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吧 关注:38,235贴子:286,562

【雁山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就这样吧!写着玩,一星期更新一次,5000字起,占楼报数。
嗯,没别的要交代的了。


回复
1楼2018-06-19 12:23
    繁华的南疆城现如今已然是个死城,凡人、妖精、修士,他们鲜血染红了护城河的清水,无名业火不断焚烧着仅存的繁华模样,灵脉之下极乐城内的恶鬼凶灵纷纷逃离禁锢,顺着龟裂的地缝蜂拥而至的来到凡间,吞噬着无辜凡人魂魄、汲取着修士道行,以此来壮大自身的实力。
    雁山之上一对身受重伤的男女茫然的看着万鬼出笼的场景,二人对视时不由得嘴角泛起无奈的苦笑。
    女子摸着男人的脸颊说了几句诀别的话语,便化身为一道白光直冲云霄。
    霎时,滚滚黑云中一条条雷蛇不断涌动闪烁着,一道道惊雷不断从天而将,消灭着噬魂吸灵的鬼灵妖邪。
    雁山之下,一个身负重伤的修士跪坐在哪儿,四周满是同门、妖邪的尸体,被消灭的鬼灵化作一朵朵清幽色的鬼火,冰冷的温度照射在她无神的脸上。
    茫然的看着天神之怒过去,随着一滴雨水落在她的脸颊上才将她唤回神,垂下头伸看着怀中已经一点点僵硬的尸体,出手轻轻拭去她脸颊上沾染的淤泥。
    骤雨之中,修士绝望的声音响彻云霄。
    骤雨过后天上降下五颗星陨,消失在茫茫大地上。
    蜀山、蓬莱、方丈、峨眉、昆仑,五大仙派镇守着被损坏的灵脉,以防鬼灵再次到来,和妖族联手危害世人。
    这一守便是十五年的凡间安稳,直到血红色的帝妖星高挂天际···


