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吧 关注:39,998贴子:1,413,815

【帝九天长】【美文】缘起•情深•等你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在此特别感谢媚惑流香殿下,因看了流香殿下所写的《三生缘》,这才萌生起要自己写一篇的冲动。

本人入坑比较晚,先看了剧中的部分情节后,便去看了《枕上书》,然后又重新将剧中的东凤补完。《枕上书》看了两遍后,总觉得有些不满之处,在看了媚惑流香殿下的文后,便有了将剧和书融合在一起,写一个属于自己的东凤故事的想法,希望流香殿下不要说重了(抄了)她的创意才好(笑)。

一直都在纠结着是否要发出来,毕竟本人文笔有限,这也是第一次写同人文,也只是为了自娱自乐,实在算不上什么美文,也谈不上什么新意或是创意,只是将剧中与书中的梗和情节重新进行整合,使之剧中的情节和书中能够连贯起来(如果不够连贯只能怪本人的水平有限,还请见谅。)

纠结许久后,最终决定还是发出来(虽然还未写完),写了总归是要有人看,只自己看也算不得什么。如果发出来没有人看,也没有关系,虽然会受点小小的打击,也只能说明本巫婆的水平确实不高。唯一希望的是不要用人出言打击,虽然本人没皮没脸几十年终于成功将自己熬成了一个老巫婆,其实内心还是比较脆弱的。

在这里要注明:

一、本文会按照先剧后书的顺序,先太晨宫当婢女到狐狸,到尘世报恩,再九重天重逢,随后是梵音谷,阿若兰之梦,最后是妙义慧明境崩塌。

二、本文中会出现大量剧中和书中的梗和情节,届时会引用剧中的台词以及书中的段落。

三、本文中不会出现三生石、天命石,妙义慧明境会贯穿全书。

四、本文中不会有叶青缇出现,会有姬蘅。知道很多人讨厌姬蘅,只是她是一个重要人物,必须要出现,而且恐怕会让她变得更讨厌。

五、本人文化低读书少,少不得会有错字或是词句运用错误的时候,还请多多见谅。


回复
1楼2018-08-10 12:35
    楔子

    他和她的第一次相逢,缘于一场意外。

    青止狐帝的孙女白凤九为了赶去庆祝自己姑姑的生辰,走了一条捷径。只是这捷径并不安全,白凤九在这条捷径里遇到了金猊兽。

    作为一只只有三万岁的幼狐,白凤九自认为还是很能打的,在同年纪的神仙里,她已经是打遍青丘无敌手,如果遇到的只是一般的精灵魔怪,她自是不怕的,但是金猊兽……

    白凤九很清楚,她的三万岁的修为还不够金猊兽塞牙缝。做为一只精明的狐,她第一时间先报出家门。青丘九尾狐族,狐帝、狐后加上他的五个子女,全都是上神。哦,对了,还有她的小叔父折颜也是上神,就连天君都要给上几分薄面。先报出来家门镇一镇对方,然后立即转身逃走。

    可惜,金猊兽不是天君,完全没有被吓住,在后面紧追不舍。

    白凤九在仓惶逃命间,根本顾不得前面有什么。逃着逃着,她突然看到面前出现了一棵树。

    白凤九心想,完了,已经完全避不开了!

    在撞到树的那瞬间,她心里还在懊恼的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狐狸,怎么竟然笨得和兔子一般。

    眼看就要撞到树上的时候,突然间腰间被人轻轻一带,将她带到了一旁,那棵树也从眼前一闪而过,换成了一个穿着紫衣的胸膛。

    白凤九抬起头,首先看的是一头皓皓的银发,然后就是那张极奇清俊的脸。浓黑的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正在看着她。

    这一瞬间,白凤九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止了。

    都说她的小叔白真是四海六合八荒的第一美颜。白凤九却觉得,眼前这个人并不逊色于她的小叔。怎么说呢,她小叔漂亮是漂亮,在她看来还是有些娘了。

    金猊兽一看到这个人,大叫了一声:“东华帝君!”立刻转身逃了,逃得比刚才的白凤九还要快。

    这一声叫也将白凤九从痴迷中拉了出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更让她打了一个机灵:“你还要抱着本君多久?”

    这时白凤九发现,刚才情急之下自己竟然搂住了对方的脖子,立刻撒开双手。痴痴的问:“他刚才叫你……你真的是东华帝君?”

    东华紫府少阳君,这四八海荒,只要是个仙就会知道,一部上古史书可以说就是他的一个人的传记,没有想到看到上去竟然会如此的年轻。

    “怎么,不像吗?”对方一挑眉毛。

    “不像。”白凤九很老实的回答,“我在我小叔父的藏书里看到过你的画像,不像,一点都不像。画上的人很老,你……看上去挺年轻的。”

    见这紫衣神尊依然在看着自己,白凤九突然意识到对方出手救了自己,自己还未答谢。

    于是急忙行了一礼说:“青丘白凤九见过帝君,多谢帝君的救命之恩。”

    “青丘白凤九?你是白家人?”

    “对,我是青丘狐帝之孙,北荒帝君之女白凤九。”白凤九回答,“东华帝君救了凤九一命,凤九必将报答。”

    白发神尊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声:“不毕。”便转身就走。

    白凤九急忙追了上去说:“那怎么能行!我姑姑自小就教导我,说这世间因果循回,有因就有果,有欠就一定要有还,只能别人欠我的,不能我欠别人的,所以……”

    还未等她说完,紫衣神尊猛然一转身,一挥手,一团仙雾将白凤九包围了起来……

    当仙雾散开,白凤九惊觉的发现自己已经出了那片危险的林子,回到了青丘。然后她又很不幸的发现,如果再不去赶去十里桃林,她一定会误了姑姑的生辰。

    多少年以后,当东华再次想起这第一次的初遇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有什么印象。对于他这位已经活了三十六万年,避世数万年的尊神,这世间除了四时之更迭,天地之造化,原本就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引起他的注意了。

    理所当然的,他也就不记得在那片青丘与翼界的交界处的树林中惊恐逃命的少女,要说唯一记得就是那日觉得有她有些烦……


    回复
    2楼2018-08-10 12:36
      2

      凤九终于如愿以偿的进了太晨宫,虽然只是一个粗使的奴婢,她却毫不在意,她是来报恩的,自然不在乎那些个身份。只是当她穿着宫娥的衣服,端着一盆水,正走在路上,却有一个白衣女神挡在她的面前。

