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藏吧 关注:1,228贴子:44,228
  • 24回复贴,共1

【D.H】雨夜惊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017年11月火同吧月练


回复
1楼2018-08-14 12:52
    1
    呲呲——
    噼里噼里——
    细碎的响声由远及近,虚空的深处,有什么在唤着——
    你不能忘记!你怎么能忘记!
    “啊!”
    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人呆坐在床上,右手正紧抓着破烂的玩偶,手指已经出血。
    梦中伴着噼里啪啦的声音,还飘来肉烧焦的味道。
    那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很畏惧。
    那个梦每次到这里就结束了。
    他拿起手机,发现并没有通话记录。安全软件也没有拦截的通知。
    果然又是这样。

    当他哈气连天到了所里时,正碰到要去出警的大和。
    “前辈!早啊!”大和看样子睡得很好,精神倍棒地跟卡卡西打着招呼。
    “哟~”卡卡西回道,“大早上就出警?”
    “是的前辈,之前那家抓小三的记得吧?今天早上说是小三家里来了一帮人,打起来了。”
    “啊……还真是麻烦。”卡卡西拍拍大和的肩膀说,“辛苦了哟。”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大和挠挠头,像找不见语言一样半晌才说,“啊,凯说晚上去他家里。”
    “好~”卡卡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内。
    大和手摸着刚刚被卡卡西拍过的肩膀,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加油加油!”


    回复
    3楼2018-08-14 12:54
      2
      卡卡西趴在桌上补觉。
      直到刺耳的电话铃声差点撕裂他的耳膜。
      “您好,木叶派出所。”
      “是的……好……是的……好的……”
      挂断电话,卡卡西整理了下衣服,“纱飒,别坐着了,走。”
      “好,什么情况?”纱飒揉着还有些肿的半边脸问。
      “命案。”卡卡西叹气。
      “哦。”纱飒推推眼镜框,“要不要联系区里?”
      “查过现场情况再说吧。”
      驱车赶往案发现场的路上,卡卡西点燃一支烟。报警中心打来的电话说,发生了一起命案。报案人是这家的保姆,每周三次来到被害人家里打扫做饭,今天一进去,却发现独居的女主人仰面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身下是大滩的血迹。
      “很久没有命案了吧。”纱飒打开车窗,她不喜欢香烟的味道。
      “嗯,这是下半年的第一起。”卡卡西不动声色地将烟熄灭,开窗通风,他刚刚习惯性地以为跟他出来的是大和。
      “你怎么样。”纱飒观察到卡卡西刚才的举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当然很好啊!到了。”卡卡西停住车子,“下来吧。”
      纱飒看了看卡卡西的表情,见对方一脸云淡风轻,便不多说什么,下了车。

      现场保存还算好,死者有耳石症,其实可以大体判定死者是因耳石症引发眩晕倒地时不巧后脑撞击桌角导致失血过多死亡的。没有移动过尸体的痕迹,桌角也残余着死者的血迹,并且没有打斗痕迹。
      但奇怪的是,死者的血迹。地上有用血迹画出的奇怪图形。这一点让卡卡西和纱飒犯了难。
      “如果是因为眩晕意外死亡的话,地上有这种血迹很奇怪吧。”
      “是的,死者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如果有意识,死者会向急救中心求救才对。”
      “那么他杀呢?”卡卡西看着地上的图形说,“他杀的话,凶手似乎可以去画这些图形吧。”
      “虽然是这样,”纱飒抬了抬眼皮,“这栋楼有监控,电梯和走廊都有。在法医推测的死亡时间内,出入过死者家中的人,只有一个宽带修理工,而对方在死者家中,一共停留了11分钟,所以……”
      “所以杀了人、在地上画出几何图形、并且将现场清理干净,11分钟内做到几乎是不可能的是吧。”卡卡西扶额。
      纱飒点点头,“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先通知了大和去调查宽带修理工了。”
      “嗯。”卡卡西皱着眉,这起看似简单的命案,实际上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
      唯一嫌疑人是宽带修理工,即使是业主态度不好,也不至于杀死对方;即使有冲动杀人的情况,那么为什么在地上画出几何图形;如果是谋杀,就不会留下监控视频这样明显的证据。

