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awoods吧 关注:9,120贴子:450,948

【正文】求生之路:游侠与文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序曲
我曾经不信任任何人
直到我遭遇了致命的感染
我曾经也想相信其他人
但是我却被“文明势力”夺走了挚友
我,现在不知道该相信什么,至少,除了我身边这几个,不知道相信谁
——尼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07-23 20:16
    第一日(上)
    德克萨斯,休斯敦,一辆房车穿梭在连行尸走肉都看不到几个的街道上面。开车的是一个手臂上满是纹身的飞车党男子,房车的后面,一个年轻女子和黑人男子正在看休斯敦的地图。而一个穿白西装的男人正在忧郁的望着窗外的凄凉。“我说,到时候碰上类似幸存者的角色……是相信他还是不相信他?”“额……反正政府军是不会相信你。”黑人男子瞟了一眼白西装,用无奈和未知的口吻回答了他的问题
    “但是,那些文明的代表,似乎也有些道理……”白色西装的男人摆弄着手里的消音P226,打开窗户,一枪爆头了一个只有半截身子的行 尸。
    “停车!!!”弗朗西斯听见大声的呼喊,立马踩下刹车。“谁?!不知道那么大声会引来麻烦吗?”“不,我想说,前面那条路有个尸 山。”手持MAC10冲锋枪的男人对自己前面的飞车党解释。尼克把手枪揣进白西服上衣,拿起装着四倍镜的G3系狙击枪,站在车顶张望一番。“这个男人说得对,叫什么名字……”“我?我叫科瑞.尼恩”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8-07-23 20:26
      我的什么时候登场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23 21:04


        回复
        4楼2018-07-24 11:36
          第一日(中)
          四个人相信了科瑞尼恩的话,在另一个街道安营扎寨。“你不跟我们一起住吗?”“用不着……”黑人男子路易斯的好意就这样被新来的人回绝了,科瑞掏出一个帐篷,在一个超市大厅搭了起来,在里面睡下。“这段时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吗?”队伍里唯一的女性佐伊有些疑惑的看着科瑞,但也不好意思继续盘问,因为那个人的眼里满是猜疑。“我倒是对他感兴趣……”尼克脸上露出轻浮的笑,看着这个人身上的物资。“你看,这人的枪肯定换过,他那把武器是手枪子弹,而这里面还看见了霰弹枪子弹……哦,怪不得,一把短版双管猎枪。”“要拿赶紧拿去,别打扰我!”帐篷里面的科瑞显然对尼克的行为很不爽。“好,我拿走,弗朗西斯,相信你喜欢这东西。”尼克说完把那猎枪和子弹扔给弗朗西斯,接着被一个对讲机滑倒。“该死……这是什么?军方的装备?”“大概率是逃兵扔下的。”路易斯看着这东西,口气充满了肯定
          “哦?这么说,附近肯定有个装备精良的家伙……”弗朗西斯将猎枪上膛,补充一句:“晚上睡得不要太沉。”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7-24 12:00
            你是一人更文还是允许多人?


            收起回复
            6楼2018-07-24 13:17
              我更一下,顺便也为我的出现做个铺垫
              维托·斯卡莱塔的日记:
              今天,是我逃离军队的第一天,我来到一栋黑红色的房子,门前有一辆没油的吉普,想必这一家子都不在了吧,我进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清空这个地方,还好没有那些“狂犬病人。然后我开始搜刮这里,除了7个罐头和3瓶纯净水之外没有任何东西,除此之外,我还在车库找到了一柄锋利的短斧,搜刮完之后,我检查了一下这里的布局,有3张真皮沙发,一张床,还有完备的厨房系统,我在厨房里找到了一盘煎午餐肉,反正我已经饿了,于是就吃了这盘午餐肉,虽然有点难吃。
              有了这个庇护所后,我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维托·斯卡莱塔 3.23


