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勇者归来吧 关注:16,027贴子:1,789,700

【NO.1归来】寻(虹勇改及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下烛卿,一只不可再新的萌新是也。近日看了不少同人文,有些手痒开了一坑。感觉虹勇快把我家智商从不下线的少侠给毁了啊,决定还是从头写起,而非单单续文,顺便满足一下我的脑补。
文审镇楼。


回复
1楼2018-07-15 14:53
    在发文前还是先进行一番声明。
    1.烛卿首次发文,文笔不好还请见谅,若文中有什么纰漏不足之处,欢迎各位斧正,也请各位轻喷。
    2.烛卿家中手机电脑管理较严,没有太多时间上网,更新频率相对随机,也无法及时回复,还请谅解。
    3.如需转载,获得授权后注明作者即可,还望配合。


    收起回复
    2楼2018-07-15 14:59
      目录楼


      收起回复
      3楼2018-07-15 15:00
        一、雨花庆生玉蟾宫
        灵泉百年始复启




        不得不说,这天子山上的玉蟾宫,实在是一个赏景的好去处。不过方圆百里,便囊括了四季的不同景色。宫门口的一坡灼灼桃花,天下闻名;宫内前院地下有一处温泉,许是这温泉的缘故,一池荷花常开不败;后山本是存放那冰魄剑的地方,四季阴凉,紫红的、深黄的菊花交相辉映,亦是一番奇景;最靠近冰窟的地方,则开着金黄的磬口腊梅,迎霜傲雪,久开不凋。宫内宫外奇景如此,只得叹声:那玉蟾宫宫主,实在好生幸运。
        话说这日,适逢那七剑中的雨花剑主逗逗生日。七剑自首次合璧,大败魔教以后,便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若是七侠中有谁生日,或是春节中秋,他们定要齐聚这玉蟾宫,好好庆祝一番。
        “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干了!”不用猜,说这番话的定是那奔雷剑主大奔,只见的他已喝得行步不稳却仍旧揽着一脸无奈的青光剑主跳跳,嚷嚷着“不醉不归”云云。
        “小弟不胜酒力,你喝你喝——”跳跳无奈。
        “你这家伙,又喝这么多酒,信不信我回去揍你一顿!”说时迟那时快,紫云剑主莎丽轻点地面,向大奔跃去,夺下大奔手中的女儿红,道,“当年合璧时好容易才戒的酒,怎么又喝这么多!”
        “高兴嘛!”大奔挠挠头,脸上显出愧色,“老婆,难得一回嘛,就这一回!”
        “行了!要不给我!”说话的,正是今天的寿星逗逗,莎丽一不留神,这女儿红又易了主,到了逗逗手上。他倒了一钵头,边说边饮“上回吃了我那么多鸡腿,我喝——咳咳——也要把它喝回来——咳咳——”谁知,他喝得太快,竟呛着了。
        “你们哪,喝成这个样子,还要不要七侠的形象了——”旋风剑主达达话未说完,就被跳跳的调笑打断了:“也不知是哪位居士,被喂了饿痨粉后见啥吃啥,是谁呢——”跳跳用他那习惯的语调说着。
        “你!”达达气急败坏,却不知如何反驳为好。


        收起回复
        4楼2018-07-15 15:01
          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5 17:42
            此时此刻,玉蟾宫内是难得的喧闹。长虹剑主虹猫穿着他惯常穿的白衣,背手站在长廊上,静静注视着这一切什么除魔斩龙,那些为世人所称颂的功绩,哪有如今友人安康重要呢。淡而有味,这大概才是人生最美好的模样吧。虹猫如是想。


            “虹猫。”一声轻轻的呼唤将虹猫拉回了现实,他缓缓转过身,向声音的源头看去。不远处与长廊相接的凉亭上站着的,是冰魄剑主,也是这玉蟾宫的宫主蓝兔。


            “你今天可真美。”虹猫那双桃花眼微眯,仔细打量着蓝兔。确实不假,她今日似乎在打扮上费了不少心思。她一袭浅粉宫装,臂上挽着藕色薄纱披帛,眉间水玉制的水滴坠闪着柔光;两弯柳眉,柔美之中携有几分侠骨;一对杏眼,眼角微微上扬,显现着万千顾盼。许是长久以来担任着一宫之主的职位,她的眸中透着褪不去的威严。这武林第一美人的称号,三分在面,七分在神,蓝兔实在当之无愧。


            “就数你嘴甜。”蓝兔笑道,向虹猫走去,“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闹呢?”


