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梦吧 关注:72,470贴子:2,922,600
  • 14回复贴,共1

【原创】那些之后/日常甜或许虐/HE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玖玖新作,大概是细水长流的日常,缓更,因为快开学了嘛……大概周更。
√会有甜心有剧情,欢迎新老朋友(喂,没有什么老朋友吧)来围观咳咳……
依旧我本命男神镇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0 23:04
    图源……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侵删😂
    1L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0 23:05
        1.什么?住到几斗家里去?!
        
        亚梦迷迷糊糊的醒来,四个小东西还在沉睡。
        微微笑了笑,嗯,真好。终于都回来了。
        猛然记起,昨天刚参加完三条小姐和二阶堂老师的婚礼。自己是接到新娘捧花的人,后来又扔了出去。
        凪彦说他是抚子。
        不由得笑出声,大家都以为她接受不了这件事。但是啊,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居然轻松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她就能对凪彦倾诉心声,因为他是抚子啊。既是凪彦,又是抚子。
        许是,过几天就要成为初中生了,所以,心态上变化了吧。这两年,自己成长了不少呢。
        亚梦头有些晕晕的,正好四个小东西除了dia都醒了过来,一边斥责自己昨天偷了点宴会的喜酒喝一边揉着眼睛抱怨阳光太足,天气太好。
       迷迷糊糊的被小东西们推进洗手间,才想起来今天和歌呗空海有约。
        大概是关于几斗的事吧。
        这么一想,清醒了好多。拿毛巾擦擦脸,还特意把稍稍长长的头发绑了个偏马尾。衣服挑了件黑格裙白衬衫。
        美琪拖着自己的小脑袋上下打量了她半天,最后从装头饰的盒子里拿出一个心形的头饰。
        亚梦仔细看了看,有点眼熟。
        “这是……唯世君上次买给亚梦的那一个。”小兰认出了那个心形的头饰。
        “嗯……”亚梦稍稍沉默了一下,甜心们歪头不解的看着她。
        “那个心形的……不太搭配这套衣服,就这个吧。”亚梦选择了黑色的十字架装饰。美琪在旁边嘟着嘴:“明明很搭配……”
        小兰“嘘”了一声,随即美琪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捂上自己的嘴。
        “走吧!”亚梦拎起斜挎小包,路过餐厅的时候向正在做早饭的妈妈喊了一声。
        “妈妈,我和朋友出去吃早餐,不用做我的份了!”
        随即厨房里的妈妈回应了一声。在亚梦关上大门之前歪头朝她女儿的影子看了一眼,随后微微笑出了声。
        嘛,看来亚梦酱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啊。
        
        亚梦跑着赶到那家拉面店,歌呗和空海果不其然已经在点菜了。
        “抱歉……我来晚了。”亚梦坐在歌呗的旁边,对着店老板说道:“我要和歌呗一样的。”
        “好嘞!”店老板转身进了厨房。
        歌呗不慌不忙的喝着饮料,亚梦偏头。
        “叫我来什么事啊,歌呗?”
        “嗯……”歌呗放下杯子,紫色的眼眸闪闪的看着她。
        “我要去德国了。有一个MV的取景在那里,而且,可能要很长时间不能回来。”
        亚梦承认,她听完这句话,整个人都是懵的。
        “哈……?”
        “所以。”歌呗低头。“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几斗。”
        果然是关于几斗的……亚梦有些汗,随后别扭的开口,“什么照顾好啊……他向来都不知道在哪……”
        正想着,面前被推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这是我们家的地址,几斗不会做饭,家里妈妈最近和爸爸出去了(其实是秀恩爱去了吧~歌呗:→_→)而阿姨做的饭不合几斗的胃口。他最近犯了胃病请你好好照顾他。”
        亚梦彻底懵了。
        什……什么?这是……要让她做好一日三餐然后给他送过去吗?
        等……等等,几斗有胃病?
        不……不对……几斗的爸爸回来了?!
        紧接着,在亚梦刚刚消化完这些信息的时候,歌呗和她那著名的哥哥性格如同一辙的抛出一句重磅炸弹。
        “明天你就搬过来。”
        ?!
        !!
        静寂了一辆秒后,亚梦爆发出一声惊人尖叫。
        “哈??????!!!!!!”
        做梦吧!要她住到几斗家里去?!
        歌呗不耐烦又别扭的回过头。“行了行了,坦诚点感谢我吧,要不是为了几斗的胃病我才不会让你……”
        “这种事怎么可以一下子就……”
        “哎呀哎呀我都让你进我们家门了怎么就不能坦诚点呢你……”
        “可是我怎么能一下子住到你们家里……”
        空海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个女孩嘟着嘴吧“吵架”,然后接过尴尬的站在一边的店老板托着的三碗面。
        一旁的大地悄悄说了句。
        “空海,没问题吗?如果歌呗她生气了……”
        “没事。”空海眨了眨眼睛,随后大口的吸了一口拉面。
        他才不会放任她一个人去德国呢,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0 23:06
          2.璃茉与凪彦?爱的发展!
          