              回复(2)
              8楼2018-07-24 18:26


                回复
                9楼2018-07-24 20:38
                  第一日(上)-(先练一下,讲述自己之前的经历)
                  我再一次擦除了水彩笔的痕迹,重新画上了一条离开休斯顿的路线。原本蓝绿色的地图,早就变成淡白色,顾不得地图一角的残缺,我随意折起来塞进背包。“超市……”自从休斯顿爆发丧尸危机后,我很少体验到文明生活了,唯一找到以往用资本换取物品的感觉,便是在阴暗潮湿、充满污垢的大型下水道里面的黑市交易了,而那一张保管较好的休斯顿地图,我无法想象这种从前不被看上的纸,竟然需要一把M1911A1的10发子弹来换!
                  进入商场后,我以牺牲约30发子弹为代价,捡到了一盒火柴和一卷绷带。借着打火机的光芒,经过一些幽暗的区域后成功来到顶端。我十分享受站在大楼顶端的感觉,虽然周围都是混乱的管道和早已报废的机器……我的注意力逐渐偏向远方。“Wait……那是……”500米外,我看到了一座山。“这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有山!”慌忙掏出望远镜,透过模糊不清的镜片向目标望去。视线内一切清晰下来,我却被震惊到了。那不是普通的山,那是尸山,就算爆发了世界大战,也不可能堆积到这么恐怖的地步。
                  我镇定情绪后,我已经走到了大街路上。如同往常一样,我再次四处闲逛,尽管我知道每一次新搜刮物品,我就会再一次改变行进路线。
                  漫步五分钟后,我注意到一辆飞驰的车正往我相反方向开动。大约是对同样为平民的感触,我用自己的方式提醒了车内的每一个成员:“前面有一座尸山。”麻木的自我介绍道:我叫柯瑞尼恩……反正……我说不说自己的名字,日后还是会成为敌人的吧……不如先让他们知道自己死在谁手里。


                  收起回复
                  10楼2018-07-24 20:41
                    帮LZ更


                    回复
                    11楼2018-07-24 21:06
                      第一日(下)
                      夜晚降临,尼克、佐伊、嗑药狂魔(路易斯)和弗朗西斯都睡了下来,这时,一位士兵正躲在箱子后悄悄的走过四人组旁边,不料踩到了一颗弹壳,四人组和柯瑞尼恩同时被惊醒,路易斯用手中的乌兹指着那个士兵“别动,放下你的枪!”路易斯吼道。那名士兵淡定的把M16A1放在地上,并说道‘’放松,老兄,我和你们是同路人‘’ ‘’别磨嘴皮子了,我知道你们都干了什么,你们屠杀那些平民,还把一些拿去实验,你们简直就是**!‘’尼克怒道,那名士兵说:是我队友干的,况且我还离开了军队,‘’好吧,说说你的名字‘’路易斯问 ‘’维托·斯卡莱塔‘’士兵答,‘好吧,欢迎加入幸存者组织‘’弗朗西斯说道


                      收起回复
                      12楼2018-07-24 21:30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3)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7-24 22:33
                          原来柯瑞尼恩看到的尸山是我和我队友干的,WOC


                          回复
                          14楼2018-07-24 23:48
                            没人?


