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比优斯吧 关注:14,692贴子:400,120

【原创】【梦比优斯X卡蜜拉】神经病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梦比优斯X卡蜜拉】神经病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25 17: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25 17:54
      @碎落月 谢谢小吧的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25 17:55
        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这对CP,真的有这么冷门吗??(´இ皿இ`)所以就自己写了一个。文笔很渣,从小到大的语文成绩都在及格线边缘徘徊,所以……请大家不要较真文笔逻辑三观之类的~~下面放正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25 17:56
          为什么人物简介永远都发不上来呢,放图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25 18:02
            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6-25 18: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25 18:11
                文字发上来总是被吞掉,暂时放图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25 18:12
                  本文半架空,会在TV的基础上加很多原创剧情。而且卡蜜拉没有经过最终圣战,被封印3000万年后直接重生到小梦的时空,重生后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并且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了很多年,也没有从前的女王属性了,变成了根正苗红外加吐槽狂魔打工仔。
                  对于这种设定,不喜这勿入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25 18:21
                    生死一线间,大家的守护神,梦比优斯,终于出现了,清水稚在这一瞬间觉得,眼前这个巨人看起来比亲哥都亲切。
                    烤**顿显然要置清水稚于死地,不顾guys战斗机的攻击,一口烈火朝她喷去,梦比优斯显然也没想到巴顿会这么执着,反身挡住了扑向清水稚的火焰。
                    清水稚蓦地愣住,只见梦比优斯单膝撑着地,双臂展开,替她挡住了全部攻击,他的头微微垂着,显然在忍受着很大的痛苦。她拳头攥紧,手臂轻颤,直直地盯着正在保护自己的战士,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笼罩着她。
                    战局很快便扭转了,梦比优斯站起身,用光盾挡下了巴顿下一波攻击。接着,将这只怪鸟引出居民区,巨人和怪兽又展开一场胶着战。后又不知什么原因,巴顿放弃了与梦比优斯对战,呼扇着翅膀,仓皇离开了。
                    ……
                    天已经蒙蒙亮了,男孩被正在疏散交通的警官带走去寻找他的家人了,而无业游民清水稚浑浑噩噩地游荡到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她坐上秋千轻轻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租的房子被那只该死的烤鸡毁掉了,只能先去找那些欠她钱的朋友们了,如果他们还活着,就把债讨回来……
                    沉思间,一双短靴出现在清水稚眼前,她抬眼一看,一位穿着橘色队服的少年正朝着自己微笑,他背对着初升的太阳,阳光为他的碎发镀了层金边,少年的笑很温柔,就像这阳光一样让她感觉很舒服。
                    “你是……日比野未来?”她声线本来就低,刚刚又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所以声音比平常更沙哑了。
                    “唉?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未来有点吃惊,没想到对方还记得自己。
                    你这家伙刚找过我麻烦就转头忘记了吗?清水稚皮笑肉不笑地想着,然后道:“对呀,我这人记性很好的。”尤其是记仇。
                    “前两天给你添麻烦了,我很抱歉。”未来挠了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清水稚漆黑的眼眸如墨玉一般,与她对视时总有种被审视的错觉。
                    未来果然被盯得不自在,接着道:“看你好像有什么困扰的样子,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吗?”
                    就清水稚现在的样子,未来的说法已经很委婉了,她身上只穿了一套睡衣,还被碎石刮出了好几道口子,一头短发沾满了尘土,逃命路上还把脚上的拖鞋弄丢了……就算沿街乞讨的乞丐,也要比她体面了吧。
                    “我……”清水稚踌躇着,她不擅长求助别人,尤其还是个随时有可能发现她秘密的人。
                    “如果不介意的话 请暂时借住在我家吧。”未来脱口而出道。
                    清水稚很感谢未来的好意,但是……少年你用一副要英勇就义的语气说出这话是怎么回事啊喂!
                    她站起身,“那真是多谢你了,帮了我大忙了。”然后慢慢靠近未来,朝他伸出手,道:“还有没想到会因为这么科幻的原因再遇上你,我叫清水稚,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未来握上女孩的手,他当初的确怀疑过清水稚不是善类,但当他目睹了她救男孩的全程后,心中的芥蒂全然打消,这个人也许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地方,不过他能肯定,面前的女孩绝对不会是敌人。
                    ……
                    清水稚借未来家的浴室洗了个澡,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脑后,瞟了眼镜子,脑海中闪过了些什么。她停下冲泡沫的动作,凑近镜子,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她的脸颊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金色花纹!
