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瞳展耀吧 关注:678贴子:1,235

SCI 谜案集 鼠猫文 自己动手产粮 虐猫狂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了SCI谜案集,我真的好喜欢这对CP啊...

我比较喜欢虐猫,然后小白各种心疼

尽量性格什么的都和剧版的保持一致,不会有太大出入。。

会在原来基础上更改一些事件,然后添加一些福利什么的

要是有什么意见就直接提出来。我会尽量改正的,想要的梗也直接提,我会加入。

不喜勿喷,不然我也不太会说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8-05 18:42
    1.

    阴雨连绵,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躺在地上挣扎着,惊恐的看着那个穿着黑雨衣的人一步一步的走来,连带着手里紧攥的玻璃片....
    清晨。警察迅速的赶到现场,驱赶周边围观的人群。
    “警察办案,维护现场!”
    “所有无关人员立即撤离!”
    人群一哄而散,除了一位身穿蓝色风衣的男子。事不关己的继续检查着受害人。
    其中年轻警察走上去:“先生,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请您离开现场!”
    男子似乎是没听见,继续出神的盯着那片带血的玻璃碎片。年轻警察似乎还要说什么,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停在路边,里面走下来一位浑身是白的男子。年轻警察不由得不耐烦起来,这一个个的都是什么人?
    “先生,这里发生一起事故请您到下一个路口停车好吗?”
    白衣男子摘下墨镜,随意往车里一扔,“叫你们队长来。”
    “这这...”警察无奈的转过身“队长,他叫你。”
    队长瞪着眼睛,“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白衣男子掏出来一个工作证,“刑警队队长白羽瞳。包sir将这起案子交给我们刑警部了。”
    “哦哦哦,原来是白sir啊!”队长连忙点头“那就麻烦白sir了!”
    白羽瞳点点头,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猛的转过身去,“展耀?!你怎么在这???”
    “原来是展博士啊!”其他警察立马肃然起敬,展耀是一个年纪轻轻就有了很大的成就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和白羽瞳简直就是警局里的传奇,但是平日里两个人却总是拌嘴。
    展耀慢慢的站起身,戏虐的看着白羽瞳,“怎么?白sir很惊讶吗?”
    白羽瞳捏捏鼻梁,叹一口气。似乎是不想和展耀发生口角,转头又吩咐一句“你们封锁现场,把文件交给我。”
    拿了文件,看着展耀:“展博士也回警局的话,我送你。”
    可谁知道展耀骄傲的像只猫一样,傲娇的转过身:“不麻烦白sir了,坐你的车我不习惯。”
    白羽瞳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着,眼睁睁的展耀打车走了。深吸一口气,像是赌气一样一脚油门将车猛开出去。
    白羽瞳停好车刚要进警局,就看到展耀下了计程车。两个人就又撞见了。无奈之下,白羽瞳只好等着展耀一起走。
    “展博士每次发生案件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真令我惊讶。”
    展耀微微一笑:“白sir过奖了。”
    白羽瞳暗暗咬牙:“又是王韶这小子?”
    “白sir真是误会王韶了。”展耀目光含笑的撇了白羽瞳一眼。
    “那还有谁?”白羽瞳快抓狂了,展耀都快成为整个警局的吉祥物了吗?
    “你猜。”似乎是故意逗他。
    “呼...我说展博士,你一个文人总往现场跑什么啊?就你这体格真遇上嫌疑人还能怎么样啊?很危险不知道吗?”白羽瞳连珠炮的埋怨和不满让展耀稍微愣神。
    “我乐意。”展耀瞪他一眼,快步朝电梯走去,那一瞬间白羽瞳真想把他的脑壳敲开看看里面是什么。这个猫儿太不让人省心...
    进了电梯,两个人同时去按13楼手不小心碰到一起。展耀触电一样猛缩回来,不自在的把手背在身后。
    “包sir找我。”
    白羽瞳嘴角微微扯起:“巧了,包sir也找我。”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的共同来到了包sir的办公室里。包sir看到他们俩很是亲近,
    “来来,小展、羽瞳,你们坐下。”包sir笑容可掬,给人一种亲切感。
    “这次叫你们来没别的意思,主要针对这次案件,你们也应该都知道,像是昨天晚上发生的类似案件这个月已经发生了两起了。我怀疑已经不是简单的车祸案件,所以就将这个案子交给你们。注意,一定不要让外界误认为是连环案件而引起恐慌!”
    白羽瞳严肃的看着包局长:“放心吧,包sir。”
    包局长点点头,转而又说:“鉴定这次事态严重,为了防止事故继续发酵,一定速战速决,所以我决定这起案件让展耀及其心理研究小组协同你们一起破案!”
    两个人闻言皆是一怔,展耀最先反应过来:“yes.sir!”
    白羽瞳不可置信的张着嘴:“包sir,光靠我们就已经足够了,我不需要....”
    包局长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他:“白sir,你应该以大局为重。展耀下星期就要出国学习,所以只一个星期案子还破不了,你们就集体给我扫厕所。”
    展耀微微一笑:“五天足够。”
    “三天。”白羽瞳说完就站了起来,挑衅的看着展耀:“不用展博士的帮助,我们三天足矣!”
    展耀不甘示弱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8-05 18:42
      展耀不甘示弱的回瞪一眼,向包局长打一声招呼就随着白羽瞳离开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8-05 18:43
        打call,大家快来啊,虐猫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5 21:11
          2.

