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红吧 关注:7,986贴子:60,161
  • 14回复贴,共1

【短篇】苍红色恋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下格式应该对了吧,给LOFTER跪了,贼尴尬,唉,惹不起惹不起,这是一篇夹带私货的嘎嘣脆又无节操的苍红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依旧苍红夫夫填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29 15:22
    走到山上的神社,两个人和大家一样走进去虔诚的祈祷着,买了红色的丝带,用记号笔在上面写下愿望,挂在了神树的树枝上,又和人群一起,沿着小路走到神社的另一边,他们在那里暂停休息。
      那是一大片空地,边缘灌木丛生,四处群山环绕,近处的山同样被绿色覆盖,但是裸露出的嶙峋的岩石依旧彰显着山的威严,远处的山只留下绵延的影,如同定格在了山水画中,群山把这一小片隐藏的严严实实的。
      “这里环境真好呢。”幸村感叹着,看向政宗,已经大汗淋漓,掏出手帕,给他擦汗,“我们坐那边休息一下吧。”
      幸村在树下坐着,边吃东西,边欣赏周围的景色,政宗站在他旁边,这才有了拍摄的时间,拍了几张之后,他坐到幸村身边,拿出一罐啤酒。
      “真想住在这里呢。”
      政宗喝了一口酒:“这个愿望可以实现哦。”说着,他拿出压缩饼干,递给幸村。
      幸村接过饼干,看着政宗,眼睛充满好奇。
      休息好了,他们继续往山顶走,临近山顶,已经没有了山路,全是巨石堆积,两边是铁链,政宗一手抓住铁链,一首紧紧的抓住幸村的手。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风更是大了,山下的村庄,小镇,尽收眼底,那是一览众山小的心旷神怡。
      他们又到最边缘,政宗一脚踩着边缘的巨石,看向远方,拼命的喊出来。
      “真田幸村!”
      幸村也笑着,站在他旁边,往同一个方向眺望着,手放在唇边。
      “伊达政宗!”
      他们高喊着对方的名字,转过身,在山风中,两个人紧紧拥抱着。
      “我刚才喊错了哦,不是真田幸村,是伊达幸村。”
      “啊?”幸村还没有到反应过来,又迎上了政宗的吻。
      脚下的山是他们的舞台,阳光是他们的聚光灯,风为他们欢呼,此刻,整个世界,只剩他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9 15:24
      呜呜呜好吃,情话小王子行动力也是点满了的,紧紧牵着手简直男友力MAX!!!!!!!!!!既然牵走了对方就不许放手了啊伊达boy!!!!!!
      赞美太太(*´v`)~♥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9 15:47
        果然很甜现代生活就是悠闲呢2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29 17:19
          顶一个!!!!学园日常超甜啊!!!!!!!


          收起回复
          7楼2018-07-29 23:23
              晚上,政宗在阳台上,把洗衣机里洗好的衣服拿出来晾,走到客厅,烧上水,拖好地板,就回到卧室,走到桌前,拿出表来填。
              这时他听到客厅里传来外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一阵最熟悉不过的喊声:“我回来啦~好饿啊,政宗学长有没有给我准备宵夜~”
              政宗听了,忍不住噗嗤一笑,心里暗暗赞叹,我的幸村啊,你还可以再可爱一些嘛?
              幸村打开卧室的门,看见政宗坐在那里,扑过去抱住他,脸蹭着他柔软的黑发。
              甜蜜的温情在心中涌动着,政宗也抬起头,笑容比刚才更加明朗,摸了摸他的脸:“辛苦了,欢迎回来。”
              幸村看着那张表:“竞选社长啊。”
              “是啊,我还是要留在话剧社的,你呢?”
              幸村把他抱得更紧:“我跟着你。”
              政宗笑容始终未褪,又说:“宵夜给你准备好了,在锅里热着,你去拿吧,小心烫啊。”
              “好好好~”幸村在他脸颊吻了一下,出去吃东西。
              那个暑假,是幸村最幸福的一个暑假,他每天早起晨练,回来时,总会看到政宗的早安,晚上,总能伴着他的晚安入眠,每次和他聊天,都感觉特别幸福,他会经常翻阅他们的聊天记录,每次,都会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很快,新学期,到了社团纳新的那一天。
              太阳朗照着,足球场,灯塔,都显得明晃晃的,旁边明光色的看台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颜色更显得淡了,塑胶跑道的两边,每个社团都搭起了遮阳棚,像是突然多了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吸引了好多学生过来看热闹。
              幸村坐在那里,记下了加入社团的学生的联系方式,用微笑送他们离开,又打开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政宗拿着冰激凌走过来,把冰激凌递给他
              “小心中暑啊。”
              幸村的笑容写满自信:“没事。”
              政宗看了看报名表,赞叹道:“唔,可以啊,人还挺多的。”
              幸村也满意的笑,又往远处看去,看到那边动漫社走过来一个叼着棒棒糖的银时coser,后面跟着抽着烟的“土方十四郎”,两个人拌着嘴,恩爱异常。
              幸村一看,兴奋的不得了,拉住政宗的衣袖:“政宗学长!快看!”