    收起回复
    2楼2018-06-19 12:24
      大清早百花酒楼刚开门,络绎不绝的食客遍涌入了酒楼内。
      洛云蔻从屋内走出来,清装粉黛,捂着红唇打着哈切,秀衣半敞的样子迷倒了一片。
      “墨天,这食盒你给我送到城东的王干娘家。”
      “哦!”
      “等等。”
      “这个带上。”
      洛云蔻拿出一根白布,靠过来亲手将我左眼遮上。双目不由得落在她胸前的起伏,闻着她身上飘来的幽香,不免有些尴尬,拿起食盒便跑了出去。
      洛云蔻莞尔一笑,理了理半敞的衣裳。
      “真是个小孩子。”
      江城虽比不上京都,但放眼望向这整个南疆王朝,这儿也是数一数二的。虽然当初日日进城乞讨,但也只有今日才有得闲让我细看这儿的繁华。
      想着父亲朗朗上口的传说,心想着这世间是否真的活有奇异灵兽,就好比传闻中京都皇宫里那棵万年梧桐树上,总是在白色凤凰每十年回归时开花,花开凤舞的奇相真想亲眼见识见识。
      “快让开!”
      忽然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她从身后冲了过来,见小路太窄走不过去,便脚尖一掂跨过我的头顶,站在了我的跟前背对我。
      那个人和我差不多高,但被斗篷紧包着看不清模样,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便是她身后背着的那柄没有剑鞘的巨剑,好似城墙一般沉重的巨剑她却背的如此轻松,漆黑的剑身上纹路清晰,闪闪发光的星点似乎是附着的符篆印记。
      “小家伙,可别怪小姐姐我没劝过你,再往前走那你可就等着尸骨无存吧。”
      “啥!?”
      “因为前面有···”
      “总之别再往前走就是了。”
      一只赤红色的翠鸟掠过我俩的头顶向前飞去,斗篷怪人见状便不再对我过多解释什么,只是再三警告我不要再往前走,而她自己却顺着那只翠鸟的飞行的路线踏上屋檐,转眼就消失在我眼前。
      “怪人!”
      心中想着怪人的话,但还是好好护着食盒来到城东角的王干娘家。这里地处偏僻只有了了几个人家,矮屋破瓦显得尤为冷清,似乎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也要过上好几年才会被发现。
      看着跟前门面上已经泛黄的红纸,再瞧瞧台阶上已有好几株小腿肚般高的杂草,一阵冷清、萧索之色。
      站在门外喊了好几声屋内却没任何反应,正在我疑惑之际屋内传来一阵打斗的声响,紧着本来虚掩的门缓缓敞开了一丝门缝,从门缝往里望去,只见一个白发老妪瘫倒在地上,泥地上洒满了数不清的黄豆。
      “王干娘!”
      冲了进去将老妪翻过身,着实吓得魂都丢了三、四个。
      怀中的老妪脸颊深凹,双眼突出布满一条条清晰可见的血丝,皮肤邹巴巴却将骨架的轮廓清晰印出,闻着她口中飘出的恶臭差点吐了出来。
      不远处还躺着一具一模一样的干尸,身着一席青绿色的道袍,似乎是个修仙人士,但看样子似乎被打败吃掉了。
      为什么这里会有修仙人士,而且还被吃掉了,难道那个斗篷怪人叫我不要来的意思是,这里有妖,还是···鬼!
      侧过眼,一个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旁,细细舔食着自己指尖上的血迹。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我,但双目尽是打量的意味,就像猎人在挑选猎物一样。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迫使我不敢动弹,双腿止不住的打颤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噗呲’
      正是这个动作逗笑了他,让我本该紧张的神经缓缓松了几分。
      男人披散着长发,虽是男儿身但容貌却更偏向阴柔,尤其那对妖异的紫瞳更是勾魂摄魄,十指如同青葱碧玉向我缓缓伸了过来。
      “小鬼,可知我是谁!”
      “我可是,大名鼎鼎的色鬼。专食人心血,夺人魂魄。”
      “我最喜欢吃的就是你们这种容貌姣好的人了,但我会让你先欲仙···再欲死。”
      色鬼扣住我的下巴,一点点的往上抬迫使我与他对视,他的容貌美得真的不管看多少遍都不会厌烦。
      ‘啾啾啾’
      “师姐···。”
      “又是你们这些烦人的苍蝇,真是怎么杀都杀不干净。”
      之前遇见的斗篷怪人赶来,站在屋檐上看着已经变成干尸的同门,不由得愤恨怒吼道,而一只求援回来翠鸟见主人已死便冲了过来,用着锋利的喙和脚爪朝着色鬼的双目和脸袭来,却被他一掌打到了上墙,抽搐了几下腿死掉了。
      色鬼抬起头眯起紫色的魅眼瞧了瞧站在屋檐上的斗篷怪人,瞧见她斗篷下捏得咯咯响的拳头,嘴角戏虐的一翘。
      “你个**,我要杀了你。”
      “你只是一个玄字等的修仙弟子,修行才不过几年,就凭你也想杀我?”
      “杀你,玄字等的弟子,足矣!”
      只见她手持巨剑将斗篷一把撩开,露出原本的模样。
      身着火红,那颜色就像从彼岸花海中走出来一样,眉宇紧皱尽是愤怒的模样,将原本褐色的双瞳一点点熏染成赤色,配合着她拔出巨剑挥舞的声响,那气势不由得令人心生一股畏惧感。
      “真是口出狂言。算了,反正我也还没吃饱,多多益善。”
      “拿命来!”
      周萌双手紧握巨剑跃下屋檐便向着色鬼冲了过来,而身旁那只跟随着的赤红翠鸟化成一道霞光融入了她体内,巨剑上的符篆印记在这时扩散开,一道肉眼可见的道气将剑身一点点包裹。
      我见色鬼只是不慌不忙的掏出怀中的玉箫,便静静的看着周萌提着巨剑冲过来。
      玉箫只有几寸长,虽然做工精致,但总不见得用这个做武器抵挡拿巨剑吧,可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得令人心生迷惑。
      只见色鬼往右侧身挪了一步便轻巧的躲开了巨剑,右手玉箫对着周萌身上先点了几下又用力施了一张掌,便将她打出了九米开外,撞在围墙上方才落了下来。
      “噗···”
      “同样是玄字等的弟子,你比你师姐还无能,她刚刚受了我俩掌才吐的血。”