          白羽瞳回到刑警部就马上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将包sir的安排简单说一下。
          “包sir限定咱们三天之内就必须抓到嫌疑人,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要加班加点的找线索,听明白了吧?”
          “是!”众人齐刷刷的回应。
          白羽瞳犹豫一下,补充道。
          “包sir让心理研究小组协同调查,更有效率的破案。”
          马韩、蒋翎两个女生最先反应过来。
          “啊!白sir,那展博士这段时间是不是和我们一起工作啊?”马韩激动的问。
          蒋翎也很期盼:“天啊,展博士要是来的话,我就上班不偷懒不睡觉了!”

          听着底下一片窃窃私语,白羽瞳默默咬牙,展耀还没来就已经俘获人心了吗?这个死猫永远不让我省心。
          “咳咳。现在我们讨论案子。”
          就在这时,展耀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文件,他一进门。底下的人都不经意地屏住呼吸。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精致的人啊…
          与白羽瞳的霸道爽朗的帅气截然不同,展耀给人一种很温顺干净的感觉。可是只有白羽瞳才知道展耀是多不好惹...
          展耀先是有礼貌的对着大家点点头,然后微笑淡定的发言。
          “大家好,我是心理研究小组的展耀。这次协助你们破案。”全程无视白羽瞳。“这个是我刚才通过心理分析得到的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大家可以参考一下。”说完就将手里的文件发了下去。
          白羽瞳终于沉不住气了,“展博士,你这样我我认为不太好?”
          “ 我们在开会,你这么直接进来不太好吧?”
          展耀不甘示弱,“白sir,恕我直言。就您这速度估计再加三天也抓不住犯人吧?”
          “我认为你应该多听一些有价值的建议而不是自己想象。”
          白羽瞳站了起来,借助身高优势看着他。
          “那展博士突兀的进来打断了我的思考我的方式,难道不是不对的吗?”
          “白sir,如果你思维足够清晰,无论我怎么打断你。你都会按一定的轨迹运转。所以我判断你这样说是在推卸责任。”展耀昂起头毫不示弱。
          王韶马韩一干人等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两个人斗嘴。
          蒋翎小声的告诉他们:“听说,白sir、展博士两个人是发小,从小就一直对着干。后来展博士出国留学了,白sir和他就分开一段时间,谁知道最后又在同一个警局工作,所以就又开始斗了.......”
          白羽瞳回头瞪了一眼,蒋翎吓的马上就噤声了。
          展耀整理一下衣领,“哼!”大步离开了。
          白羽瞳也没什么心情开会了,安排一下任务。就直接散会了。

