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乐园吧 关注:105,657贴子:2,237,614

【同人】“公平对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真是一个适合赖床的日子呢。
狐仙君也是这么想的,直到她的大门被漪笙踹开。
“团长,今天为每月的团内练习日,请抽签。”面无表情的漪笙,手捧着纸签筒,坐在睡眼朦胧的狐仙君边上。
“起码等我穿上衣服啊……”狐仙君无奈的随意套上一件T恤衫,随意捏了几个纸团出来。
于是乎……惨叫声响彻非人社团。
“为什么是这几个家伙啊!”她抱怨着爬进游戏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09 11:29
    【狐仙君,等级60】
    【不知秋,等级60】
    【狐乐尚,等级60】
    【风烛翁,等级60】
    【漪笙,等级60】
    【剑无忧,等级60】
    【请选择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杀戮游戏(无差别混战),请确认。】
    【您正在加入杀戮游戏(无差别混战)】
    【匹配完成,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让你们的对手颤栗吧,让他们体会真正的恐怖!”奶声奶气的童音,还带着委屈的哭腔。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杀戮游戏(无差别混战)】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奖品】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09 11:35
      欢迎来到……第450届比赛的赛场!】
      “这放肆的数字……还有这MMA(综合格斗赛事)的既视感是什么鬼啊!”
      【本次“混乱之星”大赛的场地为……桃源岛。】
      “这不是楚门的世界吗!”
      【而本次的奖品……】
      背景音乐很配合的换成了低沉的,魔术表演揭晓幕后般的音乐。
      【四!川!辣!酱!】
      响彻云霄的欢呼。
      【为保护四川辣酱顺利抵达,我们将派遣五名高达,作为开路,十五名超级英雄贴身护送,防护罩拥有十三层保护,艾德曼合金漫威公司设定地球最坚硬的金属),振金(仅次于艾德曼合金),屏障果实(海贼王设定)加护,绝对安全!】
      “至于吗喂!”
      【本期节目的嘉宾,将被缩小至其十二岁,加入普通家庭身份。】
      “诶?”
      【鉴于其装备等特异性,时间将永为万圣节之黑夜。】
      【那么……开始杀戮吧!惨叫吧!吞噬一切吧!】
      【剧本简介已结束】
      “什么嘛……缩小是什么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09 11:52
        狐仙君满脸无奈的走出电梯门,看着自己的房间。
        “嚯……和现实挺像啊。”她随手拿起一个手办。“质感什么的都差不多呢……除了我自己。”
        她无奈的看着自己白嫩的小手,叹了口气,打开衣柜,看着巨大的穿衣镜
        狐仙君还是狐仙君,只是身形明显的缩小了很多,脸也是稚嫩而可爱的萝莉颜,袖子长长的,把手藏在里面。
        “还真是十二岁……”她叹了口气。
        行囊装备技能专精皆无影响,很好。”她微笑着,轻轻从窗台翻了下去。
        她可不想见见便宜父母和接受万圣节前的教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09 13:18
          外面的世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打扮的各式各样的孩子们欢乐的走在大街上,手上提着南瓜灯。
          “一点【哔——】格都没有。”说完后,她堂而皇之的又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从自己房间里掏出几百美元,走进了一家古董店。
          十分钟后。
          她手持一支古老的中式烛台,幽幽的走了出去,整个人仿佛是从精良的游戏CG里出来的一般,与其他孩子们在一起,显然颜值超出了很多,而且和周围的孩子们画风相符,可以说完美的隐藏了进去。
          她哼着歌走进人潮之中,慢慢消失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6-09 13:25
            与此同时。
            “我真的喝不下了……妈妈。”正太型的,看起来傻傻的剑无忧无奈的喝着明显糖分过多的南瓜汤
            “不喝饱可没有精神去玩哦。”面前,肥胖的,和他肤色完全不同的白人妈妈啃着KFC炸鸡。
            “一会儿还要吃糖果呢!我先走了!”剑无忧飞快的跳下椅子,奔出客厅。
            “记得拿上你的南瓜灯,宝贝。”
            “呼……太吓人了。”剑无忧站在花园里,不停喘着气。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那是一个留着辫子,穿清朝大褂的小男孩,向他摆了个架势。
            “什么……玩家里没这号人物啊。”剑无忧错愕道。
            女性三位排除,风烛翁使刀,狐乐尚见过面,这脸型服装完全不像……
            “你谁啊?”剑无忧试探着问。
            津门霍元甲。”
            随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剑无忧被抡在了地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09 13:36
              “wtf......”无忧的内心无疑是崩溃的。
              “不是万圣夜晚的设定吗......还以为是鬼怪什么的,为什么会有完全不搭的人物出现啊?”他在心里默默地念道,保持着脸朝下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这么标准的过肩摔是什么鬼哦?同样是小男孩直接用da♂rk的武力碾压真的合适吗?好歹我还是一个异界旅客啊,这种满满的哲♂学气息是什么鬼?!”
