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还活着吧 关注:326贴子:33,613
  • 2回复贴,共1

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主角小夏_暮雨全文阅读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夏尔维里斯特,这是我的名字。从救下一个米修哥哥开始,我的故事也随之展开,就算失掉千年记忆,那个米修——那个亲手杀过我的人!《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

第一章暗杀与浴室
他转过头,与我四目相对,红宝石般的深邃眼眸中明显透露着厌恶,那一霎,像一把寒刀刺入胸腔,是我忘记呼吸,巨大的威压出我意
料。不愧是千年纯种,如果他是故意施加压力也许一个百岁以内的小鬼都会瞬间化灰。
看到他的脸,我想如果薇薇那家伙在的话,一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大叫帅哥,那张脸上的冷静沉着漠然,有实力有气质的气场更加吸引
人。不似爸爸的忧伤,不似堂可的张扬,仿佛他就是这夜,夜为他而生。


回复
1楼2018-08-05 16:55
    我莫名的想笑,是开心的笑。
    是因为杀了他妈妈就能复活了吗?
    还是…
    他愣了愣,皱起了眉,转头继续背对我。
    幸运的是,这里除了米修外,其他人都很好相处,我们在大厅聊了一晚上,互相熟悉了很多,当然,我现在叫白夏,是个十五岁的男出
    生纯种。
    当天快亮时,我提着自己的行李径直走向女生寝室,众男生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然后我被揍了一顿,拖进男生宿舍房中。宽大的房间
    布置得精致,有几张较大的单人床和几口十字棺随意摆放着,衣橱浴室什么的都很齐全,我随便找了张空床,整理好东西窝进了被子。我发
    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跟这么多男人睡在一个屋里。
    白天时分
    厚重的黑色窗帘拉上,屋内不漏一丝光,当大家都睡时,我则行了,也可以说是根本没睡,赤脚下床,手在宽大的睡袍袖下握着匕首,
    蹑手蹑脚一声不发的走向米修的床边,残忍一笑,手扬起,匕首露出尖锐的刃,下一步,只需落刃,杀了他取出心脏一切就可以宣告结束
    了。


