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渊xyz吧 关注:59贴子:3,062
  • 10回复贴,共1

未来的往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琪,普通高中生。
家住的离学校很近,放学后背着书包走回去是一般情况,往往是几个同学一道,随着越来越走向家,大家一个个分开,到最后,便只剩下小琪一人。
不过今天,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后面,谁都没有注意到跟着一个穿着怪异的人。
待小琪和最后一个人告别,便独自一人走进小巷,这时,那人从后面跟上来拍了拍小琪的肩膀。
这是小琪第一次打量这个人,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叫住而扭回了头。
小琪首先被他的服装迷惑住了,这家伙穿着一条蓝色的长裙,白色的短袖,头发也留了很长,在很靠后的地方扎了起来,看起来就像吊了个蓬松的帽子,戴了一副眼镜。但是小琪还是很快发现了些异样,从细微的一些感觉中,小琪能够发觉这家伙并不是个女生,而且更让小琪觉得奇怪的是现在已然深秋,这家伙的衣服完全够他吃一壶。
“你的名字是——段子琪,21世纪人,我有一件希望你相信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是很难想象的。”
小琪有些惊讶,但他并没有任何表示出来,他深深觉得这家伙来历不一般,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不像是一个骗子,不知道是不是好奇心驱使他,他说“你继续。”
“我来自这个时代的未来。”


回复
1楼2018-06-05 01:54
    小琪仍然什么都没有表示,但他盯着那个人,眼神异常的严肃:“你继续。”
    “一整天,我没吃过饭了,现在我很饿”
    那个人没有在讲什么,倒是提出了要求。
    小琪也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样,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他。“走吧,先去我家坐一坐。”
    小琪首先从语调中确认了这是一个男人,年龄和自己差不多。他是时间旅行者的理由可以解释之前的种种异常,但并不是只有一种解释,但小琪相信了前者。
    回到家后,小琪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馒头,端出一些菜品来,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半开玩笑地说“你们那个时代还有筷子吧”。然后从筷子架上取出一双筷子。
    "有,不过木制的筷子是很少见的。"那人说。
    微波炉加热食物很快,当端出来饭后,那人很快就着馒头和菜吃了个精光。小琪坐在对面大概是看着,待盘子都干净的不剩汤后,小琪问:“行了,你有什么要说的?”
    那人把裙子整了整,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回复
    2楼2018-06-05 02:04
      “我来自之后几世纪,简单地说,AI向人类发起反攻,我冒了险,选择了我能到的最安全的地方。”
      小琪点了点头,说:“这种事的确有可能发生,但是你找我有何用意?”
      “我到这里前查了资料,因为从你们世纪开始就有了很好的ID系统,我完全可以找到我的祖先。事实上,仅仅在此城市中,和我有血缘关系的的人有百人之多,所以重要的原因,第一是我的名字是段诗欣。”
      “我明白了,你怕不是我之后不知道几代的直系孙子吧。那么其他的原因是?”小琪接了那人的话茬,趁着停顿的时间加了一句。
      诗欣先顿了顿,理解了理解小琪的意思,大概懂了之后,便继续说:“没有错的话,这个时代重男轻女的现象应该很严重,我认为自己的曾曾曾...祖父,或许能更好接受我。再后面就是,你在物理学和工程上有成就,应该和你沟通会比较容易。”诗欣说完,把旁边的饮料喝掉了。
      小琪这倒是有点不快,就像是被别人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一样,被未来人说重男轻女,就显得自己这个时代都野蛮落后一样。倒是这小子,如果真的想重男轻女,就不该穿条裙子走在大街上啊。再者,以现在这个时代来讲,即便重男轻女的现象还有,也离小琪本人很远,至少就小琪来看,在他周围,氛围就是女士优先,男士靠边。
      不过,小琪又要不过,出于礼貌,小琪还是没有继续重男轻女这个话题。“成就就免了,我只不过是喜欢物理,喜欢动动手罢了。”
      “嘛,我说的是未来的你,所以我不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小琪眯着眼睛看了看他,说:“我再问几个问题好吗?”不过诗欣倒是不紧不慢:“问吧,躲在这个时代,我是不需要着急的。”
      “你要待在这里吗?”小琪问。
      “这是被迫的,时间机器出了问题,如果修不好的话,我只能一直待在这个时代了。”
      小琪站了起来,继续说:“我的意思是,你该不会想要在我家住下来吧。对于你这个不速之客,即便我能相信,我父母也是绝对不会的,所以...”小琪扭回去头看着诗欣。
      诗欣又愣了愣,似乎在理解刚才的话,然后说:“如果不是你们这个时代落后,我带来的东西也不会都不能用,让我自己连活都活不下去。”


