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50贴子:3,803
  • 12回复贴,共1

半镜奇谈:补天•造物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补天·造物主
文/半镜先生

1.

看到那家伙,我立即惊呆了。
他长得居然跟我一模一样!
我指着他,张口结舌:
“你,你是——”
那家伙看到我,也显得极其惊讶。
愕然的嘴巴张的老大。
半晌,他才突然一拳擂到我的胸膛上。
高兴地大喊:
“半镜,*****!你终于来了!”
我还在懵懂之中,结结巴巴问:
“你,你是谁?为什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我转身。疑惑的目光从身后的几个人脸上扫过。最后把目光落在一个头发花白,牙齿掉光的老太太脸上。
我在用目光向她询问。
她却笑而不答。
这时,我对面那个家伙,突然想明白什么似的,猛地拍了一下脑袋,然后指着我一阵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半镜,你这**!原来你被封印的记忆还没有解开!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吧?这滋味儿怎么样?哈哈哈!你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
我不理睬那个讨厌的家伙。
我脸色微微一变,问那白发老太:
“姬姥,你说,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不会就是他吧?”
姬姥点点头。说:
“对!在这个十万‘世界’之内,能够摧毁那个怪物的,恐怕只要你,呃不,只要他了!”
读过“半镜奇谈”之前故事的读者,应该还能够记得,“姬姥”这个人物,首次出场在《妖塔》这个故事里。
《妖塔》那个故事说的是秦王地宫之中,有一幢九层妖塔,塔里困了一个上古魔物。这个魔物要占领地球。最后,中国异能部队出面,干掉这个东西。
“姬姥”就是中国异能部队里的高层领导之一。
我十分不悦:
“能够干掉那个怪物的,到底是我?还是他?你说的话为什么前言不搭后语,莫名其妙!”
姬姥微笑着说:
“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们原本就没什么区别!”
顿了一下,姬姥脸色严肃起来,说:
“你现在还没有‘觉醒’,自然不会明白,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过,你知道他和你之间渊源极深,而且现在只有他,,呃不,你能够帮我们解决掉哪只怪物,就行了!”
我还想再问。
那家伙却跳过来,大声说:
“原来是有事来找我帮忙啊!我才不管呢!看我没用的时候,就把我锁在这段时空里!现在用到我了,就叫我回去?你们想得到美,老子不管!哼!”
说完,双臂抱在胸前。下巴一扬,鼻孔朝天。
姬姥跟他谈条件:
“如果你肯过去,帮我们这个忙,我会向半镜求情,给你减刑500年!”
“真的?”
那家伙动容。
看了看姬姥,又望向我:
“他这**,会答应?”
我不禁大怒,上前一步,指着他的鼻子:
“***d是谁,怎么张口闭口都是‘**’?嘴巴放干净点!”
姬姥站在中间,挥动双手,示意我们不要争吵。
又转身,盯着我问:
“他如果肯帮我们,你就答应,让他减刑500年。可行?”
我不耐烦地挥挥手。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还有,他减刑不减刑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如果他能帮我们的话,减就减吧!”
一听我说完,那家伙喜出望外。
嘴里不断的说:
“真的,真的给我减了500百年吗?”
姬姥笑着对他说:
“真的!你刚才亲眼看到,半镜已经答应了!”
顿了一下,又说:
“好了。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走了吧?”
“行!”
那家伙脱口而出。但话锋一转,又说:
“不过——”
“不过什么?你可不能再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了!”
姬姥眉头一皱。
那家伙一指身后,一位挎刀的,武士模样打扮的年轻人说:
“不是什么过分要求。带上我这位兄弟行吗?我想让他也长长见识!”
姬姥点头。
那家伙就高兴地跳起来,拉住了武士的手说:
“元升啊,我带你去开开眼界吧!”
那叫“元升”的武士,一直站在他身后。眼睛有点发直,半晌才结结巴巴问:
“道,道陵,这,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吗?他们,都,都好厉害啊!”
“朋友?哼!元升,这位就是我的头号敌人——半镜先生!”
那家伙指着我的鼻子。
我把他的手打开。
他依旧气哼哼地,对元升说:
“元升,你不是总问我是不是人?和是什么人吗?我今天可以告诉你答案——”
他转过身,又指着我,狠狠说:
“老子是7000年后的‘异能人之王’,因为和这个**打了一架,打输了,所以被他锁困在了你们唐代的这段时空里!这一锁将会是千年之久!我在你们这个世界里,闲得实在无聊,就化名‘道陵先生’,开始玩降妖伏魔的游戏!”
(道陵先生和元升的故事,参见半镜先生的《道陵伏魔录》系列故事。已出《蛙和尚》《地眼》《雪肌娃娃》《灵鬼》等篇目)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因为我对他说的这些事情,没有任何记忆。


