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勇者归来吧 关注:16,024贴子:1,789,691

【NO.1归来】风尘莫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古一楼不放文,二话不说文审镇
此文为江湖围城精修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22 20:55
    二楼碎碎念:对你们没看错一个失踪人口爬回来诈尸啦23333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我了吧23333
    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每一次跟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都绕不过两个问题:Q1:你ID后两个字儿咋念? Q2:茜是读xi还是qian?痛定思痛,坚决改名!以后就更名为半棠啦,不过大家不习惯的话也可以叫茜儿啦。至于茜的读音,我个人偏向于qian,至于那个坑了不少人还天天被输入法打成繁体字儿的蘡(音同英)薁(音同玉)……关门,放搜狗百科!(本来想放维基百科,结果那个不靠谱的百科居然没有词条解释……)
    最后一个问题,要是新名字记不住怎么办?
    古风版:半笺尺素寄幽怀,棠梨叶落胭脂色
    吃货版:还能是哪个半棠?就那个拌白砂糖的拌糖呗!
    生物版:为啥叫半棠?因为我有个姐姐叫葡萄糖(单糖)有个哥哥叫麦芽糖(二糖),还有不少亲戚叫多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22 20:56
      三楼自序四年前当我写下江湖围城这个标题时,我也没想到会得到那么多朋友的支持与鼓励,这次开文,也是为了完成一个我与朋友们的约定,实现一个我自己我与大家共同等了三年的许诺。
      三年来,我的文风也改变了不少,现在看原稿感觉每一页儿都是黑历史(捂脸),所以才决定全面翻新😁
      风尘莫叹可能是我唯一一篇长篇文,以后再写文章估计就多以中短篇为主了。
      最后的最后,说说标题。我这个名废也是各种绞尽脑汁儿才想了个名儿,看看江湖围城这个不忍直视的标题名儿就知道起名这事儿有多么的难为我😂我个人一直很喜欢陆游的《临安春雨初霁》,尤其是尾联,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真的就像我心中虹勇的写照。
      辞家十余载,今安可当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22 21:08
        默默顶一下~还记得我这个小透明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2 21:57
          茜儿失踪那么久居然回来了这次好好写啊不许再到最后写个大纲了啊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2 21:58
            啦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22 22:37
              第一卷·踏芳归
              第一回 烟波浩渺少侠启程三台阁 风雨欲来义婢独艳守蟾宫
              你见过冬夜的海吗?
              漆黑,孤寂,夜色浓的像墨汁,又似一口巨大的研钵,将整个海面紧绷绷的罩了个严实。海面死气沉沉,毫无一丝波澜,连海水也是漆黑浓厚的,船无声的行过海面,激起的浪花像是固体的,艰涩,凝滞,向两边翻起又落下。天地昏黑,似是盘古未分天地时的一片混沌。
              就在这混沌天地,冻海僵波之上,似有一星烛火若隐若现,像是燧人氏于须弥之间留下的一芥火种。细看才发觉,那原来是一厢船舱中发出来的微弱光亮。舱房之中,一黄衣少年正端坐于桌案之后,跳跃的烛火映着他微皱的眉心。那少年看眉眼不过外傅之年,目光却是与之年龄不符的沉稳老练。他手里是两张册纸,上面似是一个姑娘的清秀字迹。少年沉吟良久,手指不自觉的揉搓着页脚。约莫一柱香时间后,少年长舒一口气,提笔在镇纸压着的雪白素笺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行字。
              那洒金册纸的上印的是玉蟾宫印,而少年的的落款是:虹猫。
              虹猫将玉蟾宫印信放于烛火之上,突然窜起的火舌很快便将其卷噬干净。虹猫怔怔的盯着灯芯看了一会儿,方将素笺细心的折起,起身出门。
              甲板的栏杆上,不知何时停了一只通体雪白的信鸽。虹猫轻轻摸了摸鸽子的头,又喂了它一把小米,方将信笺塞入鸽脚上绑着的竹筒之中,又用蜡将信筒封好。他轻轻的拍了拍手,鸽子便振翅没入夜幕之中。
              虹猫回房之时三更已过,刚草草睡下,没一会儿就已过平旦之时,忙胡乱梳洗一番便往甲板上来。寒天勤快,四更天时就已起床练功,虹猫来时甲板上已铺了一层薄冰。小狸和叮当也起了,只是不见蓝兔。众人见他眼下有鸦青之色,只道是昨晚未曾休息好,虹猫无心应付,便胡乱搪塞过去。叮当扫了一圈,笑了:“蓝兔这懒丫头,现在还没来,看我去不闹她起来!”话音未落,只见那边有人影过来,偏头看去,可不就是蓝兔。她脸色微白,步履虚浮,整个人如捧心西子我见犹怜。叮当忙扶住她胳膊,众人皆关切问安。蓝兔眼神踆巡不定,直到落在虹猫身上是才有了些许焦距,她轻轻的笑了笑,垂眸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夜梦多,休息的不太好而已。”“嗳?”小狸快人快语,口无遮拦,“你跟虹猫还真是心有灵犀,连失眠都失到一块儿去了!”蓝兔微窘,手指无意识的缠着衣角,虹猫觉得这话有点儿冒犯,又看着寒天叮当似是面色不虞,忙轻咳了一声,用别的话题岔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23 08:09
                哇塞几年没来贴吧的我一进来就看到失踪许久的茜儿。江湖围城我一直收藏着呢。期待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3 10:23
                  伪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3 12:45
                    楼主好,这里新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3 17:57
                      挺喜欢你的文的,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23 22:19
                        更新有具体的时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23 22:21
                          敲盆敲碗坐等蓝蓝霸气回宫!