      来这太晨宫也有两日了,虽然未能如愿的见到东华帝君,却也认识了眼前这个人,知鹤公主,听闻她是东华帝君的义妹。

      “见过公主。”凤九朝着知鹤行了一礼,态度不卑也不亢。

      知鹤公主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宫娥:红润饱满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一双水汪汪的杏核眼,细长的柳叶眉,尤其是额间的那朵凤尾花更是开得娇艳。一个奴婢,竟然也有这样倾国倾城的容貌,这让她十分的嫉妒,恐怕连她的义兄见了也会被迷惑,不行,她得要想个办法。

      于是,她咳了一声:“你是谁?没见过,新来的。”

      “是。”凤九回答。

      “你懂不懂得太晨宫的规矩?”知鹤又问。

      “什么规矩。”凤九有些不解的问。

      “就知道你这新来的什么都不懂。”知鹤说,正巧,旁边有一个宫娥过来,她一招手:“你,过来。”

      宫娥走过来问:“公主有何吩咐。”

      “带她去好好学学规矩,以防过不了两天就被扔到下界去,到时候还得要重新去招人。”知鹤说。

      那宫娥看了看凤九,又看了看知鹤公主,马上便明白了过来。她冷冷的对凤九说:“跟我来吧。”

      “是。”凤九朝着公主行了礼,只得跟着那宫娥走了。

      所谓的学规矩,其实就是去浣衣房,洗了整整一天的衣服,洗得凤九是腰酸背疼。一回到房里就趴到了床上,不想在动。在这个时候,她还得听着与她同住一房的宫娥的冷嘲热讽。

      因她长得极美,这些人便都怀疑她是别有用心,一有机会就会拿话挤兑对她:什么自为长得好看其实是不知羞耻,什么狐狸精不要脸之类的。

      时间一久,什么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了。

      加上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要找她的麻烦,不管什么脏活累活都会扔给她,让她从早到晚都不得闲。这个时候,凤九觉得自己真是自己找不自在,如果她要报出自己的身份,在凭着自己那一家子的上神,想来也有资格进得了这太晨宫的,更不可能还一边干着活一边遭人的白眼。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会猛得一摇头,她是来报恩的,不是来摆架子的。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更不要说这救恩之命,不就干点活么。

      她从小好打架,因此底子好,不管吃多大的苦,受多大的累,睡醒一觉,第二天爬起来依然是好汉一条,倒也无所谓。时间久了,大家见她确实没有什么非份的举动,闲言碎语也就逐渐少了。只是知鹤时不时的会突然冒出来,为难她一下。这也让凤九有些不太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公主?让她如此的敌视自己。

      闲暇时,她仔细回想了自己这三万年的狐生,知鹤确确实实是她进入太晨宫之后才认识的,实在没有什么得罪之处。

      只是她进这太晨宫也有四五个月了,却一次也没有见到过东华帝君。她只是一个粗使的奴婢,像她这样的奴婢,不管大殿、正殿、偏殿、寝殿还是书房,甚至是后府的一些园林,只要是他东华帝君会出入的地方,她都不配进的。甚至连晨起烧个茶炉子、清扫书房门前的台阶这样的差事都轮不到她来做。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见过,有一次,帝君在采茶,她在远处扫地,正在往过蹭,知鹤不知从哪里出现了,挡在她的面前;还有一次,帝君坐在院中画画,她正在抱着脏衣服去浣衣房,想着去问候一声,结果知鹤又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挡在了她的面前;还有一次,她在浣衣房洗衣服,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帝君突然出在浣衣房的外面,她还没开始想是否要去打招呼,一堆脏衣服就从天而降……

      做个粗使奴婢倒也有一个好处,听闻前两天又有一个仙娥从正殿直接被扔到了下界去。正像成玉所说,太晨宫隔三差五就会扔个人出去,至于扔到下界的原因,时间久了听得也就多了,各种各样,什么原因都有,甚至还有不因为什么的。

      凤九想起,她第一次见到东华时,她也是被他直接扔回了青丘,她便总结出,东华帝君的一大癖好就是扔人。凤九暗暗决定,先老老实实的做好这粗使的奴婢,摸准了帝君的脾气之后再想着如何报恩。要是一不小心被扔出去,再想进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回复
      4楼2018-08-10 12:56
        顶一个,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10 13:12
          写的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10 13:27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10 13:39
              会见到帝君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10 15:13
                4

                凤九并没有做烦,相反她做这个粗使婢女还挺高兴的。她是青丘孙辈的唯一一人,虽然有叔叔姑姑宠着她,可毕竟不是同辈之人,同龄那些人都要敬她这个小殿下的身份,关系不错可总觉得隔着些什么。到了这太晨宫中,大家都是平等的身份,苦一起吃,累一起受,骂一起听,还交了两个很要好的朋友,反倒过得很愉快。

                每每这么想时,凤九总觉得自己是有喜欢找虐的倾向——看那些话本子上确实有这样一种人,闲得没事就要自虐一下以愉悦身心——想到此便顿感一阵恐慌,急忙一甩头,好把这个恐怖的念头从脑袋里甩出去。她反复告诉自己,自己是来报恩的,吃苦受累也是应该的,这样方才显出诚意来。

                吃苦受累这种事,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何况司命自知道她做了婢女后,偶尔会来找她闲聊。虽然知道司命在太晨宫中的地位,凤九并没有要求他额外照顾自己。尽管如此,因见她和司命关系较好,那些位高的宫娥们也就不像之前那样欺负她的,动不动的就扔一些苦差事给她,

                日子较之前虽然好过了些,可凤九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常常觉得似乎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当她抬起头四处寻找时却又找到不这双眼睛。凤九一向神经大条惯了,觉得这大约是有人在监工自己干活,怕自己偷懒,也就不作多想。他想看就看好了,只要做好自己的差事,还怕人看吗?