      回复
      3楼2018-06-06 22:25
        “那只能说你的东西兼容性不好咯。话说回来了,你这种行为不怕改变历史吗?”小琪问。
        “当然,事实上,按照我们时代的法律,我已经违反了时间法,所以我现在是罪犯。”诗欣很平静地说出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罪犯该说出来的话。“生死和触犯法律放在一起,谁都会和我做出一样的choice的,更何况,由于AI的进攻,法律系统已经瘫痪了,他们根本抓不到我,这里是绝对安全的。而且,我对历史的改变只是理论的预言,能不能改变历史还是未知数,我想尽量减少这影响,所以只接触了你。”
        “那你的确选择了个好时代,我觉得除了我以外,应该没有人会相信你的,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能接纳你。”
        “是嘛...”诗欣似乎有些失望,也可能是在考虑自己这个接触是否真的正确。
        “我有一个办法,只不过,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你的存在。”小琪说“我有一个朋友是独自居住,这家伙有钱,他家也很大,我想他应该可以接收你。”
        诗欣丝毫没有犹豫,在法律约束范围之外,做什么违法的事都不为过,所谓减小影响,不过是道德而已,只要稍微遇到些状况,这道德便如烟一般消散掉了。"那走吧"
        “等一下”小琪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衣服说“先换上我们这个时代的衣服吧。”


        回复
        4楼2018-06-08 23:57
          诗欣在里面换衣服,小琪本来也打算在里面,但还是走出去关上门,背靠在门上问:“你们那个时代的人都穿得像你一样吗?”
          诗欣说:“嗯,虽然我在历史课上学过你们的世纪,但是没有想到服装差异这么大。这一切都是源于你们这个世纪的无性别运动。这么说吧,我穿成这样一点也不奇怪。”
          “嗬,裙子,我倒是想去你们的世纪看看。你穿成这样真叫人惊奇的,我本来还在想未来的衣服会不会怪里怪气的,结果只是惊奇而已。”
          “还好啦,我穿着很习惯啊...我换好了。”
          小琪打开门,因为诗欣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缘故,个子也差不多,所以穿上倒也很合身。“虽然我也有类似的衣服,不过这似乎有点不舒服。”诗欣张开手臂,拧着拧着说。
          “习惯就好了,你裙子我先收这了,咱们去找我朋友。”


