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吧 关注:171,183贴子:5,362,365

【原创】坚守为何(cp暂无/穿越/连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拜吧。
其实本小说也和我另一篇小说相关。实在很想改写他们的结局,但不确定能不能成功。
本文女主为动漫穿越女主,原型【心理测量者】女主常守朱,除序章外均采用第一人称。

希望我朱妹能够保住新选组的各位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11 22:36
    序章

    2xxx年3月,常守朱收拾好行李,准备去东南亚出差。
    “去往东南亚x国的飞机还有37分钟就要起飞啦!”管家小精灵在空中翻滚了一圈,接着说道,“请检查行李是否齐全,准备出……”
    常守朱沉默着关闭电源,管家小精灵的身形和声音瞬间便消失了。然后常守拉开了门。
    “已经收拾好了吗?”宜野见门打开,重新站好看向常守,见常守拉出行李箱,便伸手接过。
    “麻烦了,”常守关上房门,回身确认道,“工作没问题吗?”
    “啊,正好霜月监视官也在那附近。”
    “这样啊,那太好了。”常守轻松地笑了笑,于是两人便下了楼。
    宜野把行李箱放入后备箱,拉开驾驶座车门的时候,手表忽然闪动起来。
    宜野不由皱了皱眉。
    “紧急情况吗?”常守刚刚系好安全带,见此情形,偏头问道。
    “啊……似乎是废弃区又出了问题。”宜野有些为难道,“恐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请不要放在心上。”常守立刻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废弃区划的话,还是摩托车比较方便,正好地下车库有我一辆。”
    “那就拜托了。”宜野把车钥匙递给常守,常守则取下摩托车钥匙给他,“到了机场之后汽车就交给霜月监视官吧。”
    “我知道了。”
    “那么,我先走了。”
    ……
    总之,最后两人分道扬镳,常守亲自开车前往机场。
    一切都正常运转着,直到常守开车进入隧道不久……
    就在她进入不久,隧道的灯光突然全部暗了下来。常守放慢车速,抬起左手意图通过手表联络器通知这片隧道故障。
    “咝——咝——不…在……服务区……——咝——”
    常守意识到事情恐怕并不简单,马上刹车停下,拿起支配者,慢慢下车,同时警戒四周,然而——
    “用户认证,常守朱监视官。”
    “使用权限认证。”
    “通讯故障,无法建立与系统的连接。”
    【居然连西比拉系统也屏蔽了吗……】常守不由皱了皱眉,小心翼翼伸手探进车内,打开后备箱,想要拿出行李箱中的普通手枪。
    然后当她刚刚把行李箱拎出来,周围似乎一下子亮堂起来,常守勉力控制不要完全闭上眼睛。忽然她感到身后的脚步声,下意识一个侧步便举枪(支配者)对准身后人影——
    “别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11 22:37
      dd好看好看,卤煮加油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11 23:13
        PP!有点怀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6-11 23:30
          第二章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棕发青年一派悠闲地看着我,又处在一种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临界点,给人无形的压力。
          我抿着嘴没有说话。但是在这种完全不明的情况下,似乎沉默也一点无法解决问题。我需要说些什么。
          “没话说吗?”冲田见我毫无反应,拔刀指着我,微笑道,“看来你只好和我们走一遭了。”
          与此同时,许多同样穿着浅葱色外衣的人训练有素地配合冲田合围了我——但我还是感觉有些不真实,看着眼前的刀锋,竟然不由自主地伸手过去,直到下意识缩回的指尖传来刺痛感,我才隐约有一丝豁然开朗的明悟。
          “……”冲田见状也不由愣了一瞬,噗嗤一笑,“你啊,不会没见过真刀吧?明明有那么好的身手。”
          虽是这么说,冲田却没有放下手中的刀。
          “你们是这里的巡逻队员吗?”我定了定神,问道。
          “就是这样。”冲田抬了抬刀尖,眼神泛着锋芒,表面依然和煦地笑道,“不和我们走的话,就在这里杀掉你哦~”
          我听到肯定的回答不由点了点头,还不待对他们的职业产生亲近和好感,便听到他的杀人恐吓,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我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还是点点头,说道:“如果是你的工作需要,请带路吧。”
          “喔?”冲田闻言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便说道,“那你刚才拿着用来指着那些浪人的东西,也交出来吧~”
          我下意识皱眉,侧身右手抚上插在后腰带中的支配者,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并丢给了冲田。
          冲田右手接住支配者枪身,收刀笑道:“这么配合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啊。”
          “啊,对了,”冲田侧身对着众队员微笑道,“你们谁方便把羽织借给这位可爱的女性吗?”
