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灵吧 关注:3,210贴子:159,148

【原创】Burgundy Red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霸道女总裁 vs 小警察
上镇楼


回复
1楼2018-07-10 14:05
    周一早上的刑事警察局照例忙得不可开交。两天不到就又堆了一摞案子,大伙连调侃的心情都没有。其中最愁眉苦脸的当属侦一队一组组长尚智了。他刚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坐下,二组小陈便往他怀里塞了一叠档案。
    “这是什么?”尚智翻开最上面一份档案,一股霉臭味扑面而来。
    “都是些陈年旧案,我们组实在忙不过来了,组长让我来找你。大家都是好兄弟,帮帮忙分担一下。”小陈觍着一张脸卖笑道。
    “好兄弟?”尚智没好气,“平时你们组长抢功劳比谁都快,遇到问题了就知道找‘好兄弟’分担啦?”
    “诶呀,话不能这样子讲嘛!局里谁不知道我们尚智哥是屡破奇案的大英雄,在大哥的英明带领下......”小陈开始手舞足蹈。
    尚智赶紧叫停,“打住打住!我说小陈啊,你每次求我办事都是这套话,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小陈知道有戏,赶紧点头:“小的我这就回去认真钻研中华百科全书,下次一定说出让大哥满意的话!”
    “还有下次?!”尚智拿起档案往小陈头上拍。
    “嘿嘿,不敢了不敢了”小陈一边赔笑,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自家组长。每次求人的活都推给自己,真是命苦,小陈心想。
    尚智叫来国华,把档案交给他,“你挑看看有没有可行的,那种线索全断的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这种几十年前的案子我看很悬啊”,国华瞥了眼材料直摇头。
    “先把手头的事做完,有空再看这个”,尚智拍了拍国华肩膀,“咱们一组也不是帮人打杂的。”
    尚智话音刚落,队长便拍手示意大家围拢过来。
    “各位,局里刚接到报案,嘉华百货公司发生一起命案,一名女子死在了总裁办公室。这个事情处理不好社会影响会很大,尚智,这个案子就交给你来负责,一定要在最快时间之内解决!”
    “是!”周一真是充满“惊喜”的日子,尚智心想。
    招呼完一组集合,尚智带着弟兄赶紧前往事发地。


    回复
    2楼2018-07-10 14:05
      嘉华百货的办公楼此时已围起了警戒线。这栋十层的建筑紧邻嘉华百货商场,两栋楼在中间楼层有走廊相互贯通,方便公司的日常管理。尚智一行人直接乘电梯上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刚走到门口便发现屋子里挤满了往来穿梭的警察。尚智一一与同僚们打招呼,随后穿过外面的会客厅,一路进到最里面的私人办公室。
      眼前的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正四肢摊开趴在地上,一双眼睛惨睁着,身下渗出的血染红了整块地毯。尚智从口袋翻出手套戴上,蹲下来仔细察看尸体,一旁做完初步检查的杨法医同他交谈起来。
      “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和血迹判断,应该是昨晚被杀害的。”杨法医说道。
      “致命伤是腹部?”尚智将尸体翻过来。
      “从出血量来看,极有可能是腹部受伤导致失血过多而亡。”杨法医点头。
      “保险起见还是把地毯上的血都验一验”,尚智叫来鉴识科的小张。
      “小张,把这里所有的血迹都验一遍,看看有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另外,现场有找到凶器吗?”尚智问。
      “没有”,小张摇头。
      尚智点点头,转过身来向杨法医说道:“麻烦您回去再仔细检查一下尸体,最好能从伤口的特征发现凶器的线索。”
      “好的,我知道了。”杨法医微颔。
      尚智细细查验了一圈现场,异常整洁的办公室看不出一丝打斗的痕迹。直觉告诉他,这又会是一起相当棘手的案子。
      “尚智哥!你知道吗”,柳文英冲了过来,“这家百货公司的总裁是个女的,而且重点是,她今年30岁都不到诶!”文英是一组出了名的大喇叭,进队不到一年因为业绩太烂被队长硬塞给尚智做手下。
      “她现在人在哪里?”尚智一听见文英的大嗓门就忍不住要揉眉头。
      “已经被弟兄带回局里去了”,跟来的铁头补充道。
      “我刚才问了一下情况,她是命案的第一发现人,死者还是她的助理!尚智哥,你说凶手会不会是她?”文英顺着这条思路越飘越远。
      “这么快就开始推理了,我看啊,组长还是交给你当吧。”尚智丢下话就走了。
      “铁头哥!”文英撇嘴,“我又被尚智哥嫌弃了。”
      “你啊,多做事少说话吧!”铁头也很无奈。
      “尚智哥走了,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呀?”文英问。
      “当然是跟他回去审人啦,现场一点线索都没有,你没看见尚智哥眉头都皱成山了!”铁头拉着文英往回走。


