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藏吧 关注:1,230贴子:44,228
  • 17回复贴,共1

【D.H】身体继承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017年给猴子的生贺。
封面镇楼。
一个有精神病的卡卡西。


回复
1楼2018-08-14 12:43
    电闪雷鸣,大雨瓢泼。
    少年朝着家的方向一路狂奔,平日挺立着的银发被雨淋后紧贴在头皮上,雨水顺着发丝间的纹路一路流淌,流过眼窝,流过耳侧,流过鼻尖,流过唇边。
    夜黑得不像话,闪电的瞬间又恍如白昼。路灯在雨中明明灭灭,没有任何昆虫或动物鸣叫,街上连个鬼影都没有。各家的灯火,也隐隐约约无法看清。
    少年跑到了一座宅子前,将湿透的鞋子脱下,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玄关的灯。
    “爸爸!我回来了!”少年一边往屋里走着一边喊着。
    但没有回音。
    少年走到一间房的门口,推门进去,屋内昏暗不可视。他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那瞬间,闪电照亮了屋子。
    他的父亲正倒在地板上,身子周围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少年僵立在房间中,眼神空洞,脸上湿漉漉黏腻腻,分不清是雨水还是眼泪。
    突来的头痛让少年一下子跪坐下来,颤抖着身体,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好像疼,又好像不疼。这种疼参照起见到父亲尸体的那种心痛好像就不是疼了,是吧。
    那种打击你承受不来吧。
    哈哈,你真是个垃圾。
    窗外雨声依旧,少年复又站起身,眼睛直勾勾盯着地上那具尸体。仿佛看见了什么恶心到极点的事物,他干呕了几声,俯视着尸体喃喃自语。
    “旗木朔茂,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死吗?不按规则行事的你也只有这个下场,妇人之仁的你活该有这个下场。卡卡西,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最爱的爸爸,真是个懦夫啊。你在哪个角落藏着呢,不敢出来了吧。害怕了吧,绝望了吧。你们一家,都是**。”
    少年越过尸体,来到柜子前。
    仔细翻找着合适自己口味的衣服,这花了点时间。
    少年穿得端端正正,又换上一双新鞋子,拿起门边筒子里的一把雨伞,走出门去。
    “该向火影报告了呢,毕竟这死了个人。”
    少年哼着小曲,消失在雨夜里。

    来哀嚎悼念旗木朔茂的人有很多,少年自顾自地坐在角落发呆。他在这,只是出于同情。同情那个软弱的卡卡西,也同情这些被软弱打动的人们。在他看来,这一切冗长又无药可救,只有规则和冷漠的杀伐才能让他体会到快感。
    他看着窗子上映出的自己的样子。
    他有着一头桀骜不驯的银发,还有常年像睁不开的一双死鱼眼。
    但他不是旗木卡卡西。


    回复
    2楼2018-08-14 12:43
      门外积水尚未蒸发,屋内血迹已干涸许久。卡卡西死盯着地上血迹干涸的轮廓,手中的死亡报告书被捏起了皱褶。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雨下得很大,我没有伞,我跑回来,之后呢?】
      卡卡西仔细的回忆着,但记忆很模糊。越想,头越痛。
      【根据报告上的说法,昨晚父亲死了,在这间屋子里。以父亲的能力,谁可以将他杀死在他的家里呢,但是报告书上,分明又写了死因是自杀。这怎么可能?】
      【报告书上的字,分明是我写上去的,可是我没有写过,也完全没有记忆,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的丧事已经办完,是谁做的呢,丧主是旗木卡卡西,是我,可是我也没有做。】
      一夜之间,很多事情已悄然改变,而不知从何处苏醒的卡卡西,无法理清现在的状况。
      【难道,还有另一个我吗。
      有人,在我的身体里吗。】
      【我,疯了吗?】


      回复
      3楼2018-08-14 12:43
        时间过得很快,卡卡西升为了上忍,今天他与水门班同伴组成小队去完成任务。这是他成为上忍后的第一次任务。
        战争很残酷,他一直都知道,战争会让无数人死去,不留下痕迹。
        但当看到带土被落下的大石砸中的时候,当他意识到要给他写轮眼作为礼物的这个同伴已是将死之人的时候,他还是慌了。
        还没有身边的人因为战争而死去,琳哭花了的脸沾着泥土混着血迹,带土发出的声音已带有粗重的呼吸声,而自己握着刀柄的手也微颤着……
        我不是队长么,不是上忍么,不应该是这团队里最具领导能力的人么,为什么我做的每一项决定都是错的,为什么我的同伴会因为我的判断失误而要去死。我根本没这个资格么,践行规则是错的,打破规则也是错的,到底什么才是对的,我应该怎么选择才能完成任务保全同伴。我想不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追兵就要来了,接下来我们三人都将会死在这里。
        卡卡西跌坐在一旁,一旁的琳还抱着奄奄一息的带土哭着。

