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尚吧 关注:3,729贴子:5,979
  • 17回复贴,共1

[原创] 我不想,在当王妃了 漠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一世尚清华喜欢漠北君,但漠北君不知。
  尚清华是当朝丞相
  漠北君是王爷
  后来皇帝(洛冰河)一纸婚书丞相嫁给了王爷,但漠北君不喜欢尚清华,他嫁过来后两人见面就吵,其实那只是尚清华想多和他说话,有时吵得过火了,两人就会动手打起来,那只是尚清华想离漠北君更进一步,但漠北君每次看见他都走得远远的,眼里充满厌恶和不屑,只有两人打起来,尚清华才能看见对方的眼里都是自己,后来漠北君有了喜欢的女人,尚清华就离他们远远的,静静地看着他们,看着那从来不属于自己的笑容,看着那人在那女人的挑唆下,和二王爷在朝堂上剑拔弩张,甚至大打出手,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女人,尚清华也曾劝过他,却被下令禁足,后来王后(沈清秋)中毒,性命垂危,种种证据皆指向漠北君,皇帝下令撤除漠北君王爷的封号,贬为庶人,皇后终因中毒太深,不治身亡,皇帝赐死漠北君,皇帝因伤心过度把朝中所有事交给二王爷,但此时漠北君也已中毒,虽然他查出是他心爱之人下的毒,他却相信他爱的那女人是有苦衷的,可当他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自己衷心的下属都站在二王爷身边亲口说出自己接近他是有目的的,漠北君觉得自己真的是瞎了眼,现在的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这时二王爷的手下从别院里带出了尚清华,这时的尚清华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傲气,像一只没精神的小狗,看得人止不住的心疼,二王爷一把楼过尚清华的腰,看着尚清华没有任何力气挣扎,只能靠在二王爷的怀里,漠北君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悔自己废了他的内力和武功,也在恨自己把他脱下水,“三弟,怎么样被自己爱的女人背叛,心,很,疼,吧”后面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像是在羞辱他一般。“不过你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放着丞相这么个谪仙般的人你不喜欢,偏偏喜欢这个胭脂俗粉的女人,不过你倒是给了我机会,让我来追清华,清华跟我走,我会对你很好的”说着抬起尚清华的头,强势的吻上了他的唇,舌头还伸进去,强迫尚清华的舌头与他缠绵,看得漠北君握紧了拳头,这时尚清华突然一用力推开了二王爷,倒在了漠北君旁边,漠北君伸出手擦干净还残留在尚清华唇上的银丝,尚清华流下了眼泪“漠北,这一世我从未后悔过,但如果有下一世,我不想再遇到你,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下一世放过我吧”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毒药一口喝了下去,倒在地上。漠北君拿起那瓶还没喝完的毒药,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爬到尚清华的身边用力抱住他,心里慢慢滋生别的情愫,二王爷走到他身边,抢过尚清华的身体抱在怀里,“漠北,你现在不配抱他,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在一起,杀了那些人和那个女人”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5 20:39
      尚清华想得很清楚,上一世他和漠北君成亲半年,漠北君就遇到了那个女人,和那个女人成了亲,只要自己在外面游荡两三年回去,那么漠北恐怕连孩子都有了,想到这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没错尚清华也重生了,比漠北君还早了几天,不想上一世的事在重演,所以尚清华选择离开,选择默默的看着这一世的漠北君娶妻生子,和他所爱之人白头偕老,上一世二王爷是因为自己才处处和漠北君作对,其实二王爷对尚清华很好,但无奈尚清华心中始终只有那一人。现在自己走了二王爷就不会和漠北君反目成仇了吧!