                            收起回复
                            17楼2018-07-25 11:41
                              第二日(中)
                              房车在一处医院停了下来。作为一间尚未在地图上标记的医院,可能是“安全”的。虽然是逃兵,但潜意识催使维托下意识往医院内部投掷一只红色燃烧棒,诺大的医院深处,泛着鲜红色光芒。数秒之后,一团黑影覆盖住燃烧棒。“看!果然每个地方都得小心。”递过尼克唯一一个燃烧瓶,维托点燃并精准的投在一团黑影上。一团火光之中,那些“火人”四处逃散。维托端起M16A1冲了进去,除了佐伊留在车内,其他人都进去搜刮资源。
                              路易斯和弗朗西斯两人组成一队,在大门附近进行浅层搜刮;尼克、维托、柯瑞尼恩组成一队,深入医院内部。就在医院的二层,一个黑影架着SG550,透过十字准心瞄准着维托。“砰!”由于消音器,声音已经降低了分贝,但周围的丧尸依然听到了声音,开始躁动、嚎叫。
                              子弹螺旋地擦过维托的手臂,但5.56MM的北约标准子弹威力不可忽略,掠过的地方开始受伤流血。“快!拉他去一边!”柯瑞尼恩拽着维托的手臂往一边的房间拉,而尼克则躲藏到一边的柜台,通过枪口的光芒大致判断敌人方位,并用MSG90狙击步枪,透过机准进行火力压制。
                              房间的内部,柯瑞尼恩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尽可能淡定的从包内拿出绷带,医用酒精等等物品来缓解伤口流血。90秒后,柯瑞尼恩接过维托的夜视仪,取出MAC10,对围拢过来的丧尸进行射击。而楼上也停止了对维托等人的射击,上面一团涌动的黑影潮流也说明了部分丧尸冲向了二楼。医院大门附近,路易斯和弗朗西斯正卸下医疗物资,佐伊不停的鸣笛示意医院深处的三人——因为周围有军队的直升机飞过,发动机的噪音吸引了丧尸前来。此时的卫星图像,显示着这片地区,绿色的地面区域,周围不断有红点汇聚——红点代表着丧尸……


                              回复
                              18楼2018-07-25 12:29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19楼2018-07-25 12:30
                                  第二天(下)(我怎么总感觉我们在更啊)
                                  医院内部的3人听到了鸣笛声和直升机引擎声,知道了事情闹大了,于是开始往回赶,但是源源不断的丧尸仍然阻挡着他们前进的步伐,见此情况,弗朗西斯拿起AKM就往医院里冲,三个人也刚好杀到外围,弗朗西斯见到维托手臂上有子弹擦伤,二话不说就搀扶着维托到房车上,尼克接过维托的M16往身后的丧尸扫射,路易斯也用乌兹掩护4人。到了车上,他们安全撤离
                                  在车上,维托猛灌了一口可乐,并说道“这场仗真鸡 儿刺激!”柯瑞尼恩听见了反驳说“要不是你太莽,我们或许能发现那个狙击手”。
                                  到了营地,五名幸存者把从医院搜到的物资搬下车,“21瓶医用酒精,5个医疗包,4条绷带外加3把博莱塔92F,搜的还真不少”佐伊赞叹着,但此时已经有一伙劫匪盯上了这个庇护所···········(我给大家挖了个新坑)


                                  收起回复
                                  20楼2018-07-25 13:43
                                    第二日 番外
                                    夕阳下的金门大桥显得十分壮丽,不过在行尸走肉遍地的旧金山又显得十分凄凉。然而就是在这凄凉的大桥上,一个帐篷和一辆装甲吉普车座落在中央,一个中年男人打开一个北美(美加墨)地图,拿记号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圈。
                                    “拉斯维加斯,目标就是那里!”迪克收起帐篷,发动装甲吉普,向着预定的目标行驶而去……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8-07-25 15:05
                                      迪克?DICK?*?


                                      回复
                                      22楼2018-07-25 16:35
                                        第二日(夜)
                                        今夜没有星星,头顶便是抑郁躁动的黑色。六个人带着疲倦,努力抹除记忆中那激烈的求生争斗。由于维托右臂有伤,服下一颗止疼药后便坐在一旁,无聊时随便走走。佐伊和路易斯担任起厨房工作,用火柴加热一下维托背包中的肉罐头后,柯瑞尼恩贡献出自己的水壶,将肉罐头多余的汤汁放进壶内。一切工作完备后,六人按照惯例,前往大型超市内一个较为干净的帕米尔餐厅,从以前装金钱的保险柜内拿出保存完好的碗碟,就着几块巧克力吃完了一顿晚饭。这一夜,寂静、无聊。
                                        四人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维托则与柯瑞尼恩分享自己一路的经历……


