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夏吧 关注:6,251贴子:56,197
  • 23回复贴,共1

【生如夏花·同人文】悼亡者之思(楚夏/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时间是接着第二部的结尾哦,从中国回到卡塞尔学院的第五天~算是拜吧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29 18:51
    写的很棒啊,楼主大大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6-29 20:31
      表示之前写的比较匆忙,现在修改了一下……前面的就先删掉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30 17:42
        想到那个教员,楚子航的眼角不由微微抽动起来。
        其实兰斯洛特对校医院最大的不满就是心理方面的诊断。那个浪漫的法国人完全无法理解富山雅史给出的“无心理创伤”的结论,固执地认为是教员敷衍了事或者年纪大了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思想……富山雅史推了推眼镜,彬彬有礼的说我可能真的年纪大了,可应该还是能够理解你们年轻人的思想的,比如你喜欢你们副会长的事我觉得就很好理解啊。
        兰斯洛特扭头望了一眼身边的苏茜,白净的小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在他恼羞成怒发作之前,楚子航赶快半路截胡,表示自己的确有点不太舒服,希望能跟医生单独详谈。
        单独详谈的结果就是,他在这里吊了三天的葡萄糖。
        楚子航抬头看了眼点滴瓶,剩余三分之一左右,大约需要半个小时才能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今晚或许还来得及给妈妈写封邮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30 17:43
          闲着也是闲着,楚子航索性开始构思邮件的内容。他记得上封邮件里妈妈说过“爸爸”去北京考察项目,顺便也带了她去旅游。开头先是抱怨了那里的灰天黑地,然后表示倒霉的赶上了地震。她不知道那时楚子航也在北京,夸大其词的渲染了地震时的末世场景,看到她的描述楚子航甚至产生她也直面了芬里厄跳湿婆业舞的错觉……邮件结尾不忘感叹一下北京楼房质量不错,这样都没倒,难怪房价那么高。儿子你以后找媳妇不然就找个北京的,最好家里还有套房。记住一定要看对方的房产证,千万不要像我当年一样被你亲爹的一张嘴骗了,到头来除了人啥都没有。
          楚子航看到这里的时候只是笑笑,心说他虽然没看过房产证,但是已经去看了房子,钥匙甚至都在自己手上。
          按照老妈的说法,到头来他除了人,什么都有了。
          楚子航又想起那个隐藏在高楼大厦后的老旧小区。他踩着梧桐切割而成的光影碎片,推开了那扇锈蚀的木门,一眼望见了正在坠落的夕阳。房间空空荡荡,布满灰尘。他认真察看每个角落,甚至还拉开了五斗柜,看见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女孩衣物。最后他有点累了,于是合衣躺下,望了眼枕边坐着的表情严肃的黄色小熊,然后在初降的暮色中睡着了。
          睡得格外安稳。即使清楚醒来不会看见阳光里天使低头,似乎要亲吻他的嘴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30 17:43
            所以富山雅史的诊断其实没错,他也不觉得自己有心理创伤。
            心理创伤的主要症状在于内疚和羞愧,可是楚子航既不内疚也不羞愧,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把折刀刺入耶梦加得的后心。与那辆千疮百孔的迈巴赫不同,这次他并不后悔,只是默默在心里清出了一个空荡的角落,任凭灰尘堆积。
            楚子航的手不由自主的朝上移动,摸到了挂在脖子上的钥匙。
            那个角落跟那扇锈蚀的木门一样,只能用这柄钥匙打开。
            从尼伯龙根逃脱并清醒之后他就开始思考钥匙的处理,最终也没能得出最佳方案,只得暂时先随身带着。但他清楚如果再有危险任务的话自己必然会动用君焰,而这柄钥匙在君焰的领域内坚持不到三秒,总是得想个办法才行。
            他回忆着午后由苏茜提醒而想到的那个思路,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可行性似乎还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30 17:44
              苏茜午后是在水族馆找到他的。
              那时他正站在玻璃墙外,双手插在裤兜里,静静看着白鲸在面前游来游去。他站了很久很久,也想了很多很多。先是总结了昨日练习火焰龙卷的失败原因,然后复习了之前被夏弥刻意抹去的一些记忆。他回顾的十分认真,到后来甚至觉得耳畔响起了咯咯的笑声,鼻尖有淡淡的植物香味缠绕。
              最后的最后他什么也不想了,只是站在那里看白鲸穿梭往复。旁边人群来来往往,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已经老僧入定般的站了几个小时。
              后来苏茜来找他给一份文件签字,不知道是怎么找到的,或许女孩在找人方面都格外有天赋。当时在北京地铁里夏弥赶来的时候他也很奇怪,结果那个穿着拖鞋的姑娘鼻子冻得通红,黑着脸坦白了自己偷订定位业务的秘密。
              看上去就像想要监视丈夫举动的小妻子一样。
              难道苏茜也偷装了什么定位系统吗?楚子航不知道。但是他没有问,默默接过文件,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名字。
              苏茜拿回文件却没有立刻走,而是踌躇了一下,问道:“会长,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
              楚子航这才想起来自己错过了午饭,于是点点头,带她去了最近的快餐店。店门上挂了串风铃,推开门的时候叮叮作响,离得近的店员热情的招呼他们就座。
              楚子航给苏茜买了一份套餐,自己只要了个汉堡。两人坐在靠窗的桌边慢慢吃着,外面车辆川流不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30 17:44
                快吃完的时候,苏茜才轻声的问:“会长还好吗?”