                这舒服的日子没过几天,凤九便突然觉得自己就是来找不自在的。不知道那知鹤公主又哪根筋不对,突然让她去打扫一间很久都没有打开的库房。

                太晨宫这么大的一座宫殿,有很多间库房并不奇怪,当然也就有很多那种虽然平常用不到但也是需要准备的东西。东华帝君长期避世不出,便有很多本来是以备不时之需的东西更是长期扔在库房里,以至于让很多人都忘了原来太晨宫里还有这些玩意。凤九奉命打扫的库房就是用来装这些早已经被遗忘了的东西的。

                当凤九打开库房的门时,看着里面那厚厚的灰尘,她傻眼了,这库房怕是几千年没有人来打扫过了。

                凤九一连忙了好几天,才终于把库房清扫干净。最后一天,她更是从早干到很晚。当她捶着肩膀,揉着腰从库房里出来时,已是亥时。

                凤九拖着疲惫的身体往自己居住的宫娥房走去,途中经过了位于后府的两尊娑罗树。一阵微风吹过,几朵嫩黄的小花飘落在娑罗双树后的那一汪天泉里。

                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池水,凤九突然想到最近几天因为都是从早忙到晚,都没有机会好好的洗个澡。尤其是今天,更是忙得一身的臭汗,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好好的洗回澡,舒舒服服的泡上一泡呢?

                为此她思考了很久。

                天上的明月不同于尘世,压得很低,缺乏遥望它的那种诗意,当银晖散落在一汪碧色的池水上时,依然很具有诱惑力。凤九伸手试了试,池水中透出些许暖暖的仙气,很是舒服。再四周看看,眼看就要到子时,整个大晨宫都沉浸在睡意之中,想来是不会有人来了。于是放心的解开外衣、中衣和里衣,踏入到了这汪天泉之中。

                温暖的池水直没到颈部,让凤九很是舒服。这时,又有娑罗花飘朵,随风而落的花瓣落在她的脸上,弄得她觉得有些痒,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时间玩心大起,便伸出手去接随风飘落的沙罗花。

                正当她将手臂伸出水面时,突然听到位于池中的一方白色巨石后面传来了一阵水声。

                凤九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她僵僵的望了过去,只见在白色巨石后面转过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在水中前行,越走越近。一头银色头发在月光下泛着银色的光芒。

                凤九从来没有想过当她再次见到她朝思暮想的东华帝君时会是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场面。何只是尴尬,她此时恨不得在这九重天上打个洞,直接钻回青丘去。

                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再次到帝君时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并且已经准备好了一全套的说词,经过几次修改并且认为非常的完美,只差一个讲的时机了。现在时机有了,说词完全用不上了。

                见到银发青年越来越近,凤九下意识的向后缩去。

                她紧贴着池壁,很想从容的问声好,可是脑子空空,实在不知道这声好应该怎么问出,难道要说:“嗨,帝君,你也来泡澡吗?”

                凤九在想为什么这么晚了,东华帝君还没有就寝。随后她又想到,这整个太晨宫都是他的,自然他想什么时候睡觉,睡不睡觉都不会有人管。

                现在她唯有希望对方没有看到自己。

                东华似乎真的没有看到,很从容的从她旁边经过,跨出了天泉,整个过程都未看她一眼。凤九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他果然没看到自己。大概东华帝君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敢在这太晨宫的池水里洗澡。这么一想,心下稍安。

                随之一个新的问题又来了,她脱衣服的时候可没想到会落到这般境地,在脱的时候的还很小心的将衣服搭在花技上,防止弄脏,因此这衣服隔得委实有点远。她想要穿衣服,就必须要从池子里出去。虽然,听声音帝君似乎已经走远,可万一他没有走……

                正在想着,突然一条长裙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头上。凤九急忙抓住裙子,再一回头,发现这一回帝君真的已经走远。

                人已经走了,凤九却更加的窘迫了:这一汪池水清澈到足以看到池底的卵石……

                她用裙子捂着脸心想这回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随后,她又突然想到,自己原本就是只狐狸,如果在第一时间化出原身,那么根本不就不会落到如此窘迫的地步,于是懊恼的一打自己的头。

                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她急忙穿上长裙,然后抱起里衣,匆匆跑回了自己的卧房。就在凤九逃似的离开这娑罗双树后,一个紫色的身影从树后悄然转出,从花枝上捡起一样东西……


                回复
                11楼2018-08-10 19:27
                  帝君会喜欢凤九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10 19:51
                    继续继续


                    回复
                    13楼2018-08-10 20:59
                      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10 21:25
                        肚兜被帝君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10 21:41
                          5

                          所幸这一路上再没有遇到其他的人,同房的小姐妹早就已经睡熟,没有人看到她落迫逃回的样子。正当凤九长出一口气,认为这件事情如此过去时,却突然发现一个更加不幸的事情,自己的肚兜竟然落在了天泉旁边忘了拿回来。她在将衣服穿好后又急匆匆的返回去,找了一夜,都没有找到。

                          这如果让别人捡了去……

                          凤九突然有种想找块豆腐撞死的冲死。

                          眼看天快亮了,凤九只得无奈放弃。在回房的路上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就此返回青丘?可又一想,如果就此回去了,这报恩之事就更加无从谈起了。如果因为这一点点的困难就放弃报恩,不需要别人,自己就先瞧不起自己了。

                          随后凤九又想,就算真的被人捡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那是她的肚兜,这太晨宫的宫娥何其多,她的肚兜上又没有什么记号,她在天池洗澡的事情也只有帝君知道。

                          问题就是东华帝君他知道……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回到房间,就听到睡着她旁边的人问:“凤九,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凤九当然不能说自己一夜没睡,只能哼哈的回答:“那个……睡不着,就起来了……”

                          想要补觉是不可能了,是否要逃离太晨宫也要稍后再说。太阳刚刚升起,她们这些小仙娥们就已经忙碌起来,扫地的扫地,洒水的洒水。

                          凤九根本无心干活,只拿着扫帚在发呆。就在这时,司命走了过来对她说:“早。”

                          “早。”凤九无精打采的说。

                          司命看着凤九,在心里考虑着下面的话应该怎么说。看了看周围那些宫娥,在思量再三后,决定还是先继续帮凤九继续隐藏身份,毕竟帝君也没有说要找凤九干什么。对凤九说道:“过来一下,有事。”

                          凤九只好扔下扫帚,跟着司命走了。

                          “什么事?”凤九一边走一边问。

                          司命没有回答,直接将凤九领到了帝君的书房。凤九入了这太晨宫也快有一年了,这帝君的书房她还是头一回进,平常的时候,她就算想看上一眼,知鹤都会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狠狠的瞪上她一眼,让她赶快离开,并顺带再找上一堆差事给她做。

                          东华帝君正斜躺在一张矮榻上看书。看到他们来了,也并没有理他们,而是继续看着书。司命带凤九进了书房后就站到了一边,他委实想知道这都快一年了,帝君怎么就突然想起叫凤九过来。

                          凤九站在地中间,完全不知所措,想起夜里的那一幕,一张小脸瞬间由粉转红,如同被蒸了一般。看着凤九的神色,司命便更加明白这里面有事情,兴致更浓。

                          屋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帝君依然在看书,仿佛根本不是他叫凤九来的。司命心安理得的站在旁边准备满足一下自己的一颗八卦心。凤九则只想这地上有个缝能让自己钻进来。她在地上扫视了半天,也未见有洞,只有桌洞下面倒是可以钻进去,可那……

                          帝君终于放下书,看了司命一眼问:“你还有事吗?”

