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同人吧 关注:19,348贴子:1,800,986

回复:【段子+文】郭嘉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8-07-27 17:10
    领肉要靠自觉(虽然肉炖糊了)我就不艾特了,按我的水平是尽力了,如果有人觉得不满意写一篇然后艾特我,我一定认真借鉴
    (小小声)你们不要领完肉就走啊,文没完结好歹多来两趟(顶不上去的帖子只能这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8-07-27 17: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1楼2018-07-28 07:33
        决定连炖肉锅一起抱走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8-07-28 08:00
          嗳?失踪人口突然被点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8-07-28 09:33
            来发段子
            有天晚上,曹操将郭嘉拉进自己的卧室,但没开灯。
            “老曹你做什么?”郭嘉问,但曹操不回答,反而拉上窗帘,将郭嘉按到床上,然后缓缓举起手来。
            “奉孝你看我的手表是夜光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8-07-29 17:49
              彧觉得奉孝真的好烦。
              你军师祭酒是闲官一天到晚没事干跟彧有什么关系,干嘛老在彧批公文时来找彧!
              而且这货还从来不说一句有用的,都是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几乎每次都是彧把他踹出去的。
              烦啊,真的好烦。
              因为奉孝,彧的毛笔不知掰折了多少根。彧只希望有那么一天,他能不来找彧,不说那些废话。
              后来,他真的不来找彧了,彧连他的影子也看不到。他们都说那个废话连篇的家伙不在了,可彧不信。
              那么讨厌的家伙,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彧。
              但彧真的见不到他了。
              哪都没有他。
              如果可以,彧宁愿抛弃一切,只求他再来跟彧讲那些无聊的废话。
              哪怕只讲一天也好。
              (几乎困死的我依然撑着更一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8-07-30 23:01
                NO.29:
                次日一早,郭奕睁开眼睛,身下的潮湿提醒着自己昨夜的事。郭奕向旁边看了看,郭嘉却不在自己身边。人呢?郭奕有点疑惑。不会生气了吧……郭奕急忙爬起来,套上衣服冲到楼下,然后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
                呼……看起来他只是醒的比自己早,起来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郭奕揉了揉眼睛,清醒了一下,起身回到房间里,将昨晚弄脏的被褥收拾了一下然后丢进阳台的洗衣机里。
                洗漱完毕,郭奕去厨房做饭,做好饭后将饭菜端上桌,等着郭嘉出来。
                等郭嘉披着浴巾出来时,郭奕有幸目睹了美人出浴图。爹爹你怎么可以这么诱人!纸纸纸!不行奕鼻血止不住了……郭嘉却无视他,上楼换了套衣服再下来吃饭。
                郭奕偷偷看着郭嘉,观察他的神色,但郭嘉脸上表情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不说话,如同郭奕刚来时的那几天。
                郭奕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当然清楚,自己对自家爹爹做的事未免有些太过分了,郭嘉可能真的生气了。
                可是,他昨晚还对自己笑了啊……郭奕觉得自己实在搞不懂爹爹。
                而另一边郭嘉也很矛盾。他并不责怪郭奕,毕竟郭嘉生活一向随意,在郭嘉一贯的观念里,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就应该大胆追求,郭奕就算是同郭嘉也不会管他。但现在不管也不行,毕竟自家儿子爱上的是自己,还做了那种事,就算自己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
                真是的,自己竟摊上了这事。虽然号称鬼才,虽然混迹情场那么多年,但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来处理。有点头痛啊……
                安静的吃完一顿饭,郭奕看着郭嘉要离桌,轻轻叫住他:“爹爹等一下!”郭嘉回头:“奕儿有事么?”郭奕有点害怕,但还是小心的问:“爹爹生气了么?”郭嘉眉心微蹙,盯了郭奕几秒,缓缓摇了摇头。郭奕稍稍放下了悬着的心,但还是看着郭嘉。
                “奕儿嘉去文若那待几天,我们可能都需要想想。”郭嘉叹了口气,终于说了一句话。郭奕听见了这句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奕帮爹爹收拾一下东西吧。”
                郭嘉没说什么,离开了。
                —————————————————————
                “奉孝怎么来彧这儿了?”荀彧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某只乌鸦,有些疑惑。
                “嘉最近身体不好,奕儿怕照顾不好嘉,嘉也不想让他担心就来了。”郭嘉笑的人畜无害。
                “那你就让彧担心你对吗?”荀彧无奈的笑了笑,“怎么不让奕儿一起来?”