          回复
          5楼2018-06-11 20:44
            大佬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6-19 22:52
              给渊触递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24 09:19
                渊开始写小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11 21:25
                  “想不到,和我这么大年纪,就要面对全人类和AI的对战,真是充满冒险的奇遇,嗯哼?”小琪带着很轻松的语气.
                  “不要挖苦我了,我想就算是您也不会想遇到这种局面的”,诗欣苦笑着回答道,这的确不假,后来小琪才了解到,在诗欣刚来到这里的一天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走了两句,他又补了一句“不过在和我这么大的年龄,见到了未来子孙,不是正预示着充满冒险的奇遇的开始吗?”
                  两个人笑着走出了小琪家的楼.
                  “能这么快地取得信任,我还真是松了一口气呢...我本来想了好多方法来说服您,没想到一个也没用着.”
                  其实能够凭借直觉把一个陌生人引进家里,已经完完全全超出小琪本身的警惕心了,按理来讲,面对一个举止诡秘的陌生人,掉头就走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小琪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听下了他的话,为什么就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家里.或许可能真的是血缘关系带来的直觉吧,但是事实上,两个人长得一点也不像.
                  “我刚才看到你身上的装备了,这绝对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能达到的技术”小琪指了指诗欣左胳膊.
                  诗欣把手举了起来,在他手腕上有着一道黑色的环,但是在平常人看来,这仅仅是个环而已,视力差点的人说不定会看成戴在手上的手环或者绳子,也许会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吧.
                  诗欣稍微碰了碰那个东西,上面就像投影仪似的显示出了一些图片,小琪注意到那是自己的照片,是自己的身份证证件照,拍的是一如既往地丑,想必诗欣就是靠这张照片,在学校门口蹲点找到自己的.
                  诗欣右手往左手腕轻轻一拍,那投影也收了回去.
                  “这东西马上就要没电了,如果我今天没有找到您,恐怕明天我就得偷偷溜进学校翻花名册了”
                  “别您您您的了,刚才也不觉得你有这么客气”小琪摆摆手说.
                  “刚才吃过饭换过衣服,回想起您,噢在未来的成就,还有这么快就接受了我,我就觉得有一种崇敬感,不自觉地就...”
                  诗欣挠了挠头,但是他那特别长的头发显得他好像是在摇一团毛毛球.
                  “回想起未来的事...那怎么说也是未来了,现在我很普通,而且,我觉得你需要把自己的形象再变得符合时代一些.”
                  小琪指了指诗欣的头发,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短发,然后又指向诗欣的眼镜.
                  小琪其实在考虑自己这样说会不会不太合适,因为在诗欣的眼里,或许自己的周围一切人的着装就像是诗欣的着装一样诡异无比,但是转念一想,小琪想到了那句老话——入乡随俗.
                  诗欣推了推他的大圆眼镜,说“头发的话,果然还是舍不得呢...倒是眼镜也快没电了”.
                  没电,就连眼镜都要充电吗?
                  小琪突然拦住仍在往前走的诗欣,诗欣不知所以,乖乖站在路口边.
                  “红灯”小琪指了指对面人行道上的那个红灯,红色的小人一动不动.
                  诗欣看着它,什么话也没有说,那红色小人似乎也看着他.小人两手放在身体两侧,站得笔直,诗欣也不自觉地站直了.
                  在红灯熄灭,绿灯亮起的时候,诗欣突然说,“他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
                  “危险倒是不至于,你小心被车撞到就好.”小琪拉着诗欣过了马路.
                  “未来已经没有红绿灯了吗?”小琪问.
                  “不知道,我出门从来没有考虑过让车先过,理论上讲,它们都是自动驾驶,会自动找到路的”
                  诗欣的解释的确很诱人,如果自动驾驶连全部的行人都考虑在内的话,的确不需要什么强制位置秩序的措施.
                  就这样说着,两个人来到了一栋房子之下,小琪敲了敲一楼的窗户,一会,一个脑袋探了过来.


                  回复
                  9楼2019-05-15 21:10
                    “哟,小琪,这是带谁过来啦?快上来吧.”那脑袋贴在窗户上.
                    “这就是你消息里提到的神奇人物?快和我说说他哪里神奇了.”
                    “这是韩梓伊,我朋友,这是段诗欣,我的不知道几代孙子.”小琪平静地介绍说.
                    “你好,啊...哈?”梓伊惊奇地望向这个陌生人,又望向小琪.他确信自己耳朵很好,所以现在只能在想是不是小琪在和他开什么玩笑或者有什么寓意,毕竟在这个时代喜欢当别人爸爸的人不在少数,但他知道小琪不是那种人.
                    他把手伸出去,想要摸小琪的额头,但是被轻轻地拦住了.
                    “你好”,诗欣把手伸向梓伊,看来握手礼在未来并没有被淘汰.


