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龙蛋吧 关注:19,963贴子:82,989
  • 6回复贴,共1

補 454 〖蠅王暴風〗 (轉自charx27)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由於原先吧上454被吞了,所以補個
本文轉自輕國charx27的譯文
一樓曬老婆


2樓正文


回复
1楼2018-07-18 21:07


    2樓騙你,我再曬次老婆


    回复
    2楼2018-07-18 21:07
      别西卜在我的头顶上再次变回了下腹部异样膨胀的巨大苍蝇怪物身姿。


      『就凭那样的翅膀,已经没法像样地飞行了吧,一瞬给你杀掉!』


       别西卜的六根手臂从上方连续朝我挥下。

       我用翅膀推开海水前进。

       因别西卜连击扬起的水沫勉强阻挡了它的视线。

       我不断钻入死角,总算是拉开了点距离。


       我离开海面,拼命扇动着**的左翼,再次飞入空中。

       但果然飞不出速度。

       在这里,已经到了如今状况下,能连续逃窜的极限。

       现在它就算不人化,也能追上我的飞行速度。


      『接下来就不会失败喽! 〖吸入〗!』


       那家伙下腹部巨大无比的嘴巴张开,在其前方浮现起了巨大的魔法阵。

       来了! 那家伙在吸入后,紧接着放出被强化吐息的连续攻击!


       海水飘入空中,被吸入那家伙的大嘴之内。

       我一边闪着翅膀,一边极力将翅膀保持在大幅张开的状态,尝试着每当被吸过去时,多少增大一些翅膀能施加的抵抗力。

       然而,以现在的状态,是无法完全抗拒〖吸入〗的。

       慢慢的……身体慢慢的被强行向后拉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啃杀!』


       挺住、挺住、挺住!

       现在总之就是挺过去! 能挺过这一关的话――那样的话,就能看到逃脱之路。

       不过,那只是蛛丝般纤细的突破口……!


       突然间,从背后传来的吸引力中断了。

       那家伙的技能——〖吸入〗停止了。

       成功了,我挺过来了!


       之后,全力朝上方飞去。

       说不定下一瞬间,那家伙的〖蝇王暴风〗就过来了。

       总之,现在不赶紧不行。


      『因恐怖急疯了啊!』


       别西卜讪笑起来。


       能明白它的意思。

       要想从那家伙的〖蝇王暴风〗下逃离,像我第一次看到那招时偶然做的那样,飞经它周围去其他方向才是最好的。

       像现在这样,从极近距离处拉开半吊子的距离则是最危险的行为。

       看起来就像是光逃命就拼尽了全力、正朝着危险的道路前进的愚蠢之竜吧。

       然而这样就好。

       我有着吃上那家伙一发攻击的觉悟。


       然而就算如此,现在也要尽量往上方飞。

       那家伙的攻击还没有来。

       我调整呼吸,用〖自我再生〗回复HP。


       从背后感到了压倒性的魔力高扬起来。

       来了,已经来了!

