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玉吧 关注:5,385贴子:207,251

【2018清凉一夏】文·风过玉人楼设定:武林人士·大家闺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018清凉一夏】文·风过玉人
设定:武林人士·大家闺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27 00:01

    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其间有胡氏一族,掌控百越矿业命脉。
    百越矿石中特产一种火雨玛瑙,其质细腻晶莹,其色瑰丽如烈焰。
    胡氏族长因其乐善好施宅心仁厚,被百越王封为“火雨公”,其府邸亦命名为“火雨山庄”。
    胡氏有二女,姿容甚绝。二女的夫君一个是韩国右司马李开,一个是韩国国君,火雨山庄的地位因此更上一层楼,成为仅次于百越王氏的名门王族。
    七月初七,火雨山庄迎来了大小姐回门省亲。
    大小姐眉眼低垂,一袭青色衣裙,头发挽起梳作出阁女子的模样,笑容温婉可亲。
    火雨公知道大女儿与其夫君两情相悦感情甚笃,心中亦是十分宽慰。
    “我儿,你先前说给我添了一个外孙女,这次没带回来么?”
    乳娘笑吟吟地从门外走进来,怀中抱着一个睡眼朦胧的粉团儿。火雨公起身看去,只见绫罗锦簇里裹着一个可爱的小娃娃,眼睫毛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藕节般白嫩的手臂上戴着一个缠丝银钏,小铃铛叮当作响。
    “外孙女可曾取名儿?”
    “不曾,夫君说让父亲来取。”
    “好哇,那小子倒是孝顺,知道我膝下无子,统共就你们这两个宝贝女儿,倒是把我当亲爹一般对待。”火雨公眉开眼笑,“那就按照我们百越的规矩,把东西都拿上来。”
    有人端了一个托盘上来,有文房四宝,药囊刺绣,荷包胭脂……
    大小姐会意,轻轻把女儿放在一堆物什中间,温声哄着她挑一个东西。
    那女孩儿懵懵懂懂,肉乎乎的小手扫过一片色彩鲜艳的小玩意,径直握起了角落里不起眼的一块玉璧。
    那只是一块很古老的玉,曾经镶嵌在一架古琴上,颜色是极浅的白,就像是天空中微云的痕迹。上面的纹路已经被磨损的几乎看不清了,静静地躺在女孩的掌心里,原本微凉的质感浮起了一丝暖意。
    火雨公微微一愣,继而突然大笑起来。
    翌日右司马李开收到妻子的来信,信上写道父亲已经为女儿取好了名字,信纸上写着隽秀的两个小字——“弄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27 00:02
      好手速!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27 00:30
        初遇
        火雨山庄里修建了一座高高的楼阁,飞檐流朱,窗格上糊着印着青花图案的白纸,楼顶点着一盏巨大的琉璃灯。
        那盏明灯亮起的时候,楼阁四周八角屋檐上悬挂的宫灯也会依次亮起。在夜色之中,被灯光照亮了的楼阁如同瑶台仙境一般,有一种缥缈动人的美。
        火雨公为这座楼阁起名“玉楼”,据说是为他心爱的外孙女而建。
        墨鸦抱着手臂在远处等待,为了训练白凤轻功,他已经盯了整整一天。
        夜色里,一个敏捷的身影在楼宇间穿行,小小的身形如同猎豹一般灵敏,脚步却不太稳,今天的负重练习已经持续了太久,白凤的脑子已经有些昏昏沉沉。
        跃过一处楼阁的顶端时,突然亮起的灯光晃了他的眼,恍神之间脚下已经踩空,一个身形不稳沿着屋脊向下滑去。
        白凤迅速反应过来,一个翻身借力,从栏杆滚进了楼里的地板上。
        这是玉楼的第七层走廊,白凤并未注意到自己已经闯入到别人的家里,他坐在地板上,揉了揉发酸的脚踝,上面绑着一圈铅块。练习了整整一天,肚子也有点饿了。
        一股甜丝丝的香味儿涌入鼻子,白凤疑心自己产生了幻觉。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初荷般的小女孩,她梳着乖巧的双罗髻,穿了一条浅绿色的襦裙。粉雕玉琢的面容,就像是店里摆着的瓷娃娃一般好看。
