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契吧 关注:57,453贴子:309,053

【灵契/华熙】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官方发刀最为致命,只好在同人中寻找糖吃,就这样吧ヽ(;▽;)ノ


回复
1楼2018-07-19 20:14
    楔子
    祈愿还愿,求仁得仁。
    过去,我把自己献祭给神明,现在,我把自己献祭给你———


    灵魂,因有执念而徘徊世间。
    反正除了你…我什么也没有———


    魂灵之力,是这世上最玄妙不可测的力量,即使是我,都未曾堪破。


    我也有…【黄泉之境】?


    我们并非神明,我们不过是向阳冥司祈求的普通人。
    我们祈求,愿你们长乐永安


    【灵魂】是超越现世维度的存在,那种力量没有上限和边界。


    我们祈求,愿一切重来。


    收起回复
    2楼2018-07-19 20:16
      第一约•重新来过
      无边无际的黑暗缓慢的消退,悠长轻缓,如同来自彼岸的歌声减弱直至消失,意识逐渐清晰,突然有光芒亮起。

      杨敬华猛然坐起,下意识抬手摸剑,一把抓了个空,他这才反应过来。匆忙抬头环视周进环境。不算陌生的天花板,房间空荡,墙面雪白,右手边的柜子上摆着一面镜子,镜面澄澈明净,映出他的影子。


      他震惊地看着镜中身青涩绿衣的少年,在那瞬间连呼吸都完全停止。


      无数年的记忆迅速回笼,杨敬华死死盯着镜面,看的不是自己,而是站在他身后穿着黑色风衣的白发男子。他双手用力扣紧柜子,指节青筋暴起,力道大到像要把柜角都捏碎,却没有一点力气回头。


      “别看了,杨敬华。你已经死了,被车撞的。现在的你是是灵体状态。”


      端木熙。


      “你是..那个阳冥司?”


      当年曾有的每一句对话却曾被他翻来覆去的回忆过,像用刻刀深深刻在心底。但是这时杨敬华只剩满心的混乱与复杂,他拼了命的抑制住那个到了嗓子眼的名字,故作平静,单手按着柜子,慢慢转过身,重复着当年的对话。


      对此毫不知情的端木熙双手插在衣兜里,表情依旧冷淡。


      “你可以叫我端木熙。”


      我知道你叫端木熙。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杨敬华能够清楚地背出曾经对话的每一个字,他本能的想先维持着前世的轨迹再慢慢斟酌考虑,但在目光再次对上端木熙的这一秒,所有的周密思虑全部轰然崩塌,太过炽烈的情感如山洪溃散冲击,让他几乎难以站稳。


      如同第一次见面一般,白发的阳冥司眼神冷漠,没有一点生气。


      杨敬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控制住冲上去抱住那个人的欲望的。


      “我死了?”但他不能让端木熙怀疑他。杨敬华看向自己的右手,手指上空空荡荡,干净的刺眼,他强迫自己抬起头又看向镜子。再想改变什么,都绝不是戴回锁灵戒之前。唯独在这件事上,他不能冒一点风险。患得患失的心情像一个刺,狠狠扎在他心底,他很难维持住应有的语气“我死了怎么还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鬼不是没影子的吗?”


      其实到这个时候,对话和上一世已经出现了不同。但端木熙还是咔嚓按开打火机,点了支烟,没急着抽,只是用白皙修长的双指夹着,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语气淡淡“这也是我之所以在这里等你的原因。”


      一般人确实如此,死后便与这个人世没有关系了。但有些人例外,他们会在镜中或水中留下影像。就是即便失去肉体也可与阳间保持联系,这种人一般天生便有很强的灵念力,比如—-你活着时便能看见那些东西。


      杨敬华在心中跟着端木熙重复了一模一样的话。看着后者没有神采,死气沉沉到仿佛机械般的眼神,心中钝痛,很想上去把这个仅仅十七岁却已经背负了那么多的人拥进怀里,却忍了又忍,告诫自己现在并没有身份去那么做。


      “所以呢?”