       也没法知道我的判断是否正确,但已经没有其他选项了。


       我使用〖人化之术〗。

       我的身体不断缩小了。

       我尽量保留下翅膀,将其大幅张开在空中。


       〖人化之术〗会使得最大HP、攻击力以及防御力减半。

       MP已经很惨了而HP也保持不到最大HP的一半,这一点够不上什么缺陷。

       然而,以防御力减半的状态真的能在那家伙的一击之下生还吗……这就只有赌了。

       看到那被毒素浸染的海面,认为那家伙的攻击的主体乃是赋予猛毒,相对的技能自身纯粹的威力是不是没有看起来那么高呢——是基于希望而订立的策略。


      『以为变小了就能从本大爷的一击下逃掉吗! 给你打成飞灰啊!』


       那家伙下腹部紧紧闭着的嘴,瞄准向在稍上方浮着的我,然后张开了。

       我完全转过身来对着它,啪地张开翅膀。

       之后,暴风袭向了我全身。


       已经搞不清什么对什么了。一瞬之间,世界三度翻转。

       身体中传来的锐痛消磨着意识。伸出去的右臂被突如其来的暴风卷走了。


       觉得过了很长时间,但或许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我已经搞不明白了。

       总而言之,回过神来时,我全身的感觉都很微弱,眼睛睁不开了。

       勉勉强强,能知道自己滚倒在冰冷的土上——只有这件事是明白的。


       作战如同预想一样推进着。

       不,已经谈不上是作战了,几乎只是单纯的豪赌。

       我利用那家伙的〖蝇王暴风〗,以〖人化之术〗控制住自身的质量,呆在比它还要高的地方,故意被吹跑以此来拉开距离。


       不过,果然还是太惊险了。

       HP已经基本没有了吧。而且,全身都被毒素侵蚀着。

       好不容易才拉开了距离,并且运气很好地回到了陆地上,以这个状态……那家伙追来的话,是逃不掉的。


       明明赢了……明明靠着毅力,总算抓到了逃脱的头绪……结果,连续战斗与status之差产生恶果,我要在这种地方死掉吗。

       至少,要是小伙伴在,status在万全状态下的话,就算对手是别西卜,或许也能不落下风……


      「――――? ――――!」


       ……怎么、了? 有什么在戳着我的身体?

       有什么凉飕飕的东西触碰了我的身体。毒素的**感被渐渐地拔除了——我产生了这种感觉。


       发生了什么?

       我使用〖自我再生〗治愈耳朵与眼球。


      「唧?」


       听到了有印象的叫声。

       我睁开眼睛。比如今人化状态的我还要大上一圈的巨大黑蜥蜴,在至近距离注视着我。


      「黑、黑、蜥蜴……?」


      「唧咿!」


       黑蜥蜴很高兴般地叫着,朝我扑过来,在我脸上啪嗒啪嗒来回舔动。

       疼痛减退了。

       这是〖解毒〗……? 这个技能应该被史莱姆抢走了才对。

       然而,没法当成是其他个体。虽然比起过去来大了相当不少,但毫无疑问,这是那时在森林分开的黑蜥蜴。


       注意到不光是毒,疼痛也消退了。

       或许是在进化期间掌握了什么上位互换的技能。


       九死之中觅得了一生。

       是在诱导卢因之时,偶然被黑蜥蜴看在眼中,引起了它的兴趣吗。

       这正是,只能用奇迹来形容的事。

       在几乎放弃的状态下,确保了最低限的HP,并治愈了剧毒。


      『谢谢你了啊,黑蜥蜴……不过,现在很危险。不妙的家伙追过来了。你快离开这……』


       我一边用〖念话〗如此回答一边站了起来,很快又倒在当场。

       看向身体,应该残留下来的双翅与右臂没有了,剩下的手足也残破不堪,我的血在周围形成了一片血洼。

       混、**……身体、身体果然已经撑不住了吗……?


       有了一瞬的沉默。

       我一边躺倒在地面上,一边用眼睛看向黑蜥蜴。


      『总而言之,你快逃』


       黑蜥蜴在看向我被吹过来的方向的遥远的大海之后,像是有了什么考量一般将视线转回了我身上。

       我尝试着将意识转回到黑蜥蜴身上。


      『想办法、稍微、变小点……』


       变小点……?


      『不在意形状或动作,反正只是小小的肉块那样的话,或许能做到』


       MP减少量应该也比如今维持高精度的人形身姿要好一些吧。然而这有什么意义吗……


      「唧、唧咿!」


       黑蜥蜴大声叫起来,催促着我。 


      本话完。




      ps,吐槽一下,被吸引的时候张大翅膀只会因为负气压加速被拉过去……


      回复
      3楼2018-07-18 21:08
        又……又被吞了?度婊胃口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8 21:29
          老婆终于再次登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0 20:03
            巧了我也有你老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7-21 21:52
              本命回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26 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