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男生子吧 关注:37,644贴子:949,320

【原创】(但是是瞎写)曲水流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有镇楼图
但是其实还是没有的


注定没有姓名


我胡汉三浪了一大圈儿又回来了


回复
1楼2018-08-04 10:46
    1.这个名字是我随意取的 是不是很文艺很有feel 夸我
    2.我现在只写了不到1000字……
    3.所以注定写不了很长
    4.好久没写东西了 就练练手
    5.想哪写哪 没大纲 没存稿 也没逻辑 不喜点叉 感谢
    6.恩……
    7.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写完
    8.说不定还会跑路
    9.争取不跑路吧
    10.嘤嘤嘤


    ——————


    可能做不到日更 抱歉~


    收起回复
    2楼2018-08-04 10:49
      余念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边。
      她偏过头,借着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隙投进屋内的一点点浅薄月光,看清了男人的鼻梁。
      『好挺啊……』她想,『真好看。』

      被子里很暖和,她胡乱想着,视线渐渐模糊,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天又亮了,她才倏地睁开了眼睛,颤抖的把自己的左手缓缓举到自己眼前。
      手腕又白又细,还看得清蓝紫色的血管。
      又光洁,又完好,又如初。
      她握紧了拳,似乎还能感受到血液流动带来的脉搏。
      余念的嘴唇一下抿的死紧,整个人都开始细细密密的颤抖,冷汗几乎是瞬间就爬满了额头,甚至打湿了些鬓间的碎发。

      这是……怎么回事?
      她觉得自己沉入了一片海,海水缓慢又坚决的漫过了她的唇齿,漫过了她的鼻子,窒息感带着冰凉的温度一路攀爬,死死的扼住了她脆弱的脖颈。
      余念以为自己不会再害怕死亡,却还是感受到她眼角的细微湿意。

      直到有一个低沉的男声喊她的名字。
      『余念。』
      海水倏然褪去,余念被一浪狠狠的拍在了沙滩上,突如其来的自由感让她禁不住狠狠咳了起来。
      一时间本来安静的屋子里,只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余念咳的双眼通红,艰难的在喘息的间隙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床边无动于衷的男人。

      男人身量是极高的,皮肤很白很白,却透出一股不健康的感觉,像是久不见日光的苍白,下颌的线条瘦削到让人觉得凌厉,眉眼间的神色余念看不清楚,只能放弃,他的肩膀很宽很薄,手臂隐隐有好看的肌肉线条,腰也很……
      嗯?
      余念又咳了几声,那口气才终于顺了过来,佝偻着身子,本是偷偷的打量变成了明目张胆,她的视线集中在男人高隆的腹上。
      一句『你怀孕了?』脱口而出。

      『呵。』男人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绕过床走到余念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的眼里却一丝笑意也无,甚至只有一片森森的冷意,他就这么低着头看着余念:『余老板连这都忘记了?』他修长的手指状似无意的抚过身前的圆隆,最后撑在了腰后。
      余念别开了目光,只愣愣的盯着男人高挺的肚子。

      她又慢慢抬起了左手,小心翼翼,甚至在某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轻轻碰了碰男人的腹侧。
      男人只穿了薄薄的衬衫,肚腹的温度因为怀孕而偏高,那点儿不甚明显的温暖就这样在她的指尖悄悄的烧了起来。
      烧灼的烫人,烧灼的耀眼,烧灼的……
      让人疼。
      余念只碰了一下,便狠狠的缩回了手,整个人抱成了一团,头埋进了自己的膝盖。
      像一只营养不良的,受到了惊吓的鸵鸟。
      自然的错过了一直观察着她动作的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疑惑。

      男人稍显吃力的坐在了床边,侧对着团状的余念。
      双腿微微分开,还未开始下坠的肚子沉沉的挂在腰间,让他不得不用手托着腹底,整个人明显向后仰,但又因为背部缺乏支撑,只能靠另一只手撑在床上。

      一时间,两个人都在沉默,房间里充斥着粘稠的安静。


      收起回复
      3楼2018-08-04 11:11
        暗箱的沙发就这么舒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4 11:19
          带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4 11: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4 12: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8-04 13:14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4 15:57
                  ❤❤❤ 终于又有好看的文文看啦,兴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4 22: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5 14:34
                      每天都要来 笔芯笔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5 17:48
                        比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8-08-05 19:09
                          我从居老师的世界硬是挣扎出来要催你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08 22:04
                            你的儿砸还没名字呢 你还记得吗他叫啥吗?亲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8 22:06
                              啊啊啊!头像是龙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8 22:20
                                余念的脑子里是轰轰隆隆的声音,乱糟糟的像是清早人来人往的集市。
                                她把自己抱得很紧很紧,仔细看能发现她的手背用力的青筋毕现。可那仿佛还不够,她还在拼命蜷缩成一团,像是要抵御那些无缝不入无孔不钻的阳光。
                                那明明是秋日里,再好不过的明媚光芒。
                                可余念,却像是会被灼伤一般,仓皇逃窜。