          众队员一愣,我旁边那人马上反应过来,二话不说脱下外衣递给我:“给。”
          “……”我默了默,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还是穿上比较好吧~”冲田瞥了我一眼,转过身去,一手搭在腰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不过这里毕竟已经是日本了。”说着,他又摊了摊手,“而且你这样进入新选组,说不定还会影响我们队风。还是穿上吧?这样对我们都好~”
          我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衣着,黑色半身A字裙,白色圆领长袖衫,似乎没什么问题……不过想到似乎街道上女性大都穿着和服,我还是接过外衣穿上,勉强算是入乡随俗。
          冲田见状心情颇好地笑了笑,说道:“那么,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13 08:11
            第三章

            随后我跟随巡逻队员到了他们的屯所,类比现代社会,大约是公安局本部了。
            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以嫌疑人的身份被审查啊……说起来这种坐姿真是不适应……
            我跪坐在众人面前,幸好等待时间不长,加上平日锻炼颇多,不至于腿麻。
            人似乎来齐了,坐在上面主位的近藤便发话了:“所以,这就是你说的可疑人物?嘛……又是一位可爱的小姐吗……”近藤显得有些拘谨,笑容都有些不自在。
            “就因为是女性就放松警惕可不好哦,近藤桑。”冲田微笑提醒道。
            “正是如此。”我赞同地点点头,看向近藤说道,“男女性别并非犯罪的判断指标。轻易下判断反而可能会错失重要的情报证据。”
            “噗…一般人会是这种反应吗?”冲田闻言不由捧腹,抬眼笑看我,“你还真是有趣啊。”
            其余众人闻言也是有些呆愣和不可思议的样子。
            “……啊…受教了……”近藤则是瞪大眼睛,抓了抓脑袋,“那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近藤勇,新选组局长,我旁边这位是副长土方岁三,然后……”
            看着近藤把在场众人挨个介绍了一遍,我也感觉有些奇怪,不由偏头望向近藤。
            “呃…怎么了吗?突然这么看着我?”
            “不,只是有些奇怪罢了……”说着,我正了正神色,接着道,“我是常守朱。”
            “呃,这样啊。”近藤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我不由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现在不是例行审问吗?”
            “啊……是的……”近藤下意识回答,不由顿了顿,用咳嗽掩饰尴尬,顺便给旁边的土方打眼色。
            “算了,还是我来问……”收到近藤眼色的土方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头,但是向我问话的时候马上又恢复严肃而锐利的神色,“你做什么工作?为何来到京都?”
            “我的职务是日本中央刑事科一系监视官,至于为何……”
            “等、等一下啊,你刚才说的什么?我完全没有听懂啊?”这么大惊小怪的正是藤堂本人了,“就算是胡诌也要说一个有可信度的吧?”
            听闻他质疑我的工作,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语气严厉地重复了一遍:“我是日本中央刑事科一系监视官,常守朱。我以我的工作为荣,不会撒谎胡说。”
            “呃?……”藤堂被这严肃的语调弄得一怔,不由抓了抓脑袋,语气也弱了下来,“可是,确实没听说嘛……”
            “好了,”土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打断了我们,“然后?你为什么到京都来?”
            闻言,我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不能说吗?”土方的质问精简而锐利,让人能够很轻易地感受到他的不信任和威胁之意。
            “而且,”冲田见缝插针地拿出支配者,面上带笑,目光却颇冷,“这个是什么东西?可以告诉我们吗?”
