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笠吧 关注:16,367贴子:363,858

【原创】游戏支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篇幅未定,慢热
是原先的楼主,上个号被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8 20:22
    id 360282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8 20:22
      十七岁的三笠·阿克曼在军营中迎来了她的十八岁生日。
      “生日快乐,三笠!愿望是什么?”
      很久没有人问她想要什么了,三笠张了张口,却一时噎住了。“不知道生日愿望是不能说的吗?”让在一边叫,萨沙嘴里塞了面包,口齿不清地反驳:“让你闭嘴…我们想听三笠的…的愿望。”
      我的愿望?三笠的眼神在所有人身上飘了一圈,所有人都温柔着对待着她,阿明给她悄悄比了个心,就连兵长嘴角也是淡淡的笑意。

      “我的愿望……和艾伦在一起,和大家在一起。”
      “啊啊偏心!”萨沙咽下面包,丝毫不顾让难看的脸色,三笠揪着围巾,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酒红了,萨沙便笑着扑过来要抱她。三笠伸出双手,右脚向后拉开一些,以免被撞到墙上,她是绝对相信萨沙能做到的。
      在下一个瞬间,三笠·阿克曼感觉到了自己脑后的冰凉,和没有感受到任何冲击和温暖的身体。没有萨沙,眼前只有她无力向上举的……稚嫩的手。
      这是什么情况?三笠忍住了立刻跳起来的欲望,她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稚嫩的手,没有任何茧子和伤口的手?这里又是哪?三笠下意识地想把脸缩进围巾里,但她只抓到了自己的衣领。
      她只有在遇到艾伦前才会不带围巾啊,三笠暗自嘲笑自己,今天怎么了这是,过着生日,回到自己小时候了吗?
      ……有时候讽刺即为现实啊。
      三笠无奈的笑也冷在了唇角,她该,怎么逃脱呢,毕竟现在她已经不在那间小木屋了吧,没有看到噩梦一般的房顶,这里是哪她都不知道。
      三笠·阿克曼,在本该十八岁的那一天,回到了七岁被拐走的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8 20:23
        Part.1
        地下街稀疏平常的一天也不过是在死人中开始的,要是那天没有死人的话……大概就是前一天人都死光了吧。
        “啊啊老大你听说了没,有一帮人也不知道从哪卖过来一个小女孩,但是没有把她卖到那些院子里去。”法兰抱着一篮子蔬菜,胸前被菜叶弄了点水上去。
        “地下街要小孩子干什么,不是从小在这长大的能活下去吗。”利威尔没多做注意,“也就看在这些女孩还小想高价卖个初夜吧。”
        “这些**真是连小女孩都不放过。”法兰还是有些愤慨的,地下街里的大人物就把自己当做真的大人物吗,利威尔肯定有一天会成为地下街之王,他就不会这么做的。
        “你说我们会不会见到那个小女孩?”法兰乱想着,“我还挺想救……!”
        从窗户里随着玻璃飞出来的刀打断了法兰的话,直朝他脸部扎去,利威尔手肘暴抬,把法兰怀里的菜篮撞起。
        菜篮几乎被扎透了。
        “……”利威尔顾不上心疼菜篮,反手抄起刀奔到窗户旁边准备给不知名的敌人以反击,法兰也跑过来,却没看到预想中的敌人,只能透过窗户看到一个死死挣扎的小女孩,一具尸体已经倒在她边上,但还有三个人,一个头发较稀疏的已经摁住了她的脚。
        “…嗯!”小女孩一刀扎进摁在她脚上的手,立刻被另一个人抽了一巴掌。
        “小兔崽子真是活腻了!”