          因为方便。所以展耀也在白羽瞳办公室里翻看案集。白羽瞳抬眼看一下钟表,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又简单整理一下,刚要叫展耀打算送他回家,结果发现这猫儿竟然是睡着啦。
          他没敢叫他,又担心他着凉。想了想,就把身上的外衣脱下来要给他盖好。
          刚要盖上,展耀就醒了,“...你干嘛?”因为刚睡醒,所以声音还是糯糯的。
          白羽瞳不自在的用手抖抖衣服,自己穿上了。
          “咳,很晚了,咱们回去吧。”
          展耀站起来,迷糊的看着白板上的案件思路。“哦…我不回去了…我就在办公室里将就眯一下好了。”
          白羽瞳二话不说抓起展耀的手腕直接拽出去塞车里。
          “展大博士,摆脱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吧?我送你回去。”
          展耀不乐意的轻轻撇一下嘴,没说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8-05 21:13
            粗粗长长的更一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8-05 21:14
              3.

              第二天。全体人员罕见的很和谐的在商量案情。但是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坚持多久…
              “白羽瞳,你可以尝试利用大脑去思考一下。这三起案子全是在一个监控失效的地方进行的。你这样草率的就决定下一个案发可能地点是很不负责任的。”展耀有些生气。
              白羽瞳舔一下嘴唇,似乎失去了耐心。“展博士,三起案子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而且凶手选择犯案现场也存在一定规律,更重要的是,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说完就不理展耀,直接下达任务:“马韩,你和赵副去那里守着。王韶继续去审问目击证人,看看还能不能问出什么。马上执行!”
              “ 是!”
              白羽瞳叹一口气,“展博士,抓犯人要讲究证据和线索...而且我是队长他们听我的很正常。”
              展耀没有理他。直接走了。白羽瞳感觉自己真是欠揍...居然和他讲道理。

              晚上。马韩和赵副在车里守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唉,这么晚了。还能来吗?”赵副打一个打哈欠。
              马韩也很疲倦。“不能你不也要守着!”
              正当两个人聊的热乎劲儿时。听见一声巨响。
              “来了!”
              两个人立马冲上去,那人刚要下死手,一看警察来了扔了玻璃片想跑,便立刻被赵副眼疾手快的擒住。他看一眼还在地上趴着的路人,叫马韩。
              “马韩,快打救护车!”

              第二天,白羽瞳翘着二郎腿,听着王韶的报告。
              “这个人叫徐昊。整个人看起来疯疯癫癫的。经过审问这三起案子全是他一人进行的。而且作案手法一致:都是先将晚归的人撞倒,再用一个玻璃片隔断喉咙。 最后流血过多死亡。家中有妻子和一个上小学的女儿。”
              白羽瞳点点头。“就这些?”
              王韶挠挠头。“白sir我就问出这些。他嘴太严了,作案原因没问出来...”
              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白羽瞳,抓到犯人出勤你为什么不叫我?”展耀很生气的看着白羽瞳,脸都微微胀红。
              白羽瞳有些心虚的刮一下鼻子:“呃,就先这样吧!你们把他先带到专属的拘留所。”
              “好的,我们先离开了。白sir、展博士。”
              白羽瞳点点头,坐到桌子上:“你看,展博士。犯人呢抓到了,他自己也承认了。三起案子全是他干的。发生的太突然啦,可能他妻子都没想到,所以没来得及叫你。”
              展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他有家室?”
              白羽瞳点点头:“是啊,还有个上小学的女儿。”
              “家庭幸福美满他为什么选择杀人毁掉一切呢?你不能结案,这里有好多疑点。”
              “怎、怎么了?招都招了,不结案不正常吧?”
              “白羽瞳,这太容易了。这肯定有幕后主使的。”
              白羽瞳不耐烦的从桌上跳下来:“好了,展耀。逻辑很清晰了。你就安心去出国好了。”
              这时白羽瞳手机响了,“滴滴滴 滴滴滴”
              “喂,哦…包sir...是,我这就找你...好的。”
              白羽瞳挂断电话朝展耀示意一下。“包sir找我。”

              包sir办公室。包局长若有所思地看着桌子上的照片,这时,白羽瞳到了。
              “包sir。”
              整理一下心情,包局长看着白羽瞳,像是决定什么一样。他把这几张照片递给白羽瞳。
              “这时今天早上法医部送来的。是你们最近审理的案子,我听说...已经把人抓到了?”
              “是的,犯人对自己犯下的罪责供认不讳。”白羽瞳接过照片仔细看,照片上清一色的全是耳朵,耳朵上被印上数字一样的标号。“包sir,这是?”
              “这时之前两名受害人,被安置在冷藏箱里...不知道是被谁印上了这个。”
              “0628、0821...”白羽瞳小声念出声。

