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cp吧 关注:3,289贴子:2,929

【梁山cp】不仅仅是喜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近日沉迷梁山无法自拔




回复
1楼2018-08-14 10:48
    Chapter.1 梁湾,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

    已经过去有一年了,距离梁湾从古潼京回来,原来已经有一年了。
    梁湾敛着眉,出门的时候天色有点暗,不过她没在意,在黑暗的时候她都已经经历过了,还怕这么点暗色吗?不过,她永远忘不了张日山在古潼京对她所说的话。
    “梁湾,我只是在利用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当然看得出来。她的表面性格,不过是装出来的,在她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前,她必须小心。在黎簇,王盟面前,她伪装的十分完美,可是当她看见张日山的第一眼,她承认,她心动了。
    她知道,张日山是个很危险的人,可是,她宁愿把整个人都搭进去,也不愿回头。
    她以为,经过在古潼京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对她还是会有感情的,可是最后,他把话都说破了。
    如果一切都没说破多好,她是梁湾,他还是张日山。可这是不可能的,他是张家人,而她,却是汪家人。两家是宿敌啊。
    心,一阵阵钝痛。
    张日山,我还可以爱你吗?
    “院长,我辞职。”她从包里拿出辞职信,放在院长桌上,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院长皱了皱眉:“这干得好好的,怎么就辞职了呢?”
    梁湾紧咬着下唇,也没有讲话。“对了,今天早上有个人找你,说是手受伤了,想要梁医生治疗……”
    院长说了很多,可是在梁湾的脑子里只有院长最后一句话,“他说他叫张日山。”
    张日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湾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外面已经下了很大的雨,她并没有带伞。
    或许是内心早已麻木,梁湾毫无知觉的走出医院大门,眼角积蓄已久的眼泪终于随着雨水缓缓流下,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齐肩的短发也被雨水打湿,浑身都湿透了。
    她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脑海中浮现的是与张日山的点点滴滴。
    “因为我想你啊。”
    “这是我女朋友。”
    ……
    发了一会儿呆,梁湾眼前出现了一双鞋,头上的雨水也没有滴落下来。只要她一抬头可以知道给她撑伞的人是谁。可是她不敢。
    “梁湾,地上凉。”
    耳边出现了她十分熟悉的声音,也是那个她恨透了的声音,音色还与一年前一样,一样的富有磁性。
    这个老不死的。
    梁湾缓缓站起,看着眼前这张以前让她爱的死去活来,现在却又恨透了的脸。他还是没变,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的淡然,时间的冲刷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好像置身事外,就像一年前一样。
    “记得我一年前说过什么吗?”梁湾问。
    张日山撑着一把伞,没有说话。
    “张日山,以后,我们就只做陌生人吧。”
    梁湾笑了,笑得很凄凉:“你食言了。”
    张日山撑伞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内心的波涛汹涌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他伸手,将梁湾头发上的水珠拂去。
    “算不上食言,那个时候,我并没有答应你。”
    梁湾闻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耍赖,你…”话只说了一半,梁湾的手机就响了,她低头,是毛不易来电,她看了一眼张日山,扭头去听电话。
    “嗯,对…你放心啦,肯定会给你介绍的…嗯,谢谢…拜。”
    张日山看着她听电话的样子,其实这一年她所有的动静他都知道,从古潼京回来,她联系过吴邪,黎簇,王盟,唯独就是没有跟他联系过,简直扎心。
    “有事吗?没事我就先走了。”说完她扭头就准备走出雨伞。张日山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回来。
    要换做以往,梁湾被张日山拉了小手,肯定不知道有多开心,可是现在,她更多的是疑惑,是失望。
    “雨太大了,我送你回家。”他一只手撑着伞,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向梁湾家走去。
    梁湾被他搂着,内心也很复杂。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话,就这样从嘴巴里出去了。她有些赫然的低下头,梁湾啊梁湾,你到底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这怎么可能,人家都说明了只是利用你,你就别再痴心妄想了。
    “抬头看路。”他另一只手将她的下巴抬起,也没有回答梁湾的问题。
    梁湾到家了。
    张日山站在门口看着梁湾,用手戳了戳她的额头:“回去之后记得多喝热水,当心感冒,出门要多加小心,别在莽莽撞撞的了。”
    梁湾听着他的话,心里泛起丝丝的甜蜜,他每说一句,她就嗯,知道了,我会的。别提多乖了。可是,她还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也该回去了。”他看了梁湾一眼,转头就准备走。梁湾目送着张日山。
    在他走了几步的时候,他突然回头。
    “梁湾。”
    “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


    回复
    2楼2018-08-14 10:49
      Chapter. 2 湾湾,叫张会长不好听

      梁湾前几天被汪家人请过去了,想要验证她到底是不是汪家人。梁湾知道,她必须保持冷静,不能有一丝毫的情绪波动,否则,她背上的图腾就会因此而显示出来。
      她背上的图腾跟一般人不一样。别的汪家人一掀开衣服就有图腾,而梁湾的图腾,是要在温度较高的环境下,它才会显示出来。
      她很庆幸自己那个时候处变不惊,图腾并没有显示出来。可是她没有忘记,那个汪家人眼睛里闪烁的阴暗。她知道,她现在,必须处处小心。正如张日山所说,她不能再莽莽撞撞的。
      张日山……
      “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
      呵,还真是一个讨厌的男人。她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可嘴角的微笑却出卖了他,她现在心情很好。
      她撕开面上的黑面膜,拿起叉子准备吃面。才刚吃几口,就听见门口的敲门声。吃饭被打扰了,心情难免有些糟糕。
      她穿上衣服去开门,门开到一半,她看见了,是张日山,她赶紧把门关上,防止张日山进来。
      可是张日山早就料到她在想什么,他先她一步,将手放在门边上。
      门,就这样压到了张日山的手。身为一个张家人,手,是最为重要的。这一点,梁湾也知道。
      看见张日山连自己的手都管不上也不让自己关门的时候,是有些感动的,但更多的是生气。
      梁湾立马将门敞开去看张日山的手,嘴里还小声咕囔着:“前几天还叫我照顾好自己,现在就不要手了?不知道你们张家人的手是最重要的吗?而且你前些天不是来找我治疗你的手吗?难道它又受伤了……”
      张日山看着梁湾鼓起的嘴巴,脸上露出了罕见的微笑。梁湾也反应过来气氛好像不对,她后退一步,看着张日山:“张会长有什么事吗?”
      张会长?听着梁湾给自己的称呼,张日山皱了皱眉,他走进房间里去,坐到沙发上,看着梁湾吃的面,眉头皱的更紧了。
      “欸?欸?欸?”梁湾关上门,看着张日山,“张会长,不请自来真的好吗?”
      张日山看着梁湾:“不请自来?”梁湾被他看着心里腾出一丝心虚,“我跟你说过要好好照顾自己,梁湾,你还是没有听我的话。”他指着桌子上的面。
      梁湾看着他的动作,心中的心虚更加了,她干笑了两声,又瞅了一眼时间:“张会长,您还没吃午饭吧?要不…”您请出去吃吧。
      话还没说完,张日山就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湾湾,叫张会长不好听。”
      梁湾此刻的脸已经红透了,放做是以前,两个人也就只是拉拉小手,什么时候这般亲密过?
      “那…叫什么?”
      她此时已经被张日山给迷惑了,就连自己被张日山牵着鼻子走也不知道。或许,也可以说,她是心甘情愿被张日山牵着鼻子走。
      “叫爷爷。”
      梁湾幡然醒悟,她推了一把张日山:“别想了,你个老不死的。”
      张日山被她推了也不气恼,只是一个人在那里低低的笑:“叫老不死的也可以,不过我更希望你叫我…”他伏在梁湾耳朵上轻声说。
      听他一说完,梁湾脸又红了:“美得你哟。”
      “整天吃这个不健康的,我给你做点饭吧。”张日山去冰箱里找食材做菜去了。可惜啊,冰箱里的食材并不是很多,只有几个土豆,几个西红柿和为数不多的黄瓜。
      张日山:“……”
      就算只有这几样食材,张日山依然做出了好吃的饭菜,这让梁湾十分眼红。长得帅,又会做饭,简直极品啊。
      可是……
      “张…日山,你该不会…”还在利用我吧?她有些支支吾吾的,不敢问出口。她怕,她怕打破现在这份美好。
      “嗯?”他转头,眼神之中的询问十分明显。
      “没什么,吃饭吧。”
      她看了张日山一眼,我是不是应该恨你呢?
      张日山看着梁湾,有些失笑,他伸手弹了梁湾的额头一下,将桌上的那碗饭满满的推至梁湾面前:“先吃饭。”
      外面的太阳实在是有一些大,大的路上的行人都睁不开眼睛了,可是微风阵阵吹来,夹杂着一丝恋爱的味道。
      梁湾看着眼前空空的碗,又看了一眼张日山:“我吃完了。”你可以走了。
      张日山可能是看出来了梁湾的心思,他站起身,拿起了沙发上的那件西服,再穿完西服之后,他走近梁湾,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啄了一下,似蜻蜓点水般。在梁湾发愣的时候,他迅速起身出门:“我先走了。”
      梁湾还没反应过来。
      楼下——
      “罗雀,最近几天你就负责保护梁湾,不要让她受伤。”