            一时间,整个屋子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14 10:28
              咦??被吞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15 10:49
                第四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15 10:50
                  我好像卡文了……感觉对朱妹和狡哥的人物把握都很不到家……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16 09:04
                    第五章

                    我被带到一个房间——这里似乎有人住着的痕迹,让我感到有些奇怪。
                    “别想着逃跑。”斋藤淡声说道,似是警告。
                    “我不会逃的。”我平静回视。
                    斋藤闻言,瞥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我独自呆在空旷的房间里,突然有点想点根烟。
                    当然这是做不到的。
                    于是**着墙坐着,望着窗外发呆。
                    随着天色逐渐暗沉,我也渐渐感觉有些寒意。空气中能闻到泥土和树木的味道,指尖榻榻米独特的触感也无比清晰——而现代社会的全息投影虽然这样取名,事实上只是一个立体投影,主要还是视觉作用,想具现出一个能坐的豪华沙发,首先同样的地方必须有一个沙发才行。视觉上似乎享受了豪华,但事实上坐上去的感觉依然是普通沙发的触感,不可能做到触感、味觉的完全构建——所以我是现在不可能在原来那个日本的,完全不可能。能像现在这样清晰地感知和分析,我现在也不可能在梦里。
                    可是我又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
                    三个不可能同时出现了。它们之中必然有一个是发生的事实。
                    我忽然想到当初追查【透明人类】鹿矛围的时候,杂贺老师与我说过的话——
                    【事实上发生的,是哪些事情呢?】
                    “早上从家里去机场,路过的隧道突然停电,不久后我来到这里,古代的京都。”
                    【那么,哪些又是你想象出来的呢?】
                    “……离开了原本的世界,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另外的世界。”我低声自语道,“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世界,这个场景的变化都是确实发生的,一定存在一个人把我带到这里。如果能找到这个人的话……”
                    “那个……”纸门忽然被拉开,进来一个穿着粉色武士服的女性,“你就是常守桑吧,我是雪村千鹤,未来我们可能需要一起住一段时间……啊,对了!”她转身把行李箱抱了进来,“这是你的包裹。”
                    “啊,非常感谢!”我愣了一下,赶忙起身鞠躬,然后跑过去接过自己的行李箱,“接下来我来就可以了。”
                    “诶?好的……”雪村愣了一下,笑着说道,“那么我去把你的床铺拿来。”
                    “啊,这个,我去就好。”我有些不好意思麻烦别人,更何况是初次见面的女性。
                    “可是……”雪村有些为难道,“你现在最好不要离开房间,所以……”
                    “诶?”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算是被监禁在这里,不由呆了呆,又马上反应过来,鞠躬道,“那麻烦你了!”
                    “不,没事……那么我去了。”
                    不过居然把行李箱还回来了。
                    我打开行李箱,里面果然只是一些衣物而已,没有其他动过的痕迹。
                    “啊……这个……”我忽然摸到行李箱里层一个盒状物质,想起来这是我带上的香烟,还剩下十八根,还有打火机……
                    我拿出香烟盒刚打开,想到什么又放下了:“算了,毕竟是合住呢……”
                    黄昏将近,这一天没再发生什么事情。就是睡觉前没能洗个澡让我感觉有些不自在,不过现在也不是能计较这些事的时候……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16 17:11
                      快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18 13:10
                        第六章

                        次日清晨,我大约是按照生物钟醒来的。打开腕表投影,可以看到现在是早上6:37——不知为何,投影闪动得很厉害,似乎也不如过去清晰。
                        而且无法连接到网络和系统的它,唯一的功能也就是看看时间了吧。
                        我叹了口气,关闭了投影。
                        此时雪村已经不在屋内,床铺也已经收拾好。我便也起床换了衣服——衣服是昨晚上送来的蓝色男式武士衣服。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这种穿起来麻烦又不适于运动的衣服。而且……
                        我看着裙裤两侧两对长短不一的带子,只觉得——
                        ……这要怎么穿啊啊!!!!
                        我呈失意体前屈状撑着地面,跪坐在地上。
                        此时突然传来纸门被拉开的声音,我下意识把裤子遮在腿上,抬头看去,原来是雪村。
                        “呃?对不起打扰了!!”雪村见状马上关上门。
                        “啊,请等一下!”
