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洋吧 关注:20,178贴子:138,368

【原创】薛洋同人之烨烨洋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真的很喜欢薛洋,也没觉得他做得多么让人无法原谅。毕竟每个背景或者时代价值观都不同,以现代社会的三观去看魔道,觉得有些偏颇了。拒绝暧昧,文笔渣,请酌情留情。
排雷:原创攻;薛洋曾深爱过晓星尘;攻并非一开始就喜欢薛洋。#薛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19 21:58
    薛洋缓缓睁开微微有些干涩的眼睛,看到眼前的情景,眼底由茫然转为丝丝惊诧。这里该是个人家的屋舍,可自己……不是死了吗?死于失血过多,死于痛心断肠,死于无边的绝望。
    “道长……”薛洋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两手死死地攥着。锁灵囊,霜华,道长的尸体,还有,那颗已经发黑的糖,他没能留住道长,最后连这些也留不住。
    他薛洋活这一遭,吃过许多苦,做过许多事,遇到过许多该遇到不该遇到的人,到最后却是如此结局。呵,不过比起在世上苟延残喘也差不到哪儿去就是了。
    只是如今,到底是谁还会救我呢?当真是多管闲事。薛洋一点儿也不感激地想。
    薛洋撑起双手想要站起身来,却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忽然怔在那里。这句身体……竟然是完好的么?
    薛洋有些不敢相信。被常慈安碾断小指和被蓝忘机砍断手臂的记忆依旧在记忆中无比鲜明,怎么会……薛洋想起了什么,急忙来到桌上的铜镜前,看清镜中熟悉的面容,薛洋松了口气,是自己的身体没错。
    只是……薛洋皱起眉头,感受着这具身体内部充沛的灵力,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将自己那样破败的身体修补成这个样子?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是为了阴虎符?还是说……这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善心发作?想到最后一种可能,薛洋轻嗤一声,他可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能有这么好,能再遇到一个晓星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0 13:50
      薛洋打量着这个略显简陋的小木屋内部,看到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茶具,挑了挑眉。薛洋懒洋洋地坐在桌边,自行倒了杯茶,抿了一口,眸中闪过些许惊异,顿了顿,又继续喝了起来。
      薛洋已经喝完了两杯茶,那人还没回来。薛洋有些不耐烦,打算去外面走走。刚打开房门,薛洋便怔了怔,鼻尖泛着清浅香气,院中竟是一派恬静的田园风光。数棵花树,于轻风中落英缤纷,旁边一大片绿油油,齐齐整整的,看起来似乎是……庄稼?几棵葡萄架攀爬在院墙上,已经结出了许多果实。这样的环境,清新的气息,确实有些让人心旷神怡。
      薛洋更加疑惑了,救他的,到底是什么人?薛洋走到花树下,忽然发现被掩映的地方还放置着一张软榻。这人还真是……薛洋撇了撇嘴角,径自躺在了软榻上,感觉还不错。薛洋甫一闭上眼睛,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薛洋警惕地睁开眼睛站起来,看向发出声音的人。那人一袭白衣若雪,面容俊逸,目光清浅,唇边一抹浅笑,端得一派出尘之态。
      薛洋晃了晃神,竟有一瞬间以为看到了晓星尘。不过同样是一身白衣,一抹浅笑,晓星尘给人的是亲近之感,此人却仿佛从骨子里透出一股疏离。而且刚才他丝毫没察觉到这个人的靠近,此人,绝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薛洋打量着白衣人,白衣人也神色不变任他打量,唇边的笑弧度就没变过。薛洋见此倒来了兴趣,问道:“是你救了我?”
      白衣人与他对视,依旧浅笑:“确是如此。在下风流烨,常隐居于此地,月余前曾出过一次门,偶遇阁下魂魄,似是执念未消,在下便自作主张替阁下重塑了身体,希望能帮到阁下。”
      薛洋此时却是十分惊讶了,“重塑身体?”
      “阁下可曾听说过九叶双生莲?”
