只能每日跑到林子里和自己的蛇玩,然后就是练剑,卫庄走之前突然教了她一套剑式,现在想来也是怕她无聊给她安排点事干。

                                      白凤百无聊赖的看着赤练在院落里练剑,他很久没有仔细看赤练使用赤练剑了,年少时曾在公主府里见过红莲使用过几次练剑。

                                      第一次是红莲刚拿到赤练剑的那天,红莲跑到他在的别院里面,用起赤练剑,与其说是练剑,不如说是在舞剑或者根本是在跳舞,地上的花瓣随着赤练剑的气流舞动,红莲也明显是在跳韩国的宫廷舞,白凤当时看的出神,弄玉的琴声能使百鸟朝凤,而红莲的舞一定能够引蝶,他在将军府没有少看那些舞女的舞蹈,那些舞蹈无法比拟红莲的舞步半分,现在红莲的舞蹈配着赤练剑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也是那时粉红衣裳脸上欣喜的少女在白凤心里留下了一点印记,那天白凤认真的看了一回红莲。

                                      第二次,是卫庄已经离开的时候,红莲在湖心岛待了三天才回到公主府,红莲不想搭理宫女,跑到他那个别院里去,他坐在树上正在养神,红莲二话不说把练剑甩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树上,白凤立马跳起停在树梢上,莫名其妙的被攻击白凤心里很不爽,立马出言讽刺她愚蠢的行为:“你当个公主,怎么还当疯了?”红莲望着他,眼里全是愤怒,白凤看的出来这怒气不是针对他的,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红莲手上用力,再次把练剑甩了过来,白凤一个瞬移停到另外一个枝丫上,被攻击的那枝丫直接被削断,“我看你是真的疯了!”白凤看着练剑再一次甩过来,直接翻身跳开了,落到一个隠在树叶里的屋檐上,他看着院里的红莲,红莲站在那里,失去了攻击的目标,动作停下来,白凤也停在原地想看看这个红莲公主到底要搞什么名堂,他看着她的背影,垂在两侧的手忽然抬起,在她脸的位置停留了下来,似乎在捂着脸,“哭了?”这是白凤的第一反应,“为什么哭?”白凤没反应过来“没觉得今天有什么事情会让红莲突然哭啊?”白凤又仔细想了想,确认这事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决定还是去通知一下韩非,得让他知道红莲的情绪波动,不安抚一下估计他自己迟早要被红莲刺杀弄死,白凤再一次看了看红莲,看她还在哭,决定现在就去紫兰轩找韩非……

                                      再后来几次,都是红莲跑来他那里,练剑,而他就坐在枝头看着,一方面是无聊没事观察她,另一方面是要时刻防备红莲不会突然攻击自己,毕竟她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了,她使用赤练剑造成的威力不能再被他忽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06 11:09
                                        哈哈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06 11: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06 18:14
                                            他看着现在的赤练,用剑的方式和红莲时期虽有些相似之处,但给人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了……赤练将右脚向后移了一步,身子向前倾斜,右脚用力向前蹬的同时,赤练剑“撕拉!”的甩了出去,“啪!”打在目标上,随后赤练手用力向后一拉,赤练剑上的剑片立即收回,变成普通剑的形态,赤练借着冲劲,结结实实的给目标又补了一刀,随后卸力,赤练剑又恢复软剑的形态。

                                            她抬头望着白凤,挑了挑眉,白凤看她的表情,知道她想要点评价,他估摸这怎么说既不会扫了她的兴致,又不失调侃之意:“你不是不喜欢贴身战斗吗,怎么突然开始练起这种近战的招式?”“和胜七那战我发现赤练剑软剑形态下近战太吃亏了,而对手的近战能力都不弱,若不好好弥补这个弱点,很可能会遇到对方在我没拔出练剑时就把我杀了的情况。”赤练很清楚自己近战的那点攻击能力,根本没法和男人比,尤其是白凤那次,就算现在想起来也多少有点后怕,白凤听出赤练是在说自己那次攻击,嘴角笑了笑:“呵,你放心,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能在你拔出练剑之前就杀了你。”赤练警觉的盯着他,“当然,我可舍不得杀你,你的命还是你欠我的。”赤练翻了她个白眼,靠着树干坐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6-06 22:43
                                              “以前可没觉得你话这么多。”赤练漫不经心的看着飘落的树叶,白凤有点吃惊赤练主动提起红莲时期的事情“以前你多吓人啊。动不动就攻击。”赤练没好气的笑了笑,“我什么时候攻击过你啊。”白凤看着她内心一阵无语,“……你发疯的时候。”白凤掂量着要不要提起卫庄曾经离开的事情,他多少不愿意提起,毕竟当年的红莲没少因为这件事哭,而且也不仅仅是哭那么简单,“我看是你烧疯了吧~”赤练已经习惯了和白凤这种相互讽刺的聊天风格,“我就算烧疯了也不会有你疯。”“呵~