      回复
      3楼2018-07-10 14:06
        发现新文!!支持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0 14:12
          新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10 14:36
            两只一开始就这么暧昧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10 15:15
              新文把我炸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10 17:17
                继续等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0 19:02
                  有新文耶好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7-10 21:59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11 16:20
                      你更新了沙发,先占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15 2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16 00:23
                          哟?曾经是一对,为什么后来分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6 00:26
                            新文!为lz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18 14:13
                              点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19 18:28
                                新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22 12:53
                                  催~更~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10 08:16
                                    何时会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25 09:0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9 19:38
                                        11月了不会弃坑了吧,不要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14 21: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1-21 17:00
                                            玉芳晚上没有回家。神通广大的媒体记者此刻正守在家门口,她可不想陷入另一种被动。
                                            驱车前往信义区某高级公寓,好朋友赵延龄正在家中等她。
                                            “怎么样?你有没有事?”延龄一见到玉芳便问。
                                            “放心啦,我没事,做了个笔录而已。”玉芳安慰她。
                                            “公司那边呢?出了这种事会不会很麻烦?”
                                            “警察把现场封锁了,这几天要停业,就当放假好了,反正我也好久没休息了。”
                                            “这算哪门子的假,亏你说得出口!”延龄知道每次遇到问题这个家伙就会故作轻松。
                                            “今天下午去饭店开临时董事会,各位大佬的意思呢是冷处理,暂时也只能这样了。”玉芳耸耸肩。
                                            “真是流年不利,遇上这种事!”延龄叹气。
                                            “最可惜的是小菊,那么年轻,突然就…”玉芳说不出话来,办公室现场的惨状时不时浮现出来,刺激她的神经。
                                            “小姑娘也不知道是招惹了哪路人,这整件事太蹊跷了”,延龄搂过玉芳,“你休息两天也好,凶手没抓到前谁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出事。”
                                            “这种问题交给警察头疼去,”玉芳闭上眼倚在延龄肩上。
                                            “说到警察,今天头一回进局子,感觉怎么样?”延龄好奇。
                                            “感觉不怎么样,一遍一遍地问,一遍一遍地查。”玉芳想了想,“对了,我今天在刑事局看见尚智了,他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
                                            “尚智?你在美国的那个前男友?”延龄惊讶地张大了嘴。
                                            “对。”
                                            “他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做完笔录就让我走了。”
                                            “你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延龄冷笑。
                                            “我也觉得。”玉芳笑笑,一面心思却飘远了。