      晚上
      “卡卡西哟!还在想那烦心的案件啊!”凯拿着啤酒跟卡卡西碰杯,“别想了,快看看今天的新闻吧。”
      电视中正播出的,是最近收视率暴涨的综艺节目。
      卡卡西不禁吐槽说,“这是哪门子新闻。”
      这个综艺节目是一部真人秀节目,出演者年龄身份不限, 出演内容就比较有趣了。每个出演者都说自己身怀绝技,和某个电视中的人一样。比如有人说,自己曾像火影忍者中的鸣人一样,在家召唤出了蛤蟆;有人说自己像黑子的篮球中的黑子一样,存在感很低传球给队友总是让对手猝不及防;有人说自己像某某电视剧一样,能够梦到未来发生的事……等等等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谁要看这种扯淡的东西啊。”卡卡西拿起遥控器要换台。
      “等等前辈,”大和抓住了卡卡西手里的遥控器,“你不觉得很巧吗?”
      “什么很巧?”卡卡西一脸狐疑。
      “上次,上次交接文件的时候,你的手碰到我的手,我就感觉像被电打了一样。你看,火影忍者里的畑鹿惊,不是也会使雷吗?这没准是真的呢!”
      “真的什么真的,那是巧合,”卡卡西随口说,“静电,是静电!”
      他从来不信这种玄乎的东西。
      大和却不依不饶起来,“静电怎么会烧焦文件啊前辈!”
      “嘛,大概是我的静电比较强?”
      “那我为什么没有像文件一样被烧焦?”
      “你到底想说什么哦……”卡卡西无奈地看着这个后辈。
      “前辈,你说我会不会是,火影里面的天藏啊?木属性的所以不导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凯笑到抽搐,“那还真是太巧了啊!你还是卡卡西的后辈!在动画片里也一样!”
      “那不叫动画片!那叫动漫!”卡卡西跟大和异口同声反驳着。
      说起来,卡卡西和迈特凯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而大和是卡卡西工作上的后辈,而大和正好在凯开的健身会馆健身。卡卡西跟大和都喜欢看动漫,而凯痴迷于和卡卡西决斗。
      综艺结束后就是新闻,电视中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主持人吐字清晰地说着今天份的消息:“火志区木叶辖区内今天发生一起命案,警方称无法排除他杀可能,案发现场情况扑朔迷离,不禁让人想起多年前就一直悬而未决的雨夜惊雷案……”
      大和指着电视说,“这说的是今天前辈和纱飒去的那个案子吧?”
      ……
      没人回应大和,大和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凯和卡卡西两个人都表情呆滞的坐在那里。
      “前辈?”
      “……”卡卡西如梦惊醒一般的表情,“啊,怎么了吗?”
      “没怎么。”大和揣着一脑子的疑问,但是看前辈表情很糟糕,便没再说下去。


      回复
      4楼2018-08-14 12:54
        4
        大和在咖啡厅里看着风景,这家咖啡厅二楼的窗边座位,是他最喜欢的。
        他想起前天晚上的事情,看到新闻前辈跟凯都呆愣愣的。
        为什么呢。
        已知死者和前辈是不认识的,不过死者是个明星,难道前辈喜欢她吗?不会啊,前辈不追星的。前辈不管命案我也是听纱飒提过的,这次管了,可能是时间久了没关系了么?不过过去前辈为什么不管命案呢?
        雨夜惊雷!
        对了!就是新闻中提起了这个案子前辈才会那样的!
        大和马上拿出手机进行检索。
        是十五年前的案子。死者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的尸体只剩一半,女孩的尸体则是在别墅楼梯找到的,胸口有个大洞。
        男孩是被房间的柜子压倒的。
        女孩的死因不明,但从现场情况看应该是躲避什么逃跑的时候死掉的。
        躲避什么呢。