回复
1楼2018-07-01 17:48
    2.

    半小时之前,那个成功地逆天改命,并猎遍十万“世界”里“慧根”的怪物,对我说出“是的!就是你的天灵盖!”之后,伸出手臂,张开五指,猛地向我的天灵盖拍下来——
    可是,他的手掌,并没有拍在我的天灵盖上。
    我没有躲闪,也不是他大发慈悲,没有拍我。
    而是,他的手掌,停在半空不动了!
    还有,他的整个身形,也定住不动了!
    像泥塑木胎一般,站在那里,高举的手掌,一动不动。
    当我正觉得奇怪时,忽然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三个人。
    为首的正是中国异能部队的姬姥。
    一进门,她就哈哈大笑,然后说:
    “半镜啊,你命真大!还不感谢我们来的及时?”
    我指着那被定住的“怪物”。
    “姬姥,这是怎么回事?”
    姬姥一指身后,一位文质彬彬的,戴眼镜的中年人说:
    “这是他弄的,你问他!”
    我的目光转向那位中年人。
    那中年人扶扶鼻梁上的眼镜:
    “也没啥。我只不过把他的时间静止了而已!”
    “把时间静止?”
    我疑惑的看着他。
    那中年人,略带羞涩的说:
    “是的!”
    这时,姬姥插话:
    “半镜,你知道这位是谁吗?”
    我摇摇头。
    姬姥指指那被定住的怪物,说:
    “他就是这位走遍10万‘世界’,苦苦寻找的那个‘他’,也就是‘天’!”
    顿了片刻,姬姥又说:
    “不过,你也可以称他陈教授。陈教授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也就是说,他就是我们的‘上帝’,‘造物主’!”
    我惊讶得张大嘴巴,面露恭敬虔诚之色。
    双手合十,朝他拜了三拜。
    他连忙扶住我,竟然变得满脸通红。连声说:
    “半镜先生,您不要这样!这原本就是件简单至极的事情,而,而且,您虽然身在我所创造的‘世界’之内,但您却不是我的创造物!”
    顿了一顿,他又说:
    “不过,您能光临我所创造的‘宇宙’里,这让我深感荣幸!”
    虽然我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我看到他通红的脸,不禁莞尔一笑。
    看来,我们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居然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大叔!


    回复
    2楼2018-07-02 17:28
      3.