      薛洋当然听说过,传闻中有祁山乃仙山,其上便生长着九叶双生莲,有生死人肉白骨之奇效,只是从未有人真的找到过祁山,也就从未真的见过九叶双生莲了。薛洋看着风流烨,目光幽深。
      风流烨恍若未觉,“在下便是以莲为发,以茎为骨,以藕为肉,以莲子为器官,以叶为肤,按照阁下的样子炼就了一副躯体,然后将阁下魂魄封入躯体,置入莲池中一月左右,直至池水化为血液,魂魄逐渐融合,躯体便有了生机。”
      薛洋沈默了片刻,忽然笑了,两颗小虎牙在日光下熠熠生辉,“你知道我是谁?”
      风流烨看着薛洋,笑着摇了摇头,“在下不知。”
      “哦?”薛洋挑了挑眉,唇边笑容邪气四溢,凑近了问他,“当真不知?那你因何救我?”
      “只是有些乏了这样的生活,热闹些便是好的。”风流烨说得毫无犹疑。
      “你是想让我留在这里?”薛洋问他。
      风流烨摇摇头,笑容加深了些,“不,是在下想要离开。”
      薛洋微微皱起眉头。
      风流烨又开口了,“在下觉得阁下复生后身边该很是热闹,想必可以让在下的生活变得有趣一些,不再这般乏味。”
      闻言,薛洋嗤笑了一声,“就为了这个原因便费了这么多力气?找别人不是一样?”
      “相遇便是有缘。那个时候恰巧碰到了阁下,产生了如此想法,便是一种缘分,费多少心力自是应该的。阁下可愿答应?”风流烨注视着薛洋,温和的声音缓缓流出,等待着薛洋的答案。
      薛洋并未立即回答,像是有些出神,有一瞬间身上流露出一种悲哀的气息。“好啊。”回过神来的薛洋轻声应到。
      薛洋应完便转身回了房间,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可风流烨却感觉到,薛洋的背影竟有些许落寞之意。不过,风流烨轻勾起嘴角,一切跟他都没关系不是么?他只负责当个旁观者就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23 16:5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23 18:4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3 23:2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4 01:16
              楼主记得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4 13:02
                注意:发现文案中的“攻并非一开始就喜欢薛洋”似乎有点儿歧义,楼主的意思并不是说攻过去有喜欢的人啊,就是说并非一见钟情或者因为别的渊源喜欢薛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24 18:14
                  dd


                  收起回复
                  12楼2018-07-24 18:5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24 22:20
                      薛洋坐回木桌边,手指轻抚杯壁,入口的茶水已经有些凉了,却还是能感觉到身体内部的灵力正被温和滋养。这茶水当真奇妙,不过对于那个连九叶双生莲都可以得到的人,想必也算不得什么了。
                      风流烨到底是什么人薛洋不清楚,却可以肯定他的实力绝对高深莫测,凭他现在的能力定是无法与之抗衡的,不如静观其变,反正他也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薛洋放下手中茶水,嘴角泄出一丝苦涩的嘲弄。晓星尘,风流烨说相遇即是有缘,我们的相遇,怕就是一场孽缘吧。
                      “饶了我吧……”那人颤抖的声音犹在耳侧,薛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晓星尘,道长,我后悔了,死去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想通了,我允许你离开我,只要你还活着……
                      想到了什么,薛洋倏地睁开了眼睛,眼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风流烨……薛洋紧攥起双手,他能得到这许多灵物,能够炼就人身,能够看到魂魄甚至知晓引魂之术,他会不会也有办法救道长?
                      待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薛洋便打开房门去寻风流烨了。
                      院子不大,薛洋一眼便看到拥有出尘之姿的风流烨弯着腰在……侍弄庄稼,面色亦是极为平和。
                      薛洋努力忽略内心的复杂感受,径直来到风流烨面前,在风流烨前面投下一大片阴影。
                      风流烨见此便直起腰来,脸上露出些许疑惑的表情,声音依旧温和,“阁下可是有何事?”
                      薛洋直直地看着他,声音似稳却泄出一丝急切,“你可有收集破碎残魂的方法?”
                      “阁下的意思是,将四散的残魂复原?”