            “我要等你一同去。”虹猫一双桃花眼,潋滟着玉蟾宫的盎然春景,瞳色深黑,透着一股常人无法比拟的坚毅。只是这坚毅,匿在他眼底深处,不易察觉;一对剑眉,是说不清的风姿飒爽。他的容貌在武林中算不得有多出彩,却胜在那股沉稳而不失侠情之气上。人人皆道长虹冰魄,佳偶天成,单单从容貌看来,确乎不假。


            “你听说了么,那百年才开启一次的不老泉,近日里隐隐有重现的迹象。”蓝兔似乎无意中提起,话语中却透着一股担忧。


            “听说了。这不老泉每次开启,武林便不安分了。左右我们在湘西,不老泉却在粤东芦花镇一带,与我们大概关系不大。”虹猫顿了顿,脸上依旧是浅浅的微笑,眼中未起一丝波澜,“你也别总惦记着江湖上的事了——说起来,小狸似乎住在那边?”


            “是啊。如此说来我们不必担心。但这小狸,前几日还信誓旦旦,自言绝不会迟到,这会儿,太阳都快落山了吧。”蓝兔看着虹猫,也是笑语盈盈。嘴上虽埋怨着小狸,脸上却无愠色,“这些家伙,也不知等等,就这样喝将起来了。”


            虹猫与蓝兔已走下长廊,向其他五剑走去了。正在这时,一声礼炮毫无征兆地炸响。虹猫一惊,习惯性地抽出长虹剑,摆开身形,作出备战的姿态。其他六剑也几乎是同时完成了这些动作。


            回复
            6楼2018-07-16 08:41
              随着礼炮激起的烟雾渐渐消散,烟中站立着的人的轮廓也愈加清晰。“芦花镇第一魔术师小狸驾到——咦?你们怎么是这幅表情?”本以为自己的出场会赢得声声喝彩,却见着眼前的好友个个提着剑,仿佛要砍了自己一般,小狸实在有些郁闷。这灰衣少年一脸不满,正准备从礼炮堆上轻捷地跳下,却是趔趄几下,从上面跌了下来。这倒是引来一阵哄笑。


              七剑纷纷收起自己的剑,跳跳一跃而起,落到小狸身边,将他扶起,用那开玩笑似的语气说道:“我还以为有人要袭击我们呢,真对不住啊,第——一——魔术师——”


              小狸自然明白跳跳是在开自己的玩笑,便也顺着他的话去说:“是我就是第一!芦花镇的第一就不是第一了么!”说完后,他又向逗逗走去,指着方才他站着的礼炮说:“逗逗这可是我花了三天三夜才研究出来的,你快引燃看看吧。”


              逗逗闻言,十分好奇,几乎是连跑带跳地冲向了那堆礼炮。他折了一只桃枝,用打火石点燃后,又将火苗引上引线,退开几步,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见的:几束白光向此时已有几分昏暗的天空冲去,上升到一定高度后,光束的末端突然炸裂开来,颜色由白转向正红色,分散成几团焰火球向四周散去。正当那正红焰火球即将消散时,又有几束青光直冲云天,在那火球阵中幻出几个字:逗、逗、生、日、快、乐。


              这小狸心思真是巧妙,下回蓝兔生日,也拜托他做一个这样的焰火好了。虹猫心想,他下意识地揽住了蓝兔的肩,自是羞得蓝兔俏脸一红。至于其他人么,早已习惯虹猫少侠不时与蓝兔的恩爱,仿佛未曾看见一般。


              “宫主!门外聚集着许多百姓,大概是来送礼的!”听见蓝兔身边的大宫女紫七如此喊,虹猫赶紧放开了手,还是要给自家这位玉蟾宫宫主一个面子的。紫七急急地冲过来,向蓝兔行了个揖礼,道,“还请宫主外出看看。”


              蓝兔点点头,笑道:“大概是给神医的,乡亲消息也真灵通,知道此时神医在此。”


              “神医平日悬壶济世,扶助苍生,如今却要来收礼了?”虹猫笑道。


              “虹猫!你什么时候和跳跳学坏了,就会开我玩笑。”逗逗嘴上不饶人,跑得确是比谁都快,轻功一施,没几步便到了宫门外。(第一章完)


              回复
              8楼2018-07-16 14:01
                文笔很好啊!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6 21: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16 22:04
                    “救死扶伤乃是医者本分,乡亲们怎么需要这么客气——”逗逗原以为村民们来此仅仅是为了给他送礼,却一下子被塞入手中的账单弄得摸不着北,“这是?”