              政宗顺着幸村的目光看去,也不由得眼前一亮,于是和幸村一起走过去。
              “银时银时,好帅的卷毛啊,可以摸一下吗?”幸村像是看到老朋友一样,语气丝毫没有任何拘束。
              “银时”被这样的热情感染,也开心的笑起来:“质感还可以吧,虽然他本人喜欢直发的说。”
              幸村伸手摸了摸那头卷毛:“天然卷的家伙都不是坏蛋,哈哈。”
              身边政宗打量着“土方”,也忍不住笑。
              “看你这颜值,原来V字刘海在这个世界也丝毫没有违和感呢。”
              土方的笑容则浅了好多:“其实土方特别想把刘海撩起来,只可惜这V字刘海太顽固,就像我旁边这家伙一样讨厌。”
              “银时”调笑着:“你可给我闭嘴吧。”语气里满是宠溺。
              政宗拿起相机:“来,我给你们拍几张吧,在学校里能见到这么棒的cos也是挺不容易的。”
              政宗给他们拍了一几张以后,又冲坐在那边的庆次喊:“喂!风来坊,快过来给我们拍张合影!”
              “真是,两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庆次无奈的吐槽了一句,于是走过去,给他们拍了合照。
              “银时”满脸微笑的对他们说:“两位是学校很出名的一对情侣呢,我们也没有准备太多来祝福你们。”于是他拿出一盒草莓糖送给幸村。
              “长长久久哦~”
              土方也拿出香烟送给政宗,一如既往的平淡中又有些许温暖。
              “长长久久。”
              他们道了谢,走回去,政宗看着照片墙,问庆次:“总觉得还是不够完整呢,活动室里还有照片吗?最好是你拍的我跟幸村的那一张。”
              庆次回答:“有是有,你要去拿吗?不就一张照片嘛。”
              “反正离这边也挺近的,还是去拿吧。”
              “那我跟你一块去。”幸村说着,跟政宗一起离开。
              庆次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悄悄的跟了过去。
              两个人打开活动室的门,政宗找了好一会,看到那个柜子,打开,从里面抽出了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政宗穿着蓝色的战衣,紧紧拥抱着幸村,舞台的红蓝两色的灯光恰如其分的照在他们身上。
              幸村看到这张,忍不住笑:“不用问肯定是前田学长拍的。”
              政宗也笑着,这时突然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又突然听到门被锁上。
              “糟糕!”两个人急忙跑过去。
              “谁在外面,里面有人啊!快把门打开!”
              庆次的声音传进来:“两位,社团那边就交给我们了,在里面尽情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政宗吼了起来:“风来坊***快给劳资开门!不要开玩笑了!”
              没有回应,政宗的吼声只留给了紧闭的门。
              “可恶,被耍了!”政宗愤愤不平的砸了一下门,转过身,却看见幸村缩在角落里,满眼恐惧,冷汗用脸庞滑落。
              他连忙跑过去,扶住他的肩膀:“幸村,你怎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31 07:50
              “政宗学长……我……我有幽闭恐惧症啊!”幸村几乎要哭出来,气息十分混乱,浑身颤抖着。
                政宗紧紧抱住他:“没事没事,有我在呢啊,别怕。”
                “政宗学长……”幸村几乎压制不住哭腔。
                “别怕别怕,都怪我非要过来拿什么照片……”政宗来不及自责焦虑,语气变得更加轻柔,尽全力平息着幸村的恐惧。
                “政宗学长,就这么抱着我,千万别离开啊!”
                “放心……对了,不如我们聊一些别的吧,分散一下注意力。”
                “好……”
                “真想带你回家呢,仙台那边山也特别多,随时可以带你去爬山。”
                幸村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语气变得平静了很多:“嗯,我希望到老了也可以有力气去爬山,然后和你一起在山上看日落。”
                “哈哈,你想的可真远呢。”
                幸村抬起头看着政宗,眼神依旧带着些紧张,但也冷静了很多:“你喜欢旅游吗?”