                    回复
                    10楼2019-05-16 23:00
                      就这样,因为AI反攻人类,从而逃到现代的诗欣,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直系祖先,开始了在21世纪的生活。


                      “来,柠檬茶。”作为主人的梓伊握着两杯饮料招待起来两位客人。梓伊的家很大,而且父母经常外出出差,基本上一直是梓伊一个人在生活,偶尔爷爷奶奶回来看望梓伊,但是梓伊的家依然干净得可怕,就像是家里有一个保姆团,随时随刻都把家里打扫得一干二净,小琪一直很惊讶他是如何做到的。总之,每次来梓伊家做客,家里都是井井有条。
                      “先说好,琪子你我是绝对信得过,但是他就不好说了。”梓伊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茶,坐在了两人的对面。
                      “你有什么能够证明你来自未来的吗?厉害一点的。”小琪摆头问向诗欣。
                      “这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我可以带你们去看时间机器,但是它已经修不好了,但是我仍然有必要请求你们保护好它,最好是立即转移。”诗欣紧紧握住杯子,但是却没有要喝的意思。
                      “等等,你是说时间机器已经修不好了?那你要怎么回到未来?”诗欣的话里涵盖了太多信息,小琪抓住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

                      “我其实原先还抱着能否修好它的想法,但是来这里的一天里我越发觉得不可能了,所以最有可能的是我会一直留在这个时代.”诗欣这才放轻松了一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小琪听完,想都没想就站了起来,拍拍桌子说:“我知道现在的技术可能还达不到修理时间机器的水平,但是毕竟一个现成的机器就放在那里,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希望,更何况我不能接受一个如此惨淡的未来.”
                      其实小琪也算是夸海口了,要修一台未来的机器是绝对不可能的,想象人类这些年的发展速度,谁都会摆摆手放弃的,想想吧,把一台普通的电脑丢到上个世纪,别说出了问题修好了,怕不是等它再好好保存到现代,否则绝没有开机的可能.他已经做好了过去看然后被打脸再承认修不好的准备.
                      他真正的念头是不能让一个来自未来的后代就这样颓唐的活下去,说大了这关乎人类的命运,说小了这也是这自己的一家传承,未来是怎样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既然有人逃了回来,就有了希望.
                      在一旁喝饮料的梓伊也加入对话,虽然他很不明白为什么从一个陌生人一下子就扯到了人类的未来和民族的希望.“先坐下先坐下,这次我是支持你的,毕竟民族大义为重.”
                      小琪有点愣,他没见过这么正经的梓伊.
                      “你小子在想啥我还不知道,这么大一个活人我就不信你能藏起来,你是惦记上我这地方了吧.”梓伊又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小琪这才回过神了,没错,这才是他认识的梓伊.
                      “肯坐时间机器回来的,而且时间机器还坏掉了,回来的只有一个人”梓伊揉了揉额头然后说,“不论未来怎么样,让我回到几百年前我肯定是不乐意的,所以他在未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这家伙是逃回来的”.
                      “可以啊你”,小琪又有点愣,仿佛面前的人又不是梓伊了一样.
                      “没受什么伤,看来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当然也有可能是当了逃兵,此外他这身衣服这衣服我记得你穿过,所以是你借给他的,那么他的衣服为什么不见了呢?”梓伊继续分析道.
                      小琪再次确信面前这个人果然还是梓伊.
                      “行了行了,你那个手环啥的,不也能拿出来看看么”小琪打断了梓伊.
                      诗欣这次没有说什么,他把袖子撸了起来,然后用手再胳膊上一划,一道光的屏障就从胳膊边上显现出来,任凭小琪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屏幕到底是从哪里投影到哪里的,就算是投影仪也不能平白无故在空气上投影啊.
                      梓伊故作镇定地继续喝着茶,其他两人的茶还几乎是满着,自己已经喝完一杯了.
                      真是见了鬼了,突然接到小琪的电话说有个神秘的人想来见见,然后一见面就说是个穿越者,现在呢,掏出来一个十分炫酷的屏幕,如果说这是某国高科技研究会所在做市场调研,想要推销给他一款便携式电脑,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诗欣十分流畅地在那个屏幕上操作着,右手在空气中划来划去,本来小琪以为投影装置在左胳膊上,但是很快小琪就拿左手点了个计算器.