        她呆呆地看着白凤,手里握着一串咬过一口的糖葫芦,那股子甜丝丝的香味儿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弄玉听教养嬷嬷讲完女红,已经有些困意,她临睡前喜欢吃甜食,刚拿了一串糖葫芦咬了一口,就在回房间的走廊上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孩。
        男孩有些戒备地看着她,像是一只凶猛的小兽,他的个头比她要高,蓝色的眸子里故意露出凶光,像是随时会咬人一样,但他的脸实在一点也不凶,反而有点委屈巴巴的模样。“呼噜”一声,白凤有些局促地揉了揉肚子,弄玉忍不住笑出了声。
        “呐,给你吃吧。”她递过自己手中的糖葫芦,尽管心里还有点不舍。
        白凤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接了过去。
        “你吃吧,我待会还有云片糕芝麻糖……”弄玉背着小手笑眯眯道。
        白凤停止了吞咽,含糊不清地说,“晚上还吃那么甜食,会吃坏牙齿的。”
        弄玉嘟嘴,“你怎么跟嬷嬷说的一模一样,我吃完还要用细盐漱口的。”
        白凤吃完最后一颗山楂果,突然想起了什么。糟了,墨鸦肯定在计时呢,他居然在这里耽误了时间。
        “我要走了。”他匆忙抹了抹嘴,“谢谢你的冰糖葫芦。”
        话音刚落,白凤一个翻身跃下了栏杆。
        弄玉大惊失色,“下面很高的……”她刚说完,就看见白凤回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他并没有摔下去,而是像一只鸟儿一样轻盈地一跃而起,踩着檐角消失在夜色之中。
        弄玉呆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幽深的夜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件大耄披在了她的身上,嬷嬷在身后温柔地说,“小姐,云片糕芝麻糖已经做好了,快进屋吧,外面风大。”
        弄玉喃喃道,“嬷嬷,刚才我看到一个鸟人……”
        白凤到达目的地后果然挨了墨鸦一顿批,白凤低着头揉了揉肚子,嘴里还有一股冰糖葫芦的酸味儿,心里嘀咕道,真不该吃那串糖葫芦啊,越吃越饿。墨鸦嘴硬心软,鞭策了他两句便拉着他去夜市吃东西了。小小年纪烦恼最易烟消云散,白凤很快就忘记了那串糖葫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27 01: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6-27 06: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27 06:36
              厉害说写就写,等我考完我也来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27 07:39
                我是来献个花的个个都会写文,就我不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6-27 09:33
                  这么快就有文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6-27 11:19
                    空旷的原野上,一个身影疾步而行。
                    江湖上久负盛名的盗王之王此刻颇显狼狈,他的电光神行步无人能出其左,本该早就甩掉身后的那人,可稍一停下喘气,一片白色羽毛便飘然而落。
                    盗跖哭笑不得,抬起头冲头顶的树冠吼了一声。
                    “喂,你到底有完没完!”
                    他忍不住在心里诽谤道,墨鸦的这个小弟还真是一根筋,就因为墨鸦的一句话,非要跟自己比个高下。
                    盗跖摸了摸胸口的包裹,无奈道,“我急着赶路,拜托。我们回头再比行不行?”