                “让奕儿看家呗,这是他自己要求的。再说了他来会给你添麻烦的。”郭嘉拽着行李进了屋。
                “奕儿可比你让人省心。”荀彧看着郭嘉扶额。
                (那个题目据说只有愚蠢到无药可救的人和奸诈的人看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8-07-31 15:58
                  荀彧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食盒,不禁苦笑了下。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么?如果他在的话,恐怕又要笑自己死脑筋了吧……不,不会,如果他还能回来,彧可以放下的……
                  ————————
                  “彧哥哥,不要老是读书了,陪嘉出去玩玩嘛。”一个软软的小团子拽着荀彧的衣袖。“不行呢,现在出去,会被教书先生责备的。”揉揉小团子的头,眼中满是宠溺。“彧哥哥真是死脑筋呢,莫不是读书读傻了?偷偷溜出去,先生不会发现的。”然后,他被小团子拽了出去,恰巧撞见教书先生,被罚抄书。
                  ——————————
                  “下邳一战,你为什么那么做!”
                  “水淹比强攻划算的多,我们不会折损一兵一卒就能拿下下邳。”
                  “你知不知道那样会死多少无辜的人!”
                  “嘉比文若知道的还要清楚。”
                  “那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战争总会有无辜的人死。”
                  “你……”荀彧看着郭嘉,然后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给彧出去!”
                  郭嘉不顾脸上的掌印,向门口走去。
                  “文若你真是死脑筋……”
                  从那起,他们之间有了一道无形的隔阂,即便是在路上迎面撞见,也只是彬彬有礼的打个招呼。
                  “令君。”
                  “祭酒。”
                  郭嘉再没像曾经那样叫他“文若若”。
                  ——————
                  已经有几年了啊……郭嘉依然不肯再以“文若若”称呼荀彧。但荀彧却一直希望自己与郭嘉能回到从前,那段亲密无间的时光,荀彧当然知道郭嘉是对的,但自己却一直不愿看到无辜的人被害,所以,荀彧一直没有把那句道歉说出口。
                  征乌桓前夕,荀彧看着曹操身边那个骑在马上,病了多日的瘦弱谋士,突然想要叫他一声奉孝。然而憋了半天,却依旧是沉默。
                  郭嘉骑着马从荀彧面前走过,看都不看他一眼。但在他走出几米后,顺风飘来一声轻轻的叹息:“文若若你……”后面说的东西被风刮散了,荀彧并没有听清。但荀彧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真是死脑筋……”
                  ——————
                  彧是死脑筋么?呵呵呵,奉孝你说的对呢……
                  将一边的毒酒端起,看着自己在酒杯中的倒影。
                  这是彧做过的最后一个也是最蠢的一个决定吧……
                  不过这么,彧就可以去找你了……
                  请再说一次彧是死脑筋吧,彧不会怪你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8-07-31 20:33

                    想做这种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8-08-01 13:46
                      NO.30:彧想明白了
                      蹲在荀彧家里思考了整整三天,郭嘉还是没想明白到底该怎么办。真是麻烦啊……郭嘉默默捂脸。