      “我提醒一下现在你的状况。”端木熙看了一眼手中还没碰过的烟,丝毫不可惜的把它按灭在烟灰缸里。他向杨敬华伸出了手“人死后只能在世上停留七天,如果不想就此消失的话,你可以选择做我的影灵。”


      杨敬华花了大概半秒钟思考要不要走前世路线半推半就。


      “跟阳冥司签订契约,协助我工作。”没有得到回应,端木熙也并不着急。依旧不急不缓的解释“只要我活着,你就可以一直维系灵体的状态。”


      去他的前世路线和半推半就。


      “好。”


      人死后有三个阶段,刚死时的懵懂期,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亡的反抗期,意识到自己新形态的亢奋期,以及最后阶段,接受事实。


      杨敬华未免过渡的太快了些。

      他答应的太干脆,甚至没有等端木熙说完,没有多问一句。端木熙一下子有被刷新了世界观的感觉。竟不知这人是太过相信他,还是太过天真。


      “和你签订契约需要做什么?”见端木熙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有点慌了的杨敬华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他是真怕端木熙改变主意。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最开始端木熙会选择他这个实际上(起初)灵能力不强的灵鬼,但是没关系不管最开始是什么目的他杨敬华不在乎———


      “把这个戴上。”端木熙垂下眼睛,把锁灵戒递到杨敬华面前。


      杨敬华根本没有多加思考,甚至没等端木熙说完,他伸手拿过锁灵戒直接套在了手指上。属于阳冥司的纯净灵力在戴上锁灵戒的同时涌动过四肢百骸,世界在这一瞬间变的真实起来,他眨了眨眼,突然感觉鼻子发酸,眼前一片模糊。