        ……

        他来了。
        他不是卡卡西。
        他从地上站起来,抖抖有些酸麻的腿,拍拍身上的尘土。嘁,忍者的衣服怎么这么老土,懦弱的卡卡西又躲起来了吧。
        “喂,”他走到琳的身旁,“走了。”
        琳吃惊地看着他:“带土还在这啊!”
        “追兵很快就来了,再不走我们都要死在这,”他又看了看带土,“我们没能力把你从这里挖出来带走,现在时间紧急,等我们安全回去和水门碰面后再回来找你。”替你收尸。这半句他没说,想来这个叫带土的家伙应该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的将牺牲最小化,先和这个医疗忍者一起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
        估计卡卡西是因为放不下必死的这个小子,才不能决定而躲起来的吧。
        “琳,你和卡卡西先走吧。”带土费力地说着。
        “卡卡西,琳就交给你了,帮我照顾好她。”
        “行了,别在这废话了,这只眼睛我替卡卡西收下了,”他牵起琳,“另外,别叫我卡卡西。”


        ……

        卡卡西从睡梦中惊醒,他坐起身,惊魂未定。梦里那个吊车尾死了,还把眼睛送给他。
        卡卡西环顾四周,这是……木叶病院。他缓慢伸出左手去碰左眼,碰到的是绷带的粗布。卡卡西无法相信,这不是梦,无法相信带土已经死了。

        床边放着一封信,上写着“旗木卡卡西”。是给他的。
        卡卡西将信封拆开,里面只有一页纸,上面半篇字,字体是自己的。
        “懦弱的卡卡西,是我。……宇智波带土死了,尸体没有找到……他把自己的左眼送给你了……他说,让你替他照顾琳……野原琳没什么大碍,任务也已经完成了……啊,很高兴认识你,我的名字是——畑鹿惊。”
        握着信的手止不住一直在颤抖。


        回复
        4楼2018-08-14 12:44
          畑鹿惊盘着腿坐在四代影岩的头顶上,俯视着木叶的草木与建筑。天色渐渐晴朗,却趋于黑暗,时间已接近了傍晚。雨停了,可以听得见后面草丛山林里偶尔的蝉鸣与鸟叫声。
          风吹过,穿着单薄衣衫的他哆嗦了一阵,淋过雨的衣服潮乎乎黏腻腻的,紧贴在皮肤上让人难受。
          他手在兜里摸索着,拿出一个被湿衣服浸软的烟盒,再从里面拿出一根边角烟叶都受了潮的烟叼在嘴里,点燃。想起了下午在墓地遇见的那个人。
          看过了卡卡西的两个**同伴后,他在一排排石碑间穿梭搜寻着,想看看是否有自己熟悉的名字。朋友、同伴,这些字眼的意思太暧昧,能给人带来的不只是一瞬的欢喜而已。还有在他们离开的时候,离开了之后,你所感受到的无尽的、像这秋雨一样绵软又持续的痛苦;每每想起,曾有的一瞬的欢喜只能将此刻的痛苦对比后无限放大。所以在他眼里,这是没有意义的,让自己痛苦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而他却一直将卡卡西当作像是同伴或朋友的那种角色,因为不会有只剩一方的痛苦。即使没有过一瞬的欢喜也好,也不会有绵长的分离之苦,因为他们是一体的。卡卡西确实是**,但与他却同在,一同活在这身体里,一同死在这身体里,没有人离得开,也没有人会被遗弃。
          但今天那个人却说卡卡西将不再需要他。这让他不得不思索起来,卡卡西不能承受那些,所以才制造了他,如果卡卡西有一天可以自己承受那些了,那他是不是要独自消失。
          心底有些怅然。
          看到那棕色头发的人的一瞬间,心中就升起了奇特的感觉。好像很熟悉,很温暖,又很想靠近。这出于些什么,他不愿深思,无论是什么,都不可能,他不需要任何可能会伤害他的人际关系。私心下临走时用手触摸到那人,感觉却并不坏。
          烟已燃尽,畑鹿惊吐出一串长长的烟柱。远望着深蓝色的夜空,就地躺下,手拍了拍身下的影岩,闭上了眼睛。