                      但说实在的,选项也只有两个,要么接受郭奕对自己这份不该有的感情,然后跟他生活在一起;要么拒绝他,等郭奕成年后就让他离开,从此能不见就不见。像这种选项,犹豫的唯一理由就是自己两个都不想选。毕竟郭奕是自己的儿子,要让自己跟他形同陌路自己也舍不得,但郭嘉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郭奕。
                      荀彧倒没有打扰郭嘉,毕竟他平时忙于工作,有一堆事要处理,每天给郭嘉做顿饭就跑没影了,能给郭嘉的关注实在不多。但郭嘉还是觉得这件事应该问问他。
                      这天荀彧回来提前了些。“文若若,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荀彧笑了笑,“最近我这边的事务比较少,没有那么忙,就回来早些。”说着就进了屋。
                      吃饭时,郭嘉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要问问荀彧,看他会怎么办。
                      “文若若,你说,如果有人喜欢上了你,但你跟他的感情与伦理相悖,你会怎么办?”郭嘉并没有将郭奕与自己的事说出来。荀彧有些意外:“奉孝怎么会问这个问题?按奉孝你一贯的性格,肯定不会在意伦理的。”郭嘉叹了口气:“嘉又不是说嘉自己,嘉就想问问你会怎么办。”荀彧停下了筷子,想了想,回答:“那还是要分情况的。不过奉孝问这个问题,恐怕是遇到这种事了吧。”
                      郭嘉揉了揉太阳穴,看向荀彧:“果然嘉什么事瞒不住你。”荀彧笑了笑:“那么多年了,彧怎么会不了解你。不管怎样,彧都支持你,如果你们真的喜欢彼此,那就不必在意伦理。”郭嘉听着,懒洋洋的半眯着眼:“嘉记得文若是最在意伦理的啊。”
                      “彧不过是想明白了。”荀彧像过去一样揉了揉郭嘉的头,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吃完饭,郭嘉就离桌了。荀彧看着郭嘉的背影,叹了口气。自己也是喜欢郭嘉的啊。但荀彧现在很清楚,自己在郭嘉眼里也许是一直照顾他的好哥哥,也许是最好的朋友,但却不是郭嘉喜欢的人。
                      郭嘉刚刚到这来时,穿的衣服领口本来就低,又很宽松。郭嘉有次不经意间衣领被刮了一下,被向下拉了一点。虽然郭嘉很快就将衣领拽上去了,但荀彧还是清楚的看见郭嘉锁骨上的一块灿若胭脂红痕。荀彧知道那是什么,只不过自己没有去问郭嘉那是谁做的。但荀彧心底的寒冷,如同坠入冰窟。
                      自己跟他,再不会是恋人了。荀彧想着,苦笑了一下。荀彧不怪谁,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迟迟不肯下手。既然郭嘉有了自己喜欢的人,那荀彧就没必要纠缠不清。
                      毕竟他是自己最爱的人,自己也不忍心破坏他的幸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8-08-01 15:23
                        what?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8-08-01 22:36
                          老是吞,mmp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8-08-01 22:40
                            NO.32::不过是个凡人
                            郭嘉又在荀彧这里磨叽了两天,终于决定回去。荀彧看着乱糟糟的屋子,扶额,有点想哭。
                            郭奕见到了郭嘉,很高兴也很害怕。
                            他高兴是因为他怕郭嘉再也不回来,而现在郭嘉回来了。而他害怕是因为郭嘉很有可能拒绝自己。
                            “爹……爹爹想好了吗?”郭奕有些担心的问。他真的害怕郭嘉会拒绝自己,毕竟他是自己喜欢了两辈子的人。郭嘉并没有看郭奕,只是轻轻的问了一句:“那么奕儿是怎么想的呢?”
                            奕是怎么想的?“奕……奕只想跟爹爹在一起,让爹爹只属于奕!”郭奕有些颤抖的说出这句话,眼里满是渴望与哀求,“所以,请爹爹不要拒绝奕。”
                            郭嘉看着郭奕,然后缓缓站起身,向郭奕走过来,到了郭奕面前,与他对视:“世人给嘉的评价很多,有人说嘉是鬼才,有人说嘉是浪子,也有人说嘉是先知……那么……嘉在奕儿心里是什么?”