                                我为什么还活着?
                                有个声音大声的嘶喊。
                                我怎么还能活着?
                                那个声音带了哭腔,用力到快滴出血来。
                                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声音却陡然小了下去,空旷安静。

                                或许是累了,或许是明白抵抗无用。
                                余念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虽然还是固执的抱着膝盖,力气却明显小了很多。
                                她看到了自己的左手手腕。
                                皮肤白皙又细嫩,可闭上眼,她仿佛还能感受到一刀一刀划开皮肤时候的那种疼痛,曾经她以为第一刀是最疼的,尝试过才知道那不过是一切又一切痛苦的开始。
                                她把嘴唇咬出了血珠,一滴一滴的滴在满池的清水里,和她手腕处流出的血混杂在一起,却又红着眼,像是无知无觉那般在在那道已经狰狞无比的伤口上,划了一次又一次。

                                到后来她终于累了,很累很累。
                                累到握不住手中的刀,累到举不动手,累到只想躺在狭小温暖的浴缸里睡一觉,累到她渐渐看不到眼前的光影,累到她渐渐听不见耳边的风声。
                                她最后的记忆是水。
                                是漫过了她下巴,漫过了她鼻尖,漫过了她额头。
                                暖热包容,又鲜艳的红的水。

                                『我……』她抬起头,却像是还陷在那一片已是虚妄的猩红里,声音很轻很浅,似乎下一秒就会被风轻轻带到那片她想去的地方。
                                只是本看着窗外的男人却在听到这声音时,缓缓的转过了头。
                                余念就这样,第一次撞进了这人,漆黑的眸子里。

                                那双眸子像是寒冬三月的山里最深处的雪。
                                连带着眉毛都微微的皱起,眉心是一个浅浅的川字。
                                可偏生这人的眼尾,微微下垂,奇异的柔和了些许他眉目间森然的冷意。

                                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像是在等着她接下来会说的话,也像只是在看着一面雪白的墙。
                                余念却在这漠然的注视中,捡回了一些神志。
                                她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再开口时候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声音不再是记忆里的清脆,而是带着些沙哑,这沙哑却和磁性无甚关系,像是常年泡吧毫无节制的烟酒嗓。
                                很难听,让她觉得像粗糙不平的砂纸。

                                『可以……给我一面镜子吗?』

                                她明明也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称得上平和,唇角几乎是一条平平的线。
                                却不知为何,眼底突然涌出了一滴眼泪。
                                片刻间便碎在了她的左手背。


                                ++++++


                                就 也能催我一下是不是


                                收起回复
                                16楼2018-08-09 20:15
                                  以及挥舞的荧光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9 20:20
                                    你不爱我了 撇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9 20:21
                                      男人便作势要站起来。
                                      一手托着自己身前沉隆的腹部,一手握着床沿。
                                      余念看过去,只能看见男人手背上脉络清晰的青筋,和他优美修长,却因为太瘦而又显得苍白脆弱的后颈。
                                      她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突然不听使唤,脑子突然停止运转,仅仅凭着下意识的冲动便拉住了男人的手腕,像是要阻止他站起来。
                                      男人的手腕好细,细到余念在握住他的那个瞬间便小心的卸了力气,怕一不小心就给弄折了。
                                      她的掌心不偏不倚的覆在了男人的手背,他的手也很凉,她的却是温暖如窗外不要钱的阳光,他们贴的好近,近到余念能感受到他血管的细微震动。
                                      是……同心跳相同频率的震动。

                                      是……活着。
                                      她的眼神里不知为何带了几分讥诮,不落分毫的都落入了男人的眼里。
                                      她看不到,男人眼里的冷意又盛了几分。

                                      『算了。』余念开口,『你这样……』
                                      男人挣脱她本就虚握着的手,也自然打断了她还未来得及说完的话,他偏着身子缓慢站了起来,在站直身体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连带着眨眼的速度都慢了两三拍,却没再朝她的方向看一眼。
                                      余念没动,只安静的看着男人。

                                      男人没怀孕的时候,身材一定是极好的,肩宽腰细,背影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虽说肚子不小了,单从背面,应该没人能想到这人竟然是个孕夫。
                                      也是托了男人去找镜子的福,余念这才分出神,或者说才想起打量一下自己周围。
                                      天可怜见,她清醒过来已经有些时候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谁。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余念的眼神是死的。
                                      像被风吹落的枯叶,像被离火燃尽的野草,死灰一般的眼神。
                                      既死,也空。
                                      沉沉的一片,像不见底的悬崖。

                                      她漫不经心的看了看,便发现自己是在一家医院。
                                      双人间,旁边的床不知是没人还是怎么,是空的。
                                      病房外是护士或医生或护工或病人嘈杂的说话声和脚步声,间或有人高声叫嚷一声,间或有人说着她听不懂的方言。
                                      混杂在一起,让人感到有些头疼。
                                      头疼……她抬手摸了摸一直感到有些异样的额头,果不其然摸到了纱布。
                                      于是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在自己的头上仔细的摸来摸去。