                                        回复
                                        23楼2018-07-25 18:47
                                          第一日(上) 德里克·尼福
                                          日光洒进红色楼房二楼的窗户,尼福缓缓睁开了眼。又是胆战心惊的一天。尼福不觉得今天和昨天有什么区别,在他的眼里都是一样:战斗与死亡。
                                          爬起身,尼福从背包里掏出快要用完的牙膏和一柄牙刷快速地刷牙,同时有条不紊的点起火,把吃剩的熟土豆热了热,淀粉的香气弥漫着整个房间。“没有水!”尼福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足够的水漱口,心里暗骂了一句,尽管不大满意,还是很快速地把土豆塞到嘴里。牙膏跟土豆的味道放在一起令人难受,但他却吃的蛮有滋味。
                                          小心翼翼地走下嘎吱作响的铁楼梯,尼福心里想着来伦敦的路,只有靠那条向北的公路他才能回凯尔特,想着想着,尼福又想起那些战友,他们一个个倒在地上大声呼救,他却只能为了生存而弃之不顾。
                                          尼福摇了摇头,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没有时间松懈。
                                          放眼望去,整条街道死气沉沉,道中间横躺着几个碎烂的尸体,那是尼福昨天砍倒的。现在附近应该很安全,尼福左手握着左轮手枪撒腿就往主干道上跑。“只要穿过小市场,经过高楼旁边的小道,翻过围墙,再左拐,再穿过小路,再...”
                                          “呃..”
                                          “啊!”
                                          尼福被吓得不轻,他拐过墙角看到本来应该安全的胡同现在有两只丧尸横挡在中间。丧尸行动很迅速,一瞬间两眼放光地扑了过来。
                                          尼福哆嗦着从腰带边解下斧头,顺势向最前面的丧尸砍去,脑浆崩了他一身,另一只丧尸还有小段距离,他深吸了口气,适当地镇定一下后做好了姿势,等到丧尸跳过来时,他一脚踹翻丧尸,紧接着用尽全力砍掉了它的头颅。
                                          “***....吓人....”尼福斜靠在墙上喘了几口粗气,他已经不惧怕鲜血了,然而他就是怕什么东西猝不及防地冲出来。平静以后,尼福搜了搜两具尸体,发现兜里竟然全都是钱。“这帮蠢猪带着些废纸有什么用。”尼福不禁嘲笑起两个人来,可是想了一想,他还是抽走两百英镑的钱,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碰到一样视财如命的蠢猪。
                                          有了刚刚的经历,尼福放慢脚步,谨慎地继续沿着原路走着。然而在距离主干道不足500米的距离时,尼福听见了枪声,紧接着,丧尸骚动的低吼声传来。


                                          收起回复
                                          24楼2018-07-25 18:53
                                            接23楼
                                            维托先向柯瑞尼恩诉说自己的经历,“我曾经是个士兵,在俄亥俄州服兵役,直到瘟疫爆发,我才来到这里的。‘’维托喝了一口在酒窖里找到的97年白来地继续说:“当时我们都不把那些丧尸放在眼里,以为他们就是一群战五渣,第一次交战的时候,进展很顺利,然后我们在一栋建筑里找到了一家幸存者,可指挥官却把他们都枪决了,你没听错,就是枪决了,我无法想象军队有那么无情。‘’
                                            “后来丧尸进化了,我们许多人都被他们杀了,其中有几个很特殊的怪物,有一个会喷一些恶心的液体到人身上(boomer),上次我们就有一个士兵被喷了,有一大堆丧尸向他涌去,我们拼尽全力都没法保住那位弟兄”维托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很强壮的特殊丧尸,他几乎刀枪不入,只有重武器才能杀了他。我们第一次遭遇他是在克尔霍恩街遇到的,当时我们几乎把弹药打光了也不见任何效果,反而我们战友大部分都被他锤成了碎片,那一仗我们是死里逃生的,后来我听说军队里都叫他“TANK” 。”
                                            “回到哨站后,我和我的队友被命令处决6个幸存者时,我楞住了,不过我还是拖着双腿走向了刑场。”维托讲述着
                                            “我被命令处决一位叫“马特贝克”的人,那是我的好友,所以我故意打偏了,但其他人没有。”维托说完这句话后,心里一阵疼,他不想再说了,于是就叫柯瑞尼恩说说他的经历