                            郭奕没有想到郭嘉会问自己这个,有些懵:“爹爹认为自己是怎么样的呢?”
                            郭嘉苦笑了一下:“你知道一个人能遇到最悲哀的事是什么吗?”郭奕更懵了,爹你话题转的真快。但郭奕还是摇摇头。郭嘉继续说下去:“人生至悲,莫过于一个普通人被别人捧上神坛……因为他不是神,却被要求做只有神做的事……所以,如果不能及时脱身的话……那必定会万劫不复。”郭嘉笑着,有些悲凉:“纵使天下誉嘉为鬼才,但说到底,嘉……也不过是个凡人……”
                            郭奕听着自家爹爹的话,突然理解了自己的爹爹。自己上辈子被人当做爹爹的替代品,自己虽然喜欢郭嘉,但被当做替代品也是不好受的,有那么一段时间,自己也恨过郭嘉,恨他的优秀让自己永远都比不上。但现在郭奕明白了郭嘉也有自己的烦恼,他被人誉为鬼才,那么他就不能有任何失误,一旦失败,他人的冷嘲热讽就能直接把人逼疯。
                            “爹爹说这个干什么?”郭奕不能理解。郭嘉揉了揉郭奕的头:“嘉只是想让你明白,嘉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仅此而已。”
                            郭奕垂下眼帘:“但爹爹的确很厉害啊……”郭嘉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唤了一声:“伯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8-08-03 12:53
                              我的现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8-08-03 21:02
                                NO.33:让伦理去喂狐狸吧
                                郭奕愣住了。前世郭嘉去世时郭奕还未成年,伯益这个字不是郭嘉取的,郭嘉也从未这么叫过郭奕。现在郭奕听见郭嘉这么称呼自己,感觉很惊讶。
                                “爹……爹爹。”郭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郭嘉,只能低下头。
                                “还是要称呼嘉为爹爹么?”郭嘉勾起嘴角。“不然……奕还要怎么称呼爹爹?”郭奕并不理解。
                                郭嘉闻言,笑了笑,用一根手指挑起郭奕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同时凑近了几分,郭奕能感受到郭嘉呼出的热气温柔的喷洒在自己脸上:“奕儿不是喜欢嘉么,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用那种尊称呢?叫嘉奉孝吧,不用在乎那么多规矩的……”说着轻轻吻上了郭奕的唇。
                                郭奕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一阵狂喜充斥了他的大脑。爹爹接受自己了,他愿意跟自己在一起!兴奋的郭奕用双手环住郭嘉的脖子,加重了这个吻。几分钟后,郭嘉推开他:“你用这么大力干嘛,弄得嘉有点痛啊。”
                                郭奕笑了笑,“不好意思啊爹……不,奉孝。是奕太激动了。”
                                郭嘉轻笑:“算了,不怪你,正常人都会这样的……那么现在,嘉……想做你的恋人……伯益可否给嘉这个荣幸呢?”
                                郭奕看着郭嘉,眼中只剩下喜悦:“奕求之不得。”
                                ————————
                                入夜,郭奕在郭嘉身边轻轻躺下,然后抱住他。“奕还是想叫你爹爹呢……”郭嘉向郭奕怀里靠了靠:“为什么呢?叫爹爹的话,伯益不会觉得有隔阂么?”