                          司命脸上露出些许尴尬之色,心中虽然很不愿意,还是说了一句:“小仙没有,小仙这就告退。”失望的走出了书房,出去时还不忘回看了一眼。

                          司命走了,屋内就只剩下帝君和凤九两个人。气氛更加尴尬了,至少凤九是这么觉得,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正在想着是否应该说些什么好缓解一下这紧张气氛的时候,就听见帝君的那清冷的声音响起:“这是你掉的么?”

                          凤九抬起头,顿时欲哭无泪。只见东华的手指上挑着一个肚兜,藕荷色的肚兜,正是她昨夜失丢的那个……

                          “你昨晚在那里做什么?”凤九听到帝君在问,声音不紧不慢,显是很冷静。

                          凤九深吸了一口气。就在刚才她突然了悟了:她已经是丢人丢到家了,实在是没什么再丢人的了。干脆抬起头,直视着东华帝君的眼睛,实话实说:“洗澡。”

                          看着凤九突然生出来的胆气,东华觉得很是有趣,伸长了手臂,面无表情的说;“你不打算拿回去吗?”

                          一瞬间,凤九的胆气就突然泄掉了,她急忙冲上去,想要一把抢回肚兜。就在她即将够到的时候,东华却突然将手收了回去,问道:“你真的是来报恩的。”

                          凤九一时僵在那里,抢也不是,不抢也不是,只得点点头说:“当然。”心中暗想,这报恩和肚兜是两码事吧。

                          东华手里依然拿着那肚兜,平静如水的说:“这滴水之恩当舍身相报,那这救命之恩,你打算如何报答?只是在我这太晨宫里干些杂役?那你恐怕这辈子都出不去这太晨宫了。”

                          凤九想了想,突然想起她初上九重天时的想法,问道:“那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可以帮你,就算是报恩了,怎么样?”

                          “心愿……”东华很认真的想了想,“虽然擎苍已被封印,可翼族终究不太安分,那边的魔族也一直在虎视眈眈,对了,还有鬼族,不如……”

                          凤九急忙说道:“换一个!”

                          凤九心想这种事情连天君都感到头疼,即使是她爷爷出马也无法解决,她一个只有三万年狐龄的幼狐实在是做不来。

                          “那不如你继续在这太晨宫里干些杂役,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东华看着肚兜悠然的说道。

                          看着捏着自己的肚兜就像捏着自己的一块帕子一样轻松自在的东华帝君,凤九突然觉得自己的神仙观、狐生观以及价值观就此崩塌了。


                          回复
                          16楼2018-08-10 21:43
                            还留在太晨宫不会被知鹤继续虐待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10 21:51
                              帝君脸皮果然厚拿的肚兜那么从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08-10 23:51
                                有人请客,现在先上传一章吧


                                回复
                                19楼2018-08-11 10:39
                                  6

                                  白凤九自小好武,她这辈子做得最有成就的两件事,一件是做饭,另一件便是打架。做为以战止战,以杀止杀,最终统一四海六合八荒,坐上天地共主,天地之间最高的武力代表的东华紫府少阳君便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她所崇拜的偶像。可就在刚才,她突然发现,面前的这个东华帝君似乎和她想像的不太一样……

                                  何止是不太一样,简直是太不一样了。

                                  看着正在发愣的凤九,东华又将胳膊伸长:“这个,不打算要了吗?”

                                  看着再次被递到眼前的肚兜,凤九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东华又在逗她。

                                  看她不接,东华又做势要收回来:“不要就算了。”

                                  凤九赶忙扑上去,抢回肚兜,捂着脸飞快的逃离了书房。她现在急需要找一个地方去静一静。

                                  可惜天不从人愿,风九刚冲出书房,就猛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只听得一声娇声的尖叫,定睛一熟,竟然是东华帝君的义妹——知鹤公主。

                                  凤九觉得今天一定是灾星照头了!

                                  这知鹤公主平常就莫其妙的看着她不顺眼,处处找她的麻烦。今天她又撞到了她,今后的日子一定会更加的难过。

                                  知鹤一看凤九竟然是从东华的书房出来的,立刻火冒三丈:“你竟然进了书房!你!你知道你什么身份?竟然敢进义兄的书房!来人!”知鹤这一叫,立刻便有两个仙娥并几个仙伯走了过来。

                                  凤九刚想说是帝君叫她去的,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自她身后响了起来:“一大清早,吵得我头疼。”

                                  东华从书房中出来,正看到那些仙伯准备去抓凤九,眉头微皱说:“这是做什么?退下。”

                                  那些个仙娥、仙伯看了一眼帝君,马上放开凤九,悄然退下。

                                  帝君对凤九说:“本君让你去传早饭,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凤九当即一愣,马上便明白了过来,行了一礼说:“凤九这就去。”急忙转身——跑了。

                                  这时帝君又转身看向了知鹤。知鹤凑上来,拉着帝君的胳膊说,有些撒娇的说:“义兄,你不知道……”

                                  帝君打断了她的话说:“你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随后她又说,“义兄,我想……”

                                  “没有别的事,你也退下吧。一大早吵吵闹闹的,让人不得清静。”说完,帝君从知鹤的手中抽出了胳膊,转身回房了。

                                  知鹤看着东华的背影,顿时觉得万分委屈,可她也知道东华的性子,虽然万般的不甘心,还是转身离开了。心中不禁在暗骂凤九,在她眼里,刚才的一切都是被她害的。

                                  东华帝君的早餐自不用说,自然是极丰盛的。东华却每样只吃了一点,便放下了筷子。在一旁服侍的凤九看着还满满的菜肴,觉得虽说以帝君的身份,的确应该吃这样的早饭,可这的确是有点浪费粮食。

                                  正当凤九准备把饭菜撤走时,东华说:“你好像还没有吃饭吧。”

                                  这么一说,凤九才猛想起来。像她这样的婢女,只有在做完清扫的活儿后才能够去吃早饭的,她一早便被司命叫了来,根本没来得及去吃早饭。这么一想,她又突然忆起,昨天更是忙得连晚饭也给忘了。这一块想了起来,肚子很配合的发出了一阵响声。

                                  凤九的脸瞬时间又红了。

                                  看着凤九站在餐桌前捂着脸,东华说:“怎么?难道还让本君去请你吗?”