      “你···”
      “没能力还想收妖捉鬼?真是自不量力。”
      “看来,这柄仙家的赤霄巨剑,今日要易主了。”
      “可我真搞不懂‘霄云子’那个老头子是怎么想的,你这等一抓一大把的**配这么好的仙剑。”
      “我···一定要宰了你。”
      看着周萌口吐鲜血却还努力站起来的样子,色鬼脸上还是有些赞赏的意味,识出巨剑来历后将它拾起扔了回去。
      赤霄巨剑直插在跟前,周萌忍着剧痛站起身拔了出来,刚刚被点的时候穴道被封,体内的真气一时间无法聚拢,看着跟前一脸嘲笑的色鬼,心中满是怒意。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一定要宰了你。”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在流动,将遮挡左眼的布条撩上去。
      就在那一刻,眼前所见的是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的东西,它泛着阴冷的蓝光,流淌在大地之下,好似地下暗河一样,时而分开、时而汇聚,一直流淌到地平线尽头。
      虽然不知道脚下的那东西是什么,但我清楚这股能量异常的巨大,巨大到足以毁了这天地。我猜测,这或许就是市井传言中,修真人士所汲取道力时所需要的‘灵脉’吧。
      就在我被这一切惊得失神时,灵脉中突然出现一个人脸,虽然只是一瞬但我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挣扎、他的哀嚎、想着逃离。
      脚下如同流水一样平静流淌的灵脉,似乎还隐藏着一些作为凡人所不了解的秘密。
      周萌双手握住剑柄,地下的灵脉似乎得到指引一样顺着剑身一点点将她吞没,替她突破身上被封的穴道,并且往她身上输送了巨大的能力,睁开眼时那双血色的瞳孔就是最好的证明。
      似乎察觉出周萌身上的异样,色鬼紧握着玉箫便冲了上来。
      二人你来我往的打几个回合,却也毫发无损的退了回来。
      “玄字等的弟子很少有你这样的实力,我很欣赏你,现在我家大人急需一些像你这样的人才,归顺我们如何,到时候分天下也有你一份。”
      “没兴趣。”
      “我现在给你俩个选择,要么归顺我们,要么死在这里!”
      “我选第三条。”
      “第三条?你莫不是傻了吧,我这可没第三条路给你选。”
      “第三条路,你死!”
      “哼,年纪轻轻可真会口出狂言,你不会真的以为可以杀得了我吧。”
      “一定可以,不!是绝对可以。”
      “哦!?”
      话音刚落色鬼便出现周萌的面前,一把扼住她的咽喉将她举过头顶,似乎在欣赏着她挣扎时难过的神情,脸上尽是戏虐的笑意。
      我该救她,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虽然心中这么想,可就连身为玄等弟子的她都打不过,更何况我这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呢。就在这手足无措之时,四周突然安静下来,时间的轮盘似乎停了,本来要落下的绿叶也止在了半空,而色鬼和周萌也顿在哪一刻。
      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头戴青云冠,身着金丝白雀衣,手持一柄青白色的仙剑,腰间系着的玉佩足有婴儿手掌那般大,正面刻纹着荒川二字、背面百鬼图为底刻纹着三个极为清秀的字——极乐城。
      荒川没有走上前,只是双手插在胸前远远看着我,止不住的叹息和摇头。
      “真是···一世不如一世。”
      “你是谁!”
      “我是谁,等你长大后自然会知晓。我现在问你,你想救她么!”
      “想!”
      “拿起你身旁的道剑,用你血浸没那个女孩送你玉珠,唤醒被封印沉睡在里的灵兽。”
      “女孩?玉珠?你说的是柳千寻的···”
      “人呢!”
      我的话还没问完那个男人就不见了,四周嘈杂声又响起来,时间在这时又开始转动,看着周萌已经酱紫色的脸似乎快撑不住,我拿起身旁道剑咬了咬牙划破了手掌,炽热的鲜血一点一点的落在了玉珠之上。
      突然玉珠泛起阵阵刺眼的强光,一只长着双翼的赤虎跑了出来。
      色鬼回过头却被袭击来的虎掌打飞,撞到树上落了下来吐了俩口鲜血,似乎认出了眼前长着双翼的赤虎,捂着胸口化作零星鬼火仓皇逃离。
      这一切来得太快使得我和周萌都有些不知所措。
      “穷···穷奇。”
      “哼!修仙者。”
      穷奇看了一眼被吓傻的周萌,转过身走到我的跟前。看着眼前俯视我的穷奇,虎瞳里满是无法抗拒的威严,身如虎躯,毛似尖刺,尾如麻鞭,双翼一张已有七丈之远。和父亲所描述得很相似,心中虽然有些激动,但沉重的倦意却向我袭来,口还未开双眼却一黑昏倒在地沉沉睡去。
      “你想对他做什么。”
      “我只是好奇,这个毫无修为的小鬼是怎么唤醒我的。”
      周萌以为穷奇想吃了我便大喝了一声,但穷奇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翻过我的身嗅了嗅没闻见一丝灵力,却问道一股血味从我的手掌传了出来。
      血祭!这小鬼用血祭唤醒我?
      穷奇的虎眸紧紧的盯着昏迷的我看了许久,看着我开始冷汗直流、大口喘气,便知道自己与我已经灵魂互缚,没有灵力加持唤醒它便是燃烧自身生命为代价,因为灵魂互缚的关系,如果我一死,就会身形俱灭,永不超生。
      云魄仙你这**,竟然敢算计我!
      穷奇微眯的虎眸异常愤怒,想起自己是被云魄仙封印在镇魔石内,现如今莫名其妙的被唤醒又被眼前的小鬼用血祭灵魂互缚限制自由,想到这里觉得这一切都是耻辱,对于它这个灵兽的耻辱。
      扬天长啸一声,震得整个江城地动山摇,吓得方圆百里外的鸟兽都惊慌失措的逃离。
      “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最好叫彼岸仙那丫头救他。”
      稍稍气消后瞪了一眼身后的周萌,现如今为了活着找云魄仙报仇只能告诉周萌救我的办法,说完便化作一道赤光融入我的血肉之中。
      身体上的不适也在这时一点点的不见了。