      兜兜转转,这一世是新的开始,还是上一世结局的延续,吾等不是神,无法预测,静待这名为红尘的棋局上,谁输谁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24 18:54
        “少爷 ,我们已经离开帝都了,接下来我们往哪走?” 侍卫看着在闭目养神的尚清华轻声问道。
      已经离开帝都了,自己也离他越来越远了吧!,呵,真是可笑上一世漠北这样对自己,可自己还是忘不掉他,只有走得远远的,才能暂时忘掉他。
        “北上” 薄唇亲启说出两字便闭口不在多语,也许看出来尚清华的不高兴,侍卫便没有在说什么。
      尚清华闭眼想到(北上,呵现在连去什么地方,里面都要带他名字里的一个字,不禁自嘲到,自己还真是中毒不浅啊),没有目的地,一路北上。
        “少爷,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路上又错过了客栈,所以只好委屈您在前面的树林里休息一晚” “无妨,我们快点吧” “是” 马车停在树林里,尚清华在马车里面休息,侍卫轮班守夜。
        “王爷,我们这是要去找丞相大人吗?” 跟在漠北君身边的影一问道。“嗯,是去找丞相,不过他现在已经是本王的王妃了” “可您和丞相大人一见面就吵,皇上还让您娶丞相” “是我去皇宫,请皇兄下旨让清华嫁给我的,还有以后你们见到他要叫什么清楚了吗” “是,清楚 叫王妃” 影一充满了震惊和好奇,但主人的心思不是普通人能想清楚的。
        一天没有见到尚清华, 漠北君就一天放不下心,这些事上一世都没有发生,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他无法预料的事,这让漠北君越来越不安,只有把尚清华找回来绑在自己身边,才会把不安消除。现在只要自己一闭眼,尚清华上一世对他说的话,就一直在脑中回荡,现在漠北君想清了自己对尚清华的感情,却找不到了他。
        “少爷,树林里发生了打斗,而且有人受了重伤,我们要帮忙吗?” 侍卫从树林深处跑出来说。
       沉思了一会儿开口 “ 去吧” 这可是临近天子的地方还会发生这种事,而且如果救的那人是江湖中人,那么对自己以后是绝对没有多大坏处,相反还会有很多好处。刚一走下马车,就看见侍卫扶着满身是血的人走了来,本来打算救完人就走,看那人伤成这样,如果不救必死无疑,看来是不能把人丢下了,暗自叹了口气,对侍卫说到“把人扶进马车,去离这最近的城里” 马车就向最近的宣城行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25 12:26
        问一下,大家是希望只有漠北君和尚清华重生,还是连二王爷也一起重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25 12:27
          楼楼我是初三党了,一个星期只能休息一天,我尽量周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3 03:23
            这星期期中考,复习到要疯了,本来一直是在手机上写的,看来以后只能在学校写手稿,在打出来,
            抱歉-_-||,每天九点半才放学,回家已经很晚,很累没什么思路,只能睡觉,我想要写好这篇文,但脑洞太大,很多点子大多一闪而过,过后就忘,总之文我是一定不会弃的,毕竟喜欢漠尚的不来就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12 01:49
              渣反要出动漫,但画风不好,估计要凉,我最喜欢的渣反啊,希望不要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11-25 00:23
                  第四章
                 “人怎么样了?” “回少爷,人还没醒,受了很重的内伤,能救回来已实属不易” 从树林疾行一夜,终于在早晨开城门时,进入了宣城,进宣城后那人气息一度不稳,让尚清华以为他已经撑不住了,没想到那人撑是撑下来了,但已经昏睡了三天,耽误他很多事情。转身对身边的侍卫说“你去把王护青叫来。” “是”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淡黄色束腕的衣服,衣摆到膝盖下一点的人走进来,和尚清华的广袖长袍比起来,要显得简单方便,给人一种简单干练的感觉,“少爷你找我” “行了,这里没有别人,别装了” 王护青走到尚清华身边笑着说“哎呀,别那么严肃吗,我这样叫不是能显得出我对你的尊重” “别,还尊重,我看你恨不得打死我,从小一起长大,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看一下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昏迷了三天了,虽然命保住了,但要是一直这样不醒,我们总不能把他扔在这不管吧!” 听完尚清华的话王护青走到那人身边,正打算帮那人把脉,突然在床上的人眼睛一睁,一反手就把王护青整个人按在床沿上,眼里闪过一抹狠厉,一切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尚清华没有准备,自己竟连那人已经醒了都不知道,难道自己过了几天安逸日子,连武功都倒退了,那自己最近要不要好好练练,可是练武真的好累。