          话说亚梦自从吃完早餐回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她住到几斗家里去。
          几斗。
          家里。
          啊啊啊啊,不可能的哇!
          先不说爸爸妈妈是否同意,她师绝对不会去的,宁死不屈!!
          可是……
          回想起歌呗略有些担心的眼神,亚梦也开始担忧。
          几斗……有胃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不过也是……之前被复活社来回折腾,肯定没吃好。上次听阿夜说几斗无家可归的那一段日子,经常都是阿夜去找食物。
          后来去了国外,吃不吃的惯也是个问题。
          所以,没有胃病简直是不可能的。
          看了看桌子上那一本厚厚的菜谱……
          亚梦抓了抓头发,啊啊你买菜谱干神马啊日奈森亚梦,你还真准备住到他家里去啊!
          此时dia也已经睡醒了,伸了个懒腰迷茫的看看四周。
          ……
          “婚礼结束了吗?”
          “砰”一声,三甜心一人全部倒地不起。
          亚梦扶着桌子站起来。“什么啊,dia,婚礼昨天就结束了啊,你不是也在场吗!”
          dia哦了一声,转了转头,随后突然又开口。
          “亚梦。”
          “嗯?”亚梦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不,没事。”dia仿佛欲言又止,随后默默的飞到了蛋里。
          
          璃茉无语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橙色的和服,美丽的发簪,甚至还被化了一点点妆。
          凪彦点了点头,笑眯眯的开口:“不错哦,璃茉酱~”
          璃茉一副要杀死人的目光阴冷的盯着凪彦。
          “内,为什么找我作你的练习对象。”璃茉一如既往的冷冷的语气。
          “嘛……觉得你比较……”凪彦还没说完,管家婆婆就开始催:“凪彦少爷……凪彦少爷……”
          凪彦皱了皱眉,拉起璃茉的手,无比自然。
          “走吧。”
          璃茉愣愣的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面颊微微拂过一丝红。
          嘻嘻,节奏和抚子笑眯眯的看着。
          “嘛……还真是……美好的发展哦……”
          