                                  凤九白了他一眼,心想反正丢人已经丢到这份上了,也不在乎什么脸面了。刚才在她去传早饭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自己是来报恩的,如果捉弄自己能让东华帝君感到愉悦的话,那也算是报恩的一种方式。所以咬咬牙,爷忍了。

                                  凤九自小是被姑姑白浅的带大的,打小白浅上神就这么教导她,做神仙呢一定不要在乎什么脸面。只要不要脸,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很容易,凤九认为在报恩上自当也是如此。在想通了这一点后,很自然的拿起东华用过的筷子,开吃。

                                  一边吃还一边想,不愧是帝君的早餐,果然比她们宫娥吃得好多了。

                                  东华半躺在榻上,用手支撑腮,看着吃相全无的凤九,眼睛中掠过了一丝的笑意。他本以为经过刚才的一番戏弄,这丫头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逃离这九重天,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去给传了早饭,还服侍他吃完。这样看来,他倒是有点低估了她。

                                  等到凤九风卷残云一般,将桌子上的菜全都报销一空后,凤九这突然意识到,这是东华帝君的早餐,当然会只会备有一双筷子,一副碗碟。她看了看手中的筷子,又看了碗碟,顿时觉得实在是被她的姑姑坑惨了。


                                  收起回复
                                  20楼2018-08-11 10:39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11 12:12
                                      7

                                      从那天起,凤九的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下子从最低层的粗使婢女变成了东华帝君的贴身侍女。每天也不用再去辛苦的做各种杂活,就只需要端个茶倒个水,传个饭什么的。当帝君或是在批注佛经,或是在一个人下棋,或是去用本书盖在脸上去钓鱼时,无事可做的凤九就会去找司命聊天,或去找成玉玩耍。

                                      她突然觉得这样子的日子也挺不错的,至于报恩的事,因为这些天日子过得太过轻松,她似乎不大记得了。

                                      当然了,这再舒服的日子里也难免有不顺心的地方,比如说知鹤公主。

                                      知鹤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她千防万防,这个凤九还是被防到了帝君的眼前。看着这个如花似玉的小仙娥整天在帝君眼前晃来晃去,随意进出各种地方,她就恨得牙根直痒痒。虽然她仗着公主的身份不只一次的给过凤九难堪,也曾经当众责骂刁难过她,可这并不能阻止凤九继续在帝君眼前晃来晃去。

                                      知鹤也曾经将凤九直接赶出太晨宫,无处可去的凤九只好去投奔成玉。在成玉那里玩够了,成玉就会再度将凤九送回到太晨宫并亲自交到东华帝君的手上。看着有点委屈、有点可怜、无处安身的凤九,东华也不会说什么,便又留下了。成玉在路过面色难看的知鹤公主的时候,还会白上她一眼,然后得意而去。

                                      凤九开始好奇这位成玉元君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知鹤这样一位刁蛮任性的公主也无可奈何。

                                      知鹤也曾经不只一次的想过要扔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小仙娥到下界去,那样的话,除了她义兄亲自出面,否则不管是成玉还是谁都不可能在把她弄上来。东华帝君总是一副很冷漠的模样,也常常会嫌她烦,但她知道东华还是很疼她的,绝不对因为把一个小仙娥扔下天界就会去责罚她。

                                      每当知鹤寻到些许过错想要实施这一想法的时候,要么是她的那位义兄突然出现,要么就是司命急忙赶来将凤九带走。久而久之,那些仙伯宫娥们似乎是悟出些什么,他们看得出来帝君很喜欢这个小宫娥。自从凤九开始服侍帝君起,已经很久没有仙娥被扔到墙外去了。知鹤公主当然是不怕帝君的,可他们怕,所以情愿得罪公主,也不敢得罪凤九。她一个堂堂的公主,总不好亲自动手将一个小仙娥扔下界去,也就只好暂时忍耐。

                                      知鹤并不知道凤九什么都怕还就不怕她亲自动手,就知鹤那副娇滴滴的柔弱模样,谁把谁扔出去还不一定呢。

                                      知鹤心想,来日方长,她知鹤——堂堂太晨宫的公主,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小的仙娥?怎么都会找到机会的。

                                      时间久了,凤九突然发现这太晨宫中几乎就没有什么客人来过,除了成玉元君会时不时的光顾来找凤九。刚来时她没有注意过这件事,那时候她从早忙到晚,不是在浣衣房就是在厨房做着粗活,当然也不可能去注意到这些。等到她成为了贴身的侍女之后,凤九才注意这太晨宫未免过于冷清。

                                      最初凤九以为帝君是受到了排挤,当她把自己这个猜想说出来的时候,逗得司命一顿好笑。

                                      而这一天,太晨宫终于迎来了一位客人,连宋神君,天君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儿子。

                                      在这九重天上,能入帝君眼的没有多少,能和他说上话的更是少得可怜,这连宋便是这少得可怜中的一个。

                                      这位连三殿下最近比较忙,先是帮夜华解决了一件烦心事,随后又有鲛人族做乱。做为四海水君,连三殿下自然不好躲清闲,跟着太子夜华一起去平定叛乱。结果太子夜华受了重伤,他又不得不去守着这位侄子。因此有大半年没有在太晨宫露过面,今日好不容易得了闲,就寻思的来看看帝君。

                                      连三殿下这个人一向很随性,对于法礼不那么讲究,进入太晨宫就和进出自己的书房一样随意。这天当他兴冲冲的来到帝君书房时,没有找到东华帝君,却被一个正在收拾书桌的小宫娥给吸引住了。