              “要不我掏出雷刀砍了这货算了?”剑无忧的第二反应是这个。
              “虽然我有信心撂翻他,但是杀戮模式才开了没多久,这么快就交了技能什么的貌似不太好?”他一边想,一边看了自己的状态栏。“嗯......虽然被缩小到了12岁的状态,但装备和技能都没有被封印,还是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以男孩的身体素质能不能发挥出平常的水准......”
              剑无忧思索着,并把手伸进了行囊里,握住了雷刀·墨痕的刀柄


              回复
              8楼2018-06-09 14:24
                而他的手,却被直接扭转过来,他的背被踩在脚下,而两只手臂被紧紧的拉扯,形成一副哲学♂三角板的模样。
                正当霍van甲准备使用强人锁♂男,剪♂刀脚等强力哲学招式时,清冷淡漠的女声传来。
                一个一米六左右的面无表情的萝莉,披着白大褂,穿着白色丝袜,手中握着青铜的手术刀。
                “夜安,正义先生。”她用手术刀在他脸上比划着。“看来你运气不太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09 14:36
                  “咳……姑娘……”剑无忧挣扎着。“我们能结盟吗?先把其他人干掉如何?”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新人。”漪笙淡定的看着他。“你弱成【哔——】了。”
                  “呵,单挑你不是我对手。”剑无忧不屑道。
                  “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不过为了利益最大化……”她挥手示意霍元甲放开。
                  “暂时合作吧。”他们象征性的握了握手。
                  “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去找其他人了。”漪笙淡淡的道。“所有人的长相都可以推测出来,除了老爷子……”
                  “老爷子?是ID风烛翁的那位?”
                  “没错。”漪笙道,心里又补了一句。“同时也是拿斩马刀给你开锁把你吓死那位。”
                  “为什么叫老爷子?年纪很大吗?”剑无忧疑惑的问。
                  “呵呵……你可以猜猜看。”
                  “50?55?”剑无忧连续报出几个数字。“不可能再大了吧……那样所有数值都会下降的。”
                  “不好意思,老爷子高寿古稀。”漪笙淡定的道。“同时是社团里最难打的几位之一。”
                  “【哔——】”剑无忧喃喃的说。“真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09 21:33
                    “你们社团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的是人才济济......”脑补出一个老头拿着斩马刀杀遍全场的情景,剑无忧的身体忍不住抖了一抖,感觉似乎有一个叫做违和感的东西破碎了。
                    他回过头来,观察着仍然是一脸冷漠的漪笙。眼前的萝莉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仿佛是被冰冻了千万年的冰山一般。无忧又把视线往下挪了挪,打量着和一米六女孩子的身材不太相符的、略显宽松的白色大褂,和......白色的过膝丝袜。
                    漪笙突然握住了无忧的手腕,暗暗发力:“不要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特别是我的腿,新人。”她面部仍然是波澜不惊,但语气中暗含愠怒。
                    “行吧行吧。”吃痛的剑无忧挣扎了一下,才堪堪把手腕从漪笙的束缚里脱出。他略显痛苦地抖了抖手腕:“你就是非人社团的队医?除了冰山和面瘫,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有怪力女的设定。”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被斩马刀开锁的场景给吓个半死的男孩子。”漪笙吐槽道。
                    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回复
                    12楼2018-06-10 04:57
                      “新人,我建议你最好尽快想一个行动方案出来,不然我就捅了你。”漪笙率先打破了沉默,走到剑无忧的身边,用手术刀的把手捅了捅他的腰间。
                      “不要太强人所难啊。”剑无忧叹了口气。“这个副本的信息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少,我目前也没什么头绪。”