          “呀,真诚小姐穿上这件和服简直是非常可爱啊。”管家婆婆赞不绝口。
          “……嗯谢谢婆婆夸奖。”璃茉礼貌的致谢,随后拿过一把扇子。
          “开始吧。”
          “恩。”
          音乐响起,两人面对面舞动起来。
          璃茉金色的发轻轻流转出弧度,不小心碰上凪彦紫色的长发。
          竟是如此好看。
          璃茉呆呆地,任由凪彦指点。
          猛然间,璃茉的脚从木制的地板滑过。
          即将摔倒的一瞬间,腰被凪彦勾住,但也顺势把他带了下去。
          凪彦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旁边。
          两人的脸只差不到两公分,两人都呆呆地望着对方发呆。
          “凪彦少爷,真诚小姐……”听到管家婆婆的声音,凪彦才回过神儿来。
          他连忙起身,两人的脸颊上都有一丝可疑的绯红。
          管家婆婆无比尴尬的杵在一边。
          这这这这……哎呀她老脸一红。
          凪彦少爷终于有了发展了啊啊……上回还以为要和那个日奈森小姐有发展没想到是真诚小姐啊……
          璃茉硬生生的撇过头去:“那……那个,刚刚对不起,摔了一跤把你也拉下去了。”
          凪彦正不知所措,被璃茉这么一说立马就找到了台阶下:“啊……哈……没事没事……”
          管家婆婆失望一般的眼神看的璃茉和凪彦一阵无语……
          手鞠和节奏相视一笑,两脸“我懂得”的样子。
          “哟,看来……凪彦也慢慢的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呢。”
          “对呀……凪彦和璃茉……爱的发展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20 23:08
            3.令人心疼的他
            
            亚梦在与自己的思想斗争了整整一晚上之后,顶着黑眼圈无力的垂在床沿上。
            甜心们睡眼惺忪的跑出来,看到的是她失眠一晚上的惨白面孔。
            亚梦浑浑噩噩的走到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宛如女。鬼的自己。
            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眼窝深重,浑身无力。
            勉勉强强洗漱好了之后,她坐在床上,拿着那本菜谱。
            甜心们飞了过来,方块出乎意料的开口:“亚梦,你想去吗?”
            亚梦顿时恢复了神采一般,叉着腰扭头别扭的开口:“我……谁想去他家呆着啊!”
            甜心们一脸失望。
            “但……但是……”亚梦说着说着,脸红了起来,“归根究底是因为复活社他才有了胃病,而且……而且歌呗都那么求我了……去……去照顾他两天也不是不可以。”
            依然很别扭的神情。小兰捂着嘴发笑:“亚梦还是这么不坦率!”
            “但是。”小丝突然担忧的说,“妈妈和爸爸怎么办?该不会真的要说去月咏家住吧的说。”
            亚梦突然安静了下来。
            她……她真的不想在说谎了。
            不想……去欺骗妈妈,欺骗爸爸。
            但是……
            正想着,楼下传来妈妈的喊声。
            “亚梦酱~你有客人哦。”
            出乎意料的,来人竟然是……歌呗!
            “歌……歌呗!!你怎么来了!”亚梦惊诧的大叫,随后生生忍住狠狠把门摔上的冲动。
            “嘛……”歌呗突然说道。“叔叔阿姨,我是来邀请亚梦去我家玩的。”
            “诶?”亚梦,亚梦爸妈和亚实同时开口。
            亚梦真心祈祷啊……不要说出来啊歌呗!!
            只听见歌呗继续开口:“对啊,去我家住几天,我和亚梦是……好朋友,所以我想邀请她。”
            亚梦松了一口气。
            出乎意料的,爸爸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可能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所以没有防备吧。
            亚梦实在无法想象……如果真的说歌呗家有一个男孩……咳咳咳……
            她就……完了……
            
            于是歌呗和她一起上楼收拾东西。
            歌呗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樱发少女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手脚麻利的装好用品,麻利的行动简直是宣告着她引以为傲的口是心非正在一点点的破产。
            歌呗不禁眼眉眯了眯,亚梦啊,你这样真的没办法抵御我那位帅气又会撩的哥哥啊。
            告别了家人,亚梦拉着小小的箱子跟着歌呗登上了出租车。
            毕竟不算远也不近,日奈森家在米花町四丁目,而月咏家在不远的杯户町五丁目(原谅玖玖不了解日本,这里借鉴柯南版的地图,我也不知道杯户和米花到底存不存在……)。
            出租车转了个弯,街角隐约能看见几瓣飘落的樱花,再转个弯便是漫天遍地的樱花树,在这末春时节樱花飘落,如同下了一场粉红色的烟雨,飘飘洒洒给人以迷蒙的色彩感触。让你在接触到这花瓣的一刹那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
            “只是纯粹觉得,这场景梦幻而美丽,是世间万物都比拟不上的美好。”
            亚梦的肩上落满花瓣前,歌呗就拽着她走到了某一座房屋前。
            名牌有些焕然一新,上面插上了一朵樱花,花瓣微微遮挡住了上面的两个宋体字。亚梦伸出手,鬼使神差的拨开那片花瓣,让那两个字重见天日。
            “月咏……”
            “喂,喂!亚梦!”
            “……啊,怎……怎么了歌呗?”
            ……歌呗无语的指了指门口,“进去啦。”
            