                    是不是眼花了?她揉了揉太阳穴,重新睁开眼睛,那金色花纹又消失不见了。
                    “唉,神经衰弱都开始出现幻觉了吗?”清水稚重重叹了口气。
                    门口摆着未来的衣服,白色T恤和牛仔裤,还有一件水洗磨白牛仔外套,清水稚端详着,啧啧道:“真是衣品也像小孩子一样呢。”
                    殊不知自己的话被在厨房的宇宙人听的一清二楚,未来切菜的手一顿,脑袋上浮出一片黑线,真的那么像小孩子吗……
                    清水稚换好衣服推开浴室门,一阵咖喱的香味传来,走到厨房却找不到人,饭菜已被摆好放在餐桌上。客厅也不见未来的身影,一个房间的门敞开着,她猜未来应该在里面,于是想进去寻找,但当她凑近时,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中一般,呆愣在原地。
                    未来没穿上衣,背对着她,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肌肉匀称,只不过他的背上有一大片可怖的被烧伤的痕迹,此时他正在给自己上药。他常年自己住,所以没有锁门的习惯,这一幕便毫无遗漏地落入清水稚的眼中。
                    “对不起……”梦比优斯和未来的身影交叠在一起,她目光黯然,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他也不会伤成这样。
                    “啊?!”未来被吓得一激灵,好像做坏事被老师逮到的小朋友一样。
                    只见清水稚穿着他的衣服靠着门框,脸色不太好。未来赶忙道:“你什么时候出来的?那个,不好意思,我忘记关门了。”
                    “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怎么不说一声?”清水稚皱了皱眉,径自走过去,拿起酒精棉要帮他上药。
                    光之国最年轻的战士未来君从未跟女生如此近距离接触过,所以当清水稚碰到他时,未来顿时僵硬的像一尊雕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26 13:00
                      “小伤而已,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他说着,就想逃窜开。
                      他显然低估了打工仔清水稚的力气,不但没有躲开,整个人还被摁着肩膀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上,“你自己能够到吗?”不咸不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好吧……谢谢你。”未来无奈道。
                      清水稚包扎的动作行云流水,像家常便饭一样,不一会儿就将伤口处理完了。“这几天不要沾水,还有要记得换药。”
                      “哈一。”未来乖乖答应着,“不过你很擅长包扎呢。”
                      “额……小的时候总是跟人打架,又不敢让老妈知道,所以受伤了只好自己偷偷处理了。”清水稚一边放回医药箱,一边交代自己的黑历史。
                      未来突然笑了出来,抬眸看着她,清亮的眼睛里映着细碎的阳光,“清水小姐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正常人不应该说你果然是一棵黑心苗从小坏到大吗?孩子你的脑回路很清奇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26 13: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28 10:19
                          大佬你的脑洞真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30 20:18
                            这次出现的怪兽是岩石怪兽萨德拉,地点是雾吹山。未来和龙等人驾驶凤凰号赶往现场,清水稚与木之美则驱车前往雾吹山,在下面援助他们。
                            山区周围的雾非常浓,队员们在战斗机上根本看不清下面的状况。“清水,你们在下面要注意安全。”未来朝对讲机嘱咐道。
                            “好的,不用担心。”
                            雾渐渐弥漫到公路上,眼前灰蒙蒙一片,清水稚担心再开下去车会翻到山沟里,于是靠边停下,她摸了一下腰间的枪,对木之美道:“一直留在这里不安全,咱们先下车然后上去探探路吧。”
                            木之美觉得有道理,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打开车门。
                            下车后视野完全没有改善,清水稚抓住木之美的手,道:“不要松手,咱俩走散了就麻烦了。”
                            她的手很凉,木之美握上却有种十分安心的感觉。萨德拉的位置距她们很远,但震颤的感觉依然很强烈,两人扶持着沿着山坡爬上去。
                            ……
                            “可恶!”凤凰号上,斑鸠恼火地锤了一下驾驶座扶手,刚才的攻击明明可以打中的,光线却莫名偏离轨道被弹开了。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真理奈紧缩眉头,神色间透着不可置信。
                            “哪里有什么声音?”因为攻击一直没有奏效,龙现在相当的不爽。
                            “真理奈,你听到什么了吗?”未来也察觉了一丝不对劲儿。
                            真理奈的头开始疼,“萨德拉的叫声,好像是临死前的哀鸣!”她颤声道。
                            ……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清水稚突然脚步一顿,回头问道。
                            木之美满头雾水,道:“没有啊,小稚你听见什么了?”