        没有任何犹豫地,小女孩一口咬了上去。
        “……不是针对我们的。”利威尔轻声说,转过身。法兰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摆,满眼的不忍:“可是…”
        “没有那么多可是。”利威尔皱着眉反驳,但法兰这么一拽,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窗户前了,屋里的几个人都看向他。“趁现在走吧。”他现在并不想掺和进什么肮脏事件,他才洗过衣服。

        “利威尔兵士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8 20:23
          Part.3
          兵士长利威尔几年脾气磨下来,对她其实是不错的,可现在的小混混利威尔在地下街多少沾了些轻狂和戾气,鉴于她的表现也没把她当个小孩子看。
          三笠其实是想挤点眼泪试试的,可在利威尔面前哭她嫌丢人——事实上是许久未曾流泪,靠着生理盐水达不到那个痛哭流涕的样子。低着头眨巴半天眼也没啥效果,利威尔看着她低头,寻思她要给什么答案呢,三笠木着一张脸抬头了却没说啥话,一时之间也挺烦。
          “还没有答案?”是个问句没错,听起来却已是个答案确凿的肯定句。
          “算了。”利威尔摆手,把小刀丢回给她,就是扎到法兰菜篮的那把,就当她是以前听过什么军官的职称,为了获救瞎喊的吧。他利落地起身,招手喊法兰走,“她这样……这样生猛,也不大会被欺负吧。”法兰条件反射地跟着利威尔就往外走,走两步了又反应过来,不忍地去看三笠。
          “利威尔!”三笠一下子也站了起来,脚下木板的松动让她向前摔倒。三笠立刻屈起双臂护住头部,朝旁边滚了一圈后站起来,“别走。”
          利威尔已经把她的动作尽收眼底了,嗤笑了一声,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果然你可以自己活下去吧。我把话挑明了吧,别来纠缠,我不喜欢一个可能会在半夜爬上床割开我脖子的人,尤其像是便秘了一样割得慢吞吞的没力气的小孩子。”
          “不!”三笠仿佛下定决心,抬头仰望着他,“请带我走,只有在你身边是安全的。”也只有在利威尔身边,才有回到地上的机会。
          “请,请相信我,我不会对救命的人动手的,况且……况且我也没法打败你的。”三笠说的是实话,利威尔总是能压制她,好几次她已经看见胜利的曙光了,下一刻就被利威尔摔在了地上。
          “就算如此,回去后你住在哪?乖乖睡地板你能做到吗,怎么说也是地上被卖来的孩子啊,一定习惯了舒服的软床吧。”利威尔没有什么回心转意的迹象,冷冷地盯着三笠。
          “利威尔……回去把我的床给她就是了。”法兰无奈地笑着打圆场,希望他能收下这个孩子。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被卖来的了,请你,不要再说了。”三笠的眼中再次出现了茫然,她的视线不断地在左右手之间转换,像在寻找着往日熟悉的刀柄。
          “请你不要说了。”她的声音依旧低哑,却恢复到了那份属于“士兵”三笠·阿克曼的执着和坚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8 20:24
            Part.4
            三笠的气势在士兵长利威尔面前或许不值一提,但在地下街的利威尔看来倒是意外的有些震慑力。
            “……还不赖。”利威尔出乎意料地评价,三笠对于她几乎不可能反驳利威尔已经习以为常了,“你叫什么名字?”
            “三笠……”
            “可以收留我了吧。”三笠默认了利威尔同意,理直气壮地问。
            利威尔皱着眉走过来,一把拎起她:“可以。”
            三笠呼了一口气。
            “放心了?”利威尔嗤笑一声问。
            “不是,”三笠仰起脸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回答,“我以为你要打我。”
            利威尔沉默。
            他黑着脸把三笠丢给法兰,阴恻恻地说:“就当拿你抵菜篮了。”自觉地抱好三笠的法兰忍不住笑了,被利威尔回以白眼。

            一路上三笠都很安静,黑发软软地窝在法兰脖颈周围,她的呼吸逐渐平稳,法兰意识到她睡着了。利威尔侧过头看着三笠,处于睡眠中的小孩子神情趋于平静,却还有些天生的苦相,利威尔在她脸上找到了些许母亲死去时的神态。
            想什么呢。利威尔垂眸,只是个还没长开的小鬼。
            三笠的眼皮忽然颤了颤,她缓缓地睁开眼,恰好对上利威尔一平似水的黑色眼眸。
            他们第一次的,真正的对视。不同于三笠记忆里剑拔弩张的那一次,利威尔这时候的眼神是极其温和的,像是他对她大部分的,像是不属于“人类最强”的眼神。
            利威尔。三笠眼里脱离了“兵士长”称呼的利威尔。
            “醒了?”利威尔这时候的温和并不是给三笠的,眼神一转就又是淡漠。
            “嗯。”三笠对着法兰轻声说了句谢谢,“利威尔,当你有一天去地上的时候,带上我,可以吗?”