        新闻中没有更多的相关内容了,连被害人的名字都是化名。
        大和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这当时也是木叶辖区的案件,所以所里的档案室应该有记录。
        于是晚上值班的时候,他跑去档案室看了记录。
        死者:宇智波带土、野原琳。
        案发现场共四人。除了两名死者外,还有两个死者的朋友。分别是:旗木卡卡西、迈特凯。
        大和瞳孔紧缩了一下。
        出乎意料。
        怪不得提起这案件的时候,前辈和凯都那副样子。
        案件过程全部只有推测,卡卡西和凯当时的情况无法做笔录。
        宇智波带土在房间被倒下的装满外文书的书架砸倒,由于某种恐怖的刺激,野原琳试图逃离别墅,跌下楼梯。死亡原因是后脑撞击引起的休克,并不是胸口处的大洞。但是,胸口处的大洞不知是如何造成的。
        疑点1:野原琳胸口处的大洞,四周有烧焦痕迹。案发当天下着雨,但是雷电劈进关着门窗的屋里是不现实的,现场也没有其他雷劈痕迹。
        疑点2:宇智波带土当时情况并未致死,却无人报警求助。
        疑点3:野原琳跑出去,但迈特凯还在屋内。如果目睹恐怖事件,迈特凯理应也被凶手杀死。但实际情况是迈特凯呆坐在房间角落。对于案发时的事情无法说出,后期进行长时间的心理治疗。
        疑点4:旗木卡卡西出现在野原琳的尸体旁边,右手检测出血液反应。但,没有凶器,且旗木卡卡西失去了案发当天的全部记忆。

        “你在这干什么?”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前,前辈。”大和讶异卡卡西会有如此冰冷的声音。
        “在看【雨夜惊雷案】的卷宗?”卡卡西却牵起嘴角。
        那个笑一点也不好看。
        “前辈……”大和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该解释, 或是该安慰,他不知道,“因为新闻里提到,前几天的案子说和这个案子很像。”
        “嗯,都有解释不通的地方是吧。”卡卡西还保持着诡异的笑,“你调查案子是靠媒体所引导的舆论么?再者,这个案子已经移交检方了不是吗?”
        “前,前辈,对不起,我只是,”大和支支吾吾,“看那天你和凯的样子很担心。”
        “嗯,”卡卡西上前抚摸着大和的头发,并接过卷宗放回原处,“谢谢你的关心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别再看这些了。”
        “好。”