                                      看着那张娇美而又陌生的脸蛋,连宋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在天宫的这些日子里,似乎是错过了什么,顿时难掩心中的失落。他凑了到那小仙娥的面前问:“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别动,让我好看看的。”

                                      “请问你是?”凤九看着连宋问。

                                      连宋还未说话,便有一个的清凌凌的女声响了起来:“这位是天族有名的花花公子,连宋连三殿下。”

                                      成玉一边说着,一边站到了凤九与连宋的中间,眼神凌厉看着连宋。

                                      “见过连三殿下。”凤九急忙行礼。

                                      连宋看着成玉那不太友好的眼神干咳了一声说:“那个我只是看她有些面生,随口说说罢了。”

                                      “是吗?”成玉显然并不相信,那眼神看着连宋就像看着一个被抓了现形的贼一般,看得连宋好一阵尴尬。

                                      这时东华的声音传来:“你们在我的书房里做什么?”

                                      凤九和成玉急忙见礼,连宋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一下招呼。只见东华拿了一本佛经便又出去了,并没有过多的理睬占了他书房的这三个人。


                                      收起回复
                                      23楼2018-08-11 18:23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11 18: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1 19:48
                                            继续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1 20:27
                                              8

                                              连宋本来是来找帝君下棋的,现在在看看书房中的这两位美女佳人,他突然觉得这棋过会儿再下也无妨。

                                              东华走后,成玉一推凤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道:“你呀!不是我说你,你见到帝君时怎么总是这么低眉顺目的?拿出你青丘小帝姬的架式来呀。”

                                              凤九心想这要怎么拿呀?她是来报恩的,又是在这里当宫娥,哪里能随随便便的端什么架子。

                                              连宋迅速的抓住了成玉话中的重点,用扇子指着凤九问:“青丘小帝姬?你是青丘的小帝姬?那你是……”

                                              “青丘白凤九。”凤九见成玉已经给嚷了出来,也只好坦白交待。

                                              “青丘的那位小殿下?你怎么到这太晨宫中当了……宫娥?”连宋奇怪的问。

                                              “报恩。”凤九继续实话实说。

                                              “报恩?报什么恩?”连宋继续追问,“难不成是救恩之命?”

                                              “是呀。”凤九点点头。看着连宋在得到肯定答案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凤九说:“你也不相信吗?”

                                              “相信。”连宋嘴里虽然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摆明了是不相信,他对凤九说:“这当然要相信。这报恩嘛,尤其是报救命之恩,自然是要花些时日的。想要报恩自然是要陪在身边的,这样才能寻到机会对不对?时间久了,这一来二去,这感情自然也就出来了。所以说,还是这报恩——尤其是报救命之恩才是最划算的。”

                                              凤九对于连宋的这派说词有些似懂非懂,长久以来她都是一心想着去报恩,并没有想过其他。在扭头看向成玉,成玉似乎也很赞同连宋话,难得的眼中露出赞许之情,连宋便露了一个很有魅力的微笑。

                                              凤九一向有个连她姑姑白浅都比不上的优点,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干脆不在去想,只去想那些能够想明白的就行了。因此凤九便很自然的绕过了连宋后面的话,又回到了先前的问题上,很诚恳的说:“我的确是来报恩的。”

                                              连宋见凤九没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干脆说得更加直白:“小殿下有所不知,帝君活了这几十万来,想要以报恩为借口接近他的女人只怕能从这太晨宫一直排到青丘去。此外,帝君还有一个名声,那就是不爱插手管闲事。这么说吧,你就是在太晨宫门前杀个人放个火,他老人家都不会管的。所以小殿下口中的这个救命之恩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

                                              连宋的这些话凤九终于听懂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一说起报恩来,从成玉到司命,再到这个连三殿下全都是一副从并不相信到了然于胸的复杂表情。

                                              “可是……可是我真的是来报恩的……”凤九这下有些慌张了,“你们要相信我……”

                                              连宋用手止住凤九,说道:“帝君是否救了你,暂且搁到一边,你是否真的是来报恩的,咱们也不提。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对帝君有没有那种意思?”

                                              “什么那种意思?”凤九呆愣愣的反问。

                                              婆娑的树荫下,连宋手中的白子落下,笑着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手救了那小殿下,这回恐怕是有些说不清了。你的一时好心,反倒招惹上了一朵连情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小桃花。”

                                              “这关你什么事?”东华反问,手中的黑子落下,顿时一片白子已在包围之中。

                                              连宋手中拿着棋子在犹豫着救与不救,一边想一边说:“早些年我就曾经劝过你,也是该找一个帝后了。”

                                              “你真的是来找我下棋的?”东华手中的黑子继续追杀,毫不留情,使得连宋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


                                              收起回复
                                              27楼2018-08-12 09:11
                                                9

                                                自从连宋走后,凤九就一直在想他嘴里所说的“那种意思”,以至于连晚饭都没有胃口,只吃了两碗饭便饱了。

                                                用过晚饭后,东华正在批注佛经,她便一个人到外面走走,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小花园中。这个小花园是东华最喜欢的一处园林,一天中大部分时光都会在这里度过。

                                                只见两边的宫墙上攀爬着往生菩提。当夜幕降临时,菩提花发出淡淡的幽光,当夜风吹过,那一片片花辨便如莹火虫一般随风而舞,瞧着分外的美丽。在园林的正中,生了一棵直破苍穹的红叶树,树下是一方小小的荷塘。

                                                平常知鹤看得紧,这个花园她不常进来,今天却不知怎么的竟然走到这里来,便坐在小荷塘旁看着天上的星星。

                                                要说她没有那个意思,这是连她自己都不信的。

                                                原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天想想,突然发现,自己之所以在被救之后马上就追上这九重天来报恩,恰恰正是因为她有那个意思。

                                                回想起当初被东华帝君所救时的情景,当她被帝君揽在怀中,那双深邃的眼眸看着她的时候,清冷俊美的脸就离她那么的近,凤九便忍不住要流下口水来。想到这里,凤九的脸顿时红了,在捂着脸的时候又忍不住傻傻的笑了。

                                                随后她又想起他们第二次见面时,他对她的戏弄,那双总是处世不惊的眼睛里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那之后,帝君似乎觉得戏弄她很有趣,常常有事无事的就要捉弄她一下。如果不是为了报恩,凤九才不会就这么忍着。