      回复
      3楼2018-08-14 10:49
        Chapter. 3 张日山,我不喜欢你


        从上次张日山到梁湾家里之后,两个人已经有几天没见面了。梁湾,其实挺想他的。
        这不,一大清早的,梁大小姐就早起出门买菜去了。要知道,她以前可是直接睡到中午才起床的,要不是看上次张日山来她家做饭时,看着她家的冰箱一脸无奈时,她才不会选择出来买菜呢。
        那下一次,他来我家时,就不会……呸呸呸,什么下一次啊,梁湾,你就别指望有下一次了,下一次,你一定要把他拒之门外!
        难得的早起,梁湾在把买来的菜放进冰箱的时候就准备出去溜溜,呼吸呼吸早晨新鲜的空气也是好的。
        碰巧的是,她遇见了黎簇。
        黎簇与一年前相比,脸上的稚嫩褪去了许多,在与吴邪去古潼京的那些日子里,他也有所成长。
        “梁湾姐,好巧啊。”黎簇笑着,向梁湾打招呼。
        梁湾也笑,“巧啊。”她比较喜欢黎簇的笑容,天真无邪,阳光而且还带有感染力,不像某个老不死的,整天板着一副脸,怎么让人喜欢的起来?
        “听说你辞了工作?”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
        “啊…怎么连你都知道了?”梁湾苦着个脸,内心很是无奈。黎簇都知道了,大概她的那些朋友们都知道了吧。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点子上了。是啊,她今后该怎么办?就这样碌碌无为?她可以把那封辞职信给拿回来吗?她有点后悔了。
        脑子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可嘴上却不是这样说的:“天下为大,何处不是家?”
        黎簇噗的就笑出来的:“梁湾姐,你还和以前一样的。还记得在古潼京那会,你最爱和张会长叫板了,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受伤了,张会长是最紧张的了,在你身边守了一夜,最后看你没事才离开的。”
        守了一夜……梁湾有些发愣,不对啊,她那个时候受伤,张日山明明是一脸冷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啊?怎么会……
        黎簇看梁湾有些发愣,好像也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梁湾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考上大学了。”
        这确实是一个重磅消息。也很容易就吸引了梁湾的注意力。
        “真的?那恭喜你了。”
        梁湾怎么会不知道,他这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对啊,我也该回去收拾东西了,梁湾姐再见。”黎簇起身就走。
        “再见,好好读啊,飞过去就是一个么么哒。”梁湾做了一个么么哒的手势,然后笑着离开。
        每个人都过得很好啊,这也挺不错的啊。
        只是,张日山……也不能离他太近。
        没有工作的梁湾整天除了吃就是睡。她今天中午吃完就去睡觉去了,醒来之后还在自己的脸上敷了片面膜,准备去客厅看会儿电视。
        她刚从房间出来,就看见沙发上有人。谁啊?
        那个人可能听到了点动静,他看向梁湾。梁湾被他这么一看,吓得魂都飞了。
        是张日山?
        “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的?”她拿手指着张日山,脸上满是震惊。
        张日山看了一眼门,又看了一眼梁湾,他叹了一口气:“都叫你小心一点了,进来时连门都没关紧…你这样…”你这样我怎么放心的下?
        梁湾听的他说,也是睁大了眼睛,她看了一眼门,不会吧?“那你也不能…就这样进来啊。”
        “梁湾,记得我那天下雨时说过什么吗?”
        “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
        想到他那天说过的话,心脏还是不争气的跳动了几下,可是,她必须躲着他,她冷笑:“张日山,我不喜欢你。”
        张日山听着她说话,脸上是止不住的微笑,他翻身,将梁湾压在沙发上,双手放在两侧,不让她逃脱。
        梁湾脸上还敷着面膜,根本看不清表情。
        他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背后的图腾显示出来了。”
        梁湾一惊,连忙推开张日山去看背后的图腾,张日山见机把她脸上的面膜撕开。果不其然,某人的脸已经红了。
        图腾显示的十分清晰。
        “你脸红了。”张日山将手上的面膜丢到茶几上,眼睛里透露着笑意。
        梁湾此时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出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我…谁让你…靠太近了…不…不脸红…就怪了,才…不是因为…唔”
        张日山见她连话都说不清,就干脆用自己的嘴巴封住她的唇,不让她说话了。只是单纯的两唇贴在一起,他并没用更进一步。
        梁湾看着眼前放大的张日山的脸,早就惊讶的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两唇分开,张日山笑着说:“说话都断断续续的,那干脆别说算了。”内心却想着,你的么么哒只能给我!
        梁湾此时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把脸埋在沙发上:“你个老不死的,老流氓,我告你欺负良家少女…”
        张日山只是抿着嘴巴,看着她:“会闷坏的。”刚想伸手把她的头从沙发里拯救出来,梁湾就起身跑回房间。
        “我先去睡觉了,你自便。”
        张日山失笑,“下次记得锁门啊。”起身也离开了,走之前还把门锁到了。
        出来之后,他脸上的笑意就完全没有了,他拿出手机,“让人严加看管梁湾,别让她出什么岔子。”