                    蓉姑娘念叨了很久的药引天山雪莲封在匣子里,即使是用冰块冷藏着,他也不能在路上耽误太久。不然,便赶不上她的生日了。
                    林中树叶微动,一个飘逸身影凌空而出。
                    来者一身利落劲装,因为逆着光看不太清脸,只见瘦削的下巴上嘴唇微动。
                    “好,时间我定,地点你定。”
                    “都依你。”盗跖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先让我把东西送到就行。”
                    “下个月初三。”
                    “一言为定!”盗跖伸出手,看到对方神情淡漠地转过身,他哼了一声向相反的方向疾步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01 01:08
                      火雨山庄中,一处房舍四面开阔通风,只垂下蓝色星绸纱作遮蔽。窗格上雕刻着花枝和雀鸟,雀鸟的眼睛是嵌着的纯净黑曜石
                      一株松树傲然立于屋后,透过窗棂在垂帘上映下斑驳疏影。
                      桌案上放着一把精巧的古琴吊兰上垂落一滴露水坠于琴弦之上,铮然之声自响。琴身上绘着浮金的纹饰,更镶有数颗南珠。
                      整间房舍风雅而奢华,正是山庄大小姐掌上明珠的琴舍。
                      自大姑爷领命去往战场之后,大小姐便也随夫而去,唯将年幼的女儿送回娘家由父亲火雨公照料。
                      虽然是孙女儿火雨公却十分宠爱这个孩子,他膝下无子,孙辈只有这么一个血脉。名字是他起的,又打小儿跟在身旁,吃穿用度比宫里的公主也不差。他还请了专门的老师来悉心教养,礼仪女红,琴棋书画,四书五经,样样不落。
                      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如今也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出落的楚楚动人,十分标致。
                      不过火雨公对于自己的掌上明珠十分宝贝,一直养在深闺,从未抛头露面。所以世人只知他有这么一个外孙女,却不知芳龄几何,品貌如何。
                      白鸽扑扇着翅膀从外面飞回,伏案而睡的少女猛然抬头,她满怀期待地起身,她的生辰将至,母亲也该来信了罢。
                      小心翼翼地取下信筒,她展开卷纸,却只看见寥寥数字。
                      同往常一样,安好勿念。
                      弄玉垂下手,心情有些失落。
                      自记事起,她便是在这火雨山庄中长大。
                      对于父母的印象,只有脑海中模糊的几个画面。
                      她只记得父亲是一名很英武的军官,母亲则是非常温柔的女子。
                      父亲的手因为常年习武而有些粗糙,母亲的手则是柔软而修长的。
                      她记得他们抚过她的脸颊,然后落下几滴眼泪,她挥舞着手还来不及哭喊,他们的身影便越来越远,再一睁眼,她便是在火雨山庄。
                      外祖父待她极好,她又十分聪慧早熟,所以倒并不像是娇生惯养的闺阁小姐,反而十分懂事。
                      外祖父年事已高,她不能在他面前流露出思念父母的悲伤情绪,否则他会自责未将她照顾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01 02: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01 08:10
                          期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01 15:14
                            炉火里的火光跳跃着,药罐里散发出微苦的药香。
                            外祖父年事已高,弄玉每天都会为他熬制一碗利于入眠的安神汤
                            弄玉亲自把药送去,外祖父从榻上睁开眼睛,满脸都是高兴。
                            他握住弄玉的手,喃喃道,“这双手应该去弹弹琴,绣绣花,熬药这种事,交给他们去做就好了。”
                            他停顿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起身在枕头下面摸索了一通,托着一个物什递到弄玉面前。
                            弄玉凝神看去,只见一枚鹅卵大小的玛瑙托在掌心,其色极艳,清澈的晶体中蕴着柳絮般的绯色纹路,就像是清水中晕染了朱砂墨,煞是好看。
                            “这颗火雨玛瑙,你母亲身上也有一颗。”
                            照顾外祖父睡下后,弄玉遣去了侍女,自己一人提了一盏灯笼慢慢走上玉楼的长廊。
                            那颗火雨玛瑙系在她的腰间,沉甸甸的,就像是她无处安放的心事。
                            火雨山庄真的很大,因为是依山而建,庄内有引过的潺潺山泉携着落花流过,在玉楼上甚至能看到后面的山脉近在咫尺。
                            但也只是看起来很近,如果想要试着去触摸,会发现那像镜中花水中月一般可望而不可即。
                            外祖很爱她,所以总是担心她。
                            百越民风剽悍,像火雨山庄这般家业,暗地里不知多少人垂涎。
                            身为火雨公未出阁的宝贝外孙女,若是在外面露面,不知有多少心思不纯的人趋之若鹜,又有多少不肖之徒将她当作猎物。
                            她承认外祖父的担心不无道理,所以从未让他为难。
                            即使她,其实真的很向往外面的世界。想感受一下外面的风是不是如山庄中一般凉爽;那流经山庄的溪流上面的细碎花瓣,在山野中绽放出怎样的情景;还有那茶馆里是否真如书中一般每天上演一出缠绵悱恻的折子戏……
                            思绪飘零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玉楼最高处,灯笼里的蜡烛燃之将尽,弄玉蹲下身微微调了一下灯芯。
                            今晚的月亮很圆,但天空中亦有一丛厚厚的云彩。
                            调灯芯的时候,云彩遮住了月光,视野里突然暗了下来。黑暗中,人的感觉格外敏锐。弄玉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她感觉到黑暗中除了她还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是琳琅么?琳琅是她的贴身侍女,就住在她房间的下面一层。
                            不,那个人的呼吸很低,显然是刻意压住不想被人发现,甚至连心跳声都掩饰的很好。
                            弄玉心里有些慌乱,但心中光风霁月,倒也并不害怕,她不动声色地剔亮灯笼,起身的时候云彩刚好也悄悄隐去。如水的月光倾泄下来,照亮了楼阁上的木板。