                                郭奕摇了摇头:“不会呢,奉孝这个名字很多人都可以叫,但爹爹却只有奕能称呼。所以,奕还是要叫爹爹。”说完,轻轻在郭嘉脸上亲了一口。
                                “嗯……”郭嘉有些无奈的看向郭奕:“奕儿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那嘉也就叫奕儿了,毕竟习惯些。”
                                郭奕看着郭嘉:“不过爹爹居然真的能答应奕,这让奕很是意外呢。”郭嘉揉了揉郭奕的头:“嘉原本只是想弥补一下上辈子亏待你的事,嘉一直都很欣赏你的,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啊……”说着闭上眼睛,心安理得的靠在郭奕怀里。不久便睡熟了。
                                郭奕看着怀中人的睡颜,无声的弯了弯嘴角。
                                这个人终于属于自己了啊……
                                将爹爹向自己怀里又搂了搂。
                                晚安,奕最爱的爹爹……
                                ——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8-08-04 16:36
                                  夜影说要丕嘉……要看不孝儿子跟爹抢男人的故事……好吧好吧我写,依然丢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8-08-05 17:38
                                    容我叨叨几句
                                    1.本文历史向
                                    2.人设大概是真三向
                                    3.既然要抢男人世子年龄就不能那么小,本文设定比嘉嘉小七岁
                                    4.如果开学就坑掉了不是柠檬的错
                                    好了废话说完了滚去码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8-08-05 18:10
                                      又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8-08-05 19: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8-08-05 20:14
                                          贰、
                                          曹丕看着郭嘉和曹操进了房间,叹了口气。依他的看法,这个家伙被曹操咔嚓的几率很高。
                                          他转头看向荀彧。“荀先生认为,以这个人的才华,父亲能否原谅他的失礼呢?”荀彧转头看着曹丕,微微一笑:“日后就算他想死,主公也会拦住他。”
                                          曹丕看着荀彧笃定的眼神,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
                                          “嘿!文若若想嘉没?”曹丕站在一边,看着刚刚从曹操那回来的郭嘉将胳膊搭在一脸无奈的荀彧身上。
                                          “……奉孝你能不能收敛点……”荀彧满头黑线。
                                          “嘉为什么要收敛啊~”郭嘉一脸坏笑,用修长的手指戳了戳荀彧的脸。曹丕觉得荀彧的修养好到了极点,要是有朋友敢这么对自己,曹丕绝对让他哭出来。
                                          “旁边还有人呢……”荀彧说着指了指曹丕。郭嘉仿佛才意识到曹丕的存在,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你谁呀,看着嘉做什么。”
                                          曹丕的脸瞬间黑了。来来来你过来,丕保证不***。荀彧轻咳了一下,将郭嘉的爪子拿开:“奉孝别闹了,这位是主公的次子,名丕,字子桓。”
                                          郭嘉的神色这才收敛了一点,看着曹丕,歪了歪头:“嘉叫你丕公子可以么?”曹丕看着他歪头的样子,差点喷鼻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点点头:“可以的。”
                                          郭嘉开心的笑了笑,走到曹丕面前用手比了比。“先生这是做什么?”曹丕有些疑惑。
                                          “你确定你爹是主公吗?”郭嘉很认真的看着曹丕。
                                          “不然是谁?”我们的丕少一脸懵逼。
                                          “真的不像呢,他比你矮多了!难不成你母亲这么高?”郭嘉微微仰头与曹丕对视。
                                          几秒后曹丕就看到了被荀彧揪着耳朵拖走的一只郭嘉。
                                          然后曹丕在心里默默为郭嘉点了蜡。
                                          曹丕看着越来越远的金色短发,正在发愣,突然有人出现在他身后。
                                          “父……父亲……”我去爹你走路怎么没声啊吓死丕了……“父亲认为,那个新来的谋士如何?”曹丕试图找个话题。
                                          “他啊……”曹操摸了摸下巴。
                                          “使孤成大事者,必此人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8-08-10 12:54




                                            回复(4)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8-08-12 19: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8-08-13 12:17
                                                叁、葡萄
                                                郭嘉待在曹操这儿有段时间了,曹操给了他一个军师祭酒的官职。但曹丕真的看不出来他是来当谋士的。
                                                曹丕目前知道的,郭嘉在曹操这儿的主要工作就是喝酒,睡觉,惹荀彧。至于那个军师祭酒的官职……就是个闲官对吧。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会给他那么高的赞誉。曹丕在屋子里一边吃葡萄一边默默的想。
                                                然后他就看见了刚刚从门外溜进来的郭嘉。
                                                “祭酒大人,您来做什么?”曹丕有些诧异。
                                                “丕公子不用这么认真的,嘉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嘉就是无聊,来你这儿玩玩而已。”郭嘉一手搭上曹丕的肩膀,另一只手很随意的挑了颗葡萄丢进嘴里。
                                                曹丕顿时一脸黑线。丕跟你很熟么你就这样随随便便进我屋子搭我肩膀吃我葡萄,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
                                                当然曹丕还是忍住了把他一脚踹出门外的冲动,将郭嘉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挪开:“祭酒大人不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么?”