                                            收起回复
                                            25楼2018-07-25 19:36
                                              接25楼:第二日(夜)
                                              柯瑞尼恩从背包拿出水壶,润了下喉咙。“咳咳……你知道……我已经35岁了,我有家庭,你尚且年轻,暂时不懂的这种别离的痛苦。”听到此话,24岁的维托站了起来,以至于头顶到了帐篷,但他很快冷静地坐了下来,反驳柯瑞尼恩的话:“我怎么不懂?我自从加入军队就与家人分离,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重视朋友友谊,马特他……就是一个例子……”愈往后说,维托的声音愈加低落。两人陷入各自的沉默之中,透过帐篷内的灯光,投射在帐篷布上的黑影,一个用手撑着脑袋,另外一个也低着头。
                                              另外一边的帐篷传来欢声笑语,与这两者的内部环境显得截然相反。“快乐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柯瑞尼恩熟练的用英文说了一句来自朱自清的感叹。“来瓶酒吗?或者我们到外面抽抽烟?”维托挪动几下嘴唇,竭力压制自己对往事的伤感与自己命运不幸的悲叹,不经意中,柯瑞尼恩看到了维托眼中闪烁的光芒。同样是人,为什么我们总要承担更大的痛苦?
                                              “你听说过捕猎者(Hunter)吗?我管它叫跳蚤。那苟东西跟生化危机中的舔食者一样恶心,我的弟弟就是被他害死的。”柯瑞尼恩顿了顿,“我,他,他当时在换轮胎,因为山路不停减速,车胎磨损严重,开到周围小镇后又被建筑碎片扎破轮胎。我还记得十分清楚,周围有几只丧尸,我负责清理丧尸,然后捡一下身上的小东西,他就从后备箱内搬出车胎和钳子。我记得!当时在一家五金店旁边,由于二楼有个阳台,遮挡住我们的视野,没想到上面就藏了两只跳蚤。它,它直接就跳了下来,当时我很惊慌,我发疯的用手枪射击,一只被我赶跑了,另一只试图抓着我,我趁他跳过来时翻滚到一边,恰好用斧头扔过去砍死了它……等我过去……弟弟他……两只手没了,肚子被刨了个大洞……他临死前还对我伸手呢……”
                                              “我上到车后。弟弟的女朋友一直在咒骂我为什么不陪他一起换轮胎,我十分气愤,当着她同学直接把她枪毙了,而那个可怜的东西硬是愣着没有反击,反而吓到开不了车门,我也把她毙了。”柯瑞尼恩谈到此处,声音更加颤抖了起来。“我是无意的!我很气恼!我当时遮住耳朵不想听到那股咒骂声,所以我才,才杀了她。这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