                            抬起头的一刹那,镂空的顶楼灯雕上跃过一个身影。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两人的目光有了短暂的交接。
                            弄玉惊讶地张开嘴巴,那人如同活生生从话本中走出来的江湖侠客,身形挺拔,气质冷冽,整个人就像是一竿修长的竹,又像是一柄锋利寒彻的剑。
                            更为奇特的是,他一点都没有因为身形暴露而有片刻的慌乱,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灯雕上面也注视着她。
                            理智告诉弄玉,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但是第六感却告诉她,这个人的身上并没有一丝戾气,他的眼睛不会骗人。
                            是的,他有一双很罕见的蓝色眼睛,像水色琉璃一样好看。
                            那双眼睛虽然很敏锐,却又干净而清澈,没有任何肮脏的欲望。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像是在端详着什么从未见过的怪人。
                            最终还是白凤先移开了视线,因为两人之间隔了一段距离,所以弄玉并未注意到他的耳根已经微微泛红。
                            从来没有人会以那种眼神看着他,更没有过一个女孩子那样盯着他看。
                            最终还是弄玉打破了沉默。
                            “今晚的月色很美,你是来赏月的么。”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02 02:10
                              少凤害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02 09:05
                                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7-02 10:49
                                  今晚月色真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7-02 12:28
                                    对陌生人的闯入第一句不该是问“你是谁”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7-02 21:34
                                      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7-03 15:29
                                        亲,此文中白凤也比弄玉小两岁吗??很喜欢原背景的年下设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7-03 21:59
                                          白凤微微一怔,他抬头看了看空中的月亮,没有了微云的遮蔽,月华如水,天地间如同笼了一层银白的细纱
                                          玉楼高耸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整个火雨山庄笼罩在一片宁静之中。
                                          白凤本以为少女看到自己会失声尖叫引来山庄的暗卫,所以他本已做好了迅速抽身的打算,却没料到她会如此开口。
                                          那般云淡风轻,随口而出的一句话,仿佛面对的不是陌生的闯入者,而是多年熟识的故人。
                                          白凤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她身着长裙,提着一盏四角灯笼,身姿优雅婀娜。
                                          头上梳着双罗髻,以镂空银饰固定,并无其他装饰。
                                          剩余的长发柔顺地披散下来,像是一匹精心剪裁的光滑丝绸。
                                          柔美的脸庞上眉如远山,一双星眸脉脉不语,未施粉黛的妆容如同素荷般清丽动人
                                          饶是被墨鸦拉着见识过许多楚楚动人的女孩,白凤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生的很美,比他之前隔着窗子远远的看过的都要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06 13:13
                                            哇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7-06 13:37
                                              还有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7-06 13:37
                                                还想看写的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07 04:23
                                                  希望楼主写个甜甜的结局,别再be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7 04:24
                                                    一阵风吹过,灯笼里的烛光随风明灭,白凤目光一凛,他听见了细微的声响,有人在接近。
                                                    那是训练有素的脚步声,一队人正在夜色中逼近,就连呼吸也压的极低。
                                                    白凤看了一眼四周,不巧,玉楼的明灯恰在此时一盏盏亮起,他很快就会暴露。以他的轻功当然足以脱身,但是……他与盗跖的比试才刚刚开始,若此时暴露,下次这里一定会加强戒备。
                                                    那个女孩……
                                                    白凤看了一眼弄玉,她似乎并未察觉身后有人来到。
                                                    一道迅影闪过,弄玉睁大眼睛,她感到身后多了一道桎梏。
                                                    “转过去。”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羽毛般轻柔的声音,温热的呼吸拂在耳垂上,痒痒的。