              新闻发布会上。

              他要亲自审理一下这个徐昊。左摸右摸,惨!车钥匙呢?正焦心的找呢,突然车窗户缓缓打开了,一个白皙修长的手挑着他的车钥匙,在窗外晃两下。
              白羽瞳无奈,拿过钥匙把车启动。看向展耀:“展博士没想到还会这个。你去做什么?”
              展耀得意的扬起下巴,“出外勤你必须带着我一起。”
              “好好,我满足你的好奇心。我的展大博士。”
              说完,白色的兰博基尼就像闪电一样飞驰而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8-05 21:14
                3.

                第二天。全体人员罕见的很和谐的在商量案情。但是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坚持多久…
                “白羽瞳,你可以尝试利用大脑去思考一下。这三起案子全是在一个监控失效的地方进行的。你这样草率的就决定下一个案发可能地点是很不负责任的。”展耀有些生气。
                白羽瞳舔一下嘴唇,似乎失去了耐心。“展博士,三起案子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而且凶手选择犯案现场也存在一定规律,更重要的是,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说完就不理展耀,直接下达任务:“马韩,你和赵副去那里守着。王韶继续去审问目击证人,看看还能不能问出什么。马上执行!”
                “ 是!”
                白羽瞳叹一口气,“展博士,抓犯人要讲究证据和线索...而且我是队长他们听我的很正常。”
                展耀没有理他。直接走了。白羽瞳感觉自己真是欠揍...居然和他讲道理。

                晚上。马韩和赵副在车里守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唉,这么晚了。还能来吗?”赵副打一个打哈欠。
                马韩也很疲倦。“不能你不也要守着!”
                正当两个人聊的热乎劲儿时。听见一声巨响。
                “来了!”
                两个人立马冲上去,那人刚要下死手,一看警察来了扔了玻璃片想跑,便立刻被赵副眼疾手快的擒住。他看一眼还在地上趴着的路人,叫马韩。
                “马韩,快打救护车!”

                第二天,白羽瞳翘着二郎腿,听着王韶的报告。
                “这个人叫徐昊。整个人看起来疯疯癫癫的。经过审问这三起案子全是他一人进行的。而且作案手法一致:都是先将晚归的人撞倒,再用一个玻璃片隔断喉咙。 最后流血过多死亡。家中有妻子和一个上小学的女儿。”
                白羽瞳点点头。“就这些?”
                王韶挠挠头。“白sir我就问出这些。他嘴太严了,作案原因没问出来...”
                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白羽瞳,抓到犯人出勤你为什么不叫我?”展耀很生气的看着白羽瞳,脸都微微胀红。
                白羽瞳有些心虚的刮一下鼻子:“呃,就先这样吧!你们把他先带到专属的拘留所。”
                “好的,我们先离开了。白sir、展博士。”
                白羽瞳点点头,坐到桌子上:“你看,展博士。犯人呢抓到了,他自己也承认了。三起案子全是他干的。发生的太突然啦,可能他妻子都没想到,所以没来得及叫你。”
                展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他有家室?”
                白羽瞳点点头:“是啊,还有个上小学的女儿。”
                “家庭幸福美满他为什么选择杀人毁掉一切呢?你不能结案,这里有好多疑点。”
                “怎、怎么了?招都招了,不结案不正常吧?”
                “白羽瞳,这太容易了。这肯定有幕后主使的。”
                白羽瞳不耐烦的从桌上跳下来:“好了,展耀。逻辑很清晰了。你就安心去出国好了。”
                这时白羽瞳手机响了,“滴滴滴 滴滴滴”
                “喂,哦…包sir...是,我这就找你...好的。”
                白羽瞳挂断电话朝展耀示意一下。“包sir找我。”