            亚梦提着行李,刚进门,迎面而来是一个瘦长的身影。
            她愣了愣,随后任由那人拽走她的行李。
            歌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拎着她自己的行李站在门口冲她微微一笑。
            她……
            她有种想回去的冲动。
            只是……看着面前瘦消的身影,她还是叹了口气,心底微微软了些。她走上前,正巧几斗放下行李回头。
            她毫不意外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投怀送抱啊,呵……”几斗一如既往的坏坏一笑,亚梦顿时就离了他八丈远。
            但他瘦了不少。她看得出来。
            明明都这样了还逞强……
            真是……令人心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0 23:11
            忘了说了咳咳咳……这个文接漫画,无视动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1 16:19
              顶风作案发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24 01:27
                  4.要不……一起睡床?
                  
                  自己还在投入的想着,歌呗却早已坐上了出租车和自己say Goodbye了。霎时,这诺大的别墅里就剩下她和几斗两个人……
                  “那……那个……”亚梦白皙的脸有些扑扑的红。“听说你有胃病……”
                  哎呀!不是要说这个!!亚梦暗暗懊恼自己的嘴。
                  甜心们坐着一排开始了看戏模式。
                  几斗挑挑眉,故意的戏弄她:“嗯,对啊,所以你就担心我来照顾我了?”没等亚梦反驳,他接着开口“嘛,只要你半夜不乱动乖乖让我抱着其他都好说。”
                  什……什么??
                  “你个轻浮的野猫!!我要把你丢到客厅去睡!!”
                  “哦呀哦呀,这就拿出女主人的风范了吗?啊顺便,家里没有空房间,唯一的客房被老爸拿去堆杂物了。所以……”几斗无视亚梦石化的表情,把她的行李拎到他的卧室。
                  “等……等等……”她还没反应过来啊喂!
                  “我睡歌呗的房间不行吗!!”
                  几斗顿了一下,转头,挑挑眉。
                  “歌呗……没跟你说吗?”
                  
                  “这……这……”亚梦的嘴张得快要能吞下一个拳头了。
                  只见歌呗的房门口贴着一张纸,上面有着她娟秀的字体:
                  “不得入内!违者……自负!”
                  “她的房间,我都进不去呢。”几斗无奈的撇撇嘴。
                  ……好吧,她输了!
                  “那我睡地板!”粉毛不服输。
                  “……不可以,你睡床,我睡地板。”某只瞬间驳回她的想法。
                  “不行!你有胃病,不可以着凉!”
                  “……”
                  他不说话,凑近,带着丝丝狡黠的意味对着她笑,她毫不意外的脸红。
                  “要不,一起睡床?正好看看你发育了没有,天天喝牛奶什么的。”
                  “月咏几斗!你这只色猫!”她毫不意外被气炸,红着脸跑到厨房去做中午饭。
                  果然啊……把她气走什么的,才是对付这个小傲娇的正确办法啊。
                  深蓝色碎发的腹黑萝莉控这么想到。
                  