      回复
      3楼2018-07-19 20:21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9 20:5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9 21:24
            第二约•相信你
            阳冥司!”
            红衣的小女孩从墙里走出来,长相清秀可爱,乍看像个七八岁的萝莉,阴沉的神色却让人从心底发憷,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样子。
            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总算找到你了!”
            她低低笑起来,身后有阴冷的气息涌出,如同无数只狰狞的手。对于阳冥司她不敢大意,却也不想浪费精力在别的方面,因此只是瞥了一眼杨敬华,蔑视之意一清二楚。
            “*****的小子,闪开!”
            连我是影灵都看不出来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信心挑战阳冥司啊?
            曾经吓到了初出茅庐的影灵,但现在的杨敬华却不再畏惧,比起寅哲神龙昔仁等等一些对手,这女鬼差了几个世纪那么远。
            “看你这次往哪逃!阳冥司!”女鬼尖叫着扑了过来。
            “我从来不逃。” 端木熙不知道杨敬华在想什么,只以为他被吓到了,伸手搭在他肩膀上想把他拉开。杨敬华早知道他会这么做,另一只手一把按住他“让我来吧。刚当了你的影灵,我总要有点用才是。”
            端木熙微微愣住。
            杨敬华也没顾得上多说,满心都是爷爷要在端木熙面前好好秀一波的兴奋。虽然现在没有落月剑,但端木熙教的灵力化剑还没忘,双指点在锁灵戒上向外一拉,冰蓝色的灵气剑出现在手里,他随手挥了挥,伤害肯定比不过堂堂落月剑,但上手感觉倒没有什么很大的差别,他握剑向前一扫,径直迎了上去。
            “…这形状…”端木熙的确不怕杨敬华受伤,说到底不过是个女鬼,就算杨敬华败了上去救也来得及,他的目光更多是被杨敬华手里的灵气剑所吸引“…果然是那个人的…”
            在这个时候杨敬华已经快速的结束了战斗,只是寻了个空隙,一剑就把女鬼拍翻在地。本来想直接打散,想了想还是没直接这么做,他的战斗能力应该已经不大合理了,还是少让端木熙多想为好。
            所以权衡利弊,他转头问端木熙“下面怎么办?”
            端木熙没什么表情,即使他胜了,似乎也在预料之中,只是一手扯开裹在手上的黑布条,掌心红色的印记慢慢亮起,他的语气同样没什么波动,与杨敬华记忆里那个有“人气”的端木熙实在是相差甚远。“我来净化她。”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一听这话红衣女鬼立刻尖叫起来,大眼睛里有泪水涌出来,带着恳求,像和家人走散的孩子一般无助“我不想死!”
            杨敬华没管她在叫什么,听到端木熙的话,点点头哦了一声,剑刃往下一压,红衣女鬼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就被斩散,微弱的灵力一晃,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开什么玩笑,端木熙肯定是会用黄泉之境查看这女鬼的一生的。以端木熙过目不忘的能力…他怎么忍心。
            【 你的一切,悲伤,痛苦,喜悦,我都要感同身受。】
            这一次端木熙倒真的有了些惊讶的样子。显然没有想到杨敬华下手会那么果断“……你?”
            “你来我来不都一样嘛。”杨敬华站起,比了个耶的手势,笑起来眉眼弯弯,灿烂如暖阳。他当然知道端木熙是什么意思,只是顺势带偏了话题“你就不用感谢哥了~”
            端木熙沉默着看了他一会,似乎斟酌了一下言辞,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自顾自地点了支烟,转身往楼下走去。
            杨敬华收起了灵气剑,没急着跟上去,站在原地挣扎要不要上去抢了端木熙的烟,一个臻灵体质还是未成年抽个什么烟!要是以前——-
            可恶现在情况不一样就不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咣当!
            后脑勺猛挨了一下,像一头撞在墙上,杨敬华顾不得喊疼下意识的就要灵力化剑准备迎战了,但走在前面的端木熙却在这时停下脚步, 仿佛背后长了眼睛,没回头,语气凉凉
            “忘记告诉你了,记着你的活动范围只能离我方圆180尺。”
            ……绝对是在报复吧!
            杨敬华愤恨不已的撇嘴,只是他没注意到,见到这样有了鲜活感的端木熙,就算被有意无意的阴了一把撞在空气墙上,他仍然高兴,甚至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诶端木,咱们商量一下吧?”
            新任的影灵飞快跟上去,像只聒噪的麻雀绕着自家阳冥司叽叽喳喳。
            “你这是把我当风筝放诶!我保证不离你太远你把这限制解开怎么样?喂喂哥刚刚给你立过功……”
            端木熙步履轻缓稳定,仿佛屏蔽了一切杂音,无动于衷。唯独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微微侧头,看了杨敬华一眼,目光接着转向太平间的方向。见他这个眼神杨敬华顿时心中一凛,果不其然听到端木熙开口,声音不响。
            “你为什么能下手那么干脆?”
            “哇!不是你说要净化的吗!”杨敬华(飘起来)才搭到端木熙肩膀上,弯了弯眼睛歪头一靠,轻笑 “我相信你嘛。”


            回复
            6楼2018-07-19 22:42
              顶,好看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7-19 23:06
                好看,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20 00:06
                  加油


                  回复
                  15楼2018-07-20 09:01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20 09:01
                      求喜欢求评论……欢迎剧情讨论QvQ,我需要动力……