      这时,姬姥又把身后另一个人,拉到我面前,问我:
      “你认识她吗?”
      那是个眉清目秀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姬姥在询问我的时候,脸上神情十分紧张。
      在第一眼看到这位小姑娘的时,我居然觉得她熟悉无比。但是,我搜遍脑海,对她也没有印象。
      只好摇摇头。
      “不认识!”
      听我这么说,姬姥才松了口气。
      “看来,你的记忆真的没有恢复!那我就放心了!”
      话锋一转,指着小姑娘说:
      “来,半镜,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中国异能部队里,大名鼎鼎的‘圣胎’!我们的异能部队也是因她而创立的!”
      听姬姥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有关中国异能部队起源的传说。
      据说,这支特殊的部队是某位开国将军创建于抗日战争时期。一次打仗途中,将军路过一个村庄。该村庄村民已被日军屠杀殆尽。但奇怪的是,日军也全部死了。
      而且死相奇特,全部被冰锥贯脑而死。
      将军很奇怪,现在是三伏天,怎么会出现冰锥呢?
      接着,他从死人堆里发现了唯一的生存者,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很快,将军发现这个小女孩具有控制天气的超能力,那些日本兵,都是她制造的冰锥杀死的。
      从此,将军开始刻意搜寻和网罗中华大地上具有超能力的能人异士,组建了这支守卫中华疆土的超能部队。
      我指着那个小女孩,惊讶的说:
      “她,难道她就是当年那个?”
      姬姥点点头。
      “对。她就是当年将军发现的那个小女孩!”
      我忍不住问:
      “那,这么多年了!她为什么没有长大?”
      姬姥叹了口气说:
      “‘圣胎’是我们异能部队最重要的核心。她的情况有些特殊,以后有机会再跟你慢慢说。”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笑。
      “你知道吗?‘圣胎’和你还有极深的渊源?”
      我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你们的‘圣胎’还和我有渊源?什么渊源?我怎么不知道?”
      我忍不住又去看那小女孩。
      她自进屋以来,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姬姥身后,抿着嘴不说话。
      姬姥又突然问我:
      “你真的对‘圣胎’没有印象?”
      我再次点点头。
      我觉得,她反复在问我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一定会很重要。但我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如果不是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她绝不会把这位“圣胎”带到我面前来。而且,她这么做,也确实冒了极大的风险。
      怪不得她会这么谨慎呢。
      在她明确确认,我确实不认识“圣胎”之后,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指指着那僵立不动的怪物,说:
      “好了。我们下面可以解决正事了!”我们已经追踪了他好几天,没想到他却跑到了你这里!这真是冥冥之中的定数,也是他命该如此!”
      说完,转头对那位羞涩的“造物主”说:
      “具体是怎么回事?你向半镜先生解释一下吧!”
      “造物主”点点头。


      回复
      3楼2018-07-03 08:47
        4.

        “你们已经知道,是我创造了你们的世界,和里面的生物!我就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你们这个世界,我创造于1321年3月22日晚上9:45分!”
        “造物主”陈教授,清了清嗓子,说出了第一句话。
        “慢着!”
        我挥手打断“造物主”的述说。
        问他:
        “你说,你创造这个世界是在什么时间?”
        “1321年3月22日——”
        我反问:
        “1321年,正是中国元朝的至治元年,欧洲的中世纪后期,人类的生产力还相当低下,科技还处于特别低端的水平,怎么能够创造‘宇宙’呢?”
        “造物主”略显尴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回答:
        “这里,我得解释一下。我所说的1321年,指的是我的世界,而不是你们的世界。在我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什么中国的元朝,欧洲中世纪这些东西。你们世界里的这些历史,其实也根本没有发生,只不过是我用设定出来的‘背景’而已。还有你们的地理知识,也都是我进行设定的,例如你们现在都认为地球是圆的,其实地球是方的。只不过是我让你们集体认为是“圆的”而已。还有,“地球”之外,也并没有星系,星球之类的。那也是我让你们集体产生的错觉。你们的“地球”,只是这个世界里孤零零的一块方形平面体!在我的世界里,1321年,科技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相当于你们现代的,嗯,大约40万倍吧!在我的世界里,‘人造宇宙’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人造’宇宙?”
        “对!人造宇宙!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彻底解开了时间和空间的奥秘!人造宇宙技术最初是在科学家的实验室里诞生,后来被商人购买专利,开始在社会上推广,很快人造宇宙就人们当中流行起来!简单来说吧,就是一种玩具。就像你们在幼儿园推广的智力开发玩具一样!”
        我不说话,在脑海中极力想象着他所描述的情形。
        他接着说:
        “有一天,我女儿,13岁的小莲,也想玩‘人造宇宙’的游戏,我就从商店里,给她买了套‘宇宙种子’,帮她种在手腕处的皮肤上——”
        我再次惊讶地问:
        “什么?你说你把‘宇宙种子’种在哪里?”
        “造物主”平静地说:
        “种在我女儿的手腕上啊!”
        我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问: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你和女儿日常的玩具?而且,这个十万‘世界’的‘世界,’就在你女儿手腕的皮肤上?是吗?”
        “对!”
        他点点头。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愣了半天。觉得这不是他述说的问题,而是我理解的问题。
        我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收起回复
        4楼2018-07-03 17:33
          5.