                  话说,婚礼当天两人是牵过了手了吧,对吧!!!
                  亚梦后知后觉,天呐,那……那他们……现在,算什么?
                  暧昧的对象吗?还是……
                  不不不不,只是牵了个手而已,代表不了什么。她和凪彦还牵过手呢,虽然那时候以为他是女生……
                  嗯,要冷静。不能再慌乱了。
                  只是牵了个手而已。嗯。
                  ……
                  于是几斗坐在沙发上从报纸里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桌子黑暗料理和整个人散发着颓废之气的小粉毛。
                  ……她怎么了?
                  不禁疑惑,他放下报纸站起身来拉她:“你怎么了?难不成不会做料理?”
                  粉毛呆滞的眼神在看到他的手拉住她的之后,瞬间跟炸了毛一样脸红着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
                  月咏几斗:……
                  好吧他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这小家伙对于他们之间的气氛和关系有些误会吗?
                  虽然他们还没到恋人那一关吧……毕竟小亚梦太小了,他指的是年龄上。当然在经历过星之路后她是真的成熟了一些。
                  但是他的话,那句“无论在哪里等她长成大人就会来接她”的话,不是假的啊。
                  无奈的叹了口气,绕到她身前。
                  亚梦感到自己掉进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怀里,没来得及推开,便被轻轻摸了摸头发。
                  一旁的甜心们一致脸红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我说过的话一向算数。”他略带轻松的语气里却又透露一股子正经。
                  ……
                  亚梦想起了那一天,在公园里的他,捧着自己的脸颊说的那句话。
                  她信了,自始至终都相信着。
                  所以,我也在努力的长大啊,努力的变得成熟,变得勇敢,变成和你一样的人,找到真正的自己。
                  可是……
                  这气氛也太尴尬了吧。
                  于是她毫不停留的开口:“什么话?我都忘了。”
                  别扭的小傲娇啊~唉,没办法。
                  轻轻凑近小傲娇的耳朵,吐出暧昧的气息:“那,我不介意再告诉你一遍哦~”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只小傲娇捂着耳朵咒骂了几句之后便怼上厨房的门重新准备一桌子料理。
                  末了还不忘记把小丝抓进去。
                  月咏几斗再也忍不住笑意,倒在客厅的白色沙发里狂笑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24 01:28
                  今晚更,ll从万恶的高中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31 17:19
                      有的时候啊,亚梦也会这么想。
                      或许自己可以去找他?
                      或许几年前的自己听到这个想法会吓一跳并且极度否决。
                      但是……现在,她不由得开始思考可行度。
                      成绩……太差,家庭……不太富裕,还有一个妹妹。
                      啊啊,真是的,思考人生什么的从来都不是她擅长的啊啊。
                      第一次试着思考自己的未来,为了一个人。
                      初中的学业很紧,经常学习到深夜的亚梦总会放下笔和几个小东西互损几句,然后在小东西们的逼迫下重新拿起笔。
                      大概没有她们几个,她连学习都坚持不下来的吧。
                      最近这几天,真的是有些灰心呢,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
                      先是凪彦转学了,再是璃茉跟着母亲去了国外。
                      毕业的几个人如今只剩下了她和唯世还在圣夜吧。
                      四月份的开学典礼上她是那个站在台上讲话的人,唯世就在旁边拿着话筒为旧的一年做总结。
                      窗外是一树的樱花,正道盛开。
                      注意力全在那棵樱花树上,以至于唯世邀请她讲话都没听见。
                      “……亚梦酱?”唯世轻轻在她耳边悄悄说话,引得下边初一的新生一片的旖旎。
                      唉,反正她也懒得管了。这一年她和唯世的谣言都能写一本小说了。
                      歉疚的笑笑,拿过话筒,手里的演讲稿被举在眼前,却是寥寥几个字的草稿。
                      “……什么……”亚梦咬着嘴唇,这……
                      她的演讲稿!到底是什么时候拿错的!
                      尴尬的望了望台下有些疑惑而互相交头接耳的学生,唯世悄悄凑过来:“怎么了,亚梦?”
                      “……啊啊,唯世君我……”忽的礼堂外一阵风从窗口灌进来,亚梦额前发丝挡了一脸。
                      “唔……”脸上被轻柔的覆盖上什么东西,亚梦睁开眼睛,抚掉脸上的东西。
                      张开手心,是几瓣嫩色的樱瓣。
                      被风包裹,有什么在脑海里复苏。来回的,一遍又一遍,却是温暖和安心的感觉。
                      “……”长久的沉默被打破,她张口。
                      “……同学们。”语言戛然而止,她愣了一会儿。
                      “别辜负,别辜负四月的樱花,和温暖的韶华。”
                      那是那个笨蛋写给自己的邮件上写的那句话,配上一张图片,上面是一朵樱花盛开,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
                      唯世望着身旁樱色发丝的女孩,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
                      对于有的人来说,陪伴就是最大的幸福。或许在还没忘掉的时候,远远的望着就是最大的奢侈。
                      我从不求离你近一些。
                      