                                            第二天下午,侦一队一组工作会议中。
                                            “大家把查到的线索都梳理一遍。”组长发言,“国华,你先来。”
                                            “好”,国华起身去放录像带。
                                            “根据嘉华办公楼的监控录像”,他调试好画面,“死者陈小菊昨天下班后在9点又重新回到了公司,她应该就是在这之后惨遭杀害的。王玉芳是昨天下午6点离开的,除此之外并没有可疑的人进入。”
                                            “嗯,都有哪些地方安装了监控?”尚智问。
                                            “一楼大厅、每层楼入口,还有电梯”,俐俐补充道。
                                            “凶手巧妙地避开了所有监控并且选在10楼下手,说明他对这栋大楼的设施很了解,所以我们研判凶手很有可能是嘉华内部的人。”国华总结。
                                            “会不会就是王玉芳?”文英插嘴,尚智瞧了她一眼并不说话。
                                            “她有不在场证明。根据杨法医的解剖结果,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晚上9点到10点之间,那段时间王玉芳在君悦酒店谈生意,我们已经跟酒店经理证实了。”国华回答。
                                            文英自讨没趣,默默闭上了嘴。
                                            尚智点点头,回到之前的分析:“我认为,应该有两种可能性。凶手是嘉华员工,或者…”他顿了一下,“他因为死者陈小菊的缘故对这栋大楼非常熟悉。”
                                            “也就是说,”铁头抢答,“凶手有可能跟陈小菊关系很亲密。现场都没有打斗痕迹,说不定陈小菊对凶手根本没有防备!”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尚智道,“对了,你们昨天走访有没有线索?”他问铁头和文英。
                                            “我们问过周边的商户跟住户,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而且,昨天清理现场的员警说办公室也没有失窃。”铁头回答。
                                            “难道凶手不是冲嘉华来的,只是单纯跟陈小菊有过节?现场也没有任何财物损失。”俐俐很疑惑。
                                            “既然这样的话凶手为什么特意要选在总裁办公室?风险太大了。”国华回应。
                                            “仇杀、情杀还是财杀,目前都没有办法排除,”尚智闭上眼揉眉,片刻后布置道,“国华,俐俐,你们再把陈小菊的人际关系网过滤一遍,不要放过一个可疑的点。”
                                            “是!”
                                            “铁头,你去银行查陈小菊的账户,文英,你把昨天嘉华员工的笔录整理出来。”
                                            分配完任务,尚智正要去现场做二次勘察,一组小周进了办公室。
                                            “尚智哥,陈小菊的家人来认领遗体了。”小周通知道。
                                            尚智点点头,拿起外套跟小周一起走出办公室。


                                            收起回复
                                            24楼2019-06-09 21:49
                                              陈小菊被杀一案过去三天,突破性线索仍遥遥无望。
                                              昨天与死者家属的交谈也未能获取有价值信息,望着桌上的案卷,尚智很是苦恼。
                                              铁头一进办公室就感受到了迎面扑来的低压。
                                              “尚智哥,你的眉毛都打结了,再这样下去你只能跟我一起去相亲了。”铁头打趣道。
                                              “你放心,我是不会跟你抢相亲对象的,”尚智从刚才的思考中缓过来,“就算你同意,你妈妈也是不会答应的。”
                                              “为了组长的幸福着想,这点牺牲我铁头还是愿意的。”铁头嬉皮笑脸道。
                                              “好了,不开玩笑了,昨天去银行有没有收获?”尚智正色。
                                              铁头无奈摊手,眼见组长的脸又沉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我是尚智,请讲。”尚智迅速拿起电话,期盼着会是一个好消息。
                                              “尚智,是我啦!”
                                              “老王?”尚智扶额,“王大记者有何贵干?如果是问嘉华的案子,我只能说……”
                                              “无可奉告,”另一头老王抢答,“我知道,我知道,我今天不是来找你套情报的啦!”老王过去是专跑社会新闻的记者,这两年退休后在刑事局附近开了家咖啡馆,职业病犯了常忍不住找局里的老伙计们打听消息。
                                              “那你是给我送情报的咯?”尚智调侃。
                                              “你们警察都搞不到的料我怎么拿得到嘛,”老王回嘴,“你中午有没有空来我店里一趟,有个人让你见下。”
                                              “老王,你不要闹好不好,我最近真没工夫相亲。”尚智哭笑不得。老王之前总嚷嚷着要替他介绍对象,每次都被他婉拒了。
                                              “相亲?!”铁头一惊,原来自家组长暗地里早就开始行动了,亏自己常替他操心,思及此铁头冲尚智撇了撇嘴,尚智回了他个眼刀。
                                              “不是啦,这个人跟嘉华的案子有关,你不来也得来!”老王语气很强硬。
                                              听到“嘉华”两个字,尚智有点犹豫,谁知道这个老狐狸又在耍什么把戏。
                                              “就这么说定了,中午12点我在店里等你!”老王直接挂电话。
                                              听筒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尚智无奈地拿开了电话。
                                              “尚智哥,你真要去相亲啊?”铁头不依不饶。
                                              “我是那种人吗?”尚智没好气。
                                              “哦,”铁头嘟嘴,“看到不错的记得替我留意哦。”
                                              尚智抄起桌上的报纸就往他头上砸。