                        “诶?”
                        “那个……”我有些为难地说道,“能请你进来教我系一下腰带吗?”
                        “诶诶?!——”
                        于是在雪村的帮助下,我总算穿上了这套衣服,并且两人开始用餐。
                        “真的非常感谢……多亏了你,我才能成功穿好这件衣服……”
                        “没关系的,不是什么大事……”雪村赶忙摆了摆手,又说道,“不过没想到你连这种腰带也不会系,总感觉不像是这里的日本人一样……呃,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诶,没事……”我顿了顿,接着说道,“反正我本来也确实不是这里的日本人……”
                        “诶?果然是这样?”雪村有些了然地点了点头,“虽然长得像日本人,但是日语和服装又很奇怪,你果然其实是外国人的吗?”
                        “不,我确实是日本人没错……”
                        “这、这样吗?!十分抱歉!!”
                        “没事……”
                        “说起来你为什么把头发剪这么短呢?对于女生来说真是少见。”
                        “诶……还好,短头发的话,行动和清洗都很方便……”
                        “唔,虽然好像是这样……”
                        …………
                        总之,早餐便在彼此的闲聊中度过了。
                        “……那么,我去把碗筷送回去。”雪村见我也吃完了,便说道。
                        “我也来帮忙吧!”我起身说道。
                        “诶?”雪村愣了一下,有些迟疑道“虽然似乎没有特别说明你不能离开房间……”
                        “那就是能离开的意思对吧!”我迅速接话。
                        “这……好吧!”雪村纠结片刻,放松地笑了笑,“那我们先去厨房收拾一下吧。”
                        “好的。”我拿起托盘,跟了出去。
                        途中。
                        “斋藤桑,早上好!”
                        斋藤向雪村点了点头,淡淡回道:“早。”
                        我见状也向斋藤微微鞠了一躬,说道:“昨天承蒙关照了。”
                        “……比起这个,”斋藤神色似乎有些冷然,“虽然没有明确要求你一直呆在房间,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到处走动为好。”
                        “这个……”雪村似乎想解释什么,不过被我打断了。
                        “多谢提醒。”我在原地微微一笑。
                        斋藤见状不再多言,只是颇为警觉地瞥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呼……吓了一跳……”雪村耷拉下神色,又马上振作起来,安慰道,“你不要太在意了,斋藤他本来就是这个性格。”
                        我尴尬地笑了笑,回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喔!千鹤,你在这里啊!”突然前方拐角跑过来一个人,似乎是藤堂,“啊!你也在啊!是叫常守朱对吧?正好,局长他们正在会议室等你。”我闻言点了点头。
                        “早上好,平助君。”雪村中规中矩地问好,然后问道,“大家找她有什么事吗?”
                        “啊,这个啊!”平助抓了抓脑袋,望天思考片刻,说道,“应该是最后的安排已经决定好了吧,具体我暂时也不太清楚,现在还要去巡逻……”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请不用担心。”我说道。
                        “这样吗……不过你知道地点吧?还是昨天那个房间……”
                        “请安心去巡逻吧,一会儿我送常守桑过去就好。”雪村说道。
                        “啊,这样我就放心啦!”藤堂从旁边跑过,回身挥了挥手,“那我先走了!她就拜托你了,千鹤!”
                        “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18 15:17
                          作者,今天被两个人催更有没有被吓到?其实另一个催更是我用别人的号发的。。。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18 17:11
                            第七章

                            结果一到厨房放下碗筷,我就被雪村带到了会议室门口。
                            她首先扣了扣门。
                            “请进。”
                            雪村拉开门,说道:“我把常守桑带来了。”
                            “你?”土方有些惊讶和不爽地瞪了瞪眼睛,道,“平助那家伙……”
                            “嘛,雪村的话也没关系吧……”近藤在旁安慰道。
                            “诶?”雪村见状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土方有些无奈地皱了皱眉,“让她进来,你就先去吧。”
                            “啊,好的。”雪村躬身离开了,临走向我做了一个安心和鼓励的小动作。
                            我也冲她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收到她的好意,便进入了房间。
                            “这次是有什么事情吗?”我进屋便直接问道,顺便关上了门,才跪坐好,望向首位的近藤和土方。
                            “这个嘛,”近藤愣了愣,说道,“还有两个人没有在场,能不能稍等一下呢?”