                楚子航点点头:“挺好的。”
                对话中断,气氛又沉寂下去。楚子航没来由的想如果夏弥在的话就不会这样,毕竟那个女孩话痨又聒噪,即使对方不开口她也能自己津津有味的说上半天。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随即被楚子航重新镇压回那个遍布灰尘的角落。不过他到底烦闷起来,下意识的去摸脖子上的钥匙。苏茜敏锐的察觉到了,试探的问:“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楚子航本想说没有,忽然灵光一闪,自己为什么不找她帮忙呢?他一边在脑中组织着语言,一边慢慢的说:“想向你请教一件事。如果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可是你不能随身携带,又不想藏在角落,那该怎么保管?”
                苏茜有意无意的看了眼那柄钥匙:“它真的对你很重要吗?”
                楚子航一时弄不清问的是“它”还是“她”,沉默了几秒钟才淡淡的说:“是。”
                苏茜目光黯淡下去,但还是认真的想了想,建议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把它做成类似纪念品一样的东西。”
                “纪念品?”楚子航从未想过这种可能,愣了愣追问,“具体是什么?”
                “这要看会长自己了。”苏茜微笑着说,“如果不想摆在角落的话,那就得是常见的。普通一点的话就书签、标本什么的;如果想有创意一点不妨镶嵌在常用的东西里面。”
                楚子航沉默了一阵子,微微点头:“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30 17:44
                  大家看完留戳哦~有支持才有动力写下去的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30 17: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30 19:45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30 19:45
                        后来苏茜还说了什么楚子航其实没有听进去,他在专心思考着纪念品的种类。书签、标本不行,那个活泼的女孩想必不会喜欢整日与书为伍,当时在病房里她就不止一次的表示等过了高数一定要把课本撕碎烧锅……镶嵌在常用的东西里倒是个好主意。可是他用着顺手的也就一柄村雨,还毁在了尼伯龙根里,可见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有随时被毁的危险。
                        楚子航不想让那柄钥匙也处在这样的危险当中。
                        又坐了一小会,两人结账离开,一前一后走出快餐店。店门口的风铃碰撞着发出响声,这玩意在扰乱思路方面也算一把好手……楚子航突然间福至心灵,扭头紧紧盯住了那串风铃。
                        假如把那柄钥匙……作为锁舌呢?
                        他可以把钥匙藏在里面,再将风铃挂到窗前,只要抬头就能看见。如果有风的话,风铃就会叮叮作响,就像那个女孩在他耳边聒噪的自说自话。
                        苏茜走出几步才发现楚子航没有跟上来,不由诧异地回头,正好看到那个男孩在定定凝望着摇晃的风铃,素来面瘫的脸上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喜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01 09:25
                          这是脑补了夏弥钥匙是如何被做成风铃的……其实我觉得风铃真的很适合了,随时可见还一直响着,跟夏弥有点像【自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01 09:26
                            超好看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01 15:27
                              手背突然有点刺痛,楚子航低头,发现居然回血了。
                              他没想到自己走神了这么久,只好动手把针头拔出,然后提着吊瓶走进了卫生间,面无表情的把输液管里粘稠而带有深青色的血倒进洗手池,再打开水龙头冲洗。好在学院的输液管都是特殊材质的,没有被腐蚀。清理完毕后他到柜台归还了吊瓶,今天的输液任务完成了。
                              与校医院达成的协议是连续输一周的葡萄糖,这样的任务还得持续四天……楚子航深深吸了口气,手抄着口袋慢慢往宿舍走去,继续构思给妈妈的邮件:
                              .