床上那人见站在他面前那人的脸色从震惊变到纠结又变成其他他读不出的脸色,也就趁机打量着眼前这人,一身淡蓝色广袖长袍外面罩着一件似透明的白纱,给人一种朦胧感,长到腰间的长发,半束起来,一双桃花眼,薄唇因为震惊微微张开一点点,整个人给人一种平静的感觉,直到听到王护青的呻吟两人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走神这么长时间,想到这两人眉间露出一抹懊恼的神色,“你别紧张,我只是那天看你在树林里被受了重伤,才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尚清华一会儿看着王护青一会儿看着床上的人,像是在担心那人不信他的话,把王护青杀了。闻言那人放开王护青,王护青赶紧跑回尚清华身边,“好了,护青你去楼下和掌柜要些清淡的食物,最好是粥之类的” “不行,我要吃肉”床上的人不满而发出抗议,“不用管他,去吧”尚清华用眼神示意王护青听他的话去做,人走后尚清华走到桌边坐下,看着床上的人说“你昏迷了三天,现在要是吃油腻的东西,对身体不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被追杀” “我叫季临风,至于我为什么会被人追杀,这个无可奉告” 看到他对自己充满敌意,自己多问已是无用,“一会儿,会有人送吃的上来,你先吃一点,再休息,晚上我来给你换药” 说完起身下楼,竟然那人对自己有敌意,自己再呆在那,也没什么意思,只是季这个姓在他们国家很少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12-02 23:49
                  我已经在星期天发了,虽然说时间有点晚,但也准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12-02 23:50
                      第五章
                    “护青,你说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季这个姓,在我们腾月国很少见吧?” 看着躺在他床毫无形象的王护青尚清华很无奈的问。“嗯,我看了那几个追杀季临风的人,在任务失败后,立刻服毒自杀,由此看来那些人是死士,而死士只有皇室的人才能训练,对了他们在后背有一个奇怪的纹身。” “所以我觉得季临风是异国人,嗯,你立马把那个图案画下来,去查是哪国的死士,记住不要惊动太多的人。” “行,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王护青还是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说,丝毫不在意这是他家少爷的床,看着床上那人尚清华不禁失笑,那人不管和他说什么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夜幕降临,让白日里繁华的宣城,退下了纯洁的外表,换上了自己真实的面目,妖艳。
                      看了一眼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尚清华起身向季临风的房间走去,刚走到房门口就听到一阵争吵声,“喂,你会不会上药啊,你当我是死的啊,下手这么痛,要痛死我啊”季临风的声音痛呼起来。 “切,你管我会不会上药,你死了正好,还少了一个麻烦Ծ‸Ծ” 王护青翻了一个白眼不满的说。 “哼,我看你是因为白天被我偷袭压在床上,面子上过不去,所以趁帮我换药的机会来报复我”季临风一副我猜对了,快来膜拜我的嘚瑟表情。 看得王护青一把把药扔在桌,就要上去和季临风打在一起,听了两个人小孩子般的斗嘴,尚清华无语的走进去,“护青,天色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一看到自家少爷来了王护青就像充满气的气球瞬间膨胀起来了,立马跑过去整个人挂在尚清华身上 “少爷,这个人坏得很,他欺负我,我们不要他了,好不好?” 尚清华宠溺的摸了摸王护青的头哭笑不得的说“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啊” 听到这王护青瞬间两颗泪珠挂在眼角,立马从尚清华身上下来,做痛心疾首状,一副尚清华有了新欢就不要旧爱的无情负心汉的表情,指着尚清华和季临风“你,你,你们两个” 说着跑出来门外。季临风一脸懵的看着王护青跑出门去,尚清华拿起药走到季临风身边,伸手就要把他衣服脱了,“等,等等,你要干嘛”季临风伸手拉起自己的衣服,一脸警惕的看着尚清华。 “你后背有伤,我帮你换药,不然你以为我要对你干什么” 尚清华靠近季临风在他耳边轻声的说, “不然你是在害羞” 季临风的耳朵瞬间红了起来,看他突然害羞起来,尚清华也不逗他了。只是上药时,尚清华温热的气息打在季临风身上,让这个害羞的娃,脸都变红了,偏偏尚清华这个人还没有自觉。上完药,尚清华就坐在床边对着季临风说“你内伤比外伤严重,要多注意休息,我在宣城有事,还要在待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追杀你,等事情办好,我就要离开宣城,到时候我会给你留下足够的银两,那时你自己在做打算。”说完帮季临风把衣服拉起来,起身就往门外走去。在他身后的季临风,瞳孔里闪过一抹红色,在犹豫,在针扎,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刚刚他那番话,傻子都能听懂,要是自己再不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等他离开宣城的那天,他们就各走各的,互不相干,现在自己这副模样,要是被追杀自己的人看见,必死无疑,为今之计,只有暂时跟着他们,在做打算。这一晚尚清华睡得格外安稳,且不知有人为了他这一番话,一夜未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1-29 20:52