                                                郭嘉看着曹丕,然后舔了舔唇上粘着的葡萄汁,最后给了曹丕一个歪头杀:“丕公子觉得哪里不妥呢?”
                                                你丫能不能别笑的这么人畜无害啊!丕就不信你不知道哪里不妥!
                                                “祭酒大人不该不打声招呼就进丕的房间。”曹丕竭力使声音平稳不带怒意。
                                                “哦,嘉下次注意。”郭嘉似乎并没有在认真听,只是懒洋洋的回应了一句,同时又向嘴里扔了颗葡萄。
                                                “祭酒大人为何到丕这里玩?”曹丕看着郭嘉。嗯丕只看着不动手。
                                                “文若若说丕公子这里有葡萄啊。还有丕公子不用那么客气,叫嘉郭叔就好啦。”郭嘉很轻松的回答,同时向着曹丕歪头笑了笑。
                                                你倒是真不客气啊,丕还不想叫你叔叔呢!曹丕很郁闷。
                                                郭嘉似乎看出来曹丕的郁闷,眯了眯眼,甩了一下自己的斜刘海,透出不羁的神色:“丕公子以后若是跟嘉混,嘉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说完,最后从曹丕的盘子里拿了几颗葡萄离开了。
                                                曹丕看着郭嘉的背影,有些发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跟他混?
                                                郭嘉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不简单啊……
                                                杵在原地思考了大概几分钟后,曹丕习惯性的伸出手去拿葡萄,然后……
                                                擦,丕的葡萄呢?!
                                                曹丕这才想起来,那货在对话时一直在吃葡萄……
                                                “郭奉孝你把丕的葡萄还回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8-08-13 15:10
                                                  肆、防火防盗防郭嘉
                                                  曹丕最近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一切都是因为郭嘉。
                                                  作为一个军师祭酒,你能不能做点该做的事?你老缠着丕要葡萄是几个意思?!
                                                  曹丕对荀彧的敬佩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毕竟在曹丕知道的范围内,荀彧是唯一一个能把郭嘉制住的人。
                                                  ——————————————
                                                  “嗯……也不知道丕公子现在在干什么……”郭嘉抱着已经见底的酒坛,靠在已经要被烦死的荀彧身边,懒洋洋的哼唧。
                                                  “奉孝彧觉得你应该消停待在你那个祭酒府里。”荀彧终于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来,看向郭嘉。
                                                  郭嘉忽视了荀彧语气里的怒意,嬉皮笑脸的向荀彧又凑了凑:“才不要呢,祭酒府上只有几个佣人,一点意思也没有。”
                                                  “奉孝若是真的无聊,也可以去主公那里商讨下当前局势。”荀彧手里的毛笔已经有了些弧度。
                                                  “主公啊……”郭嘉眯了眯眼睛,“那嘉就去看看吧。”说着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揉了一下荀彧的头发,然后蹦蹦跳跳的(划掉)向门外走去。
                                                  荀彧的毛笔成功的折了。
                                                  ——————————————
                                                  “主公~”曹操听见有人叫自己,抬头向门口看了看,见到了郭嘉笑的灿烂的脸。
                                                  “是奉孝啊,有什么事吗?”虽然郭嘉给自己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经过之后的交谈,曹操认为这个年轻人还是很不错的。
                                                  “文若若嫌弃嘉,让嘉来找主公。”郭嘉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敢情你就是来孤这儿求安慰的对吧?!孤也没闲到能陪你一起聊天扯皮的地步啊!