                    领头的老者面露难色,道:“乡亲们自知七侠待我们有恩,可近日里来,芦花镇内不知怎么冒出了位小凤大人,自言神兽凤凰转世,整日吃喝玩乐,还说全算在你们七侠头上了。我们本想,若是数额不高,也便算了,只是这……我们实在承担不起。”老者挥挥手,示意村民将礼物送入玉蟾宫,又给七侠一人一份账单。虹猫定睛一看,也十分惊讶,暗叫不好。这一年以来,这位“小凤大人”所花的银两竟与玉蟾宫一年的花销等同。


                    “还请老先生放心,这账我们七侠认了。只是不知这位小凤身处芦花镇何处?”毕竟七侠行侠仗义,平日里不收钱,经济来源主要在蓝兔的三条商队、莎丽的客栈、大奔的酒窖和逗逗道观的香火钱,本身不算宽裕,再平白无故担上这账实在有些吃力。


                    “嗨!我还道逗逗你又背着咱几个偷着享乐去了!看看这,温泉大餐、豪华客栈,我呸!这算个什么神兽啊!”大奔骂道。


                    “事不宜迟,我们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敢敲诈我玉蟾宫的钱,看我怎么收拾它!”虹猫听罢蓝兔如此说,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贪财了?”


                    “你又贫嘴!”蓝兔娇骂一声,便去布置行程事宜了。其他人看着这一幕,暗暗想到,这还未成亲哪,便是这般你侬我侬,若是成了亲后……啧啧,江湖上的话本子可有的编了。


                    收起回复
                    11楼2018-07-17 08:31
                      哭唧唧,貌似烛卿的文被吞了,还没发上来电脑就蓝屏了,还我700字啊


                      回复
                      13楼2018-07-17 13:50
                        “小凤”定睛一看,心中暗道不好。这车子上一摞一摞的,正是她在芦花镇上吃喝玩乐的证据。而拿得出这证据的,只有那被她长期当作饭票的七剑传人了,也就是说,眼前这位,必定是七剑之一!她急忙跃出水面,披上外衣,却因为武艺基础不扎实,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而此时,虹猫等人已经站在这位狼狈不堪的“小凤大人”面前了。


                        “虹猫少侠!我不是什么小凤,我是小小黑!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过我这一回吧,我保证再也不骗吃骗喝,坑人坑财了!”小小黑反应很是机敏,一下便将求饶的话编得麻利顺溜。如此看来,小狸说的不错,她若是当个说书先生,其他人可就得失业了。


                        虹猫尽力抑制住自己笑的冲动,打量着小小黑,她的确与小凤很是相像,只是发色稍黑,眼型狭长,透着几分狡黠。虹猫道:“这其实不是钱的问题,是你不该仗着七剑的名义招摇撞骗。你若是学好这说书的技术,生活也不会有大问题的,又何必铤而走险呢?”他顿了顿,又道,“这大部分的钱是蓝兔替你垫付的,你问问她如何解决吧。”


                        虹猫看向蓝兔,蓝兔便心知肚明,道:“近日里玉蟾宫名下的雨来轩茶楼缺个说书先生,你若是愿意金盆洗手,好好学艺,之前的欠款我便减去你一半,如何?”