                      和你们商量一下,我今天更文的时候,发现我这篇文有很多不通的地方和错字,我想修改下,重新再发,但我怕有小伙伴找不到,怎么办(⊙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9-01-29 20:55
                        第六章
                         翌日,尚清华还没起床,就听见了敲门声,以为是王护青就没多在意。
                          “进来”说完靠在床边,季临风一进来就看到尚清华靠在床边,眼睛微闭,大概是因为刚起床的原因,尚清华的里衣松开了一大半,露出了一大片洁白的肌肤,季临风一看就移不开视线,一直盯着尚清华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等了半天都不见来人说话,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来人一惊,“季临风,那么早来找我有事吗?”
                        说完从旁边拿了一件白色的外衫披在身上,打了一个哈欠,神情慵懒的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季临风都怀疑只要自己再逗逗他,他会不会舒服的喵喵喵叫两声。
                          “我来告诉你一些事,一些你想知道的事”说完就坐在凳子上,嘴角勾起,一脸邪气的看着尚清华,尚清华被他的样子惊到了,微微扭过头,不看他。
                          “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叫季临风,这你已经知道了,季这个姓,在你们国家很少见,那是因为我是季国人” “你果然是异国人,而且还和季国的皇室有关,对吗?” 听到他的话季临风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明白过来,“你查到的还真不少啊,看来我还是全告诉你吧!我是季国太子,因为季国南方大雨下了几天几夜,形成了洪水淹没了许多村庄,死了很多人,我怕不及时处理,会爆发瘟疫,所以向父皇请命去赈灾,在回宫复命的路上遇到四皇子季如亲派来的死士追杀,所以一路逃到腾月国,而且我觉得他已经知道我没死,还派了一堆人来追杀我,至于为什么追杀我,那当然是因为皇位,除掉我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那么坐上皇位的人就是他了” “哦,原来是要杀兄继位啊”尚清华一脸平静的说到。 “行了,我告诉了你这么多,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身份” 说着走到尚清华身边,双手撑在他两边,让他不能逃离他的控制,看到他的动作尚清华脸一红,“我叫尚清华,是”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王护青一把推开,就看见他家少爷被季临风困在怀里,立马跑过去把他们分开,指着季临风一脸愤慨的说“你干什么,我家少爷是你能染指的吗” “好了,护青他叫季临风,是个异国人,刚从我们在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这么急急忙忙来找我有什么事” 王护青瞪了季临风一眼,季临风则是无所谓的坐在一旁,“少爷,刚刚飞鸽传信来了一封加急信,”说完把信拿给了尚清华,尚清华接过信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苍白,最后脱力般坐在了床上无力的喃喃说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离得这么远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难道一定要把我逼到绝境,你才心满意足吗?护青我写一封信,你马上帮我送到师兄那里,告诉他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同意,等以后我回去再和他说” “可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啊” “可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现在身边最信任的只有你一个,快去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好,我马上去” 说完把信写好交给了王护青“用你最快的速度,速去速回” 说完转身对季临风说到“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我的事有时间再和你说” “嗯”说完转身就走了,季临风看出来尚清华心情不佳也就没有再停留。