                                              收起回复
                                              25楼2019-06-09 21:50
                                                你终于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09 21:57
                                                  激动啊!更新了,这是什么好日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09 22:15
                                                    冤家路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0 13:24
                                                      continu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0 20:48
                                                        老王这家咖啡馆开在巷尾,店面虽不大但胜在格调雅致,常有爵士乐队过来演出。
                                                        尚智半信半疑推门而入,里面零星坐着几个顾客。钢琴旋律传来,是Satie的Je te veux。
                                                        老王眯眼倚在琴旁,听到声响抬眼望去,见是尚智忙做出嘘声,示意他找个地方坐下。
                                                        尚智坐定,发现弹琴的竟是玉芳。她穿一件白色衬衫及黑色高腰长裙,领口微开露出锁骨线条,头发松散盘于脑后,微垂着头专注于手下琴键。这样的玉芳依稀多年前梦里的模样,只是已久到记不清了。
                                                        一曲结束,老王连连拍手称赞。
                                                        “原来你说的消遣就是我弹琴给你消遣。”玉芳合上琴盖揶揄道。
                                                        “诶,这你就冤枉好人了!我可是特地帮你换心情的。”老王嬉皮笑脸,“你看,咱们的特别嘉宾来了。”
                                                        玉芳顺着老王努嘴方向望去,尚智冲她点点头走了过来。
                                                        “尚智?”玉芳很惊讶。
                                                        “你认识?!”这下轮到老王震惊了,“不对,你们两个怎么会认识的?”
                                                        “我们是大学校友”,玉芳想了两秒。
                                                        “原来老王的干女儿就是你,”尚智冲玉芳笑道,一面转过头去饶有意味地看着老王。
                                                        “这……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老王一直想把玉芳介绍给尚智,却未曾想二人竟早已认识,不由得发出感叹。
                                                        “老王,你给人介绍时都不说名字的吗?要知道是我,尚警官今天估计就不来了。”玉芳双手抱于胸前调笑道。
                                                        尚智摸摸鼻子,“如果知道是王小姐,那更要赴约了。”
                                                        “哦?看来警察叔叔的工作压力的确很大,休息时间都不忘加班。”玉芳紧咬不放,她突然觉得尚智发窘的样子很有趣。
                                                        知道她在调侃自己,尚智还是一本正经道:“这件案子关系重大,有麻烦的地方还请贵公司见谅。”二人气氛比起那日在刑事局好太多,他松了口气。
                                                        “对,这件案子到底查得怎么样了?外面媒体都炒疯了。”老王下意识就要打探。
                                                        “你知道我会说什么,”尚智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说就不说,老哥我自有门道!”老王白了他一眼。
                                                        尚智捂嘴笑。
                                                        “老王,你真是少见的模范记者,这么早退休可惜了。”玉芳佯装遗憾。
                                                        “好啊,你们两个很有默契嘛,都讲看看校友情谊是怎么发展的呀。”老王回击,记者的敏锐让他觉察到二人间的微妙。
                                                        三人坐下来。
                                                        “五年前的事了,我们在美国认识的。”话出口前要斟酌一番,尚智不知道玉芳愿意说到什么程度,便把主动权交给她。
                                                        “已经过去五年了呀,真怀念纽约的空气。”然而玉芳并不打算接过主动权,她倒好奇尚智要如何继续这个话题。


                                                        回复
                                                        30楼2019-06-12 19:24
                                                          弹钢琴的芳真是太有气质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2 20:45
                                                            你变积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12 2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