                        小小黑不大乐意。即便是减去一半也整整有两万两多,哪里是几年便能还完的呢。她眼珠一转,心生一计,道:“我不想瞒你,虹猫少侠。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你把耳朵靠过来。”虹猫礼仪性地微微俯身,其他六侠见了,十分自觉地退开几步,等待小小黑把话说完。


                        谁知,小小黑根本不是为了告知虹猫什么,她一把抓下虹猫腰间的岫玉双鲤珮,身体后倾,脚掌一蹬,连退几步靠近围墙,将玉珮揣进衣领内的夹层后,攀住围墙,脚在墙上蹬了几下,便翻过墙去,飞也似地逃了。


                        虹猫一惊,一时竟未反应过来,没人能想到这小小黑居然这么大胆,在他这七剑之首的眼皮底下抢走蓝兔赠给他的玉佩。虹猫直起身子,果断道:“追!”众人皆知,虹猫虽未发作,却已是火冒三丈。这小小黑当真是不要命了。


                        收起回复
                        15楼2018-07-17 16:34
                          沙发,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17 18:13
                            真是天助我也,竟这样容易就被我找着了。小小黑心想。这客栈的围墙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树林,枝叶繁茂,隐天蔽日,即使在树林较外围的地方也是如此,显然非普通的树林。小小黑遂向树林跑去,没跑几步,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异样,紧接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痒。“好……好痒啊……”她本想停下来挠挠,转身一看,七侠已是愈加逼近了。她只得咬咬牙忍忍,继续向密林深处冲去。


                            此时,天空已有几分昏暗,大概是沿海的缘故,这芦花镇的天气时常阴晴不定。方才还是明景万丈,现在却是黑云压城,远处似有雷声轰鸣,渐行渐近。“太好了,如果下雨,身上就不会那么痒了。”小小黑大喜,如是想道。


                            虹猫一行人尾随着小小黑进了密林深处。逗逗一边追逐,一边环顾周围的环境。虽说愈加深入树林,大树却越来越少,草色也逐渐由青绿变成灰绿,还透着几分幽幽的蓝光。


                            “逗逗,你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最先发现逗逗的异样的是蓝兔,她问道。


                            “是,再加上不老泉的传闻,我担心……”逗逗话未说完,便被小小黑的尖叫声打断了,随之而来的是虹猫的惊呼:“不好!”


                            逗逗回过神来,向前方看去,眼前的景象更是坐实了他的猜测:他们误入不老密林了,而这密林的中央,就是百年一启的不老泉。


                            密林的中央是一座不算大的盆地,不老泉泉眼涌出的泉水汇聚于此,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池,池中央有一小洲,三处泉眼成正三角状排列在这小洲周围。洲上只生着一棵树,这树却大的出奇,树根盘虬卧龙,绵延数里;树干十分粗壮,约莫五人才能环抱;树梢处垂着许多紫色的藤蔓,闪着荧光,叶色灰绿而偏青,同样有着诡异的光芒。


                            此时,小小黑双手紧攀在高地上突起的一块巉岩之上,身上披着的葱绿回绢袍被划开了不少口子,脚踝被那树上的几条藤蔓缠着,大有将她拽入池中之势。小小黑深知若是被拖入池中,一定不是件妙事,双手虽已被磨破了,却迟迟不肯放开,口中还不住地呼救。


                            回复
                            17楼2018-07-18 09:07
                              是不是有一楼被吞了,貌似有点衔接不上啊,烛卿回去找找


                              回复
                              18楼2018-07-18 09:19
                                大奔一见,哈哈大笑,道:“你也有今天!”口中虽是满满的幸灾乐祸,却还是马不停蹄地一跃而起,抽剑劈断了树藤。他原打算先落在池边再施展轻功跃回石头上,那树竟突然似有所感,抽出几条藤蔓,甩向大奔。大奔一时未反应过来,便被狠狠地抽了一鞭,还未调整好身形,就被藤蔓缠住了双脚,同样向池中拉去。小小黑却得以脱身。


                                莎丽见状,大喊:“大奔!小心,莫要再莽撞了!”抽剑,挥剑,一招“紫英漫舞”卷起周围的落叶向藤蔓射去,在莎丽紫云真气的影响之下,那落叶片片锋利,划断大奔身上的藤蔓,那树却抽出了更多的藤蔓,一面继续纠缠大奔,一面缠住了莎丽的腰,也向下拖去。


                                达达、跳跳也纷纷站到方才的岩石上,一人拈叶飞花,一人输入内力到飞镖上,试图以此砍断树藤;逗逗在旁边胡乱地翻弄百宝箱,却总找不见他所需要的道具;虹猫、蓝兔运起长虹剑法和冰魄剑法的起手式,预备双剑合璧;小狸帮不上忙,只能在原地看好小小黑,别让她跑了。