                      
                      新生里一片寂静,随后爆发出一片掌声。
                      待掌声消散,唯世接过话筒,寥寥说了几句结束词。
                      却没想到人群忽然一阵起哄的声音。一个坐在第一排的茶色短发的女孩子忽然站起来,直视着他。
                      他愣着,脑海里仿佛出现那年那天的情景,和如今一模一样。
                      “我喜欢你,边里君,你和王子一样耀眼。”女孩独特的声线让台上台下的人全都愣了。
                      唯世举着话筒,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望着女孩坚定而明亮的樱色眼眸,仿佛她是三年前那个樱发的少女,晃了他的眼,晃了他的心。
                      
                      “我喜欢你,王子殿下!”
                      
                      依稀那个女孩的身影和眼前的茶发女孩重叠。
                      话筒一阵次拉的声音,唯世清清嗓子,垂下眸。
                      “对不起,这位同学,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喜欢。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流利的拒绝,带着些许的陌生礼貌。
                      亚梦歪头,唯世正好回头冲她笑笑,她顿时就明白了。
                      这是相当于变相的告白?可……
                      那个女生仿佛早料到,眼眸从唯世身上转到亚梦身上。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的话,唯世君。”她傲然像是一只孔雀“我不会输给她的。”
                      傲然,并不自负过头,也并不是挑衅。她只是看着亚梦,那双和她一样发色的眼眸里,全都是自信和张扬。
                      亚梦不由得失笑。这个女孩,眼底有着她一直没有的自信,真的是……
                      让她好羡慕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02 00:03
                        新生欢迎大会结束,亚梦颇疲倦的和四个小东西到处晃悠。其实初中部的话,环境也是很好呢。
                        不过就是有点无聊。唯世君还在处理会场的事,空海也初三了不能经常去找他玩……
                        忽的听到一声自己的名字,她顿住脚步,回头。
                        “日奈森前辈。”
                        啊,是那个刚刚对唯世君表白的茶发女孩。
                        女孩走近,伸出手。
                        “你好,我叫千岛奈绪子。”
                        “啊……你好……”亚梦有些懵的伸出手。
                        “亚梦,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啊……当然可以。”
                        “那么,亚梦。”她笑笑,却能看出真诚的意味:“我很喜欢边里君,以后要和你公平竞争咯。”
                        “呃……”她无语,“那个,奈绪子桑,其实我和唯世君不是……”
                        “亚梦!”身后忽然传来唯世的喊声,她住了口,疑惑的回头。
                        “交给我吧。”他眼神颇暗,看不出情绪。
                        亚梦沉默。
                        什么时候……连唯世也远的,看不清了呢?
                        