                      “随便说个数吧”
                      “1234567890”
                      “等于2*3*3*5*3607*3803”
                      诗欣手在上面一操作,屏幕反了一个个,数字整整齐齐显示在屏幕上.
                      诗欣甚至没有输入这个数,看样子这个计算器自动识别了小琪的声音.
                      虽然质因数分解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很明显这不可能是诗欣本人算出来的.
                      "好吧,我信了."诗欣耸耸肩说
                      小琪这才坐了下来,一口气干掉了柠檬茶.
                      问题已经解决一半了,按照小琪的设想,把诗欣安置在梓伊家里需要两步,其一是让梓伊相信这是个未来人,其二是把他留在梓伊家,其实前者做不做得到也无所谓,反正脸皮厚的不是自己.
                      “话说,你这套东西还能做什么吗?”梓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茶,当他想给小琪续一杯的时候,后者伸手拒绝了.
                      此时诗欣已经关掉了那个大屏幕,小琪也看懂了一点,比如右手从上往下按就是关机的意思.屏幕就像被挤压一样压回了胳膊里,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我也是来了这边之后才想起来随身pad需要充电”诗欣有些懊悔地说,那种表情就像是早上起来口干舌燥,等来到壶边才想起昨天晚上下了停水通知.
                      梓伊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即使是自己也不可能忘记给手机充电,眼前这个家伙不是忘记了给电脑充电,而是彻彻底底忘记了电脑需要充电,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电脑已经学会了自己给自己充电,恐怕是来到这里后,这电脑也没法充电了.
                      本想着是不是能借走这电脑出去显摆显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怎么样,我能把他留在你这里吗?”小琪问.
                      “嗯...”梓伊拖了个很长的音,然后把杯子举起来轻轻地摇着,就像是在品葡萄酒一样,当然,他不是在喝葡萄酒,甚至杯子都不是高脚杯.这样子的活像个在宴席上谈判的商人.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我这里有一套原先打算租出去的房子,我可以不租出去借给你们,但是...”诗欣继续摇着他的“葡萄酒杯”.
                      “租金我可付不起”小琪摊了摊手.
                      “我没说租金,作为朋友我还没这么绝情,关键是现在这个世界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怎么让他活下去不得好好想想嘛”梓伊又一次干掉了饮料.
                      其实能借给诗欣住的地方,小琪已经非常感激梓伊了,道理上讲这已经超出了朋友之间的情分了,毕竟房子这东西,可是多少年轻人头痛的问题.
                      不过看起来梓伊家倒是并不差这套房子,而且小琪之前听梓伊提起过自己有个小基地什么的,倒也不大,不过贴近学校那边.
                      诗欣倒是被吓了一跳,在这个社会活下去?诗欣有些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至少今天就差点被车撞到,他还记得他们家附近曾出过一起车祸,一辆车撞到了一个小伙子,小伙子被吓得摔在地上,后来公交公司在网上发布了诚恳地致歉信,据说负责这一片的交通安全的好几人都受到了牵连.要是给没有安全制动系统的野蛮汽车撞一下,怕不是得叫医院了,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天知道这个时代医疗水平如何.
                      不过后来诗欣知道自己是多虑了,或许是汉语有些词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梓伊只是单纯想要诗欣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生活下去而已.
                      也就是说,想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就必须凭自己的本领换到食物,这样说来,以前的人管这个叫“活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诗欣仿佛有了斗志,他攥紧了拳头,就像是听到明天要野炊的小孩子一样.
                      希望不是野外求生.


                      回复
                      12楼2019-06-12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