            “突然说这个?”利威尔对于三笠神奇的脑回路理解不能,自嘲似的扯动嘴角,“想靠我去地上,还是趁早找别人吧。”
            “你能去的。”三笠笃定。
            地上……利威尔很想去,会和地下不一样的吧,地上的世界,边角里会不会不再有那些凄惨的人?
            “地上是什么样的?”他问三笠。三笠半侧着脸,望向远方,利威尔也和她一起转头,如血般的夕阳重重坠入地下。
            “地上有很多人。”颜色暗淡的鸟雀被惊起,拍动着双翼飞过,“这个世界是美丽而残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8 20:25
              Part.5
              世界是美丽而残酷的。
              只有不断战斗,才能活下去。
              这是艾伦教给她的,棕色头发绿色眼睛的少年很多,但只有艾伦像是一束光,闯入了她的世界。只有艾伦救……不,现在不是了,利威尔也救了她。
              ……所以会对一个阴沉脸的中年人产生像艾伦一样的感情?
              三笠柔软的神态再次报废了。

              她蔫蔫地把脸埋入法兰的颈窝,热气一小口一小口地在小空间内来回转。法兰伸出一只手把她凌乱的发丝顺得齐整一些,温柔地问:“小三笠又困了?”利威尔不语,法兰的善良在他看来有点过度。
              “困也暂时别睡了,”法兰把三笠的脸扶起来,利威尔在前面推开门,“起来吃点东西吧。”三笠点点头。
              屋内符合利威尔的习性,干净整洁,丝毫不因主人沾染过的血污有一点脏乱。
              “先去洗澡。”利威尔抱出毛巾和一件衬衫,打量了一下三笠的身量,“还好是个小鬼。”
              三笠从法兰的怀里下来,沉默地接了衣服。法兰叹声气去准备晚饭。
              利威尔“哗”的一声抖开一条窄床单铺在沙发上,想了想又仔细地掸了掸灰尘。“利威尔。”三笠喊他。“你洗干净了吗?”利威尔带着嫌弃转头。“不是……”三笠抿唇,把毛巾捂得更紧些,严肃地说,“那个水阀我够不到,你们没有板凳。”
              哦豁。利威尔二十几年来头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高还是可取的,自从他二十岁以后确定自己不再生长后这件事真是可喜可贺。
              “好吧。”利威尔调节着水温,顺带考虑是否要买个小板凳。也不行,他想象了一下三笠踩在板凳上,结果被水流冲得跌下去的样子,放弃了这个计划。买个盆,不,那更不行了,盆实在太脏了,他一想到木板缝隙的藏污纳垢就翻涌着恶心。
              “赶紧洗。”利威尔抱臂靠在一边。
              三笠直勾勾盯着他,黑色的眼眸充满了疑惑和不满。
              “难道……你要看着我洗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8 20:25
                Part.6
                他的错。利威尔从三笠身边绕了过去,头也不回。
                三笠笑了一下,把毛巾放在洗手台上。
                热水扑在脸上的感觉其实不太好受,莫名让三笠想起对付希斯父亲变成的那只巨人时的情景,不过那时利威尔倒是毫无顾忌地在她前面,不像刚才,虽然是绕着她走,但背部还是向着墙壁的。
                一开始太冲动了,利威尔的不信任是正常反应。
                三笠分析着自己的举动造成的影响,漫无边际地扩散各种想法,再收拢回来,大致有了一些打算。

                “你为什么会被绑架?”利威尔抿了一口水。三笠摇了摇头,几年来她一直想知道这个问题,不过最直接的知情人已经死了。利威尔稍微迟疑,说出了自己的判断,“特意找那种不引人注目的屋子,应该是有人接应,你这……这件事,是有预谋的吧。”
                三笠把嚼得烂软的土豆咽下去,抬起头,表情出乎他意外的平淡,“嗯,知道了是预谋我也什么都做不了——法兰,请你再给我添一点青菜可以吗。”
                法兰把剩下的一点菜全拨到三笠碗里,三笠的平静利威尔几乎要误解成是极度的悲伤,但一句添菜的要求还是太出戏了。“不难过吗?”他问。