        回复
        4楼2018-08-14 10:50
          Chapter. 4 梁湾,是我的女人


          梁湾总感觉最近有人跟踪她,可是每当她回头的时候,人就不见了。她怕是汪家人。汪家家主那个眼神估计她永远也忘不了。
          里面夹杂着杀意。
          她最近,必须十分小心。
          梁湾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里的美食节目,肚子突然就饿了。想着要不出去买个零食吧,可是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不敢。
          所以她就拿出手机去点个外卖,就算吃不到非常美味的食物,外卖也勉强凑合吧,总比自己亲自动手来得厉害吧。
          她不敢想象,她进厨房之后,厨房的惨象。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之后,手机有电话打进来,应该是外卖吧。
          “喂?什么?好好,我去那里找你。”是外卖的电话不假,可是他居然说她填的地址不详细,他找不到路?
          好吧,只能下去一趟了。
          可是当她走下去之后,她发现不对劲了,为什么没人?她往前走了几步,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深,她扭头准备回家,可是面前突然多了几个人,拿着刀子,挡住了她的路。她深知不妙。
          再回头,后面也是一些人。笼笼统统,大概二十多个人。
          其实,在梁湾去古潼京的那些日子里,她的身手也比之前要好,对付几个人还是可以的,可是,突然出现了这么多人…
          她看了一眼他们手上的刀子,汪家人?她在汪家也见过这种刀子。
          “你们想干嘛?”她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希望可以有人听见。可是,周围依然十分安静,静的她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上!”那个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抄家伙。
          梁湾看着他们,拿起旁边的木头就准备对着那个离自己最近的人敲下去,可是,还没开始敲,他就倒下去了。她惊讶,抬头看了一下,是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
          他是谁?
          “夫人,你没事吧?”那个黑色衣服的男人走近梁湾的第一句就是这样的话,问的梁湾目瞪口呆。
          “小心!”那个男人一把拉过梁湾,将她身后那个想要偷袭梁湾的人解决了。
          梁湾也回过神,拿起棍子就是敲,嘴边还在跟那个黑衣人说话:“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叫我夫人,但是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梁湾的身手跟以前相比,实在是有好很多,可是对方二十多个人,纵使罗雀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下子打过二十多个人的。
          其中一个汪家人用刀子将梁湾的胳膊看上了,伤口挺深的,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浸湿了她整个袖子。
          梁湾用另一只手捂住手口,可是血还在往外流,并没有要停的痕迹。
          汪家人还在攻击,罗雀因为梁湾已经受伤了,心神就有些分散,他也挨了几刀。汪家人被他们解决的并没有很多了,可是,两个人的体力也有些透支。
          人数在慢慢减少。
          梁湾身上受了很多伤,她快晕过去了,她看见了,一个背影很像张日山的人,挡在了她的面前,解决的一个又一个的人。
          梁湾彻底晕过去了。
          张日山解决了一大半人,剩下了一个,他看着那个人,然后俯身去抱起梁湾。
          “张大会长是什么意思?汪家的事,你也要插手?”那个人看着周围的尸体,又看了看被张日山抱在怀里的梁湾,心有不甘。
          “汪家?你确定,她是汪家人?”张日山冷冷的看着那个人,声音十分低沉,周围散发的气场让那个汪家人感到十分难受。
          他踹了一脚那个汪家人,“回去告诉你们家主。”
          “梁湾,是我的女人。”
          说完,那个汪家人就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张日山抱着梁湾,他看着她,手上的血也已经流到了他的身上,她的面部十分憔悴,他很心疼。
          上一次见梁湾这样的时候还是在古潼京,那个时候,他的心就已经吊到了嗓子口了,这一次,他比上次要冷静。
          “回去,抄五百遍张家祖训。”这句话是对罗雀说的。
          梁湾是被痛醒的,她一睁眼,先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然后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不是我家?
          她起身。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走进来,她看着梁湾:“这个老不死的,还真以为我新月饭店是他金屋藏娇的地方啊?”
          梁湾听着她的话,老不死的?难道是张日山?她又看了一眼周围的装饰,原来这就是新月饭店。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梁湾滴水未进,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喉咙有些痛。
          “这个还是等那个老不死的来回答你吧。”尹南风起身出门,走到门口时,她又回头,对梁湾笑了一下。
          “我叫尹南风。”


          回复
          5楼2018-08-14 10:50
            Chapter. 5 张日山,你把我当尼姑养啊


            张日山昨天守着梁湾守了一夜,就像那次在古潼京一样。今天早上,他被霍家等三家找茬了,这次,是关于梁湾。
            张日山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三个人,神色有些晦暗:“有什么事吗?”他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齐家家主笑了笑:“据说会长您昨天救了一个汪家人。”明明是反问,可是他却是肯定句。
            霍家家主和陈家家主都看着他。
            他放下茶杯,双手交叉在一起:“就为了这事?”
            “欸?张会长说笑了,这怎么就不是事呢?”陈家家主摸了摸怀中的猫,接着说,“这汪家,跟张家可是敌对关系啊,您救了个汪家人,恐怕……”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了,可是在场的都听懂了她的意思。
            张日山冷笑一声,他抬头扫了一眼在座的人,缓缓的开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汪家人?如果她是汪家人,为什么汪家人要追杀她呢?”
            两个问题,问的在座哑口无言。
            张日山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三个人:“还有,她是会长夫人。”
            张日山在去看梁湾之前,去了一趟厨房,用勺子盛了一碗白粥。看见梁湾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时候,他推门进去。
            “你醒了?”
            梁湾看着这个男人和他手上的粥,撇了撇嘴巴,一副我不开心的样子。张日山看着她的样子,放下手上的粥,倒了一杯水,放到她的嘴边:“你的右手最好不要动,伤口有点深。”
            梁湾看着嘴边的杯子,我难道不可以用左手吗?可是还是乖乖的将那杯水喝完了。
            张日山又端来了那碗粥,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一会儿之后,送到梁湾嘴边。梁湾看着那勺粥:“该不会有毒吧?”
            张日山看了她一眼,最后将那勺粥喝了,他看着她:“满意了吗?”语气里满是无奈和宠溺。
            梁湾看着他将那粥喝了,,心下其实是高兴的,可是她突然想到尹南风的话,那熟稔的语气,梁湾有点生气:“张大会长以身试毒,小女子自是感激不尽。”
            听着她又叫自己会长,他皱眉,又用勺子舀了粥:“感激不尽?不如以身相许?”
            梁湾被他这么一噎,脸都红了:“我…我喝粥…喝粥。”
            张日山笑了笑,将手上那勺粥喂至她的嘴边,梁湾也不闹了,乖乖的喝粥。两人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喝,将那碗粥消灭了。
            “你手上的伤有点重,最近几天只能吃清淡的,忌荤,忌辣,忌油腻。”张日山拿出一张纸巾帮她擦了擦嘴。
            梁湾有些发愣,没听清楚张日山在说什么,她现在只知道,这样的张日山,十分迷人,眉宇间认真的神色,不行不行,她要冷静。
            “对了,那个帮我的…穿黑色衣服的男人呢?”梁湾回过神来问。
            张日山将纸巾丢进垃圾桶,神色不变的说:“他现在有点忙。”忙着抄祖训。
            梁湾恍然,慢慢的滑进被子里,嘴里还小声的嘀咕着:“你们这些人真忙。”她看着张日山,“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你不能再搬回去了。”
            “可我也不能一直住这里啊。”
            “再看吧。”
            接下来一连几天,梁湾早上喝的都是粥,还真是做到了忌荤,忌辣,忌油腻,可是她感觉,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终于,她忍不住了。
            “张日山,你把我当和尚,不是,当尼姑养啊?每天都喝粥,你煮着不腻,我喝都喝腻了。”
            张日山笑了笑:“好,那明天给你煮皮蛋瘦肉粥。”
            梁湾的脸立马垮下来了,她抬头,睁大眼睛看着张日山,像是在控诉,却又小声嘟囔:“怎么又是粥?”
            张日山失笑,他家的小姑娘名堂怎么这么多呢?他戳了戳她的额头:“皮蛋瘦肉粥,你就知足吧。”
            结果第二天还真是皮蛋瘦肉粥,梁湾是该高兴他遵守诺言呢,还是该悲伤她又要喝粥呢?
            “来,张嘴。”张日山舀了一勺皮蛋瘦肉粥,可是里面全是白粥。
            梁湾看着那勺粥,迟迟不肯张嘴,她看了一眼张日山,表情十分委屈。张日山失笑,这回他舀的粥里,既有皮蛋又有瘦肉。梁湾吃的很开心。
            尹南风推门而入,她看着手上的单子:“张会长,在新月饭店住了这么久,要交钱的。”
            张日山头也没回,手上还端着那碗粥,还在喂梁湾,“你是觉得穹祺公司没钱是吗?”
            尹南风看着张日山,笑了笑:“好啊,那这位梁小姐…”
            梁湾看向尹南风,没有吭声,倒是张日山说:“她的,自然算在我头上。”
            尹南风一顿,她看了一眼正在喂梁湾喝粥的张日山,又看了一眼梁湾和她手上的二响环,心下了然,有人,怕是栽进去了。识趣的,尹南风悄悄地退了下去。
            梁湾听着张日山的话,有些晃神,张日山敲了敲她的额头,她吃痛的看向了张日山,表情十分不满。
            “喝粥。”