                “当然了。”政宗说着,忍不住陷入沉思,“其实我以前很羡慕那种生活,可以工作不稳定,但非常自由,想去哪就努力挣钱,没有任何束缚,也没有固定的工作,但是那样依旧很开心,不过,想想也并不是很现实呢。”
                幸村颇以为然的点点头:“其实我是希望稳定一些了,我的愿望是能够在你出门的时候对你说一路顺风,回来的的时候可以说声欢迎回来,这样平静有带些温馨的生活。”
                “那,为了这样的生活,我们要一起加油啦。”
                “嗯,我现在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和你一起创造我们两个的未来,我……其实很怕被你丢下,所以……”
                政宗吻了一下他,打住了他的话:“我的未来里,一定有你。”
                “嗯……”幸村抱住他,紧紧靠着他的胸口,“政宗学长,遇一人白首,那个人就是你,只要你愿意,我会把我这一生都给你……”
                “幸村……”政宗忍不住沉浸于这句话中,久久无法用语言回应,只是轻抚着他的脸,“不害怕了吧?”
                “嗯,有政宗学长在,我不怕了。”
                不久,庆次过来开了门,操场上,话剧社其他的社员看到政宗拖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庆次,和幸村一起向他们走过来。
                又是一年六月。
                毕业季,大四的学生们纷纷找到了自己的出路,离开校园,走向不同的人生。
                雨纷纷,学校的一切,那些人,那些声音,在离别的雨中,格外冷。
                校园里,有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拍照的,有一个人低着头默默又匆匆的走的,有情侣之间哭泣着拥抱送别的。
                这些更是政宗的心沉的难受,他手里拿着剑桥大学的留学通知,撑着伞,满校园茫然的走着,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自己的脚会迈向哪里,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由自主的拨通了那个最熟悉不过的电话。
                “政宗学长?”电话那边传来有些迟疑的声音。
                政宗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你……现在在哪?”
                “我……我在一教,正复习呢……”
                “哦……那你复习吧。”
                他放下手机,看着留学通知,有泪水滴在上面。
                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庆次急促的声音传来。
                “龙哥?你什么时候离校?我们都打算给你送行呢。”
                “……今天晚上。”
                “这……这也太急吧!我们都还没来得及……真田知道吗?”
                政宗用沉沉的声音压抑着情绪:“我还没有跟他说,车票都订好了,我一个人走就行,不用送,其他的东西我都已经寄回去了,一只行李箱,一个背包,就是这么简单。”
                庆次的声音更加着急:“喂!别介啊哥,你几点的车?什么时候走?你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政宗无心再听这些,他挂掉电话,继续走着,风雨中,留下孤单的身影,沿着这条路走着,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
                幸村悄悄的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默默的看着,雨无声的击打着他,衣服被雨淋湿了,眼泪,却干涸了。
                晚上,不闻情人离别的凝噎,只看到二教的天台上,孤月,依旧静静的照着,却再照不见曾经在那里拥抱过的两个人。
                政宗走到北门,没有人来送,一个人走,他喜欢这样,他打的车开过来,上了车,他关上车门,拼命压抑着泪水,不敢去看手机,也不敢回头看,那群最熟悉不过的建筑。
                庆次追到北门,焦急的四处张望,可是再找不到政宗的踪影。
                宿舍里,幸村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眼睛里的泪水反射着手机的光,手颤抖着打完了什么,再也无力控制,他蜷缩起身子,紧紧咬着手,强压着嚎啕大哭一场的冲动,肩膀剧烈的颤抖着。
                “政宗学长……我幽闭恐惧症,好像又犯了……”
                两年后,东京,天地人字幕组工作室。
                穿上工作装的政宗更是显得成熟,眼神里多了一份社会人少有的斗志和坚定,但是年轻的脸上却过早显现倦容。
                他关掉正在看的视频,看着手写出来的台词,眉头紧皱,认真的考虑着,写了几句,看到手边的英文散文集,把它拿起来,抚摸着那行“译者:伊达政宗”,表情稍稍宽慰了一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31 07:51
                同事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哥们,都几点了,不吃中饭了?”
                  政宗冲他礼貌的笑:“等我把这些弄完吧,下午就可以打字幕了。”
                  同事忍不住感叹:“真是够拼的,别的同事都觉得你这人挺奇怪的,你说你这是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政宗喃喃的重复着,不由得陷入回忆。
                  两年前,学校操场。
                  “听前田学长说,你已经在东京找到了工作?”
                  政宗的表情说不上失落,但也没有丝毫欣喜:“对啊。”
                  幸村急了:“可是你明明那么想出国,你不是说你想去剑桥大学?不是说要做最好的笔译吗?”
                  “可是我更不想离开你,我已经亏欠你太多了,我想好好在你身边让你不再孤单,我不能让你没有安全感,这样我也不……”
                  “可是如果你完不成你的梦想的话最失望的是我!”