                                                    如果不是有冰冷的寒光抵在后颈处,那几乎是情人之间温柔的低喃了。
                                                    几个衣着一致的暗卫走到弄玉面前,齐声弯腰行礼。
                                                    “见过小小姐。”
                                                    弄玉察觉身后那人的气息紧张起来,她心思一转,轻轻把手放在下巴上,准备做出表示遇到危险的暗号。
                                                    突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双纯净无垢的眼睛。
                                                    那是她方才对视的那双眼睛,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她却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一种莫名的熟悉。
                                                    她自小习得音律,常常聆听天地万物。
                                                    淅淅沥沥的雨丝,低鸣的小虫,掠过屋檐的飞鸟……
                                                    只要闭上眼睛,她便仿佛能感知到那些生灵的气息。祥和的,静谧的,冲动的,暴戾的……
                                                    而她从那个本该危险之人的身上,感觉到的却是一种至情至性的澄澈明亮。
                                                    “夜深了,你们也该换岗了吧?”弄玉作出一副困乏的模样,眼睛里一点恐慌也没有,反而带着温和的笑意,“我困了,赏会儿月就进屋。”
                                                    暗卫之首躬身低声道:“那我们便不打扰小小姐的雅兴了。”
                                                    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转过身又消失在重重楼阁外的夜色中。
                                                    既然小小姐不知有贼人闯入,那么便不要惊动她了。
                                                    火雨公一直以来都给予她最大的宠爱和保护,那些夜色下不为人知的危险,一直尽量不让她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15 20:41
                                                      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像是命运之神睁开的一只瞳孔,无悲无喜地俯瞰着天地间的一切。
                                                      一道流星突然划过天际,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银痕,好似一滴眼泪倏然而落。
                                                      白凤感觉到女孩一瞬间的欣喜情绪,似乎还闭上眼睛默念了几句什么。
                                                      被挟制的人完全没有一丝恐慌和害怕,白凤突然感到自己有点失败。少女身上的体香萦绕在鼻翼,反而令他有瞬间的恍惚。
                                                      弄玉微微侧身,“喂,他们走了。”她的声音压的很低,倒像是怕声音太大把暗卫再次引来似的,白凤突然忍不住唇角一勾。
                                                      他也察觉到两个人似乎贴的太近了,慌忙后退一步。
                                                      弄玉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白凤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她。弄玉看到他从自己后颈收回的那道寒光是一块精巧利刃的背面。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还有种隐隐的喜悦。她的感知没错,这个人原本就没打算伤害她,不过是故作声势而已。
                                                      隔着一层柔软而贴身的绸衣,白凤可以感受到女孩的心跳声清晰可闻,他的耳根突然有些发烫。
                                                      他迅速抽回手,并且大步跃到了栏杆上。
                                                      一只足尖点起,白凤双臂微舒,回头看了一眼回廊上的少女,然后便径直倒了下去。
                                                      弄玉惊呼一声,下一刻却见那人一个翻身,轻巧地借力而起,腾空消失在夜色间高楼的阴影中。
                                                      那飞鸟般轻盈的身姿仿佛触动了记忆深处某种埋藏已久的心弦,弄玉扶着栏杆站了很久很久。
                                                      “鸟……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15 21:25
                                                        “喂,你回来了。”墨鸦醉眼朦胧地躺在屋顶上,含糊道,“唔,酒我已经喝完了。”
                                                        白凤摇了摇头,把酒壶放到一边。自从鹦歌离开之后,墨鸦就把他珍藏的陈酿都搬了出来。
                                                        白凤闭上眼睛坐了一会儿,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应着远方的什么人。
                                                        “今晚的月色很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15 21:31
                                                          鸟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15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