        回复
        6楼2018-08-14 12:54
          5
          卡卡西关上档案室的门。
          “前辈,没问题吗?”大和指的是两个值班的都不在接待台。
          “没关系。纱飒今天来加班了,她在前面。”卡卡西转过头来走向大和。
          “啊,好的,”大和往后退了退,“前辈不开灯吗?”
          “你害怕什么?”卡卡西继续靠近大和,“给所里省省电啊。你不会怀疑我吧。”
          “没,没有。”大和紧靠在墙边,“我只是想到,那个,之前说的综艺节目。”
          “你还真觉得我和那个畑鹿惊一样啊?”卡卡西手拄在墙上,“雷切什么的。”
          “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吧。”大和咽了咽口水,离得太近他连卡卡西呼吸的节奏都感受得到,“上次你不是还电到了文件。”
          “我说过了,我不相信这种不科学的事情。”
          “那电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用科学也解释不了啊。”
          “嘛,”卡卡西凑到大和耳边,温热的鼻息喷在大和的耳侧,“如果我真的和畑鹿惊一样的话,希望你和天藏一样。”
          “为,为什么?”
          “天藏不是木属性么,照你说的,不导电。”卡卡西笑道。
          “前辈,为什么从来不经手命案呢?”
          “嘛,大概是因为十五年前的事吧,你也知道,我都失忆了,应该是影响很大吧。”卡卡西摆弄着大和的领子。
          “那这次呢?为什么经手了?”
          “也没有吧,当时也是没办法,你去出警了,纱飒毕竟是个女人,我不放心她自己去。”
          “哦。”大和似乎有些不悦。
          “而且现在案子也已经移交检察院了嘛,”卡卡西抬眼,“你难道连纱飒的醋也吃啊?”
          “没有!我没有吃醋。”大和身体僵直的反驳着。
          “嗯,大概吧。”卡卡西随手解开了大和的一枚扣子,“那天我们四个应该是在琳家里玩的,家长都不在。”
          卡卡西打开了话匣子:“我分析大概是琳在厨房准备什么,当时厨房的锅里还煮着菜,可能是琳在厨房听到了书房这边柜子倒下的声音,所以跑到这边来。当时我应该在带土旁边,凯在一旁看别的,柜子倒下来的时候凯就已经吓到了。凯还真是出奇的胆小呢。然后琳看到我对带土做了什么,所以想要跑,而我去追她,于是她跌下了楼梯。”
          “那胸口的洞呢?”
          “估计是我造成的吧,我的右手上有琳的血,DNA检测我手上的血液和琳是相同的。”
          “难不成真的是……”
          “雷切?”卡卡西摇摇头,“不可能的,我又没有超能力。”
          “也没准吧,那个综艺节目,不就是那样。”
          “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以为那些人不会被NASA之类的抓走研究吗?”卡卡西失笑。
          “不知道。”
          “总之,这次歌手莫尼拉的案件也已经移交了,十五年前的事情也已经过去很久了。你就不要再想了。”
          “好。”
          卡卡西离开了档案室。
          大和依然想不清楚,即使过去了很多年,就不想知道真相了吗?难道,前辈是害怕着真相吗。大和可以感受得到,前辈一直觉得自己是杀死野原琳的凶手。可是,死因并不是胸口的洞啊。前辈也不会真的会什么动漫中的招数啊。
          大和还是决定自己查下去,为了证明他的前辈不是凶手。


          回复
          7楼2018-08-14 12:55
            6
            卡巴夹着档案袋坐在白十五面前。
            “你真的没有杀人对吧?”
            “没有!我没有杀莫尼拉!”白十五喊着,“我什么时候才能从这出去啊!”
            “别着急,你要相信法律。”卡巴打开文件袋,“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
            “你十年前有过前科,盗窃罪。请给我解释一下。”卡巴把资料摆在白十五面前。
            “这个,和这次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已经有无良记者把你这些黑历史抖露出来了,因为莫尼拉是公众人物,现在大众都在给检察院施压要重判你呢。”
            “我,我只是,偷了刘德华的签名照,摆在我妈的炸鸡店里。”白十五拽着衣角。
            “……”卡巴的嘴角抽搐着,“那这个呢,施暴罪,你打了人。”
            “那个是那人罪有应得!”白十五激动地喊道,“他在店里吃了饭不付钱还骂我妈!我还赔钱给他了!”
            “好的,明确了这两个就行,你别这么激动,”卡巴露出得意的微笑,“我一定帮你打到无罪。”
            “真的吗?可是不是说都希望我重判……”
            “你放心吧,”卡巴站起身拍了拍白十五的肩膀,“我已经掌握了决定性的证据,你,要相信法律。”
            “我才不信。”白十五嘟囔着,“那个无良记者是谁?我要宰了他!”
            “别说这种恐怖的话,”卡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木叶新闻频道的苦墨,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不认识,是个丑货吧?”白十五愤怒地说。
            “还真是挺好看的。”
            “好看个屁!没准是个整容怪。只会做这种不实报道,拼命置人于死地的无良媒体。”
            “你也要相信媒体。”卡巴说,“审判后我约了苦墨给你采访。”
            “采访什么?”
            “主要是这事件的影响很大嘛,你妈妈的店最近被人画了很多涂鸦。”卡巴顿了顿,“你能去说些什么的话,人们才可以体谅你啊。”
            “我又没有杀人!为什么需要体谅!”
            “就当是为了你妈妈吧。”
            “谢谢你。”