            回复
            6楼2018-08-14 10:50
              Chapter. 6 张日山,你还有待考察


              梁湾最近几天待在新月饭店,除了见到了那个帮自己的罗雀之外,还觉得尹南风这个人挺不错的,虽然她刀子嘴豆腐心。
              不过,罗雀长得还不错,就是,有点不爱说话。
              并且,梁湾呆在那里,她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都不出去活动活动,四肢会退化的。
              “张日山,”梁湾看着张日山,一脸的幽怨。张日山挑了挑眉,“你不觉得我这十几天呆在这里,已经发霉了吗?我觉得我再不出去我四肢就退化了。”
              张日山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又看了一眼梁湾:“你想去哪?”
              梁湾见他妥协,一双眼睛立马放了光,“外面,大街上!”
              张日山皱眉,“不可以,人太多了,你伤还没好。”
              梁湾听到他这样说,人瞬间就蔫了,她趴在被子上,一整天,除了这个老家伙,也没有什么别的人会来了,不过,尹南风有时候会来看看她,陪她聊聊天。
              “老东西,把我放在这里也不让我回家……”
              张日山失笑,他摸了摸梁湾的头,轻声哄道:“湾湾乖,湾湾不闹,等湾湾伤好了再带湾湾出去,湾湾你说好不好?”
              梁湾把头窝在被子里,没有理他。
              “也就只有你会让梁湾生气。”尹南风从门口走进来,手上还提着一些吃食。
              梁湾听见尹南风的声音,惊奇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尹南风和她手上的吃食,“南风你最好了,我要。”
              张日山现在是很想看看梁湾的心里头都装了些什么,他这是在为她好,什么南风最好了?真是没良心。
              “也就你最惯着她了。”
              尹南风摇摇头:“可不止我一个人啊,吴邪他说他待会儿要来看看梁湾,应该也快到了。”
              吴邪?他来干嘛?
              张日山和梁湾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眼中都带有一丝的疑惑。
              “哎呀,梁湾,我来看你了。”还没有看见吴邪,可却已经听见了他的声音。他走近,却发现人都在这里。
              “我就说怎么没人,原来都在这里啊。”
              张日山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吴邪笑了笑,他靠近张日山,戳了戳他的肩膀:“我来干什么你不知道啊?我来看看会长夫人的伤有没有好一点啊?”
              会长夫人?梁湾左看一下,右看一下,哪来的什么会长夫人?最后,她困惑的看向了吴邪。
              吴邪无奈的笑了笑:“会长夫人你往哪看呢?”
              他总算是知道了,这张日山把人安顿在这里,也没有用什么名义啊,或许,名义是有,可是就是没有告诉人家。
              梁湾皱了皱眉,手指慢慢指向自己,带着一丝的不确定:“我?”
              尹南风点点头,吴邪也点点头。
              梁湾懵了。会长是谁啊?张日山啊。那会长夫人又是谁啊?她自己啊?那不就是说,她是他老婆吗?可是,两个人目前好像还没确定关系啊?
              她突然就想到了那一次,他很不正经的要她叫他张大官人。别以为她不知道,官人…是夫妻之间的称呼。
              “前几天,张大会长可是跟齐家那几家表明了你的身份,会长夫人。”吴邪笑着,要知道,他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是很震惊的。
              “那也只是忽悠他们而已,别当真别当真。”梁湾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她一年前也是当真,以为是他女朋友,结果……哎,往事不堪回首啊。
              吴邪一脸戏谑的看向张日山,对上张日山一脸无奈的眼神,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他同情的拍了拍张日山的肩膀:“我还有事,先走了。”他看了一眼尹南风。
              “我也有事要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说着她就和吴邪一起出去了。有些事,他们必须要说清楚。
              两个人都走了,就剩下梁湾和张日山了,莫名的,梁湾觉得这里有点闷。
              “那个…”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话还没说完,张日山就一直盯着她,她被吓到了,她觉得,此刻的张日山有点可怕。她拿手到张日山眼前晃了晃,却猝不及防的被他用手握住了。
              梁湾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张日山握着她的手,神色十分沉重,他动了动嘴唇,最后只逸出了一声叹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不,应该是不知道怎么跟她说清楚。
              梁湾的另一只手覆在他的手上,“怎么了?”
              “可以当真。”
              张日山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让梁湾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你在说什么?”梁湾把手附在他的额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定没问题了之后,“没事,你还没发烧。有话好好说。”
              张日山没有管梁湾的动作,“梁湾,我没有忽悠。”
              梁湾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她噗的一下笑出来,声音十分清脆:“美得你,”她用手戳了戳他的额头,“有待考察。”


              收起回复
              7楼2018-08-14 10:51
                Chapter. 7 张日山,今晚月色真美


                有待考察?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感情这小丫头还记仇啊?张日山失笑,拿着药膏就去房间里找梁湾。她的伤口结痂了,如果不用心处理的话会留疤的。
                女孩子最不喜欢自己的皮肤上留疤了,尤其是梁湾了,对待自己的皮肤比什么都重要。
                张日山一进门就看见梁坐在沙发上用左手玩手机,看来右手不能用,又不能出去玩,她的日子过得还是可以的嘛。
                他把药放在桌子上,走到梁湾面前,梁湾头都不愿抬就直接把手抬起来。张日山心下有些无奈,但还是帮她把纱布揭开了。
                某人真是…越来越懒了。
                “虽然伤口结痂了,但是还是不能碰水,当心留疤,这个药膏是祛疤的,你需要涂一下。”他一边帮梁湾上药,一边叮嘱她。
                梁湾在玩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张日山,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张日山叹气,她不听,只能他每天来提醒了。
                梁湾晚上吃完饭后就没有喝过水,现在又玩了这么久,倒有些口渴了,但是目光依然没有离开手机:“张日山,我口渴了,你给我倒杯水。”
                张日山看了她好一会儿,也没有见她有抬头的迹象,心下有些无奈和酸楚,果然是人老了,魅力远远不如手机啊。
                心中虽然这样感慨,可还是去给她倒了杯水。看着她拿左手玩手机,右手又不能动,张日山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抬头。”
                梁湾乖乖的抬起头,眼睛还是一直盯着手机。
                嘴唇触碰到的不是杯子,而是…软软的…张日山的唇?
                梁湾睁大了眼睛,手机也掉在了沙发上。脑中,想到的是上一次,张日山亲她,只是简单的两唇相碰。老东西果然就是老东西,接个吻都这么纯情?
                张日山在喂她喝水,用接吻的方式。
                梁湾左手搂着他的腰,反客为主,轻轻的允吸,舌尖在他唇上轻舔啄吻,辗转反侧。张日山没料到她会这么主动,也开始回应她,在唇舌来往中胸口渐渐发热发烫。
                最先败下阵来的是梁湾,她推开张日山,在那里呼吸新鲜的空气,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只是想喝一口水而已啊,怎么连呼吸都被掠夺了?
                张日山这个大猪蹄子!
                张日山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他看着梁湾在那里呼吸空气,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微笑:“还要喝水吗?”
                梁湾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她拿起桌子上的那杯水,径直喝了下去。刚刚接过吻之后好像越来越渴了。
                梁湾的嘴唇有些红肿,可是她本人并没有什么感觉。
                她起身,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已经黑了下来的天空,一轮圆月挂在上面,周围还有一些星星在月亮周围,显得不是那么孤寂。
                月光很亮,淡淡的色彩,照到地面上还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张日山跟在梁湾身后,也来到了窗户边上。
                梁湾看着张日山,笑了笑,指了指外面的月亮,有意无意的说:“你看,今晚月色真美。”
                张日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是月亮和一些星星:“明天会出太阳。”
                梁湾:“……”
                她就不该指望这个老东西会懂什么套路的。毕竟活了这么久,还是有些跟不上现代生活的变化的。
                “今晚月色真美。”这句话是她在手机上看到的,想着拿来套路张日山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现在倒是有些后悔,这个老东西懂什么啊?
                张日山看着梁湾脸色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他皱了皱眉,想着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啊?她又是怎么了?可是怕如果就这样直接问她,她会生气。于是就闭嘴不出声。
                他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也有些不早了,他拉着梁湾进屋:“外面不早了,你也不能一直呆在外面,湿气重,你也快睡觉吧。”
                梁湾这会气还没散,看着张日山就要走了,她肯定是不甘心的啊。
                “张日山。”她叫着,张日山回头,歪着头,满脸的询问,梁湾双手张开手:“要抱抱…”
                张日山听着她有些撒娇的意味,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他走近,把梁湾抱住,紧紧地,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松开的痕迹。梁湾也不着急推开他,只是享受着此刻的温存。
                张日山后退了一步,捋了捋她额头前的刘海,然后轻轻的,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乖,睡觉去了。”
                梁湾低着头,小声嘀咕:“叫你抱我又没叫你亲我,你犯规。”可是嘴角露出的微笑却出卖了她,她现在很高兴。
                张日山听到了她的话,,又露出了微笑:“快去睡觉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养了一个女儿呢!
                梁湾一边推着他,一边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快去睡觉吧。”然后把门关上,自己靠在门上长呼一口气。
                张日山听着她的话,掏出手机,“今晚月色真美是什么意思?”