                      漪笙并不说话,而是更加用力地捅了几下剑无忧的腰。
                      “要说办法也不是没有。”男孩一脸黑线地握住了冷面萝莉的手。“根据副本给出的设定来看,大背景是万圣节的夜晚应该没错了。那样的话,我们不如先去找一些万圣节的装扮混进去,然后再考虑打探其他的情报吧。”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商店:“我们先去那儿。”

                      剑无忧走在了前面,而漪笙则是面无表情地处于他的右边微微靠后的位置跟着。
                      漪笙。”无忧柔和的声音传来,让她微微有些失神。
                      “我需要你给我科普一下其他人的战斗风格和大概的战斗力。这个副本可是不限制装备和技能的,要是我对这些不了解的话会很麻烦的。我可不想在杀戮模式还没到一半的时候就最先被放倒。”
                      剑无忧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漪笙:“你的信息可以不用告诉我。既然合作的话,你只要负责收集情报什么的大概就够了,推理和战斗什么的我会自己来。当然你能给我更多帮助的话会更好。”他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队医妹子。”


                      回复
                      13楼2018-06-10 05:17
                        “那么,开始了。”漪笙轻咳一声。
                        “首先,团长,我们社团可以说好东西都给她了,所以……身负大量因果律以及保命技能。”
                        “团长夫人,风格不太清楚,但应该是战斗力完全没有损耗。”漪笙迟疑了一下。“毕竟……她十岁开始就停止发育了。”
                        “狐乐尚,主要武器为一把手枪,弹药有小型导弹的威力,以及一把改造枪,拥有步枪的性能和狙击枪的威力,主要偏向射击与格斗。”
                        “老爷子……基本上技能都是增益buff和格斗,主要玩的就是格斗,类似于狂战士的存在,曾经在一个副本里正面刚了斯巴达勇士……”
                        “总之,都非常难缠就是了,我是这个剧本里面实力最弱的哦。”漪笙面无表情的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10 06:29
                          “我知道了。”剑无忧此刻显得十分冷静。“说到底这只是我来这里的第一场团内练习赛,没有和他们交手过,所以现在我不能随便下定论。”说到这里,他习惯性地用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团长夫人应该是不知秋了吧,那狐仙君肯定会率先找到她合作的。至于狐乐尚和风烛翁,在他们不知道我们两个人已经结盟的情况下,找机会对他们发动突袭已经是我目前能想到的上上之策了。”
                          “好像挺有道理的。那你要我做什么,我可以听你调遣。”漪笙一脸淡定。
                          “首先......挑一套万圣节服装吧?”剑无忧走进了商店,随手从衣架上拿下了一件披风,上面画着不同的南瓜图案。他转头打量了一下身旁的女孩子,又再拿了一件披风递给她:“要不你也和我一起穿这件?”
                          看着披风上略显单调的黑色+南瓜图案的搭配,漪笙忍不住吐槽:“我觉得有必要给你的审美观上一支蜡。还有,你当这是情侣装呢?”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接过了无忧递过来的披风,穿在了身上。
                          “啊......白丝护士萝莉加南瓜披风什么的,好像挺搭的。”无忧看着换装完毕的漪笙,不禁笑着感叹了一句。然后,他转过头对着柜台旁边的老板说道:“再来两个南瓜灯,谢谢。”随后拿出几百美金摆在柜台上。


                          回复
                          15楼2018-06-10 10:15
                            “你是富家子弟吗?买这么点东西要几百美金,真是败家。”出了商店,漪笙忍不住又吐槽了一次。“还有,要是你再对我十二岁的形象说什么奇怪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再召唤一次霍元甲请你吃一记过肩摔。”
                            “队医大人你冷静一下。”剑无忧倒是没有再接着调笑下去,而是很认真地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对策:“话说,漪笙你应该记得开场白有“混乱之星”大赛吧?”