            凯家
            “今天也有超能力呢,”凯扒拉着盘子里的花生,“卡卡西,我们比比超能力吧。”
            “我没有那种东西。”
            电视中正播放着那个综艺节目。
            大和目不转睛地看着,“哇,还真的可以打出外旋发球啊!”
            综艺结束后依旧是新闻。
            今天也打扮的很漂亮的苦墨在检察院门口做着报道:“歌手莫尼拉命案今日已宣判,嫌疑人白某无罪释放。经警方检方与律师方合作调查,死亡原因是莫尼拉罹患耳石症,发作时眩晕导致后脑砸在桌角死亡。现场的血迹图案是莫尼拉家中的扫地机器人自动运行所致,扫地机器人上的血迹已坚定是莫尼拉的。”
            “对于此前本台做出的白某十年前罪行的报道,误导了大众视线并对白某造成不利影响一事,深感抱歉。请各位观众相信本台,未来会为您呈现最真实的新闻。接下来请看对白某的采访录像。”
            “哇!居然是扫地机器人!这也太扯了吧!”凯端起杯子。
            “总比雷切什么的实际多了。”卡卡西叹气,“喂大和,你在那发什么呆呢?”
            “啊,就是,那个白十五居然不是凶手我挺诧异的。”
            “我也很诧异。昨晚,我和纱飒跟着那个卡巴,一起去垃圾回收场找的那个自己溜达到楼下并被人捡走扔掉的扫地机器人了。”
            “是吗。”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卡卡西问大和。
            “就,在家睡觉啊。”
            “那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可能是手机静音了吧。”
            “你小子挺精啊!”凯说,“是知道要去垃圾场吗?说起来,你两天都没来健身房了,怎么了,最近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大和支支吾吾,“我们玩斗地主吧?”
            “好啊!卡卡西!来比试吧!”凯大声赞同。
            卡卡西眼睛紧盯着大和,而对方低着头不肯看他。
            “有时候,事情不要太较真了才好。”卡卡西莫名说了这么一句。
            大和背后冒起了冷汗。


            回复
            8楼2018-08-14 12:55
              7
              是夜,大和到了那别墅附近。
              最近几天大和一下班就跑到这里来调查。虽然,十五年前的痕迹基本上已经不剩了。
              门上的封条和昨天走时一样,看来还没人来过。
              大和不知道自己在防备什么,是不是在防备着他想证明无罪的前辈。
              大和只知道,不证明前辈无罪的话,自己根本睡不着觉,也没法安心和卡卡西相处。
              今晚有雨,大和打着伞,推开了沉重的大门。
              也许是这样吧,大和梳理了下自己的推理。
              卡卡西碰倒的柜子,所以在琳的眼里,是卡卡西要害带土,而那时琳正好要到屋里找什么东西所以放下了厨房的东西来到这,正巧目睹了这一幕。而凯也是惊到说不出话,按理来说,当时卡卡西应该没注意到凯当时在屋里。
              琳看到这一幕,所以想要逃跑,卡卡西追出来,她跌在楼梯上,摔死了。而卡卡西这时应该已经被刚刚自己的行为吓到了,所以才一动不动的在琳尸体旁边坐着。
              那个烧焦的痕迹,就是雷切造成的!
              这个推理很可怕,原因有二。其一是,雷切是动漫中出现的东西,在现实中应该没有。其二是,真是卡卡西用了雷切的话,那么虽然琳的死因不是胸口的大洞,也只能说,卡卡西是杀人犯。因为如果没有他追琳,如果不是他的雷切,琳也不会死。
              大和感到害怕。
              现在需要证明一件事情。
              雷切,是否真的存在。
              但是,如果雷切不存在,今天大和就会死在这里。
              因为大和证明雷切的办法是,证明木遁是否存在,毕竟,卡卡西不可能配合他证明雷切是否存在。
              如果雷切存在,那么木遁就该是存在的。
              虽然这个木遁属性未必属于自己,但是大和却希望着是这样。不知是不是因为卡卡西那句话,他希望我是天藏。
              当大和准备去摸电线的时候,手机响了。
              铃声在这寂静的空荡的别墅里显得非常刺耳。
              大和手哆嗦着拿出手机,来电显示就两个字。
              【前辈】
              硬要说的话,字后面还有个爱心的表情。
              然而此时,面对着手机,大和只觉得脊背发凉。