                      收起回复
                      18楼2018-07-20 11:08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7-20 11:25
                          啊拉已收藏,在灵契吧里找一篇甜文真心难所以楼楼加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20 11:34
                            楼楼加油,吾辈前来顶楼,我顶,我顶,我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0 13:54
                              加油(๑°3°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20 14:08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0 22:14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20 22:14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20 22:14
                                      死命往上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20 22:38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21 09:55
                                          第五约•保护你
                                          “话说起来,端木你不是在楼下吗?”
                                          不过三秒钟,杨敬华又围着端木熙团团转起来
                                          “怎么突然上来了?是不是担心我啦?我刚刚怎么样厉不厉害?……”
                                          端木熙觉得竟然真的担心过这家伙的自己简直是个智障。
                                          “你也跟着来吧。”竭力屏蔽耳边某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转身走出门时,端木熙语气淡淡“外面终究太危险,那些死灵说不定还会回来,端木家的防护比较安全。”
                                          “喂喂端木熙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闭嘴,烦死了。”
                                          你现在这样跟我说话你以后会后悔的你知道吗!
                                          杨敬华愤恨的抢在他们之前穿车门进去,往副驾驶座位上一坐,扭头表示自己与阳冥司的不共戴天。半分钟后败下阵来,小心翼翼转头瞥专心开车的端木熙。
                                          除却周身那般凛然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现在的端木熙和他最后的时刻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并非时光对他多么厚爱,恰恰是因为时光太苛刻,给他分的光阴太少。
                                          你跟他置什么气呢。
                                          杨敬华垂下眼睛,眸光微微暗淡。
                                          即使到了最后,端木熙也不过仅仅十九岁。
                                          ———一定会有办法的。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无论多少次再临端木家,杨敬华都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嗯…真是超有钱啊超有钱……
                                          ————只可惜这样的大好风光,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住在里面的,十之八九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杨敬华看着欢迎端木熙回来的浩大阵势,乍看起来就像王回归到了自己国度,但如今却是看清楚了,曾经的震惊羡慕感动一点也找不回来,仿佛过眼云烟散于风中。欢迎中的“欢”,可没有几分真实的意味在其中。
                                          他看见端木熙站在人群里,像被粉丝层层簇拥,周身热闹非凡。但他站在那里,却如与世界隔着厚厚的磨砂玻璃,身边即是闹市,而他孤身一人,站在荒芜的星球中央。
                                          “端木!”
                                          杨敬华迅速摆脱了无意义的寒暄闪到端木熙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仿佛不这样做,端木熙就会消失一样。后者有些疑惑看了他一眼,却没挣脱任他抓着。明明经过一晚上的奔波已经疲惫极了,却强压在眼底,面上并未显露丝毫。
                                          “没其他事的话我回屋了。”
                                          “好好!速速布置下去,辰时举办影灵【认契仪式】。”太奶奶像任何一个挂心孙辈的老人,慈祥的叮嘱着身边的人,倒是没什么反对。
                                          “等等!”端木寺芸疾走两步,一把抓住端木熙的手臂“我话还没说完,…”
                                          “话没说完明早再说!”杨敬华一把拍开端木寺芸的手,侧身插在她和端木熙之间,虽然还是少年的体形,动作却异常强硬“他今天晚上东奔西跑了几个小时,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天都快亮了!还不让人休息了?!”
                                          许是一瞬间影灵身上的气势太过贲烈,端木寺芸一时愣住。
                                          杨敬华才没心思多想,见端木寺芸停了,立刻转身推端木熙“行了行了,看什么看呢,别作践自己身体了,赶紧的休息去!”
                                          端木熙微微嗯了一声,被他推的走了两步,停下来回身看了眼端木寺芸,没说话,最后顺了影灵的意,往自己的别墅走去。
                                          端木寺芸还想拦,秦诗瑶拉住她,摇摇头“杨敬华说的对,有什么话你明早找熙说吧……我也走了。”
                                          她非常匆忙的追了出去。
                                          “……端木熙还真是养了条够护主的狗。”站在原地的端木寺芸看着端木熙离开的方向,沉默了半天,方才寒声道“派人去调查那个影灵的来历,端木熙从不浪费事情在无意义的事情上…这个影灵,一定不简单。”
                                          “是。”


                                          此时端木寺芸口中不简单的影灵正在别墅里无聊的转圈圈,楼上楼下晃了几遍。算着端木熙差不多应该睡着了,才一晃身慢慢飘回卧室。
                                          白发的阳冥司戴着耳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清醒时那种冰冷漠然的气势略略消退下去,睡颜显得安静极了。杨敬华撑着头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像是想了许久,最后跳下椅子,走到床边半跪下来。
                                          又见到你了。
                                          ……真是,像一场梦一样。
                                          直到现在杨敬华才有时间理一理今天发生的事情。稍一晃神,上一世和这一世的一幕幕交错闪过眼前。他没有端木熙的过目不忘,甚至说以他的没心没肺,很多事情不放在心上,着实忘得快。
                                          可是端木熙留给了他太多时间去回忆,去死死记住从相遇到分别的一点一滴。即使隔了一世,端木熙所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如昨日刚发生一般清晰。
                                          他独立于世,唯有回忆相伴。
                                          你是光,我是影。杨敬华存留于世只为了端木熙,光若不在,影何长存。
                                          无论是神,是魔,是随便什么东西,重新给了他一次机会。
                                          杨敬华伸手握住端木熙一只手,与影灵偏向温凉的体温不同,阳冥司的手带着生命的温暖。他握着那只手轻轻贴在脸颊边,微微偏头,像依靠着一般,慢慢闭上眼。
                                          这一回,一定保护好你。