                            清水摇了摇头,她的五感一直比常人敏锐,恐惧而绝望的嘶叫声从刚才起就在她耳边回荡着,似乎是……正在与GUYS搏斗的庞然大物发出来的,是什么东西让它都这么害怕呢?
                            “小女孩啊。”阴冷的声音直接从她的脑海中传来。
                            “是谁!”清水稚大喝一声,立刻掏出抢作防卫状。看来这几天她总感觉有人在监视自己并不是错觉。
                            她狠戾的样子把木之美吓了一大跳,“小稚你怎么了?”木之美担心得问道。
                            “你逃不掉的。”脑子里的声音没完没了的纠缠她。清水稚定了定神,压低声音道:“木之美,这里现在不安全,有个东西正在朝这边过来。你现在马上回到车里去,我等下就回去找你。”
                            “不行,你自己留着这里太危险了,跟我一起回去吧。”木之美不放心道。
                            “听我说。”清水稚尽量声音柔和道:“我能看见一些……你们看不到的东西,而且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要搞清楚,如果你也留在这里的话,会让我分心的。”
                            “可是!”
                            “我很快就会回来,放心吧。”清水稚斩钉截铁道,木之美对上她幽深的目光,将要说的话咽下,道:“好吧,你一定要小心啊。”
                            清水稚点点头,又拍了拍木之美的肩膀,道:“保护好自己。”
                            ……
                            在大雾中摸索了一阵,远处突然光芒大作,是梦比优斯!他正在与萨德拉战斗着,地面震的更严重了,清水稚扶着山坡上的一棵树,盘旋在脑海中的声音迟迟不肯停下。
                            “一直在说话那位可以出来了吗?你不觉得咱们面对面交流更简单一些吗?”
                            “很敏锐啊。”长舌女人拨开浓雾,悠哉地走到清水稚面前。
                            清水稚眉头一跳,眼前的女人长的还不错,就是自带一股午夜凶铃的气场,尤其是这条长舌头,瞧着让人头皮发麻。
                            “这位大妈,你找我……有何贵干?”清水稚丝毫不畏惧,她觉得相比她妈妈喊她全名时候的样子,这位女士简直可以用和蔼可亲来形容。
                            博伽茹舔了一圈嘴唇,笑得像一条毒蛇,
                            “不知道是哪位大人附在了你身上,我能感受到一股很强大的黑暗力量,我喜欢。”
                            “巧了,我也喜欢。”清水稚表示赞同。
                            博伽茹冷笑一声,张开大嘴,露出两颗尖利的獠牙,恶心的长舌头伸出数米,朝清水稚卷了过来。
                            “!!!”拜托我今天刚洗的头发!我有心理洁癖的知道吗!该死的老女人假如你的口水滴上来了我一定把头发剃光然后拉你同归于尽啊岂可修!
                            清水稚嫌恶地翻了个身,落地后利索地甩出光鞭,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似乎在发泄被恶心到的怨气,光鞭却甩了个空,扬起一片尘土。
                            “我还会来找你的。”博伽茹留下这句话后,原地消失了。
                            ……
                            梦比优斯放出梦比姆射线,将萨德拉炸成了碎块,而另一个方向,又冒出一直萨德拉,GUYS的队员们大惊失色,梦比优斯的体力也已经支撑不住了。
                            电光石火之间,一位身穿铠甲的蓝色巨人从天而降,手臂释放出银色的光线,消灭了第二头萨德拉
                            还有一位奥特战士?!龙等人包括未来,都很吃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30 20:51
                              浓雾开始消散,清水稚盘腿坐在地上琢磨着博伽茹的话,有位大人附在了我的身上?开什么玩笑,难道我活了二十多年与人共用一个身体都发现不了吗?不过这倒不重要,她还提及到我身上存在着……黑暗力量,怪不得未来见我第一面以为我不是好人。若按她这么说,那我岂不是梦比优斯的敌人吗?不管她的话是真是假,事情开始变得好麻烦呐。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还没有吃早饭呢!