                                这不老泉百年一启,一启便要吸去不少能人的内力,千年以来,次次如此。如今的不老灵树,虽尚未化形,却早已通晓人意,也无怪七剑要费这般大的气力与之搏斗了。


                                风声悲鸣,电光怒吼,乌云已将整个天空覆住了。再加上不老泉那剑拔弩张的气氛,更显可怖。虹猫从未想过,一棵树,仅仅是一棵树竟能逼得他这七剑之首如此狼狈。先前只是听爹爹说过这树的厉害,但当真置身于此时,却觉着爹爹所说,的确不假。千年灵泉,百年一现,果然名不虚传。


                                似乎,这不老泉周围万物皆有灵气,跳跳、达达所站的岩石本就不稳,又有灵树根须助威,他们竟成了第一、第二个落入不老泉中的。莎丽、大奔也因体力不支,虽极力反抗,终归还是不敌,被拖入泉中;至于逗逗,好容易寻到了百草枯,却被灵树一藤条打飞了去,药瓶自是掉落在地,而他自己,还未落地便被缠住了右手,拖入了不老泉中。


                                虹猫暗叫不好,急急地示意蓝兔,收了内力,以防伤了五侠,当他和蓝兔伏下身子观望时,只见着:莎丽、逗逗、大奔、跳跳、达达没入泉中,过了一会儿,水面似有异动,随之而来的是五个缓缓上升的透明泡泡,五侠各自被包在其中,如何也挣脱不开。


                                “虹猫!这一定是不老泉!凡是落入泉中的,全都会变成婴儿,永远不会长大。非三台阁神物净元珠不能恢复……”逗逗话未说完,便缩成了婴儿。


                                虹猫抬头一看,果然,其他四人也变成了婴儿,在泡泡中哭喊着。突然,泡泡裂开,几个婴儿稍稍停顿后便向下坠去,很是危险。虹猫、蓝兔相互眼神示意,同时跃起,接住了婴儿们,又将他们尽力推向小狸。


                                虹猫缓缓下坠。当自己也被泡泡包住时,有那么一瞬,他竟对自己起了疑:这过去的种种,是不是终归仅为华胥一场?那曾经的努力,竟是这般的脆弱,脆弱得,不堪一触。(第二章完)


                                回复
                                21楼2018-07-18 13: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18 16:47
                                    还有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18 22:14
                                      三、沿流而下寻蓝兔
                                      过路密林遇叮当






                                      “虹猫!你快想想办法呀!你们的样子已经有些变化了!”小狸站在高地,不知如何是好,眉毛紧拧,焦灼地喊道。


                                      虹猫自己其实也有几分慌乱,情急之下,抱着一试的态度,抽出长虹剑,发动内力,在不过数秒间就将火舞旋风使至第十三重。蓝兔见状,发现虹猫的泡泡壁似有松动,也急急地催起内力,使出冰魄剑法的最强一招,千里冰封。


                                      还是奏效的。正当虹猫他们的泡泡即将破裂时,一道电光倏地劈下,与火舞旋风的剑气一同,击碎了虹猫的泡泡。有着雷电的加持,这火舞旋风的剑气更上一层,又辅以千里冰封,蓝兔的泡泡在三者的作用之下也破开了。


                                      幸运的是,虹猫被这剑气震向了高地;不幸的是,蓝兔的头部似乎被击中了,她被那剑招的余威震向小池与外界相连的小渠去了。


                                      虹猫心中自是惦记着蓝兔,挣扎着爬起,本想施展轻功救回蓝兔,却只是在空中胡乱挥舞一番,跌在了地上。他不信邪,又一次施展身形,试图一跃而起,但终究是又一次跌倒了。


                                      虹猫慌了。他盘腿就地坐下,催动内力,欲检查自己全身的经脉,然不能行。因为,他半分内力也没有了。


                                      他,武功尽失了。


                                      虹猫跌跌撞撞,行至断崖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波涛的嘲弄,将蓝兔愈推愈远;眼睁睁地看着她,由一抹蓝影,一丝、一丝化为一点,一寸、一寸地消失在远方,水天相接之处。


                                      虹猫从未有过这般如此深切的无力感,他护不住自己半生的心血,护不住他的挚友,护不住,他心中的那一抹倩影。


                                      死一般的平静。“虹猫……你……”小狸想打破这可怕的沉寂,问问他还好么,却忽地止住了话头。怎么会好?他又如何能好?