                        “唯世君。”
                        返家的路途,她突然开口问。
                        “为什么不让我向那个女孩澄清我们的关系?”
                        唯世忽然停下,在人潮拥挤的街头。
                        “亚梦,对不起。”
                        “……哈?”
                        他转头,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有的时候,我也想给自己留个念想。在我,还不能完全释怀的时候。”
                        她愣住了。
                        “不过,我想过了,这样很对不起亚梦和几斗哥哥。我太自私了。”
                        她忽的明白。一直以来,唯世君都是真心的喜欢着自己的。而自己也有一段时间认为自己也是喜欢他的。
                        对,有一段时间。
                        在她那次短暂的思考过程里,她朦胧的把心里的秤偏向了那个真正走近她心里的人。似乎从那次过后就再也没有想过关于感情是非的问题。那次几斗忽然亲了她,仿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她也没想太多。
                        对于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她一直都是逃避的。她不想给任何一个人以痛苦。但是……
                        她斟酌了语句,试探着开口。
                        “唯世君,我想,我大概是成长了很多。我对于感情,也不像之前那么朦胧。”
                        “我和几斗,我不知道是不是恋爱。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会这么说。”
                        “但是……我不想再逃避了。如果这样伤害到了唯世君……对不起!”
                        她转头,郑重其事的朝他鞠了个躬。
                        她也没想到一年后的自己会如此干脆。在唯世和几斗中,以前的她还会犹豫,此时她却毫不犹豫,对着唯世说出拒绝的话。
                        她真佩服她自己。
                        感受到唯世愣了两秒,然后失笑。
                        “亚梦,你对不起什么啊。”
                        他低着头看着街道上的一块块暗红色的砖块:“喜欢你,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啊,亚梦没有必要说什么对不起。而且,我也是真心祝你和几斗哥哥幸福的。”
                        他对着她,露出释怀的微笑。
                        “谢谢你,亚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02 00:03
                        关于昨天晚上没更……
                        我其实是写着写着睡着了……
                        然后早上醒来看见自己晚上写的文,简直是烂到无以复加。
                        答应的文没到是我的错……够慢那塞……
                        然后写作业,改文。
                        对于唯世的把控总是觉得不够好。唯世是那种能够替别人着想,温柔的暖男,但是也有一点的小孩子脾气,有一点点的私心。但是他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和一直陪伴自己的哥哥,会释然,会成全。这才是一个男孩长大的样子。或许这时,他才是真正明白了他爸爸当年成全几斗爸爸妈妈的感受吧。
                        拙见,求不喷……还有玖玖缩在高二的卷子堆堆里瑟瑟发抖的更文,还没完,还在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9-02 00:08
                            新生欢迎大会结束,亚梦颇疲倦的和四个小东西到处晃悠。其实初中部的话,环境也是很好呢。
                            不过就是有点无聊。唯世君还在处理会场的事,空海也初三了不能经常去找他玩……
                            忽的听到一声自己的名字,她顿住脚步,回头。
                            “日奈森前辈。”
                            啊,是那个刚刚对唯世君表白的茶发女孩。
                            女孩走近,伸出手。
                            “你好,我叫千岛奈绪子。”
                            “啊……你好……”亚梦有些懵的伸出手。
                            “亚梦,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啊……当然可以。”
                            “那么,亚梦。”她笑笑,却能看出真诚的意味:“我很喜欢边里君,以后要和你公平竞争咯。”
                            “呃……”她无语,“那个,奈绪子桑,其实我和唯世君不是……”
                            “亚梦!”身后忽然传来唯世的喊声,她住了口,疑惑的回头。
                            “交给我吧。”他眼神颇暗,看不出情绪。
                            亚梦沉默。
                            什么时候……连唯世也远的,看不清了呢?
                            