              回复
              9楼2018-08-14 12:55
                8
                卡卡西将食材扔进水已煮沸的锅里。
                “真是的,那几个家伙,没一个会做饭的。”
                琳是他班上的同学,也是从小就认识的邻居。
                今天琳的父母出差了,拜托卡卡西来照看一下,因为琳,是个有妄想症的孩子。
                卡卡西本来约了凯和带土放学后去打篮球,没办法就把凯和带土也都带来了。
                不知道他们和琳相处的怎么样。
                带土那家伙应该很高兴吧,毕竟他一直说琳是他的女神。
                当然了,我不敢告诉带土琳的病。
                卡卡西看着食材在锅里滚动,突然想起为了做饭带来的食醋还在书包里。
                卡卡西走出厨房,书包应该放在书房了。
                来到书房门口,卡卡西就看见了恐怖的一幕。
                琳大叫着“别过来!”就将沉重的书架拽倒了。
                卡卡西知道,琳的妄想症发作了,但是卡卡西没想到,发病时琳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凯已经被这场面吓得呆坐在一旁,而带土看琳马上要被书架砸到,飞身而去将琳推到一旁。
                速度之快,卡卡西完全没看清。
                而下一幕,就是带土被倒下的书架砸了个结实。
                “带土!”卡卡西赶快跑到带土面前,试图将带土拉出来。
                而这时琳喊着“不是我!”已经跑出了房间。
                “卡卡西,”带土喘着粗气,“去找琳,外面在下雨,我很担心……”
                “可是你……”
                “我没事的,书架没有多少书,我自己就可以出来的。”
                “可是……”卡卡西为难地看着已经流出血的地板。
                “快去!”带土用力喊着,“求你了!不要让琳有事!”
                “……”卡卡西慢慢站起身,“好吧……”
                转身跑了出去。
                “琳!琳!你在哪!”卡卡西在二楼的每个房间寻找着。
                柜子边上躲着的琳马上跑出来,朝着楼梯去了。
                卡卡西赶快追过去,“琳,别跑!带土没事!他要见你!”
                正当这时,天空闪下一道雷光,穿过敞开的窗落到卡卡西手上。
                但是卡卡西并没有被电击到,雷光反而缠绕在卡卡西手上,泛着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刺眼。
                卡卡西自己完全不理解当下的情况,只见琳说着“带土要见我吗?”就朝卡卡西跑过来。
                卡卡西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琳就已撞上了卡卡西聚集着雷光的右手。
                琳的身体一阵快速的抖动,卡卡西的右手贯穿了琳的胸口。
                “琳!”卡卡西喊出来的一瞬间,手中的雷光消失了。
                琳的身体慢慢脱离卡卡西的右手,缓缓倒了下去。琳滚落到楼梯下面,口中还发出不明的声音。琳脑袋撞到地上,就再没了声息。
                卡卡西看看琳,又看看自己沾满了血的右手……
                “铃铃铃——”
                “不要!”
                卡卡西一身的汗水,从梦中醒来。
                拿起手机。
                依然没有未接来电。
                这就是结局吗。这样令人无语的结局。
                我是不是没能守信。
                我没能保护琳,所以不能面对带土。所以选择遗忘吗?
                这些就是我失去的记忆么。
                凯从来没说过那天的情况,是不希望我自责吗。
                难怪凯也相信所谓的超能力。
                大和。
                大和?
                看他昨天那副样子,应该是很在意这件事的。
                无论真相是什么,都不该瞒着他。
                卡卡西马上起身穿衣服,来到大和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
                敲了很久的门,也没人回应。
                卡卡西觉得大和可能没在家里。
                卡卡西开车来到了琳家被封掉的别墅。
                悬案未破,这房子显然不能住人。
                天空不时闪着炸雷,卡卡西在一瞬一瞬的白光中仿佛看到书房窗边有个人影。
                大和!
                卡卡西丢掉雨伞,一边按着手机,一边跑进别墅。
                电话接通时,他已经来到了书房门口。
                大和背对着他,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大和的背影晃动了一下。
                下一秒,他接起了电话。
                “喂——”
                预料之外的回声在大和身后传来。
                大和缓缓转过身,看到了门口的卡卡西。