                包sir办公室。包局长若有所思地看着桌子上的照片,这时,白羽瞳到了。
                “包sir。”
                整理一下心情,包局长看着白羽瞳,像是决定什么一样。他把这几张照片递给白羽瞳。
                “这时今天早上法医部送来的。是你们最近审理的案子,我听说...已经把人抓到了?”
                “是的,犯人对自己犯下的罪责供认不讳。”白羽瞳接过照片仔细看,照片上清一色的全是耳朵,耳朵上被印上数字一样的标号。“包sir,这是?”
                “这时之前两名受害人,被安置在冷藏箱里...不知道是被谁印上了这个。”
                “0628、0821...”白羽瞳小声念出声。

                新闻发布会上。

                他要亲自审理一下这个徐昊。左摸右摸,惨!车钥匙呢?正焦心的找呢,突然车窗户缓缓打开了,一个白皙修长的手挑着他的车钥匙,在窗外晃两下。
                白羽瞳无奈,拿过钥匙把车启动。看向展耀:“展博士没想到还会这个。你去做什么?”
                展耀得意的扬起下巴,“出外勤你必须带着我一起。”
                “好好,我满足你的好奇心。我的展大博士。”
                说完,白色的兰博基尼就像闪电一样飞驰而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05 2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5 22:06
                    5.

                    白羽瞳笑着问他。“我说猫儿,你怎么还是这样啊?”
                    展耀没理他,自顾自的走向对面的跑车。这猫儿,在国外呆那么久了。猫脾气一点没改呢!白羽瞳掏出钥匙,突然余光看到一个黑影迅速的冲向展耀!
                    他想也没想的朝展耀扑了过去。“猫儿!”
                    展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白羽瞳死死的撞倒了,狠狠的擦过马路边沿。“呃…...啊!”白羽瞳迅速掏出配枪,朝奔驰而去的黑车连开好几枪。顺便记下了车牌子。
                    展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羽瞳赶紧过去扶着,不小心抓一下展耀手臂。
                    “嘶—”展耀倒吸一口气。手往回抽一下。看着白羽瞳懊恼的样子,半开玩笑半安慰的说。“你这死老鼠,那车没把我怎么样,反倒是你推我让我受伤了。”
                    白羽瞳脸冷冷的,没接话。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送展耀坐车里,顺便为他系好安全带。展耀知道,白羽瞳在责备没保护好自己。
                    白羽瞳像是发疯一样一路猛踩油门,杀到医院门口。展耀有些无奈,“小白,你不用这么自责。”
                    “我说猫儿,你真的应该多锻炼锻炼了。这次多危险啊。我...如果我没在你旁边,你已经...”白羽瞳看着医生小心翼翼地把袖子剪断,伤口慢慢渗出血珠。“那时,你要我怎么办…”

                    半晌。白羽瞳盯着展耀已经缠了纱布的手臂,沙哑的开口。“...猫儿,对不起。如果当时我没看到,你应该已经....总之是我没照顾好你。”
                    展耀脸色有些发白,眼睛还有点红。刚才消毒的时候真的很疼,要不是碍于白老鼠在这里自己喊疼太丢人……这时候不给自己好吃的就知道检讨。
                    “唉,笨。”展耀嫌弃的钻进车里。
                    “叮叮叮..”包局长打电话了。
                    “包 sir。嗯…好的。我们现在就回去。”白羽瞳挂断电话,拨了另一个号。“嗯,蒋翎。这个车你给我查一下...嗯,好。”
                    “包 sir有很重要的事。”


                    包拯坐在办公室里,目光落在那几张照片上。自言自语,“那就这样定了吧。”
                    这时,白羽瞳展耀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包 sir,什么事?”白羽瞳问。
                    “白羽瞳,这几个案子可以说很不简单,所以我决定建立起SCI特别调查组。你,可以说年纪轻轻但十分有能力,所以就任命你为SCI的组长。”包拯看着白羽瞳。
                    白羽瞳目光坚定。“是。”
                    “展耀,你来做SCI的副组长。希望你们两个能够互补,不要让我失望。”
                    “是。”
                    “另外,SCI在查案时,所有部门机关无条件服从并配合!还有,这次的案件如果半个月还不水落石出,你们就都给我去打扫厕所!”
                    “是,长官!”