                          等等还有这段吗_(:з」∠)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23 22:39
                            且不说这凤凰五杰如何,冬至将至,远隔千里之外的玉蟾宫早已为冬至祭祀紧锣密鼓的准备起来。只因宫主不在,这祭祀大典便全权交由掌事大宫女紫兔代理。要说这紫兔姑娘的来历,倒也有一番跌宕起伏,坎坷多舛。紫兔打小就是小宫主的贴身侍婢,两人一起长大,比亲姐妹还要亲密无间,想当年魔教作乱,老宫主七剑合璧后遭剑气反噬,病骨离支,将将捱过一年便在临近年关之时溘然长逝。彼时少宫主不过豆蔻年华,未谙世事便天降大任,而宫中惊闻噩耗,人浮心燥,若不是紫兔与几位主事娘子合力辅佐,玉蟾宫只怕难以为继。又加之七侠初涉江湖之时紫兔曾以必死之心孤身入重围,舍生引炸药,若不是青光剑主暗中相助护其心脉,只怕玉蟾后山就成了瘗玉埋香之地。由此,蓝兔更将其视为左膀右臂,而今七侠受难,紫兔自然责无旁贷的支撑起玉蟾大局,并暗中与七侠相互联系。为了掩人耳目,对外也只说是宫主闭关,暂代大权。
                            这一日,紫兔处理完事务,又绕往大殿简单的布置了一下祭祀的事项,略觉疲乏,便往自己的厢房略坐。她坐在绣墩之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自己在铜镜中映出的身影。她掐指一算,离上一次虹猫来信已过了两日,明知鸽子脚力想要飞回玉蟾还不到时间,可心中还是不觉忧心起来。随便摊开卷册想要写点儿什么,却又不知如何下笔。想到宫主失忆,七侠遭难,自己牵挂之人远在天涯,不觉心酸眼涩,只一眨眼,便掉下泪来。
                            正在这时,院内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接着便有一个略显稚气的女孩子声音传来:"阿紫姐姐在家吗?"紫兔悚然一惊回过神来,发现页纸,面上皆有泪痕,慌忙将那页撕去,团成一团将脸上泪痕拭去,收拾妥当了才走出门:“这几日略觉疲乏,今儿不巧在房里睡着了,找我何事?”那小宫女名唤夭夭,只有十三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梳着一对儿双平髻,着一袭粉色流仙裙,容貌还未张开,却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她见紫兔出来,便扬唇笑道:“姐姐原来在这儿,可叫我好找。”“哦?你不好好的帮衬着其他姐姐们描画样子,跑到这儿来做什么?”夭夭咬了咬唇,有点儿扭捏:“姐姐可知道,这冬至祭祀,宫主会回来吗?”“宫主何日出关,又不是我能决定的,”紫兔心里略有狐疑,但神色不变,“难道还会少你饺子吃?”小姑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是布置大殿的姐姐打发我来问的,说若是宫主冬至回宫,又要另作打算,故来问知姐姐一二,再说了,这整个玉蟾宫里,能和宫主通信的,可不就只有姐姐一人了吗?”紫兔刚要回答,又猛然一怔,在心里细细品了品夭夭的话,只觉得意有所指,便笑着点点夭夭的额头,顾左右而言他:“若宫主真于冬至出关,必会提前告知,其他人都忙的脚不离地,你倒是有闲工夫在这儿乱嚼舌根?”小丫头做了个鬼脸儿,扭头就跑,刚跑出两步又被紫兔叫住:“是谁打发你来问的?”“是卿水姐姐。”夭夭没扭头,拔起脚咕咚咕咚的跑远了。紫兔看着她跑远的身影,脸上的笑意慢慢冷了下来。
                            入夜。三台阁。
                            守台的童子正歪着头打瞌睡,忽然一道耀眼的白光从东北方的天空划过。童子猛然一惊,眯着眼睛看着光亮逐渐消失在天际,回头时却看见三台阁主不知何时已站在了身后。童子慌慌忙忙的爬起来施礼,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三台阁主却似乎无心顾暇,怔怔的看着东北的天空,良久,喃喃道:“有星孛于东方……此乃不祥之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23 23:08
                              来抢个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23 23:10
                                我来抢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24 04:49
                                  细化了好多0<——<
                                  太爽快了哈哈哈哈哈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24 11:01
                                    第二回 玉蟾宫冬至祭宗祠 苗疆女有心生嫌隙
                                    日月跳丸,眨眼已是冬至。这几日紫兔一直未收到虹猫传来的书信,心下忧虑不已,可玉蟾宫实在事务繁冗,又要应付各大门派的往来,着实分身乏术,只能强按下心中不安,静观其变。
                                    祭祀之日,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皆按品级大妆打扮起来。紫兔梳着飞仙髻,发间插着云脚珍珠卷须簪,上着紫绫子如意云纹裳,下着玫瑰紫牡丹花纹锦长裙,外罩掐丝绡纱袄,剩下的四位大宫女则梳着垂鬟分肖髻,头戴鎏银喜鹊珠花,身上是桂子绿齐胸瑞锦襦裙,外罩木兰青双绣缎子袄,至于其他的宫女,皆是一水儿的双平髻,玉色折枝堆花襦裙和青缎掐花对襟袄。所有宫人齐聚大殿,肃穆垂手依次而立,放眼望去,只见红飞翠舞,玉动珠摇,筵开玳瑁,褥设芙蓉,恍若碧海瑶池,仙女下凡。