                          那封信是沈清秋写给尚清华的,并把漠北君向洛冰河请旨,让尚清华嫁给他的事也告诉了他,所以尚清华的反应才这么大,这一世尚清华已经决定要远离漠北君,如果这样的圣旨下来了话,那么他做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这一世尚清华对漠北君早已没有爱了,又怎么会同意和他成婚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2-17 21:55
                          我能厚脸皮的求赞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2-17 21:57
                              第七章
                            皇宫
                            “冰河,清华来信说,不愿同漠北成婚,让我不要同意这件事,等他以后回来再商议,看到他的信,感觉他挺生气的” “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洛冰河说完看着送完信在一旁的王护青问“丞相看完信后是什么表情?” “少爷看完信后,感觉精神不太好,面色苍白,他让我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把回信送回来。” “如此看来,清华是铁了心不同漠北成婚了,唉,你有没有偷偷把这件事告诉漠北,我告诉你清华是我二师弟,他要是不同意和漠北在一起,我也是不会同意的,快说你到底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漠北。” “没没,没有,丞相让来送信的人来的这么急,我怎么可能那么快把事告诉漠北呢!”说完心虚的看向王护青对他说“你且回去,告诉丞相,一切等他回来后再做定夺。” “是”转身用轻功快速离开。看到王护青的背影,洛冰河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要是被沈清秋知道他已经把尚清华派人来送信的事告诉漠北,那他不就惨了。沈清秋一直在想为什么他师弟会和漠北有过节,没有注意到洛冰河心虚的小动作。要是知道了,还能少些事情。
                              “影一,跟好那个人,我到要看看他现在到底在哪?”漠北君看着那个一身黄衫的人快速离开皇宫,尚清华啊,尚清华啊,不管你现在在哪,我总会有办法找到你。
                              宣城
                            在屋里闷了一天,尚清华决定要出去走走,听别人说夜晚的宣城同白天比,大有不同,正好出去看看,刚出房门就看见季临风从门内出来“你要出去?” “小二说晚上的宣城景色不错,正好去看看,你呢?你也要去看吗?” “嗯” “正好我们一起做个伴,怎么样?” 听了季临风的提议,觉得也不错便同意了“好,一起” 路过繁华的街市,穿过熙来攘往的人群,走到小巷的尽头,猝不及防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清澈见底的河,河的旁边中满了桃树,正值盛开时节,灼灼桃花,开于河边,与河里月光相照应,美,美得让人不相信这是人间景色,尚清华不由自主向前走去,站在河边,便看见,河里的桃花随水波流向下游,季临风被尚清华惊艳到了,浑身清冷的气息,与月色一起融合在桃林河水边,
                            给人一种不属于人间的美,好像随时都会消失在这天地之间,好像永远都不可能有人会走进他的心里,心痛了一下,走向前拉住他的手,看见他充满疑问的眼神,又想到自己竟然情不自禁牵了他的手,这让自己无法控制只好对他说“靠这么近,小心掉下去” 看着他哄小孩的样子尚清华不服气嘟起嘴“你当我是小孩子啊,怎么可能会掉下去” 从远处看,他们一人蓝衫,一人白衫,白衣人拉着蓝衣人的手,
                            蓝衣人嘟着嘴看着白衣人,白衣人则充满宠溺的笑着看向他,在月光下,两人像天造地设的一对,惊艳了远处一群到此采风的人。
                              尚清华被季临风的笑惊到,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不料后面已是河,脚底一滑,整个人向后倒去,季临风一用力便把尚清华拉了回来,拉到了怀里,双手环着尚清华的腰,尚清华则是因为惊吓抓住了季临风的衣襟,季临风注视着尚清华被吓懵的样子,没想到这清冷的人还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等尚清华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人的动作有多暧昧,特别是两人的脸离得太近了,就像下一秒会亲上一样。
                              尚清华赶忙推开季临风掩饰般说到“那边有船,我们去坐船吧!” 不等季临风回答,就像船边走去。季临风不舍的放手,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男子的腰会这么纤细,不同女子的纤细柔骨,他的腰纤细同时又充满力量,如果刚才尚清华没有推开他,他会对着尚清华吻下去吧!就算现在回过神,他还是想这样。