                                              柯瑞尼恩不觉得提高了音量,维托在一旁急忙安慰他:“没事……冷静,冷静。我也理解你,我能理解,愤怒,可以理解。”“谢谢。”柯瑞尼恩镇定下来,继续回忆自己的往事。“后来,我不小心在车内睡着了。没想到人死了之后会变成丧尸!然后……然后……你能想象吗?维托,我被那东西咬了一口!”本来淡定下来的维托,惊诧地半蹲起来,“你,你被咬了?真的?”“是的。你看。”柯瑞尼恩笑着,颤抖着脱下自己的手套,拉下墨绿色外套的拉链,在刚好被外套帽子掩盖处的阴影部分,露出了腐烂的肉块。肉块边缘是红色的齿印,那是血迹风干而留下的。“看哪,我害死了我的弟弟,杀掉了他的女朋友,如今,也轮到我该遭殃了!这一切都是既定的事实,无论我怎么挽救都没有用!我的天!哈哈哈哈……”
                                              柯瑞尼恩不禁的抬头大笑,在手电筒光芒的照射下,他的笑容极其瘆人,锐利的牙齿仿佛布满血迹,笑容充满仇恨、愤怒、嫉妒、躁动、无奈、反抗,等等一系列因为绝望而引发的情绪,都在往他心灵深处聚拢。维克由半蹲变成直立身体,惊恐地指着柯瑞尼恩:“你,你,你。”“来吧!杀了我吧!哈哈哈哈……”柯瑞尼恩绝望地笑容,让维托的情绪从稳定崩塌,他压抑住内心中对往日朋友的思念、与对今日朋友的无限遗憾,克制手指的抖动,拿起了M16A1,扣下扳机……迸发的血液洒在帐篷上。帐篷上,一瞬间多出了无数个黑点。
                                              “啊!?”维托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被子被踹到了一边,自己躺在一个凌乱的地方。在一片黑暗中,他辨认出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是柯瑞尼恩极不愿意捐献但不得不捐献出的帐篷,“我的东西啊,怎么能给他!他是军人!军人就能占用百姓的东西吗?”但经过四人组的劝说后,柯瑞尼恩又改口道:“奉献给军人东西,我乐意,证明我敬佩你们!我给就是了!”维托回想起这件事,不免在黑暗中微微一笑。为什么会做噩梦呢?听闻梦是相反的,那梦又想告诫我什么东西?维托无奈地笑笑,因为这件事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解答,自从自己脱离军队后,每日度着死一样的生活,除了找到那两个人——乔·巴巴罗和加斯帕
                                              外面有一阵窸窣地声响,似乎有什么人正在尽力降低脚步的声音,但鞋底踩到玻璃渣子和石块上的声响还是被听到了。什么人会在深夜起床呢。维托瞥见自己夜视手表上的数字:1:08。出于潜意识,对于不熟悉环境的不信任,维托更加提醒自己要警觉起来。维托把眼睛贴近帐篷,因为帐篷材质一般,所以目光可以穿透布料上微笑的孔洞观察外面的情况。大约有两三个黑影,似乎手中端着什么东西。短的还是长的?疑惑促使维托要稳重行事。但再傻的人都会明白,这个超市,不安全了。