                      “是!你可有办法?”薛洋的心情愈发紧张起来。
                      风流烨看着薛洋,缓缓笑着道:“自是有的。”
                      那一瞬间,薛洋甚至感觉有些晕眩,巨大的惊喜让他竟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薛洋用尽全部的力气才控制住了自己不在外人面前失态。
                      “你想要什么?”理智重回大脑的薛洋很是觉得风流烨绝对不是见死即救的善心人士。
                      风流烨却并未回答,只是反问回去:“阁下如何知我会答应?”
                      注意到风流烨的话中已经由“在下”变成了“我”,薛洋心想“果然如此”,面上却是笑了起来,“你救了他后,我身边定会更有意思,你不也可以过得更有趣些?而且——你还可以像我提出要求,如何,可愿答应?”
                      薛洋说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却并非如此。他不了解风流烨这个人,实力也远远不如,若真的不答应,他怕是要好好想想办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24 23:04
                        dd,楼主写得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25 11:48
                          风流烨没立时说答应或者不答应,只是清浅的目光看着薛洋,过了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我现在身边没什么人手,到时若有些事想做,怕还是要仰仗阁下了。”
                          “好说好说。”薛洋嘴角却依旧含笑,眼底却暗藏着丝丝防备。
                          风流烨将薛洋的情状全数看入眼中,心里有些好笑,他现在确实没想做什么啊。不过,以后会不会想做什么他也不能保证。
                          风流烨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忽然问道:“阁下可否告知名讳?”
                          薛洋笑容不变,“当然可以,我叫——薛洋。”
                          风流烨不怎么关心世事,这二字倒还真听说过。他这些年很少出门,没想到出了一次门到义城便将义城百姓议论话题中的主角带了回来。
                          薛洋盯着风流烨的脸,奈何风流烨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什么也看不出来。
                          风流烨感受到薛洋炯炯的视线,心内微微感慨,“原来是薛公子,我在义城时无意中听说过阁下。”
                          风流烨将手帕塞回袖中,继续道:“之前听闻阁下与义城颇有些渊源,如今想来,确实并非谣言。”
                          “哦?”薛洋微眯起眼,微斜着身子,一只手把玩着旁边的庄稼叶子,表情似笑非笑。
                          风流烨笑了笑,“阁下可知我便是从义城将你的魂魄带回来的?都说人死如灯灭,阁下的魂魄却并非如此,想必义城便是阁下生平执念最深的地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25 22:2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25 23:17
                              薛洋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滞,又迅速恢复如常。
                              “执念么?呵,也许吧。”薛洋知道,自己执着的不是义城这个地方,而是跟道长生活在一起的日子。
                              “明天可能离开?”薛洋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晓星尘醒来的样子。
                              风流烨看出了薛洋的急切,正好自己也很有些无聊,便应到:“自是可以。我们的东西不多,今晚稍稍收拾一下便好。”
                              薛洋听到风流烨如此自然的说“我们的东西”,内心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们话都没说过几句,也不算了解对方,却莫名其妙地要同行了,风流烨这话说的好像他们很熟悉似的。不过这点儿事小心眼儿如薛洋都不愿意计较。
                              其实风流烨自己也很意外,不过仔细想想这话虽然稍显亲密了些,却也没什么不对。自己应该是平时一个人习惯了,此次跟人结伴同行,目的不同却可谓一致,竟潜意识中认两人为一体。
                              风流烨想通后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丝毫未觉察到自己此举表明他对薛洋是足够欣赏的。若是他对薛洋厌恶或者无感,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自然而然说出这样略显亲密的话,也不会对与薛洋同行毫无不情愿之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26 20:54
                                首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26 20:58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26 21:30
                                    dd,我竟然不是第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26 21:51
                                      薛洋得到了答案,心里的重石放下了一半,另一半是因为对风流烨还不信任。不过有些事薛洋自己也觉得奇怪。他怀疑风流烨的目的,却不曾怀疑风流烨是否真的能救晓星尘。他虽然不信任风流烨,却无法生出排斥之感来。
                                      薛洋看了眼风流烨,说实话能让他觉得印象不错的人没几个,今天又多了一个。这人虽然看起来很是虚伪高深,但是相处起来却出乎意料地舒服。而且这人明显知道他薛洋的斑斑劣迹,摆出的却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不管这人心里怎么想,这样的态度确实很让他满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6 22:55