          他接着说:
          “小莲手腕上的‘宇宙种子’,很快就发芽了。虽然是有10万个世界的人造宇宙,但仅在皮肤上长了针尖大小的位置。”
          我问:
          “为什么‘宇宙’能够见到的人的皮肤上?”
          他解释:
          “我说了,估计你现在也听不懂。在我们的1321年,已经普及了基于生物基础的量子计算机。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们的计算机已经不再需要那些板卡芯片什么的硬件,只需要一个生物细胞,即可在上面运行。而程序也可以以量子态运行。说白了,你们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在我女儿手腕细胞上,运行的量子状态的‘世界’,十万八千个‘量子地球’而已!”
          “那你怎么来控制这些‘世界’?”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我看到他的太阳穴上,贴着一个米粒大小的亮晶晶的东西。
          “看到了吗?这个就是‘控制器’。贴到太阳穴,佩戴者就能够进入这些虚拟的‘量子世界’。进来之后,便是这些世界里的‘上帝’!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和塑造时空,设定宇宙秩序,创造生命和万物!”
          说着,他双手朝空中一抓,左右手交替,仿佛移动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我们谈话的场景,便瞬间从我的家里,已到了雪山之巅。
          我们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他却若无其事地,继续解说:
          “对世界里的生物来说,时间和空间是牢牢禁锢他们的‘枷锁’,但对‘造物主’来说,时空只不过是手里的泥巴,想捏它们什么样,就成什么样!”
          说着,他的双手交替,快速抓动。
          我们身处的场景,也随着他的手不断变化。从雪山之巅到大漠之中,又到大洋深处,又到茫茫草原,甚至矗立半空的云巅之上!
          “空间只不过是积木!万千宇宙可以收纳于芥子!芥子也可以变成无限宇宙!”
          同时,身边的景物也不断在以高速流动。
          从原始社会的野人,到唐宋元明清各个朝代的场景和人物,又到现代社会衣装革领的现代人!
          以及从海洋中矗立陆地和高山。地表的四季变化,岁月变迁。一个小村迅速扩大,万丈高楼从地而起,又逐渐消失。地球从勃勃生机,变成满目疮痍。
          一幅幅画面,从两边快速流动。
          “时间只不过是流水!千古只不过是一瞬!一瞬也可以是千古!”
          最后,他猛一挥手。
          场景又回到了我的家中。


          回复
          5楼2018-07-04 08:36
            6.