                                                当然,她也知道,就算不是为了报恩,她也只能忍着,不忍又想怎么样?打回去吗?那可是东华帝君,她是绝对打不过的。一个弄不好,被戏耍完了还要让对方揍上一顿,就太不划算了。

                                                何况帝君虽然常戏弄她,对她却一直十分爱护。凤九神经大条,常常闯出什么祸事连她自己都不知晓,帝君知道后从来就没有怪罪过她,还常常护着她,让她不至于挨骂。每每她被知鹤为难,也多是帝君前来解围。

                                                再细想来,在她给他做侍女的这段时间里,除了连宋,几乎看不到他与什么人来往,虽有积鹤常住在这太晨宫内,知鹤却明显和帝君是说不到一起的。大部分的时间里,帝君总是一个人……

                                                莫非帝君避世的几万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吗?那他一定很寂寞吧。

                                                也许他这么捉弄她,仅仅是因为寂寞吧……

                                                “算了。”凤九对自己说,“做神仙一定要大肚,我不与他计较。”说完,她笑了。

                                                凤九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这九重天的星星不像青丘的星星那么的美,在这么高的地方看着这星星,总觉得一颗颗的星星孤零零的,显得是那么的孤单。还是青丘的夜空漂亮,看着那一条天河横跨着夜空,那璀璨的群星如同宝石一样闪闪发亮,一眨眨的像是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这样的景色,她真的很想让东华也能够看一看。

                                                “什么时候我带你去青丘看星星呀?”她轻轻的说,说完脸又不禁红了。

                                                随后她又在想,是不是应该告诉东华帝君她对他有那个意思?可万一他也认为自己是打着报恩为借口来接近的他的,再把她扔出去,那怎么办?

                                                “你在这里做什么?”东华的声音在她的身后猛然响起。

                                                凤九吓得赶忙站起来。

                                                夜幕之下,星光撒落下来,菩提花在随风飞扬着。荷塘里的莲花已经合上,树上的红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两个人站在这池塘的边上,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是个告白的好时候。

                                                因为担心少女的心事被发现,凤九便忘了自己是站在荷塘边的青石之上,被帝君就这么注视着,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结果脚下被青苔一滑。

                                                凤九惊叫一声,在摔倒的那瞬间,她本能的拉住了面前那紫衣神尊的衣袖,于是……

                                                当两个人湿漉漉的从荷塘里站起来的时候,凤九觉得自己实在忒有本事了。古往今来大概没有几个人敢把曾经的天地共主、东华帝君拉着一起掉进水里。

                                                衣服湿了也不算什么,东华掐个咒也就干了。

                                                刚从水里站起来时凤九还未觉得什么,正要迈步出来时却发现刚才那一滑,脚扭到了。对于凤九而言,脚扭了这实在不算是什么伤,她自己也会治。可她刚刚想明白自己对东华的心意,就在心上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一个丑。

                                                凤九忍着痛爬上了岸,坐在岸边揉着自己的脚。

                                                “怎么了?”东华问。

                                                “脚扭到了。”凤九很老实的回答。

                                                东华的眼神闪动:“我叫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让公主知道了她又要骂我了。”凤九还在想着这要怎么回去,随口说道,“我歇一歇就没事了。”

                                                “怎么?知鹤常常骂你吗?”东华的语气依然平缓,听不出什么。

                                                凤九却在心底一惊:不管怎么说知鹤都是东华的义妹,她怎么能够当着东华的面说知鹤的坏话?她急忙摆手说:“也没有啦,并不是经常。帝君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大大咧咧惯了,做事难免会有错漏,知鹤公主说我也是为我好。”

                                                凤九又一次在心里佩服自己,关键时刻脑筋不仅转得快,在帮死对头扯谎时还能扯得如此的从容。凤九今天晚上的脑筋的确转得很快,刚刚在心里佩服完自己,马上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化成人的时候是用两条腿走路,伤了一只脚的确不那么方便,可她是只狐狸,对于一个用四只脚走路的狐来说,伤了一只也算不得什么。

                                                正当她要变回原身时,东华突然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凤九惊呆了!

                                                时隔这么久,再次倚靠在了东华的胸膛之上,凤九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已经停止了,心跳得就像要从脑膛里跳出来一样。一缕银发就垂在凤九的腰间,隔着衣服能够感觉到东华的体温,淡淡的白檀香钻进鼻孔之中,凤九只感觉灵台已经一片混沌,完全处于一片云雾之间,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就这样云里雾里的被东华抱进了大殿,放在了矮榻上。褪去伤脚上的脚袜,握住她的脚仔细查看。

                                                看着纤细白晰的小脚被帝君骨节分明的手握住,凤九的脸一下红得如同早上的朝霞一般,她也在瞬间清醒了过来,吱唔的说道:“那个……其实……不用帝君费事……”

                                                “乖一点。”东华站起身,曲指一敲凤九的额头,取来一瓶药膏。

                                                细长的手指挑起药膏,轻轻涂抹在红肿的脚背上。在抹完药后,东华便为她揉着脚。一阵疼痛从脚踝处传来,凤九倒吸了一气。东华抬起头看着她问:“疼吗?”

                                                凤九摇了摇头。

                                                她此时只感觉心中甜甜的,暖暖的,哪里还感觉到疼?

                                                凤九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再一次借过了告白的时机,当她想起自己是否应该和帝君谈一谈的时候。她便听到帝君问:“这件事,不知小殿下打算什么算?也算在救命之恩里吗?”

                                                凤九一愣神,完全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看着紫衣神尊手里的那瓶药膏,是呀,用了帝君的药,还让帝君亲自为她上药疗伤,这又要怎么算……


                                                收起回复
                                                28楼2018-08-12 13:45
                                                  变回原身让帝君整天抱着多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12 13:56
                                                    帝君的套路高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12 15:05
                                                      只要写不弃坑就有人看,我就很喜欢你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12 15:09
                                                        帝君开始套路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8-08-12 16:00
                                                          顶顶,就喜欢这样的帝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12 16:10
                                                            10

                                                            “司命星君,我求你,你就带我去吧!”凤九拉着司命的袖子撒着娇说。

                                                            司命则急忙将袖子从凤九的手里拽出来说:“今天可不只是只有天君和帝君,四海八荒有头有脸的都来了,我怎么带你去?”