                            “嗯。”漪笙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我们先弄清楚这个赛事是干什么用的比较好,暂时先不要去找其他玩家的麻烦。”无忧抖了抖身上的披风,然后接着讲下去:“我觉得狐仙君应该也会和我采取类似的战术,所以除非是有绝佳的良机或者不得不打遭遇战的话,还是不要轻易发动袭击更稳妥一点。”
                            “行吧。”女孩的回复还是一如既往地简短。
                            “无口无心高冷面瘫吐槽娘......”剑无忧不知怎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样一段话来。他甩甩头试图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出去,然后拉着漪笙混进了前方的人群,完美融入在里面。
                            有机会的话,你帮我打探一下混乱之星大赛的情报吧。”他对着漪笙这样说道。
                            “如果我们能用这个副本的势来为我们创造优势的话,那就好打很多了。”


                            回复
                            16楼2018-06-10 10:29
                              “据我推测,这是不可能的。”漪笙淡定的坐着。“据我推测,这个桃源乡只是虚拟场景而已,你问NPC能问出背后策划公司的地址吗?”
                              “想来……不能。”
                              “所以还是专心杀人吧。”漪笙面无表情。“这是镇子上最大的商店,除非他们自己做了,应该都会在这里买。”
                              “所以在这里伏击?”
                              “我们还得找点事情做……比如说……”漪笙抬头指了指商店上的海报。“孩子兼职什么的。”
                              上面是《小小推销员》《小小售货员》的广告。
                              “这样就有足够的理由掩藏身份,外人看来我们只是富家子弟来社会实习而已。”漪笙道。“说不定还能借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10 11:09
                                “这样啊……好吧。”剑无忧叹了口气,从布告栏下的架子里拿起一张传单,走了进去。
                                “你好,小朋友。”金发的,叼着棒棒糖的青年女子售货员低头看着他们。“要买糖果?”
                                剑无忧努力的踮起脚来,把传单递了过去。
                                “这样啊……”女子pia叽咬碎棒棒糖,从身后取出小号的围裙,帮他们系上。“去那边吧。”
                                两人对视一眼,往万圣节货架走去。
                                与此同时,超市三楼的办公室里。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个孩子冷笑着,这人大约一米六五,穿着黑色的兜帽衫,手上握着精良的小型手枪,当然,所有人认为那只是枪模而已。
                                “儿砸,说了多少次,不要说中国的俗语,我们听不懂。”身边高大的白人男子摸着他的头。
                                “呵……皓首匹夫苍髯老贼!”狐乐尚抬头便是两句经典。
                                “什么意思?”男人问道。
                                “类似于祝福语。”
                                “哦……好儿子,来,爸爸带你下去玩。”男子喜滋滋的说。
                                “不用了老爹,你先出去吧,你不是还有个会议吗。”狐乐尚打开窗户,用枪瞄准那两位,发出biubiubiu的声音。
                                “哦……你自己先玩吧。”男人慌忙提起公文包,跑了出去。
                                “没想到啊……运气这么好,成了大超市老板的儿子,还直接遇到了两位……”狐乐尚扣下了扳机。
                                一颗子弹,飞射出去。
                                “那么……南瓜灯。”剑无忧晃晃悠悠的抱起几个南瓜灯。
                                “你只是把一边的商品换到另一边而已吧。”漪笙蹲下去,翻着底下的零食。
                                于是……子弹被完美避过了。
                                砰。
                                一声巨响,货架轰然炸裂,火焰腾的燃烧起来。
                                “跑!”剑无忧反应极快,一把拉起漪笙的手,跑了出去。
                                “【哔——】”狐乐尚连续射击,却都没打中,反而引起了骚动,尖叫声哭喊声不绝于耳,而他也被赶进来的白人男子扛在肩上,跟随奔涌而出的人群一起涌出了超市。