                  “幸村……”如此疾言厉色的幸村更是让他错愕不已。
                  “因为这点破事就退缩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伊达政宗!”说着,幸村愤然离开。
                  从那以后,两人很少再联系。
                  离开东京的火车里,政宗收到幸村的消息。
                  “我哪有那么脆弱?我承诺过,只要你愿意,我会把我一生都给你,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努力去实现你的梦想,我会等你。”
                  看完,他默默关了手机,靠着头靠着车窗,忍了好久的泪水,终于决堤。
                  正沉思着,同事戳了他一下,老板走了进来,对他们说:“我们工作室来了一位新同事。”说着,他向门外示意了一下,人走了进来。
                  政宗看到他,身子像松开了的弹簧一样刷的一下站起来,差一点喊出他的名字。
                  那个人穿着工作服,领带是红色的,曾经的娃娃脸也增加了时间的历练。
                  “大家好,我是真田幸村,负责时间轴的工作,初来乍到,很多东西还不是很熟悉,不过我会努力学习,和大家一起把工作室越做越好,请多多关照!”
                  得体的介绍,让政宗忍不住露出笑容,可是眼睛,还是很不争气的闪烁点点星光,幸村也将目光转向他,冲他笑笑,眼神在平静中,隐藏着比千言万语更加难以言明的东西。
                  下午,政宗把自己翻译好的稿子打出来,来到办公室,却失去了推门进去的勇气,他在门外踱着步,犹豫了好久,还是深吸一口气,打开门进去,看到幸村正认真看着要打时间轴的视频,他走过去,把翻译稿交给他。
                  “翻译好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嗯。”幸村接过稿子,转过椅子准备工作,政宗在背后紧紧抱住了他,重逢的喜悦却变成刻骨铭心的疼痛。
                  “傻瓜……瘦了这么多……”
                  幸村也一阵鼻酸,泪水还是控制不住的滑落下来。
                  “好久不见……政宗学长……”
                  政宗从口袋里掏出“土方”给的那盒烟。
                  “这种烟真是特别呛人呢。”
                  幸村也掏出“银时”给的草莓糖。
                  “这种糖也特别酸。”
                  从那以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这天的任务没有那么多,他们提前下班,政宗拉着幸村的手,走出工作室。
                  他走到停车的地方,把那辆摩托车推出来,幸村看了,不由得一愣。
                  “这……这辆车还在呀。”
                  “啊,不过大学毕业之后就没有怎么骑过了,而且,我答应过你,这辆车的后座上,永远留给你。”
                  幸村忍不住笑,那时的心动,半分都没有忘记:“那你要带我去哪?”
                  “跟我走就是了。”
                  两个人来到三里河公园,来到那个桥上,看着熟悉的一切,内心感恩着时间没有带走他们记忆中的这个地方。
                  “好久没来过这里了。”幸村喃喃的说。
                  “是啊,你不会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年少爱情来临时单纯的欣喜却被时间消磨的如此苦涩,他眉头紧皱:“当然记得,我们……正式开始交往的地方……”
                  “那这里,可不可以变成我们婚姻开始的地方?”
                  “啊?”本就心如乱麻的幸村听他这么问更是一头雾水。
                  政宗却像被叫到回答问题的孩子一样紧张:“是该好好考虑这件事了呢,我虽然现在工作还不是特别稳定,但至少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像那天在话剧社的活动室里说的一样,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我绝对不会食言,我想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所以……和我结婚吧。”
                  幸村茫然的看着他,一时间没有了注意,徒劳无功要解开乱麻的手,此刻竟如此疲惫。
                  政宗眼神似河水般清澈,又有星群倒映其上,他把戒指拿出来,半跪在幸村面前:“请成为我的新娘,放心把你一生交给我,我,绝不会让你后悔说出那句话,因为我知道那句话的分量。”
                  幸村忍不住泪眼朦胧,而内心,却瞬间清明了,似乎是有人为他用刀斩断了乱麻,他忍不住点了点头,政宗释然的笑了起来,他站起来,给他带上戒指。
                  “幸村,谢谢你,能回到我身边。”
                  华灯初上,新月澄明,晚风轻吟,历经人来人往的桥,无声的见证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再不会被任何现实分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31 07:52
                  三年后。
                    政宗接过幸村递给他的公文包,微笑着,一只手搂住他:“我出门了。”轻吻了他一下,转身离开。
                    “一路顺风!”幸村向他挥了挥手,回到房间,收拾好桌子,把要洗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把地板拖干净,坐在床前,回头睡着的可爱的孩子,满足的笑着,打开手机改昨天晚上打好的初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31 0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