                                      “小小黑,把玉佩还我吧。这是我最后的念想了。”


                                      虹猫拿回了玉佩,什么也没说,只是背对着小小黑,捡起落在地上的长虹剑和冰魄剑,拄着剑,尽力想站起来,却因为内力耗尽,伏在了地上。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睑渐沉。若就长眠于此,似乎也非坏事。他如是想到,昏了过去。


                                      他伤的太重了。


                                      回复
                                      24楼2018-07-19 11:52
                                        上苍似亦不忍,骤然便是大雨倾盆。此刻的天气算不得冷,只是在离人眼中,这雨竟是砭骨得很,仿佛此时,胶可折,指可堕。


                                        “快!小小黑,那里有个洞,快带他们去避避雨!”小狸反手背起虹猫,手中还抱着两个婴儿,向山洞费力地走去。小小黑抱着余下的三个,跟着小狸进去了。小狸生起一堆火,安顿好虹猫和宝宝们以后,小狸终于爆发了:“你!都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七侠出了这么大的事,江湖上会乱成什么样子!这后果你担得起么!”


                                        小小黑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与无奈,却很快便换上了一幅愧疚的模样,期期艾艾道:“我……我怎么会知道……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呀……”


                                        “我不管!要是找不到蓝兔,这保姆你就当定了!”小狸觉察到虹猫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扔下这句话便不再理会小小黑的辩解,柔声谓虹猫道:“虹猫,你可一定要振作呀,你的兄弟们需要你,蓝兔也还在等你去找她呢。”


                                        虹猫突然抓住小狸的手腕,睁开了眼睛,沉声道:“我明白……谢谢你,小狸。”


                                        “你是我的朋友,朋友怎么需要说谢谢呢。你再休息一下,等雨停了,我们就去沿着河道去找蓝兔吧。”


                                        虹猫想强打起精神,冒雨去找,却只是松开了小狸的手腕,略一沉吟道:“好。”小狸心想:“虹猫看来是伤的很重了,若是平时,他一定会说‘我没事’,把所有的伤痛吞下去,可他却……罢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太好啦,总算没有人再跟着我管着我看着我啦!我总算自由了!”一蓝色劲装少女舒展双臂,站在一处断崖上,毫不顾及形象,肆意享受着这自由的风,仿佛随时能应风而起,飞跃千山万水。这少女的面容,细细看来也不算差。但若是说好看,却也有些夸张。这少女十五岁左右,一对标准的杏眼,眼型相较蓝兔圆润,面似鹅蛋,娇憨可人

                                        忽然,她纵身一跃,跳下山崖。正当她落至半山腰时,手中捏了个诀,霎时,崖下的植物似活了过来一般,迅速抽枝而出,织成一张小网。而她则轻捷地在那网上一点,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让人不得不惊呼:“好功夫!”


                                        “爹爹和娘亲都准备凤凰大典去了,我可要抓紧这半天时间,行侠仗义,这才担得起我这凤凰女侠的称号!”这少女进了森林,拈下一片叶子,边走边把玩着那片可怜的树叶。


                                        回复
                                        25楼2018-07-19 18:35
                                          挺好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7-19 23:08
                                            “虹猫!虹猫!你没事吧!”当虹猫又一次踉踉跄跄,随后半跪在地,小狸实在无法再忍耐下去了,“我们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你别这样勉强自己,休息一下吧。”


                                            “我没……没事。找蓝兔要紧。”虹猫强撑着,尽力吐出几个字。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极易让人他确实没事。小狸与虹猫相处虽不久,但他也知道虹猫习惯于掩饰自己的伤痛,直接劝他休息,是绝不会成功的。小狸环顾四周,见河道渐宽,水流也不甚湍急,估摸着是快到入海口了,便道:“要不,我来扎一个木排,这样就能走的快些,也能更快找到蓝兔。”虹猫点点头,盘腿坐在一棵树下打起盹来。


                                            小狸见虹猫总算同意休息了,也便开始忙碌起来,伐木、砍藤,一面还不停呵斥小小黑:“你还不快点,莎丽在哭呢!”