                                “mother f**ker……”狐乐尚不甘的捶着男子的后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10 17: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10 17:59
                                    角落的剑无忧和漪笙二人看着陷入了一片混乱的超市,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这么快就遭到了袭击吗......漪笙,你没事吧?”剑无忧扭过头看着处理伤口的漪笙,出于关心还是问了一下。
                                    “轻微擦伤,死不了,生存值损失的不多。”她包扎完手臂,头也不回地回应道。
                                    剑无忧叹了口气。
                                    “原来的计划可以不用管了,发动袭击的肯定是狐乐尚。我刚刚拉着你跑路的时候看到身后有人拿着一把类似玩具枪的道具向我们射击,能打出这么鬼畜的威力不是他还能是谁。”说着拿出了手里的雷刀·墨痕,转过头吩咐漪笙:“我去找找他的踪迹,这家伙应该没跑远。”
                                    “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我陪你吧。反正我的伤不碍事。”
                                    听完剑无忧的嘱咐,漪笙摇了摇头;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哈?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永远不要独自去追落单的脆皮,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三个大汉从草里出来把你按在地上锤。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漪笙淡定地回道。
                                    “虽然狐乐尚这家伙是偏向于射击系的玩家,但他也是有不低的格斗专精的。你一个人去追我怕你被反杀。再说了,要是你挂了我可就少了个可靠的战斗力。”
                                    “行吧。”剑无忧嘴角抽搐了两下,随后他走出了墙角,向着人群走了过去。
                                    漪笙也走了出来,跟在他的身后,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诶你面对的可是射击专精的玩家,你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出来不怕被射成筛子?”
                                    “我心里有数。”剑无忧一脸淡定。“反正我们是混在人群里找反杀的机会,他不一定能伤到我。再说了,我这些年对抗过的以射击见长的玩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安心安心。”


                                    回复
                                    23楼2018-06-11 10:45
                                      狐乐尚被男子从肩膀上放了下来,看着远处仍然冒着黑烟的售货区暗自咬牙切齿。
                                      “可恶......居然失手了。”他回想起发动袭击的一瞬间,不禁懊恼地在原地跺脚。本来那个距离上的射击,在狐乐尚的设想中是有七成以上的概率命中漪笙的;要是这次突袭成功,她不被打成白光的话也至少是一个重伤的下场。
                                      “算了......”他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枪,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剑无忧,漪笙,你们绝对跑不掉。”狐乐尚这样想道。
                                      然而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二人看在眼里。
                                      “我觉得这是一个gank一波的好机会,你怎么看?”剑无忧悄悄地在漪笙的耳边低语。
                                      “我觉得行。”女孩的表情还是如同冰山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那我先上,我用隐身的技能过去发动突袭,你在后面随时接应。”看到漪笙点了点头,剑无忧也不再犹豫,果断发动【无踪】,身体慢慢变得透明。
                                      另一个世界的弹幕在一瞬间炸了。
                                      “打起来!打起来!”
                                      “哇剑无忧好帅我要给他打call!!”
                                      “那个冷面萝莉也不错啊其实~”
                                      “我站剑无忧x漪笙这对!”