                    “猫儿,包 sir意思是你不用出国了?!”白羽瞳瞪着眼睛,流露出掩藏不住的欣喜。
                    展耀看他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嗯哼。”这死老鼠的眼睛怎么亮晶晶的呢?
                    “猫儿,咳,医生说你的伤口不能碰水呢!”白羽瞳低下头,“所以我想这个给你带来很多麻烦。所以我认为我应该和你住在一起。”
                    “......你觉得我能答应吗?”
                    “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还帮你洗澡,怎么样怎么样?”
                    展耀小脸一红,用力咳了一下。“洗澡...洗澡就不用了,你这个色老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8-05 22:23
                      我要对之前看这个文的小伙伴负责...我答应他们了要完结。虽然呢被删帖了,但是在这里我还是努力完结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8-05 22:25
                        4.

                        “喂,白老鼠。你这是往哪走啊?”展耀好奇的观察周围景色。
                        “徐昊这个人看起来精神不正常,所以就被关押在A区的专属看守所了。”
                        展耀鄙夷的看白羽瞳一眼。无奈的纠正。
                        “白sir,精神病和心理疾病患者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哎呀,怎么就不一样了呢。都疯疯癫癫的完全没区别啊。”
                        展耀像是对他失去了信心,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座位上。
                        “**一样的笨老鼠...”
                        白羽瞳刚想反驳他几句,就观察到后面的一辆不起眼的黑车,紧跟着似乎有一段路了。展耀看出他的异常,不由得挺起身。
                        “怎么了?”
                        白羽瞳轻轻用下巴点一下,展耀立马领会,小声问他:
                        “那该怎么办?”
                        白羽瞳递给他一个安慰性眼神,“没关系,尾随我能成功的人还没出现呢!猫儿,你可要抓紧了啊。”
                        说完一个猛转弯,拐入一个岔路口,车速不断提高,最后终于把小尾巴甩掉了。
                        到达A区的看守所,展耀不解地问:“那辆车跟着你做什么?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白羽瞳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猫儿是在关心我吗?”
                        展耀缩缩脖子,“你少自恋。”抬脚就先走了。
                        白羽瞳向后面看了看也跟了进去。


                        徐昊被穿了束缚衣,即使如此他也像个虫子一样扭动不停,偶尔还发出几声怪笑。白羽瞳出示警官证。
                        “办案,有问题要问他。”
                        看守的马上把门打开了。“白长官,我们就在门口守着。有问题就马上叫我们。”
                        白羽瞳点点头,便挥一挥手。示意把门关好。
                        展耀一言不发,饶有兴趣的观察这个装疯的家伙。白羽瞳看他一眼,不由得偷笑一下,这猫儿笑的坏坏的,真是一点没变呢!
                        徐昊漫不经心的扫了两个人一眼,突然目光直直的、贪婪的看着展耀。缓缓咧开了嘴,“我从来,从来没见过,你、你这么完美的人啊…”
                        展耀似乎觉得好笑,歪着头看着他。
                        “呵呵,通过作案手法,你看起来很追求完美吧…”
                        徐昊像是根本没听到一样,继续赞美展耀。“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就像两颗上好的猫眼石…我的神啊…是不是他派你来解救我的呢…我是神的触手,替神清除一切污秽!你一定是神的信使—你一定是天使啊!”
                        白羽瞳终于听不下去了,恶狠狠的用脚踢一下徐昊的凳子。徐昊猛地一晃,下了一大跳。
                        “你这是要开始骚扰了吗?猫儿完美不完美轮不到你评价。”
                        白羽瞳孩子气的瞪了徐昊一眼。“只有我可以说!”
                        展耀嘴角抽了一下,白老鼠这是在...吃醋吧…
                        徐昊目光重新呆滞。开始胡言乱语。展耀抱着胳膊。“你有严重的强迫症啊…在监狱那个脏乱差还毫无逻辑的环境下,对你而言是比死还要难过的吧。”
                        展耀慢慢靠近他的耳朵,缓慢但坚定的说着。白羽瞳在一旁仔细的观察徐昊的表情,捕捉到一丝恐惧。猫儿说的果然没错,这个徐昊果真装疯。
                        展耀直起身,对着白羽瞳摇摇头。走吧,今天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白羽瞳挑一下眉。明天他兴许就想通了吧!
                        展耀眨一下眼。他心里防线已经快破了,这个急不得的。
                        两个人“眉来眼去”一番后,无奈之下就只好先回局里了。
                        展耀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站在路边。白羽瞳安慰性的拍拍展耀的肩膀。
                        “猫儿,不要紧的…”
                        展耀松开胳膊,嫌弃的拍掉白羽瞳的手。“爪子拿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8-05 22:25
                          5.