                                              收起回复
                                              26楼2018-07-25 21:03
                                                第三日(清晨)
                                                和煦的阳光洒在超市的每一个角落,只不过布满阳光的地板上,躺着三四个死人,他们的头上,胸口上都扎着亮闪闪地飞刀。超市地角落,一个手持SIG556的男人,也就是飞刀的主人坐在地上
                                                "你们醒了?还记得医院里的狙击手吗?"男人开口就是一串西班牙语。"看你肩上的那面旗帜,你是南美来的考查员是吧。我知道你们和德国佬结盟了。"维托没有多废话,只是把想说的说出来。"你们庆幸吧,现在的欧洲,已经乱成一锅粥嘞!"那个南美人说的得却不假,比起美洲大陆,欧陆那边得却更加险恶,而且亚太地区也是风起云涌......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玛维。"南美人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7-25 21:2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25 23:03
                                                    别断更啊,阿才断断续续的更新看起来不爽啊


                                                    收起回复
                                                    29楼2018-07-26 19:52
                                                      更新!更新!我们要更新!(来自人民的怒吼)


                                                      回复
                                                      30楼2018-07-27 14:31
                                                        第三日(上午)
                                                        维托在帐篷里面打开了一个欧洲和地中海地区地图和亚太地区的地图,一圈人围在一起,只是那个南美兵在一旁修理武器,维托开始讲述起东半球局势。
                                                        “现在的欧洲,总共有凯尔特,德意志,罗马,法兰西,卡尔马,苏俄这六个大国。地中海南岸还以埃及为核心建立了一个大阿拉伯国家……”“卡尔马是什么国家?”“维京人联盟啊。”维托很明白的回答了路易斯的问题。“那么亚洲呢?”科瑞的话马上让维托换了一个地图“亚太区域,东亚的中国依然是大头,其次便是南亚的印度和中亚的波斯,东南亚的马六甲联邦也相当重要。最近,烈日皇国,也就是日本人也兴起了……他们在夏威夷咄咄逼人。”“我认为,日本,德国和南美联合会组成新的轴心国……”“已经成了。”维托很轻描淡写又万般无奈的回应了尼克的猜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8-07-27 15:19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5)
                                                          32楼2018-07-27 19:30
                                                            (我改个开头格式)
                                                            德里克·尼福,第一日(下)
                                                            尼福从墙角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探头望去,几只丧尸正在那里翻来覆去的嗅着味道,那个开枪的人应该就在附近。尼福迅速地攀上墙,翻进窗户继续观察。没多久,他在灌木后面看到一个窜动的灰色身影。“嘿。”尼福把声音压到最低,“过来!”那人听到了,朝尼福兴奋的招了招手,结果倒把那几只丧尸引来了。那人反应很快,从地上抽出的一根木棍似的东西与丧尸搏斗,尼福也没闲着,从二楼直接跳下去绕后砍倒了两只。等到战斗结束,尼福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手里的竟然是RPG发射器,他的后背还背着一把M249,身上全副武装,一看就不好惹。
                                                            “你好,感谢。”他操着一口糟糕的英语说道。
                                                            “嗯,你好。你...不是英国人吧?”尼福道。
                                                            “我确实不是,到个安全地方再说吧。”
                                                            两人回到了刚才的二楼,也许是太久没看到活人了,两人都显得有些兴奋。
                                                            “我叫尼福,凯尔特的,你呢?”
                                                            “我叫夏尔克·德尔尼特,就叫德尔尼特就行,我是德国人。”
                                                            “哦。你为什么从德国来到不列颠呢?这可不近。”
                                                            “嗯...”德尔尼特耸了耸肩,显然不太愿意说,“军队出于...某些原因要抓我,所以我就逃到这来了。”
                                                            “好吧...今天天气可真不错,晴的。”尼福忙岔开话题道。
                                                            谈了许久,德尔尼特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他掏出一听肉罐头和酒打算大快朵颐,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即使要吃饭喝酒,德尔尼特也没有摘下脸上面具的意思,只是稍稍背过脸就开始吃了。尼福没有打扰他,开始打量起这个屋子,这是一个普通的居室,屋里很干净,没有人来过。尼福径直走向厨房,发现厨房里有不少的意大利通心粉和火腿,于是欣喜的塞进背包里,而水龙头里也很幸运的有少量的水,尼福随便找了个桶,把全部半桶接好规规矩矩的放在客厅里,又从里面舀出两杯,放在厨房的煤气灶上烧水。
                                                            “伙计,你有打算吗?今天就走,还是如何?”尼福问道。
                                                            “身在罗马,就像罗马人一样行事。你是英国人,我就跟你走了。”德尔尼特爽朗地拍着肚子说道。
                                                            “嗯...”尼福有些尴尬,其实他家住苏格兰,对英格兰地区知之甚少,“今天先休整这一晚上,等到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北边找凯尔特的大部队。”
                                                            天很快就黑了。尼福掏出一包红茶,放在烧好的水里,他喝了一口,甜度正好。


                                                            收起回复
                                                            33楼2018-07-27 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