                回复
                8楼2018-08-14 10:51
                  Chapter. 8 湾湾,你要相信我


                  梁湾一直对张日山是干什么这件事耿耿于怀,她记得她问过一次,可是他并没有明确的回答她,还让她猜,她也就没讲话了。
                  “南风姐,张日山是干什么的?”
                  尹南风看了梁湾一眼,心中叹着气,都过了这么久了,连自己的身家都没有交代清楚,真是活该你单身一百多年!
                  尹南风轻轻咳了一声,她看向罗雀,张日山借的也够久了,在早些日子就已经还给了尹南风。“我可能有些感冒了,你陪我去拿点药。”
                  罗雀也不太爱讲话,也就是点了点头,就准备跟着尹南风出去。
                  眼看着尹南风就要出去,梁湾也是有点急了:“那他在哪工作啊?这我总要知道的吧?”
                  就在尹南风走出门的时候,她看了一眼梁湾,嘴角蹦出了四个字:“穹祺公司。”
                  穹祺公司?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记得了。梁湾走出新月饭店,打了一辆车:“师父,去穹祺公司。”
                  梁湾才到穹祺公司,刚进门就看见有一个前台小姐姐在那里看着。梁湾止住了脚步,韩剧这么演来着?前台欺人太甚不让见?她可不要。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伤,然后走近前台:“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张日山的人?”
                  前台小姑娘看了她一眼,皱着眉头,没有讲话。
                  梁湾笑着,抬起右手,“这个张日山啊,他撞了我就跑了,医药费都没出,我这不,在医院待到一半就被赶出来了…”
                  前台那小姑娘看着梁湾,低了低头,还是没有理她。
                  梁湾正纳闷呢这小姑娘怎么不理她?猝不及防的,脑袋就被敲了,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碰瓷也不是你这样碰的吧?”
                  梁湾转身,瞪着张日山:“你什么时候来的?每次都敲脑袋,脑子都被你敲坏了。”
                  张日山在上面处理文件,手机就收到了尹南风发来的消息,说是梁湾要来找他,让他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他这才匆匆忙忙赶下来,结果就看见这小丫头在这里胡说八道。
                  他护着她,慢慢朝电梯走去,梁湾看着他的侧颜,“你们这里的员工每月多少薪水啊?”
                  张日山给她报了一个数字。梁湾眼睛都睁大了,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张大会长,您看我正好没有工作,要不我来这里上班吧?”
                  张日山失笑,他简直是被这个小丫头给打败了,“或许有一份工作只有你适合。”
                  周围的员工都已经傻眼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张日山?张日山在公司基本上都是板着脸的,也不怎么讲话,一讲话就比较老成,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哪像今天?搂着梁湾,笑着走向电梯。
                  简直是前所未闻啊!
                  倒是梁湾眼睛已经放光了,“什么工作?”
                  “会长夫人。”
                  某人说的风轻云淡,梁湾听着却是一脸的惊悚。
                  “会长夫人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伺候好会长,整个穹祺公司都是你的。”
                  “我才不干。”
                  “好吧,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会长女朋友。这怎么样?”
                  两个人走进电梯,摁下楼层。
                  “这个倒是可以有。”
                  梁湾喜欢张日山,甚至是爱。说什么有待考察也只是为了报复一下当年他的所作所为而已。
                  “你来这里干嘛?”
                  “考察。”
                  “都已经是我女朋友了还考察什么?”
                  “就因为已经是你女朋友才更要考察,万一你就背着我找别的小姐姐呢?”
                  张日山真的是很想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一百多年他都这样过来了,不也一直没有另一半吗?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哪能那么容易找别的女人啊?
                  他倒是知道,她被劈腿过几次。以前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想想,还好她被劈腿了。不过啊,他还真想把那些劈腿梁湾的人给劈了!
                  张日山的办公室风格很简约,甚至有些深沉,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你这里,简直也太老干部了吧?”梁湾走到窗子边上,往外看。
                  “我无所谓。”
                  “我是汪家人,做你女朋友会不会…”
                  她其实一直都在担心这个(从第一章开始),张汪两家世仇,这对于张日山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
                  张日山走近,把她的头揽进怀里,“别想这些了。汪家人都不能确定你是不是汪家人,更别说张家人了。”
                  潜台词是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
                  “更何况,我一直都在你的身后,他们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眼睛撞上梁湾那有些担忧的眼睛。
                  “湾湾,你要相信我。”
                  梁湾用力的抱着张日山。人都是有私心的,梁湾的私心就是想一直留在张日山身边,不给他带来任何麻烦,想跟他一起好好生活下去。
                  “好,我信你。”她踮起脚,在张日山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回复
                  9楼2018-08-14 10:52
                    Chapter. 9 我爱你【大结局】