                回复
                10楼2018-08-14 12:55
                  9
                  卡卡西挂断电话,向大和走过去。
                  “你在这干什么。”卡卡西的声音冰冷得连自己都惊讶。
                  “……”大和无言。
                  卡卡西拽起地上的电线,“我问你在干什么!”
                  “别!”大和抢下电线,“这上面有电的,还好你摸到的只是绝缘皮。”
                  卡卡西揪住大和的领子,将大和推到墙边,“我问你,拿着带电的电线干什么!”
                  卡卡西吼着大和,太过激动的情绪使他的声音略微颤抖,眼睛里也充满了血丝,甚至酸涩出些液体。
                  “我……”大和领子被拽着,很困难地发出声音,“我只是想证明雷切是存在的!雷切如果存在!木遁就是存在的!我摸了电线如果没事!木遁就存在!雷切就存在!那就是你杀了野原琳!”
                  “说了半天,”卡卡西松开大和的衣领,对方贴着墙边跌坐在地上,“你就是想证明我是杀人凶手啊。”
                  卡卡西声音颤抖得厉害。
                  他没想到。
                  在梦里知道了真相后,他第一个就想告诉大和。而大和却想证明他是个杀人凶手。
                  大和缓缓开口,“我很相信雷切是存在的。因为,因为你说,希望我能是天藏。”
                  卡卡西一怔。
                  “如果不存在,你会死的。”卡卡西听见自己的声音。
                  “不会的。”大和缓缓站起身,“你不是来了吗。”
                  “……是,杀人凶手来了。”
                  “不,你不是凶手。”大和说,“你不可能是凶手。”
                  “你不是拼命想证明我是凶手。”
                  “不是的,”大和捡起地上的线,“我是想证明你是无罪的。”
                  “如果你没死,我不就是凶手了,以你的逻辑。”
                  “不是的,就算我死了,就算我没死。你都不是凶手。”
                  “为什么。”
                  “因为卡卡西前辈不可能是凶手,我相信你。”
                  “可是,”卡卡西又拽过那条电线扔在地上,“我记起来了,雷切,的确有,而我,确实杀死了琳,虽然,我并不想杀她。”
                  “不,你没杀。”
                  “我杀了。她撞上来了。”
                  “那就不是你杀的。”
                  “总之,你别试了,”卡卡西瞅瞅地上的电线,“即使雷切是存在的,木遁也未必是存在的。即使我是畑鹿惊,你也可以不是天藏。你是卡卡西的大和就行。”
                  说话间,一道闪电劈下,老旧的窗框掉落,闪电跃进屋内,落在卡卡西的右手上。
                  雷光再次缠绕上卡卡西的右手,闪着刺眼的蓝光。
                  大和向卡卡西方向走来,“我一定,得是畑鹿惊的天藏才行。”
                  卡卡西身体动弹不得,右手伸着,他努力发出声音,“不要过来!”
                  白光闪过,大和已到了卡卡西身前,“如果我是,就好了。”
                  说着,就握上了卡卡西的右手。
                  ……
                  雷光暗了。
                  卡卡西呆立在房间里。
                  “幸好,我是啊。”
                  大和声音颤抖着说。
                  他的手正紧紧握在卡卡西手上。
                  “幸好,你是啊。”
                  卡卡西声音颤抖着说。
                  雷光带着的电,只有干燥的木头能够承受。


                  回复
                  11楼2018-08-14 12:56
                    【完结】


                    回复
                    12楼2018-08-14 12:56
                      我一定是卡卡西的女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14 14:22
                        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8-14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