                                      “+1”
                                      “2333”


                                      回复
                                      25楼2018-06-11 11:18
                                        身躯已经变得透明的剑无忧向着狐乐尚冲了过去,雷刀·墨痕已然在手,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他打量了四下的环境,见到周围的路人已经散了个七七八八,只留下狐乐尚一人,心里不禁想道:“看来这地方也没有别人了,倒是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不会伤到其他无关紧要的路人,剑无忧此刻的状态也是相当放松。看着隐身的自己在高速突入的状态下接近了浑然不觉的狐乐尚,心下已然想好了起手的方式。
                                        狐乐尚此刻正在思索下一步的对策,然而此时的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炽热的气息从侧方席卷而来,狐乐尚心下一惊,正待做出反应时,眼角的余光瞟到了蓦然浮现的人影。
                                        一个扎起了头发、头上系着一块令牌做发饰的少年倒映在他的瞳孔中;与剑无忧一起映在狐乐尚的眼瞳里的,还有少年手里环绕着湛蓝电流的长刀。
                                        伴随着凤凰的鸣叫,一道赤红的凤凰形状的剑气随着雷刀·墨痕的挥动在一瞬间飞了过来。若是在平时,这种速度的飞行物狐乐尚是完全有应对的方法的;然而之前因为在思考对策的原因,再加上剑无忧发动的【无踪】抹去了自己的身形直到他进入了自己的十米之内才有所反应,对于提高了起手速度的【凰鸣】,狐乐尚已然是避无可避
                                        剑无忧的眼神带着滴水般的沉着,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狐乐尚,并未收势;而是借助着突进带来的加速度,在剑气命中的一瞬间冲了上去。趁着面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伴随着尖锐的嘶鸣,直取狐乐尚的腹部,意欲一击破敌。


                                        回复
                                        26楼2018-06-11 11:49
                                          此时此刻。
                                          别杀我好不好……”狐仙君眼泪汪汪的朝着面前的人卖萌,她缩小之后,面孔变得更加精致,眼睛里是楚楚可怜的神色,拖着长长的袖子,背后九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摇来摇去。
                                          “唔……”不知秋强忍着上去揉一把的欲望。
                                          “我们结盟吧……结盟!”狐仙君抱住她的手臂。“你现在是战斗力影响最低的人了,肯定很厉害的!”
                                          的确,不知秋的身形没有一点变化,似乎她十二岁时就这么高了。
                                          “那……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好了。”
                                          狐仙君发出胜利的欢呼,对她张开双臂。
                                          “嗯?”不知秋不解的看着她。
                                          “抱我啊。”狐仙君理直气壮的道。
                                          “你变小了这么爱卖萌的吗?卖萌可耻啊喂。”不知秋无奈的扶额。
                                          “我不管,现在我十二岁,为什么不能卖萌。”狐仙君理直气壮的道。
                                          “哼……”不知秋快步向前。“走了。”
                                          “诶……”狐仙君赶紧跟了上去。
                                          另一世界的弹幕,此时被粉红色刷屏。
                                          “啊啊啊好可爱!”
                                          “不行了……医疗包……”
                                          “少女心爆炸!”
                                          “这对cp好萌2333。”
                                          “好想要这样一个闺女啊……”
                                          “楼上你这女儿控够了,鬼父现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11 19:55
                                            “妈耶……队医这么能藏的吗。”狐乐尚在大街小巷里不爽的穿行。
                                            他暴躁的踢翻墙角的垃圾桶,渐渐远去。
                                            而一边房子的窗户中,漪笙优雅的轻饮一口红茶,从主人家告退,顺便拒绝了大量的糖果。
                                            她脚步轻盈的下了楼,不知去往何方。
                                            另一边。
                                            “都跑了啊……”狐乐尚看着崩碎的泥土,极其不爽的道。
                                            “哎……伏击失败。”他摇摇晃晃的走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6-12 05:30
                                              剑无忧藏在一个角落里,暗自抹去额头上的冷汗。
                                              “队医妹子可没说狐乐尚还有这么鬼畜的控制技能啊......”他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为什么,他控住了我却没对我出手,想来应该是有什么限制吧。”念及此处,剑无忧抬起头来,看向远处,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唉......现在漪笙也不见了,接下来该做什么比较好......”少年有些无精打采地拿着长刀在地上画圈圈,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空旷的小巷里显得有些刺耳沙哑。
                                              另一边,和剑无忧分开的漪笙则是一边警觉地观察着四周,一边快速地穿梭在大街小巷里面;她的耳边传来轻微的声响,于是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缓缓靠近声音的来源。
                                              看到熟悉的身影背对着自己,女孩冷若冰山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剑无忧还是没有停下用长刀画圈圈的动作,蓦地,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留着辫子,穿清朝大褂的小男孩,大脑当机了一秒;脑海中浮现的,是一个不祥的预感
                                              “呃......”piaji一声,剑无忧又被摔在了地上。
                                              漪笙从暗处走了出来,看着被踩在召唤物脚下的男孩,拿着手术刀在他脸上比划了两下:“午安,新人。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弱成【哔——】了。这次,要来点下午茶吗?”