      回复
      6楼2018-06-28 00:11
        可怜啊可悲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7-05 15:24
          “阿萌你回来啦?我都才看见你,可有兴趣陪我去抓那只小老鼠。”
          “师姐尽会取笑人。”
          “谁取笑你了。”
          “他是谁?”
          江兮打断她们二人的攀谈,虽然双目尽打量的意味但那温文尔雅的神情落在人身上却没有一丝不适。
          一只黑猫从阙邪脚后绕出朝着我走来,黄蓝异瞳紧紧盯着我仿佛带打量怎么吃我一样,它坐在我的跟前突然厉声叫了起来惊得我后退了一步。
          “阙邪师兄你又吓人。”
          “蜀山上不留外人,这点你是知道的。如果他被我师傅发现的话定会被毫不留情的踢出蜀山大门而你则会被关在万卷阁抄写规条,你应该知晓蜀山大门外多危险到处都潜伏着鬼灵和妖邪,他这样毫无灵力的小鬼三两下就会被他们啃食得连骨头都不剩。况且我只是看看他是不是妖探鬼谍。”
          “是他从鬼灵手下将我救回,单是这一点我便可以以性命担保他绝对不是妖探鬼谍。”
          “他?救你?一个毫无灵力的小鬼?”
          “他确实毫无灵力,但他身上附着的灵兽可厉害了,是穷奇!”
          “穷奇!?”
          听得这个回答三个人都是一惊,江兮和琉璃将我从头到尾看了好几便眉头皱成了川字眉目中尽是不解和疑惑,阙邪倒是不以为然的走上前吓得周萌跑来挡在我们面前,昂着头像个好斗的公鸡一样满眼的敌视。
          “阙邪师兄你想干什么。”
          “穷奇可不是好灵兽惩善扬恶、抑正倾邪才会被封印,如果他真的被穷奇附那身为蜀山绝欲殿的弟子有必要为了正道着想。”
          “你想杀了他!”
          “对!”
          “他救过我的命。”
          “这与我无关。”
          “想要伤他可以,但先从我身上跨过去。”
          “哎呀,你们俩个还真是针尖对麦芒意见不合就喜欢拔刀相向。”
          阙邪侧过脸却看见琉璃挽他的臂膀往后拉了几步,我原以为他会气愤的再说几句,但我错了阙邪见身旁的人是琉璃眉眼顿时柔情起来,刚刚还盛气凌人的样子也转瞬即逝,神情虽然依旧严肃但也没有刚才的愤怒了来得可怕。
          江兮走到我和周萌跟前,对待眼前的江兮周萌更多的则是恭敬。虽然挡在我的面前却已然没有刚才的气势,一扫刚刚气愤的神情垂着头不敢与他对视,看着他鞋尖久久沉默不言。
          “阿萌,师兄不会伤他。”
          “真的?”
          “真的!”
          “谢谢师兄。”
          “但蜀山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这点阿萌心里清楚,但救命之恩我必须要报,我不想欠任何人人情。”
          “这点师兄我也清楚。走吧!一切事宜都由师傅们发落。”
          江兮拍了拍周萌转身离开,阙邪瞪了我一眼也跟着他转身离开。琉璃走了过来牵着周萌的手欣慰的笑了笑,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也满是亲切。
          “你叫什么名字。”
          “苏墨天。”
          “阿萌、墨天我们走吧。”
          “师姐···”
          “不怕,万事有我。”
          我跟着琉璃和周萌离开时突然觉得背后有着一股火辣辣的注视感,转过身却发现身后的竹门开了一道缝人影轮廓隐约显现在那,假睡的花彼岸似乎就站在门后窥视着我们,就在我几经辨认时忽然一阵凉风吹过那道门缝也顺势合上了,而那个人影轮廓也不见了。