                              “清水,你在哪儿?清水……小稚?”听这声音,居然是未来!
                              “我在这儿呢。”清水稚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站起身。
                              小稚,你没事儿吧。”未来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语气中的焦急。
                              清水稚能听出来未来是真心担忧自己的安全,而且他对自己的称呼变了,从起初的“清水小姐”变成了现在的“小稚”,她对上未来澄澈的双眼,心中一动,好像不只是称呼,还有其他的什么,似乎也随之改变了。
                              “我没事儿,未来。”既然对方开始叫自己的名字,清水稚接着叫姓氏就说不过去了。
                              未来两个字像细小的电流一般刺激着他的神经,“我刚刚看到你身边多了个奇怪的女人,感觉是个很可疑的家伙,她没对你做什么吧?”他问道。
                              “……”兄弟我记得你当时在离我两公里的地方跟怪兽打架吧,你是怎么看到我这里的情况的啊?!
                              “确实有个很可疑的家伙,不过她没有敌意,跟我说了一堆奇怪的话就不见了。”清水稚编瞎话都不用打草稿。
                              “她都说了什么?”
                              清水稚起了玩心,坏笑一下,道:“她说,梦比优斯奥特曼,就在你们身边。”
                              未来受了惊吓一般,蓦地瞪大眼睛,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过啊,那种家伙说的话怎么能信呢?奥特战士怎么可能在我们身边嘛。”清水稚接着道。
                              “对,对呀。”未来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看着身边大尾巴狼一般的清水稚,总觉得自己被这个家伙给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30 20:53
                                已收藏√,静待文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02 17:32
                                  “嗯,那你好好休息吧,再见。”
                                  “好,再见,而且你……。”未来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太晚回家不安全,记得早点回来。”
                                  撂下电话后,清水稚脸色如隔夜菜般,她捂着额头,自己被梦比姆射线轰成渣的画面在脑子里无限循环着。
                                  小稚你怎么了。”“对呀小稚,不舒服了吗?”“脸色突然好差啊不要喝酒了。”
                                  我难道要跟你们说我惹火了梦比优斯奥特曼吗?我能吗?能吗?!!
                                  “我没事儿,让我先冷静冷静。”她摆了摆手,端起桌上的饮料又喝了一口,面部剧烈扭曲一下,她定睛一看,还是那杯的绿油油的东西,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清水稚忍无可忍,朝着吧台的位置大吼一声:“味道太恶心了!再想放飞自我也要适合而至一点啊魂淡!”
                                  众人:“……”她真的没事吗?
                                  只有白川遥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抱着手臂幽幽道:“话说稚酱你刚才到底打给了谁啊?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一个人呢。”
                                  “哈?”清水稚一脸茫然,“是我同事,一个非常单纯善良的人,我只是担心吓到人家而已。”她看着这群蠢蠢欲动的家伙,自动省略了未来还是自己邻居这件事。
                                  “哦?”白川遥挑了挑眉,笑得像个神婆,“看来是个很特别的同事呢~”
                                  “……”莫名很想打她是怎么回事?
                                  未来立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刚接到清水稚的电话时,他以为有什么工作上的事,但接下她的话让他全身上下的细胞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地炸开了花,心跳都好像被吓停了几秒。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听到清水稚的解释,原来是这样啊,她只是在完成一个游戏任务而已。但挂掉电话后他感受到的不是释然而是一阵浓浓的失落感,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情感,生气吗?有点,不过对方有好好道歉并表示不是故意的,自己似乎也没有那个立场去生气,一想到这儿,他攥紧窗台边缘,情绪起伏更大了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2 23:46
                                    虽已是盛夏,入夜后还是会感受到一丝凉意,树上的蝉聒噪地嘶鸣着。现在是凌晨一点多,回家的路上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晚风袭来,清水稚不由得裹紧了外套。
                                    明也他们本来还提出送她回家,却被清水稚拒绝了,她想自己散散步吹吹风,顺便还能醒个酒。
                                    在经过一座大桥时,周边的路灯少了很多,行人也一个都不见了,她不禁觉得这里真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啊。果真,几米之外一位吐着长舌头的大妈,正像像一条伺机捕获猎物的眼镜蛇一般盯着她。
                                    “……”清水稚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让你嘴欠!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清了清嗓子,道:“我说大妈,你怎么阴魂不散的呢?”