          回复
          6楼2018-08-14 12:44
            木叶迎来了今年的初雪,街上行人笑意吟吟呵出温暖的白气;卡卡西与天藏并排走在路上。
            “天藏,我想你以后还是别太关照我了。”卡卡西轻弹着落在头发上的雪花。
            “前辈,怎么又说这种话。”
            “我想了想,你跟着我陪着我我确实会很开心,虽然是有了同伴,但我还是很危险的,对你来说。你看,”卡卡西从兜里摸出烟盒给天藏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另一个人,会对你做什么也不一定,如果畑鹿惊要伤害你,那时的我是没有办法的。”
            天藏把烟盒拿过来,“畑鹿惊还抽烟吗?真是不好的习惯啊。要让他戒了才行,毕竟这身体不是他一个人的。”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卡卡西无奈道。
            “前辈,我不会走的。因为你是我的同伴,我的前辈,我不会让你再觉得孤单的。前辈你也需要多一个人一起来分担这些,你和我说了自己的事情后,不是变了很多吗?这你也知道吧。你需要多一份力量来和自己对抗,不然你永远不能自己去消化另一个自己。”天藏挠挠头,“而且,我见过畑鹿惊一次,感觉他很厉害,我们或许可以过两招呢,现在我也很厉害呢!他当时也没有伤害我,虽然说话难听了一点,但是他确确实实不是个坏人!这点我可以确定。”
            卡卡西叹气:“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确定的,果然是‘榆木脑袋’吗?”
            “前辈!”天藏不满道,“前辈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哈哈哈,上当了。”卡卡西看着天藏跳脚的样子笑了。
            地上薄薄的一层雪上,有浅浅的两排脚印。

            天藏和畑鹿惊相遇的地方是木叶慰灵碑所在的地方,那里是忍者专用的墓地。想起畑鹿惊曾说来这里是为了提醒自己的事情,天藏想也许这里是一个突破口。于是他和卡卡西商定,从面对这些开始,面对死去同伴的墓碑。
            虽然很艰难,但是他们还是日复一日的做着这件事,每日两个人都伫立在墓地中。刚开始,见到琳和带土的墓碑卡卡西就会想起过去,想起同伴们死的当时,经常会情绪失控,第二人格经常会在此时出现。为了避免出现状况,天藏每次都寸步不离的跟着。
            这件事一做就是好多年。
            直到畑鹿惊不再出现为止。

            又是草木抽芽的时节,卡卡西已不再归属于暗部,而是去做了指导上忍。
            畑鹿惊也好几年没有出现了,但卡卡西依然保留着每日独立于慰灵碑前的习惯,只是他已不需要天藏在身边陪着。

            而这时的天藏已成了大和,他依然还在暗部,依然还陪着卡卡西。只是,现在他只在慰灵碑的远处看着那个人,那个他向往了好多好多年的前辈。
            他的眼神里,是诉不尽的无奈与悲怆。
            【前辈/
            虽那病症已消除了/但光临这里却成了你的习惯/
            前辈/
            你虽然很爱笑啊/你虽然很温暖啊/
            但时时又让人觉得有距离啊/
            很冰冷啊/像他一样/
            果然他就是你/你就是他啊/
            我也还是我啊/
            依然是只能这样看着/却不能被关注的我啊/
            有时羡慕他/曾距你那么近/
            有时也想像他/
            继承你的/身体/

            前辈/

            看来/我们之间确实只能保持距离才可啊】

            卡卡西慢慢转过身,看着在春风中暗自神伤眼神不知飘向哪里的天藏。
            【天藏/
            非常非常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事/
            在我与畑鹿惊的这段往事里/
            我渐渐的发觉/
            畑鹿惊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他身上的一切其实都属于我/
            而我的一切也都属于他/
            我们彼此相反/却始终无法远离/
            我懦弱/而他将懦弱藏在心里/
            他只让人看到最强大的他/
            其实/这是另外一种不能承担/
            所以不去制造痛苦/
            他阴暗/其实那都是我内心曾有的想法/
            他不过替我将那些放大了/
            我记得/我们的喜好其实很相似/
            我们爱吃一样的东西/都不喜欢忍者的衣服/还都不想离开你/
            他走的时候/曾经告诉我说/
            一定/要照顾好你/
            一定/要守护住你/
            一定/不能失去你/
            一定/要替他/
            好好地/永远地/
            喜欢着你/

            那一刻/
            我才明白/
            我才知道/
            原来一直以来/
            我/
            旗木卡卡西/
            都喜欢着你/
            所以/
            我像如今这般/
            又一次/
            懦弱地/像个懦夫似的/
            远离了你/

            其实/
            我很希望/
            他看到我这样子/
            他会再来/
            再占据我的身体/
            然后替我/
            喜欢你/

            对不起/我依然如此懦弱】

            春风又吹绿了树叶,当四目相对时,阳光刚好,照亮了向你去的路。


            回复
            8楼2018-08-14 12:45
              【完结】
              一个强行卡和的故事。。。


              回复
              9楼2018-08-14 12:4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29 09:54
                  嘛也这个吧有活人了天哪!文超棒dalao你是天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9-02 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