                “不,实在太难过了。”三笠又把头低下去,面不改色地撒谎。她是难过,不过十几年过去了,这种难过早就和她分不开了,除非再度看到妈妈的死,她才可能表现得更悲伤一点吧。
                她也不想回到惊恐到呆滞而对任何事情都无能为力的状态。
                “我也很难过。”利威尔低声说,“为了我新结的仇家和他们肮脏的血。”
                “嗯?什么心结?”法兰没听清。
                “没什么。”利威尔瞥了眼低头把葱叶挑出来的三笠,“这小鬼吃的有点挑。”
                三笠一僵,身为首席的她对吃食的稍微优待成了习惯,难得碰到不喜欢的葱自然地就在往外挑,完全忽略了地下街的食物匮乏——浪费食物已经不仅仅用可耻来形容了。
                “没有。”她矢口否认,忍痛挑出一块肉,和葱叶一起拣到法兰碗里,眼眸是黑珍珠一般的温润,“辛苦了,谢谢你。”
                利威尔嗤之以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8 20:26
                  Part.7
                  吃了饭三笠乖乖地抱了枕头坐在沙发上,黑发半干,在前襟后背上留下深浅不一的水痕。
                  一团毛巾突然罩在她头上,说实话布料挺粗糙的,而且使用它的人手段更粗暴。“唔。”三笠小小地哼唧一声,提问题的声音隔着毛巾显得闷闷的:“你在干什么。”“给你擦头发。”利威尔动作稍微轻柔了些,“我还不太希望我的床单受潮发霉。”
                  三笠就这样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的时候三笠其实是清早醒的,可是天色照旧灰暗得很,显不出什么天亮的光彩来。她以为是在屋子里的缘故,便掀了被子叠好,下床跑到窗边了,可无论东西边都一样,仿佛没有光能过在地下街照出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来。三笠有点失望,不过她已经起来了,况且她也不喜欢睡回笼觉——懒觉倒是偶尔捞得着睡一会,但基本都是有萨沙陪着,早上她要醒的时候感觉到萨沙的温暖就能继续睡了,虽说冬天的时候因为这种事情有好几次差点迟到。
                  她坐得挺直,像那些曾经的贵族老爷们因肥胖不得不被撑直了的腰杆。但她的腰杆下支撑的是她的骄傲,她的功绩,当然,现在这些都还不是她的呢,殿里的权贵也还在以贫苦百姓们的利益和自由作为他们粗重身体的支撑。
                  早上该做什么?晨练是不能的,也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和艾伦、阿明爬上屋顶看日出。
                  格里沙医生应该很着急吧,但宪兵团大概是不可能追踪到地下街这里的,尤其像她遭遇的这种有预谋的绑架。
                  “这么早就醒了?”和推开房门的声音一起的,是利威尔略显惊讶的声音。“嗯。”三笠回头,“利威尔……早上应该做什么?”“你平常在,不,就平常会做什么?”利威尔显然对带孩子也没什么经验。“以前我都是出去玩的,可现在……”她故意露出一种天真的,怯弱的神情。
                  “你不能出去,有风险。”他说,但看着三笠郁郁的可怜神色,利威尔还是有点心软了,他取了件外套披在三笠身上,“入秋了,早上是凉的。”
                  三笠心里微微一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8 20:27
                    Part.8
                    “但是三笠,地下街是很危险的,”他正色,“当然,这是对于你来说。我不想哪天打开门全是恶臭的血腥味道,还招来了一堆苍蝇。”
                    “那么,请你教导我吧。”三笠这样说。
                    “教你的时候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哦。比起死在别人和巨人手上要好的多。”
                    “三笠,你这样说很奇怪,也很危险。”
                    “你又不会杀我,危险吗?”
                    “我不会吗?”