          抬头望去左右各摆放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鸟灵,左侧为凤凰右则为大鹏,神姿通灵得就好像刹那间会振翅高飞那般,尤其是它们的眉眸那份似人神情令人望而却步。
          往上的殿宇被薄雾环绕怎么望都瞧不清它的边,抬起头努力辨认才能依稀瞧见匾额上的三个大字‘太极殿’,走在前头江兮推开了殿门走了进去,一脚跨过门槛的阙邪却顿了顿足侧回头饶有深意的望了我们一眼。
          当我跟着琉璃走进太极殿时左右俩侧都站着几位的仙士,看着他们额前修炼出的五行法相想必他们就是地字等的修士,他们望着我的神情异样就像是看待怪物那般,有些人还捂嘴互相低头私语起来。
          心中的恐惧由然而生,行走的步伐不知不觉缓慢起来直至全完驻足停住。
          “师兄,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那这个小鬼可留不得。”
          “话虽如此,但我觉得至少还需细细观察他,毕竟这对于我们蜀山而言说不定是个机遇。”
          “我可不这么觉得掌门师兄,毕竟和穷奇在一起过的修士那个站对了位置,你可别忘了其他师兄弟妹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如果不是他,徒儿早已和其他师兄姐妹们一样死在鬼灵的手里。请师傅和师叔看在墨天救过徒儿的份上放过他,并赐灵药至少可以延续他现在的性命。”
          周萌慌忙走上前对着上头的俩个人跪下,话语急切且恭敬替我求着情。
          蜀山掌门唐思乐坐在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眉头紧皱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而一席黑衣的金柳絮则站在他的身侧,高傲的她就像样貌靓丽的孔雀一样,视我这个凡人的性命如蝼蚁一般没有丝毫怜悯之意。
          “我觉得还是干脆些‘弑命取魂’将穷奇的魂魄取出再封印回去,毕竟它如果他重现于凡间我们而言便是多一个麻烦。”
          “师傅,就看在是这个少年驱使着穷奇打败鬼灵救下了师妹,我们蜀山是名门正派中的楚翘绝不可做如此背性忘义之事啊。”
          “背性忘义哼!你可知晓如若保他一人他日穷奇现身要付出多少人性命,腥海漫血、白骨叠山的场景你们是否想见见。是你,是你,还是你们在场的各位。”
          腥血漫海,白骨叠山。不管怎么想都是一股骇人的场景,感觉很遥远却又就在咫尺之间。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上方的二人,看他他们仙风道骨的模样却视我性命为草芥,不知那皮囊之下到底于妖邪鬼灵有何区别。
          “你们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
          “就凭整个凡间的安危,亡你一人而救天下仓生你也因此该感到光荣。”
          金柳絮见格外安静的我却莫名提问不由得微微一愣,但很快回过神回答我也很是简洁,缓缓抬起右手一根银针悬浮在她的手心,包裹银针的熊熊黑炎映在她的脸上就好似地狱走出的罗刹一样。
          “我不想死。”
          “由不得你。”
          金柳絮扣了扣食指那根燃起黑炎的银针便朝着我飞了过来,茫然间听见拔剑的声响周萌挡在我的面前用着手中的赤霄巨剑妄想抵挡,殊不知银针一分二,二分三,三分万千如同满天落雨般朝着我们飞了过来。
          “谢谢你。”
          我握住周萌的肩膀把她拉到了身后,瞧着她因为惊恐而瞪大了眼眸欣慰的笑了笑,独自面对眼前的满天飞针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闭眼赴死。等了许久却未见又任何痛处,微微睁开眼却瞧见本应在竹屋里酣睡的人挡在了我面前,她左手拿着酒坛右手驱使道法驱散了漫天袭来的银针黑炎。
          “真是千钧一发啊。”
          “确实是千钧一发啊。”
          “你在做什么。”
          “没看见我在处置妖孽么。”
          “妖孽?你说的是周萌还是我的弟子!”
          “你的弟子?”
          “对啊今早我刚收的,只是他走得急灵石还未带在身上。”
          花彼岸从怀中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灵石丢到了我的怀里,刚接触灵石的哪一刻它便泛起了微光幻化成剔透的青色翠玉。
          金柳絮从殿上走了下来,一席紧束的黑衣道服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姿,额前修炼出的烈焰云火映着点点星光,虽然在场人数众多但她的双眸却至始至终都盯着花彼岸不放,就像财狼盯着猎物一般。
          “许久未见师姐还是那么美艳动人,真是不愧我们‘醉美人’这个称谓。”
          “客道话我不想多说,我现在能带走我的弟子么。”
          “他身上可附着穷奇你觉得你带得走么。”
          “这我清楚,所以我才收他为徒。”
          金柳絮眉头轻皱,明知道花彼岸袒护我却不能动怒还要摆着一副笑脸,看她的神色似乎花彼岸手里有件她所畏惧的东西。
          “你可知道后果。”
          “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现如今你们都知道了我便不再多言什么,他日穷奇如若显世我一人承担后果,毕竟我还有那件祖师传下来的东西。”
          “既然师姐都这么说了我再不愿岂不是不给面子,那···师兄呢。”
          “就依彼岸的吧。”
          “多谢师兄和师妹了那人现在可带走了。”
          “请吧。”
          看着注定的结局却因花彼岸的出现而戛然而止,也因着她拍胸脯的几句话才得以留下我的性命,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额前的青莲在垂落的长发下若影若现,眉眸似波潭荡漾泛着微亮,酒劲上头熏染了双颊泛起桃红,醉酒后痴痴的笑意越发勾人魂魄,难怪市井传言中会将她列入天地十大美人之中,还谱写着‘仙琼玉露饮人醉,醉瞧蜀山彼岸花’的诗句,也不是不无道理她醉酒时的姿态确实更美。
          “走吧。”
          “嗯。”
          她对着我吱了一声拿起手中的酒壶便又饮了一口,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将我带走。
          “不知师姐所饮何酒?为何有股淡淡桃香。”
          “江城百花酒楼里的百花云溪酒周萌今早替我带来的,师妹也想要么需要我舍你几壶?”
          难道昨晚洛掌柜委派镖局所送的便是这酒?听见百花酒楼几个字我虽然一惊,但我还是稳住心神细细想了想,如若这酒真的是江城百花酒楼的,那今日之劫救我的不止花彼岸一人还有隐藏在身后的洛云蔻洛掌柜。
          “那到不必,可我记得那里有个老板娘似乎姓苏。”
          “我记得姓洛···怎么了?”
          “没什么师妹我只是多言几句,凡间苏胡二氏多与狐妖有交集,尤其是这江城洛云蔻传言她便是九尾涂山氏的嫡亲孙女。”
          “多谢关心。”
          花彼岸淡淡回了一句不以为然的拿起手中的酒壶又豪饮了一口,带着我慢悠悠的走出了太极殿。