                    梁湾手上的伤还没有好,梁湾在新月饭店养伤的这段期间,张日山就在梁湾身边一直给她洗脑,说什么,他们在一起不会有事的,张家人不知道她是汪家人,汪家人也不知道她是汪家人。说的次数多了,梁湾竟然也就信了。
                    直到某天,梁湾突然问起张日山她家的事。
                    “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啊?”梁湾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去,也不知道家里是不是上了灰,肯定很脏了,“家里肯定很脏了。”
                    “你就算回去了,家里也会很干净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像梁湾这么懒的女人,你能让她在早上起个床都已经很好了。
                    梁湾尴尬的笑了笑。张日山却是正了色,“家里,估计已经很乱了。”
                    汪家人那时候怎么可能会放过梁湾,自然是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然后什么也没发现,之后也就没有出现的迹象。
                    “为什么?”
                    “你还记得那一次,就是你受伤的前一天下午吗?”
                    梁湾点点头,怎么可能会忘,那可是两个人第一次接吻啊,虽然只是两片唇瓣相碰这么简单。
                    “那门不是你没锁好。”
                    这回梁湾震惊了。她一直以为是自己没有把门锁好,所以张日山才会进来。谁会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的……
                    “那该不会是……”梁湾有些吃惊自己所想到的,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张日山点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
                    门是汪家人打开的!
                    “那他们…现在……”
                    看见梁湾受惊,张日山有些心疼的搂住了她。他实在是不忍心看见她这样,可是有些事情,又必须是她一定要知道的。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不近人情,将人一步一步打入地狱。
                    “他们现在倒是没有那些动作。乖,等你伤好了,我们就搬出新月饭店。过只属于我们的生活。”他有些怜惜的吻了吻梁湾的发窝。
                    梁湾窝在他怀里,神色有些呆滞,她点了点头。
                    梁湾把伤养好一共花了一个多月,在接下来的那几十天里,梁湾重复着一步又一步相同且无聊的生活:吃饭,玩手机,睡觉,上药,再睡觉。有时候张日山来了会带她去别处。
                    不过啊,她发现,吴邪最近来新月饭店来的有点勤。她一直听说吴邪跟尹南风是有仇的,可是这来往的频率有点过高了。而且啊,吴邪一来,她就见不到张日山了。吴邪可能是来找张日山的吧。
                    她的伤口痊愈了。
                    “你的伤口已经全好了,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张日山拉着梁湾上车,也没说去哪。
                    最后,他们来到了寺庙。梁湾一脸震惊看着这座寺庙。这好像是自己一年前来拜过的寺庙吧?
                    “我们来还愿。”他拉着梁湾一步一步走向了大殿。他曾在这里许愿,希望佛爷和夫人保佑他的公司稳步发展,他也曾在这里许过愿,希望保佑梁湾平平安安。
                    现如今,梁湾没事,他也该来还愿了,带着梁湾一起。
                    他们在席子上跪拜,很虔诚,双手翻掌,手心向上托,额头轻轻地磕在地上。
                    还愿完毕之后,他们又捐了一些香火钱。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张日山嗯了一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可以了,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回到新月饭店时,饭店是关门的。她看了一眼张日山。张日山指了指那扇门,示意她去开门。
                    梁湾有些不乐意了,明明开门这种活是男士应该做的,交给女孩子算什么男子汉啊?
                    当她刚打开大门时,“嘭”的一声响起,是礼花爆炸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很响,她有点懵。
                    张日山后面走进来,他一只手握着梁湾的手,单膝下跪,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盒子。梁湾还是很懵。
                    张日山将盒子打开,里面装的是一枚戒指,戒指上的钻石还在闪闪发光,有些闪到梁湾的眼睛。
                    她很惊讶。
                    张日山很满意她的反应,他勾着唇:“梁湾,你愿意嫁给我吗?”
                    此刻的梁湾眼眶中已经积蓄了一些眼泪,她忘了回答。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
                    周围突然响起的声音更是让梁湾有些措不及防,“你快起来。”
                    张日山没有听见她的答复,也就跪着没动:“先说你答应不答应。”
                    “答应,答应,你快起来。”
                    张日山听见了她的回答,也没着急起身,而是把戒指拿下来套在她的手上,尺寸正合适。
                    他站起来,紧紧抱住梁湾,“戴上这个戒指,你就是我的人了。”
                    “嗯。”
                    在他站起身后,她才发现,原来刚刚那些叫“答应他”的人,正是尹南风,吴邪,黎簇他们。为什么他们会过来?
                    “以后,我们就搬出新月饭店,找到一个适合我们的地方生活。”
                    “那九门……”
                    “我已经全权交给吴邪了。”
                    “你好坏啊。”
                    “没有。”
                    “明明你最坏了…”
                    “张日山,我爱你。”
                    “我也爱你。”


                    回复
                    10楼2018-08-14 10:52
                      楼主厉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14 11:18
                        甜,lz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8-14 15:32
                          楼主写的真好,文笔很好,思路也很好,就是美中不足这么快就完啦,不甘心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14 15:55
                            Chapter. 10 番外


                            【一】关于打字和手写
                            梁湾跟张日山从新月饭店搬出来之后,两个人的生活过得还挺滋润的。直到有一天,她看见张日山在和吴邪微信聊天。
                            她凑过去看了一眼,每次张日山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吴邪几乎秒回,而他还在那里慢悠悠的手写,不紧不慢的发消息。梁湾有些无语。
                            “人吴邪秒回你,你就这样慢吞吞的发消息,你不会愧疚吗?”
                            张日山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讲话。
                            “为什么你不打字?”
                            张日山这回什么动作都没了,他就看着梁湾。
                            “百岁山,你怎么不回答我啊?”梁湾有点儿急,她推了推张日山,“你该不会是不知道拼音怎么打字吧?看你这个人平常也不怎么说话,说不定就是不会拼音打字。”
                            梁湾一说完,张日山的脸上就露出尴尬的神色,这样居然也能被她猜对?简直有点神奇。
                            梁湾一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心中不免有些得瑟,脸上也没有很谦虚,她笑得很夸张。
                            “哈哈哈哈,你个百岁山,还有谁像我这样了解你?还有谁?”
                            张日山将手机屏幕关闭,他露出来调笑的表情,“其实你可以更深入了解一下的。”然后翻身,将梁湾压在身下。
                            梁湾看见张日山的那个表情,心中就已经觉得不妙了,别看平时张日山一脸淡然,对什么事都不在意,其实他这个人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强势的。
                            她干笑,一把推开张日山:“我想起来了,我好像在网上买了东西,好像快到了,我去看看啊。”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张日山看着她逃跑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某个人,真是不吓一吓,还真是不知道收敛。




                            【二】关于百岁山(张日山)和百岁山(一瓶水)
                            梁湾跟张日山说她在网上买了东西,是真的买了,买了一箱水,叫百岁山,还挺贵的。
                            不过这箱水还在快递中。
                            张日山走到她身边,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先出去一下,你在家去要乖乖的。不许闹。”
                            梁湾十分乖巧的点点头。
                            张日山狐疑的看了梁湾一眼,她真有那么乖?
                            但是他还有事情,并不想在意这些有的没的。他点了点头就出门了。
                            张日山这一出门,到了傍晚还没回家。梁湾做好了晚饭,坐好了在那里等张日山。梁湾的厨艺其实有很大进步,她想让张日山只吃她做的饭。
                            可是,张日山没到,她的快递却到了。她提着一箱水,拿了两瓶放在桌子旁边。
                            张日山最后到家了,他放下东西坐到桌子边上,拿起筷子准备吃饭,而梁湾却没有什么动静,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张日山。
                            “要不要先喝一口水?”
                            听见梁湾的话,张日山拿起桌子上的水看了两眼,一脸黑线,百岁山?梁湾平常最喜欢叫张日山叫百岁山了,现在这瓶水什么是鬼?
                            “我跟你说过,我在网上买了东西。喏,就是你手上的。”
                            张日山又看了一眼梁湾,把水放下,没有讲话。
                            梁湾拧开盖子,“我现在要开始喝你了。”然后就“咕咚”“咕咚”的开始喝水。喝了几口,原本以为张日山会有什么反应的,谁知道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
                            “我饿了。”
                            梁湾顿感无趣,内心有些失望,她努了努嘴,示意他吃桌子上的菜。
                            张日山轻叹一口气,像是如释负重,他走到梁湾身边,把梁湾横抱起来。梁湾一脸惊悚,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你干嘛?”
                            “你看起更好吃。”
                            梁湾脸红了,把头埋进张日山的胸口:“你个老流氓……”




                            【三】关于私房钱
                            每次梁湾都是早上睡到自然醒起床的,张日山不会叫她起床。所以她就每次都睡到吃午饭,每次张日山都会守在她身边。
                            可是最近,梁湾每次醒来,张日山都不见了,守着她的,是张日山手写的纸条,上面是一句句的叮嘱。
                            不过啊,他的字挺好看的,是她喜欢的笔风。
                            “张日山,我问你,你最近干嘛去了?”她一把扑倒张日山,语气十分严肃。
                            张日山笑着,“我很喜欢你这样的激情,如果是在晚上那就更好了……”
                            梁湾脸红:“别扯这些有的没的。”
                            “夫人,我是穹祺公司的董事,我总要去看一会儿吧。”
                            “穹祺公司?你不是全权交给吴邪了吗?”
                            张日山无语,他伸手弹了弹梁湾的脑袋瓜子:“全权交给吴邪的是九门,穹祺公司是张家的,我是张家当家,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啊。”
                            “我还以为…那你没有偷藏什么私房钱吧?”
                            她其实觉得男人有私房钱也是可以的。
                            “命都是你的。”然后,张日山翻了个身,把梁湾压在身下,“不能浪费夫人的热情啊。”
                            “张日山你个王、八、蛋,我才刚起床!!!”