                                          “…那个影灵怎么不出来?”
                                          “不仅没出来,他还待在端木熙卧室里。”所以也不能溜进去。
                                          “……无耻之尤!人渣败类!”


                                          收起回复
                                          31楼2018-07-21 10:39
                                            有没有人呀( ̄▽ ̄)^继续求评论求回复~~


                                            收起回复
                                            32楼2018-07-21 10:40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21 11:04
                                                加油(ง •̀_•́)ง+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7-21 11:44
                                                  加油,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7-21 14: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7-21 17:36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21 19:53
                                                        第六约•认契

                                                        依旧是对着镜面,再一次看到端木熙给他系上那根上一世过早毁掉的流苏,杨敬华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恍惚间,历史重复,似乎一切都不可改变一般。
                                                        【这条流苏,绝对不能损坏。】
                                                        【这条流苏,我的头发…是我的生命之源,只要戴着它,你就不会消失。】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脑后那条流苏,望着镜子,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轻轻闪了闪。但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站起身,跟着端木熙走向祭坛。
                                                        真的很像婚礼啊。
                                                        如果端木熙穿山神祭那身就更好了。
                                                        上一世的杨敬华曾经被认契仪式的盛大所震撼到,但这一次他已经内心毫无波动了。就像是在经历一场早知结局的戏,明明白白的知道下一秒的人物情节,没有丝毫真实感。
                                                        他看着端木熙从太奶奶手里接过长剑,感受到了久违的熟悉,并非仅仅来自记忆,还有涌动的血脉深处。
                                                        他迫切的想要拿到落月剑,只有拿回落月剑,他才真切的拥有站在端木熙身边的能力,才能保护好他。
                                                        “有什么感觉?” 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端木熙执剑回首问他。他顶着纱抬头看去,犹豫了几秒,发现自己并不想,也做不到对端木熙说谎,于是实话实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它会对我很有用。”不过后一句不是他感觉,而是他知道。
                                                        阳冥司面色有刹那的阴沉,没再多说,转身继续了仪式。
                                                        ……似乎以前端木熙就不想让他碰落月剑,现在该不会更不同意了吧?
                                                        这可不行啊。