                            “啊,”我有些诧异地点了点头,“当然。”
                            片刻,进来的两人却不是刚才遇见的藤堂和斋藤,而是永仓和原田。
                            “终于来了啊,左之,新八。”
                            “啊,巡查对接稍微花了点时间。”
                            “辛苦了。那么,我们还是快点回归正题,你们也好早点休息。”近藤说罢,重新看向我,问道,“我们首先想了解一下你以前工作的具体内容——你之前说是刑事科,对吧?”
                            “是的,”谈到工作,我正了正身体和神色,说道,“我作为监视官,主要工作是管理和协调执行官,以对不法分子进行搜查活动,严格负责全部责任,必要时申请武装许可。”
                            “喔?”永仓本来懒洋洋地靠着墙壁,闻言不由睁大眼睛,眨了眨,问道,“那岂不是和我们的工作差不多?真是不可思议。”
                            “原来如此,难怪一直这么配合我们询问,原来我们也算是同僚的吗?”近藤也有些惊异地说道。
                            “啊……”我不由略略放松了神色,笑道,“这么说来确实如此。”
                            “那你以后能不能协助我们进行巡查工作呢?那个骚动以来我们一直人手不足……”
                            “诶?”我闻言有些诧异地抬眼看向近藤,便见到他一副认真的样子,以及他旁边皱眉沉思的土方。
                            我不由笑了出来,说道:“近藤局长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诶?怎么突然这样说?”近藤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想了想,又笑着摇摇头:“不,只是觉得这种包容性似乎是首领的一大特质,近藤先生似乎很有这方面的才能。”
                            “啊,哪有你说得这么……”近藤脸色有些发红,不由抓了抓脑袋,支支吾吾起来。
                            “噗,能看到近藤桑的红脸真是少见。”冲田毫不客气地笑出来,说道,“我没意见哦,这件事。嘛,虽然要是她一不小心死在激进浪人手里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皱着眉,有些无奈和不赞同地看了冲田一眼,“我也没意见,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
                            “在这之前,”土方看了我一眼,说道,“还是先测试一下你的实力吧。”
                            “诶?”我不由愣了愣,有些了然地说道,“这样啊,必须要有考核才行,这也是当然的事情……所以,考核内容是?”
                            “问什么考核内容,”土方抱臂不耐地说道,“当然是剑术了。”
                            “啊?”我闻言不由怔住,“可是我从没有用过刀……”
                            “???”
                            众人神态各异地看着我,唯一的共通点就是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19 09:05
                              留个爪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19 18:46
                                第八章

                                “喂喂,明明是做巡查工作的,居然刀都不会用吗?!”永仓不可置信地大声问道。
                                “呃……我们巡查是不用刀的啦……”我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诶~虽然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冲田一手搭在膝盖上,神色轻松地说道,“你一直是用枪吗?”
                                “是的。”我回复道。
                                “哼嗯~”冲田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望向近藤二人的目光带着一丝兴味,“怎么办,近藤桑,土方桑?”