                            “唯世君。”
                            返家的路途,她突然开口问。
                            “为什么不让我向那个女孩澄清我们的关系?”
                            唯世忽然停下,在人潮拥挤的街头。
                            “亚梦,对不起。”
                            “……哈?”
                            他转头,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有的时候,我也想给自己留个念想。在我,还不能完全释怀的时候。”
                            她愣住了。
                            “不过,我想过了,这样很对不起亚梦和几斗哥哥。我太自私了。”
                            她忽的明白。一直以来,唯世君都是真心的喜欢着自己的。而自己也有一段时间认为自己也是喜欢他的。
                            对,有一段时间。
                            在她那次短暂的思考过程里,她朦胧的把心里的秤偏向了那个真正走近她心里的人。似乎从那次过后就再也没有想过关于感情是非的问题。那次几斗忽然亲了她,仿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她也没想太多。
                            对于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她一直都是逃避的。她不想给任何一个人以痛苦。但是……
                            她斟酌了语句,试探着开口。
                            “唯世君,我想,我大概是成长了很多。我对于感情,也不像之前那么朦胧。”
                            “我和几斗,我不知道是不是恋爱。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会这么说。”
                            “但是……我不想再逃避了。如果这样伤害到了唯世君……对不起!”
                            她转头,郑重其事的朝他鞠了个躬。
                            她也没想到一年后的自己会如此干脆。在唯世和几斗中,以前的她还会犹豫,此时她却毫不犹豫,对着唯世说出拒绝的话。
                            她真佩服她自己。
                            感受到唯世愣了两秒,然后失笑。
                            “亚梦,你对不起什么啊。”
                            他低着头看着街道上的一块块暗红色的砖块:“喜欢你,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啊,亚梦没有必要说什么对不起。而且,我也是真心祝你和几斗哥哥幸福的。”
                            他对着她,露出释怀的微笑。
                            “谢谢你,亚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2-10 01:38
                            算是…活了一下?emmm…重度拖延症患者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2-10 01:39
                              第七章 他亲了璃茉?!

                                千岛奈绪子继新生大会之后迅速火遍了全校,成为新一代的日奈森亚梦。她爽利,勇敢,却时不时会有些别扭和傲娇的性格深深俘虏了一大批男生。
                                但是她最想俘虏的那个人却深深地喜欢着另一个人。
                                亚梦不知道那天唯世君和奈绪子说了什么,反正之后奈绪子也没找过她。她们井水不犯河水,作为校园两大风云人物,倒是颇有些当年亚梦和璃茉争锋的场面。
                                当年。亚梦苦笑,自己怎么都会用这个词了。
                                当年大家都在,甚至凪彦还是抚子,班长还在潜伏,歌呗还在复活社,大家还在为一个意义不明的胚胎而努力。
                                当年她还只是个小孩子,当年他还只是个高中生。
                                …又扯远了。
                                看着四个小东西在她们专属的房子里打打闹闹,仿佛只有她们还没变吧。
                                沉浸在回忆里无法自拔,而一阵敲门声把她惊醒。
                                “亚梦?有同学找你哟。”
                                “来了妈妈!”
                                是妈妈的声音。亚梦反应过来,挠挠樱发:“啊啊不想了,伤春悲秋什么的不是我的风格!”
                                打开门,一个娇小可爱的人溜了进来,亚梦瞪大眼睛:“璃茉?你怎么来了?”
                                “抱歉,我没提前和亚梦商量。”璃茉先是给亚梦的爸爸妈妈道了个歉,为她的不请自来(ps.日本貌似拜访人家都先要和人家提前说一声的来着…)。
                                璃茉今天很反常,过于拘谨的行为还有微微泛红的脸颊。连嘻嘻都不闹腾了。
                                亚梦把厘米抓到自己的房间,门一关,望着璃茉金黄色的发型一脸八卦的问:“璃茉酱你最近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四个甜心表情如出一辙。
                                璃茉嗫嚅了一下,脸色却是越来越红。
                                “璃茉她…唔!”似乎嘻嘻憋不住了但是却被璃茉捂住了嘴。
                                “那个,亚梦。”璃茉咬了咬下唇:“我实在不知道还能找谁说这件事…所以我来找你。”
                                嗯?亚梦愣了。
                                “其实…是…是在凪彦家里…他…”
                                亚梦以及四个甜心凑的更近。
                                “他…”
                                一旁终于挣脱开的嘻嘻瞬间恢复了自由,大声的嚷道:
                                “他亲了璃茉!”
                                …
                                …
                                …
                                “哈???!”亚梦&四个甜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2-10 02:00