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吧 关注:391,358贴子:19,684,892

【独善其身】一个人比一群人快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沧月个人向,有私设,可能会有ooc注意避雷。
*cp向没有,可yy。
*挖了坑就跑,小学生文笔,渣到爆那种。
*一年不见得我有一个更新。
*二楼还有其他的。
*没了,谢谢你点进来。
随意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8 01:52
    二楼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8 01:52
      三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8 01:54
        四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8 01:55
          好了我就是来水经验的。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8 02:00
            钢琴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8 08:49
              二杀!
              吹爆钢琴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8 15:43
                你倒是发文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8 16:18
                  暖(๑• . •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8 18:33
                    散了吧,楼主已失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8 18:35
                      *我觉得题目和文章没有任何关系……大概。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城市深处的有一个巷子。
                      老实说,在这样繁华的都市中,有这样一个巷子是十分难得的。有老人说,这条巷子,自从他们记事时起,就存在于这里了。这么多年过去,它依旧还在,仿佛它只是在岁月里旅行了一圈再回到了原点,只是有了些许旅途带来的疲惫与沧桑。
                      阳光总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斜斜地照入这条小巷,使得整条巷子拥有了些短暂的温暖与生气。
                      影子斑驳,却总是照不进小巷最深处的那一扇红色木门。
                      上面的油漆已经掉色,但是走近了细瞧,还是可以发现那门的做工是极其精致的——虽然这条巷子的内部永远也照不到阳光,但是丝毫不影响它散发出自己独特的魅力。
                      很多人对那一扇木门感兴趣,其实他们更多的是不解——一个永远照不到阳光的没有任何东西的巷子内部,怎么会有这样的一扇门。
                      但这个地方除了居住在这附近的老人们,几乎很少人知道——因为这条巷子太不起眼了。
                      大多数人都只是听说。

                      ——

                      这是沧月回到这扇门的第五次。
                      她已经打开了这扇门无数次,可是在打开一扇又一扇的门以后,穿过一个又一个通道,她却还是回到了这里。
                      她转过头看了一眼巷口。夕阳西下,余晖照进巷子,却总是在她的脚边停止,仿佛时间从来没有流动过。
                      沧月皱了皱眉。

                      ——

                      沧月今年大二,自己的损友兼闺蜜九月在偶然间听说了这扇门后拉着她左拐右拐来到了这里。
                      其实沧月很想知道九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但是到达这里的时候,沧月却突然对这扇门产生了莫名的兴趣——其实不能说是沧月感兴趣,而是这扇门——这扇暗红色的木门,仿佛在某种程度上吸引着沧月。
                      那门的颜色就好像是鲜血流出后凝固的样子。
                      这是沧月看到这扇门的第一个想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10 18:49
                        首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10 18:49
                          二杀


                          收起回复
                          13楼2018-08-10 20:04
                            三杀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8-10 20:18
                              艾玛四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12 10:29
                                五杀……颓废.jpg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12 11:05
                                  楼主好!我是新人离。你可以叫我小离,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12 11:18
                                    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12 21:44
                                      dd,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13 04:39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16 21:54
                                          七夕快乐!没有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17 11:51
                                             ——
                                            “哎……九……!!”沧月想叫九月离开却发现一直说胆小而跟在她后面的人儿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但是她却没有发现。

                                            沧月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手机。
                                            无服务。
                                            18:30

                                            在看到时间的一刹那,沧月的手狠狠地抖了抖。
                                            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似乎在这里,时间会流动得格外的慢——反正沧月是这么觉得的——她感觉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叮咚”

                                            沧月的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
                                            “沧月你今晚回来嘛?食堂要没有饭了噢~”
                                            发信人是九月。
                                            那个吵着闹着要沧月陪她去这里的女孩。
                                            ——
                                            手机在发送完这条消息以后,再次回复了无服务状态。仿佛刚才的信号从来没有出现过。
                                            沧月的眉拧得更紧。
                                            她再次转过头望向巷口。
                                            依旧是夕阳西下的模样,阳光依旧在她的脚边停止,只是那光似乎暗淡了些。
                                            ——
                                            沧月快步走向巷口,却在将要踏出巷子时,双手像是受了什么的牵引,举了起来,向前扑去。

                                            “啪嗒”
                                            沧月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稳。

                                            有什么东西……碎了。

                                            沧月的脑子里蹦出来这样一个想法。
                                            但是她没有在意,她在意的是巷口那依旧灿烂的阳光。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巷子里出来了——但是耳边突然传来的嗡鸣声让沧月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与反应,她的眼前开始一阵一阵的发白。

                                              
                                            好痛……
                                            沧月的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突然,沧月感到自己的脚下一空。

                                              
                                            她低头望下去,是一片看不到底的黑,像是深渊。

                                              
                                            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一个声音这样说着。

                                              
                                            “什……什么啊……”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刺耳声,沧月在一阵挣扎后费力的睁开了双眼。

                                              是梦?