                                    只见博伽茹邪魅一笑(雾),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朝清水稚扑了过来,待她反应过来,一条湿漉漉的长舌头已经缠上了她的腰。
                                    清水稚本能的凝神聚力,一股强力的电流从她全身释放出来,博伽茹被电的停下了动作,她趁机上前一膝盖顶在老女人肚子上,再顺手抓住她的胳膊,来了个过肩摔
                                    她也没有仔细看博伽茹的情况,扭头就开始拼命逃窜,跑到半路嫌高跟鞋碍事还把鞋踢掉了。
                                    过了约莫一分钟,博伽茹重新站了起来,一双眼阴森森的,她舔了一圈嘴唇,瞬间消失在原地。正在逃跑的清水稚喉咙一痛,身上突然挂了个人,这惊悚程度堪比咒怨现场版。紧接着,侧颈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死女人老变态!居然在咬她!
                                    清水稚拼命挣扎,可博伽茹的力气大的可怕,她只能任由一些奇怪的液体从老女人的毒牙中注射到自己身体里。
                                    她被放开后,整个人都脱力了,当场扑倒在博伽茹面前,脖子疼的像被灼烧一般,用手一摸,就着月光看到黑色的类似血的东西沾在手上。她一阵头晕目眩,这恶心的东西已经在我身体里了吗?完了完了,不想活了!
                                    “你这老贼!怎么还咬人呢?我跟你讲我对老女人没兴趣的。”
                                    博伽茹动了动手指头,清水稚的脸色扭曲了,五脏六腑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她面如死灰的蜷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你身体里有我的毒液,我随时随地都能让你生不如死。”博伽茹蹲下身子,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果然……老女人的爱好就是变态啊。”就算天塌了,清水稚的嘴里也蹦不出一句正经话。
                                    “我来找你是想同你合作的。”博伽茹目露精光,掐着清水稚的下巴道。
                                    “合作?开什么玩笑,我一个普通人能做什么?”
                                    “普通人?”博伽茹嗤笑一声,“别那么低估自己,你身上可是住了只恶鬼呢。”
                                    清水稚朝天翻了个白眼,你好像更像恶鬼一些吧大妈!
                                    “你是GUYS的队员吧,我要你帮我引出梦比优斯,好让我来……吞噬掉他。若是你不肯合作的话,呵,你全身血管爆开的样子一定很好看吧。”博伽茹用一种你不同意就立刻弄死你的语气道。
                                    清水稚提出关键性问题:“事成之后,你会帮我把毒液弄出来吗?”
                                    “当然。”
                                    “那没问题,成交。”清水稚大义凛然道。
                                    这回换做博伽茹目瞪口呆了,人类都这么没有原则的吗?她突然觉得自己就算不用毒液,只是稍微威逼利诱一下,清水稚也会非常愉快的同意的。
                                    “人类啊,果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顾同伴,低贱的生命体啊。”
                                    很好很好,给我下毒算一笔,抹黑人类又算一笔,清水稚进入超级记仇状态。
                                    “具体该怎么做,我日后会告诉你的。”这是博伽茹消失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
                                    未来在睡梦中,听到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马上就醒了过来,看了眼床头的闹钟,还不到凌晨三点。他心中有点纳闷,下床穿上拖鞋去看看情况,一开门,险些气的当场背过气去。
                                    只见隔壁的门口坐着一个人,她没有穿鞋,身边的地上围了一圈烟头,像做法现场似的,嘴里还叼着半根烟,脸白的像纸 眼眶下面泛着乌青,脖子上胡乱贴了几个创可贴,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活像刚从棺材中爬出来一样。
                                    未来以为她喝多后又作死了,额头上的青筋蹦了蹦,“清水稚,你怎么坐在这里?”