                                                            “我是仙娥呀,我跟着你就好了。”凤九早就已经想好了。

                                                            “别闹了!你就不怕见到你青丘的人?”司命又想到了一个推脱之词。

                                                            “没关系,我爷爷奶奶云游去了,我大伯三叔平常不喜热闹,我四叔和折颜知道我在这里。我也会躲着他们,他们总不能盯着一堆仙娥看吧。”凤九急忙说道,“从现在起,我就是司命你的仙娥了。司命星君在上,请受凤九一拜。”说着,凤九便向星君款款一拜。

                                                            “不敢不敢,我可不敢,小殿下这是折杀我也!”司命急忙还礼。

                                                            “你敢的。”凤九款款一笑,“就这么说定了。”

                                                            司命看着凤九盈盈的笑意,知道再说什么也用了。只好在心中长叹一声,希望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才好。

                                                            之所以会有这一幕乃是灵宝天尊的法会到了。灵宝天尊的法会是万年一度的盛典,凤九一向喜欢热闹,这样的好事怎么能够错过?她又没有请柬,又不敢去求帝君,只好央求司命带她前去。司命被她磨得没有办法,只得勉强答应。

                                                            上清境里,各路神仙早已经云集。凤九跟在司命的身后,低着头走进了会场之中。之前她虽然说得轻松,其实凤九也是怕被家里人看到,尤其是怕他爹。虽然她家的上神们都对这种正经场合不太感兴趣,可万一有哪只狐狸一反常态……

                                                            她又实在压制不住好玩的心性,只得小心翼翼的,尽量避开旁人的目光。先躲在司命的后面,探看一下四周,天君已经到了,正在和灵宝天尊说着什么,没有看到帝君。正像她所希望的那样,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仙娥打扮的少女,都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着一些客套话,什么一万前借的那本书,三千年前喝的茶叶委实不错什么的……

                                                            她扫了一圈,果然没看到什么狐狸的踪影,凤九立刻从司命身后跳了出来。

                                                            她就像一个刚刚进到城里的乡下孩子一样,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新鲜,缠着司命一会儿问这一会儿问那。司命一边和人打着招呼,一边应承着这个活泼得一点小仙娥样子都没有的小殿下,还得要小心着不要让人发现,一时间觉得头变成两个大。

                                                            “司命,帝君怎么没来?”凤九问司命。

                                                            “帝君不管是宴会也好,这样的法会也罢,从来没有准时过,或是早到,或是晚到,或是干脆不来,全看心情。今天么,大约会晚一些时候吧。”司命说着,突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两个身影,他一拉凤九,指着那穿着一身玄衣、如琼枝玉树般的青年说:“小殿下你往那里看,那个穿着一身玄衣的便是天族太子夜华,他旁边的那个就是他从间带回来的凡人娘子,听闻叫素素。”

                                                            凤九顺着司命的手指看了过去。

                                                            说起来这太子殿下的模样倒也和她的姑姑般配,虽然她姑姑年长了那么几万岁,但对于神仙这种动辄就以万年来计算年纪的生物而言,这也算不得什么。凤九一向认为只要是真心喜欢,年龄根本就不算什么。

                                                            只是他旁边的这位凡人娘子——

                                                            太子夜华带了一个凡人女子上天,这件事她在连三殿下回天宫后不久就听成玉说了,成玉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还顺带着咬牙切齿的讽刺了一旁的连宋几句,弄得连宋灰头土脸,只好借口去找帝君下棋,遁了。

                                                            这个时候凤九才猛然发出,这成玉元君与连三殿下的关系竟然很不一般,那连三殿下看向成玉的眼神分明就是那个意思。难怪,成玉不怎么将知鹤放到眼里,而知鹤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原来是她身后站在一个连三殿下。

                                                            凤九忍不住在心中感慨,这还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诚然她背后青丘这棵树也不小,却委实不敢怎么用,这一个用得不好而又恰巧让她爹知道了……

                                                            想想凤九就忍不住打个哆嗦。

                                                            再回到太子和那位凡人娘子身上。这太子夜华已经和她的姑姑定了亲,还没怎么着呢就又领了一个人进家门,顿时让这位青丘小殿下火冒三丈,当时就跳起来要替她姑姑出头讨说法,幸而司命及时将她拉住。

                                                            司命问她她是以什么身份去的时候,凤九犹豫了。

                                                            她现在是太晨宫的小宫娥,不是青丘的小殿下。将来太子是要继承天君的,连人间的君王后宫还有三千佳丽,天君的后宫自然不能只有天后一人,现在也不过是讨了一个妾,也不算不得什么,何况这个凡人连妾都算不上。凤九现在连上仙都不是,只是空顶着小殿下的名头,人家敬得也只是这个名号而已,去硬碰的话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来。这种事当然最好是由爷爷、叔伯出头才能讨回些说法。所以凤九只得听了司命的劝告,暂且作罢。

                                                            后来,她又听成玉说起,那位凡间娘子在洗梧宫住得并不好,因是凡人,难免受人排挤。太子对她也并非真心疼爱,只因她救了太子,太子怜她是个孤女,不忍她一个人孤苦,为了报恩这才娶了她——在告诉凤九这些时,成玉又咬着后糟牙不着边际的骂了某人几句,凤九实在搞不明白这和那个某人有什么关系——后因她腹中有了孩子这才不得以将她带上九重天。

                                                            凤九从小便是一副侠义心肠,又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不管生多大的气,气消了也就过去了。时间久了,反倒有些同情起那个凡人娘子来:不过是因为恩情这会才照顾她,不过是因为孩子才勉强承认,本就是孤女,到了这天宫之中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只能和腹中的孩子相互依慰,也只有这个还未来到世间的孩子能成为她的依靠,这么一想便觉得这个凡人女子也太可怜了些。

                                                            看着站在夜华旁边的素素,在群仙之中,连头都不敢抬起,因为身份尴尬,只能缩在夜华的身后忍受着众人指指点点,真真是让人同情。

                                                            凤九叹了一口气,讨说法什么的还是算了,她反倒希望日后不要有人去为难她。再一细看:这人长得好像姑姑,只是不及姑姑那般的美艳诱人。也是,九尾狐族,魅惑天生,又岂是一个人间女子所能比的?


                                                            收起回复
                                                            34楼2018-08-12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