                                “啊,这样啊,”近藤愣了愣,有些犹豫道,“既然如此,把你的武器还给你也是当然的事情……山南桑。”
                                “既然是您的决定……”说罢,山南推过来一个托盘,上面正是支配者和另一把手枪,还有两盒子弹。
                                我下意识拿起支配者——
                                “用户认证,常守朱监视官。”
                                “使用权限认证。”
                                “通讯故障,无法建立与系统的连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感觉略略放下心来,但听到这个内容又不由叹了口气。
                                “眼睛,”原田有些惊诧地抬眼说道,“变成蓝色的了啊……”
                                “诶,”闻言我抬头看了原田一眼,左手不由抚了抚眼睛,“这个……好像确实会这样……”
                                “唔嗯?这是为什么呢?”冲田颇为好奇地侧头问道。
                                “大概是因为认证的时候在眼睛形成了投影吧……”我勉强解释道。
                                “原来如此,”山南推了推眼镜,缓缓说道,“这把枪我们即使拿到也不能使用,这就是‘只有监视官和执行官有权佩戴的武器’的意思吗……”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笑了笑,放下支配者,看向山南说道,“这也是一种防护措施,否则被不法分子随意利用就糟糕了……”说着我忽然又想到了鹿矛围,不由微微低下头,不知不觉有些皱眉和沉默下来。
                                “……啧,”土方有些厌烦地皱眉,看着我说道,“如果你必须依赖这种武器,恐怕不能……”
                                “放心吧,土方桑,”冲田一派轻松地抱臂道,“我可是看到她空手对付三四个浪人,所以我觉得如果是小朱的话完全没问题嘛!呐,小朱?”
                                “诶?”听到他的问询我不由侧头颇为尴尬地看了他一眼,“叫小朱也太……”
                                “喂喂,这不是重点吧?你真是的……”冲田耷拉下肩膀,也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那么,”土方下最后的决断,“常守,你明天和冲田一起进行巡查工作,可以吗?”最后虽然是询问的话,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我直了直身体,简短答道:“是。”
                                “嘛,就这样把担子丢给我,真是坏心呢,土方桑~”冲田日常拆台,却没有说出反对的话。
                                “啰嗦,”土方也不爽地回应,“自己惹来的事端自己解决,这不是你说的吗?”
                                “诶~你太严肃啦!”
                                “……队员总是吵吵闹闹,让你见笑了。”山南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又推出来一个托盘,正放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探测器。
                                “这些……”我下意识接过。
                                “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土方有些不耐地抱臂,看了我一眼又偏头微微阖起眼,“那就给我好好收好!”
                                我不由笑了笑,说道:“好的,谢谢。”
                                “嘛,不管怎么说,”冲田不知何时又变成双臂后撑着地面,微微向后倾身的坐姿,“小朱现在也是我们的同伴了呢~”
                                然而他眼中微薄的温和下掩藏着的依然是冰冷的视线——我顿了顿,还是笑着说道:“是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20 17:14
                                  第九章

                                  回到房间,我把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便走出门靠在门口的柱子上。
                                  点一根烟夹在指尖。
                                  熟悉的烟味渐渐浮上鼻尖,沉寂中我仿佛又感觉到了那个人——狡噛慎也。
                                  “很明显,他们有多团结,就有多排外,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知道……”我垂眸低语,“我只是想知道我在哪里而已……不可能是幻觉……”
                                  “那么就是前提条件弄错了吗。”
                                  “……没有”
                                  “这样说来你确实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也说不定。”
                                  “诶?”
                                  “相信自己的判断吧。”
                                  “……这样啊,说的也是……”我微微抬起头,望向辽远的天空,喃喃道,“……只是,我要怎么回去呢……”
                                  “什么怎么回去?”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抱歉,我刚才发了会儿呆……”我怔了怔,回头看是冲田,微微笑了笑,回道:“……你刚才说什么?”
                                  “不,没什么。”冲田无所谓地耸耸肩,又颇为俏皮地笑了笑,靠着墙,说道,“在抽烟吗?这真是糟糕的习惯。藏在衣服里的吗?”
                                  “这个啊……”我微微抬了抬手指,低头看向燃尽的烟头,还冒着隐隐约约的火光,“嘛…差不多……”
                                  “哼嗯~”冲田笑了笑,并未纠缠这个话题,似是感到趣味一样,“呐,我可是特地给你说了好话,不准备感谢感谢我嘛?”
                                  “啊,”闻言我马上转身鞠了一躬,“刚才的事,谢谢你。”
                                  “……”冲田眼睛张了张,又笑得眯起来,“就这样?”
                                  我有些茫然地歪了歪头:“那……?”