                                    清水稚机械地扭过头,道:“我的钥匙弄丢了,开锁的现在还没营业呢,所以就打算等到天亮再说喽。”其实钥匙是在被博伽茹追杀的途中弄丢的,幸好手机和钱包还在。
                                    “进不去家门为什么不来敲我家的门?”未来压着怒火道。
                                    本来就把你惹火了,还敢在大半夜敲你家门,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更重要的是,一个小时前我才同意帮那个大妈来坑你,现在看到你我害怕呀……她想着。
                                    “不想打扰你嘛,我在外面坐一晚上又没什么。”清水稚心虚道。
                                    未来上前拿掉她嘴上的烟,在地上踩灭,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扶起来。然后眉头轻皱,刚刚没发现,凑近后才闻到清水稚身上淡淡的血腥味,仔细一看,她的脖子上贴了大概五六个创可贴,格外乍眼。
                                    “你受伤了?怎么弄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03 16:08
                                      “这……我一个朋友吧,耍酒疯的时候拦都拦不住,今天我只是拉了他一把,就变成这样了,我能怎么办,唉。”说着,清水稚还十分入戏的叹了口气。
                                      “算了,先进来再说吧。”不管她的话是真是假,未来更担心她的脖子上的伤。
                                      换了鞋之后,清水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周围熟悉的布局,她不禁想道:这才过几天,竟然又被未来收留了一次,真是神奇的缘分。
                                      未来小心翼翼地帮她揭开创可贴,两个可怖的血洞暴露在空气中,血又开始慢慢地渗出来,他顿时觉得心中一拧,这家伙……到底瞒了自己什么?能造成这种程度的伤,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
                                      清水稚全身颤了一下,无力解释道:“我这朋友喝多了像疯狗一样,六亲不认的,你看看咬我这力道,完全把我当做仇家了嘛。”
                                      当未来拿来一根针管时,清水稚徒然一惊,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弹了起来,“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给你打一针破伤风,不然很可能会感染的。”
                                      “不不不,我我我我是被人咬了又不是被狗咬了,不必打针的,你你,你要相信我的自愈能力,过一天照,照样可以活蹦乱跳生龙活虎的去上班,阿里嘎多古在姨妈斯!”清水稚引以为豪的嘴皮子此刻也掉了链子,彻底变成了个结巴。
                                      未来眼皮跳了跳,他没想到平日里成熟干练的邻居见了针会变成……这副模样,真是比小孩子都难搞,既无奈又想笑,他耐心道:“不要任性了,乖乖打针吧。”
                                      清水稚一个抱枕丢过去,跑到窗边用慷慨赴死的语气道:“不要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03 16:0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03 19:06
                                          顶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04 12:23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04 13:45
                                              在清水稚的印象里,梦比优斯的作战能力虽然不是最出色的,但他为了自己要保护的东西,会拼尽全力甚至不惜性命的跟比自己强很多的敌人搏斗,就像上次巴顿的烈火扑向她时,他毫不犹豫地挡在了她的面前,温柔并且强大。
                                              “因为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啊。”清水稚轻声道。
                                              未来睁大眼睛,反射弧像被无限拉长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04 15:18
                                                日常暖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7-05 11:23
                                                  “!!!”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后,他赶忙直起身,发现清水稚正如一尊雕像一般看着窗外的风景。
                                                  “你醒了呀。”清水稚转头道,她觉得自己的颈椎骨像多年未修的金属零件一样,都快要生锈了。
                                                  “小稚,你还好吗?对不起!都是我让你一路上这么累。”未来自责道。
                                                  他的音量虽然不大,但周围的旅客绝对能听的清清楚楚,很快他们两个便收到四面八方抛开的暧昧的眼神,就连斑鸠和真理奈也朝他俩递来“你们收敛一点”的目光。
                                                  “……”有那么一瞬间清水稚想毒哑这个可恨的邻居,为了防止未来再说出什么让人误会的话,她眼疾手快地从包里翻出一袋饼干,拆开后拿出好几块塞进未来的嘴里,皮笑肉不笑道:“是不是饿了?快吃吧。”
                                                  “唔唔唔!”未来一脸不明所以,显然不知道小稚为什么突然想噎死自己。
                                                  龙跟他们只隔了一排位置,听到后面的动静后,纳闷道:“他们在搞什么?”