                                              她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杯红茶,放到了剑无忧的面前。


                                              回复
                                              30楼2018-06-12 08:11
                                                “不就是偷袭失败吗,别这样对我吧......”被按倒在地上的剑无忧苦笑着,看着放在眼前的红茶:“诶好像挺好喝的,要不你放我出来,容我喝完这杯茶再讨论下战术?”
                                                漪笙并不说话,默默指挥召唤物放开了被踩在地上的男孩。
                                                “咳咳。”他站起身来,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话说,你貌似没和我说过狐乐尚这家伙还有这么鬼畜的控制技能啊?”
                                                “你以为他会这么轻易把自己的灵能武器的情报透露给我们吗?”漪笙面无表情地回应道,随后又补上了一刀:“要不是我跟着你,只怕你要被做成烤兵马俑。”
                                                “好吧,谢谢你帮我引开了那个家伙。”剑无忧抿了一口红茶,无奈地说道。
                                                “那该轮到你出第二轮的计策了。”
                                                剑无忧和漪笙走出了小巷,向着商场的另一边走了过去。
                                                “这次突袭失败的话,想来狐乐尚已经有所提防。商场附近已经不是我们能停留的地方了,不如趁眼下比较混乱的情况,暂时溜了比较好。”剑无忧一边走,一边向身旁的漪笙分析道。“副本进行到现在还没有玩家死亡的提示,应该没什么大事发生......我猜狐仙君已经找到了不知秋,现在他们已经结盟了吧。”
                                                少年重重地叹了口气,和漪笙站在人潮中,暗自策划着下一步的行动。


                                                回复
                                                31楼2018-06-12 14:44
                                                  与此同时,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展开。
                                                  “老爷子。”狐乐尚站在垃圾场的废车上,脸色有点难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多说无益。”风烛翁冷哼一声,低声道。
                                                  “天生万物以养人……”
                                                  “糟了……”狐乐尚拔出【MD45机械枪】便射,打在【武穆重甲】上,却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人无一物以报天。”
                                                  狐乐尚飞跃而起,便要逃跑,双脚却被苍白的,猩红的,漆黑的鬼爪死死拉住。
                                                  “杀杀杀杀杀杀杀!”
                                                  风烛翁双目已经赤红,手中赤刃嗡嗡自鸣,双脚踏在空中,竟神奇的跃起,来到狐乐尚头顶。【无间地狱阿鼻刀】,猛然斩下。
                                                  【名称:八段跳】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格斗】
                                                  【效果:可踏击空气借力上升(最高八次,无冷却时间)。】
                                                  【消耗:每次5点体能值。】
                                                  【学习条件:通用专精B,格斗专精C。】
                                                  【备注:通常情况下,一般游戏里的主角只会一段跳或二段跳,能够三段跳的已经很罕见了,四段跳更是稀世罕有。如果你会八段跳……那么说不定你能上太空?】
                                                  退无可退之下,狐乐尚身躯猛然向左一偏,噗嗤一声,贴骨斩下,手臂被从中生生剖开。
                                                  “啊!【哔——】”狐乐尚猛然脱出,看着掉在地上的半只人臂,眼神怨毒,大有拼命之色。
                                                  然后他转身就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13 17:50
                                                    “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划划水?等他们打得差不多了再出来捡个人头什么的?”剑无忧和漪笙坐在一家西餐厅里面,一边享用着牛排和红茶,一边尬聊。
                                                    “......”漪笙抿了一口红茶,并不吱声。她看着剑无忧一脸认真地拿着勺子轻轻搅拌着加了糖了红茶,眼底间不由得浮现出一点笑意来。
                                                    “话说,这地方其实挺好的。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个地方慢慢补充我们的生存值和体能值,还能以逸待劳,运气好要是有人撞进来还能gank一下。”
                                                    “......我可不认为就凭你那半吊子的水平可以干掉我们社团的怪物们。”想到剑无忧隐身过去突袭狐乐尚失败的场景,女孩不禁吐槽了一波。
                                                    男孩将白糖完全搅拌好,将一杯温热的红茶向前推了过去:“喝吧。等你喝完咱们就出去走走,不然要被判定消极游戏的。”