                                  “我也没想好呢,暂时,”冲田歪着脑袋,眯眼笑道,“等我想好再告诉你啊~”
                                  “这也太……”我有些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刚才在想念什么人吗?”冲田颇为满意地笑了笑,又道,“我听到了你在自言自语哦,就刚才~”
                                  “啊,你听到了啊……”我转头看向他,略感尴尬地笑了笑,回过头才接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时想起以前的同事。”
                                  “诶~你们关系很好吧?”
                                  “嗯……”想到狡噛,我心里涌出不知是温和还是悲伤的情绪,一时竟有些沉默,“……他教会了我很多。”
                                  “哼嗯~”冲田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啊!说起来,”我回身面向冲田,突然问道,“巡查工作……是要一直在街上巡逻……吗?”
                                  “诶?为什么这么问?”冲田抱臂歪了歪头,睁大眼睛有些好奇道,“你们巡查不是这样吗?”
                                  “不是,这种巡查不用我们的……”我试图解释着,“会有多隆,呃…一种代替我们巡逻监视的机器人……”
                                  “哦?”冲田一副无奈的样子,微微皱眉,耸肩笑道,“又是没有听过的名字呢……然后,发生了紧急事件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马上去现场了。”我闻言愣了愣,说道,“然后追查和逮捕犯人。”
                                  “逮捕吗?”冲田阖了阖眼,无奈的笑容似乎带了点嘲讽,“真是温和的手段……在这里,我们可都是以命搏命的。”
                                  “……可是,如果接受教育和治疗的话,他们也能在这个社会好好生存下去吧?”我闻言默了默,还是反驳道。
                                  “……噗哈哈哈哈”冲田突然捧腹大笑,“教育?治疗?”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擦了擦眼角,“你认真的吗?教育还好,治疗?你莫非以为他们是精神不正常才四处捣乱的吗?噗……”
                                  我见状不由鼓了鼓腮帮:“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呐,小朱,”冲田慢慢停住笑,抬眼望向我,“你是怎么看幕府的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21 08:19
                                    最近要期末复习期末考试了,容我断更一个月……QAQ一定不会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21 08:20
                                      哦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6-25 23:15
                                        很喜欢楼楼加油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6-25 23: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6-27 23:46
                                            很有趣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6-27 23:46
                                              第十章

                                              “幕府……?”我有些凝眉,轻声重复道。
                                              这个词语对我来说可以算是生僻词汇了,毕竟只有中学的历史课略提一二,似乎是几百年前日本的某一段时期的总称。
                                              “嗯?”冲田见状挑了挑眉,“别一副不知道幕府是什么的表情啊……你对现在的时代一点感想都没有吗?”
                                              “……现在的时代?!”我一惊,幡然醒悟,“现在是幕府!”
                                              “……”即使是冲田闻言也不由瞪大眼睛,一时失语。
                                              “幕府……”我仔细回想着中学时期自己去图书馆翻阅的资料,隐约记得幕府是分几个时期的,“……是哪个幕府?”
                                              “什么哪个幕府……?”冲田无奈道,“现任将军的话是德川将军哟~你居然连这都不知道吗?”
                                              “德川幕府……”我皱眉回忆着,“那不是幕末时期吗……”
                                              “幕末……吗?”冲田垂着头,嘴角挂起玩味而危险的微笑,“你也觉得幕府要倒了吗?”
                                              “啊……那个……”我冥思苦想当初学到的知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冲田的神色,“生产力发展,商业资本渗入,资本主义因素增长,封建土地所有制逐步瓦解……生产力生产关系矛盾,动摇幕藩体制的统治基础……”
                                              “……说得太过了啊,”冲田显然被这一长串意义不明的词汇弄得有些头大,但总之听懂了最后半句话也就足够了,“……总之,你只要记住我们新选组是支持幕府的,就要明白自己的立场就是了。”
                                              “诶?”我闻言一愣。只见他直起身,随手拍了拍衣服便离开了。
                                              “……如果你做出什么不利于新选组的事情,杀了你哦~”
                                              “……”我感到方才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那个丝毫没有掩饰的冰冷眼神,一时没有答话。
                                              几步外的冲田突然驻步,侧身看来。
                                              “……幕府的败落是人民和历史的选择,而我尊重人们的选择。”
                                              我迎上了冲田的视线。
                                              “是吗,”他微微笑着,“那真遗憾。”
                                              那一瞬间。
                                              配刀出鞘。


                                              “总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04 16:01
                                                稍微更一点找找手感我感觉手已经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04 16:02
                                                  最近一直在写风遥篇我保证明天会更新常守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15 21:35
                                                    一个熊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7-15 21:47
                                                      大清早就爬起来更新了!有没有夸奖!有!没!有!