                            收起回复
                            15楼2018-08-14 17:06
                              被楼上的文甜到了啊啊,弥补我苦苦等剧的心,O(∩_∩)O楼楼辛苦了,期待楼楼的更多好文


                              收起回复
                              16楼2018-08-14 17:39
                                楼主写的很好啊,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14 18:49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14 21:29
                                    被楼楼塞了一嘴糖,极其满足!楼楼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15 12:45
                                      嗷太棒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5 14:58
                                        甜的牙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15 15:08
                                          dd喜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8-15 23:23
                                            高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16 07:38
                                              微博被盗了怎么办?
                                              微博怎么盗号?
                                              在线等,挺急的


                                              回复
                                              24楼2018-08-16 18:18
                                                收录特别篇《是假是真》


                                                回复
                                                25楼2018-08-23 22:05
                                                  《是假是真》



                                                  梁湾从古潼京回来,已经有几个月了。
                                                  从古潼京回来,她学到了很多,她学会了如何生存,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所谓有得就有失,可是啊,为什么她觉得她失去的比得到的还要多啊。
                                                  她把张日山弄丢了。也不能说是把他弄丢了,好像从头至尾,两个人都没有明确的关系。他的温柔是假,拥抱是假,陪伴也都是假。也是,张日山现在就是梁湾心口的一块疤,可是,她宁愿赖在假象之中,也不愿离开。她是不是傻呢?
                                                  二响环也不见了。她有一个二响环,张日山也有一个。她有的时候会看看手上的二响环,就感觉是,自己跟张日山就像是命定的一样。她有一个,他也有一个。可是现在,二响环不见了,那那根系在梁湾和张日山手上的红绳也断了吧。
                                                  从古潼京回来了,也该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吧。




                                                  梁湾睡在床上,太阳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照亮了她的整个的房间,也照到了她的身上。她起身,揉了揉眼睛,六点?她翻身起床。
                                                  在做完一切准备之后,梁湾拿起包去医院。
                                                  梁湾走进医院,看见毛不易还坐在那里,心里有些怀念。她露出了一抹微笑:“小毛,早啊。”
                                                  毛不易看见她也有些发愣。梁湾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去医院了,毛不易其实也是挺想她的,现在看见她,他激动的走出来,跟在梁湾身后。
                                                  “梁医生,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最近几个月都去哪了?”
                                                  “去旅游了。”
                                                  梁湾走到办公室,把包放下,把白大褂穿上。她觉得这件白大褂简直是一件很神奇的衣服,穿上它,感觉你就像一个天使,救治那些你需要救治的人。
                                                  “你没事就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嗯。”
                                                  梁湾开始了如往常一般的工作,没有张日山,没有古潼京,只有她,病人和工作。
                                                  梁湾正忙着给病人打针,旁边的一个小护士走过来对她说:“梁医生,有一位病人指定你来医治。”
                                                  梁湾给那位病人的手背黏上胶带,把棉签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去洗了个手:“谁啊,这么大牌?”
                                                  那个护士想了想:“好像姓张,叫什么来着?”
                                                  梁湾弯腰洗手的姿势一顿,斩钉截铁道:“不治,让他找别人。”
                                                  她站起身,拿起一张纸擦了擦手上的水渍,抿着嘴巴就往办公室走去。
                                                  “你可是个医生啊,就不能有点医德?”
                                                  身后,响起了梁湾永远都忘不了的声音。梁湾的脚步一顿,心,难以抑制的开始绞痛,仿佛有一股酸楚的感觉,浸没了她自己。
                                                  梁湾最后还是固执的回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看着坐在她眼前的那个笑得温文尔雅的男人,眼睛有些干涩。
                                                  “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工作。”她低头,假装去看病人的病历。
                                                  张日山看着她这个样子,心下了然,“你的工作现在就坐在这里呢。”
                                                  梁湾闻言就抬起头,“哪呢?”在看见张日山那充满笑意的眼神时,她知道,自己被耍了。
                                                  她站起来,把那本病历放在一边,走到张日山身边,“耍我好玩吗?”然后突然抓住张日山的手看了又看,最后,她回到座位上,“没病呢就别乱说了。”
                                                  “我有说是我手受伤了吗?”
                                                  梁湾皱眉:“不然是哪?”
                                                  他将手慢慢覆在心口,“心痛。”
                                                  梁湾别开眼不去看他,她看向窗外的天空,眼睛在那里拼命地眨。她听人说过,如果想流眼泪了,就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
                                                  张日山看着她的样子,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讲话。
                                                  “你走吧。我还有工作。”
                                                  逐客令?
                                                  张日山没有讲话。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办公室内一片寂静,墙上的钟慢慢的走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声声入人心。
                                                  张日山不说话,梁湾也不开口,气氛有些尴尬。突然门口传来几声敲门声,小护士的头慢慢的探进来,她轻声说:“梁医生,有病人……”
                                                  梁湾倏地站起身,如负释重的叹了一口气,她走到小护士身边,拿走了她手上的病历,“张会长,请自便。”
                                                  张日山的身形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小护士看了议案梁湾离开的背影,嘴里喃喃道:“怎么又是指定梁医生治疗?”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冷漠又不失高贵的男人,眼底带着八卦的光芒:“请问,你是梁医生的男朋友吗?”
                                                  张日山起身,他越过小护士,走出去,“是。”
                                                  梁湾拿着那张病历表来到病房,“周衍是吧?手拿来我看一下。”
                                                  周衍起身,没有动静,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梁湾,看了几秒后,对他旁边的那个人点了点头。
                                                  ***
                                                  梁湾简直是烦死了,什么病人啊,突然对她说一句“汪家家主”?吓得她直接就腿软了。
                                                  汪家是什么啊?第十家啊,是张日山想尽方法都要消灭的第十家人啊。可她,居然是第十家人的家主?
                                                  而且那个周衍,手上绷带解开后,居然是跟她差不多的纹身。
                                                  这一天简直是糟糕透了!
                                                  她回到家,瘫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放空了。
                                                  “拿着,水。”
                                                  听见有人这样说,梁湾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接过那杯水,稍微喝了几口:“谢谢。”
                                                  “不用客气。”
                                                  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啊?梁湾想到了什么,嘴巴里面的水直接呛到了她的喉咙,她弯下腰在那里不停的咳嗽。
                                                  那个人好心的帮她顺背。
                                                  “你怎么进来的?你过来干什么?”
                                                  她旁边坐着张日山。
                                                  张日山敛眉,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干嘛,可能只是因为看着梁湾,然后心有不甘吧。是他一次次的将她推开,现在他又有什么资格来找她呢?
                                                  他只想见见她。
                                                  “那我先走了,你…小心点。”
                                                  最后还是剩下梁湾一个人了,她现在头很痛,满脑子都是汪家和张日山。二响环丢了,自己又和汪家有关系,看来,她和张日山注定不能走到一起啊。