                                              入目是一片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这让沧月更加确信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

                                              眼睛干涩得厉害,她摸索着打开了床头柜,拿出了里面的一小瓶眼药水。

                                              “唔……”滴了几滴眼药水后,眼睛的不适被缓解了很多。沧月这才坐起身来,习惯性地拿起了放在了床头的手机。

                                              按下开机键,沧月走去了洗手间,打开了水龙头。

                                              沧月抬起了头。

                                              望着镜子里有些疲惫的自己,沧月第一次感到了一阵无力感。她缓缓的扶住了水池的边缘,闭上了眼。

                                              在水池里的水快要溢出来的时候,沧月伸手拧上了水龙头,把自己的脸深深地浸入了水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24 22:55
                                                脸上的冰凉让沧月脑子里那根有些紧绷的脑神经微微放松了一下,渐渐冷静了下来。

                                                沧月不是第一次梦到那条巷子里的木门了。

                                                自从上个月开始,她就在不停地梦见那扇鲜红的木门。

                                                沧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记忆中,她是绝对没有去过那里的,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没有道理突然梦见。

                                                而且还是这样诡异的场景。

                                                沧月是一个有些神经质的人——反正她自己是这样觉得的。在学校里她依旧是众多男生心目中的高冷女神,高贵冷漠不近人情。

                                                但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沧月不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沧月是为了达到自己目标而有些不择手段的人。这点九月作为她的青梅竹马十分有发言权,但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沧月的内心很脆弱,脆弱到不允许任何的人闯进来,生怕自己辛辛苦苦搭建好的城墙被人轻易击溃。

                                                那样的话……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吗?

                                                一切都……

                                                ……

                                                沧月将自己的脸浸得更加深了些。

                                                等到沧月回过神来,阳光已经透过窗子撒了进来,一地的金黄璀璨,让沧月有些睁不开眼。

                                                恍惚间,她看到一个人的影子在向着自己走开。

                                                是……你吗?

                                                沧月的喉咙干涩,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咚——咚——咚——”墙上的老式壁钟穿出了悦耳而有些沉重的钟声。

                                                三声,不多不少,正好让沧月回过了神。

                                                她抬头朝着壁钟的地方望去。

                                                原来……已经下午了么?

                                                我……到底睡了多久?

                                                “滴”沧月的手机响起。其实它已经响了很久很多次了,只是它的主人没有注意到而已。

                                                沧月这才想起那部手机,走到了床边,拿起了手机。

                                                划开,除了九月的问候,基本全是垃圾短信,还有几个死皮赖脸的追求者的日常骚扰短信。

                                                呵。

                                                沧月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给九月发过去自己安好的信息以后,关上了手机。

                                                其实沧月认识的人不算少,但是通讯录里值得在深夜促膝谈心的人除了九月,基本也没有谁了。

                                                这一点让沧月有些黯然。

                                                明明身边的人不算少,但她还是感到了孤独。有时候沧月宁可在一个大雨天一个人窝在床上看书或者拿着手机看没有营养的小说也不会在一个大晴天和她那群所谓的闺蜜出去逛街喝奶茶买化妆品,除了九月。

                                                到底是为什么呢。

                                                沧月自己也不明白。

                                                也许,有时候,一个人真的比一群人快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24 22:56
                                                  九月总是说沧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是那种放在人群中也可以一眼认出的那种与众不同。

                                                  这让沧月想起了梦境中那扇红门。

                                                  也是那样的与众不同,那样的孤独。静静的待在那个阴湿不见光的角落。

                                                  长年累月,无人问津。

                                                  青苔沿着墙爬到了门上,蜗牛在门上旅行,常春藤将上头缠绕了一圈走一圈。

                                                  青石板路湿滑,小草从石缝中挣扎着生长,却因为没有阳光而终年枯黄而不死。

                                                  求死不得,那就只能向死而生。

                                                  沧月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眼神有些涣散。

                                                  其实沧月在一个下雨天思考过,如果人生到了绝路,再也没有阳光洒进来,你的面前的熔岩滚滚,你的身后是万丈深渊,你的脚下摇摇欲坠。

                                                  最后沧月得到的结果是,如果过的是这样的日子,没有光彩与雨后的空气,只有漫无边际的绝望,那还不如放弃挣扎,看看能从里面找出什么乐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24 22:56
                                                  自己拿首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24 22:57
                                                    双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8-24 22:58
                                                      我还能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25 01:09
                                                        dd钢琴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25 07:52
                                                          我在天花板上静静地看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8-25 12:40
                                                            dd,钢琴童鞋幸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8-25 2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