    回复
    2楼2018-08-05 16:55
      现场的唾沫星子乱飞,眼看着就要动起手来,我暗想,要是他们打起来,爸爸这可怜的夜间部宿舍我可保不住。
      “住手,该干正事了。”总算出了个正常的来劝架了,而且十分有效。
      “正事?”我嗤笑“你们这群足不出户的大人小姐还会有正事?”
      尤拉板起脸教育我:“小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可是顶着整个同盟会的压力在生存呢。”
      同盟会,血族现在最大的势力,几乎所有吸血鬼都是其成员,遍布天下。这是个相对自由的组织,领导只管大事不管小事,是习惯独居
      的血族的另一种群居意义,平时他可有可无,一旦有了大事他的力量绝对惊人。这是一个在千年圣战中所有家族败落灭亡时站立起来的力
      量。
      据我所知,偏偏是这几个家伙反着同盟会,是实力足够呢,还是有爸爸那个同样没加入的强悍校长撑腰呢?
      “同盟会找你们有事?不会报复你们吧?”我问
      “他敢!有我们老大在,同盟会顶多算根虫。”尤拉食指和大拇指夸张的撮捏着,好像同盟会就在那中间被捏碎。
      我用打量的眼神看向米修,脑中不知不觉想出了神,在大家都在讨论同盟会时,我居然在幻想着目光中那个人像爸爸在家一样穿着围
      裙,拿着锅铲,一边唱歌一边做饭的样子…
      “噗——”一不小心,我又一次成了焦点。我颤抖的抹抹喷出口的小标点符号,再颤抖着说:“你们继续,继续。”
      受同盟会的“邀请”参加今晚午夜的舞会,政治上的东西我不感兴趣,不过舞会上的好吃的我到比较期待。
      离午夜还早,日间部的话应该刚下晚自习,现在可以去看看薇薇。想着,我离开了夜间部,黑夜是血族最好的伪装,我瞬移到薇薇教室
      前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刚到门口便看见空荡荡的教室中只坐着她一个人,灯也没有开,对于人类来说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我摇摇头叹气,漫步走进去,她似乎根本没发觉,一手衬着脑袋,一手持着书本。这么黑,她就算把眼睛摘下来放到书上也看不见吧。
      伸手,一把夺过书本,拍在她头上:“美女,小心近视!”
      她赌气似的,推推鼻梁上的无框眼睛:“本来就是!”
      “傻子!”我笑她。
      她气得涨红了脸,拍桌而起:“白夏,你才是傻子,说了不准叫我傻子,别以为你长得帅,你就!”
      我止住她的炮轰:“薇薇,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些事,你可以知道真相,但不要多问,好吗?”她是我第一个人类朋友,如果一直瞒着
      她,如果她真的喜欢上我,我会良心不安的。
      “哼,说吧。”
      “我是女生!”我想我的表情足够认真了。
      “啊?开玩笑!”预料中的,她果然不信。
      我默默的解下头发,用湿巾擦干净脸,在薇薇的表情渐渐变得扭曲时再次认真强调:“真的!”
      “白夏,你…你…你别吓我!”
      “没有。”
      “你说过永远不会骗我的!”薇薇两眼一搭,嘴巴嘟起,看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所以我告诉你了啊!”我无奈准备好纸巾,以防天然的她洪水泛滥,冲垮学校。
      “呜~”薇薇起身用力将我一推,谁也想不到看上去这么漂亮文弱的女生竟有如此大的爆发力,“赔我一个帅哥,赔我帅哥!”
      她结果是为这个苦,我算是没了语言。
      “行了,谁也别说啊!”我卡好头发画好妆,冲她笑笑,“我还有事先走了。”
      “哼”她扭头不理。
      走了几步,我笑出声来:“真是小孩子!”
      回到夜间部,一行人换好衣服出了校园。
      这个小镇是个古老的地方,居民大多都遵照着传统的方式生活,镇上生活相比挤满人类的大城市要更安静舒适,也就更受到血族的青
      睐。
      虽然还未到午夜,但除了夜店之类的地方几乎都关门了,人们也都早早进入梦乡,街上路灯昏黄,星辰黯淡,格外安静。只是——除了
      同盟会!
      同盟会的外表是一家大公司,整整一栋高楼。一楼和二楼间没有阻隔,就像是一层楼一样,站在一楼抬头就能看见二楼环形的走廊,和
      我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会场很是华丽,水晶灯下超大的舞池,镶金嵌银的桌椅,很多血族在其中与伴侣或舞伴和着音乐翩翩起舞。当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米修进
      入时,所有血族齐齐停下向他施礼。此刻的米修面无表情,突然强大很多的气场让我心中一颤,我承认,除了爸爸,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他
      还帅的男人。
      他喜欢穿一身黑。
      我不禁嘀咕:“穿得这么黑,以为自己是黑炭呐。哎哟!”我摸摸撞到堂可背上的额头,抬头发现整个队伍停了下来,而排头的米修正
      回头看着我,一脸冷若冰霜。
      “怎么了?”我问。
      “…”他什么也不说,皱着眉头转了回去,队伍继续走。
      莫名其妙……
      血族的舞会和人类的舞会不同,人类的舞会上有很多点心啊,酒啊…都是我期待的,结果今天的舞会大失我所望,没有点心没有酒,有
      的只是一个个乖乖待命的血仆,看着那些美丽少女空洞的双眼,那些眼中什么也没有,空了天真,空了欲望,空了笑容,空了自己,空了一
      切…我打心底为他们感到悲哀,她们被夺去灵魂,如躯壳般等待死亡。
      呵呵,血族本身也是悲哀吧,生活习性上与人类的格格不入,摄取献血维持无谓的永恒,被人类当成怪物,从古自今,血族落到人类手
      中永远都只会是一个下场——他们容不下与他们一样有思维与智慧,甚至还优于他们的血族共存。
      我的目光不禁落到这一群舍友身上,笑的灿烂的尤拉,堂可,还有连背影都那么冷漠的米修,还有其他人,他们的人生是怎么熬过来的
      呢?感谢上帝,唯独给了我特权,让我身为纯种血族却可以享受他们所享受不到的东西——阳光,银饰,食物,日出……


      回复
      4楼2018-08-05 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