                                                  “这就是青春啊。”斑鸠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7-05 12:56
                                                    还要,还要,我还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7-05 20:38
                                                      嗯,打个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7-06 09:43
                                                        沙滩上的人虽然不算少,却也不像下饺子那般拥挤。男生们除了斑鸠见到大海仿佛见到亲娘一般,迫不及待地下水游泳,真理奈和木之美去挑选泳衣,而旱鸭子清水稚讪讪地摆手,表示自己在岸边玩沙子就行。
                                                        怕水双人组清水稚和斑鸠乔治对视一眼,突然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来。
                                                        这种地方自然不缺长腿美女,一眨眼的功夫,斑鸠就成功的搭讪上一位卷发妹子,和人家谈人生谈理想去了。
                                                        清水稚躺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又顺手把戴了一路的小草帽扣在脸上,打算小憩一会儿。短暂的宁静后,草帽却被拿走,然后清凉的海水喷了她一身。
                                                        我招谁惹谁了?!清水稚浑身一激灵,瞪大眼睛看着前方,只见未来的衣服都湿透了,一手端着水枪一手拿着自己的草帽,烈日当空,他的笑容真是比正午的阳光都明媚:)
                                                        “小稚,怎么像退休了的老爷子一样呢?起来一起玩吧。”
                                                        “好,啊,一,起,玩。”清水稚的牙磨的咯吱咯吱响,一字一顿道。
                                                        未来发现对方的情绪逐渐激烈,意识到情况有一丝不妙,转头就跑。
                                                        “小稚你冷静一点,我再也不敢了啊啊啊。”未来一边逃跑,一边用毫无悔过的语气道。
                                                        清水稚在后面穷追不舍,冷笑一声,阴森森道:“今天不把你整个人埋进沙子里,我清水稚三个字倒着写!”
                                                        在未来的百般认错下,终于断了小稚想活埋他的念头。不远处有人在打沙滩排球,这让清水稚想起高中体育课的时光,“你会玩沙滩排球吗未来?”她带着跃跃欲试的表情道。
                                                        未来点了点头道:“会一点的。”
                                                        于是超自然生物二人组也加入了战局,凭着两人非人类的体能,和清水稚学生时期练就的蛇皮走位,压倒性地战胜了好几拨对手,并引来一些路人围观。
                                                        “年轻人,要跟我一决胜负吗?”一位虎背熊腰,胳膊上还带着纹身的大哥,拨开人群,用一副睥睨众生的神态问道。他身后还跟着两个魁梧的青年,看样子好像是他的小弟,总之……这位仁兄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别惹我”的气息。
                                                        “好哇,不过输了的话,可不能说我们不尊老爱幼啊大叔。”清水稚抱着臂,凉飕飕道,她向来讨厌这种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家伙。
                                                        “小鬼头口气还不小。”花臂大哥和他的一个跟班一起上场,两人往那儿一杵,一百米没有苍蝇。没想到这位大哥还是有点实力的,前几个回合比分竟然能持平。
                                                        天有不测风云,清水稚一个扣球没扣准,排球堪堪擦着花臂大哥的头皮而过,还顺便把他的假发给带掉了,他锃亮的光头暴露在众人眼前,清水稚抬手挡了挡眼睛,心道这位大哥是不是做过抛光啊?为什么会这么亮,太晃眼睛了……
                                                        全场顿时安静如鸡,大哥本人也愣住了,显然没想到这种突发情况。
                                                        清水稚咬紧牙关才压下要爆发出来的笑声,双手合十道:“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未来全身都在抖动着,显然憋笑快憋不住了。
                                                        大哥头皮上青筋暴起,他拧紧拳头,语气中是十足的怒火,“你们两个家伙!”
                                                        “快跑啊!”清水稚惊恐的看着未来道。
                                                        未来也毫不含糊,一把将清水稚扛在肩上,开始今天的第二轮逃跑。
                                                        哲平浮出水面,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雪白的浪花拍打在金色的沙滩上,目露凶光的大汉带着两个马仔正在追逐扛着女孩的未来,哦,这幅画面真是和谐而美好呢~
                                                        哲平双目呆滞,挠了挠腮帮后自言自语道:“现在的人,怎么这么会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7-06 12:4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设定太厉害了66666666给你点个赞


                                                          回复
                                                          43楼2018-07-06 12:46
                                                            嗯,没沙发,板凳也行,好吧我承认其实我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07-06 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