          “是洛掌柜让你救我的么?”
          “我只是拿酒办事,桃花、梨花、梅花、月桂···近百种花香酒水合起来整整一百壶就为了换你这条命,我说你还挺值钱的么。”
          刚回到竹屋我便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花彼岸也只是侧回眸浅浅的望了我一眼,从长袖下掏出一粒赤色的药丸递到了我的面前。
          接过药丸我放在鼻尖闻了闻却没用一丝气味,看着她微醉的神情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这个是什么。”
          “护灵丹有着固体护元的功效,穷奇在你体内吸了挺多元灵现在至少也要补补,把它吃下去。”
          “你有办法把它从我身上拉出去么。”
          “如果有办法当年就不会有那么多仙士被穷奇附身吸光元灵而死了。”
          看着她不容置疑的神情我心中泛起了的嘀咕,但还是闭上眼将手中的护灵丹一口吞下,就在它落入脾胃之时一股灼热顺着血脉贯通全身,感觉真个身躯就好似身处烈焰之中热汗浸湿了我的衣襟,张开吐出的气息都开出一朵朵花火。
          突然脚下一软我趴了下来穷奇的虚影这时在我身上显现,看它奋然嘶吼的模样似乎非常难受,耳畔传来它愤怒的吼叫声。
          “彼岸仙*****想烧死我么。”
          “我确实想你死,恨不得将你日日丢入熔火浆池、夜夜置于冰窖寒窟好解我心头之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要遵守诺言保这孩子,但时机一到我绝对不放过你。”
          “等时机到了我也绝不放过你。”
          “那么我们等着瞧咯。”
          花彼岸从怀中拿出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太极镜,抬起手双手抵在我的额前呢喃了几句道法奋然收手将穷奇的魂元抽走了大半,轻佻眉看着太极镜上烛火般燃烧的魂元欣慰一笑。
          原本凶狠的穷奇现在却变得只有巴掌般大小,站在我的肩膀上朝着花彼岸怒吼的问道。
          “你这个**竟然抽了我的魂元。”
          “你的魂元已经被我抽走大半了,现在你的就算显世也敌不过一个黄字等的修士。现在我要你好好护着这个孩子,如若不然我就毁了这魂元让你永生永世都这样。”
          “靠着阴阳聚魂镜你本可以将我和他完全分离,你抽走的大半魂元这是何居心。”
          “能将我们完全分离?”
          我诧异的看着花彼岸但她却一脸的不以为然,双指凌空画了一道符咒依附在穷奇身上,将它捏在手中点在了我的额前,一颗赤色的朱点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额前。
          “元神越小你所需要的元灵也越少,而且阴阳聚魂镜根本就不能完全关住你,把你分离出来我还要找地方把你安置好太麻烦了。现在你就替我好好照顾他,顺便修修心养养性吧。”