                                        (●'◡'●)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26 23:4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26 23:47
                                            楼主觉得有必要关于 风流烨是个什么样的人 稍微说一下。他呢,比较随心,也许可以算是亦正亦邪那一类?他的能力和身份让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基本上吧,还没完全定下来)但是是应该还是有原则和底线的(大概?)哈哈哈哈


                                            回复(4)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7 00:52
                                              在薛洋思绪翻飞的时候,风流烨却是眉梢微动,似乎想起了什么。“阁下在此稍候片刻可好?我有一物要交给阁下,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物归原主?薛洋笑眯眯地应了,心里隐隐有了预感。
                                              果不其然,风流烨转身去了一间屋子,片刻后,缓步走出的他手里拿着一物,那是薛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降灾。
                                              风流烨将降灾递给薛洋,笑着说道:“阁下有所不知,在义城时我因机缘巧合遇到了此剑。我见它颇有灵性,却不知何故被封印了。宝剑蒙尘未免可惜,我便将它带回来解了封印。它本一直乖巧得很,却在我将阁下魂魄带回后频繁异动,想来是阁下的佩剑——降灾?”
                                              薛洋接过降灾,感受着它身上丝毫未减的浓重戾气和亲近感,心情有些变好。“没错,是降灾。”薛洋说完,便后退几步手持降灾使了几个招式,想要练练手感,毕竟多年没有用过降灾了。哦,也不是,他死的时候用的便是降灾。薛洋握剑的手紧了紧,眸中闪过一抹自嘲,招式愈发激烈起来。
                                              温柔的日光倾泻,映照在风流烨眼中的,是青年肆意舞动的身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27 00:5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27 02:04
                                                  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27 08:5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27 12:46
                                                      坐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27 12:48
                                                        清晨,薛洋睡醒后起身出房门,看着院中无声无息多出的两匹骏马,心内有些疑惑。
                                                        正在此时,耳边传来“吱呀”的一声,是隔壁的房门打开了,薛洋下意识地转头。
                                                        风流烨目光与他相遇,微微一笑,俊逸的面容显得愈发脱俗。
                                                        这张脸长得倒是真不错。被惊艳了一瞬的薛洋心道。
                                                        “这两匹马,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薛洋问风流烨。他昨天夜里有出去过,明明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养马的地方。
                                                        风流烨感受到薛洋的疑惑,看了眼正悠哉悠哉的两匹马,浅笑着道:“古有画饼之说,现有捏马之术,世人不知,不过是材料难寻罢了。”
                                                        闻言,薛洋便没再说什么了,只是心里愈发好奇起风流烨的身份来。难不成这人还真是长在传闻中仙山之上的神仙?
                                                        倒也有可能。薛洋上下看了看风流烨,下了结论。
                                                        风流烨察觉到薛洋的打量,知晓他内心定是疑惑他的身份,不过他并不想多说什么,也没有多说的必要。他看向薛洋,笑着问道:“行李我已备好,无事的话我们便上路?”
                                                        听到这话,薛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好像什么都没有。不过薛洋是谁,那可是当年的夔州一霸,买东西不给钱那是常事,给了钱别人反而战战兢兢,担惊受怕了。所以薛洋脑海中这个认知真的只是一闪而过,连朵水花也没泛起来。至于风流烨其实帮他准备好了的事实,也理所当然地被他忽略掉了。
                                                        薛洋点头,转头说道:“我要到城里去打听一下消息。”
                                                        风流烨笑,“日程由阁下决定便好。”
                                                        看着眼前这个声称无聊要看戏的人,薛洋嘴角微勾,是真是假,总会知道的。
                                                        很快,两道修长的身影便于骏马背上绝尘而去,远远望去,分不清谁与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27 22:13
                                                          dd,哈哈,第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7-27 22:4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7-27 2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