                                                  周衍和程束两个人,跟每天打卡样的,每天都来劝说梁湾,说她是汪家家主,之类让她回到汪家的话。他们不能伤害梁湾。
                                                  梁湾本来就心烦意乱了,可是她又收到了一条简讯。
                                                  【今天下午五点,缘味咖啡店 ——尹南风】
                                                  梁湾下意识的皱眉,不是说她不喜欢喝咖啡,只是怕她喝了那杯咖啡之后就睡不着觉了。
                                                  尹南风是谁啊?新月酒店的老板娘啊,张日山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啊。或许啊,令她睡不着的不是咖啡,而是尹南风吧。
                                                  梁湾如约而至,可是她看见尹南风的背影,就有点不想过去了。她停在那里,有点想回头了。
                                                  “既然都来了,就来坐一会儿吧。”突然耳边就响起了尹南风的声音。梁湾缩了缩脑袋,背后有些发凉,现在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了。
                                                  她怎么知道她来了的?
                                                  梁湾硬着头皮坐到了尹南风对面,两杯咖啡已经摆在桌子上了,旁边是一大罐糖。尹南风一直盯着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然后才缓缓的抬头看向梁湾。
                                                  梁湾背后更凉了。
                                                  “有什么事吗?”
                                                  “你是汪家人。”这句话就像是利剑一般直直戳向梁湾的心窝,疼痛难耐。
                                                  梁湾敛着眉,静静的搅拌着自己眼前的咖啡。她现在面无表情,可是心底已经波涛汹涌了,她大概知道了,尹南风找她来的目的。
                                                  “张日山是张家人。你们……”她特意顿了一下,“是世仇!”
                                                  世仇这两个字一直回荡在她的耳边,震得她的耳朵隐隐发痛。
                                                  她咬了咬下唇,双手在桌子底下捏地紧紧的,“张日山不来找我,我是不会乐意去找他的。”十七个字,字字诛心。
                                                  她舀了一勺糖倒入咖啡里面,然后轻轻搅拌,“我跟他,就像这样,”她微微抿了一小口,皱眉,“依旧是苦的。”
                                                  尹南风看着那罐糖,没有说话。
                                                  梁湾缓缓站起身,“其实你不必这样。”然后大步迈开腿离开。
                                                  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尹南风…她喜欢张日山啊。也对,尹南风和张日山总比梁湾和张日山更好,或许啊,只要不是梁湾,谁都可以。
                                                  尹南风从窗外看着梁湾离开的背影,内心有些不甘。她无意识地拿起勺子舀了糖,然后往咖啡里加,一勺,两勺……
                                                  她另一只手拿起手机,“你听见了吧。”
                                                  “……”张日山并没有说话,他释然的放下手机,挂断。
                                                  尹南风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又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罐子里的糖也没了。她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皱眉。
                                                  咖啡是甜的。
                                                  梁湾,其实苦的一直是你自己。
                                                  ***
                                                  张日山坐在桌子旁边,整个屋子被灯光照的很亮。他看着柜子里的那件火红的嫁衣。那件嫁衣,还是夫人给他的,他依然记得,那个时候佛爷和夫人一成完婚,夫人和佛爷就将那套嫁衣赠与他了。夫人那个时候还说“这衣服给你,等哪日你有心爱的女子了,就拿着这套嫁衣,与她一同完婚”。
                                                  现在,那套嫁衣依旧靓丽夺目,可是,在他的眼里,梁湾穿上它,才是最为光彩的……
                                                  他又将目光移至桌前,桌子上有一个木盒子,盒子没有被打开,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将那个盒子,与嫁衣一同放在一起。




                                                  周衍和程束在梁湾面前都已经转了好几圈了,也不见她有任何回复。
                                                  梁湾看着那两个人在她面前晃悠,头有些晕,“不是,我说你们在这里转什么啊?”
                                                  “家主……”
                                                  “停,别叫我家主。”
                                                  “……”
                                                  “其实周衍,你长得这么帅,我怕我会不小心就答应的。”
                                                  两个人顿时就露了了别样的目光。
                                                  “不过,这种事情想想就好了。”
                                                  “是不是因为张日山?”周衍忽然开口,眼神里带有一丝杀意。
                                                  梁湾一愣,“不是。”她否决的很快,但也很容易让人怀疑。她心虚了。
                                                  ***
                                                  张日山又过来找她了,在大晚上的,手上还拿着别的东西。
                                                  “你又来干什么?”
                                                  张日山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他把那个木盒子放在梁湾眼前,“你的。”
                                                  不是“给你的”,而是“你的”。
                                                  梁湾看了一眼,确定那不是自己的东西,她摆了摆手,“不要不要。”
                                                  张日山将那个盒子放在桌子前。
                                                  “张日山,你什么意思?我是那种你想丢就丢,想捡就捡的人吗?你很假啊,你给我的,温柔是假,爱意也都是假。而我,还傻傻的以为,你心里是有我的。怎么,利用完了之后,在丢下我之后,你又发现我有点用处了?张日山,我们这场相逢,我也就当是假的吧。
                                                  以后,我们还是陌生人。”
                                                  梁湾内心正绝望着,“嘭”的一声就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张日山的嘴巴在微微张开后,又紧闭上了。
                                                  【张大猪蹄子:都是真的】
                                                  梁湾收到的张日山的微信。微信声音刚刚响起的时候,她在想,为什么没有把张日山给拉黑呢?后来看了一眼他发的,瞬间,眼泪全都涌上来了。她抱着玩偶熊,走到客厅,把那个木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她丢失的二响环。
                                                  二响环在他那里?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抱着盒子就往外跑,她希望,她能追上张日山。
                                                  所幸的是,张日山并没有开车来,她跑了一会儿后,看见了张日山,也看见了周衍,刀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着寒光。
                                                  “小心啊。”然后她飞快地跑过去,挡住了那把刀。梁湾看着周衍,她甚至能感觉到刀穿过她身体的感觉,一瞬间的刺痛让她有些站不住脚。
                                                  张日山看着梁湾,手脚有些发凉,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周衍,周衍看着倒下去的梁湾,心里也觉得不妙,于是他果断的跑了。
                                                  梁湾嘴角慢慢溢出了血,她拿出放在盒子里的二响环,慢慢放到张日山手里,“这个……你就交给你爱的人吧。”
                                                  张日山拿着那个二响环套在她手上:“傻瓜,那个人,一直都是你啊。”
                                                  “那就…再找一个…谁都可以。我是汪家人,就这一点…我们就不可能会在一起的,但起码,我爱过你……”
                                                  梁湾的体温开始下降了,张日山抱着她,试图想给她一些热度,可这也无济于事:“你为什么要出来挡刀,我可以…我可以躲过去的。”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话的时候也带着一丝哭腔。
                                                  “你要笑……”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梁湾彻底没了呼吸。
                                                  她死了。
                                                  ***
                                                  梁湾进棺前,身上是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脸上的妆容十分精致,她就躺在那里,手上,是和张日山手上一样的二响环。她最后被葬在哪,没有人知道。
                                                  只是,张日山跟以前比,似乎更不爱说话了,整天也没露出什么表情,也不笑,只是眼睛里,多了更多的悲伤和绝望。




                                                  —— The End


                                                  回复
                                                  26楼2018-08-23 22:23
                                                    怎么是悲剧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23 23:12
                                                      不是有藏海花🌸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30 22:49
                                                        湾湾你快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10 12:12
                                                          咦,看了沙海挺喜欢这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09 20:18
                                                            楼主棒棒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9-08-08 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