            半晌,我们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我问他:
            “既然你是造物主!既然你是这个世界的主宰!那为什么你创造的世界里,出现了这么一个东西,你还不处理了他?”
            我指指那被定在时空里的怪物。
            “造物主”长长叹了口气说:
            “唉!他是一个意外,是我创造的‘世界’里的一个bug。唉!这都怨我贪便宜!”
            说到这里,他懊悔的捶胸顿足。
            “都怨我贪便宜!我以正常1/3的价格,从商店里买了这套促销货!***d知道,这种打折货里居然存在bug!”
            我从心里不由得感慨:
            “看来,真的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啊!便宜没好货,免费更不会有好货!以后看故事,还是选择付费的吧!”
            “然后呢?”
            我追问。
            他接着说:
            “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程序里bug的存在。只是发现,我女儿在玩这套游戏之后,就生病了。先是手掌麻木,后来手掌失去知觉,接着往上蔓延,小臂大臂都失去了知觉,再后来整条胳膊开始僵硬,石化!我一直带她去看医生,医生却找不出病因。但她的病情却在持续恶化。直到有一天,我才想起来,她的手腕上曾经种植过‘宇宙’!我便带起来控制器,到里面一看。这个bug已经进化成了超级病毒!把里面所有的十万八千的‘世界’几乎已经全部感染了!”
            说到这里,“造物主”忍不住啜泣起来。
            “都怪我!怪我贪便宜,买了个次品,把女儿给害了!”
            我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过了半天,他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接着说:
            “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个超级病毒,已经从十万八千个虚拟量子世界里,抽掉了它们赖以存在的物质基础——我女儿皮肤上建造‘量子世界’的那些细胞!并感染了其他的健康细胞!导致我女儿的整条胳膊‘石化’!”
            说到这里,我挥手打断他。问:
            “什么是‘量子世界赖以存在的物质基础’?为什么这个bug变成的超级病毒能够抽取掉这个基础?”
            他解释说:
            “你以为虚拟的量子世界会凭空存在吗?它们也需要物质基础的,这个基础就是我女儿的细胞!这些细胞也会映射进被创造的世界里,会分散到不同的生物体内,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慧根’!”
            我恍然大悟。
            “原来,所谓的‘慧根’,就是这个虚拟的世界,赖以存在的,那么一丁点儿‘原本物质’!”
            “对。就是我女儿的几个细胞!”
            停了一会儿,他接着说:
            “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几乎抽完了十万八千世界里的‘慧根’,几乎毁灭了整个大世界!唯独还剩下中心一个编号为‘9527’的‘地球’!”
            “编号为9527的地球?”
            “对。就是你们所在的这个地球。这个大宇宙里的所有地球都是有编号的。我给你们地球的编号是9527。”
            (亲爱的读者,请记住这个编号为‘9527’的‘地球’。这个地球,就是我们脚下的这个星球。它是存在于一个小女孩手腕上的‘人造世界’。也是90%的‘半镜奇谈’系列故事,发生的主要场地。)
            我静静听着。
            他继续述说:
            “这个编号为‘9527’的地球,也临近毁灭了。但其中还有一道特殊的‘慧根’还没有被那超级病毒抽取。这道特殊的‘慧根’是我女儿整条手臂上现在仅剩的唯一一个健康细胞,也是你,半镜先生的天灵盖!”
            “啊!”
            我再次被惊住了。
            “什么?你说我的天灵盖,是你女儿手臂上的一个细胞?”
            “对!”
            “你不是说我不是被你们创造的吗?那为什么我的身体里会有这个世界赖以存在的基础——你女儿的细胞!”
            “造物主”面有难色。
            “这个?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你是怎么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的,我都不知道!按照常理来说,你是不应该出现在我创造的这个世界里的。既然你都能出现在这里,那么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我点点头。
            “你现在想做什么?”
            “造物主”激动地说:
            “我想消灭这个超级病毒,弥补这个bug!激活这个唯一的健康细胞,复苏整个‘大宇宙’里的十万八千‘世界’,恢复我女儿的手臂健康!”
            我沉默片刻,问:
            “你虽然是在治疗你女儿的手臂,但你也是在修补这十万八千‘世界’里的bug。能够说你的行为是在‘补天’吗?”
            “对。我就是在‘补天’!只有把这‘天’‘补’起来,我女儿的手臂才能恢复健康!”


            收起回复
            6楼2018-07-04 15:2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7楼2018-07-05 09:45
                你发的这些,我几年前就看过了,半镜先生江郎才尽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05 12:44
                  10.

                  “造物主”要耐心地向他解释了他“创世”的来龙去脉。
                  他听完之后,勃然大怒:
                  “***d!不是在给我开玩笑吧?老子费尽千辛万苦,逆天改命,又花了3000万年的时间,踏遍十万世界,猎取‘慧根’!就为了见你一面!如今老子看到你了!你居然告诉老子,你创造的世界,只不过是给你女儿的一个玩具?而且还***是个残次品!所谓的‘造物主’,也不过是个怯懦的普通父亲!老子宰了你!”
                  说完,他握拳冲向“造物主”。
                  “造物主”吓得往后一缩。
                  道陵闪身过来,一把捏住了他的脑袋。然后,回头看看我。
                  我点点头。
                  道陵手上一用力。
                  “啪”
                  他的脑袋碎了。
                  身体也变成灰尘,土崩瓦解。
                  在那些落地的飞灰中,竟然有无数根绿色的根须,在挣扎扭动。
                  我知道,那些便是他从十万八千世界里花了3000万年收集来的“慧根”。
                  那些“慧根”挣扎几下,就钻入土中不见了。
                  “造物主”朝我们鞠了个躬,说:
                  “谢谢你们!我的女儿这次有救了!”
                  我仿佛看到,十万八千世界恢复了生机!
                  仿佛看到,他的女儿恢复了健康!


                  回复
                  11楼2018-07-08 09: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24 04:19
                      没了????????真的很过分吧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5-05 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