                          白羽瞳笑着问他。“我说猫儿,你怎么还是这样啊?”
                          展耀没理他,自顾自的走向对面的跑车。这猫儿,在国外呆那么久了。猫脾气一点没改呢!白羽瞳掏出钥匙,突然余光看到一个黑影迅速的冲向展耀!
                          他想也没想的朝展耀扑了过去。“猫儿!”
                          展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白羽瞳死死的撞倒了,狠狠的擦过马路边沿。“呃…...啊!”白羽瞳迅速掏出配枪,朝奔驰而去的黑车连开好几枪。顺便记下了车牌子。
                          展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羽瞳赶紧过去扶着,不小心抓一下展耀手臂。
                          “嘶—”展耀倒吸一口气。手往回抽一下。看着白羽瞳懊恼的样子,半开玩笑半安慰的说。“你这死老鼠,那车没把我怎么样,反倒是你推我让我受伤了。”
                          白羽瞳脸冷冷的,没接话。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送展耀坐车里,顺便为他系好安全带。展耀知道,白羽瞳在责备没保护好自己。
                          白羽瞳像是发疯一样一路猛踩油门,杀到医院门口。展耀有些无奈,“小白,你不用这么自责。”
                          “我说猫儿,你真的应该多锻炼锻炼了。这次多危险啊。我...如果我没在你旁边,你已经...”白羽瞳看着医生小心翼翼地把袖子剪断,伤口慢慢渗出血珠。“那时,你要我怎么办…”

                          半晌。白羽瞳盯着展耀已经缠了纱布的手臂,沙哑的开口。“...猫儿,对不起。如果当时我没看到,你应该已经....总之是我没照顾好你。”
                          展耀脸色有些发白,眼睛还有点红。刚才消毒的时候真的很疼,要不是碍于白老鼠在这里自己喊疼太丢人……这时候不给自己好吃的就知道检讨。
                          “唉,笨。”展耀嫌弃的钻进车里。
                          “叮叮叮..”包局长打电话了。
                          “包 sir。嗯…好的。我们现在就回去。”白羽瞳挂断电话,拨了另一个号。“嗯,蒋翎。这个车你给我查一下...嗯,好。”
                          “包 sir有很重要的事。”


                          包拯坐在办公室里,目光落在那几张照片上。自言自语,“那就这样定了吧。”
                          这时,白羽瞳展耀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包 sir,什么事?”白羽瞳问。
                          “白羽瞳,这几个案子可以说很不简单,所以我决定建立起SCI特别调查组。你,可以说年纪轻轻但十分有能力,所以就任命你为SCI的组长。”包拯看着白羽瞳。
                          白羽瞳目光坚定。“是。”
                          “展耀,你来做SCI的副组长。希望你们两个能够互补,不要让我失望。”
                          “是。”
                          “另外,SCI在查案时,所有部门机关无条件服从并配合!还有,这次的案件如果半个月还不水落石出,你们就都给我去打扫厕所!”
                          “是,长官!”

                          “猫儿,包 sir意思是你不用出国了?!”白羽瞳瞪着眼睛,流露出掩藏不住的欣喜。
                          展耀看他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嗯哼。”这死老鼠的眼睛怎么亮晶晶的呢?
                          “猫儿,咳,医生说你的伤口不能碰水呢!”白羽瞳低下头,“所以我想这个给你带来很多麻烦。所以我认为我应该和你住在一起。”
                          “......你觉得我能答应吗?”
                          “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还帮你洗澡,怎么样怎么样?”
                          展耀小脸一红,用力咳了一下。“洗澡...洗澡就不用了,你这个色老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8-05 22:26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5 23:22
                              希望不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5 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