                                    而整个大殿亦是香烛辉煌,绣幕锦幛,阶上是青绿古铜鼎彝,阶下两侧是一色朱红高烛蜿蜒排列,犹如两条火龙。
                                    吉时,祭祀始。
                                    紫兔主祭,卿水陪祭,夭夭献爵,杜若、英华献琮帛。展拜毯,守焚池,青衣奏乐,一片铿锵叮当,玉石金玲微微摇曳声中,紫兔帅众人跪下,行三叩九拜大礼,字正腔圆的领颂道:
                                    “远祖蚩尤,德泽一方
                                    血祖玉兔,庇佑潇湘
                                    星辉辅弼,义聚其族
                                    …………
                                    吾辈族众,义报其德
                                    敬备鲜果,美酒香烛
                                    叩拜先祖,天恩高厚
                                    伏惟尚飨 祖宗庇佑”
                                    众人朗诵之声伴着钟声如水波般漫出大殿,在天子山上空久久盘旋,无端的给人一种旷古久远,肃穆悠扬之感。
                                    朗诵毕,三献爵,进百合香,紫兔起身,焚帛奠酒。金丝玉帛在青铜鼎中安静的燃烧,有不少宫女轻轻的松了口气,心到今年又是个好彩头。
                                    然而,谁也没料到,变故会在最后一刻骤然发生。就在玉帛即将焚寂之时,青铜鼎中突然传出一声闷响,接着一串霹雳火花自灰烬中腾然拔起,接着更大的爆炸声响起,那个年代久远的祭祀圣鼎竟然被炸的四分五裂。紫兔站在最前方,一时间措手不及,凭着本能向后仰去,整个人几乎对折,那青铜鼎的碎片便险险的擦身而过。
                                    宫人们皆吓了一跳,离得近的宫女有的躲闪不及,竟被铜鼎碎片砸伤,或是被火花灼伤。
                                    祭祀中断,又见血光,众人惊惶不定,唯恐先祖震怒。好在几位掌事嬷嬷见多识广,临危不乱,迅速的掌控了局面,才没有扩大骚动。医女迅速上前诊治伤者,其余人仍按队列靠在大殿两侧。一时间,众人纷纷猜测出这等变故是何原因,有人说是时辰不对,有人说是大凶之兆,突然,一个清泠泠的女声越众而出:
                                    “祭祀未已,又见血光,神鼎毁弃,先祖震怒,只怕,是有阴人相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24 23:27
                                      诶呦继续抢个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25 02:02
                                        抓住一只失踪人口当年你的江湖围城一直都没有忘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25 15:45
                                          喜欢(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5 20:4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25 23:33
                                              竟然现在才看到茜儿加油(还是喜欢这样称呼)先收藏稍微养肥点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26 23:15
                                                感觉换了ID昵称,真的成了萌新了。茜儿求眼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26 23:22
                                                  终于把你等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9 22:57
                                                    众人闻声望去,发现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陪祭的卿水,一时间有些哗然。 然而紧接着,人群后就传来了拐杖重重敲击地面的声音。打人缝开处,一银发老母在杜若和英华的搀扶下缓缓上前。宫人们见到她就像有了主心骨,齐声迎道:“温嬷嬷。”