                                                        一日为灵,终生为影,灵气共生,命魂无分,阴阳调和,万物皆宁。
                                                        “我杨敬华,自愿成为第六十三代阳冥司端木熙的影灵。”
                                                        再次见到誓词,杨敬华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接过来就开始念,他的声音不大,轻柔缓慢。拿着剑聆听的端木熙听的都微微皱眉,恍惚觉得他像在用生命吟唱祭神的誓言,语句平淡,声音却竭尽了温柔与深情。
                                                        “以锁灵戒为契,灵气共生,分享灵魂,相伴相生…”
                                                        他看了一眼最后两句誓词,顿了顿。
                                                        “直至死亡…永不分离。”
                                                        若是地狱我也陪你一起去…直至死亡…也不会再把我们分开。
                                                        杨敬华轻轻闭目,用力握紧了手上的誓词。
                                                        “端木熙!别以为有了影灵老子就不敢动你!”预料之中的不速之客来的很准时,瞬间打破了认契仪式的庄重严肃。杨敬华顺势站了起来,兴味索然的听着上一世听过一遍的谩骂,就像在看猴子在舞台上乱跳。把恨意转嫁到别人身上,是最低劣也是最让人看不起的。
                                                        只是,司徒律不能死在端木家。
                                                        “端木熙!”即使被自己父亲拉着,司徒律仍然拼命挣扎,发出愤怒的吼声“人在做天在看!欠的债总是要还的!”
                                                        原本无动于衷的杨敬华听到这句话时心中骤然一震,他猛地转头看端木熙,后者表情冷漠,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微微偏转了头,仿佛刻意的回避他的目光,没有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情绪。
                                                        端木寺萍。
                                                        无论是神龙章轩,还是端木寺萍,大概都是端木熙把自己封锁的越来越严密的助推器,是端木熙自己为自己施加的枷锁,把真正的自己封印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杨敬华突然觉得惶恐。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朝一日,再次误打误撞的找到锁孔,叩开那扇被锁链层层封死的门。
                                                        认契仪式本来也不长,很快就落下了尾声,而端木熙表现的一如司徒律的事情完全没发生过一般。没有跟别人多说,也没有跟杨敬华有什么解释,揉着脖子说了一句“累死了要睡觉”就独自回了房,毕竟对于阳冥司,除了睡觉也没什么更好的恢复方法了。
                                                        怎么办呢……
                                                        “杨少爷!”
                                                        ……嗯?
                                                        “杨少爷……那个打扰您了…”黑灰衣服的中年人挂着满脸无奈的笑容,半弯着身子一路小跑到他面前,神态恭敬“我是这个家的管家,司徒……”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敬华明白了,再想不起来他就是傻了“你要给你儿子道歉?”
                                                        “…对对…”司徒管家小心的赔笑着,神态苍老又卑微,像极了工地上满身风霜的农民工,为了不懂事的孩子费尽心血“犬子年轻不懂事…冲撞了少主人…”
                                                        杨敬华早已记不清他当年此时的样子,却蓦然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这人在大堂苦苦恳求端木熙去禁地救他儿子,却在端木熙失联后推卸责任漠不关心的神态。他慢慢冷笑起来。
                                                        “不必了,受不起。”
                                                        满心以为他会一口答应下来的司徒管家被这一句堵住,目光中露出难以掩饰的惊诧愕然,显然没有想到这位来自市井的影灵会如此不好对付。杨敬华不在乎他在想什么,迎着他的目光,向前倾身靠近,带着点笑容,几乎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宛如恶魔从地狱传来的耳语,一字一顿,字字如刀。
                                                        “管好你儿子…我知道他想害端木熙,别让我找到机会…我杀你们全家!”
                                                        杀人是一条不容轻易逾越的线,杀一人往往要用一生时间,但如果曾经已经越过了,就算再杀万人,反而快得很,心里也不会再有什么负担了。
                                                        撂下这样一句话,杨敬华也懒得再看司徒管家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正看见秦诗瑶被嘭的一声关在门外。
                                                        ……发生什么事了?
                                                        “不进就不进!端木熙!大笨蛋!”秦诗瑶气的连淑女气质都不要了,站在门口就冲里面喊,如果有个背景特效,大概是熊熊燃烧的火焰,猛一转眼看到茫然的杨敬华,瞬间转火,连他也迁怒了“凭什么你就可以随便进他房间!我恨你!”
                                                        ……所以你跟端木熙说了什么?
                                                        躺着也中枪的杨敬华满脸满心都是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的茫然,犹疑的看了一眼气冲冲离去的秦诗瑶,觉得自己很无辜,无辜的像路边的小白花一样。
                                                        小白花默默地飘进房间里,看见端木熙坐在床上,垂着头,单手捂着脸,银发投下的阴影盖住了他的半张脸,看不清他的神态,只是天光照耀下,那个身影显得格外单薄与孤独。
                                                        上一世这个时候,杨敬华也是刚刚接触了全新的世界,处在陌生的环境里,举目所见尽是敌意与冷漠,他自己都是满心彷徨不知所措,又哪里看的到那个“完美”的端木熙背后有什么样的疲倦。
                                                        杨敬华在床边坐下,向前探身,抱住了端木熙。


                                                        收起回复
                                                        38楼2018-07-22 07:18
                                                          这次把誓词念了!


                                                          收起回复
                                                          39楼2018-07-22 07:18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7-22 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