                                            约莫半个时辰,小狸的木排就扎好了,小小黑那边却是乱的不成样子,只见五儿齐哭,小小黑哄完这个入睡,又要给那个换尿布,那叫一个焦头烂额。小狸怕吵着虹猫,也开始帮小小黑照顾宝宝们,只是嘴里还不住地低声责骂小小黑动作慢。


                                            “我不干了!我再也受不了了!”当小狸第六次嫌弃小小黑效率不高时,她终于耐不住,冲小狸喊道。


                                            只是这么一喊,并未惊醒虹猫,却引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原来,那凤凰女侠在林子里头走了许久,也没寻见个人影,眼看着夕阳在山,自己行侠仗义的计划即将泡汤,更觉兴味索然。忽地闻见有人这么一喊,马上便来了精神,向声音的源头跑去。


                                            “你在做什么!”好嘛,虹猫总算被这凤凰女侠给吵醒了,他揉了揉尚还惺忪的睡眼,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盹,身子舒服多了。只是这一醒,便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第三章完)


                                            收起回复
                                            27楼2018-07-20 09:21
                                              写的和虹勇一样虐,蓝兔如果不会失忆,那才好,否则太虐了,我都没有兴趣看了(本人拒绝虐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20 15:42
                                                四、虹猫被冤困藤阵
                                                无名少女入观中






                                                “在下虹猫,不知姑娘贵姓?”尽管虹猫武功尽失,却仍旧不失他那七剑之首的风度,向“凤凰女侠”拱了拱手,道。
                                                “我就是智慧与美貌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凤凰女侠水叮当是也!你又是什么人,竟敢冒充本女侠的偶像?”水叮当毫不客气,自夸道。


                                                “姑娘有所不知……”虹猫正欲辩解,却被小小黑一声嚎啕打断了:“女侠!你可千万要救救我啊!他们两个是拐卖小孩的人贩子,我想替宝宝们伸张正义来着,却被他们威胁,抓去照顾宝宝们……”一边哭,一边指了指那变成婴儿的五侠。


                                                “你胡说!”小狸怒道,心想着这家伙,若是去当个戏子,也定是个场场满座的头牌。


                                                人家哭,那叫梨花一枝春带雨,这小小黑哭,那是有多难看便有多难看,谁叫那凤凰女侠急于打抱不平,施展拳脚,也没过过脑子,安抚小小黑道:“你放心,除暴安良是我的责任,行善积德嘛是我的兴趣。这口气,我替你出。”随后,她转向虹猫道:“好哇你,不仅冒充我的偶像,还做这种下三滥的事儿来辱没七侠的名声,看打!”


                                                水叮当丝毫没有给虹猫留下辩解的机会,话音未落,便御起周围的藤蔓,向虹猫击去。虹猫虽说武功尽失,反应却仍旧十分灵敏,剑光一闪,虹猫舞了个剑花,那几条藤蔓霎时间便断成了几截落到了地上。


                                                “姑娘,你误会了,我当真是虹猫……”虹猫虽半分内力也没有,舞起剑来的力道也大不如前,但出手仍叫一个干净利落。只是这毫无内力支撑的长虹剑法,让人瞧来实在是格格不入。他一面格挡,一面还试图辩解道:“……那些婴儿是我的兄弟,我们七人是落入了不老泉才……”


                                                “给我闭嘴!你难道觉得偷学几招剑法就能当虹猫了?告诉你,若是真虹猫在这里,哪里轮得到我出手!”虹猫闻言,随即苦笑自语道:“有朝一日,我竟连自己都当不成了?”


                                                回复
                                                29楼2018-07-20 17:00
                                                  楼主的分段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20 17:11
                                                    这样的分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20 17:1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7-20 17:14


                                                        @阿柴爱上阿金大概长这样


                                                        回复
                                                        33楼2018-07-20 18:08
                                                          你不用打那么多回车的,你在要分段的地方连续打两次回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7-20 18:33
                                                            然后在打几个空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7-20 1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