                                                    温嬷嬷曾是先宫主的奶娘,宫主幼时也曾常伴她左右,更何况这温嬷嬷不是乡野村婢,而是真真正正能识文断字,知书达礼的小家碧玉。只因当年世道多艰,水旱不调,饿殍遍野,温嬷嬷一家举家避难,却不曾想道遇山匪,新婚夫婿与尚在襁褓中的儿子皆死于屠刀之下。先宫主母亲施粥途中偶然相逢,拔刀相助,方将温嬷嬷救下。从此,温嬷嬷便入了玉蟾宫,至此已历经三任宫主,就是现宫主见了,也要恭恭敬敬问声好。只因为年老体衰,实在无法担当祭祀大任,又加之温嬷嬷存了心思想要毂推后进,方当了甩手掌柜,冷眼旁观大典直到变故骤生。
                                                    温嬷嬷不咸不淡的瞥了卿水一眼,卿水顿觉如芒在背,忙将头更低了一点。半晌,见众人皆哑然无声,紫兔也低垂着头,温嬷嬷才把目光收回,坐在了小丫头搬来的大圈椅上。
                                                    “虽然冬日祭祀是玉蟾宫千百年来的传统大典,”温嬷嬷扫视了一周,顿了一下,“但是玉蟾宫向来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以温良恭俭为风骨 ,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何惧凶吉。”温嬷嬷见人心稍定,又语锋一转,“更何况……此事是天灾还是人祸……尚未可知。”
                                                    温嬷嬷这一句话不着痕迹的将众人敲打了一番,复有语气和善的冲卿水道:“你这孩子一向倒是个识大体的,刚才说那番话只怕也有自己的主意,那不妨说说,你觉得是怎么个相冲法儿?”
                                                    刚来了个下马威,又接着问卿水刚才的话是个什么意思,这清水说的哪怕就是事实,该怎么回话也得谨慎了。现在天灾人祸尚无定论,说的针对性太强反而引人起疑,不管怎么说,得先把自己择干净了。
                                                    卿水似是犹豫了一会,声音也软了下来:“我倒没有胡乱猜疑姐妹们的意思……只是前几年皆是宫主亲自主持祭礼,从无差错,可今年宫主不在,便惹得先祖震怒……嬷嬷,冬至祭祀乃玉蟾宫之大事,宫主未至,只怕……”卿水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干脆消了音。如果不是她低着头,或许人们可以发现,虽然声音显的诚惶诚恐,可脸上却是一丝惧意也无。 “哦?”温嬷嬷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抬眸看向她,那目光像是北国的冰凌,给人无限的压迫之意,“照你的意思,倒是宫主的错了?”
                                                    “卿水绝无此意!”卿水惶恐的抬头,秀气的脸上写满无措,膝盖一软跪在地上,说话的尾音已带上了哭腔,“清水只是觉得,宫主一向以大局为重,如此大典宫主却未曾出关,多少……多少让人觉得蹊跷……”卿水吞吞吐吐,似有什么话想说却又不敢说。
                                                    有的时候,对聪明人不必说太多,只要点到即止,他自然会往你想让他琢磨的地方去想。
                                                    温嬷嬷默了一瞬,方道:“你先起来,玉蟾宫没有这随便跪的规矩。”卿水唯唯诺诺地站了起来,温嬷嬷目光柔和了点儿,又说:“你不必怕,你倒是说说,你觉得这事儿,蹊跷在哪儿?” 卿水还未答话,紫兔只觉得自己背上出了一层薄汗。宫主压根没有闭关,七侠遭难的消息是她和虹猫联手压制下来的,如果消息一旦被捅开,玉蟾宫倒是没什么,可武林之中心怀鬼胎者甚多,一旦被有心人加以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事到如此,紫兔的脑子里已是一片混沌,可一个想法却突然像针一样刺痛了神经:这件事,是否是有人故意设套,就等着他们入局?那么他们的最终目的,又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31 23:15
                                                      不用说我知道我是第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31 23:22
                                                        感觉新出场的温嬷嬷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01 09: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02 13:54
                                                            啊啊啊啊啊好高兴呜呜呜呜有生之年系列 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给茜儿疯狂比心


                                                            收起回复
                                                            32楼2018-08-03 2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