                    对话中断,三笠想,也许会的,但是你从未付诸于行动。
                    就像利威尔提防着十八岁的三笠一样,三笠提防着二十六岁的利威尔。
                    可惜不能丢到外面磨炼,利威尔想,小野猫要进化成豹子可不是说说什么不怕死之类的话就行了的。
                    沉默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并没有僵持很久,利威尔坐在了三笠身边。恰逢法兰要上街,他想了想问利威尔:“要不要给三笠带些裙子来?”利威尔保持沉默少许,回答:“当然,法兰,然后再带些适合她的衬衫裤子吧——不是把她扮成男孩子。”法兰怔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走了。
                    “你答应了。”
                    “嗯。”
                    三笠把到膝盖之上的衬衫衣摆抚平,默不作声。
                    看利威尔和三笠待在一起实在没有意思——除非他们打架。康尼这样评价过,然后被利威尔一把揪住摔到训练场上下了指令,跑十圈再回来打扫卫生。
                    “……在新人面前真的很丢脸啊。”康尼苦恼地狂奔。
                    “在调查兵团只剩九个人后还来的新兵也不在乎这个。”让在一边沉着脸回复。阿明倒是笑:“至少新兵会觉得比被韩吉写报告吓到的好。”他转头,像跨过了所有距离去看利威尔和三笠,“我觉得他们两待在一起挺合适的。”就像韩吉会把他带在身边一样,利威尔也会把三笠带在身边的。
                    培养下一代,或者还多了些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08 20:28
                      今天點開發現被刪除,以為樓主放棄了幸好搞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08 22:08
                        好看!求更新!大半夜一口气全看完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8-08-09 00:05
                          加油啊


                          回复
                          15楼2018-08-09 11:24
                            顶一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8-09 11: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9 14: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09 20:48
                                  Part.9
                                  如果凯尼知道了自己的教育实验又要再加上一个人大概会很开心吧。
                                  三笠本来都快记不清负伤是什么感觉了,经历了利威尔一番“疼痛教育”,居然有种一个训练兵直接穿越到玛利亚之墙夺回战的错觉感。利威尔给她擦酒精,按摩淤青,好笑地观察她的面部表情。三笠忽然笑了,很浅的一个笑,换做别人几乎察觉不到。“怎么了?”利威尔按了一下她的淤青。没什么,就是在想,果然你也是练出来的这样强啊。她呲了下牙,没说什么。“明天我和法兰出去,不要随便开门,我的教导不算好。”利威尔突然想起来,叮嘱三笠。三笠点点头算是回应。
                                  本来利威尔也没有对她下手多狠,放在18岁三笠根本不在乎,就是现在这个身体比较娇柔,稍微撞一下感觉都有伤。第二天三笠分明已经好了,可胳膊上未化开的淤青放在她身上还是看起来有点吓人。
                                  她无聊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确认一遍所有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利威尔的房间里有几本书,三笠爬上凳子去翻了几页,也算借此打发时间。
                                  如果不是敲门声突然响起,三笠可能要看到利威尔和法兰回来。她的身体一僵,轻手轻脚地溜到沙发后面。
                                  她并不知道来人是埃尔文。
                                  “没人吗?”埃尔文把脑后的帽子拉上来,半张脸隐匿在阴影之下,露出刚毅的脸部肌肉线条,“走吧,去逮捕他们。”气体喷出,他顺着紧绷的钢线向上飞起,米克等人跟在他身后。
                                  是立体机动装置!勉强辨别出声音的三笠紧张地睁大眼,利威尔和法兰不会在门口使用立体机动装置的,是宪兵团在这附近吗?
                                  偶然听说过利威尔以前的事迹的人一般是没有想到当年利威尔是被埃尔文抓住的,人类最强这个印象先入为主也太深入人心,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错觉,三笠自然也不例外。
                                  但事实是地下街的小流氓真的无法同与巨人刀片同台竞技的调查兵团相比拟,法兰在与利威尔路线分开不久就被人从上方摁了下来。利威尔一路穿过阁楼和各种暗路,但在米克和埃尔文的夹击之下被逼地手腕一转掏出匕首直对埃尔文。
                                  “还要继续吗?”埃尔文的刀架在利威尔脖颈上,和利威尔僵持着,米克带人从另一边押出法兰。
                                  利威尔环顾四周,眉宇间暴躁情绪展现淋漓,面上阴影愈发沉重。
                                  他缓缓地松了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09 20: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09 22:00
                                      今天突然发现之前帖子被删了楼主账号也没有了慌的一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8-09 23:26
                                        棒!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10 03:23
                                          温柔的催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8-10 08:51
                                            好棒,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1 19:14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3 23:06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17 23:45
                                                  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19 11:28
                                                    楼主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25 14:29
                                                      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25 21:16
                                                        又是不更新的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25 22:03
                                                          呼唤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8-27 15:40
                                                            敲碗等楼主更文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27 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