          回复
          12楼2018-07-10 12:44







            回复
            14楼2018-07-17 17:48
              每次上传都被秒删,这次我就截图了,可能看着有点模糊···, 将就一下吧,对不起QAQ。


              回复
              15楼2018-07-17 17:49






                回复
                16楼2018-07-22 22:09







                  回复
                  17楼2018-07-30 12:13








                    回复
                    18楼2018-08-07 13:01







                      回复
                      20楼2018-09-10 22:54






                        回复
                        21楼2018-12-23 21:01
                          本能诈尸


                          回复
                          22楼2018-12-23 21:04





                            回复
                            23楼2019-05-08 22:31



                              回复
                              24楼2019-05-19 21:42




                                回复
                                25楼2019-05-25 23:10




                                  回复
                                  26楼2019-05-27 23:42



                                    回复
                                    27楼2019-05-28 23:12


                                      回复
                                      28楼2019-05-30 23:02
                                        厉害厉害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30 23:18


                                          回复
                                          30楼2019-06-02 21:18



                                            回复
                                            31楼2019-06-03 22:54



                                              回复
                                              32楼2019-06-04 23:26



                                                回复
                                                33楼2019-06-07 22:57
                                                  觉得不错扣个1


                                                  回复
                                                  34楼2019-06-07 22:57



                                                    回复
                                                    35楼2019-06-19 22:31
                                                      本能诈尸, 喜欢扣个1,谢谢。


                                                      回复
                                                      36楼2019-06-19 22:34



                                                        回复
                                                        37楼2019-06-21 21:39
                                                          本能诈尸, 喜欢扣个1,谢谢。


                                                          回复
                                                          38楼2019-06-21 21:39



                                                            回复
                                                            39楼2019-06-24 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