                                              “额……赤练姑娘,小的过来送饭了……”庖丁家的伙计来了,“有劳了。”赤练拿过食盒,和伙计草草说了几句,便回身,“你要不要下楼吃饭?”,白凤没回答,赤练也没在意,径直走到一楼的大厅,白凤已经靠在门框上了,他身上的饰品都没有戴,里面穿了件白色暗纹的里衣,肩上披着一件淡紫色的祥云纹外褂,脖子上松垮垮的围着他平日里的紫色围巾,头发和往常一样披着,平日里白凤总是穿着比较紧身,多少透出一丝妖气,如今这身打扮仙气十足,一点也不像个会用暗器的杀手,赤练看他穿的不算厚,把门关上,免得被风吹着了,走到桌前把饭菜拿了出来,摆到桌子上,白凤也默默走过来,寻思要不要坐下,赤练把一个碗递给他,仰下下巴,让他坐下,自己也端着个碗坐下,大厅里的桌子呈长方形的,坐满能坐下六人,赤练坐在最右端的位置上,白凤隔了一个座位坐下,庖丁还算聪明,看的出流沙的人不像是会聚在一起吃饭的,每个人的食物都是一份份的分好的,白凤和赤练都刻意快速的吃完晚饭,随后自行收拾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6-06 22:46
                                                吃完饭白凤打开门依着门框,向外看着,几只鸟飞了过来,白凤伸出手去逗它们,算是餐后的娱乐了,赤练有点羡慕的看着,她想逗蛇玩了,白凤回头看她在看自己,轻轻把手向前伸,一只圆滚滚的小肥鸟停在他食指上,歪着它的小脑袋望着赤练,这些鸟都是白凤亲自养的,精的很,自己主人心里那点心思,这些小家伙都很清楚,小胖鸟扑棱着翅膀飞到赤练跟前,拿着它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赤练,赤练看它这么精明,心里喜欢的不得了,也伸出手让小家伙停在上面,“你的鸟比你可爱多了~”赤练伸出另一只手拿指尖揉揉小家伙的小脑袋,“你倒是比你的蛇可爱不少。”“哼~”赤练看着小胖鸟的份上没和白凤斗嘴,她走到白凤旁边,去逗另外几只,白凤也没拦着,依旧靠着门槛,自己也逗着鸟,时不时拿余光看看赤练,她笑得轻松愉快,“看样子自己养这些观赏鸟也没什么不好啊”白凤想着笑了笑。

                                                麟儿晚上回来,老远看着大厅门口一白一红的站在那,俩个人好像在……逗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6-06 22:47
                                                  好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06 23:48
                                                    小甜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6-06 23:59
                                                      5

                                                      白凤在房里又休息了一天,本来和赤练说可以安排他任务了,结果被来给他换药的端木蓉残忍拒绝:“还要半个月才准出任务。”作为医生,端木蓉不容许自己的病人糟蹋自己的身体,哪怕是流沙的人,本要出口反驳的白凤,被赤练抢先说了一句:“我也觉得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没有嘲讽,也没有调侃,只有诚恳的建议,白凤还是第一次受到赤练这种待遇,也就乖乖接受了,在赤练的记忆里,还是红莲公主时自己虽然和白凤交际很少,但在她也知道白凤很在会照顾自己,甚至连哥哥韩非也形容他“很会照顾自己。”这次突然这么病了,她估计和之前为救自己受伤脱离不了关系,心里还是多少过意不去,还是希望白凤好好休息。

                                                      白凤在苍海的基地待了几日,也开始觉得无聊,其实自己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想起那天赤练对自己说的话,还是乖乖的准备待满半个月再出任务,这几天和赤练相处的时间变多了,一般一起吃过早饭,赤练不是练剑就是去山里折腾她的蛇,午饭白凤一般都是给她留着,自己先吃,他自己小憩一会儿就到院落里的树上调理自己的内力,也不到处跑,前天自己出去放松下心情,回来晚了,赤练还生气了,他也就不好再什么都不说就出门了。下午赤练一般是回基地,接着练剑,有时他俩还能聊上一两句,都是关于卫庄的。


                                                      “哎,子房说后天苍海有节日庆典,你想不想到街上去看看?”赤练今天下午回来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什么庆典?”“新年庆典呀~”白凤看了看赤练脸上的表情,一脸兴奋,以前没什么过节的习惯,连新年快到了自己都不知道,以前红莲没到过年就很高兴,韩非总会把她带出宫玩,看样子是想去玩了吧,赤练望着白凤等着他回答,白凤点了点头,“那我明天和子房说我们一起去了。”白凤眉头皱了一下“我们和张良一起?”“子房带着墨家的那几个小孩和我们一起。”“你和小孩有的一拼。”白凤小声调侃,赤练并没有听到,跑回自己屋里,“哦,对了,子房说喊我们换一套行头~”赤练回头对白凤说,白凤看她脸上那甜甜的笑脸,看样子是真的很想去庆典,嘴角勾了勾“知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6-07 07:17
                                                        这口糖我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6-07 07:28
                                                          第二天上午张良亲自到了流沙在苍海的基地,赤练不在,白凤接待的他,俩人其实以前交情不错,韩非时不时带着张良到公主府找红莲玩,有时候张良想让韩非和红莲独处时,会跑到别院和白凤聊天,他还时不时给白凤教一些论语之类的,白凤是三个小孩(白凤、红莲、张良)里面最小的,张良比他大三岁左右,也算照顾他,看出他一个人待在别院无聊也时不时来找他给他解闷,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两人直接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白凤。”张良看了看树上的白衣男子,他的眼睛和年少时没有差别,依旧清澈透亮,张良并不讨厌这个傲气的男子,可惜不似从前了,白凤从树上一跃而下,轻轻的落在离张良五步的外置,他看着他,面上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张良苦笑了一下“这是给你们准备的新衣,新年的习俗还是又有的……”他看白凤似乎不打算和他说话也就一口气把他要说的一口气说完了“明天中午还请二位到小圣贤庄和我们一起聚餐,下午我们一起活动。”白凤点了点头,接过张良送来的衣服,身子微微欠了一下表示感谢,张良一笑,转身离开,白凤先回了自己屋,衣服装在木盒里,感觉不是普通的百姓服装,应该还是比较贵重,于是白凤又到赤练屋里放下她那套。


                                                          晚饭时间,白凤把张良的话转述给赤练,赤练饭后高高兴兴的跑回屋里去看自己的新衣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07 12:15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6-07 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