                                                  话是这么说,但曹操也不能直接赶他出去。“孤现在还有点公务要处理,若奉孝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可以先等等孤。”
                                                  郭嘉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晃悠到了曹操身边。曹操能清晰的嗅到他身上混着药香的酒香,这让曹操有些心神不宁。
                                                  “诶主公你这个字写的不好看。”郭嘉用修长白皙的手指点着曹操刚刚写下的一个字。
                                                  “啊……什么?”心思早已不在眼前公文上的曹操听见郭嘉的话回过神来。“你刚刚说什么?”
                                                  郭嘉眯了眯眼,语气里带了些不满:“嘉说,你这个字写的难看——这回听见了吧?”
                                                  曹操看了眼自己写的字,又瞟了眼郭嘉,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不在状态的尴尬:“孤爱写什么字是孤的事,能让别人看懂就好了,这个不用奉孝多操心。”
                                                  “切,嘉这也是为你好啦。”郭嘉摇了摇头,又问曹操:“主公这里有酒没?”
                                                  曹操转头看着郭嘉,笑了笑:“这么大胆的向孤要酒,你郭奉孝还是第一个。”
                                                  “嘉不在乎嘉是第几个,嘉只在乎最后能不能喝到酒。”郭嘉狡猾的笑了下,像只狐狸。
                                                  “要酒也不是没有,但奉孝也要回馈点东西吧。”曹操有心挑逗郭嘉,故意这样说。
                                                  “一坛酒还要回馈,主公你是不是太抠门了?”郭嘉撇了撇嘴,别过脸不看曹操。
                                                  曹操正寻思他是不是对自己不满了,却又听见他说话。
                                                  “嘉给你天下做回馈,够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楼2018-08-19 12:55
                                                    VAMPIRE(本来想码个荀郭长篇的,但开学了并没有时间,加上还有坑没填完,就改成嘉奕短文好了(* ̄︶ ̄).........我的脑洞一直挺奇葩的不喜勿喷)
                                                    郭奕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常常会感到自卑,自己的父亲,是自己无法超越的存在。
                                                    郭奕很清楚自己与父亲的实力差距。自己的父亲是叱咤风云的吸血鬼王,因为自身天赋异禀,能力一直超越同龄吸血鬼很多,现在已经是实力碾压其他吸血鬼的王者。而自己,似乎并没有继承郭嘉的天赋,不过是仗着高贵的血统比同龄吸血鬼强一些罢了。
                                                    同时郭奕也知道有多少人类想要自家父亲的命,郭奕很多次见到几个教父去寻找郭嘉,拿着桃木桩想要插入郭嘉的心脏,但却瞬间被吸干了血,变成一具具干尸。连自己是怎么死去都看不清,很可笑呢。但换了郭奕,也就是勉强对付而已,要想像郭嘉那么轻松,估计还要练上几百年。
                                                    吸血鬼并不喜欢喧嚣与嘈杂,即便是同类,也并不经常在一起。郭嘉住在离人类很远的一座城堡里,按理来说凭郭奕的能力早该离开郭嘉去建立自己的生活了,但郭嘉从没有过让郭奕离开的意思,郭奕也并不想离开自家父亲,因为,自己也是喜欢郭嘉的,只是没有向郭嘉说出来而已。不过这个自家父亲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毕竟郭嘉从没有与郭奕进行过正式的谈话。但总的来说,郭奕在郭嘉这里过的还是很舒坦的。
                                                    但生活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这天夜里,郭奕像往常一样四处游荡搜寻猎物,很快就盯上了一个看起来很孤单的行人。郭奕并没有做过多考虑,只是无声而迅速的逼近那个行人。郭奕很快就到了那行人的面前,舔了舔嘴角的尖牙,只要等着那行人惊慌失措地转身逃跑,郭奕就会跟上去好好戏弄他一番,搞得他精神崩溃,最后从背后咬住他的脖子。奕最喜欢看人类慌乱绝望的样子了.......