                              亲爱的妈妈,见信好。北京地震我也有所耳闻,听说达到了三级。这种程度一般是震不倒房子的,只能说明北京危房比较少,无法证明质量很好。而且北京房价高主要是源于首都的政治优势,与房屋质量并无直接关系。不过北京有些房子质量的确不错。我恰好认识了一个北京的女孩,她家在一栋高楼大厦后面的工厂老式小区里,路上种满了梧桐树。地震过后小区房子都没事,连梧桐树也安然无恙,只有家里的玻璃窗碎了几扇。但是正对门的落地窗仍然完好无损,开门就能看到夕阳。
                              .
                              楚子航犹豫了一下,觉得以老妈刨根问底的个性,自己有必要对突然冒出的女孩介绍的详细一点,于是接着打腹稿:
                              .
                              那个女孩叫夏弥,长的很漂亮,父母都是国企的退休干部,还有一个哥哥。她是刚入学的学妹,但是很照顾我,之前我生病时还有熬过银耳羹,做了一罐子的糖桂花。很好吃,下次回家可以带给你尝尝。她以前和我同校,或许你还有印象,我初中做过的那篇以海洋动物为主题的论文就是跟她合作的。很优秀的一个女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带她见你,你们肯定会聊的非常愉快。我猜她会给你买些康乃馨,不过不是因为母爱的寓意,纯粹是便宜……
                              .
                              楚子航猛地停住了脚步,黄金瞳中瞬间爆出慑人的光芒。先是极端的不可思议,随即惊恐渐渐转成了凶猛,暴虐的气息翻腾咆哮着几乎要把人吞没。然而最终他还是缓缓迈开脚步,黄金瞳无声无息的黯淡了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02 20:28
                                楚子航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女孩。
                                每个人的一生里都会遇见某个人,喜欢上她。不过有的是像春天遇到花开,一切都很圆满;有的却是像冬天遇见鱼,永远只能隔冰相望。但无论哪种相遇都没有对错可言,无论哪种感情都没有克制一说。冬天遇鱼,仍然会想方设法的接近,甚至不惜伪装成另一条鱼。
                                去年深夜卡塞尔学院的重症病房里,他曾经这么说过。当时夏弥眯眯眼,笑着说如果你明年冬天还等在那里,还是会遇到鱼。这时候就该用冰镐把冰砸开,捞鱼回家做鱼汤喝!
                                听起来真是个好主意。不过现在就算他每年都带着冰镐去冰面上等,也再等不到那条鱼了。
                                她死在了坍塌的尼伯龙根里,世上没人能够打开。
                                脑中邮件的初稿一点一点的删去,就像是把那个虚构出的女孩从与自己人生可能存在的交集里一点一点的抹除。楚子航低头默不作声的往宿舍走,背影被路灯拉得很长很长,脚步微微踉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02 20:28
                                  亲爱的妈妈:
                                  见信好。
                                  北京地震我也有所耳闻,听说达到了三级。这种程度一般是震不倒房子的,只能说明北京危房比较少,无法证明质量很好。而且北京房价高主要是源于首都的政治优势,与房屋质量并无直接关系。不过地震总是有危险,空气污染也是个严重的问题,所以以后我应该不会选择北京定居。
                                  最近学校功课比较紧张,不过能够应付得来。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我。
                                  记得提醒佟姨睡前给你热牛奶喝。中火加热,五分钟,一块方糖。过年回家我会给你带礼物。老样子,接近回家日期所发行的最新款手包。
                                  爱你的儿子
                                  楚子航
                                  2011年1月5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02 20:28
                                    日期啥的是随便编的啦……圣诞节还在中国,我就假设1月回校,第五天开始了这个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2 20:28
                                      全文完
                                      这是一时兴起写的小短篇,统共就四千五百字不到。第一次写龙族同人,自我感觉还是蛮满意的,甚至在写最后邮件那里自己都有点难受……总之希望大家也能喜欢啦,虽然回复这么少还是有点难过
                                      或许可以考虑把这个当成个短篇文集?以后有脑洞了继续发什么的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朋友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02 20:29
                                        不够看啊啊
                                        如果后来楼楼还有开龙族的坑请艾特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03 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