                                      原来头疼并不全是因为病房外的杂音啊……余念想着,手放下来,整个人没了其他动作,也不严重。
                                      是啊,比起自我放弃,比起自我了断,还能有什么能更严重呢?
                                      她看向窗外,晚霞把天空染成大片大片镶着紫边的粉色,像一个用羽毛扇子遮住半边脸,却笑得双眼弯弯的娇俏少女。
                                      从窗子里照进来的光把她的面庞也变成了暖暖的橘色,可余念却还是只觉得冷。
                                      觉得很冷,很冷。

                                      她看着被轻轻的风吹的慢慢飘动的云,正看的入神,不想眼前突然换成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
                                      她难得愣了愣,呼吸了几下才发现是男人把镜子拿了过来,放在了她身前。


                                      ++++


                                      是因为太少还是太丧了所以没人看…… 我 认真思考


                                      收起回复
                                      19楼2018-08-10 19:27
                                        有人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0 19:40
                                          你一写这种文 就好激动 。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10 20:29
                                            啊啊啊啊啊 楼楼开新坑了 我居然才知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8-11 00: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8-11 11:42
                                                追🙃等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8-11 11:50
                                                  有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1 13:33
                                                    今天更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11 13:34
                                                      来了来了 感觉设定很虐哇;了无生趣自我了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8-11 21:29
                                                        镜子里的女人……余念偏了偏头,那个女人也同她一般的偏过头,她勾起唇角,女人也对着她笑了笑。
                                                        镜子里的女人是她吗?
                                                        镜子里的女人是她啊。

                                                        余念低低的笑出声来,镜子里的女人明明是她,可为什么她却一点儿也不认识呢。
                                                        女人有一双细长的眼,笑着时眼角自然而然流露出几分娇媚的风情,睫毛又密又长,像两把小小的扇子,秀挺小巧的鼻子和稍显苍白却形状姣好的薄唇,配上女人几乎只有巴掌大的瓜子脸,让人一看就不由得叹一句皮骨俱佳的美人。
                                                        余念细细端详着这副美的稍显凌厉和冷清的皮囊,片刻后,她伸出手,触碰到冰凉的镜面,像是想去抚摸镜中人挑起的唇角。
                                                        你是我吗?
                                                        那,我又是谁呢?

                                                        接着她抬起头,看着一直安静的像是不存在的男人,薄薄的唇瓣一张一合,声音却是沙哑低沉,和那副面容极不相配:『我是谁?』
                                                        话音还未落,男人拿着镜子的手明就显抖了一下。
                                                        他也看着余念,女人早已不再笑,只是沉默的看着他,狭长的眼眸深处一片静默,像无法吹散的浓重的黑色雾气。

                                                        瞿寂初把手中的镜子随意放在窗沿,看了她好一会儿,似乎想确认她是认真还是在说笑,才开口:『我去找医生。』便又转过身走了。
                                                        找医生?余念盯着他的背影,懒得做一个符合失忆病人的表情,也懒得去想为什么要找医生或是医生能做什么,她慢慢的倒回床上,在碰到枕头的时候后脑传来尖锐的疼痛,她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只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发起呆。
                                                        这是个下意识问出来的问题,其实为什么还要在乎我是谁这个问题呢。

                                                        我是谁都没关系。
                                                        余念已经死了。
                                                        死在那间逼仄的浴室中,死在那个只装的下她的浴缸里。

                                                        医生先男人到了她的床边,做着敷衍的检查,不到一分钟便显得不耐烦的开口:『失忆?不是说了失忆是正常的吗?转院过来我就说了,我们这个小地方供不起从南院转过来的这尊大佛……』说着在不耐中又夹杂了些露骨的不屑,『余小姐没有任何问题,她后脑的瘀血肯定是会压迫一些神经带来影响的,活血化瘀的药我们也只能用到这份儿上了,您要是还不放心的话,就请另请高明吧。』
                                                        说完看也不看男人一眼,哼了一声甩手走了,还不忘重重的把门带上。
                                                        瞿寂初身体靠着墙,听着医生明显冒犯的言语也不见生气,从始至终目光只落在余念的脸上,冷硬依旧。

                                                        余念也丝毫不在意那个医生说了什么,天花板看腻了,便又看回站在逆光处的男人:『你呢,你又是谁?』
                                                        语调平平,听着像是没话找话时候,尴尬的寒暄。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从夕阳的光影处走了出来,在她床边站定:『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余念却不再看着他,而是像累了一样的闭上眼,轻轻的嗯了一声。

                                                        瞿寂初觉得头有些晕,他站不稳似的晃了晃身子,一手扶在了额头。
                                                        『呵。』一声冷笑,『你竟然忘了。』




                                                        ++++


                                                        哎呀裸更压力太大了


                                                        收起回复
                                                        29楼2018-08-11 21:30
                                                          我觉得这样清风朗月的男子。该是宠着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11 22: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12 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