                                                    但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那行人非但不慌张,反而十分镇定,看着那人嘴角勾起的一抹笑容,郭奕很快意识到了不对。郭奕迅速后退,却发现周围又出现了几个教父。
                                                    “呵呵......这就是吸血鬼王了吧......”一个教父看着郭奕。
                                                    “肯定是,我听一些见过吸血鬼王的人说过,吸血鬼王就长这个样子。”另一个教父回答。
                                                    看来他们的目标是父亲啊,只不过是认错了而已。看着他们手中的银剑,郭奕不禁有些慌乱。如果没猜错,这银剑恐怕也是教堂里受过天主祝福的,普通刀剑对吸血鬼无效,但这种银剑如果伤到了吸血鬼,吸血鬼就会流血不止,最终死去,就算是父亲遇到了,也会选择躲避。
                                                    郭奕想变成蝙蝠逃走,但那几个教父却并不想给郭奕机会,一齐冲了过来,郭奕只得小心躲避,不敢与他们正面交锋,一时也无法脱身。但郭奕也渐渐没了力气,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被砍中。
                                                    郭奕正想着,突然一把剑从侧面刺了过来。完了,躲不及了.......郭奕闭上了眼睛。
                                                    但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出现,郭奕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眼前只是一片血色的雾气,其中不时传来惨叫声。郭奕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有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召唤这种规模血雾的,也只有自家父亲了。
                                                    片刻后血雾散去,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不远处,郭嘉握着手杖仔细擦拭。
                                                    “父亲........”郭奕确定了郭嘉没有受伤后,对上郭嘉血红的眼眸。
                                                    “下次不要这么大意了。”郭嘉眯了下眼睛,又看着刚刚手杖上被砍出的几道痕迹,半晌又看向郭奕,眼里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后怕:“嘉真的不希望你受伤。”
                                                    “父亲?!”郭奕惊讶的看着郭嘉:“父亲说什么?”
                                                    “.........咳,没什么。”郭嘉似乎有些尴尬,别过脸去,轻咳一声,转身就走。
                                                    郭奕愣了几秒,嘴角拉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没什么吗?奕可是都听见了呢........


                                                    收起回复
                                                    149楼2018-08-27 21:52
                                                      (伪更)论我高中的懵逼生活
                                                      ①虽然是号称呼盟第二的学校,但除了食堂貌似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②老师一个个都是高颜值,完爆同班同学(除了那个整天拎着扫帚把上课的生物老师)
                                                      ③新同桌脑子可能有问题
                                                      ④班任有自恋属性
                                                      ⑤晚自习天天都有唱歌的,小苹果唱的那叫一个溜,凉凉唱的那叫一个凉……
                                                      ⑥广场舞大妈们你们是海二派来影响成绩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8-09-09 09:00
                                                        呼盟都结冰了……真凉快T^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8-09-09 21:32
                                                          曹丕在上生物课时,听见生物老师这么说:“神 经 病是指神 经科疾病,与精 神病也本质上的不同……头疼什么的有时属于神 经病……”
                                                          然后曹丕回到家,听见曹操在抱怨头疼。
                                                          然后曹丕说了一句:“哦,神 经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8-09-15 10:44
                                                            化学课上,郭嘉无意间扫到一个女同学趴在桌子上睡觉,于是一面讲课,一面走过去轻轻将那女生摇醒,并从口袋里掏出咖啡放在她的桌子上。
                                                            郭老师的咖啡啊!!!兴奋的差点叫出声。
                                                            郭嘉并没有注意到那女生的表情以及其他同学羡艳的眼神,但在他一次板书过后转过身时……
                                                            我去怎么全班女生都趴桌子上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18-09-15 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