                                                      回复
                                                      34楼2018-07-16 09:20
                                                        按个爪印(>^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7-16 14:40
                                                          emmm我是不是没有发第十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17 08:11
                                                            第十一章

                                                            冲田显然是对我起了杀心,尤其在知道我反对幕府之后。
                                                            所幸近藤及时发现,我才堪堪从左右闪避中脱出身来。
                                                            “近藤桑,这家伙可是尊王攘夷派的,这样也没关系吗?”
                                                            然而近藤还是把我从冲田手下带走了。
                                                            “……我不算是尊王攘夷派的。”
                                                            我们在会议室交谈着。
                                                            “是吗……”近藤脸色似有些无奈,“总司就是那个性格,你别在意。”
                                                            “近藤局长,”我直直看向近藤的双目,“虽然很唐突,我能请问你支持幕府的理由吗?”
                                                            “这……”近藤因这个问题瞪眼一愣,“身为武士,当然应该效忠幕府。”
                                                            “你呢,既不是佐幕派,又不是尊王攘夷派……”
                                                            “……我也不知道,”我感到内心不断涌出茫然。
                                                            毕竟我只是从书中知道,此后幕府便不再存在了而已。或许它是因为不适应时代而衰败,但如果有时间慢慢磨合,谁知道最后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况且似乎后世很长一段时间将军依然有很大的实权,算起来就是现在时代的幕府将军了吧。
                                                            “……只是,”我说道,“一个政权,如果被它的人民抛弃了,必然是要消亡的政权吧。”
                                                            “反过来说,只要是人们需要的政权,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价值……吗,”近藤挠了挠脸,有些苦笑道,“还真是深奥啊……不过这样说的话,你也不反对幕府咯?”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反对幕府……”我感觉有些无奈,“如果有和平方式可以选择,谁想要战争呢?”
                                                            “是啊……”近藤有些叹息地说道,“幕府和朝廷要是能坐下好好谈谈就好了。”
                                                            “诶?现在和幕府敌对的是朝廷吗?”我有些震惊地瞪大眼睛,“我还以为是国外入侵……?”
                                                            “啊?啊……确实外国入侵者也是重要防范对象……
                                                            “……说起来,你是海归派吗?”近藤突然说道,“因为你的服装什么的都和我们很不一样啊……回到这边的生活还习惯吗?”
                                                            “诶?……也算是吧……”我顿时不知道如何解释,犹豫一下,却也应了下来。
                                                            “家人是在京都吗?你要不要联系一下家里?”
                                                            “……”我顿了顿,才说道,“我的家人……不在京都。至于我来京都的原因……我不知道啊,本来应该是在第十七区,也就是……名古屋那一带的,一转眼就到了这里啊……”
                                                            “啊!”近藤恍然地点点头,“原来是迷路了吗?”他有些愁眉苦脸地挠了挠头,“这可有点远啊……”
                                                            “……”
                                                            我感觉这事根本解释不通,索性便不再多说。
                                                            “真的不需要往家里寄个手信什么的吗?”近藤再次确认道。
                                                            “没必要……我在这里没有家人……”
                                                            “这,这样吗……”近藤的神色有些尴尬。
                                                            “请停止没必要的试探吧,”我看向近藤,淡淡说道,“我和朝廷那边没有联系,也不是什么尊王攘夷派,对新选组也没什么企图。”
                                                            “呃……”近藤闻言也终于露出正色,有些审视地看着我,“希望如此吧。”


                                                            回复
                                                            38楼2018-07-17 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