                              两人站着船上,尚清华欣赏着景色,季临风却在他后来注视着他,而岸上那一群采风的人却看着两人如天神般,不可亵渎的背影,直到船划远。那群人中才有人说“我刚刚是不是看见神了” 一女子激动的说“那两个人绝对是男的,天哪,太配了” “我一定要把他们画下来” “深情温柔攻和傲娇可人受,我要把他们写成书,唉,就是可惜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嘻嘻嘻,我觉得就用白衣人和蓝衣人代替,更有感觉” 而船上的人绝对不会想到他们成了这本《河边不可说的事》的主角并且这本书凭借大胆高超细致的描写而大火大卖,里面的剧情就描写了一段他们桃花潭边的事,当然不可能只是单纯看看景而已,月色朦胧下白衣人把蓝衣人轻轻推倒,压在身下,蓝衣人慌乱的推了推在自己身上的白衣人“你起开,这是在野外,疯了吗?” 白衣人把蓝衣人双手压过头顶“没事,别怕不会有人来的”说完不顾蓝衣人反抗唇便吻了上去,发出让人害羞的渍渍渍声。又或是描写他们上了船的一段,在船身的左右倾斜下,白衣人更深的进入了蓝衣人,蓝衣人发出了细小的求饶声,而白衣人却更用力的顶了进去,蓝衣人只能发出一阵阵羞人的娇喘。又或是其他的剧情,都是那么引人入胜。想到这,那人已经露出来意味深长的笑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4-14 16:35
                              有没有人想看《河边不可说的事》里面有车,就用白衣人和蓝衣人代替,如果要吃双洁的反正这只是本书,里面的人又不是真的上过,如果你还是接受不了,你可以跳过《河边不可说的事》这一段,怎么样,有人看,有人看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4-14 16:39
                                我就接着写正文了,本来要写河边不可说的的事,但最近没灵感,我后面补上,希望别介意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6楼2019-07-23 01:14
                                    第八章
                                   “季临风,我要走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做?” “你要走了,现在?” “嗯” “你不等你那个侍卫了?” “我怕有什么变故,所以要马上离开,我会让小二把信拿给他” “那我和你一起” 尚清华疑惑的看来季临风一眼“你?” “对啊,是你把我救起来的我现在伤还没有好,而且还有追杀我的人,你不应该负责啊,你不应该帮我啊,再说你身边现在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我和你一起还能互相照顾” 带上他或许不错,再说他是季国皇室最后死在腾月国,那么季国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可能还会挑起战争,想到这便开口同意。“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上路吧!”
                                    等王护青回来的时候只剩下小二给他的一封信,信上说尚清华和季临风已经上路让他回府,不用担心他。看到信的内容王护青顿时暴跳如雷“好你个季临风竟然敢拐着我家少爷就跑了”出了客栈就往回走。“王爷,那人往回走,看方向是帝都” “帝都,看样子他是要回去了,把人带过来” “是”
                                    王护青刚睁开眼就看见,漠北君坐在他前面,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你家少爷呢?” “回王爷,不知道” “不知道?搜” “王爷有封信”影一不管王护青的挣扎把信拿给了漠北君......“季临风是谁?和清华是什么关系?” “是在路上救的一个人,和少爷没什么关系” 影一看了一眼王护青说“王爷,看来丞相已经走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让影二和我走,你看好他”撇了王护青一眼就走了。王护青觉得自己挺无辜的,在路上骂人骂得挺好的,转眼间就被抓了,被抓了还不说,身边还多了一个面瘫盯着自己。
                                    而漠北君因为又一次没有见到尚清华还被他逃了,而正在生气和郁闷。
                                    哼,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最好别让我找到你,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尚清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3楼2019-07-26 17:23
                                    人物严重ooc,然后就是因为我更文慢,所以就不@了,对不起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4楼2019-07-26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