                                                    回复
                                                    33楼2018-06-14 14:45
                                                      只见其中灯影阑珊,巨大的如运动场般的空间露出来,其中摆放着完好的茶几,沙发,篮球架等等设施。
                                                      其中,老式街机布了两排,皆是各类经典格斗或闯关游戏,支撑柱上布满了显示屏,而VR和AR设备堆在一边。
                                                      另一边的木制墙壁坑坑洼洼,上面布着铁制靶子,各种人像照片,各类文件等,被飞刀,匕首插在上面。
                                                      “一点都不穷啊……”狐乐尚冷笑着,一拳击穿了飞来的篮球,望着以拳脚棍棒摆架势的人们,一枪射爆《街头霸王》街机
                                                      “全部给老子双手抱头蹲地下!管事的是谁!滚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6-15 17:07
                                                        于是……在暴力的威胁下,狐乐尚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风伍堂】的新任老大,虽然没几个真正屈服就是了。
                                                        【支线任务已触发】
                                                        【剿灭堂口“夜堕”】
                                                        “嚯……”狐乐尚点了只烟。“夜堕是什么玩意儿?”
                                                        一人把他引到木制墙壁之上,将最上面的人像取了下来。
                                                        那是一张监狱登记照,上面阴森的少年面孔,正是风烛翁。
                                                        “呵……有意思。”狐乐尚冷笑着。“小的们,开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6-16 08:12
                                                          夜堕盘口前。
                                                          一辆货车,摇摇晃晃的在布加迪威龙和兰博基尼间停下,狐乐尚跳下车来,心中显然极其郁闷。
                                                          “我说,咱们好歹是桃源乡最大的黑帮之一吧?”他不满的看着司机。“为什么别人能开豪车住豪华大厦,我们TM只有一辆破货车和垃圾场?”
                                                          司机一句话都没说,掉头就把车开走了,他用行动表达了“爱坐不坐不坐滚一边去”。
                                                          “f**k you!!!!!”他叫骂着,愤怒的从豪华雕花的栏杆里钻进去,轻而易举的找了个没人的窗户翻了进去。
                                                          他小心翼翼踩在沙发上,轻轻一跃,将【猎刀】插入天花板,切下一块,从洞口钻了进去,在每层楼的夹层里爬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6-16 09:37
                                                            “漪笙你喝完了?那咱们现在行动吧?”剑无忧看到眼前的女孩将杯里的红茶一饮而尽,挑了挑眉说道。
                                                            “......我觉得现在没必要了。”漪笙双手托腮,目光越过了剑无忧的肩膀,看向他身后的某处。
                                                            少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哈?”
                                                            剑无忧身后的大门“咔啦——”一下被打开了,走进来两个娇俏的身影来。还没等无忧回过头来,便是一只纤纤玉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多年的战斗本能使无忧下意识做出了反应,在一秒钟的惊吓过后,下意识伸出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来者的手腕。
                                                            “正义先生,别那么激动嘛~”如银铃般的清脆声音传了过来,剑无忧此刻也刚好回过头,只见到狐仙君带着魅惑的笑容看向他,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在他的身后无风自动,荡起重重虚影。
                                                            在狐仙君的身后,跟着另外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孩,那是不知秋。令剑无忧惊奇的是,不知秋的身高和现实中似乎并无二致,这不禁令他怀疑眼前的妹子是不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停止发育了。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想打架?”
                                                            剑无忧抬手召唤出雷刀·墨痕,站起来面对眼前的二位不速之客,冷冷地说道。


                                                            回复
                                                            38楼2018-06-16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